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41)

丁乙从冰箱里拿出几个冰冻的馒头,放蒸锅里蒸了一下,就着咸菜吃了两个,又用个食品袋装了两个,就开车去学校。

她系里有两个电脑房,一个是本科生的教室,很大,装的是windows(视窗)系统,比较好用。还有一个是研究生的,比较小,只十几台电脑,装的是unix系统,她不太会用。本科生的电脑室,一天到晚都开着,只要没人上课就可以去用,而研究生的那个电脑室,一天到晚都锁着,只有本系研究生才能从系里领到门钥匙。

她一般先到本科生那个电脑房去看看,如果没人在那里上课,她就在那里用,实在不行才到研究生那个电脑房去。

今天很幸运,本科生那个电脑房里没人上课,也没人用电脑,就她一个人。她在角落里找了台电脑,开始分析她硕士论文的数据。

刚做了一会,就听到有人在跟她说话:“丁乙,今天终于找到你了!”

她抬头一看,是鲁平,两人一起修过课,又是同龄人,关系比较好。

鲁平本来是在生物系念博士的,前几年跟风加修了一个biostatistics(生物统计)的硕士学位,但修完之后没立即去找工作,而是接着做生物系的博士。后来好像是跟导师搞得不那么愉快,决定不要博士学位了,拿个生物系的硕士学位走人,反正生物系的博士拿到手也只能做博士后,还不如靠biostatistics(生物统计)学位找工作。

上学期,她选了clinical trial(临床试验)课,刚好鲁平也跑回来修这门课,于是两人成了同学。

她以前是学外语的,biostatistics(生物统计)需要的数学、统计、生物基础都很薄弱,虽然补了不少课,但总觉得不那么得心应手,经常需要向人请教。本来她班上还有几个中国人,但都是理科出身,小字辈的,基础比较好,遇上她问问题,都懒得解答,总是说:“把我作业拿去抄吧。”

但抄作业只能应付作业部分,不能应付考试啊,她不把问题搞懂,怎么考得及格?

只有鲁平比较耐心,愿意给她讲解,即便不是两人同修的课,也愿意给她讲解,所以她经常去找鲁平问问题。但鲁平有两个孩子,挺忙的,有时就约在鲁平家碰面,这样鲁平可以一边照顾孩子,一边给她讲解。

她每次去鲁平家,都会带上一点小礼物,主要是小孩子吃的零嘴。如果是晚上去,她还会带上丁丁,因为丁丁还不到十二岁,不能单独留在家里。丁丁很爱去鲁平家跟两个小孩子玩,两个小孩子也很喜欢丁丁。

这学期她和鲁平都没修课了,见面的时间也就少了,今天碰了面,觉得很开心:“好久没见到你了,我丁丁前天还在问什么时候去鲁阿姨家玩呢。你怎么样,忙不忙?”

“怎么不忙呢,天天挂在网上找工作。”

“找到没有?”

“有过几个电话interview(面谈,交谈),但谈过了就没音信了。你呢?”

“我?我还没开始找呢,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找。”

“对了,我就是来问你这事的,今年那个conference(学术会议),你到底去不去呀?”

她知道鲁平说的是一个全国性的学术会议,除了学术交流之外,还有job fair(招聘会),届时招工的和找工的都会去那里碰面,是她这个专业一个比较重要的找工机会。

但这个会议在外州召开,开车过去得六、七个小时,坐飞机得自己掏钱,住旅馆也得自己掏钱,因为她并没有论文要在会议上宣读,系里和研究生院都不会为她掏费用。

鲁平跟她一样,也得自己掏钱,而且不太会开车,不敢开长途,所以一直在给她发email(电邮),怂恿她去,说两个人开一辆车过去,可以换着开,旅馆房间也可以订在一起,能省不少钱。

她跟丁丁爸提过这事,但他一点都不支持:“跑那么远去干什么?”

“找工作呀。”

“你还准备跑那么远去工作?”

“开会地方远,不等于工作的地方就远。”

“如果你找本地的工作,还用得着跑那里去?”

她愣了一下,坚持说:“开个眼界,见见世面嘛。”

“几天啊?”

“来回一起四、五天吧。”

“那不就是一个星期了?你一个星期不在家,丁丁怎么办?”

“你是白吃饭的?”

他有点恼怒,但没发作:“你还找什么工作呢?就呆家里就行了,我又不是养不活你。”

“那我这几年的书不是白读了?”

