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34)

“宝伢子”为“世界一流刊物”兴奋了一阵,又转回生男生女的问题上去了:“但是如果我们生儿子的话,是不是比女儿还聪明一些呢?”

丁乙一听,头都大了,这人怎么回事?明明已经沉醉在“世界一流刊物”里,怎么可以一眨眼又倒退回满家岭去呢?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她耐住性子说:“谁说的?你不是研究DNA的吗?难道你不知道遗传的重要?只要是你的孩子,男的女的都聪明。”

这话他听着很受用,谦虚说:“其实你也很聪明。”

“我当然聪明啦,如果我不聪明,我们的孩子能聪明得了?听说孩子聪明不聪明,主要是妈妈决定的。”

“真的?”

“你不知道?”

他咕噜说:“我没听说过。”

她开玩笑说:“所以你得庆幸娶的是我。如果你娶的是梅伢子,那你的孩子就没这么聪明了。”

他沉默了一阵,大概是在思考自己有可能娶的女人中,谁最聪明的事。

她以为他会列举一个比她聪明的候选人出来,比如他的大学同学之类,但他没有,思绪又飘进满家岭去了:“要是能生两个就好了,一儿一女。”

“那还有什么话说?”

“可惜只能生一个。”

她生怕他又回到“如果只能生一个,那就要生儿子”的老套上去,赶紧说:“想生两个也有办法。”

“像满大富那样?”

“谁那么傻呀?”

“那怎么能生两个?”

“我们到美国去生。”

“美国能生两个?”

“别说生两个,生两打都没问题。”

“我们能到美国去?”

“只要我们努力,肯定能去。”

他满怀希望地说:“你是学英语的,肯定能出国。”

“学英语的出什么国?美国人生下来就讲英语,要我去那里干什么?”

“是不是你姐姐能把我们办出去?”

“也不是。美国人可不像满家岭,只要你姓满,就当你一家人。美国人只认直系亲属的,像兄弟姐妹什么的,都不是直系亲属。”

“兄弟姐妹还不算直系亲属?那谁才算?”

“只有配偶和子女才算,连爹妈都不算。”

他皱起眉头,显然很不赞成美国的做法:“爹妈都不算?那也太不孝道了吧?”

“怎么不孝道?人家是国家养活老人,孝道得很。”

“但你怎么说我们能去美国?”

“你可以办出国啊。”

“我?医生能出国?”

“怎么不能?”她马上给他讲了几个医生出国的故事,有的是真的,有的是编的,尽量往他的情况上编。

他似乎很受鼓舞,但又担心说:“但是我英语不好。”

“你英语怎么不好?那么难的专业资料你都看得懂,还给英语刊物写过信,比我这个学英语的都强。”

“但是我口语不好。”

“口语不好怕什么?你是去搞科研,又不是去演电影,出国根本不要口语的。”

“真的?那太好了。但是——如果我们在美国超生了,回来会不会受罚呢?”

这个她有点拿不准,信口说:“我们还回来干什么?就呆美国得了。”

这下他又动摇了:“就呆美国?呆一辈子?那我爹妈怎么办?”

“把你爹妈办到美国去。”

“但是你不是说只有直系亲属才能去美国吗?”

“我没说只有直系亲属才能去美国,我说的是如果不是直系亲属的话,办探亲太慢了,但不是不能办。”

“我爹妈连到A市来都水土不服,他们怎么能去美国?”

