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47)

本来说好路上两人一人开一段的,但丁乙坚持一人开到了目的地,因为鲁平没开过高速公路,她不放心。

到了预先定好的旅馆,两人就急忙换衣打扮,然后匆匆赶到会场,在进门的地方登了记,领到一个印好的大卡片,上面有自己的名字,能挂在胸前,还领到一个会议用的大包,上面写着会议名称,里面装了一些会议文件。

有了这两样东西,她才比较安心了些,之前一直在想,万一我注册的事没搞好,等我兴冲冲跑到会场时,发现会议根本没收到我的申请,压根没打我的米,那多丢人啊!现在名片挂上了,会议大包背上了,腰杆子硬了许多,咱也是会议的一份子了。

她们俩慌里慌张赶来开会,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结果发现这天下午的会完全是可参加可不参加的,就是几个会议重要人物发言,job fair(招聘会)要到明天早上才开始,像他们这种纯粹是来找工作的人,今天下午出席不出席都无所谓。

她俩一发现这个奥妙,就从会场上溜了,跑到外面去找饭吃。

两人都没来过这个城市,一点也不熟悉,两眼一抹黑,碰巧看到一家中东餐馆,鲁平就提议吃中东餐,说从来没吃过,于是两人进了那家中东餐馆。

点了餐,坐下等候的时候,她看了看表,快两点半了,立即往丈夫的手机打电话,提醒他去接孩子。

他接了电话,居然都没问个“你到了?路上怎么样?”,只说了声“知道”,就没下文了。

她也没多说,交待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鲁平见她在打电话,也掏出自己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

她听见鲁平申辩说:“我这不是在给你打电话吗?我们中午才赶到旅馆,马上就要去开会,哪里有时间给你打电话?”

她知道鲁平的丈夫在责怪鲁平没早点打电话报平安,虽然人家两口子好像在为这事吵嘴,但人家吵得甜蜜呀,哪里像她家那位,自己出去开会从来不知道打电话回家报平安,老婆出来开会他也不在乎老婆一路平安不平安,真没意思。

中东餐巨难等,等到了又巨难吃。

鲁平说:“现在少吃点也好,晚上有会议聚餐吃。”

她一看表,两点半已经过了,女儿应该已经放学了,她又往丈夫的手机打电话,但接电话的却是小温,她大吃一惊:“怎么是你?”

小温解释说:“Dr. Man在开车。”

她的脑子转不过弯来:“那你——在干什么?”

小温呵呵笑起来:“我在接你的电话呀。”

她愠怒地说:“我知道你在接我的电话,我的意思是——怎么是你接电话?”

“我不是说了吗,Dr. Man在开车。”

她更生气了:“这有什么好笑的?”

小温不笑了,也没声音了。过了一会,电话里响起丈夫的声音:“怎么啦?”

“你还问我怎么啦?”

“到底怎么啦?”

“我在问你呢,怎么刚才是小温接电话?”

“我在开车么。”

这两人狡辩起来都一模一样!

她厉声问:“她怎么在车上?”

“我不知道路。”

“她来给你带路?”

“嗯。”

“你不知道自己女儿学校的路,她知道?”

“嗯。”

“那你怎么不干脆叫她去接?”

“她说学校不会让陌生人接孩子。”

她哑巴了。

他问:“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说?没有我就挂电话了,要拐弯了——“

她没好气地说:“叫我女儿接电话!”

女儿上来了:“妈妈,你在哪里呀?”

“我在G州开会。”

“为什么你还能打电话呀?”

“哦,我现在没开会,在餐馆吃饭。”

“你在哪个餐馆吃饭啊?”

“在一家中东餐馆。”

女儿对“中东餐馆”很感兴趣,问了好些问题,她耐着性子回答了,抓住机会问:“爸爸和温阿姨一起去接你的?”

“嗯。”

“他们——”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匆匆改变话题,“爸爸现在要把你带到哪里去?”

女儿大声问爸爸:“爸爸,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呀?”

