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46)

丁乙和丈夫把造人的计划又实施了一个月,这次按照韩国人说的,从排卵前期就开始做功课,两天一次,一直做到排卵后期,前前后后做了差不多半个月,把丈夫做得精疲力尽,把她自己也做成了“高潮缺失症”,但她的例假仍然准时到来。

这让她想起某个外国说法,形容人或事准时的时候就说“像死神一样准时”,她估计那是因为人家不知道她的例假是个什么状况,否则可以改成“像丁乙的例假一样准时”。

她万般无奈之中,给韩国人打了个电话,想看看这位年薪将要半个million(百万)的专科医生有什么高见。

万素妍说:“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建议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检查些什么呀?”

“你最近做过常规检查吗?”

“哪个最近?”

“今年?”

“没有。”

“去年呢?”

“也没有。”

她还是在中国时进行过体检的,学校搞的,好像也没查什么东西,验个血,量个身高体重什么的,忘了到底查过些什么了,反正她一切正常,啥事没有。到美国来之后,她就没体检过了。总听说美国看病很贵,还要预约,听说一约就约到几个月后,所以她从来没起过上医院的心。刚来时为了给女儿报名,曾经带女儿去医院开过打预防针的证明,后来就再也没去过医院了。

万素妍听她这样一说,马上批评起她来:“你对自己的身体怎么可以这样马虎啊?每年都应该查体的——”

“贵不贵呀?”

“贵什么?你丈夫没给你买医疗保险吗?”

“应该买了。”

“那就一分钱都不用花,不管买的哪种,查体都是全包的。”

“听说还得找个家庭医生?”

“我认识一个家庭医生,挺好的,我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你,你打电话去预约个时间吧,先做个常规检查,然后再看专科,因为很多医疗保险计划都不包括不孕专科的。”

她按照韩国人给的号码打过去,预约体检时间。大概是韩国人关照过,她等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做了体检,填了一个巨啰嗦的表格,祖宗三代都问到了,既往病史也问到了,全都是她不认识的病名,她知道自己没病,所以一律回答No,只在她父亲病史那一栏里,填了个“糖尿病”。

然后护士给她量身高体重血压心跳,医生给她做了个pap smear(宫颈抹片检查),并给她开了单子,让她到另一个地方做了mammogram(乳房X光检查),连验血都是在另一个地方做的,给她的感觉医院就是医生见病人的地方,其他什么东西都得到别处去做。

她发现美国人抽起血来好凶啊,一个针头扎进去,后面连着个可以卸下来的针筒,一筒接一筒地抽,她都不记得在中国体检抽过这么多血了。

后来她跟韩国人说起抽血的事,韩国人笑起来:“美国人傻呗,他们抽一管血,只能用作一个目的,你没注意他们抽血的针筒?都是不同颜色的,里面装着不同的化学添加剂,用于这个目的的血,就不能用于那个目的,所以有多少个化验目的,就抽多少管血。”

体检结果还没出来,她开会的时间已经到了,她找了个机会,向丈夫通告开会的事:“我过两天要到G州去开会——”

他一愣:“开会?在那儿开会?”

“刚才不是说了吗,在G州。”

“你怎么跑那去开会?”

“我怎么不能跑那里去开会呢?”

他又一愣:“什么会?”

她把会议的名字说了,他居然知道:“这不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会议吗?”

这回轮到她一愣了:“你也要去吗?”

“我不去,最近很忙,也没什么东西可以present(显示,演示,报告)。”

她松了口气:“你不去就好,我生怕我们两个都要去开会,那就没人照顾丁丁了。”

“你去开会了,谁来照顾丁丁?”

“当然是你照顾啰。”

“我?我怎么照顾她?”

“你怎么不能照顾她?”

“我从来没照顾过!”

她嘲讽地一笑:“呵呵,难得你还承认你从来没照顾过她,这次就算你将功补过吧。”

他生气地说:“你开什么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我是真的要去参加这个会议,会议费都交了。”

“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难道你哪次开会跟我商量过吗?你不都是要走的前一天才露个口风吗?”

他哑巴了,好半天才说:“你去宣读论文啊?”

“不是。”

“那你去干什么?”

“我去找工作。”

于是两个人又围绕她究竟是该找工作还是该留在家里纠缠了一番,但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纠缠出个结果来。

最后他沮丧地问:“要去多久啊?”

“连来回的时间在内要四天。”

他叫起来:“四天啊?那不就是一个星期了吗?”

