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39)

丁乙知道做爱的时候不该扯闲篇,但这也怪不了她,是他先扯的。一个男人,想要女人高潮就使劲做,别老问“怎么还没到高潮”,难道高潮是问出来的?

他咕噜说:“别人的高潮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怎么会说我的难弄来呢?”

“我就是这么说说。”

“说说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是什么原因?”

“肯定是你——弄过别人啰,不然哪来的对比?”

“别瞎说了,我们满家岭的人不兴出轨。”

“你现在哪里还是满家岭的人?早就把满家岭的东西忘掉了。”

“才没忘呢,我走到哪里都是满家岭人。”

她本来想提提“盐钱”的事,说你现在就不拿盐钱衡量一切了,但她又怕这样一说会提醒了他,搞得他又用盐钱来衡量一切,那就麻烦了。

她只提醒他另一件事:“那对因为偷情被大爷捆起来推到悬崖下去的男女,不是你们满家岭的人?”

他不屑地说:“他们不是满家岭的人,是满家岭的败类!”

“这不都是个名称问题吗?败类也是人。”

“我不是满家岭的败类。”

“那谁知道?”

“当然有人知道。”

“谁?”

“我们满家岭的列祖列宗都知道。”

“他们都睁着眼睛看着你?”

“当然哪。”

“你那两年一个人在法国,难道就没——出过轨?”

他斩钉截铁地回答说:“没有。”

“两年哦,不是一天两天哦,你没出轨,是怎么解决你的——生理问题的?”

“我没生理问题。”

“瞎说,正当年的男人,怎么会没有生理问题?”

“是没有么,我各方面都正常。”

她没想到又被他钻个空子,遂严格定义说:“我不是说有问题的问题,我说的是——生理需要。”

“我没有生理需要。”

“啊?你连生理需要都没有了?”

“我的生理需要就是吃饭睡觉。”

“别把自己说得跟木头似的。”

“真的么,那两年又要学法语,又要学专业,还要做实验,写paper(论文),哪里有时间想那些东西。”

“那个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是身体的需求,自然就会产生。”

他想了一下,说:“那时真没什么身体需求,只想能够睡一会。”

她不知道男人是不是真能忙到那个地步,但她从自己的情况来看,至少女人是可以忙到那个地步的。她刚生孩子的那几年,就老觉得很忙很忙,只想有谁能帮她照看一下孩子,她好睡一觉,对做爱没有一点兴趣,每次他要做爱,她都觉得麻烦,但不做又怕他出轨,只好草草应付。

他那时帮不上她什么忙,一个是他自己就很忙,再一个他照顾孩子不行,宠是很宠,但都是无原则的宠,做事也比较粗手大脚,叫他给孩子做饭、喂饭、穿衣、洗澡、换尿布什么的,他都会搞出点问题来,她花在纠正他错误上的时间,比她自己亲自动手还多,所以干脆不要他帮忙了,全部自己搞定,他一般就是等她把孩子都打点好了之后,带出去玩一会。

而她就趁那点时间收拾屋子,洗碗洗衣服吸尘拖地。这一切还没做完呢,他已经带着孩子收兵回巢,因为他又得去实验室忙活了。而她就忙着给孩子洗澡啊,换衣服啊,讲故事啊,哄睡觉啊,忙得不亦乐乎。

孩子睡了,她还得抽时间备会儿课,常常是还没备多少呢,就疲倦得睡着了。

那时他来麻烦她做爱的频率也不算高,她不知道别的男人每周做多少次爱,没法横向比较,只是纵向地比比,感觉他比刚结婚时做的次数少,有时一周一次,有时一周两次,全看当时的情况。有时他太忙,一周一次爱都不做也有过;有时她太累,半夜被他弄醒很不爽,不肯做,他也只好算了。

后来他就去法国了,是中法联合培养项目,经过考试选拔的,听说全国只选了十几个人。

她太震惊了,下巴都快惊掉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还学了几句法语,居然能到法国去读博士,而且不是他本专业的博士,是生化方面的博士,真是彻底把她镇了。

他出国,她没别的意见,唯一的担心就是怕两地分居,婚姻会出问题。听说法国女人最风骚最浪漫了,她看的那些外国小说,只要是写风骚浪漫的女人的,大多是法国女人,什么《包法利夫人》啊,《羊脂球》啊,《茶花女》啊,不都是法国女人的故事吗?

她把她的担心对他说了,他不以为然:“我连法国话都不会说,到哪里去找法国女人?”