“实验室。”

女儿返回电话回答她:“妈妈,爸爸说带我到实验室去。”

她交待说:“那你乖乖的,别碰那些瓶瓶罐罐,当心把自己弄伤了。”

“我知道。”

一个电话打得她无比郁闷,完全没心肠开会了,只想一步赶回去,看看那两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来之前她只嘱咐他别把小温带家里来,这下可好,他不带家里来,却带到女儿学校去了。什么不知道路,什么小温是生人,他也就是女儿刚转到那学校时去过一次,学校可能连他都不认识了,不跟生人一样吗?完全是扯个理由,好让两个人在一起。

她也真服了小温,如果换了是她,她才不愿意跟一个男人去接他与另一个女人生的孩子呢。也不知道现在的未婚女青年是怎么想的,怎么都这么自甘堕落,愿意当后妈呢?

连鲁平都看出她在生气了,关切地问:“怎么了?”

她忍不住,把丈夫和小温同去学校接孩子的事说了,鲁平说:“管他呢,只要他把孩子接回来了就行了。大天白日的,又有孩子在旁边,难道他们俩还敢在汽车里干什么?”

“干什么倒不至于。”

“那不就结了?”

“如果你丈夫跟实验室的女青年走这么近,你在乎不在乎?”

“呵呵,我丈夫才没那个能耐呢,他想跟人家走近,人家都不会跟他走近。”

她觉得这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吃完饭回到旅馆,先躺床上睡了一觉,然后起来洗澡洗头熨衣服熨裙子,去参加会议的聚餐。说实话她一点都不想动,只想躺在旅馆的大床上休息,但鲁平硬要拉她去,说交了那些钱的,这顿饭不吃太亏了,她只好勉为其难跑去吃。

会议聚餐也是巨难吃,还不如她平时随便做的菜好吃。

吃完饭回来,鲁平给家里打电话,她也往丈夫实验室打电话。

又是小温接的。

她自报家门后就说:“丁丁在你们实验室吧?请叫丁丁来接电话。”

丁丁来了:“妈妈,你在哪里呀?”

“我在G州开会呀。”

“在中东餐馆吃饭吗?”

“不是,现在在旅馆。你吃饭了吗?”

“吃了。”

“吃的什么?”

“pizza(比萨饼)!”

“谁带你去吃的?”

“没有谁带我去吃。”

她吃了一惊:“你自己跑出去吃的?”

“不是,是送到这里来吃的。”

她不知道pizza是丈夫点的,还是小温点的,但既然让人送到实验室来,肯定是大家都有份,这下好了,连实验室的人都被买活了,以后肯定巴不得她天天出去开会,好让他们有免费的pizza吃。

她问女儿:“你在那里玩得开心吗?”

“开心!”

她相信女儿是真的开心,因为语调 非常高亢,而小孩子是不做假的。

按说女儿开心她也应该开心才是,但她竟然有点失落,一直觉得自己是女儿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自己走了,女儿一定会非常想念,正如她非常想念女儿一样。

现在才发现并非如此,没有她,女儿也能过得很开心,说不定更开心,因为她一向不赞成女儿吃垃圾食品,总是逼着女儿吃她做的中国饭,女儿每次要求吃个比萨麦当劳什么的,她都会拒绝很多次才让女儿吃一次,而现在爸爸或者温阿姨“哗啦”一下就让人把pizza送到女儿嘴边来吃了,女儿能不开心吗?也许在女儿眼里,她就是一个可恶的后妈,爸爸和温阿姨才是好人。

她眼前冒出一个可怕的场景:丈夫和小温结了婚,天天带着丁丁去吃垃圾食品,还上公园,上游乐场,晚上三个人都在实验室呆着,再一同回到她家的大房子里,女儿去睡觉,那两个家伙就尽享鱼水之欢,颠鸾倒凤,其乐融融。

她觉得这个前景太有可能了,小温现在是丈夫的得力助手,没有小温,就没有丈夫的grant(科研基金)。如果小温对丈夫说:“你不娶我,我就到别人的实验室去工作!”,恐怕丈夫只能乖乖娶小温,更何况小温又年轻又漂亮,就算小温不威胁丈夫,丈夫都恨不得娶小温。

而她呢?找工作是没什么希望了,如果丈夫提出离婚,她肯定要不到孩子,要到了也没办法养活。回国也没出路,呆在美国还是没出路,靠丈夫又靠不住,去跳脱衣舞都没人看,她的前途真的是“无亮”了。

她有气无力地说:“丁丁,叫爸爸来听下电话。”

丈夫拿起电话后,她交待说:“今天晚上别呆到太晚,丁丁明天还要起早床。”

“知道。”

她没话找话地说:“今天晚上吃的pizza?”