“我当时就叫你别读书,你偏要读。”

“你是心疼那几个学费吧?你放心,等我挣钱了会还给你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你干嘛要去工作呢?美国好多女人都是靠丈夫养活的——”

“我不想做那样的女人。”

他让步说:“你要找工作,也应该在本地找。”

“本地这么小,我到哪里去找工作?”

“如果你实在想工作,我可以在我们单位帮你问问。”

“你不用问了,我在你们单位的招聘网页上找过,没有这样的opening(空缺,职位)。”

“你要什么样的opening(空缺,职位)?”

“biostatistician(生物统计员,生物统计学家)之类的。”

他沉吟片刻:“难道你非得找这种工作不可?随便找个实验室,当个实验员不行吗?”

“我又不是学生化的,怎么当实验员?”

“其实专业对口不对口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一家人要在一起。”

她也承认这一点最重要,但她又不甘心当个实验员,再说还不知道人家要不要她当实验员。

就这么犹犹豫豫的,她一直没决定到底去不去参加那个会议。

她把自己的顾虑说了一下,鲁平说:“你别傻了,当什么实验员,那是人干的事吗?又累,工资又低,你这个硕士不是白读了?一家人是要在一起,但为什么非得你做出牺牲?你老公是PI(Principal Investigator,科研项目带头人,首席研究员),手里有大把grant(科研经费),他走哪里都有人要,还不如让他跟你走。”

“但是——”

“他不愿意跟你走是不是?男人都这样,自私得很。”

“你——老公呢?”

“我老公不是一样吗?我前几年就拿到生物统计硕士了,那时就可以找工作,但他偏不让我找,结果搞到现在这步田地。”

“哪步田地?”

“错过了机会啊。前几年学生物统计的,都是还没毕业就拿到几个offer(工作机会)了。现在多难找工作啊,不然我也懒得开六、七个小时的车去参加那个会。”

“前几年你老公为什么不让你找工作?”

“还不是怕两地分居。”

“他不能跟着你走?”

“他最没用了,怕到了别的地方找不到工作,他又不愿意两地分居,怕我把孩子扔给他管,反正都是些自私的考虑。”

她有点吃惊:“真的?我觉得你老公——挺不错的一个人。”

鲁平呵呵笑起来:“个个都这么说,很多人还说他瞎了眼睛,才会找我这么一个又黑又老又丑的老婆。”

“那是在瞎说——”她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很多人”说的不错,鲁平的确是很黑,人又胖,眼睛又小,又不讲究,总穿一些老气横秋的衣服,理一个经典的妇女头,看上去像四十多岁的大妈一样。而鲁平的丈夫刘平虽然个子不高,但长得眉清目秀,看上去简直像鲁平的儿子,最起码也是小很多的弟弟。

鲁平好像猜到她在想什么一样,自嘲说:“你别看我现在胖了黑了,年轻的时候还是很不错的。我跟我老公谈恋爱的时候,全家人都反对。”

“真的?他们干嘛要反对?”

“因为我老公配不上我嘛,家是农村的,人又土,个子又小,而我爹妈是大学教授,我几个姐姐找的对象都比我找的强——”

无论她多么努力想象,都没法想出为什么鲁平全家都认为刘平配不上鲁平。但她马上想到自己,也许别人看见她和她丈夫,也想象不出当年大家都认为她丈夫配不上她。按照现在的状况,很可能每个人都像她诧异鲁平一样,在心里诧异着她丈夫怎么会找她这么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呢。

鲁平说:“现在都想不出那时到底看上他什么了,各方面条件都不好——”

“可能他人好吧?对你总是很好的啰,那时的人嘛,都是很讲究心好的。”

“问题是他对我并不好啊!追也不会追,嘴又不会说,也不会献殷勤——”

“可能他算长得好的吧?”

“哪里呀,追我的人里,比他长得好的多了去了。”

说到这里,两人都有点唏嘘。唉,好汉不提当年勇,好女不提当年娇,现在都三十好几,孩儿她妈了,人胖了,老了,没什么可吹嘘的了。

鲁平说:“你千万别上你老公的当,能挣钱的男人都这样,巴不得你就做个家庭妇女,好好侍候他,让他干番事业出来,但真的等到他干出一番事业来了,他就忘记了你的功劳,反过来瞧不起你了。”

“你老公有瞧不起你吗?”

“当然啦,动不动就说我一个博士是多久多久做出来的,你看你一个博士做了多久,做到最后还放弃了。”

“你博士做了多久?”