“自己开车过去,单程六七个小时,一起才四天,你还嫌多?”

他茫然地问:“那丁丁怎么去上学?”

“你开车送去啰。”

“我?我都没开过她的学校。”

“你也不怕别人笑话,就在家边上,开过没开过有什么区别?我刚开始不也没开过吗?”

他沉默了一会,又问:“下午谁接她回来?”

“当然是你接啰。”

“几点去接?”

“两点半。”

他差点跳起来:“两点半就要接啊?那我还上不上班?”

“那你说怎么办?”

他想不出个办法来。

她帮他分析说:“上after school(课后班)不行,人家那都是开学就填了表定下来了的,你中途突然插进去,又呆不了几天,人家不乐意,再说after school也只能呆到六点钟。你把她一个人放家里也不行,因为她没到十二岁,不能一个人呆在家里。”

“那怎么办?”

“要么你在家里陪她,要么就把她带到你实验室去玩。”

他沮丧地说:“那好吧,我把她带我实验室去。”

“但你不能让她在实验室呆太晚,因为她第二天还要早起上学。”

他脸上的表情苦不堪言:“好吧,我十点以前带她回家睡觉。”

“最好是九点就回家,因为她洗洗漱漱还要一点时间。你要保证她十点以前睡觉才行。”

“但是谁做饭她吃啊?”

“当然是你做啰。”

“我哪里会做她吃的饭?我自己随便怎么对付一下都行,但孩子不能瞎凑合。”

她见他对孩子这么优惠,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许诺说:“我走之前多做些菜,放冰箱里,你们到时候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就行了。”

“那你记得做够四天的菜啊。”

她开玩笑说:“要是我死了怎么办?难道我临死之前把你们一辈子的菜都做出来?”

他咕噜说:“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干什么?”

“这不是什么不吉利的话,人生在世,什么可能都是存在的,比如说我这次出去开会,出了车祸呢?还不一下就去了?那你怎么办,从此不吃饭了?”

她以为他会恳求她别出车祸,哪怕是为了给他做饭而恳求也行,但他老人家直统统地说:“要是真到了那一步,那也只好想别的办法了。”

她厉声问道:“什么别的办法?”

他吓了一跳,嘟囔说:“雇人做饭啰。”

她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就赶快去找个新老婆呢。”

“到哪儿去找新老婆?”

“你实验室那么多女的喜欢你,你要找个新老婆还不容易?”

“实验室谁喜欢我了?”

“小温不喜欢你?”

“她喜欢我干什么?”

“她喜欢你做她的丈夫。”

他皱起眉头:“别瞎说了,人家一个姑娘家,你这样说,不怕她知道了骂你?”

“她怎么会知道?除非你跑去对她说。”她警告说,“我可给你说清楚了哈,我对你说的话,你别拿去对小温说,也别拿到实验室对任何人说,说出麻烦来该你负责。还有这次我去开会,不许你把小温搞到家里来——”

他像受了侮辱一样:“我把她搞到家里来干什么?”

“那谁知道?洗衣服啊,陪丁丁啊,你要想把她搞来,理由不是随处可抓?”

“洗什么衣服啊?你不是早就不许她来洗衣服了吗?”

“怎么?看来你还为这事怀恨在心呢。”

“我没怀恨在心,你许她来洗她就来洗,你不许她来洗她就去别处洗,这里又不是只我们一家有洗衣机。”

“就是啊,家家都有洗衣机,她干嘛偏偏跑我们家来洗衣服?”

“她是我一个lab(实验室)的嘛。”

“那她现在上哪儿去洗的?”

“我怎么知道?”

“她没对你说过这事?”

“她说这事干什么?”

“她没对你说我的——坏话?”

他想了想:“她说你误会了她,但这不是坏话。”

“她没说我怎么误会了她?”

“可能说了的吧,但我忘记了。”

她叫起来:“这样的事也会忘记?”