他马上起了戒备心理,辩驳说:“我不想跑回去吃了晚饭再跑来实验室,就order(点餐)了两个pizza大家一起吃。Pizza不是垃圾食品吧?”

“还是不能天天吃pizza。”

“知道。”

打完电话,她心情更糟糕了,很后悔出来开会,这不是给了那两人一个偷欢的机会吗?至少可以进一步发展感情,你看他,一点都不关心她的旅程和会议,也不关心她找工作的事,问他一下pizza的事,他还那么反感,好像恨不得她再不回家了一样。

那天晚上,她睡得很不安稳,做了很多梦,梦里全都是不愉快的场景。

第二天,她俩起了个大早,收拾打扮一番,就去参加招聘会。

招聘会在一个大厅里召开,招工单位各自为阵,每家都有一个摊位,摆着几张桌子,上面放了琳琅满目的宣传品和小礼物,有的还支起一些大纸板,上面贴满了公司简介之类的东西,每个摊位边都有一个或几个练摊的,站的站,坐的坐,像些游走江湖卖狗皮膏药的家伙,能把自己的公司吹上天去。

而那些找工的人呢,就像逛集贸市场一样,这个摊子前站站,那个摊子前看看,跟练摊的人讲讲,顺手摸几个小礼品放包里。

她把那些找工的人一看,就底气大泄了,因为她发现那些人都好年轻啊,看上去都才二十多岁,个个都很纤瘦,像她和鲁平这样奔四的健壮大妈,就没看到几个。而且像她姐姐估计的那样,大多数是中国人和印度人,正宗美国白人几乎没有。她听说美国人数学差,原以为自己总比美国人高一篾片,但现在发现找工的几乎没有美国人,心里就慌了,那她不是那帮人里数学最差的一个了?

她简直没心思开那个会了,但鲁平硬拉着她到处游走,到每个招工单位的摊子前去散发resume(简历),这里拿本小册子,那里抓几支免费的圆珠笔,还跟每个摊子的招工人员神侃。她也只好入乡随俗,神侃,发简历,然后顺手抓一些免费的小礼品,还被人塞了一把名片。

招聘大厅旁边还有个小厅,那里摆着一排桌子,桌上放着几个大木盒子,里面是一格一格的小纸袋,像图书馆的索引柜一样,桌子后面坐着几个工作人员,一些找工的人围在那里,不知在干什么。

她问了鲁平,才知道这是信息交换中心,那些小纸袋里,装的是面谈申请和面谈通知。找工的人如果想跟某单位面谈,就填个小表格,放在那个单位的纸袋子里;招工的人如果决定跟谁面谈,也填个小表格,装在那个人的纸袋子里,双方就通过那些小纸袋子交换信息。

鲁平找到自己的小纸袋,从里面掏出几张小表格,兴奋地说:“我已经有三个面谈了!”

她也找到写有自己名字的纸袋,但里面空空如也。

她越发觉得自己是个陪衬了,真想马上就开车回家,但鲁平的面谈一直排到后两天,不可能这么早就跑回家去,她只好舍命陪君子。

鲁平怂恿她去填些申请表格,要求跟招工单位面谈,她没什么兴趣:“就这么几个招工单位,找工的那么多,人家哪里有时间跟我面谈?”

“你不申请,人家怎么知道你对他们单位感兴趣呢?填吧,填吧,填几张表格又不费事,干嘛不填呢?你交了那么多报名费,用掉他们几张表格也是应该的。”

她忍不住笑起来:“就为了把报名费赚回来,我就花那么大精力去填表?”