“呵呵,有年头了,主要是中间生孩子耽搁了。”

她知道鲁平两个孩子都是在美国生的,大的是儿子,小的是女儿,真是要多会生有多会生。她羡慕地说:“那也值啊,你看你多好,一儿一女,凑足一个‘好’字。”

说到“好”字,鲁平也很兴奋:“不过也是哈,如果那时不赶着生一个,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想生也生不出来了?”

“你现在才多大年纪,就生不出来了?”

“我三十六了,现在生就成高龄产妇了,女人过了三十,生育能力就逐年下降,过了三十五,就算生得出来,也很危险,搞不好就生个痴呆儿。”

这话说得她好不伤心:“真的?那我是不是太晚了点?”

“你想生老二啊?”

“嗯。”

鲁平马上改了口:“不晚不晚,我们隔壁那个姓王的,人家都四十多了,去年还生了个儿子呢。”

“真的?孩子——正常吧?”

“正常得很。”

“如果我想生老二,还用不用去开这个会?”

“怎么不用呢?怀孕又不影响开会。”

“但如果我没准备马上去工作,干嘛跑去参加job fair(招聘会)呢?”

“你这个人啊,干嘛只能在一条道上跑到黑呢?你找个工作放这里,又不用给饭它吃,到时候怀上孩子了就不去,没怀上就去上班,能屈能伸,不好吗?再说找工作这事,又不是一找就能找到的,你就只当是练兵的嘛,到job fair(招聘会)上跟用人单位交流交流,以后正式找工作就有底了。”

她觉得鲁平说的有道理,她虽然是学英语出身,但正儿八经跟美国人交谈还是有点发怵,而且从来没找过工作,不如趁此机会练一把口语,也算积累一点找工作的经验教训。

鲁平催促说:“我们先报名吧,今天是学生优惠价最后一天,从明天开始,报名费就涨到$200了。”

她想了想,说:“你说得对,我先报个名吧,如果到开会时怀上孩子,我不去就是了。”

于是两个人都上网报名,先填写个人信息,交报名费,下去后还要邮寄三份resume(简历)过去,会议主办方在正式开会之前会将resume(简历)转到申请人选定的用人单位去,便于用人单位筛选job fair(招聘会)的面谈名单。

她报了名,当场用信用卡在网上付了报名费,但她决定先不把这事告诉丈夫,到时候再说,也许那时怀了孕,根本就不去了,何必事先唱出去惹麻烦呢?反正家里的钱袋子是她在管,只要她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她交了报名费。

丈夫在金钱方面仍然很呆,她来美国不久,就发现丈夫对信用卡什么的一窍不通,每次信用卡公司寄印好的支票来让用户借钱,他总是拿起就用,结果被信用卡公司charge(收取)很多的利息。

她给他指出了这一点,他才恍然大悟:“啊?是这样啊?我以为这是信用卡公司送给我的钱呢。”

后来丈夫就把钱袋子交给她掌握,觉得她还像刚结婚那阵一样,存钱生息,外加得奖,吃不尽,用不完,就算她现在花一千块钱报名,只要她不说,丈夫也不知道。

那天晚上,丈夫破例很早就回来了。当然,所谓“很早”,也是跟他一贯的回家时间相比。如果是跟她和丁丁比,他仍然是只晚归的流浪猫。

他走进她的房间,把一个小纸盒子扔给她:“看看你姐说的是不是这玩意。”

她拿起一看,盒子的正面是一幅称得上“春宫”的图画,反面是使用说明,也配有示意图、她一看就脸红了,嗔道:“你还真的跑去买这玩意了?”

“不是你说用了这个容易高潮吗?”

她不记得自己是否说过这样的话了,但体内还真的起了一点骚动,故作不在乎地问:“是在mall(购物中心)里买的吗?”

“哪里呀,mall(购物中心)里根本没有,我是听mall(购物中心)里一个老乡说了才知道哪里有卖的。”

“你在mall(购物中心)里碰到老乡了?”

“嗯。”

她想这世界也真是太小了,居然在美国碰到满家岭的人,不由得好奇地问:“你老乡在mall(购物中心)里干什么?”

“搞按摩。”

她更吃惊了:“在mall(购物中心)里搞按摩?”

“嗯,我也按摩了一个,很舒服,你有空了可以去试试,帮我老乡拉拉生意。”

44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41)

  1. sofa2

  2. 板凳

  3. 地板?

  4. 进来真不容易 呵呵 占个地儿

  5. 原来满大夫并不是唯一一个从满家岭出来的人啊!

  6. 占个地儿再读!

  7. 前10不容易啊.

