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50)

丁乙先做了乳房复查,还是mammogram(乳房x光检查),不过这次多拍了几张,很刁钻的角度,把她的乳房左挤压右挤压,弄得像块饼,令她十分担心,像这样大力挤压,如果里面真长了癌,还不被挤破了?

这次医院还比较体贴,没等个十天半月再出结果,而是做完之后就叫她等在那里,过了一会,一个医生把她叫到另一间诊室去,让她看荧光屏上的乳房X光照片,拍得那是相当的清晰,根根脉络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既不暴力也不黄,即便是色狼看见都不会有事,因为完全是病理的感觉。

医生说:“我们在你的左乳上发现了一个光点,看见没有,就是这里,但右乳上没有,这个有可能是瘤,也有可能是你两边长得不对称。如果你有以前的片子作为对照就好了,你以前拍过片没有?”

“好像没有。”

“那就要做个超声波检查。”

于是又约时间,做超声波检查。

这个小亮点仿佛刻在了她脑海里,一直在那里闪烁,她几乎不敢碰自己的左乳了,怕把那个小东西碰破了。她记得她妈妈有个同事是乳腺癌,动手术把两个乳房都切掉了,保住了命,但丈夫跑掉了。

她想像自己两个乳房也被切掉了,胸前是一展平洋,对外还可以装胸作势,但在丈夫面前就装不成了,不知道丈夫会不会跑掉。

过了几天,到了看妇科医生的时间,她忐忑不安地去了医生的诊室,是一个女医生,她特意选的,如果她不计较男女,至少可以早三天复查。但她想到那些令人尴尬的检查,觉得还是选女医生好。

那个女医生有个很奇怪的姓,长相也很外国,自称Dr. Z,让她躺到诊疗床上之后,就用一个仪器观察她那里,感觉跟抹片差不多,不疼,有点胀。她原以为滴醋会火烧火辣地痛,但她还没感觉到火烧,医生就已经搞定了,让她怀疑到底用了醋没有。

她边穿衣服边问:“有问题吗?”

医生说:“要等化验结果。”

“什么时候才有化验结果?”

“一周左右,到时我会打电话给你。”

她感觉自己又被悬起来了,乳房要等做过超声波才知道结果,宫颈要等化验之后才知道结果,一等就是一两个星期,这哪是人过的日子?为什么美国的医生要直截了当把真相告诉病人?印象里中国的医生都是能瞒就瞒,只告诉病人家属的。

她也懒得催系里那位教授赶快写推荐信了,都不知道活不活得下去呢,还找什么工作?还是赶快把论文写完吧,免得查出癌症来,连论文都来不及写完,一个到手的美国硕士学位就飞掉了。

但她写论文也写得很不安心,老是惦记着复查结果,又没个人可以说说,老向姐姐诉苦也不好意思,诉了姐姐也会说“没事没事”,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搞不好人家当她祥林嫂。

想跟丈夫谈谈,但两个人就像太阳和月亮一样,很难碰到一起。有天她实在忍不住了,把孩子送到学校之后,就去了丈夫的卧室,把他摇醒了,说:“喂,醒醒,我想跟你谈谈。”

他睡眼朦胧,很不高兴:“干什么呀?这么早把我搞醒。”

“还早吗?我已经送了丁丁回来了。”

“你睡得早嘛。”

“谁叫你睡那么晚的呢?”

“我又不是在玩。”

“那谁知道?”

他很勉强地问:“什么事呀?”

“还是体检复查的事。”

他答非所问:“怎么你这个月没查排卵?”

她没好气地说:“人都快死了,还查什么排卵!”

“什么人都快死了?你一天到晚瞎说些什么呀?”

“我总共就对你说了两次,上次在电话里没说几句,这次还刚开始,怎么就是‘一天到晚’了?”

“你就是爱咬文嚼字。”

她已经没兴趣跟他说复查的事了,知道他不仅不会开解她,反而会责怪她,于是赌气说:“懒得跟你说了,你睡你的觉吧。”

他叫住她:“喂,你怎么回事?把我搞醒了又不说了,你是存心捣乱不成?”

