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44)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病相怜,丁乙跟韩国人还才谈了这么几句,就觉得彼此的距离大大拉近了,连带觉得韩国人的长相都可爱了很多。

她看见过的韩国面孔,除了电影明星之外,大多是大脸盘,小眼睛,不管男的女的都是如此,所以她最恨别人把她当成韩国人。但这个韩国人跟一般韩国人很不相同,脸不大,眼睛也不小,虽然没有电影明星那么漂亮,但作为一般韩国人,也算很出色的了。

最难得的是这个韩国人的英语也说得挺好的,抢耳一听,根本听不出是韩国人。当然,如果说多了,还是会露出韩国尾巴来,毕竟不是本族语,想天衣无缝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还是有困难的,有时就会结结巴巴找不到合适的词。

她自己是学英语出身,在国内读书时就很注重口语,出国后更是勤学苦练,但也没达到母语的流利程度,经常会有找不到正确说法的时候,所以她特别清楚韩国人的英语说到这个地步不简单。

想想也是哈,既然韩国人连residency(住院医)都熬出来了,口语肯定是过了关的,不然怎么跟病人打交道?

她认识几个在国内做医生的华人,出来后都曾想过考牌当医生,但都是因为怵这个口语,就没敢去考,窝囊地做了博士后,甚至实验员,更说明这个韩国人不简单了。

她把自己的敬佩之情向韩国人表达了一下,韩国人谦虚说:“哪里呀,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吗?光是考牌,我就花了好几万。”

“为什么要花钱?”

“参加各种培训啊,辅导啊,买资料啊,不然哪里那么好过?”

“但你这些钱花得值啊!听说你把这三年fellow(研究员)做完,就能当专科医生,年薪有半个million(百万),那不一下就赚回来了吗?”

“要看在哪里工作了,如果是自己开业,半个million应该有。但我没那么好运的,我是J-1签证,有服务期要求的,得回国服务两年。”

她第一次听说韩国人也有J-1签证,还有回国服务的要求,她原以为J-1和服务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搞法呢,原来韩国人也不能幸免。她关心地问:“那你怎么办呢?”

“想办法啰。”

她安慰了几句,就从这个不愉快的话题上转开:“我只知道你姓Man(万),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韩国人说了自己的名字,听上去像是“瘦羊”,她猜不出是哪两个字,一直到韩国人找来纸笔,写出自己名字的汉字,她才发现不是什么“瘦羊”,而是挺娇嫩的一个名字,叫做“素妍”。

万素妍跟她聊了一会,就去张罗开饭的事。她向窗外望了一下,发现丈夫和那个法国人已经不在烧烤架那里了,大概是大功告成,回到了房间里。

她也回到客厅,看见菜都摆上了桌,大家正在拿盘子拿碗,准备开动。

丁丁不知什么时候跟小温混在了一起,两人都拿着一次性纸餐具,站在装烧烤的大盘子附近,而她丈夫在往烧烤上刷一种深红色的酱,然后往大家盘子里夹烧烤。

她心里一阵不快,小温这是干啥呀?好像顶替了她的位置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三人是一家呢。她快步走过去,问女儿:“丁丁,想吃什么呀?”

“barbecue!(烧烤)”

“叫爸爸给你夹两块瘦点的。”

小温跟她打招呼:“丁大姐,你刚才上哪儿去了?丁丁在找你呢。”

“我在里面那间屋子里。”

丈夫给丁丁盘子里夹了两块烧烤,又往小温盘子里夹了两块烧烤。小温拿到了烧烤,就往一边走,丁丁也捧着盘子跟着小温走,她连忙叫住:“丁丁,上哪去?跟妈妈在一块。”

丁丁驯服地站住,捧着盘子等妈妈。

轮到她了,丈夫公事公办地往她盘子里夹了两块烧烤,但没说话。

她主动说:“刚才在外面很冷吧?”

“嗯。”

她觉得他的回应很冷淡,好像生怕有人看见他们在说话一样。她压着心里的不满,关心地说:“早知道这么冷,真该多穿点的。”

这次他连个“嗯”都没有了,专注地给下一个客人夹烧烤。

她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差点发火,看在满屋子客人的份上才按捺住。他这什么意思?是专门做给小温看的吗?是不是想在小温面前跟自己的老婆撇清?听说那些出轨男人都是这样效忠自己的小三的。

她四处打量了一下,连小温的影子都没看见,大概去了另一个房间。她稍微平息了一下怒火,但发现万素妍就站在跟前,她又起了疑心,难道他是做给韩国人看的?难道韩国人刚才那番说词都是编出来哄她的?是在调虎离山,好让她把注意力集中在小温身上?