  8. 雪浪风涛惊旅梦

    买东西是遇到老乡?老乡知道满大夫买什么啦?还按摩,不知是男还是女啊,呵呵!!

  9. 丁乙从冰箱里拿出几个冰冻的馒头,放蒸锅里蒸了一下,就着咸菜吃了两个,又用个食品袋装了两个,就开车去学校。

    ——————————————————
    丁乙,早餐很重要,注意身体!

  10. 世界真是平的啊,满家岭都又有人出来了:)

    满大夫估计平时是不会去按摩的,因为是老乡,试了一把,没想到还蛮舒服。

  11. 满达夫在生儿子的事情上一点儿都不怠慢,对丁乙说的话很上心呢。

  12. 回复“sproutguo”:

    把你的贴删了。你一发言就带有指责女主人公的意思,什么“我猜测接下来丁乙会把重心放在提高自己综合能力方面, 把眼界放宽一些, 多接触一些新事物”,你的意思是到现在为止丁乙的重心不是放在提高自己的综合能力上?

    我觉得你脑子里有个错误的模式,认为“逆风”是丁乙自己造成的,所以你什么都往里面套。

    你还是先歇歇吧。

  13. 艾米, 对不起, 我丝毫没有指责丁乙的意思, 真的!估计是我的表达有问题, 听你的, 我还是多看看其他人的跟帖.

  14. 回复“sproutguo”:

    你只能说你的动机不是指责丁乙,但你的语言表达的意思是指责丁乙,不然请你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接下来会把重心放在… …”,这不就是在说丁乙现在没把重心放在这些东西上吗?

    这说明你这人习惯于指责人,所以自己不觉得。

  15. 两天一集真不过瘾啊。

  16. aprettypenny1120

    看来满大夫还真是很纯,讲什么话都无所顾忌,要是像一般人,买这种东西是一般是不会跟老乡讲的,顶多也就敢跟陌生人借问一下吧。

  17. 我不明白为什么故事里写得清清楚楚,还有人说“逆风”是丁乙自己内心的问题。难道满家岭人重男轻女的思想是丁乙自己想出来的?满大夫在丁乙怀孕期间采取的那些弄掉孩子的措施是丁乙自己想出来的?

    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眼睛有问题,就是脑子有问题,根本就不配跟读这个故事,更别说一而再,再而三地发表谬论了。

  18. 回复“aprettypenny1120 ”:

    “神器”是满家岭人的传统,满大夫跟老乡之间有什么好避讳的?这就像你跟你老乡之间议论某道家乡菜一样,你会避讳吗?

  19. aprettypenny1120

    回复“艾米”:
    我刚刚忘了这一点,谢谢你点醒。

  20. 占座。
    这世界真这么小?在美国的一个mall里都能碰到满家岭的老乡,真的只能说,实在是太意外了!

  21. 我在这里反对的,不是批评故事人物,也不是批评故事女主人公,而是主观臆断的批评。

    比如批评丁乙自己造成逆风,这有什么事实依据呢?

    现在又批丁乙没把重心放在提高自己的综合能力上,眼界不开阔,又有什么事实依据呢?

    难道就因为她不满意丈夫带人回来洗衣服,就说明她眼界不开阔?或者因为她想生二胎,就说明她没把重心放在提高自己的综合能力上?

    我觉得说这种话的人才应该好好提高一下自己的综合能力,至少是阅读能力和表达能力。

  22. 为什么我上不来?为什么为什么?……

  23. “嗯,我也按摩了一个,很舒服,你有空了可以去试试,帮我老乡拉拉生意。”——我对让满大夫很舒服的按摩有点好奇,是米国特有的spa还是用“洋为满用”的女人果:)

  24. 怎么看得我心慌慌!“小满”的坎还待过,丁乙不会又碰上什么别的坎吧?

  25. 好辛苦才爬上来,怎么看不到我的跟帖呢?

  26. 着急哈,终于上来了,可是我的话姐妹们已经说完了,我看我可以放心退下了,哈哈

  27. 我也看不到……

  28. 满大夫的老乡意识还是蛮强的嘛,嘿嘿

  29. 清风白云飘

    老乡,天,世界太小,看看“满家人”在一块会怎样,按摩-男的?女的?

  30. 新浪艾园的summer

    丁乙是怀孕了,还是去开会了?
    我总觉得丁乙是去开会了,而且找到工作了。一个依据是:艾米既然写到了鲁平,肯定是因为鲁平和故事的进展有关系。目前的情况下,我只能猜到鲁平和丁乙有否工作有关系:)。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

    世界真的很小,满大夫居然碰到了老乡。我很好奇,这个老乡是男的还是女的?TA是怎样来到美国的?印象里满家岭只有满大夫考出来了。TA也象满大夫一样,仍然信奉满家岭的规矩吗?