“有什么说头?你又不关心,不在乎,我跟你说有什么意思?”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她想了想,走回他床边坐下,把复查的事说了一下。

他说:“就这事?那干嘛搞得吓死人的?不就是复查吗?”

“你说我——会不会生了癌?”

“检查结果没出来,我怎么知道?”

“你是医生,怎么会不知道?”

“我又不是妇科医生。”

“你以前不是说你们做医生的什么科都懂吗?”

“我说过吗?”

她把若干年前的对话重复一遍,他皱着眉头说:“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就算了吧,我也懒得跟你说了。”

他又叫住她:“喂,你跑什么,话还没说完呢。你在J州找工作的事,到底怎么样了?”

“不是我在J州找工作,是人家在会议上主动给我一个面试机会。”

“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把一些材料寄过去。”

“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等着。”

“他们还没决定给不给你工作?”

她有点不耐烦了:“不是没决定给不给我工作,是还没决定要不要我去on site(现场,在用人单位)面试。”

他愣了一阵,说:“这有好些天了吧?我估计人家不会给你on site面试了,要给不早就给了,还会等这么久?”

她见他像只乌鸦一样,尽说些不吉利的话,越发生气:“我还有一封推荐信都没寄过去,人家怎么决定?”

“怎么还没寄过去呢?”

“我怎么知道?他说他很忙。”

“是不是他不愿意替你写推荐信?”

“不愿意他干嘛要答应?”

“不答应又怕你不高兴啰。”

她真是越听越生气,这个人就没一句好话说,也提不出个解决办法,就会说些令人丧气的话。她嘲讽地说:“你问这么仔细干嘛?难道你还想帮我写封推荐信不成?”

哪知道他竟然回答说:“可以啊,我可以帮你写封推荐信啊。”

“你写有什么用?你是我丈夫,人家会信你的?”

“我又不会在信上说我是你丈夫,人家怎么会知道?”

她不知道这样使得还是使不得,决定先问问鲁平,便推诿说:“鲁平也请了那个教授写推荐信,也是到现在都没写,等我先问问她吧。”

“我也可以帮她写一封。”

“你能帮她写?”

“为什么不能?你们告诉我寄给谁就行了。”

“我还是想先问问鲁平。”

她等丈夫上班去了,就打电话问鲁平。

鲁平一听,十分赞成:“那好啊,你先生是这方面的PI(principal investigator,科研项目负责人),他为我们写推荐信,肯定有份量。不过我们怎么才能跟他扯上边呢?”

“可以说我们替他实验室做过数据分析。”

“嗯,是个好办法。”

但过了一会,鲁平就改变主意了:“我觉得有点奇怪哦,你丈夫以前是不愿意你到外地去工作的,怎么突然180度大转弯,要帮你写推荐信了?会不会给你瞎写一通,让你去不成?”

她惊出一身冷汗,这太有可能了,怎么没想到这上头去呢?

她担心地问:“但是如果我们拒绝他,他会不会越发要去J州那边坏我们的事?”

“你也不要正面拒绝他嘛,就说我们已经把推荐人的名字报给J州那边了,现在换人不大好。”

“那他不会说‘多一个推荐人没坏处’?”

“你就说人家只要三个推荐人,多了人家嫌你啰嗦。”

她真佩服鲁平头脑冷静鬼点子多,如果是她的话,肯定上了丈夫的当了。

第二天,她按照鲁平的教唆,不走样地回复了丈夫。

他不太高兴,但也没再坚持,只咕噜说:“好心没讨到好报。”

“你以前不是不愿意我去外州工作的吗?”

“什么以前?我现在也不愿意你去外州工作。”

“那你怎么要帮我们写推荐信?”

“我是看你着急,想帮你一下,你不领情就算了。”

“如果我拿到J州的工作了,你怎么办?”

“什么我怎么办?”

“你跟过去还是留在这里?”

“我怎么能跟过去?”

“为什么不能跟过去?难道非得女人跟着男人走?”

“我跟过去在哪里工作?去当博士后?”