那顿饭,她完全没吃出滋味。听说韩国烧烤是最有名的,但她没觉得,不知道是因为烧烤是丈夫和法国人负责烤的,还是因为她的注意力都在小温和韩国人身上。

还好她没看见丈夫跟那两个女人过从甚密,他大多数时间是在跟几个老外说话,男的,说的都是实验室里的事。

他的英语听上去很流利,不打结,还不时夹杂几个“you know(你知道)”“exactly(刚好就是)”等老外爱用的口头禅,像是很地道的英语。但他的发音很糟糕,满家岭味很浓,有几个音完全没发对,像“the”的音,根本就是发的“z”的音。

她觉得那几个听丈夫说话的老外脸上都有一种同情的面容,她感到很难受,恨不得把他叫回家去,好好纠正一下他的发音。但她知道他那发音跟他很多习惯一样,都是基因里带来的,天生就是满家岭风格,没法改变的。

她不忍听下去了,起身走到另一个房间去,那里女客居多,说的都是孩子之类的话题。

小温不知什么时候也跟来了,用汉语问她:“刚才那个韩国人是不是在对你说我的坏话?”

她警惕地望望四周,发现没有听得懂汉语的人,才用汉语小声回答说:“没有啊,你怎么这样问?”

“哼,如果她不是在说我的坏话,我把温字的三点水全都拿掉。”

她还是第一次听人发这么独特的誓,不由得笑起来:“你把温字的三点水拿掉,那成什么字了?”

小温没回答她的问题,忿忿地说:“最烦那个韩国女人了,每天都盯着Dr. Man(满博士),专门找他的岔。干嘛呀,又不是一辈子呆在这个lab(实验室),干一年就走的,真是多事。”

她警惕地问:“她到底是找你的岔还是找丁丁她爸的岔?”

“这不是一回事吗?”

她相当恼火:“你是你,他是他,怎么是一回事呢?”

小温急忙解释说:“丁大姐,你别误会了,我的意思是韩国人主要矛头是对准丁丁她爸的,但她想借我来搞倒他。”

“你真是把我说糊涂了,她想搞倒丁丁她爸,怎么要借你做武器?”

“唉,科研方面的事,说了你也不明白。反正我把话说了放这里,如果哪天Dr. Man倒霉了,那肯定是韩国人搞的。”

“她为什么这么恨我丈夫?”

“你知道她为什么离婚吗?”

“我听她说是因为她丈夫找了第三者。”

“对呀,这不就摆明了吗?”

“摆明什么了?”

“她自己的丈夫cheat on her(欺骗她,背叛她),她就痛恨所有的男人。”

她觉得这个理由很牵强附会,但她不想跟小温抬杠,只半开玩笑半威胁地说:“呵呵,我不管你们lab里的事,你自己当心点,别把韩国人惹毛了,如果丁丁爸倒了霉,你也没好处,该你到别处去找工作。”

她本来是顺口说说,结果发现小温好像很介意:“我一个postdoc(博士后),到哪里工作都行。但Dr. Man就不同,如果他丢了这个PI(Principal Investigator,科研项目负责人),想到别处当PI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也可以当postdoc 嘛。”

小温急了:“他都已经做到PI了,怎么能回头去做postdoc?他自尊心这么强的人,那不是要他的命吗?”

她心里很不舒服,听小温这口气,好像比她这个做老婆的还了解和关心她丈夫,真是“爱着你的爱,痛着你的痛”啊!

小温接着说:“丁大姐,韩国人真的是一心想找Dr. Man的岔,你要管管才行。”

“我怎么管?”

“你让Dr. Man 把她辞掉。”

她想这个小温也太残忍了点吧?人家韩国人不满意小温,也就是盯紧一点,而小温竟然想借她的手把韩国人除掉,太黑心了。

她委婉拒绝说:“我听说韩国人是哪个fellow(研究员)协会介绍来的,根本不在你们lab拿钱,怎么能辞掉?”

“怎么不能辞掉呢?协会介绍人来,Dr. Man不要,不就行了吗?”