“也许他们只是不服A市的水土,刚好就服美国的水土呢?”她讲了一些不服中国水土但服美国水土的例子,都是编的,纯属伪造数据,但她伪造得脸不变色心不跳,非常有信心,因为她还没听说过有谁到了美国不服那里水土的。

两个人讨论了一会出国的事,看得出他很感兴趣,她也越说越想出国,越说越有信心,仿佛一只脚已经跨出了国门一样。

最后,他下决心说:“我一定要去美国。满家沟有个人去了日本,走的时候,请全沟的人吃饭,摆了几十桌酒席,现在他们满家沟的人总拿这事压我们满家岭的人,说我们满家岭没人出国,我一定要为我们满家岭争光。”

她发现他的“爱岭情结”真是牢固,干啥事都想着满家岭,总想让满家岭走在世界前列,至少是超过近邻满家沟,她怀疑他想开医院也是为了赶上或超过满家沟。满家沟肯定有医院,而满家岭的人,为了表明自己不巴结满家沟,可能有病都不去那里治,宁愿去县城,或者病死。

这让她感慨万分,不知道岭上的爷们是如何进行爱岭主义教育的,怎么就能培养出这么一批死心塌地爱岭的人士来呢?

她见出国的种子基本在“宝伢子“的脑子里扎下根了,就略带威胁地说:“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到美国去生儿子。如果你逼着我把这个孩子做掉,或者变着法子把这个孩子整掉,我会跟你离婚,恨你一辈子。”

“我不想跟你离婚。”

“你不想跟我离婚,就不要再想着把这个孩子做掉,提都不许再提,再提我就跟你翻脸了。”

“别跟我翻脸”

“你不提了我就不跟你翻脸。”

“我不提了。”

“也不许想。”

“我不想了。”

“还不许冷落孩子。”

“我不冷落孩子。”

“不光不冷落,你还得好好爱她。”

“我会的。”

那晚两人破天荒在一个床上睡觉,她枕在他手臂上,睡得特别香。半夜的时候,她一伸腿,力道大了点,右小腿抽筋,她痛得叫起来,把他弄醒了,惊惶地问:“怎么啦?怎么啦?是肚子痛吗?”

“不是,是腿抽筋。”

“哪个腿?”

“右腿。”

他开了灯,坐到她脚那边去,把她的右脚掌竖起来,向膝盖方向推,一下就缓解了抽筋。他又替她按摩了一会小腿肚,她觉得很舒服,把两条腿都往他怀里一伸,让他都按按。

按摩了一会,她要拉尿了,起身去厕所,回来看见他平躺在床上,没盖被子,那个地方顶得高高的。她笑着指指那个地方,问:“你怎么啦?”

“我也抽筋。”

她没想到这不苟言笑的木头在这事上还有点幽默感呢,笑着说:“我帮你按摩吧。”

“别碰它。”

“没事的。”她把他的“小腿”握在手里按摩了一会,问,“你想不想?”

“想当然想啊,但是——”

“想就来吧,七个月,可以的,轻轻的就行。”

“真的可以?”

“真的可以,但你不能瞎撞。”

“我不瞎撞。”

他让她侧面躺着,他自己躺在她身后,问:“这样行不行?”

“只要你能进去就行。”

两个人就那样侧躺着做爱,她还从来没那样做过,觉得很新奇,特别冲动,虽然竭力控制着,还是很快就高潮了,吓得连声叫停。

他一下就软了,两人都吓得没了言语。

但过了一会,发现没出什么问题,孩子还在动呢,便又接着做,做完就保持那个姿势睡着了。

她没把这个惊险的插曲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如果父母知道“宝伢子”曾经想弄掉孩子,肯定会劝她跟他离婚,至少是先搬到父母那边去住。但她不想搞成那样,她不想孤独地度过孕期的最后几个月,她不想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她不想别人看笑话,也不想就这样结束这段婚姻。

她觉得他并不是个坏人,他很爱她,很珍惜她,很珍惜他们的婚姻,当然是以他的方式。他唯一的问题就是还没有完全摆脱满家岭的那一套,有很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老想着要个儿子。他能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来,一是因为岭上爷的教唆,二是因为他有那个愚昧的思想,认为没哭出第一声的孩子就不算人,所以弄掉也不算什么。

有这种思想的也不是他一个人,那些计生干部和医务人员,他们对待那些怀到了七八个月的计划外胎儿,不就是眼睛都不眨地引产掉了吗?说明他们也没把肚子里的胎儿当人,只不过他们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

还有那些做流产的,不也都没把胎儿当回事吗?