“你不会说法国话?那你怎么考上联合培养的?”

“联合培养又不考法国话。”

“那考什么?”

“考别的。”

“完全不考法语?”

“考啊。”

“那你怎么说不考法语?”

“我说的是不考法国话。我不会说,但我看得懂资料。”

“那你的意思是如果你会说法国话,你就要去找法国女人了?”

“我哪里这样说了?”

“但你刚才不是说‘我连法国话都不会说——’”

他完全不懂得这之间的推理,愣愣地说:“我是不会说法国话么。”

她原以为他一去法国,就能把她们娘俩办过去探亲,但结果却不是这么回事,一是他没那个经济能力,另一个他也没那个时间,总是很忙很忙,忙得连写信的时间都没有,只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打个电话回来,跟她和孩子讲几句。

她父母有点着急:“你们老这样两地分居不好啊,会影响夫妻关系的。”

她很不耐烦:“我自己的事自己不知道?你们催有什么用?”

父母都不敢催了,妈妈说:“其实这样还好些,他这么忙,又没多少钱,你又不懂法语,你们娘俩去了那里,还不是受苦受累?搞不好还把国内的工作搞丢了,还不如就呆在国内,生活还安逸些。”

她姐姐听她说了这事后,安慰她说:“他肯定很忙,你想啊,他的法语也不是很好,又不是搞他以前的专业,等于是一切都要从头来,说不定连课都听不懂,他不拼命学习,怎么跟得上?”

“姐,你说他会不会是——变了心,看上别的人了?”

“我都说了,他现在肯定忙得跟鬼似的,哪里有时间去看上别人?”

“但如果别人看上他了呢?听说法国女人都是又浪漫又风骚的。”

姐姐朗声笑道:“法国女人又浪漫又风骚,怎么会看上你的小满呢?他在国内还算个美男子,鼻子有点高,眼睛有点凹,在一群塌鼻子中国男人中很出众。但到了法国,他那鼻子眼睛不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吗?放心吧,他不会跑的,你只但愿他学习别太累,别把身体累垮就行。”

按照原定的联合培养计划,他应该在法国呆两年半,完成博士课程后就回国来做论文。但他在法国呆了两年,就跟着导师跑美国去了,边工作边完成博士论文。

她带着孩子又等了一年,才通过探亲来到美国。

她走了一阵神,感觉下面越来越干,已经有了疼痛的感觉。

他也觉察到了:“怎么搞的,越来越干,你今天没排卵吧?”

她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你去问试纸。”

他抽出手来,扯了个毛巾擦着,说:“你出国来的时候,把神器也带出来就好了。”

“就几个箱子,好多东西都装不下,我还带那破玩意?”

“神器能占多大位置?”

“但如果过海关的时候,人家翻开检查,发现那玩意,像什么样子?”

“那有什么?又不是违禁品。”

她想了想,说:“以前听我姐姐说,美国有那种东西卖。”

“哪种东西?”

“神器啊。”

“美国有神器卖?”

“不是你们满家岭那种神器,是别的材料做的,但是形状——”

“跟神器一样?”

“嗯。”

“会不会是我们满家的人流落到美国来了?”

她忍不住笑了:“别又想着扩充你那族谱了,我姐说以前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兴崇拜那玩意,到处都有——神器,大的小的都有。”

“你姐说哪里有卖的?”

“她说mall(购物中心)里有。”

“等我明天去mall(购物中心)里看看。”

“她说的是她那里的mall(购物中心),又不是我们这里的mall(购物中心)。”

“mall都是差不多的,她那里有,我们这里应该也有。”

她没想到他这么积极:“去看什么?”

“去看看卖神器的是不是我们满家的人。”

“如果是满家的人就怎么样?”

“就让他认祖归宗啊。”

“也许人家并不想认祖归宗呢?”

“谁会不想认祖归宗?”

她本来想说“我就不想认祖归宗”,但又想到这不符合事实,她现在是没人来叫她认祖归宗,如果有个人跑来对她说“我跟你三百年前是一家”,说不定她也会很感兴趣呢,毕竟找到自己很久很久以前的根,还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他把擦手的毛巾扔在一边,说:“睡吧,今天不做了,等我明天找到我满家的那个人,问他要个神器来再说。”

她以为他在开玩笑呢,哪知他真的翻过身去,很快就睡着了。

她起了疑心,从来只听说男人起了那心,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怎么还有男人前戏了这半天,居然这么安安稳稳地睡了?是不是他在外面做过什么了?深更半夜的,就他和那个小温在实验室里,那小温没男朋友,独守空房,还不欲火焚身?如果存心要勾引他,难道他还抵挡得住?

