艾米:一路逆风(30)

丁乙的孕吐不厉害,又放了暑假,不用上班,每天想起就起,想睡就睡,自由自在。爸妈也放了暑假,经常过来为她做好吃的,照顾得无微不至。

她家有两个卧室,她和“宝伢子”住那间大卧室,小卧室以前准备用来做书房,但她和“宝伢子”在家都不做什么学问,也没多少书,那间房一直处于半闲置状态。现在爸妈经常过来,天气太热,乘车跑来跑去不方便,就把小卧室收拾出来给爸妈住。

“宝伢子”这段时间忙上了,白天上班,晚上做实验,周末出去走穴,每天都搞得人困马乏,一上床就睡着了,一睡就睡到大天亮。

怀孕的头几个月,她见《孕期保健手册》上说,前三个月做爱可能引起流产,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她还专门把这段念给“宝伢子”听过,怕他轻举妄动。

但他说他知道,他也的确没轻举妄动。

过了前三个月之后,她旁敲侧击地提醒了他一下,但他好像没听明白,还跟前三个月一样,一点不碰她。她有点担心,怕他像人家说的那样,嫌弃怀孕的妻子身材走样,跑到外面去打野食。

她劝他说:“周末别去走穴了吧,就在家里陪我。”

“你不是有人陪么?”

“我爸妈?你是不是觉得我爸妈过来次数太多了?”

他连忙声明:“不是,不是。”

“如果不是,你干嘛一到周末就躲出去?”

“哪里是躲出去?我是去挣钱。”

“挣那么多钱干什么?”

“生孩子不要钱么?”

“生孩子要什么钱?我们单位全报销。”

“还要养他呢?”

她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现在养个孩子多贵啊,不多赚点钱,怎么能让孩子吃好穿好上好学校?她夸奖说:“你想得还挺远的呢。”

他自吹自擂:“我连他娶媳妇的事都想到了。”

她觉得他的表情挺诚挚的,应该不是撒谎,的确是为了赚钱。

但她还是不放心,有次她打听到C县那边有小车来接他过去主刀,便跟着跑去了,结果发现一点也不好玩,他整天都在手术室,她自己到外面去逛,C县城太小,比A市差远了,她逛了一下就没了兴趣,后来就再也不跟他去走穴了。

周末没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来,她就查他的夜岗,一连几个晚上打电话到实验室去,但每次都是他接电话,问他实验室还有谁,他总说只有他一个人。

她不相信,提议说:“我晚上到你实验室去玩吧,一个人在家,怪无聊的。”

他不同意:“实验室有什么好玩的?你在家多休息吧。”

她见他不让她去,越发疑神疑鬼了,有天晚上,装作散步的样子,就散到他实验室去了,发现真的只有他一个人在那里忙活。

她先声夺人:“我在家呆着怪闷的,就出来散散步,散呀散的,就散到这里来了。我想反正到了这楼下了,干脆上来歇歇脚。”

他似乎很高兴她的到来:“你来了正好,帮我翻译资料吧。”

“但是我不懂你那些专业术语。”

“我教你。”

于是她帮他翻译资料,不懂的专业术语就问他,慢慢也摸出道道来,就那些词,用法也简单,记住词义就行了。

但她原本是去实验室侦查他的,并不是真的想直挺挺坐那里替他翻译资料,所以去了两次就打退堂鼓:“你还是把资料带回来,让我在家里翻译吧,我坐那里怪难受的。”

他马上照办,把资料拿回家来让她翻译。

她怀孕之后,就慵懒得很,不想动脑筋,也不想 久坐,歪在床上翻译了几个字,就觉得累了,于是自我放假,躺下看电视看杂志。奇怪得很,她看这些东西,倒是一看半天也不觉得累,她担心地想,要是这孩子学习上是个懒虫就糟糕了。

有一两个白天,她也逛到他科里去查岗,结果也没发现任何不良行为,还被那些小护士狠狠羡慕了一番。

小王说:“看不出来呢,满大夫这个人还这么受教,婚一结,就把钱袋子上交给你了。早知道是这样,我们这些近水楼台一早把他拿下了。”

这话说得她又得意又恼火,得意的是“宝伢子”最终是被她拿下了,恼火的是小王那个口气仿佛在说“如果我愿意要他,哪里轮得到你?”,这也太小瞧人了吧?