不能说这些人残忍,只能说他们愚昧。

她觉得经过这次谈话,他不会再想把孩子弄掉的事了,因为已经想好了生儿子的办法,即便是满家岭的人,也不是完全拒绝生女儿,以前没计划生育政策的时候,他家不是生了一大群女儿吗?只是因为有了计划生育政策,不让多生了,所以满家岭的人才会对女孩下黑手。

她决定这事也不告诉姐姐,怕姐姐会劝她离婚。她觉得姐姐肯定会这样劝,因为姐姐已经说过了,如果她还没结婚的话,肯定会反对她跟“宝伢子”在一起,说明那时的“宝伢子”,就很不令姐姐满意,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姐姐还会让她继续跟“宝伢子”一起?

她觉得姐姐没法理解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她还不离开“宝伢子”,因为姐姐在爱情方面很顺利,进大学不久,就被才貌出众的姐夫盯上了,读研究生的姐夫跨过好几个院系跑来追求读本科的姐姐。两人的恋爱很顺利,双方家庭和广大人民群众都高度赞成姐姐姐夫的爱情和婚姻,姐夫刚毕业不久,就出了国,姐姐也很快跟了出去。

而她在爱情上,就没姐姐这么幸运了,一直都没遇上一个才貌出众的男人,可能是因为专业的问题,她读大学时班上女生多,男生少,出色的更少,几乎没有,也没人跨院跨系来追她。一直到参加工作了,才遇上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小靳,名校毕业,但长相实在不咋地,追得也不紧。

然后就是这个“宝伢子”,才貌都算出众,但爱情方面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她这一路,受苦受累,根本没享受过被人追的浪漫,还落得为生男生女闹这么大一出,真是越想越亏。

但她知道,在她今生能遇到的人当中,“宝伢子”就算最才貌出众最爱她的一个了,如果她跟他离婚,肯定找不到更才貌出众更爱她的人。

怎么说呢,这就是命运,同样一个家庭出来的人,她的运气就没法跟姐姐比。

她想瞒着姐姐,但姐姐还瞒不住呢,很快就打电话来询问:“小满从满家岭回来,没什么异常吧?”

她突然觉得姐姐的口气很刺耳,好像给“宝伢子”判了死刑,认定他会做出什么异常举动来似的,而他偏偏又不争气,的确是有异常举动,搞得她很生气,不知道是在生他稀泥糊不上墙的气,还是在生姐姐太精明一猜就中的气。

她撒谎说:“没有。”

“他那岭上的爷没教他几个花招?”

“没有。”

“他没把你怀女儿的事告诉岭上的爷?”

“没有。”

“他是不是并不知道你怀的是女儿?”

“可能吧。”

“那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防备他一旦知道了会想办法弄掉孩子,你最好搬到爸妈那边去住,就说离你上班的地方近一些——”

她没想到瞒来瞒去,姐姐还是动员她去爸妈那里住,只好自己打自己嘴巴,坦白说:“其实——他已经知道我怀的是女儿了——”

“哦?那他没——”

她像打机关枪一样,一口气把他回满家岭之后发生的事都讲了出来。

姐姐沉默了一会,说:“你刚才不告诉我,是不是怕我劝你离婚?”

她不好意思地承认了。

姐姐说:“我怎么会劝你离婚呢?他又不是个坏人,他各方面都很不错,也很爱你,就是有点重男轻女的思想,但中国那些男人,有几个不重男轻女?你姐夫不一样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吗?”

她大吃一惊:“姐夫也重男轻女啊?”