她越想越不舒服,终于忍不住推醒他:“你就这么睡了?”

他睁开迷茫的眼睛,问:“你还没睡?”

“我在问你呢,那个小温,怎么也半夜三更还守在实验室里?”

“我怎么知道?”

“你怎么不知道?实验室里就你和她两人。”

“谁说就我和她两人?”

“还有谁?”

“那个韩国人也在那里嘛。”

她知道他说的韩国人是谁,是他实验室的一个fellow(研究员),很不简单的一个女人,在韩国读的医学院,离婚之后到美国来闯天下,已经通过了美国的医生考试,做完了住院医,正在做fellow(研究员),听说做完三年fellow,就可以在美国挂牌当专科医生了,年薪可以达到半个million(百万)。

那韩国人姓“万”,但韩文拼成man ,刚好跟他的姓是一个拼法,而韩国人有个医学学位,英语里也是Doctor,所以他们两人的英语称呼都是Dr. Man。

她也挺不放心这个韩国女人,上次他邀请实验室的人来家烧烤,这个韩国女人还恬不知耻地用英语对她说:我和你丈夫都是Dr. Man,用你们中国话来说,就是挺有缘分的哈。

她很不满意丈夫招这么个离婚女人来实验室工作,但丈夫说韩国人不是他招来的,是美国一个什么fellow协会介绍来的,由那个协会付工资。丈夫说:“不花钱雇个人来做实验,有什么不好?”

她没想到韩国人也在实验室泡到这么晚,怀疑地问:“她也在那里?我怎么没听到她的声音?”

“她在做实验,你怎么听得到她的声音?”

“我不相信她在那里。”

“你不相信可以打电话过去——”

“现在?她现在还在那里?”

“应该还在。”

她见他说得这么有把握,不好再说什么,也不好意思打电话去实验室,但又很想打,怂恿说:“你打。”

他欠起身,按了电话的免提,拨了个号,不一会,屋子里就响起韩国口音的英语:“Dr. Man’s lab. This is Dr. Man.  Who’s speaking?(满博士的实验室,我是万医生,你是谁?)

他自报家门:“This is Dr. Man(是满博士).”

那边笑起来:“Hello, Dr. Man(你好,满博士).”

两个Dr. Man用英语交谈了几句,然后他说不早了,你该回家了,出去拿车时小心点,就结束了谈话。

打完电话,他关掉免提,无声地看着她,仿佛在说:怎么样?现在不怀疑了吧?

她不好意思地钻进他怀里:“只怪你太吸引人了,四十岁了,也不长胖,也不见老,实验室里又招这么多单身女人,让我不放心。”

“那都是些什么女人啊?都比不上你,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哼,你现在学得好会说了,但你越会说,我越不相信你。”

“那我不说了。”

他一把掀开两人身上的被子,压到她身上,右手伸到她两腿间,同时吻住她的嘴,上下夹攻。

她被他的突然袭击搞得冲动起来。

他挑逗了一阵,大概自己也被挑逗起来了,忍不住了,正式开战。

她喜欢看他激情冲动难以自已的样子,为了给他助兴,她也表现得很冲动。

完事后,他还在她身体里停留了好一会,然后拿了个枕头,垫在她身下,自己疲乏地睡了。

她刚才其实没到高潮,但她怕老不到高潮他又要问“为什么”,只好装了一把。

54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39)

  1. 沙发。

  2. 真高兴,在世博排不上队,在这里排第一!

  3. 噢~~就晚了一会~~~

  4. 4th Place?

  5. SOFA LEG

  6. 抢个位置!

  7. Front too?

  8. 为什么我不能发帖啊?!

  9. 外国的神器肯定让满大夫大吃了一斤:)

  10. 啊?可以啦!太好了!刚才在《竹马青梅》和《梦里飘向你》下面的留言全部没有发上去,郁闷了半天的。
    满大夫真的蛮厉害的哈,丁乙的小心思所有的女人都有吧?呵呵 艾米厉害,把这种心思描写的太出神入化了。
    希望丁乙这次怀孕成功,生个儿子,一帆风顺,不再逆风。

  11. “会不会是我们满家的人流落到美国来了?”
    “去看看卖神器的是不是我们满家的人。”
    ——————
    满大夫说话太风趣了!