“但你们lab不是已经要了她吗?怎么可以半路又不要呢?”

“就说她工作干得不好,不想要她了。”

“那不是毁了她的前程?”

“哼,你怕毁她的前程,就不怕她毁了你丈夫的前程?”

“我看不出她怎么能毁掉我丈夫的前程。”

小温懒得跟她多说了:“算了,只当我没说的。”

她看着小温离去的背影,觉得好笑,明明是两个女人在争风吃醋,偏要整得像是实验室权术一样,还搞得那么严肃,好像是生死存亡的大问题似的。她想不出为什么韩国人要找她丈夫的岔,要说韩国人不喜欢小温,那她相信,说韩国人喜欢她丈夫,她也相信,但如果要说韩国人想找她丈夫的岔,她打死都不相信。

她觉得丈夫lab里有两个单身女人,真真是好过只有一个,尤其是这两个女人都对丈夫有那么点意思,那她们就会自相残杀。韩国人紧盯着小温,不让小温单独跟丈夫在一起,等于是帮她站岗;而小温这么仇恨韩国人,肯定也会竭尽全力杜绝韩国人跟丈夫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也等于是在帮她站岗。

呵呵,那成语怎么说来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参加完韩国人搞的烧烤聚会,丁乙就开车回家。她家有两辆车,一辆是二手车,丈夫在开;另一辆是新车,她在开。今天出来做客,开的是新车。

在她来美国之前,丈夫就买了辆二手车。但丈夫舍不得花太多时间学车,只学到能开去上班就算了,从来没上过高速公路,没去过中国城,可以说除了工作单位,哪儿都没去过。

她带着女儿来美国的时候,丈夫还是请朋友开车去接的机,后来丈夫带她们母女俩去shopping(购物),去看女儿的学校,都是开得战战兢兢的,动辄就走错了路,有次还差点跟人撞了。

她看得窝囊极了,这哪像男人?连个车都开不好,看来还得自己亲自出马。

她提出想学开车,他连教都不敢教,也没时间教,找了个朋友来教她开车。但朋友也只能出时间出人,不能把自己的车拿来她学开,所以那时都是朋友先开车来他们住的地方,然后开他们的车送丈夫去上班,再返回来用他们的车教她开车。

家里有个窝囊丈夫的好处,就是妻子有大把开车的机会。如果丈夫不窝囊,那就会把开车的事全包了,妻子永远也别想开高速,顶多拿个驾照,然后就只在town(城镇)里开开,凡是出远门上高速的事,都被丈夫垄断了。

她学开车学得很快,一个星期就拿到了驾照,后来家里就多半是她开车,先送女儿去学校,再送丈夫去上班,晚上还得接丈夫回家。她还自己摸索着,开到中国城去买菜,一来二去的,就成了当地华人当中数一数二的女车手。

后来她向丈夫提出再买一辆车,免得每天都要等到很晚了去接他。

他同意了。

她又提出要买新车,分期付款,但他不同意:“买新车干嘛?旧车不是一样开么?”

她要买新车的主要原因,是她觉得开一辆十年车龄的旧车送女儿上学很丢人。那些不坐校车的孩子,家里都是有点钱也有点闲的,家长开的车都比较好,还有能力让家里空闲一个人不上班。

她因为在读书,不用朝九晚五赶去上班,所以还比较有闲。但她家那辆旧车就显得太没钱了,她一直很想买辆新车,但怕他不同意,所以一直没敢提。

结果有一天,她送孩子上学的时候,车坏在半路上了,正在路中央开着呢,车就熄了火,怎么打也打不起来,她只好给911打电话。那天是警车把孩子送到学校去上课的,警车又把她送回家,还把丈夫送去上班,并且把他们的车拖去修理。

这事强有力地证明买新车的必要性,于是丈夫同意买辆新车。

新车买了之后,就一直是她在开,丈夫还是开他那辆十年旧的车去上班。如果出门做客,或者外出旅行,就开新车,自然是她开,因为他没开过新车,不会开,他学的时候就是用那辆旧车学的,而他这个教条主义者也就只会开那辆旧车。

从韩国人家里出来,已经晚上八、九点了,他还想去实验室:“你路上拐一下,把我送实验室去吧。”

她不同意:“现在还去实验室?”

“才九点不到么。”

“周末也不休息一下?”