“怎么不?他和他家里人都喜欢儿子,只不过他人在美国,压力要小一些,因为美国人不介意这些。再说也没计划生育政策,他当然用不着想那些鬼点子。”

她听说连姐夫都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心情好多了,看来自己也说不上运气特别不好,只怪中国男人太封建落后了。

姐姐嘱咐说:“这事就别告诉爸妈了,他们知道了,只会着急,也改变不了什么,搞不好反而把事情弄坏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但你自己还是要防着点,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我知道。”

跟姐姐通过电话,她心情好极了,感觉这世界上总算有了一个理解她的人。爸妈很爱她,但不一定理解她,同事同学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她从来不对同事同学说“宝伢子”的不是,因为说了没好处,只有坏处,那些人不是幸灾乐祸,就是乱给她提建议,只有姐姐不会幸灾乐祸,还能给她有用的建议。

她想起小时候,两姐妹还经常闹点小矛盾,有段时间,她最盼望的就是爸妈没生这个姐姐,那她就能独占爸妈的感情了。还有段时间,她恨不得姐姐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不要跟她在同一个学校,免得姐姐的光彩把她给遮没了。

但现在,她从内心庆幸爸妈给她生了这个姐姐,让她人生中有了这唯一一个铁杆知心朋友。

57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34)

  1. 双人沙发

  2. 眨眼变成三人沙发,该死的网速啊!

  3. 占地儿!

  4. 我去把创世界吉尼斯记录的沙发搬来好了:)

  5. 但她伪造得连不变色心不跳,
    =====================
    连————脸

  6. 我是一片云

    第四?

  7. 第一次这么靠前,留个脚印. :-)

  8. 中宣部应该组织考察团去满家岭调研,学习满家岭爷们的爱岭(国)主义教育经验,或者组织满家岭爷们到全国巡讲爱岭(国)主义。

  9. 真羡慕丁乙有这么个姐姐.
    遗憾我爸妈没给我生个姐姐.:-)

  10. 会不会小满来到美国后就对生儿子没那么执着了呢?

  11. 刷新了一上午终于出来了,满大夫其实挺好的,在那样的氛围思维有些不同也是可以理解的,再说他真的很爱丁乙的。

  12. 又被忽悠回来了:)

  13. 真的很佩服艾米,怎么能把那么多女孩的心思在不同的情境下,通过不同的人物表达出来,让自己仿佛回到故事中。呵呵,小时候对姐姐的嫉妒,长大了对姐姐的感谢。

  14. 这一集看得我心里暖暖的,我就说吧满大夫只要不回满家岭,不受岭上爷的挑唆,还是很不错的!

  15. 看完这集,心情好多了。

  16. 到处都是枫叶

    说起重男轻女来,也许真的和丁姐姐说得那样,中国男人很多都是这样,至少,我家老公就是。当初怀孕的时候,他好像一直都说生男生女无所谓。但有一次睡觉醒来,告诉我说做了个梦,梦中孩子生出来了,是个男孩,说睡梦中高兴得不得了。我问:要生个女儿是不是就没这么高兴了?他笑笑,没说话。

  17.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满大夫难得的幽默真是让人忍俊不禁呢。

    丁乙有这样的姐姐,令人羡慕。

    我的姐姐在六岁时因为心脏病而夭折,而我还没有出生呢。

  18. 满大夫到了美国之后,可以想生几个就生几个,对于老二是男是女可能就不会那么上心了吧?反正还可以老三老四的,只要是能有个儿子就可以了。

  19. 很高兴看到,满大夫对丁乙的爱里面,除了异性相吸和责任感,还有理解的小苗在渐渐壮大:)

  20. 到处都是枫叶

    但她知道,在她今生能遇到的人当中,“宝伢子”就算最才貌出众最爱她的一个了,如果她跟他离婚,肯定找不到更才貌出众更爱她的人。

    —–丁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她能很客观地看待满大夫,知道他有一些不足,但更多看到的是满大夫的优点,比如说,“才貌出众”+“最爱她”。而且她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婚姻中的问题,而不是回避或者抱怨。
    很多人结婚以后容易犯一个错误:把丈夫的优点放在一边不提,每天只是抱怨自己的丈夫的不足:人家的丈夫如何如何,你怎么不能如何如何…… 这样,时间长了,说的人也烦了,被说的人也烦了,两个人的关系只会越来越僵