  12.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满大夫心里一直没有远离满家岭啊!

    看他俩个对话,忍不住要笑!感觉满大夫是个心思简单的人,工作在他心思里占大部分,其他事情考虑的很少呢。

    可是,越是简单的人,可能让丁乙越容易发蒙?哈哈!

  13. 哈,我看完了还以为坐上了板凳,没料到连腿都没摸着。

  14. 两个Dr. Man用英语交谈了几句,然后他说不早了,你该回家了,出去拿车时小心点,就结束了谈话。
    ——

    满大夫还是有进步的,比以前体贴人了:)

  15. 执子之手偕老

    我看不到大家的跟贴,郁闷ing

  16. 她不好意思地钻进他怀里:“只怪你太吸引人了,四十岁了,也不长胖,也不见老,实验室里又招这么多单身女人,让我不放心。”

    “那都是些什么女人啊?都比不上你,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
    满大夫确实比以前会说话了:)

  17. 回复匿名 :

    满大夫还是有进步的,比以前体贴人了:)
    ———————————-
    一般在家里不体贴的男人对外面的人都是蛮体贴的. :-)
    没听有的女人抱怨吗:你妈生你难道是专门让你体贴别人的老婆的?!~~

  18. 忍不住替小温说两句: 晚上九点在研究单位实在算不上半夜三更.她要是没有过性经历还真谈不上独守空房欲火焚身. :-)
    倒是韩国女人值得注意.不过估计她看不上小满. :-)
    到今晚为止,丁乙可以放心睡觉了. :-)

  19. 真的有男人专门体贴老婆以外的女人。我有个朋友就投诉她老公体贴别人。有一次她家约了师妹一家出去旅游,早上起来我朋友的老公帮师妹一家盛好早餐,就是不帮老婆盛,一有机会还跟师妹打情骂俏,气得老婆脸都绿了。

  20. 我发不了贴啊......

  21. 满大夫之前都去过法国啦,这下满家岭的人风光喽:)

  22. 无记名投票

    同意匿名:满大夫还是有进步的,比以前体贴人了:)

    不过这种体贴可能还是洋环境里熏陶出来的表面现象,深入接触下不见得就是那么回事。

    国男在国外看似接触女性平等和女权思想多了,但其实骨子里面照旧轻视家务妄自尊大的不在少数,特别是很多貌似成功男,生活上是半残废,基本不能自理,但又特别不尊重妻子对家庭的付出。这样的男人在外面能有多体贴我是看不出来的。

  23. 我怎么觉得丁乙上了满大夫的套了——三更半夜给他机会打那个韩国女人的电话——正好问候那女人哈!接下来满大夫说话就像鹦鹉般好听了~~~

  24. 执子之手偕老

    满医生还是蛮听丁乙话的,叫打电话就打电话,这点没变哈。

    满医生对神器的迷信也没变。

  25. aprettypenny1120

    她见他说得这么有把握,不好再说什么,也不好意思打电话去实验室,但又很想打,怂恿说:“你打。”

    ———————————————
    丁乙很有意思,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难怪有人说女人就像小孩子,是要不时地哄一哄的。

  26. 清风白云飘

    好像Dr满,会体贴人啦,奇怪的感觉~别乱猜。
    哈哈~我们都是小女人。
    她不好意思地钻进他怀里:“只怪你~~。”多撒撒娇!!

  27. 看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总觉得一楞一楞的,又好笑又好气:)

  28. 赞同姐姐的分析。
    满大夫说他不会说法国话也应该是真的,生活用语上法语和英语区别还挺大的,但科技文件他能看得懂,因为很多专业词汇很相似,或者根本就是一样的。在科技领域,法国的很多论文和报告干脆就是英文的。
    俺看他进步了不少嘛,解风情喽:))

  29. 在国内时,满大夫像个木头一样不解风情,而且家还是农村的,在A市没什么市场:)但他现在到了美国,事业成功,长得又帅,又学会了体贴人,难保不会有人主动扑上来。
    满大夫不会主动找别的女人,但不知道别的女人主动扑上来,他能不能抵抗得住诱惑~

  30. closetoyou2010

    紧赶慢赶追读到此,好些话还没顾上说,只好以后重读时再补吧。好在很快就会回国休假了……

    看来环境造人的说法很有道理啊,出过国的满大夫也开始学会嘴巴甜了,为丁乙高兴!