“也不光是为了赚回报名费,找工作嘛,就是要找,你连面谈申请都不提,怎么找得到工作呢?放心吧,他们会跟你面谈的,如果要求面谈的人多,他们会把每个人的面谈时间缩短,但总会给你一个机会。”

她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情填了几张表格,放进招工单位的纸袋子里,但马上就听到广播里在说某单位和某单位还有某单位,因申请面谈的人太多,已经截止申请了,已经申请的人,会尽量安排面谈,但不能保证。

这下鲁平也不好意思怂恿她了。

63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47)

  1. 执子之手偕老

    沙发。

  2. 不好意思,今天的帖子上晚了。

  3. 板凳?

  4. 谢谢艾米,看不到47一天都要无精打采了:)

  5. 谢谢艾米!

  6. 地板!
    谢谢艾米!

  7. 这个小温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的啊。:(

  8.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上来啦,呼,占个座再说!

  9. 谢谢艾米! 睡觉之前最后刷一次屏,没想到真的逮到了. 不过这次没敢抢沙发,怕又是系统有问题,自己出个洋相. :-)

  10. 嘿嘿嘿,谢谢艾米,终于让我们等到啦!

  11. 看样儿丁乙真是有点走“背”字。
    艾米辛苦了,谢谢!
    一点也不晚,看完正好赶上吃午饭。胃口大开:)

  12. 丁乙要赶紧找回自信!

  13. 虽然晚了这么多,还是报个到哈!幸好有艾园的姐妹帮忙发链接,否则我还以为今天不发新帖了呢。呵呵。。

  14. 看得我真替丁乙难受!

  15. 辛苦艾米了! 我们有的看就已经很开心,很感恩了。

  16. 我是一片云

    唉,与丁乙感同身受,为满大夫的不在乎不经意为小温的搅和着急烦燥为求职准备的不充分郁闷。常常觉得人生的路上总有一事不顺百事不顺的阶段,但有时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所以才会的著名的“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希望丁乙的不顺会很快过去,光明的未来很快到来。

  17. 艾米辛苦了!谢谢!

    “原以为自己总比美国人高一篾片”,看到家乡话了,无比亲切。

  18. 连着几天不能上新艾园,今天终于可以了:)

  19. 满大夫的漠不关心,小温对自己丈夫的形影不离,严重影响了丁乙的情绪。可以想象,一个人在不安、失落甚至沮丧的心情下,是很难把自己调整到一个很好的状态去竞争一个新的工作。

  20. 小温的份量好像越来越重了,相信这不仅仅是在丁乙心里,从满大夫带她到家里来用洗衣机,到在聚会上为她夹烤肉,再到与她一块去接女儿放学,这些小事虽然都不是什么亲密之举,但还是与满大夫对待丁乙的态度有反差的,可能满大夫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但丁乙的不痛快是有道理的。

  21. “自己出去开会从来不知道打电话回家保平安”
    是“报平安”吧!?
    “一直觉得自己是女儿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现在才发现并非如此,没有她,女儿也能过得很开心,说不定更开心。。。”
    当妈妈的都这样以为,自己是孩子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从长期来说,应该是。但短暂的分离,没有妈妈的唠叨,孩子可能过得更惬意。看来当妈妈的也要调整自己的心态,不但要培养孩子的独立生活能力,也要注意适应随着孩子长大独立甚至远离自己的状况。
    “她也真服了小温,如果换了是她,她才不愿意跟一个男人去接他与另一个女人生的孩子呢。也不知道现在的未婚女青年是怎么想的,怎么都这么自甘堕落,愿意当后妈呢?”
    一些年轻的女孩自觉不自觉地爱上已婚男人的时候,很少想到今后当后妈的日子,尤其在追逐竞争过程中,为了达到目的暂时善待孩子讨好一下男人都不是难事,难的是一辈子当后妈。不过,很多人都不去想那么远。谁说将来一定是后妈难当,不然怎么会有“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有后妈就有后爸”的说法?

  22. 太感谢艾米了。自己心里都很矛盾,一方面担心艾米太累(上班工作、还有两个孩子),隔天一帖已经不说,还要看帖回帖,太了不起了,太超人了!另一方面又期盼着上艾园看到新帖,因为看帖已经成了每天生活的必须,明天的希望。

  23. 最煩心的也許就是這种狀態! 如果滿大夫直接說他就喜歡小溫, 或者自覺地疏遠小溫, 丁乙的心都不會這麼受煎熬! 因為有了確定的狀態, 自然也就有相應的對策. 而不是現在這樣, 小溫登堂入室的心昭然若揭,而滿大夫也絲毫沒有避嫌的意思. 苦的只有丁乙自己!
    相信就算滿大夫真的變了心出了軌, 那也不是丁乙的世界末日. 他這樣的丈夫除了經濟上的保障外, 對丁乙還有什麼?