“好多事要做。”

“要去你自己开车去吧,如果我现在把你送去,待会还得去接你。”

“待会不用接,我可以叫小温送我回家。”

65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44)

  1. first one

  2. 沙发:)

  3. 占个地儿

  4. 沙发

  5. 占地!

  6. 我从早上8点开始进园子,然后不停地刷还是没抢到,唉,下回继续努力!

  7. 关注中

  8. 怎么看,丁乙的感觉都不像空穴来风,难受。

  9. 小温‘借刀杀人’也太明显了吧,丁乙真是不糊涂,看出两人在争风吃醋:)

  10. 不知道满大夫有没有绿卡,是不是美国公民?
    韩国人要是嫁了满大夫是不是就不用回国服务了?

  11. 丁已真不容易啊,婚姻危机四伏,而她俨然是孤军奋战。满大夫会不知不觉步入那婚姻的陷阱吗?

  12. “她家有两辆车,一辆是二手车,丈夫在开;另一辆是新车,她在开。”
    我心想Dr. Man还是挺照顾老婆的.

    “他没开过新车,不会开,他学的时候就是用那辆旧车学的,而他这个教条主义者也就只会开那辆旧车。”
    看到这儿忍不住笑出声了.~~

  13. 满大夫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丁乙的不快,一点也不避嫌。这种不会察言观色的丈夫,有时真能把人气个半死。

  14. 我觉得满大夫现在是一心扑在工作上,还没感觉到韩国人和小温对他的心思,不过从让小温到家里来洗衣服和送他回家这两点上来看,他和小温间关系很近。

  15. 做PI的男人很吃香, 不要说象Dr.Man那样长得帅的, 认识一位长得歪瓜裂枣似的中年后离婚再娶了年轻漂亮的新太太, 让我大跌眼镜.

  16. “呵呵,那成语怎么说来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丁乙很智慧的:)

  17. 雪浪风涛惊旅梦

    在有些方面,丁乙比满医生要聪明呢。

    丁乙心地厚道能体现在很多小事上,真的很喜欢她。

    呵呵,身边两个女人的明争暗斗不知道满医生是否能觉察的到呢?

  18. “待会不用接,我可以叫小温送我回家。”
    --就是说满大夫确定小温会去实验室,这是小温跟他约好的吗?是不是小温特意选择了这个时机?因为韩国人组织了烧烤,说不定要收拾屋子,而且那么晚了可能不会再去实验室了,那么就少了一个站岗的人:) 先瞎想一个。

  19. “你真是把我说糊涂了,她想搞到丁丁她爸,怎么要借你做武器?”
    ——这里的“搞到”是不是“搞倒”?

  20. “这种不会察言观色的丈夫,有时真能把人气个半死。”————————————同意shenmo

  21. 精彩!丁乙颇有大将风度,应对得体自如,够智慧!
    小温言谈间对Dr. Man的居心已很明显,想借丁乙把韩国人辞掉,确实够狠。她在Dr. Man面前展现的是温柔一面,可能像韩国人说的那样谈婚姻、生孩子,未暴露出她的残忍。这一次较量,小温已处于下风。
    Dr. Man这木头到现在应该还未觉察小温的企图和丁乙的不满。记得他在婚前曾经因为丁乙而要求身边的小护士不要和自己讲话,也为了证明自己而在深夜当着丁乙的面和韩国女通电话。相信接下来丁乙会机智应对,引导木头,化险为夷。
    韩国人是知心大姐的可能性较大。不然小温投诉的就不是韩国人每天都盯着Dr. Man,专门找他的岔。

  22. 我也是很不喜欢参加PARTY的时候被老公冷落,特别提出警告以后现在好多了:))

  23. 回复淡定:

    没有这么严重吧:)

    我的感觉是这两人在互相误解对方。韩国人可能因为自己以前的经历,对小温和满大夫之间的关系比较敏感,真象她自己说的那样处处防着他们俩,这在小温看来就是要搞垮满大夫。到现在为止我倒还没觉得小温和满大夫之间有啥,上次洗衣服的事只是感觉小温有点不太懂事,PARTY上好像也没啥过分的事,也许不是我自己的丈夫我没有那么敏感吧,我倒觉得她对丁乙还算坦陈:)

    希望不是我把人想得太好:)