    非常理解丁乙的那些想法和心情,真心投入爱、珍惜那份爱的人才会如此紧张害怕失去那份爱。

  31. 一个认真地审,一个享受被审,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过得有声有色:)

  32. 嘿嘿··满家岭的 Dr. Man,丁乙的 Dr. Man…真希望能有个宝宝,最好圆了 Dr. Man的愿··

  33. 昨天是进不了园子,今天是发不了贴,急得我五爪挠心;现在终于可以坐下慢慢看细细品了,想不到满大夫先去了法国,我还以为直接就是到了美国的。赞一个,宝伢子,经过了三大洲美女的“洗礼”和“熏滔”,依旧立场坚定,意志坚强,值得赞扬;更有走遍世界也要认祖归宗的坚定信念,值得歌颂!

  34. “一个男人,想要女人高潮就使劲做,别老问“怎么还没到高潮”,难道高潮是问出来的?”

    一看,笑。 再看, 还笑.

  35. 我是一片云

    我觉得我也快成为丁乙了!觉得满大夫已经与原来大不一样了!之前与丁乙做爱好象有点例行公事。在丁乙分神以后他也没有兴趣了。但在与韩国女人通了电话以后突然冲动来了性趣了?我想在这个时段满大夫与实验室的女人还没有什么肉体上的出轨,但在精神上有没有一点点出轨?有没有在丁乙怀疑的提问下激起他把突验室的女人当作性幻想对象?从而产生了性冲动?

  36. 好烦呢,有人催我睡觉啦。丁乙很幸福啊,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怀上

  37. “一个男人,想要女人高潮就使劲做,别老问“怎么还没到高潮”,难道高潮是问出来的?”

    ——哈哈,说得好!这个满大夫,做爱的时候,不断地问老婆高潮到了没有,难道他自己不知道?这水平也太差了吧?

  38. “他那时帮不上她什么忙,一个是他自己就很忙,再一个他照顾孩子不行,宠是很宠,但都是无原则的宠,做事也比较粗手大脚,叫他给孩子做饭、喂饭、穿衣、洗澡、换尿布什么的,他都会搞出点问题来,她花在纠正他错误上的时间,比她自己亲自动手还多,所以干脆不要他帮忙了,全部自己搞定,他一般就是等她把孩子都打点好了之后,带出去玩一会。”

    ——太典型了!也不知道有些男人故意不学会照顾孩子,还是他们学不会,总之他们就是钻了妻子的空子,最后就把照顾孩子的任务全部推给妻子了。

    以后妻子抱怨起来,旁人会说:“谁叫你那么惯他的?”

  39. 妻子包揽家务,照顾孩子,让丈夫去干事业。干啊干的,丈夫把事业干出来了,经济上比妻子强了,人到中年也不显老(就算显老也有年轻女孩喜欢),而妻子因为照顾家庭,没时间发展自己的事业,也没时间美容打扮,结果丈夫就把眼光望向了别的女人。

    这好像是很多中国家庭(悲剧)的模式。

  40. 有些男人不是不会照顾孩子或做家务,而是他们没有母性,对孩子和家庭没有当妈的那样无私,顾自己多一些。

  41. 艾友友 // 六月 8, 2010 在 12:12 下午

    妻子包揽家务,照顾孩子,让丈夫去干事业。干啊干的,丈夫把事业干出来了,经济上比妻子强了,人到中年也不显老(就算显老也有年轻女孩喜欢),而妻子因为照顾家庭,没时间发展自己的事业,也没时间美容打扮,结果丈夫就把眼光望向了别的女人。

    这好像是很多中国家庭(悲剧)的模式。

    ========
    这还不止是一代人的问题。我现在身边有一位刚20岁的倔强的女孩,因为从小就只看见妈妈家里家外不停的忙,而爸爸(外面事业小有成功的一位)回到家里不是看电视就是上网,有时因为妈妈做的饭菜不可胃口或是哪里有点不满意还会抱怨几句,结果女孩的逆反心理特别强;这个原本很漂亮的女孩子从十几岁就开始把头发剪的短短的,不穿裙子,酷爱运动,那一身男孩子的打扮和运动型的体态走到哪里都被人误以为是男孩子。她爸爸教她要女孩有个女孩的样,要文雅,要温柔可爱,可她背地里跟我说:“我就不要按爸爸的意思去做,他想把我也培养成我妈那样,没门!我凭什么就应该去伺候男人?我可不想嫁人,我自己过一辈子,我不怕孤独”。很长时间了我都头痛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给她建立一些正确而不偏激的观念,真伤脑筋呢。还请教艾黄和这里的朋友给指点指点。