她不想跟小王吵架,所以只能装傻,对小王的话不置可否。

但小李听出来了,反驳小王说:“其实我倒不在乎他把钱拿来养父母,那个是我们做子女的天经地义该做的,但他像个冤大头似的,不管什么人问他要都给,就太过分了。”

小王抢白说:“人家现在还在做冤大头吗?早就不做了,自从找了我们丁姑娘,人家就再没搞那些乡下人来住院了。”

小李不服气:“这个你放心,只是暂时的,先把小丁骗到手再说。不信咱们走着瞧,他还会搞人来住院的。”

她也不是百分之百反对“宝伢子”帮那些老乡,于是打圆场说:“该帮的,还是可以帮的。”

小王对小李说:“听见没?这就是诀窍,对付满大夫这样的人,就要这样打一把,摸一把。像你那样全都是打,人家自然不会喜欢。”

两个小护士忙着内讧去了,她也趁机告辞,心情大好,不管那几个小护士怎么说,她们曾经打过“宝伢子”的主意是不可否认的,但都因为功利心太强,怕吃亏,因此没得手。现在看见她嫁了“宝伢子”并没吃亏,还把他收服了,她们就开始后悔:早知道满大夫这么好收拾,我还不先下手为强,把他据为己有了?

呵呵,谁叫你们那么怕吃亏呢?

她越想越高兴,迈着情场胜利者的步伐回到了家。

现在她确定他没在外面采野花,但她在替自己放心的同时,也很替他担心,憋了这么久了,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到了夜晚,她钻到他怀里问:“你这段时间怎么都不——那个了?”

“哪个?”

她伸手去碰他那玩意,他眼疾手快护住:“别碰它。”

“为什么?”

“不能碰。”

“碰了怎么样?”

“碰了想做。”

“想做就做呗。”

“现在不能做。”

“为什么?”

“你怀孕了。”

“我怀孕了,就不能做了?”

“嗯,做了会散胎气。”

“散了胎气就怎么样?”

“就不好。”

“怎么不好呢?”

“反正不好。”

“那我一怀十个月,你就十个月都不做?”

“嗯。”

“满家岭的男人都是这样的?”

“嗯。”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珍惜女人,疑惑地问:“那你们怎么——受得了?”

“什么受不了?”

“你们不想那事?”

“想啊。”

“想?那怎么办?”

“有女人果么。”

她兴趣上来了:“女人果?怎么用的?你用给我看看。”

“我没有。”

“你没有?”

“这里又不是满家岭,到哪里去找女人果?”

“你上次摘的那几个呢?”

“早就扔了。”

“扔哪里了?”

“扔家里没带来。”

她大失所望:“怎么不带来呢?”

“有你么。”

她想起来了,上次在满家岭两人就做成那事了,他当然用不着女人果。再说,几个新鲜果子,即使带来也早就坏掉了。她问:“那怎么办?”

“不怎么办。”

“你会不会在外面——找别的女人?”

“我找别的女人干嘛?”

“解决你的——生理问题啊。”

“我没生理问题。”

“你没有——”

“你别碰我就行。”

开学之后,她爸妈不能天天跑来了,只在周末的时候过来。不知怎么起的头,“宝伢子”就跑到小卧室睡觉去了。

她有点不高兴:“你怎么跑那里睡觉去了?”

“那里睡得安稳。”

“你不陪我了?”

“我在隔壁陪。”

“两人都不在一个屋,怎么陪?”

“但我不能跟你睡一个屋。”

“为什么?”

“我——怕控制不住。”

“你干嘛要控制呢?”

“怕散了胎气。”

“谁说会散胎气?”

“都是这么说的。”

“你没看《孕期保健手册》?上面说的清清楚楚,就是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要小心,其他时间——都没事的。”

他还是不肯回大卧室来:“小心没大错。”

她劝了几次,都没劝动,她也懒得劝了,知道这是满家岭的规矩,只要他不在外面寻花问柳就行。

怀孕五个月的时候,他对她说:“明天去做个B超吧,我已经跟B超室的胡医生说好了。”

“现在就做B超?上次去孕检的时候,周医生没说这么早就做B超呢,她说现在还早,做B超可能因为胎儿较小、一些组织看不清而白做。”

“不会白做的。”

“你是妇产的?”