“当博士后不行吗?”

“那我还不如回国去。”

“你不能把grant(科研基金)带到J州那边去吗?”

他脸上是一副不屑的表情:“你不懂的事就不要乱说,我的grant一部分就来自于这边的单位,怎么可能带到那边去?你以为grant是你自己的钱,你想带到哪里去就带到哪里去?”

“那怎么办?”

“就两地分居啰,只要你把孩子带过去就行,丁丁是个女孩子,又这么大了,放这里我没法照顾。”

他不反对她去外州工作了,她不觉得高兴,反而觉得失落,而且有种不祥的感觉:这人会不会是个送反信的主?他支持的事,是不是就搞不成了?

她忍不住又去催那位色教授写推荐信,色教授说:“其实推荐信没什么用,人家这是走走过场,这么久了,on site面试的人早就被叫到J州面试了,哪里会还等着你们?”

她气死了,什么这么久?不都是你搞成这样的吗?如果你早点写推荐信,哪里会拖这么久?如果你不打算写,一开始就直说了,也免得我们老等。你答应了的事又不做,把我们的事拖黄了,你还来卖嘴?

但她不敢发牢骚,只带点撒娇地恳求说:“不管有没有希望,都请你帮我和鲁平把推荐信写了寄过去,我请你吃中国饭。”

这招还真管用,不到两天,色教授就发email(电子邮件)来说,已经给她和鲁平写了推荐信,寄过去了。

她大力谢了色教授一番,并实践诺言,要请色教授到一家中国餐馆吃饭。

但色教授说他不爱吃餐馆的饭,那是按照美国人口味改良过的中国餐,他想吃地道的中国餐。

她心领神会,提议说:“那就上我家来吃吧,我亲自下厨。”

约好了时间,她又有点忐忑不安,怕鲁平知道了说她作风不正派,于是打电话给鲁平,汇报这事。哪知道鲁平说自己跟色教授做的是一模一样的交易,色教授说已经把她们两人的推荐信寄过去了,而鲁平也已经定好了请色教授吃饭的时间,也是不去餐馆,自家做。

两个人又是一顿饱笑,她说:“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这么卑鄙呢。”

鲁平也哈哈大笑:“我本来不想告诉你,怕你觉得我龌鹾。”

“你还说美国人正直,我看这个色教授一点也不正直。”

“他就是色点,但人家色也色得正直嘛,只是吃顿饭,没说要吃人。”

“会不会吃着吃着饭就提出要吃人?”

“不会的,家里老的小的都在旁边,他怎么敢吃人?”

她想起鲁平跟自己不同,人家的老公遇到这种事,肯定会陪在旁边,而她的老公肯定会呆在实验室里,让她一个人去对付色教授。

她把自己的担心一说,鲁平说:“他连这样的事都不到场?那也太没道理了,你干脆这样,先告诉他你要请色教授来家吃饭,就说色教授对你有那个意思,看你丈夫能不能自愿出席,如果能,那没话说,如果不能,你也不用顾忌他什么,就跟色教授好算了。”

“你别开玩笑了!”

“不是开玩笑,是说正经的,色教授老是老了一点,但人还是长得不错的,又是美国大学教授,哪点不比你老公强?人家对你这么热情,你老公对你那么冷淡,你干嘛不选个热脸,偏要选个冷屁股?”

“这种一夜情,选谁都没意思。”

“谁说是一夜情,人家色教授可是正儿八经找老婆的。”

“他没老婆?”

“死了几年了,正愁找不到人呢。”

“他还会找不到人?系里就有好几个单身女教授。”

“但人家不喜欢那些单身女教授啊,他是一定要找亚洲女人的。”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他去世的那个老婆就是亚洲人。”

“中国人?”

“日本人。”

“那他的孩子不都是混血儿?"

“一儿一女,都是混血,长得漂亮极了。你没看见过他两个孩子的照片?”

“没有,在哪里?”

“就在他家里呀,你没去过他家?”

“没有,你去过?”

“我以前修他的课的时候去过,很大的房子,很豪华。”

“既然是这样,他怎么会看上我?”