  24. 我是一片云

    我觉得小温有问题。韩国人找满大夫的岔,借小温搞倒满大夫。说明小温的工作不好,因为小温是满大夫在助手,小温工作出问题,应该是由满大夫负责的。由此推测,一是小温的工作能力不行或者心思没怎么放在工作上,有岔可找;二是满大夫对小温比较迁就,没有公事公办,甚至姑息。满大夫对小温如此态度的根源,要么是他已经潜意识地对小温有好感,要么是他一根筋,没有懂起小温的意图。我觉得丁乙有所防范是正确的。不以为满大夫受满家岭道德约束就不会出轨。人是会变的。满大夫是人,受了高等教育,多少也受到城里人的影响。不然,他怎么会受到丁乙的吸引,进而爱上丁乙?也为了丁乙放弃了满家岭的一些做法,改变了不少满家岭的观念。谁能说他每天在小温的耳濡目染下不被影响?如果不警惕,谁能保证在满大夫身上不发生青蛙效?

  25. 谁能说他每天在小温的耳濡目染下不被影响?如果不警惕,谁能保证在满大夫身上不发生青蛙效应?

  26. 小温接着说:“丁大姐,韩国人真的是一心想找Dr. Man的岔,你要管管才行。”
    “我怎么管?”
    “你让Dr. Man 把她辞掉。”
    ——
    看了这段对话,我有两种猜想:
    (1)小温确实觉得韩国女人对满大夫有危险,而看她与满大夫的关系,应该跟满大夫谈过这个话题,可能满大夫不当回事,所以小温替满大夫心急,转而求丁乙劝满大夫辞了韩国人。若是这样的话,小温倒是心直口快的人,只是对韩国女人狠了点:)
    (2)第二种可能就是,小温觉得韩国女人在她和满大夫之间碍眼,所以想借丁乙的力量将她清除掉,若这样的话,小温是很可怕的,满大夫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究竟是哪种情况,可能只有问问满大夫才会清楚,问问他平时韩国女人有没有经常找他岔。

  27. 三个女人一台戏!我给丁、万、温三女排排序,按年龄大小和外貌可能是丁>万>温,按执业能力高低是万>温>丁,但丁乙具有潜在就业前景(身份、口语和学历)。万不是华人,她可能更介意的是如何与满、丁搞好关系以便保住工作。而小温最大的优势力是年龄和身材(不详),她够独(毒),想把“眼中钉”都拔掉:(

  28. 实在佩服丁乙的隐忍,沉得住气才能对付小三们

  29. 丁乙有涵养,,要是我,估计已经开始给满医生口头警告,要求和小温保持距离。

  30. 无记名投票

    小温急了:“他都已经做到PI了,怎么能回头去做postdoc?他自尊心这么强的人,那不是要他的命吗?”

    —-小温看来也不见得就是算计上满大夫了,倒像是真有几分爱慕之情,话里话外都是维护他的。可能真是在实验室里朝夕相处太久,产生错觉了。

    不过她一再在丁乙面前说错话,表错情,办错事(上次贸然登门洗衣),充分说明她没有正视满大夫有个幸福家庭的现实,也没把丁乙太当回事。她对丁乙表面上挺周到的,一口一个“丁大姐”,但心里肯定以为自己比丁乙强,满大夫和自己更铁。

    看来丁乙对老公的思想教育一点也不能放松,一个结婚有家的男人不能放任他在外面装大拌蒜,把老婆当空气。 同事聚会这种活动看来要尽量现身,既能掌握第一手信息,了解最新动态,还能给潜在对手点存在感,必要时一点颜色看看。

  31. 不同意楼上的“无意”:为了在美国活命,他们能不巴结满大夫吗?——这是在美国活命的必要代价吗?

    你说:“丁乙这样生活很累,从认识满大夫就不放心,老是怀疑满大夫身边的女人。”

    ——哪样活不累?傻吃闷睡,当个装聋作哑的傻老婆:(

  32. 新浪艾园的SUMMER

    看了艾友友和抹香鲸在43集下面的跟贴,我对韩国女人的信任又没了。看了这集,更加觉得自己太轻信了,还好丁乙很智慧:)。

    她第一次听说韩国人也有J-1签证,还有回国服务的要求,她原以为J-1和服务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搞法呢,原来韩国人也不能幸免。她关心地问:“那你怎么办呢?”
    “想办法啰。”
    —–看了这段,我在想,不知道韩国女人想的是什么办法?是搞倒满大夫本人?还是搞散满大夫的家?