“不是。”

“不是你干嘛叫我去做B超?你是不是想知道孩子的性别?”

“嗯。”

“知道了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为什么叫我去做B超?”

“做了放心些。”

“放什么心?放心是儿子?”

他高兴极了:“你也感觉是儿子?”

“我没这么感觉。”

他立即紧张起来:“你感觉不是儿子?”

“我的感觉起什么作用?怀的是什么就是什么,不是我的感觉能改变的。”

“还是去做B超吧。”

“如果超出来是女儿,你想怎么样?”

他脸色都变了:“怎么会超出来是女儿?超出来肯定是儿子。”

“既然你这么肯定是儿子,那还超什么呢?”

他支吾说:“我都跟人家说好了。”

“又不是我叫你去说的。你以后少自作主张给我联系这检查,那检查,你不经我同意联系的检查,我不会去的,到时你别怪我不配合。”

最后她犟赢了,没去做B超。

后来,她公公婆婆亲自到A市看她来了,据说这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二次到A市,第一次是“宝伢子”参加工作后,把爹妈接到A市来开眼界。哪知道两个老人都不服A市的水土,一来就上吐下泻,浑身皮肤发痒,吃不得,睡不得,只好匆匆离开A市。据说一踏进满家岭的地界,两个老人的病症就全都消失了。

这次两个老人是冒着生命危险二进A市,打的旗号当然是来看她的。但她的直觉告诉她,两个老人是来看未来的孙子的,或者说,是来鉴别她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男是女的。

她婆婆一看见她,就欢呼说:“肯定是男仔!”

他喜笑颜开,把老妈的话翻译给她听。

她好奇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肚子是尖的。”

她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不知道婆婆说的“尖”是什么意思,因为在她看来,肚子不像圆锥,更像西瓜。

婆婆又转到她身后看了一番,更肯定了:“肯定是男仔!”

这次她不用翻译就听懂了,又好奇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后腰是空的。”

她摸了摸自己的后腰,不明白什么叫“空”的,以为他翻译错了,核实了一遍,他还是这么翻译:“我妈就是这么说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想大概是说她腰那里的弧线还在,没变成平板一块吧。

公公婆婆高兴归高兴,但仍然不服A市的水土,当晚就开始拉肚子,到了半夜情况加重,上吐下泻,两人川流不息地往洗手间跑。“宝伢子”只好到医院拿了止泻药和葡萄糖盐水回来给两个老人挂上,才算缓解了症状,但不能吃任何东西,一吃就拉肚子。

两个老人在A市呆了两天,就输了两天液,什么也没吃成,什么也没玩成,但仍然很开心,因为隔着肚皮看到了未来的孙子。

这下她可背上沉重的思想负担了,两个老人这么想孙子,如果到时候生出来是孙女,岂不是要把两个老人郁闷死?

现在她也比较理解“宝伢子”为什么那么想要个儿子了,根本不是什么绝后不绝后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女儿长大会出嫁的问题,而是来自父母的压力太大,他怕辜负了父母的殷切希望。

而对他的父母来说,也不是什么绝后不绝后的问题,或者养儿防老的问题,因为他们有“宝伢子”这个儿子,已经不存在绝后和没人养老的问题了。但他们也有压力,来自满家岭的压力,如果他们的儿子没生出个儿子来,他们在满家岭就抬不起头来。

她感觉满家岭每个人都像陀螺一样,被一根看不见的皮鞭抽着,疯狂地旋转,头转晕了,根本没空去思考为什么一定要生男孩。

她不想做一个陀螺,任凭别人来抽她。她有自己的见解,她要按自己的想法生活。她认为生男生女都一样,都是她的骨肉,都是她的宝贝。她不是生孩子的机器,不是满家传宗接代的工具,她是一个人,一个母亲,她不允许任何人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决定她该生什么。

她一有空就旁敲侧击地给“宝伢子”讲生男生女都一样的道理,所谓“旁敲侧击”,就是不直接这样说,而是转弯抹角地说,主要是讲一些事例,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她编的,比如谁家的闺女考上清华北大了,读硕士博士了,出国了;谁家的闺女找了个勤快女婿,把岳父母家的重活脏活全包了;谁家的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过年过节都不回家看父母;谁家的儿子三十好几了,连媳妇都没说下一个,因为女孩子太少了,都俏巴巴的,他高攀不上。