  24. “我在G州开会?”—觉得这里应为句号

    完全没心肠开会了—-是”没心情”吧?

    谢谢艾米总是风雨无阻的给我们上新贴!辛苦了!

    在园里学习了很多东西!

  25. 仔细想一想,满大夫带小温回家洗衣服、在聚餐会上为小温夹烧烤、让小温陪同接丁丁,如果不与满大夫对丁乙的态度比较的话,应该都属于正常行为范畴。
    试想:
    1)如果满大夫在带小温回家洗衣服前,给丁乙打个电话说一下,丁乙不但不会有意见,反而会热情接待小温。
    2)即使满大夫把小温突然带回家洗衣服,如果满大夫不是一反常态地帮小温抱着装满小温脏衣服洗衣筐(满大夫不但对自己的、自己家的脏衣服从来不沾手,而且连已经洗干净的衣服都不管)。
    3)即使满大夫帮小温抱了洗衣筐,但没有那样热情地陪着小温洗衣服,甚至在丁乙上楼借故进来后,不但不知反省,反而无形当中给丁乙感觉到自己成了外人打搅了满温的“和谐”。
    4)在聚餐会上,如果满大夫不那么撇清与丁乙的关系,丁乙也不会比较满大夫对待自己与对待小温的态度。
    5)如果满大夫在接到丁乙电话时,关心问侯一下丁乙,估计丁乙也不会对于小温的陪同那么反感。如果小温懂事一点,在接到丁乙的电话时,主动解释一下,估计丁乙也不会那么讨厌小温。小温那什么态度,感觉就揣着明白装糊涂,在丁乙面前示威怎么的,你老公就离不开我?
    不知道满大夫就一感情白痴,还是根本不在意丁乙的感受?满大夫是不会给还是不想给丁乙安全感?丁乙的逆风何时了?甭说丁乙烦,感觉前途无“亮”,就连我们旁观都怎一个“急”字了得!

  26. 感谢艾米的更新~~真是为丁乙的“逆风”揪心~她太缺乏安全感了,满大夫做的很不够~丁乙加油~~

  27. 回复LCCBJ:

    没心肠,方言。没心思,没心情。

  28. 能理解丁乙的种种心情。满医生原来就缺少温情,现在有了孩子也没变得更体贴,更有人情味一点,我想就算丁乙再有爱也经不住这么消磨。好象满医生对小温也没有太过分的举动,可作为太太,对某些“暧昧”事件的感觉通常是准的,更何况是丁乙这种聪明人。期待着她最终解脱的时候。

  29. 真为丁乙担心,看似找工作不易,希望艾米下回书能让丁乙峰回路转~~

  30. 希望丁乙快点找到工作。

  31. 为丁乙揪心。

  32. 我们在澳洲。从《山楂树之恋》开始跟读艾米小说跟到此,并呼朋结友的有了一群艾米迷,迷《尘埃腾飞》、迷《竹马青梅》、《一路逆风》,因为时差,常常迫不及待。

  33. A new post:), thanks! Surprise in the morning..

  34. 小温简直太厚颜了

  35. 这个小温就象我身边的Q,阴魂不散,瞎搅和,烦死你。

  36. aprettypenny1120

    替丁乙担心,她这样心情不好,很难好好面对招聘的事,不找到工作,她心里还要一直压着一块石头,多累呀。心疼。

  37. 他问:“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说?没有我就挂电话了,要拐弯了——“

    小满拐弯的时候不能打电话?非得两手开车不可?我老婆可遇到亲戚了:)有时正打电话,突然我老婆大喝一声,不能同你讲了,我要拐弯了!