“是忘记了么。”

她知道追问也没用,他很可能是真的忘记了,因为他不是那种没忘记还能装出忘记的人。既然他连小温说过的话都不记得,应该还没爱上小温。

临走的前一天,她在家收拾行李,女儿从来没离过妈妈,很舍不得,一直粘着她不肯去睡觉。她也从来没离过女儿,更是放不下心,不停地嘱咐女儿:“丁丁,我给你把闹钟上好了,早上别指望爸爸叫你,他从来没那么早醒过,你自己听着点,免得迟到了。你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爸爸叫醒,然后再去洗脸漱口。”

女儿记下了。

她又说:“我把爸爸的电话号码抄在你的学生证上,你下午一放学就打电话给爸爸,提醒他去接你。他没来之前,你不要走到学校外面去,就在学校里面等他。”

女儿也记下了。

她又杂七杂八嘱咐了一些,都是平时想都不用想就能自动处理好的事,但换成丁丁爸来办这些事,她就一样都不放心。

那天晚上,他仍然是很晚才回来,一点没有夫妻即将小别的依依不舍。她起先还以为那晚会有点特别节目,兴奋得很晚都没睡着,最后她听见他开车回来,开车库门,关车库门,但接着就听见他走进自己卧室里去,过了一会就没声音了。

她趁上洗手间的机会看了一眼他的卧室,灯都关了,把她气了个半死。

第二天,她比女儿还起得早,因为会议是那天中午开始,她和鲁平商量好了,早点出发,当天赶到,可以节约一晚的旅馆住宿费。她不忍心叫醒女儿告别,也不想叫醒丈夫告别,就悄悄提上小旅行箱下了楼,开车去接鲁平。

鲁平家倒是灯火辉煌,全家人都起来了,两个孩子缠缠绵绵不舍得妈妈走,波了又波,吻了又吻,鲁平的丈夫虽然没搞美式告别礼,但也帮忙妻子提行李下来,等她们坐进车里了,还交待了一番“开车小心,到了就打电话回来”,把她羡慕得!

车开动后,她忍不住说:“其实你老公满不错的,又带两个孩子,又那么关照你。”

鲁平说:“这就算不错?他是孩子的爸爸,我去开会,他不带孩子还有谁带?”

“至少他还知道嘱咐一下开车小心什么的。”

“那当然啰,如果我开车出了事,不是该他倒霉吗?又要照顾两个孩子,又要照顾瘫痪的老婆。”

她有点暗自神伤,因为她的丈夫连这种既利己又利人的事都不会做。她不想再谈这个话题,扯别处去了:“你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电话interview(面试)了几次,还到H州搞了个on site interview(现场面试,到用人单位去面试),他们已经同意给我offer(工作机会)了,但H州你知道的,小城市,像农村一样,年薪也开得不高,才四万多。”

她一听,羡慕死了,都已经拿到一个offer了,还有四万多的年薪,又是小城市,那不就跟大城市的七万八万一样了吗?如果是她的话,肯定接受了。

她问:“那你愿意去吗?”

“还没想好,我还联系了I州的一个大学,算是个名校,那里的年薪高多了,但他们的on site interview约到下个月,而H州的这个又催着我答复,很麻烦。”

她越听越羡慕,一个offer在手,还有另一个地方给了on site面谈的机会,这也叫麻烦?她恨不得有这种麻烦呢。

她关心地问:“那你准备怎么办呢?”

“我想等开完这次会议再决定,昨天J州一个研究中心的人给我打了电话,说她也要来参加这次会议,跟我约了会议上面谈的时间。”

天,这不就是三个机会了吗?而且J州的那个研究中心她听说过,是非常有名的单位,能去那个中心工作,哪怕只呆一年,也算是镀了一层金,今后找工作也就方便多了。

她羡慕地说:“怎么你一下就拿到这么多机会啊?我一个都没有。”

“你可能没找吧?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找工作啊。”

“怎么找?”

“到用人单位的网站上去找啊,像这几个单位,我都是上他们网站的employment(招聘)网页上去查,查到有适合我的工作了,就在网上填表报名,他们就根据我留下的电话号码或者email(电子邮件)跟我联系。”

她觉得自己太落伍了,什么都不懂,这次开会肯定是做陪衬了,因为她没跟任何单位联系过,也没任何单位跟她约定会议面谈的时间。她自暴自弃地想:算了,这次反正是没戏了,就当是给鲁平当司机吧,鲁平在学习上帮过她那么多忙,她报答一下也是应该的,花掉了一些钱嘛,也可以当成是旅游费,唯一的遗憾,就是如果不参加这次会议的话,就不用跟女儿分别这几天。

43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46)

  1. 跟读中

  2. safa

  3. 地板了

  4. di tan

  5. 接了个电话,什么都没了。

  6. 执子之手偕老

    我猜丁乙这次找工作一定有戏,只不过体检方面可能有点问题。

  7. 呵呵,丁乙出去开会,也让满医生体会一下她的辛苦。

  8. 占座

  9. 这次离别能让满大夫认识到丁乙以他心目中的地位吧?