  21. 清风白云飘

    为丁乙高兴,有个爱她、关心她、理解她的好姐姐。满表现也不赖,有爱皆有可能。

  22. 嘿嘿 我上面有两个表姐 都是才貌双全的 有时候看他们 真是 越看越自卑…但是这几年姐姐工作了 觉得能跟他们像朋友一样交流了 小时候吵架不愉快 现在真的觉得有姐姐是很幸福自豪的事

  23. 我对我姐的态度和丁乙好像,以前好多时候真的想如果我是独生子女该多好啊,没人和我争东西,或者就是有个哥应该也比有个姐好啊,但是现在就不这样想了,有些事还只能给姐说,姐妹间特别能理解彼此,好多时候我还没说的很明白她就领会了。

  24. 无记名投票

    “别跟我翻脸”

    “你不提了我就不跟你翻脸。”

    “我不提了。”

    “也不许想。”

    “我不想了。”

    “还不许冷落孩子。”

    “我不冷落孩子。”

    “不光不冷落,你还得好好爱她。”

    “我会的。”

    为丁乙和小满高兴。丁乙对重男轻女的丈夫从观念上改造,从实践方面提出建设性的可行的意见,把一场看来要“流血”的风波消弭于无形。

  25. 无记名投票

    凤凰男孔雀女这些年算是热门题材了,可惜写来写去总是写进死胡同,要么离婚收场要么甚至女主都给写死,似乎这种婚姻是注定不可能幸福的。以前看这种故事是越看越郁闷,发展到最后根本看不下去。

    其实生活中的婚姻组合形形色色,某些社会因素可能导致一些搭配形式比别的搭配更难磨合,困难更大,但是是不是等于这些婚姻就注定不能幸福?撇开际遇环境的影响,难道智慧情商都不起作用?

    艾米的小说就是不一样。看了艾米的故事就明白以前那些故事之所以早晚把女主“讲”死把故事讲进死胡同,是因为讲故事的人本身缺乏智慧,因此也不能塑造出有智慧的人物。

  26. 无记名投票

    她觉得他并不是个坏人,他很爱她,很珍惜她,很珍惜他们的婚姻,当然是以他的方式。

    ——在现实婚姻里面,多少人能够在丈夫差点下药害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后,还能就事论事,不上升到“他根本不爱我,不珍惜我,不珍惜我们的婚姻”的高度?像丁乙丈夫这种做法绝对是错误的,但是妻子应对起来未必只有离婚一条活路,留在这个婚姻里也未必只有一条死路。

    丁乙机智地保全了孩子和自己,唤醒了丈夫的理性和良知,更重要的是规划了一个远离满家岭的光明前景。也许不是人人都有出国改变环境的机遇,但是面对满家岭这么强大的的封建势力,争取而做不到要比束手待毙积极得多了。

  27. 上午家里停电了,刚看完就关了…
    这集真的让人觉得好温暖啊~~

  28. 这个故事像个寓言。
    也许本来一个小社会就是一个大社会的微缩和折射吧。

  29. 为丁乙松了一口气!满大夫刚从满家岭回来的表现真让人为丁乙担忧,好在没有对满大夫妄下结论,他是受到压力太大了——只能生一个,无论如何只能是男孩!满大夫还是很爱丁乙的!相信他也会很爱这个孩子的。很佩服丁乙,遇到这么大的阻碍,终于解决了!让我这个遇事爱钻牛角尖的人很受教育。

  30. ZT–丁乙的人生中有了这唯一一个铁杆知心朋友——姐姐真幸福!
    我们这一代还好,独生的少,都或多或少的有兄弟姐妹,可我们的下一代呢,却非常的孤独,因为计划生育政策的原因,孩子小时连个伴都没有,没有兄弟姐妹间的谦让和分享,一家大人围着一个孩子,无形中就惯出一身坏毛病!所以我身边也有一些偷生孩子的,她们并不是因为重男轻女(有头胎是男孩的),只想让孩子有个伴!等长大有了心事时也没人可商量,再大些结了婚成了家,双方家长老了以后,2人既要照顾孩子,还要照顾4位老人……其实也挺是个事的!