    综上所述,十分期待下集:)。

  31. 满大夫找到老乡了?满家岭人在异国重逢,会让满大夫的旧观念增强?比如多了一个人和他交流“神器”“生男孩”之类的话题?还是会让满大夫接受新观念?也许老乡在国外已经接受了先进观念的洗礼,也会影响满大夫?。。。一个老乡,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我又瞎想了。

  32. “搞按摩。”

    她更吃惊了:“在mall(购物中心)里搞按摩?”

    “嗯,我也按摩了一个,很舒服,你有空了可以去试试,帮我老乡拉拉生意。”
    ——————————
    看看满大夫无所谓的回答,肯定是很“正当”的啦,要不也不会叫丁乙去试试了:)要是我,一定去试试:)
    不过听我外公说,千万不要去按摩(香港人俗称”骨场”,满大夫老乡的,不知道是否这种?),去多了会“上瘾”,按摩的人会把你的骨头都“响”一遍,不去的话,就浑身不舒服。

  33. 丁乙还会面临什么样的逆风呢?是得到很期待很满意的工作却发现怀孕?还是工作了迟迟不怀孕因而遭受满大夫不满?。。。很少人会一路顺风,也很少人象丁乙一样大小都会碰到逆风,但我相信丁乙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去面对和化解。

  34. 她更吃惊了:“在mall(购物中心)里搞按摩?”

    是不是卖那种电动按摩椅?国内的购物中心是很常见的。

  35. 对满大夫那个老乡有些好奇,不知道满家岭的文化是怎么影响其他人的,TA是不是也跟满大夫一样坚持满家岭的一些观念和做法?

    在国内很多城市按摩都比较普遍了吧,大的购物中心里面或者附近也会有的。楼上的SANSAN 如果没试过的话有机会可以试试,看看跟外公说的是否一样:)

  36. 回复3030:我的确没有试过:)
    我不会去试的,因为我们这里的“骨场”,与香港正规“骨场”不一样,不是很正经的地方:)但是丁乙不同,如果他丈夫也叫她去的话,就肯定是正经的,可以一试。

  37. 满大夫看来还是把丁乙的话放在心上了,这不这神器替用品也给买回来了。这回他还找到了老乡,这会不会对他俩的生活带来新的影响呢?

  38. 不知为什么,我蛮喜欢丁乙,也好佩服她,不论遇到多难的事,多大的“风”,她都能很好的处理,而且考虑的也非常周全,丁丁有这样的妈妈,满大夫有这样的老婆,真让人羡慕。

  39. 按摩也有一本正经的按摩。我有个朋友就在按摩院打杂过一段时间,完全不色情的。她后来还把老公介绍去学按摩。

  40. 无记名投票

    丁乙其实始终在为自己“起飞”创造条件,她不靠老公可以在美国生活的很好,会比大多数人更有归属感。作为名校英语系的研究生,她融入当地文化的障碍比别人低;现在又有了实用性很强的硕士学位傍身,她的底气应该是很足的。

  41. 无记名投票

    跟读逆风下来,领会到丁乙化解逆风的智慧在于能够争取主动权,创造双赢的条件,让满大夫心甘情愿地和她一起向前走。

    丁乙固然没有嫁到一个善解风情的丈夫,但她自身有足够的智慧来为自己和丈夫导航。谁又规定只有男性主导的婚姻才是幸福的婚姻呢?当然,从夫妻互相扶持关心的角度来说,满大夫成长进步的空间还很大,但相信丁乙会善于利用身在美国的优良条件,将自己的感受和要求传达给丈夫。

  42. 海滨城市sea

    我也猜是卖电动按摩椅的,现在国内很多超市都有卖。无论谁,买不买,都可以坐上去享受一下。所以,满大夫建议丁乙也可以去试一下,反正不花钱,试好可以再向其它人宣传。

  43. 无记名投票

    足疗之类的人工按摩,现在美国Mall里已经能很流行了,基本上是中国人经营的。据我所知,中国人开的足疗店在大点的城市里也快和中式快餐一样遍地开花了。前几天还陪好奇的女性朋友去足疗,结帐时有陷阱,多年不遇地被宰了,车也莫名其妙被拖了。希望这不是足疗店主流的做法。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