    同意YUNA的分析,满大夫应该还没觉察韩国女人和小温的心思。那么,满大夫为什么在PARTY上对丁乙那么冷淡呢?不是临来之前还看着淡妆的丁乙呵呵的笑吗?

  33. 无记名投票

    丁乙小满在国内处朋友时,丁乙来医院看小满时,小满可以说是满世界炫耀,唯恐天下不知。这会儿自己混的啥模啥样了,带老婆去个烧烤聚会还跟老婆装冷漠,不知这是啥心态?

  34. 无记名投票

    ——哪样活不累?傻吃闷睡,当个装聋作哑的傻老婆:(

    顶海天一色同学!

  35. 韩国人是某fellow(研究员)协会介绍来的,根本不在lab拿钱,干一年就走,没必要找Dr. Man的岔。如果韩国人因为喜欢Dr. Man,所以也一起工作很晚,她就没必要提醒丁乙盯紧小温。因为她自己说每次晚上加班他们三人都在实验室,如果小温有和Dr. Man走得太近的嫌疑,那么她也有,岂不是提醒丁乙注意自己?她更不会和丁乙谈怎样才容易受孕。而小温向丁乙投诉的是韩国人找自己的岔也就是找Dr. Man的岔,而不是韩国人和Dr. Man走得太近。所以韩国人说的话还是可信的。

  36. 无记名投票

    “待会不用接,我可以叫小温送我回家。”

    —猜丁乙说:“深更半夜的,让人家一个女孩子送你回家不合适。”

    还是说:“小温这么晚还去试验室?那不就你们两个人在了么?那可不行,搞不好会出事的。”然后把万瘦羊的话讲给他听,毕竟群众有反映了;或者把女孩告试验室国男性骚扰的例子举上一两个,有例子举例子,没例子编例子。:)

    满大夫这个人就是要晓以厉害,否则他谁的话也听不进。好在丁乙最能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实验室里夜深人静,孤男寡女的,一个有心,另一个不知有意无意,这种暧昧要坚决根除。

  37. closetoyou2010

    什么?“待会不用接,我可以叫小温送我回家。”

    急死我了!真希望丁乙后来没给小温这个机会……

  38. 我不同意楼上关于满大夫在聚会上对老婆装冷漠的说法。像满大夫这种极粗线条的人,不管家里家外都很少会对老婆做到关怀备至。他对身边人物的心理变化表现迟钝,不管是韩国女人,小温或者自己老婆。确实,感觉他就像温水里一青蛙,真担心他那来自满家岭的忠于婚姻的传统力量能否抵御像小温这样的外力入侵?

  39. 无记名投票

    回复“Littlemou”:

    “我不同意楼上关于满大夫在聚会上对老婆装冷漠的说法”

    呵呵,“装冷漠”这个说法只能说是丁乙的主观感受,客观上就是满大夫对她爱答不理的,完全把自己投入到分烤肉的事业中去了。满大夫是真冷漠还是“装冷漠”,只有问他自己了。

    他确实是“对身边人物的心理变化表现迟钝”,但我担心的是他对“自己的心理变化”也“表现迟钝”。 一件两件事情未必能说明什么,但他长期“脱离家庭”,积极和单身女性接触,不管动机多么堂皇,也是不良倾向。我相信多数出轨的男性女性都不是抱着“我要出轨”的信念行动的, 但为自己创造出出轨情境的人并不能因此就无辜了 。

  40. 清风白云飘

    同意无记名投票的猜测,聪慧的丁乙一定能做好!

  41. 执子之手偕老

    “不过她一再在丁乙面前说错话,表错情,办错事(上次贸然登门洗衣),充分说明她没有正视满大夫有个幸福家庭的现实,也没把丁乙太当回事。她对丁乙表面上挺周到的,一口一个“丁大姐”,但心里肯定以为自己比丁乙强,满大夫和自己更铁。 ”
    ———-
    确实,就有那么些人仗着自己年轻一些,以为就比人家老婆强,这方面不是一般的自信呢。

    我以前的女上司对她的上司很有点爱慕之情,那个男上司人很不地道,他充分利用这一点,没有矛盾制造矛盾,让我的女上司跟其他部门几个女主管在工作中争风吃醋,全力表现,以达成他工作上的业绩,巩固他的地位,把他的下属都当成棋子,后来果然平步青云。