  10. 又没赶上先?不管了,占座先

  11. 第一次留言, 还打错字了,可能太紧张了哈。

  12. 同意执子,估计丁乙找的工作比鲁平好,但体检不知道回是哪方面问题。

  13. 我是一片云

    为丁乙的身体捏把汗。体检结果还没有出来,艾米挂了把枪(上次同房用“神器”出血)。丁乙在为没有怀孕、没有找工作郁闷的时候,会不会出现更大的问题——身体健康?

  14. 和执子想法一样。
    这回让满大夫尝尝自己在家带孩子的滋味:)

  15. 天天翻墙过来,这次还比较靠前。丁乙的健康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吧,替她担心

  16. 和大家一样,为丁已健康捏一把汗,期待下回分解。

  17. 满医生在疼老婆方面真的需要学习啊,

  18. 满大夫还是比较讲道理的,丁乙开会没提前通知他,本来他要生气,但丁乙回答说他自己也是这样,他就不出声了。不像有的人,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19. 有点提心吊胆的,希望丁乙体检没事!

  20. 希望丁乙的体检结果没啥大问题。
    丁乙对于找工作的心态蛮好,也许一出马工作就来了,没费什么功夫。她离开的这四天满大夫肯定焦头烂额。如果丁乙找到其他州的工作满大夫多半会反对。

  21. 新浪艾园的summer

    上次在网上搜索过丁乙的那种出血情况,估计体检结果会有问题,希望是个容易治疗的小问题。
    另外,满大夫说丁乙要开的是他们行业的会议,瞎猜一个:丁乙找到的工作也是满大夫他们行业的,并且她在工作当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这让满大夫认识到,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他都需要丁乙:)
    “…….还有这次我去开会,不许你把小温搞到家里来——”
    他像受了侮辱一样:“我把她搞到家里来干什么?”
    “那谁知道?洗衣服啊,陪丁丁啊,你要想把她搞来,理由不是随处可抓?”
    ——————我也担心来着,担心小温打着帮助满大夫照顾丁丁的旗号不请自来。虽然丁乙打了预防针,可如果小温还是跑来了,满大夫又不能把她赶出去……

  22. 其实我心里很希望满大夫把小温“赶”出去:)

  23. 陪衬人在事情的前一段,看上去往往像主角。

  24. 希望丁乙身体不是什么大问题,当然,最好是没问题。
    丁乙可能会找到好工作的,祝福你丁乙!

  25. aprettypenny1120

    希望丁乙的身体不要有什么问题。
    丁乙去开会了,对满大夫确实是一个难题,要学着照顾一个孩子了,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在照顾他。小温可能会趁机跟丁丁接近,丁乙说了不让她来家里,但是她可以去接丁丁放学,也可以帮丁乙父女俩解决吃饭的问题。

  26. 她开玩笑说:“要是我死了怎么办?难道我临死之前把你们一辈子的菜都做出来?”

    他咕噜说:“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干什么?”

    “这不是什么不吉利的话,人生在世,什么可能都是存在的,比如说我这次出去开会,出了车祸呢?还不一下就去了?那你怎么办,从此不吃饭了?”
    _____丁乙的百无禁忌和我真是太像了,要是让我老妈听到了头皮都给削掉一层,家里的长辈们都很忌讳小辈们谈“死”之类不吉利的话的。哈哈哈!。

  27. 丁乙怀不上孕, 不一定就是丁乙的原因。也有可能是满大夫的原因,他工作忙压力大,还有年龄的原因,精子质量下降,也有可能导致丁乙不孕。真希望丁乙检查出来的结果没事。

  28. aprettypenny1120

    才发现刚才写错了:“也可以帮丁乙父女俩解决吃饭的问题。”应该是:“也可以帮满大夫父女俩解决吃饭的问题。”汗!
    会不会等丁乙找工作的事刚刚有点眉目,她就怀上孕了,让她左右为难。。。

  29. 清风白云飘

    体检、工作、孩子、小温、坚强的丁乙。

  30. 我是一片云

    幸好丁乙给满大夫打了“预防针”,不准把小温搞到家里。接送丁丁上学、煮饭、照管丁丁,这些都是满大夫平时不做、不会做、不愿做的事。丁乙去开会,我第一反应就是小温会抓住时机,帮助满大夫接近满大夫渗入满大夫的家庭生活。丁乙的“预防针”很及时,能否有效地帮助满大夫抵预小温的侵袭?且看艾米下回分解!