“怎么就看不上呢?我觉得他那个日本夫人还没你长得好。”

“别开玩笑了。”

“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他家看照片。”

“我去他家干什么?”

“那等他去你家吃饭的时候,你叫他把他夫人的照片给你看。”

“他随身带着夫人的照片?”

“肯定带着,老外都很浪漫的。”

她按照鲁平的教唆,把请客吃饭的事对丈夫讲了,他开始没说什么,但过了两天,突然打听起请客的时间来。

她好奇地问:“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

“问清楚了好做些安排。”

“安排什么?”

“安排实验啊会议啊什么的。”

“他来吃饭,关你实验和会议什么事?”

“免得时间上冲突了。”

“你也准备接待色教授?”

“当然哪。”

“你是不是把这事拿到实验室讲了,别人给你出的主意?”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嗯。”

“她们怎么说?”

“她们说这个教授对你夫人不怀好心,你得盯紧点。”

她呵呵笑起来:“别告诉我,我开会回来那天,也是你实验室的人叫你早点回来的。”

他老实作答:“是她们叫我早点回来的。”

她吃了一惊:“什么?那次也是她们叫你早点回来的?”

“嗯。”

“她们怎么说?”

“她们说你夫人回来了,你还不赶快回去陪她?”

“所以你提前跑回来了?”

“嗯。”

“那如果她们不说这句话,你自己知不知道早点回来?”

他自负地说:“当然知道。”

59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50)

  1. 1st!!:))

  2. 沙发?

  3. 呵呵 第三名,也不错了!
    最近忙于举办会议、出差、带童童出去旅游,接待友人游世博,疯掉了。
    今天终于有空坐到电脑前,幸福啊!

  4. 前4

  5. 满“同学”太可爱了,让人哭笑不得。。

  6. 先坐下再看。

  7. 支持丁乙找个浪漫的教授,象腾教授那样的:)))

  8. 可爱的满大夫。 我老公和他有一拼。 正在强力推荐我老公跟读。看看他自己的傻样

  9. 我作过乳房X光检查,艾米写得太形象了,真棒!
    一直跟读,满大夫实在有点木。我以前觉得LG很木,现在不这样认为了。
    丁乙很优秀的,也支持丁乙找个浪漫的教授。

  10. 我现在只担心丁乙的身体健康,别的一律靠后,先不想了,期待下集。

  11. 满大夫和丁乙碰面交流少,丁乙对美玉的雕琢也跟着无处使力了。但愿他的同事们能接过这副担子,让满大夫继续向完美靠拢:)

  12. 我有点转不过弯来,怎么满大夫听见丁乙复查,有光点的事情,没什么反应,是因为听见很多人都有复查的经历?还是结果没出来他不相信丁乙会生病?

    注意力反而在她找工作上,以前不是很反对的?是不是这件事情也跟实验室的人交流过了?

  13. 但愿复查只是虚惊一场…

  14. 清风白云飘

    让人哭笑不得?哭不得,没得笑。

  15. 嘿嘿嘿,占个地儿

  16. 满大夫真是迂的让人无语

  17. ZT — 支持丁乙找个浪漫的教授,象腾教授那样的.
    同感!丁乙这么好的女人真应该有个又帅又浪漫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满大夫如果真和小温之流有一手,我真是替丁乙不值.

  18. 说到乳房检查, 我上个月刚刚经历过一遍, 筛查,复查和B 超.不过我的B超和复查在同一天, 所以当时就知道没事儿了. LD如释重负,高兴地给大夫一个熊抱.
    等待复查的日子真是难过. 我心里总在盘算着就算手术后还能有十五年,老二也才二十岁,大学还没毕业. 我觉得对我自己而言,多几年少几年没什么了不起. 只要我好好珍惜每一天. 但是不能看到两个孩子都能自立了, 我是怎么也不能安心.
    希望丁乙也象我一样,只是虚惊一场.