  31. 回复“夜似水”:

    独生子女并不一定等于孤独,一家好几个孩子也不等于不孤独,关键在家长如何培养教育孩子。如果家长以为多生一个,孩子就自然不孤独了,那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如果独生子女感到孤独,那就该问问做家长的干什么去了,难道孩子只能跟兄弟姐妹交流?

  32. 我就是独生子女,我并不感到孤独,我的父母都是我的知心朋友。

    家长不告诉孩子如何与人交往,如何解除孤独感,只想着再生一个解脱自己的责任,这样家庭的孩子未必就能成为彼此的知心朋友,说不定成为争风吃醋的死对头。

  33. 满家岭人除几个爷外,大多数人单纯,他们信奉神灵,敬畏祖宗,重视宗族,愚忠愚孝,男尊女卑,传宗接代思想和面子观念严重。

    他们把这些虚的东西看得比命还重,生命倒是他们不重视的东西。遇到挑战和矛盾,解决的办法就是拼自己的命或要对方的命,极其愚昧,野蛮,暴力。山上的爷可以法办不守岭规的男女;他们对县里要来此开发,想到的办法是炸掉那塘和拿起火枪拼命,满大夫都对坐牢丢命看得极淡,说起来还显得很骄傲;对虐待姐姐的姐夫,满大夫的警告就是要废了他;对待女胎,满家岭人更是不会把她当人、当生命了。

    满家岭是一个与世有点隔绝的地方,有自己的一套文化,那种不尊重生命的文化就是愚昧邪恶的文化。

    但是满家岭隔我们真的很远吗?读这个故事,我总是傻乎乎地想着这个问题。满家岭人为了一些虚的东西而漠视生命的做法,跟有的地方信某种主义、某种路线而摧残生命有多大区别呢?跟有的地方为了维护自己种族观念或教派理念而摧残生命又有多少区别呢?

    我是这么想的,就这么写出来了,不知是不是歪读。写出来,就算是对艾米的一份谢意吧。

  34. aprettypenny1120

    这集看得舒心了,满大夫的工作做通了,丁乙和胎宝宝应该没事了。

  35. aprettypenny1120

    “也不是。美国人可不像满家岭,只要你姓满,就当你一家人。美国人只认直系亲属的,像兄弟姐妹什么的,都不是直系亲属?”
    这里最后的一个“?”是不是应该为句号。

  36. 满家岭并不与世隔绝,计划生育政策不也一样适用于他们吗?

    满家岭的许多做法,你在其他地方不一样可以看到吗?

  37. 回复艾米:
    艾米砸的对!
    当时读完文章的最后一段直接就写了出来,没想太多,现经过艾米的一番话后,想起了前段时间艾米转过,有关北大教授生二胎的一些文章和跟帖,里边就有有关这方面的,当时我只看了字面,没深刻理解和反省,现在就去回回炉、重新学一遍:)
    真心实意的谢谢艾米!我在艾园真的学到了太多有用的,来艾园我真的“赚”到了!:)

  38. 回复木耳:

    其实我觉得满家岭的有些问题是观念和概念的愚昧和落后。比如认为只有男孩子才能传宗接代。认为没哭出第一声的婴儿就不算是人— 等等。

    岭上的爷们可能也很考虑岭民的利益。比如没有象一些地方的官一样,为了自己能都收到钱,就配合政府开发(破坏)岭上的环境和资源。

    其实目前的党和岭上的爷们也挺像的。很多中国人,即便是生活在自由开放的西方社会,可是那党和国家不分的概念混淆一样很难改变。

  39. 谢谢艾米和zhuzhu2005帮我提高认识!