    满医生这么纯朴肯定不会做这种事,问题是千万不要着了小温的道。

  42. 小温和万,可能都想和满大夫发展一种办公室搭档,或者叫瓷器的关系,给自己的事业加些保障,于是产生了竞争敌对的情绪。

  43. 小温对丁乙说的一番话不是一般的没水平。如果她真想借丁乙的手赶走韩国人,总得拿出些站得住脚的理由和证据吧。象这样自以为是的乱说一通,不仅不能说服丁乙,还会加重丁乙对自己的怀疑。小温就这水平还想抢人老公哪?!她以为丁乙就只有她这水平?!

  44. “待会不用接,我可以叫小温送我回家。”

    我觉得满大夫现阶段应该还没和小温发展出点什么来,否则他不会说这种让老婆起疑心的话。因为无愧于心,所以说得理直气壮的。

    但站在丁乙的角度听来,太刺耳了。

  45. 看丁乙与万素妍和小温的对话,好智慧,不显山不显水,几句话就已基本搞清两个女人的动机,这两人都不是丁乙的对手。倒是要劝劝满大夫,好好珍惜你的宝伢子吧,万一哪一天,丁乙找到了工作又带着丁丁离你而去,只怕到时哭都来不及(这是我瞎猜的)。

  46. 我觉得丁乙,小温和万素妍三个人都不是没脑子的人,所以不能把她们往没脑子的方向猜。

    小温不说万素妍想夺丁乙的老公,而说她想搞垮满大夫,也许是有根据的,因为如果要挑起丁乙对万素妍的仇恨,最简单的办法是说万素妍在追求满大夫,而不用说工作上的事。

    万素妍这么紧地盯着小温和满大夫,可能是像她说的那样,出于自身的遭遇,在帮丁乙的忙,但也有能是出于别的目的。

    现在各项矛盾都还只显出一个苗头,无论是丁乙,还是我们读者,都不可能下个确切的定论。

  47. 关于满大夫在聚会上对丁乙冷淡的事,我觉得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出于中国男人愚蠢的大男子主义,觉得在外面殷勤自己的媳妇是件丢人的事,越是在人多的地方,越要做出不在乎媳妇的样子,那才有大男人的面子。

    第二种可能,就是丁乙猜测的那种,男人想在小三面前显得与老婆关系不好,这的确是有外遇的男人在老婆和小三都在场的情况下,经常采取的行事方式。他可能不敢与小三太亲密,怕老婆看出来,但他也怕小三因此不高兴,所以也不敢跟老婆太亲密。

    同样的道理,现在无论是丁乙还是我们读者,下个确切的结论都还太早。我相信丁乙只是想到了第二种可能,但没下结论,不然当场就该闹起来了。而我们有些读者倒是匆匆忙忙就下了第一种结论,也太自信了。

  48. 我是一片云

    回头去重看,在一路逆风(序)的评论中,“艾友友 // 三月 22, 2010 在 8:43 上午

    “有一个事业上比自己强的丈夫,而且这丈夫还长得不丑,甚至称得上帅,那么这个做妻子的会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会不会天天提心吊胆,怕别的女人把自己的丈夫抢走了?:) ”

    一路跟读,丁乙的状况真被艾友友老师说中了!

  49. 有的人(比如“无意”)一说到信任丈夫,就是不能有一点怀疑,哪怕亲眼看见亲耳听见了一些事,都不能调查一下,也不能推理一下,更不能防范一下,否则就说你不信任丈夫。

    这哪里叫信任呢?这叫没脑子。对这样的女人,丈夫不出轨都有点对不起她们。

    有些事情,是没办法搞对照的,比如丁乙当初谈恋爱的时候所做的一些防范措施,在“无意”等人看来都是多余的,是无事生非。但她们怎么能证明如果丁乙当初不采取那些防范措施,她的同学就一定不会把满大夫抢走呢?