  19. 无记名投票

    实验室里虽然各人有自己的小算盘,但看起来集体舆论导向还是健康的,满大夫在群众的教育下多少有了点滴进步。

    看来丁乙这一打算找工作,连满大夫的同事都替他有了危机感了。

    也可能是另一个Dr. Man 比较洞察这一家的状态,在实验室里有意挑起这样的话题,敲打满大夫,同事们当然会跟进附和的。

  20. 无记名投票

    “那如果她们不说这句话,你自己知不知道早点回来?”

    他自负地说:“当然知道。”

    —- 小满吹牛吧? 老婆自己开车出远门,满大夫期间都没问过一句对方的情况,老婆回来自己还知道早回家?肯定是像艾友友说的,想那啥了。

    不过听他说的那么骄傲, 也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懵对了一回,丁乙可能心里挺美。

  21. 无记名投票

    丁乙妇科检查出了这么大的风波,心理压力太大,太需要有个知心丈夫从旁安慰开导了。不过满大夫就是这样一个不能知心体贴的老公,丁乙只能坚强点。

    乳房切除虽然可惜,但妻子的生命比什么都宝贵,一个值得挽留的丈夫绝不会认识不到这一点。

  22. 有些事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比从丁乙嘴里说出来更能让他上心!

  23. 同意无名。

    我爸就是这样,我妈最痛恨他一口一个“人家说”,谁说的都有道理就我妈说的话他当耳旁风。呵呵。

  24. “我是看你着急,想帮你一下,你不领情就算了。”——疑点一,丁乙叫醒他是为身体复查的结果焦虑,他却把关注重点转移了。

    “就两地分居啰,只要你把孩子带过去就行,丁丁是个女孩子,又这么大了,放这里我没法照顾。”——疑点二,丁乙面试期间,满大夫除了丁丁这个“小尾巴”,尝到了自由身的甜头?

    “她们说这个教授对你夫人不怀好心,你得盯紧点。”——疑点三,见识了一个如此不吃醋的棒槌!我猜测实验室的女人们也许有起哄的;有善意提醒的;不会包括小温吧?

  25. 哎呀,小满还是这样,被“拷一桩黄一桩”!

  26. “就两地分居啰,只要你把孩子带过去就行,丁丁是个女孩子,又这么大了,放这里我没法照顾。”——疑点二,丁乙面试期间,满大夫除了丁丁这个“小尾巴”,尝到了自由身的甜头?———
    海天,你不记得丁丁是跟满大夫的吗?怎么自由身了呢?:)

  27. closetoyou2010

    憨憨实实的满大夫有啥说啥的个性招人爱也招人恨啊……

  28. aprettypenny1120

    丁乙处在这个时候,是最需要有个人安慰安慰的,可惜满大夫没有意识到这方面。真难为丁乙了,她算是够坚强的了。

  29. 这个满博士真让人无语,你说他关心老婆吧,因为复查的事,丁乙都快愁死了,他老人家无动于衷;你说他不关心老婆吧,他倒把家里的事说给实验室的人听(过去是说给岭上爷听),好在到目前为止,实验室的人出的还都是好主意,他象“圣旨”一样执行,就怕哪一天,有人给他出个坏主意,他是不是也执行不误啊?

  30. 有一种说法,说爱是一种意愿,更是一种能力。在爱的意愿方面,很难猜测到满大夫的心思,但爱的能力却是明明白白的严重缺乏。满大夫在关心妻子方面,鲜有主动,但别人点拨一样,也确实照执行不误,不知道他在乎的是他在别人眼中的形象,或是爱的意愿被激起呢?

  31. 那体检真的很恐怖!担心丁已!