  38. 婚姻里最怕这种擦边球,要就捉奸在床,夫妻两人一拍两散。要就啥事没有,都不惹狐臊。最怕这种貌似清白的交往,计较又显狭隘,不计较又恐成全城唯一不知道自己配偶出轨的人。

  39. 配偶出轨是很丢面子的事,但如果全地球的人都知道你配偶出轨,就你一个人不知道,那就更丢面子了。

  40. 我就特佩服艾米,好多时候看她的小说,就觉得是在写自己的经历或我就是这么想的,还奇怪她是怎么知道的呢?这就叫贴近生活吧。

  41. 隐形的翅膀

    这段看着好压抑呀, 不知道丁丁妈找工作是否有机会。 好期待下面哦。

  42. closetoyou2010

    心疼丁乙!啥事儿都不顺时最让人难受。

  43. “有了这两样东西,她才比较安心了些,之前一直在想,万一我注册的事没搞好,等我兴冲冲跑到会场时,发现会议根本没收到我的申请,压根没打我的米,那多丢人啊!现在名片挂上了,会议大包背上了,腰杆子硬了许多,咱也是会议的一份子了。”

    ——呵呵,有过同样担心。

  44. 鲁平很爽朗,敢冲敢闯,看问题比较实际,只要满大夫和小温在车上不可能干出实质性的勾当来,她就认为丁乙不用担心。

    她对自己的丈夫也是这个态度,哪怕丈夫对实验室女青年有好感,只要女青年对丈夫没好感,她也认为不用在乎。

    但丁乙还是比较看重感情方面的,丈夫精神出轨一样令她烦恼。

  45. 精神出轨还真不好定义,到底要到了哪种程度才算出轨了?是对别的女人好就算出轨,还是对别的女人比对自己妻子更好算出轨?或者一定要到了想离婚再娶的地步才算精神出轨?

    我觉得满大夫可能几个女人都喜欢,自己的老婆也还是喜欢的,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两人还有一个女儿。但小温他也喜欢,可能他也没想过离婚再娶,只在享受两个女人能给予他的感情和帮助。

    据说很多男人都喜欢这种状态,一定要等到两个女人中的某一方“逼宫”了,他才不得不做出选择。

    在大奶看来,男人都很绝情,几十年的情义都不要了,离了婚去娶二奶;但在二奶看来,男人都很拖泥带水,与大奶老早就没感情,还这么拖呀拖。

    怎么看到男人,就看你处在什么位置上了:)

  46. 打错字了,应该是“看待”。

  47. 丁乙不用太为工作的事担心,根据美国法律,不管离婚不离婚,只要她没工作,满大夫总得养着她。

    满大夫干得这么红火,应该也为一家人办到绿卡了,那么丁乙即便不能找到生物统计的工作,她也可以找别的工作,最不济还可以去商场收银。

    如果她找到工作了,反倒有点麻烦,如果工作在外地,那她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如果去的话,夫妻要分居,小温更是有机可趁。如果不去,又很可惜。

  48. 隐形的翅膀

    我不喜欢生活能力太差的男人, 很多这样的男人觉得自己是做大事情的, 生活上的事情全交给老婆管理。 老婆不在,就找人代劳, 离了女人没法生活的样子。 似乎是离开了老婆就不知道怎么生活了, 很依靠老婆似的,其实老婆一出个长差,或者身体,精神上有点状况,”靠不住“了, 那个男人就找到下一个了。
    我身边遇到过这样的例子, 还不少。

    对女人也一样, 凡事只知道打电话找老公解决的女人, 老公不在身边的时候,出轨几率也比较大。

    我自己觉得,还是都独立点好。生活能力也很重要。

  49. 如果小温能把满大夫弄到手,也不失她大龄女青年的一条出路,她二十多快三十了,满大夫四十,不算大太多。满大夫长得不错,又是科研项目带头人,还有房有车。小温跟他结婚,什么都有了,所以小温有追求满大夫的动力。

    如果她去找个同龄男生,恐怕也不好找,好点的都已经有了女朋友,甚至结了婚,没结婚的可能也太差劲了,她看不上。年龄更小的又嫌她老,看不上她。

    像她那个年龄的男生,混到满大夫这个份上的应该不多,她和满大夫两人又朝夕相处,产生感情太容易了。

    大家可以查查自己的老公身边有没有小温这样的剩女,别以为自己已经把老公看扁了,别的女人就也把你老公看扁了:)