也不知道他把这些东西听进去了没有,只知道他听的时候,是很感兴趣的,有时听得哈哈笑,有时听得直皱眉头,偶尔发表一点看法,也都很到位。

但她知道他的德性,跟他无关的事,他还是具备最基本的鉴别能力的,但一旦跟他相关了,他就变回了满家岭人,思维方式就倒退若干年,一直退回到岭上大爷的怀抱里去了。

41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30)

  1. 亲亲我的宝贝

    1

  2. sofa

  3. haha, 1st time

  4. 占地儿

  5. 亲亲我的宝贝

    7,计划发十次,还不上去就罢手

  6. oh sofa

  7. 终于爬上来了~喘口气儿先占地儿:)

  8. 这么前, 太好了.占个先.

  9. 雪浪风涛惊旅梦

    她感觉满家岭每个人都像陀螺一样,被一根看不见的皮鞭抽着,疯狂地旋转,头转晕了,根本没空去思考为什么一定要生男孩。

    她不想做一个陀螺,任凭别人来抽她。她有自己的见解,她要按自己的想法生活。她认为生男生女都一样,都是她的骨肉,都是她的宝贝。她不是生孩子的机器,不是满家传宗接代的工具,她是一个人,一个母亲,她不允许任何人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决定她该生什么。

    喜欢丁乙!

    她感觉满家岭每个人都像陀螺一样,被一根看不见的皮鞭抽着:这样的感觉我也有。

    我想到我们生活中存在一个强大的力量:别人。

    好多事情都是因为别人怎么样我们是不是也要这样啊?自我总是往后放。

  10. haha… 我没想到自己这么靠前,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看来满还是很爱孩子的,忍得那么认真,辛苦。丁乙很善解人意,也很有主见。

  11. qian pai

  12. 她不想做一个陀螺,任凭别人来抽她。她有自己的见解,她要按自己的想法生活。她认为生男生女都一样,都是她的骨肉,都是她的宝贝。她不是生孩子的机器,不是满家传宗接代的工具,她是一个人,一个母亲,她不允许任何人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决定她该生什么。
    ———————————————————–
    聪明而强大的女子!

  13. shafa

  14. 但愿他们来美后生了个儿子。

  15. 好看!怎么像我怀孕时那样,每个人都说是男孩,因为肚子是尖的,后面看还有腰。可后来生了个大胖闺女。可老公比我还开心啊,笑称她是他家的“绝代佳人”。故事如此铺垫, 更让人担忧丁乙生了女儿后如何逆风而行。

  16. 她不想做一个陀螺,任凭别人来抽她。她有自己的见解,她要按自己的想法生活。她认为生男生女都一样,都是她的骨肉,都是她的宝贝。她不是生孩子的机器,不是满家传宗接代的工具,她是一个人,一个母亲,她不允许任何人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决定她该生什么。

    ——
    丁乙真的很了不起,支持你!

  17. 但她知道他的德性,跟他无关的事,他还是具备最基本的鉴别能力的,但一旦跟他相关了,他就变回了满家岭人,思维方式就倒退若干年,一直退回到岭上大爷的怀抱里去了。
    ——
    逆风就在于此。

  18. 呵呵,一直退到岭上大爷的怀抱里去了,写得真好。

    看来这个观念是阴魂不散哪,就算到了美国,也还是能插翅飞回大爷的怀抱,就算走遍五湖四海,没准思想还在大爷的怀里睡大觉。 :((

  19. “这次两个老人是冒着生命危险二进A市,’
    “一直退回到岭上大爷的怀抱里去了。”
    笑死了!

  20. 无记名投票

    小满都快炼成忍者神功了,真能忍!

    话又说回来,神器也用了,胎气也没敢冲撞,满家沟公婆也亲自鉴定了,等到满武小女出世,岭上大爷还能找出什么说辞来指责丁乙呢?

  21. 跟他无关的事,他还是具备最基本的鉴别能力的,但一旦跟他相关了,他就变回了满家岭人,思维方式就倒退若干年,一直退回到岭上大爷的怀抱里去了。
    ——————–这句话让我惊心。满大夫还不少呢,我自己也有点“满大夫”。

  22. 她不想做一个陀螺,任凭别人来抽她。她有自己的见解,她要按自己的想法生活。她认为生男生女都一样,都是她的骨肉,都是她的宝贝。她不是生孩子的机器,不是满家传宗接代的工具,她是一个人,一个母亲,她不允许任何人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决定她该生什么。——————————————————————–智慧的丁乙!