    这样的事,就看你目的是什么了,如果你的目的是一定要保住男朋友,那你当然要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防范措施。但如果你的目的就是要让男朋友到大风大浪里去,考验他一下,那你就不用采取防范措施了。

  50. 关于满大夫在韩国人家里对待丁乙的冷淡态度,专门咨询了一下我先生(他刚出差回来),满大夫带着太太女儿参加同事的聚会,却在聚会上对太太态度冷淡,有哪些原因?我先生回答,关键要看满大夫夫妇平时关系如何。如果平时夫妻关系尚可,只是在聚会上冷淡,有可能基于中国人的某种习惯——亲极反疏。觉得妻子不是外人,没有必要在外人面前表现亲密或者友好体贴。

  51. 我们分析故事,评论人物,应该多从他们的目的和手段之间的关系来考虑,比如丁乙当初的目的就是要保住满大夫这个男朋友,那么我们就分析她采取的措施是否能达到她的目的,能达到的,就是好措施,不能达到的,就是不好的措施。

    但很可能你根本不赞同丁乙的目的,比如我,就会想“干嘛非得是我想法保住他呢?我干嘛不整得他成天惊慌想要保住我呢?”

    我的生活,我可以照我的意思去过,但当我评论故事和人物的时候,我就不应该把我的活法强加到丁乙头上,如果那样做,就没什么好分析的了,就说一句“哎呀,他被人抢走了就抢走了,干嘛当个稀奇?”就搞定了:)

  52. 刚刚发言的时候还没有看到艾友友老师的评论。我觉得艾友友老师的分析客观、全面。

  53. 看艾园的跟帖长了好多智慧啊!:)

  54. 回复“匿名”(71.62.91.250):

    把你的贴删了,什么嫁高了嫁低了的,纯粹是废话。

    我早就说过了,故事都是已经发生了的事,你现在来说“嫁高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想把历史重写一遍?还是显得你事后诸葛亮?

    况且现在故事还没结束,你根本不知道满大夫跟丁乙到底是个什么过程和结局,你这么早下结论说丁乙在美国一点优势也没有,还说人家嫁高了,不是找删找砸吗?

  55. 满大夫的这两个女同事真够能搅和的了!偏偏这个满大夫好像还挺迟钝,难怪丁乙要担心了。

  56. 到目前为止,丁乙的目的和手段都是统一的。虽然一路逆风,她都能见招拆招,将小满最大程度地调教到了她期望的状态。直到现在,为了防止丈夫出轨,她一方面深入敌后摸情况,另一方面又点化小满不要愚蠢地将化过状的女人跟素颜的妻子比,这都是在既治标又制本。她处理得冷静而智慧,既没有装傻充楞地作虚伪的信任状,也没有象很多人一样“要是我,早就如何如何了”,真是树立了怕丈夫出轨的妻子们的典范 :)

    看过一个电视剧,其中有个主妇好象说过:如果我觉得哪个女人是我的情敌,我就想法把她变成我的朋友。这大概是基于“朋友夫,不可夫”的理念。但这是一招险棋,谁知道会不会引狼入室呢 :)

  57. 也许丁乙今后会超过小满,因为她英语好啊。小满除了在实验室干活,就没别的特长,连开车都不老练。万一哪天实验室干不成了,岂不是要去讨饭?

  58. 丁乙可以丢了小满,去找个老外,那鼻子不比小满高?老外越在人前越要跟老婆搂搂抱抱,正合丁乙的意。

  59. zt“丁乙可以丢了小满,去找个老外,那鼻子不比小满高?老外越在人前越要跟老婆搂搂抱抱,正合丁乙的意。”

    十年忽悠说得好,赞成!丁乙赶快找到工作,多认帅哥!到时候,要不要甩掉小满,就看他的表现啦!

  60. 上研究生时, 老板也是个很木迂学者. 他要求每个弟子每周在固定时间见他. 谈话时门总是开的. 有一次风把门关上了. 他让我去把门开开并说” My wife told me keep the door open when I talk with students, especially female students. ” 我忍着笑去把门开开.

    满大夫没有丁乙的指点哪里斗得过试验室的那俩个女人.

  61. “她为什么这么恨我丈夫?”

    “你知道她为什么离婚吗?”

    “我听她说是因为她丈夫找了第三者。”

    “对呀,这不就摆明了吗?”———

    觉得小温这几句话,逻辑上有点不对。万要恨的,不是第三者吗?怎么成了丁乙的老公?

  62. 回复“sansan”:

    那是因为你的观点不对,丈夫出轨,就恨小三?

  63. 丈夫出轨,责任不完全在小三。男女都有责任,只是责任大小不一。有的妻子也有责任,完全怪罪小三,就永远不知道检讨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吸取不到经验教训。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