  50. 前段时间有个人跟帖指责丁乙臆造出一些逆风来,我反驳了她,叫她不要掉以轻心,她很自信地吹嘘说,我家那位是个傻哥哥,不会出轨(大意如此)。

    我不知道这人在网下是谁,如果知道的话,我愿意雇个私家侦探,把她家的傻哥哥好好查一下:)

    曾经有人总结过,每当某位明星晒了自己幸福美满的爱情和婚姻之后,就会出现TA爱情婚姻触角的新闻。个中奥妙其实很简单,因为只有那些盲目自信的人才会晒婚姻幸福。

    你这一晒,就有人较上劲了,非得查出一个破绽来不可,而明星世界里,破绽总是很多的,除非不查,一查就可以查出来。

    大家可以细细数一下,看有多少明星应了这个规律。

  51. 我说的这个“晒幸福”,主要指那些声称两人感情很好,永不变心之类的大话,或者像我上面提到的那个网友一样,说自己那位是傻哥哥,不会出轨之类的话。

    记得还有一个网友,在讲述了一段被上司追求的故事之后,得出结论:还是选择丈夫,因为丈夫不浪漫,所以不会出轨。

    我也想雇个私家侦探,替这位网友查查她老公,最好长期雇,一直查下去:)

    干嘛要说那么绝对呢?你连自己未来会干什么都不能拍胸担保,你又怎么可以对你的配偶拍胸担保?你顶多只能说“我不怕他出轨”,但不能乱打包票,说他“不会出轨”。

    如果“出轨”也包括精神出轨的话,说不定这两位的老公已经出过轨了:)

  52. 我也跟丁乙有过同样的担心:我到大学报到时还在疑惑自己到底有没有被录取?说不定是自己想上大学想疯了臆造出来的?说来又巧,跟同寝室的人去领饭票的时候负责人怎么都找不到我们的名字,把我们吓得半死。后来负责人醒目,问我们是哪个
    系的,原来我们跑到人家生物系去领粮去了。

  53. 清风白云飘

    看完艾米的文章,再看友友的跟贴,过瘾!!

  54. 很好奇如果丁乙有个蓝颜知己啥的,满大夫这样的会不会吃醋:)

  55. 心酸…………为丁乙,为自己………..

  56. 现在上班没有电脑 用,好久米来了,不过一下看好几集,也挺过瘾的,嘿嘿。。不过废话了,支持!我猜丁乙有了面试的机会,估计还会有个工作呢,呵,加油!!!

  57. 无记名投票

    满大夫看来真是左怀又抱,乐在其中啊。老婆这时候最好自生自灭,免得坏了人家好事:)

    不知道老婆不在家,男同学们是不是都有装可怜的臭毛病。有次同学约见面讨论问题,日本男生发信要求我们女生陪他吃饭,因为他“老婆出差了”! 这位同学也和小满大夫一样,中年有成,老婆辞了日本一个电视台主播的职务来给他陪读带孩子。 这种大男子主义份子,早晚等着被系里的女权主义教授修理。

  58. 丁乙在电话中口气不善,如果以后小温还是不避嫌和满大夫走这么近,那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59. 这一集看的心里很不舒服,真想塞进博文里冲到姓温的面前,问她到底想干什么?满博士也真是的,要拐弯了不能接电话,那丁乙第一次开车去那么远的地方你就放心?千妨万妨,还是有没想到的地方,丁乙这几天心里肯定特难受,真心疼啊!

  60. 回复铅笔小新:

    谢谢!明白了!

  61. 新浪艾园的summer

    出去了一段时间掉队了。

    如果她找到工作了,反倒有点麻烦,如果工作在外地,那她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如果去的话,夫妻要分居,小温更是有机可趁。如果不去,又很可惜。
    ———————–和艾友友同感。

  62. 艾米,喜欢你!喜欢你的作品!喜欢你的家人!
    你的所有出版的书(12本)我都买齐啦,目前只差《山楂树之恋2》尚未寄到,估计本周可以一睹为快。
    很想看到你的全家福!寄到邮箱里?挂到网上?能满足我的追星幻想吗?我想广大艾迷黄迷都举双手双脚投赞成票!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