  23. 执子之手偕老

    丁乙真是个智慧性的女性!

  24. 丁乙好智慧,做起思想工作来一套一套的,真是一个好“政委”,虽然起色不大,但经不住“磨”呀;岭上的爷有“神器”没智慧,更没媚力,相信丁乙,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25. 鞭抽着,疯狂地旋转,头转晕了,根本没空去思考为什么一定要生男孩。——丁乙看问题很深刻。
    按孕妇肚子形状判断胎儿性别,哪有个准儿。可总有些“先知先觉”的老太太就爱给孕妇断胎儿性别。想当年,我怀儿子时前不尖、后没腰,身形颇像腰缠万贯的土财主:)

  26. aprettypenny1120

    但她知道他的德性,跟他无关的事,他还是具备最基本的鉴别能力的,但一旦跟他相关了,他就变回了满家岭人,思维方式就倒退若干年,一直退回到岭上大爷的怀抱里去了。

    ———————————————————–
    替丁乙担心,希望她的孩子到来前把满大夫的问题解决,要不然,一场大风波避免不了。

  27. aprettypenny1120

    而对他的父母来说,也不是什么绝后不绝后的问题,或者养儿防老的问题,因为他们有“宝伢子”这个儿子,已经不存在绝后和没人养老的问题了。但他们也有压力,来自满家岭的压力,如果他们的儿子没生出个儿子来,他们在满家岭就抬不起头来。

    ————————————————————
    如果满大夫的父母能够服A市的水土还好,他们可以把父母接出来,不要让他们生活在抬不起头的地方。可现在。。。

  28. aprettypenny1120

    “如果超出来是女儿,你想怎么样?”

    他脸色都变了:“怎么会超出来是女儿?超出来肯定是儿子。”
    ————————————————————
    想象一下:
    1、如果后来做B超的时候,满大夫会不会知道性别,知道了以后他想要干什么呢?
    2、或者他知道了以后告诉他的父母,他们想要干什么呢?
    3、如果丁乙没让他知道性别,直到出生他才知道,当孩子生下来他知道性别那刻,他想做什么呢?
    4、或者他父母一起赶来A市等待孩子出生,当孩子生下来他们知道性别那刻,他们想做什么呢?

  29. 我怀孕的时候照了B超是女儿,但婆婆隔着千山万水利用气功遥测,说是儿子。LG很信他妈。几个人说多了把我也搞糊涂了,以为B超搞错了。真是“人言可畏”啊。

  30. 丁乙不去做B 超是正确的决定,如果照出来是女孩,很怀疑满大夫要她引产。
    但丁乙不做,他也没办法。只好请父母来目测一下,幸亏目测出来是儿子,如果他们觉得是女儿,会不会一起来逼丁乙?

  31. 看来满大夫还是很忠贞的,没有外遇,就是太想个儿子了。

    考虑到现在好男人实在太少,我还是挺满大夫一把,希望丁乙把他的重男轻女思想改造过来。

    一旦改造过来,那就是又帅,业务又好,又忠贞,床上活应该也不错,全才啊!

  32. 改造一个帅哥的重男轻女思想,还是比改造一个丑哥容易多了,况且丑哥也可能有重男轻女思想。

    以前人们总认为帅哥比丑哥容易出轨,但现在大陆鸡鸭成群,丑哥出轨的机会也大大提升了。

  33. 艾友友,满大夫还有缺点就是不浪漫,不会关心老婆,估计家务也不会做。

  34. 完全同意艾友友的观点,哈哈。

  35. 艾友友太幽默了:)

  36. 呵呵 看他们两个的对话真的好玩,满大夫的乡音也蛮可爱的··

  37. 都是小孕妇了,还情场胜利的步伐。丁乙真的很好玩

  38. 这几集看下来,心里真是佩服丁乙。
    她一个小姑娘,在爱情的征途上披荆斩棘,比好多年龄比她大的人成熟多了,有智慧多了。

  39. 亲亲我的宝贝

    一步一个坎啊,这担心没个完

  40. 看完了…明天可以安心上课了…
    :)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