  31. 我也猜丁乙找工作方面最后结果说不定比鲁平还强,体检方面可能会让她更操心些……

  32. 鲁平很不错,活得积极健康,丁乙和她做朋友很好。

  33. 哪怕是次要角色,艾米也刻划得很好,鲁平是鲁平,姚小萍是姚小萍,木亚华是木亚华。

  34. 任何家庭都一样,谁的心肠软一点,谁更疼孩子一点,谁就会多做很多事,多受很多累,多放弃很多。

    满大夫不太在乎孩子,他就可以撒手不管,上学可以让孩子自己走去坐校车,早饭可以在学校吃,下午放学了可以上after school,晚上可以带到实验室去。

    很难说他这些方式就一定比丁乙的精心照顾糟糕,也许孩子从小没家长照顾,也会自成人。

    全看家长怎么想了。

  35. 爱情的甜蜜在很大程度上就表现在彼此的牵挂上,一旦到了一点不牵挂的地步,就很难感觉到爱情了。

    但有些人就是不牵挂别人,他们以自我为中心,关心的是自己,所以不懂牵挂为何物,如果某天这样的人也“牵挂”谁了,很可能是“牵挂”他托人家办的事,或者带的东西:)

    满大夫就是这么一个不懂牵挂的人,从一开始就是如此,他唯一寝食难安的时候,就是丁乙要跟他吹的时候。其他时间,他并没表现出丁点牵挂来。

    这种老公很讨厌,你批评他吧,他似乎又没犯什么大错误,但你就是感到不舒服,因为他不牵挂你,也就是说,他不在乎你。

  36. 我现在习惯了上逆风的第二天看艾友友的长评,偶尔艾友友不来,还有些怅然若失:)

  37. 第一集读的时候,觉得满大夫和丁乙的关系似乎不太好,两个人说话透露出的感觉很冷淡,没有夫妻间的柔情。跟到现在,发现这可能就是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方式。丁乙太了解满大夫了,像对于学生一样,把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和状况都先和丈夫交待好。她知道,交待了,他答应了,一般就不会出问题。满大夫呢,被交待了,接受了,也会照做。这样的相处,就很难感受到浪漫了。甚至想艾友友说的,会感到不舒服。不舒服久了,难免会有矛盾,会起冲突。丁乙一直努力维护感情,维护家庭,维护婚姻,而满大夫付出的就少得多。假设如果有一天,丁乙身边出现了关心体贴她,和孩子也相处得很好,而她也觉得累了,想放弃和满大夫的感情了。满大夫能够做的努力估计也很有限。

  38. 提交太快了,有错别字,怎么改回来呢?再提交一次又怕占了地方了。抱歉,以后一定争取没有错别字才提交。

    另外说说丁乙的检查。我一个好朋友,要孩子要了一年多都没有成功。夫妻两个都做了好多检查,连不孕不育都看过了,都说没有问题。后来同学经朋友介绍去看一个妇科中医,那个医生看完她的检查单后,说她和他老公都没有生育障碍的问题,但是建议让丈夫去查脑垂体,她判断是丈夫有脑垂体瘤。我同学丈夫去查后,果然如此,而且瘤的情况已经比较严重了。他丈夫手术以后,他们很快就怀孕了。丁乙他们的检查可能还得两个人一起做。如果检查男科妇科没有问题,可能还得查查其他的。

  39. 说不定这四天里,满博士体会到了丁乙又要上学、又要带女儿、又要做家务的辛苦,然后等丁乙回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呢?还有体检,说不定丁乙什么事都没有;至于工作吗?我相信丁乙要么不出手,一出手肯定马到成功,我是不是想得太好了?太乐观了?

  40. 丁乙的体检肯定出问题了,不然艾米不会写这个。

  41. 小满在妻子走的时候没抓紧机会亲热一番,等妻子回来,可能会逮住了补偿一下,毕竟要离开家四天,再加上走之前一天,就是一个星期了。四十岁的男人,一个星期不做爱,还是有要求的,除非他在别人那里得到了补偿。

  42. 回复”lovecrab” // 六月 23, 2010 在 3:50 上午 :

    你确定是朋友的丈夫有脑垂体瘤吗? 我有朋友几年不孕, 丈夫是独生子, 家里的压力很大. 看了你的贴之后告诉她,她说女性有脑垂体瘤影响怀孕,男性应该没事的.
    能否请你借艾园宝地提供一下线索? 谢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