    这是一个很引人深思的故事。“其实目前的党和岭上的爷们也挺像的。”

  40. 谢谢艾米和zhuzhu2005帮我提高认识。

    这是一个很引人深思的故事。“其实目前的党和岭上的爷们也挺像的。”我深有同感。不止这样,我还觉得那些爷代表的就是所有搞极权统治、愚民统治的领导者。他们可能自己就是愚民,很信奉那些观念,也可能自己不信,很邪恶地统治别人。我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呢?因为我看过阿富汗作家写的《追风筝的人》和《灿烂千阳》,当时总想不通这个国家的人为什么不能好好地过日子,总是几个宗教派别之间或不同种族之间杀来杀去,而那些老百姓又那样执迷不悟。看了满家岭,我好像有点想通了。

  41. 还没打完字,不知摁了哪里,先跟了一帖:)

  42. 丁乙的姐姐真是睿智,安慰人的高手!

  43. — “一直都没遇上一个才貌出众的男人,可能是因为专业的问题,她读大学时班上女生多,男生少,出色的更少,几乎没有,也没人跨院跨系来追她.”
    –“但她知道,在她今生能遇到的人当中,“宝伢子”就算最才貌出众最爱她的一个了,如果她跟他离婚,肯定找不到更才貌出众更爱她的人。”

    丁乙的这些爱情经历和感受和我很相似.我家LD也是当之无愧的才貌出众,为人正直,待人友善.只是他的一些观念,处事方式真是不可理喻, 尽管他和我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父母还是所谓的高知. 我们又都是急脾气, 十几年里有过几次很剧烈的争执,每次都让我觉得要过不下去了,居然也就过去了, 而且还能和好如初. 我和丁乙一样,知道这是我今生能遇到的最出色最爱我的人了. 也许LD也是这么想的? (有点儿往自己脸上贴金之嫌,准备接砖:) )

  44. 这集才为聪明的丁乙松口气.

  45. 满大夫虽然对岭上的老头们愚忠,但他还是听得进丁乙讲的道理,不算太顽固。

  46. 满大夫从此就为去美国努力的了吧

  47. 我有一个问题,请大家讨论,如果能够移民加拿大,要不要去呢?我的顾虑有以下几个:
    1)等申请下来,孩子就读完高一了,是去加拿大读高中呢?还是等孩子在国内读完高中去读大学?
    2)如果去读高中,孩子就需要陪读一阵子,听说高中选课也关系到孩子的大学选择,把孩子一直扔在加拿大我有一些不放心。如果陪读,我的工作怎么办?老公的工作不能离开中国,他退休之前也不想去加拿大生活。拿一个移民卡,近阶段主要考虑的是孩子的未来,另外自己退休后可以去加拿大,也多了一份保障

  48. 请大家集思广益,为我出出主意,我对国外的生活还是了解的不多!在艾米的文章里,我看到了很多出国的例子,在观念上也脱愚了一些,但年纪大一些,对重新开始生活还是有些忐忑的。在国内也生活的很好,我真的有必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吗?

  49. 在这儿,先谢谢大家帮忙了!

  50. 占个地儿。

  51. 丁乙真的很聪明

  52. 中国人重男轻女的真是多,能重男不轻女的都算不错了,我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包括我妈都是重男轻女的。我爸,我老公,我妹妹和妹夫,都是重男不轻女,好象我们家上上下下,只有我一个人是特别想生个女儿。妹妹的婆婆也是个重男轻女的典型,还好住得远,鞭长莫及,妹妹的弟媳已经被逼着打掉好几个女儿了。

  53. 恩··满大夫还是很爱丁乙的。。姐姐也很理智

  54. 新浪艾园的summer

    我小时候也一直希望有一个姐姐,后来有了一个亲如姐妹的朋友:)。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