  42. shenmo // 六月 7, 2010 在 11:16 下午

    真的有男人专门体贴老婆以外的女人。我有个朋友就投诉她老公体贴别人。有一次她家约了师妹一家出去旅游,早上起来我朋友的老公帮师妹一家盛好早餐,就是不帮老婆盛,一有机会还跟师妹打情骂俏,气得老婆脸都绿了。
    =============
    你的朋友要小心了,我身边有几对这样的夫妻,最终都发现老公其实有了外遇。即使你朋友老公不一定出轨了,但至少他们夫妻之间一定有问题了。

  43. 满大夫还是那么想生男孩,可这下一个再是个女孩呢?我同代的人里家里有5-6个女孩(我说的是城里)的都是因为父母想要男孩,结果一个男孩没要来,来的全是女孩。呵呵,满大夫听了一定想掐死我。

  44. “那都是些什么女人啊?都比不上你,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
    满大夫确实比以前进步了不少,如果在生儿子的问题上再进步一点就好了。
    造人这个问题,最好还是顺其自然了。
    满大夫这样急切地想要儿子,丁乙的思想负担太重了。

  45. “他那时帮不上她什么忙,一个是他自己就很忙,再一个他照顾孩子不行,宠是很宠,但都是无原则的宠,做事也比较粗手大脚,叫他给孩子做饭、喂饭、穿衣、洗澡、换尿布什么的,他都会搞出点问题来,她花在纠正他错误上的时间,比她自己亲自动手还多,所以干脆不要他帮忙了,全部自己搞定,他一般就是等她把孩子都打点好了之后,带出去玩一会。”

    ============
    看到这儿,突然想起台湾一位作家写给母亲的一篇散文,说的是孩子们从小就崇拜父亲,因为父亲总是衣着光鲜的带着孩子们去玩,父亲是浪漫的,母亲是唠叨的,成年在昏黄的油灯下做着她的针线,没完没了;父亲给孩子们讲着外面的趣事,母亲只会说着她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老土又落伍…..这大概就所谓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吧.
    后来,一直到作者也做了母亲,才体会了当时那个舍不得穿漂亮衣服\爱唠叨\思想又落伍的母亲对家庭作出的贡献.

  46. 满大夫的“进步”太可疑了。为什么那个韩国女人对接到这个电话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呢,如果满大夫从没打过类似的电话?丁乙真正的“逆”还没开始吧。如果“逆风”就到此为止的话,可能我们就看不到这个故事了。

  47. 回复“浅浅”:

    删了你一个贴,一个可以被称为bso(bloody show off,卖弄,炫耀)的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已经删过你一个这样的贴,并不指名地告诉你,别发这样的贴,是在某集《一路逆风》下面,当故事写到满家岭的人(包括满大夫)重男轻女的时候,你发了一个贴,说你生的是女儿,但你全家都很宝贝。

    你发这种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满家岭的人,用你的例子来证明满家岭也有不重男轻女的人?还是准备把你全家人都让给丁乙,解决她的烦恼?如果不是,你说你发这么一个贴起什么作用?

    今天你这个贴又是一样的性质,你的丈夫不勤快,你把他塑造勤快了,这说明你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可以塑造的丈夫。但并不是每个丈夫都能塑造的,有的是本身就不可塑造,有的是事业很忙,的确没时间做家务。你不能把你自己的运气当成普遍真理,拿来衡量所有“姐妹们”,好像人家的丈夫不勤快,就是人家没塑造的结果。

    同样,你也不能把你对好丈夫的衡量标准拿来衡量别人的丈夫。也许你把你丈夫塑造得会切肉了,但你没把你丈夫塑造成一个出色的科学家,他没去法国美国,你说你吹嘘个什么呢?

  48. 执子之手偕老

    我怎么看不到艾米的跟贴呢?明明在首页里看到艾米的跟贴,但点进来就是看不见。

  49. 新浪艾园的SUMMER

    “会不会是我们满家的人流落到美国来了?”
    “去看看卖神器的是不是我们满家的人。”
    —-哈哈!

    原来满大夫是从法国来的美国呀!以前猜过他是跟导师来美国的,但没猜到是跟法国的导师来美国的:)

    原来,满大夫的实验室里不只有小温一个女人啊,还有个韩国女人。虽然满大夫看起来是比以前会说了,但我还是觉得他不会出轨。而且,我觉得这句“那都是些什么女人啊?都比不上你,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就是满大夫的心里话。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