  32. 俺做过同样的检查,只不过X 光和超声波检查是一起做的。结果是乳房囊肿。医生说是很常见的现象,没有危险所以不需要治疗。这可能是满大夫没把复查放在心上的原因;或者是他的职业习惯:只有看到检查结果才下结论。
    不管怎么讲,他对妻子完全可以解释一下,宽解一下。

  33. 摊上这样一个老公,就像吃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恋爱时以为孺子可教,慢慢就发觉改造不了他,只好改造自己,不再盼望那些温馨浪漫的故事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在生活上一切靠自己,遇见了困难自己扛,有了烦恼压力自我调节,就像文中的丁已一样,这样的妻子,真的特别不容易。而如果丈夫事业有成,就更加郁闷,因为种人前风光,人后有苦自己知的生活就更不容易了。

  34. 满大夫跟自己的老婆话少,可是跟自己的同事却什么事都说,现在的实验室同事,以前科里的小护士……

  35. 我写错字了!
    艾米,对不起:(

  36. 过来人,有苦自己知,丁乙够坚强。

  37. 突发奇想,丁乙会不会把韩国人和色教授撮合成一对呢?这不就少了一对潜在的“情敌”多了一对朋友吗?

  38. 爱向中国人打听中国的鸡鸭的,还不止色教授,我也遇到过。说明中国的鸡鸭闻名世界啊!

    有个中国人,在美国混得不得意了,回国当了一个大学某个学院的负责人。他邀请他在美国的老板回国讲学,引诱的方式之一就是说中国有很多漂亮女孩。

  39. 有些人就是靠不住,你着急,他觉得你急得没道理,你难过,他觉得你难过得没道理,你对这种人诉苦,不是等于零的问题,而是等于负数。

  40. 说到底,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等到身体垮了,谁都靠不住,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夫妻。

  41. 文学城这两年就有好几个人死于癌症,一个叫大大雪球,还有一个忘了名字,是搞摄影的。一个肝癌,一个肺癌,都是查出来不久就去世了。

  42. 我是一片云

    为丁乙祈祷,两项检查都无大碍。

  43. 希望复查没事,丁乙身体健康!

  44. 满大夫从强烈反对丁乙去外州工作,到主动写推荐信帮助丁乙到外州找工作,突然180度大转弯,我要先存个疑。
    1)我不太相信满大夫突然变得体贴起来,是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担心丁乙着急。因为,丁乙对自己身体上的毛病更着急,满大夫却没有半点安慰,而且对丁乙究竟会不会生癌没有半点着急或者关心。态度上是公事公办和推脱责任(自己不是妇科医生)。
    2)我也不太相信满大夫不反对丁乙去外州工作,完全是因为实验室的她们劝说的结果。也许实验室的同事有劝说,但谁知道满大夫是不是听了小温的劝说而动心?没有丁乙和女儿在身边,满大夫可以享受更多的自由?小温有更多的机会——夺取满大夫?感觉在满大夫的心里,小温比丁乙更吸引他!满大夫听得进同事的劝说,却根本不想与丁乙勾通;满大夫觉得小温很有实力(他曾经得意地说他在录用小温的时候就看出来),而丁乙的作用就像丁乙自己所说的那样,做家务带孩子。即使丁乙长得也不错,那么多年的夫妻,也早就审美疲劳。尤其是在丁乙忙于家务忙孩子,在家不收拾打扮,远不及小温等人经过化妆修饰面貌养眼。
    总之,满大夫是一个比较在乎别人的看法的人,说难听一点是一个虚荣心比较重的男人,容易受别人的影响。不会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也不是那种愿意为家人吃苦牺牲的人。所以,丁乙的婚姻生活一路逆风。我不知道满大夫对丁乙有多爱,对女儿有多爱?不敢也不愿想像丁乙身体真的有什么大问题时,满大夫会做出什么举动?!

  45. 老公难道是用来装样子的?希望丁乙健康,坚强。

  46. 小满不满足妻子需求 ( 床上和床下 ), 不理会妻子感受,只关心妻子是否排卵(这关系到自己生儿子),关心妻子找工作的事(恐怕也有自己的打算),这样的丈夫,实在看不出任何可爱之处。

  47. 虽然我们大家都希望丁乙体检没事,但从艾米的写作来看,丁乙的体检肯定有事,不然就不会花篇幅写体检了。我还是祈祷丁乙体检出来的问题是小问题吧。

  48. littlemou 说得对,满大夫这样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过放眼四望,能够找到一个相貌过得去、性格又好、经济有基础、又爱自己的配偶实在是很难。有些方面不满意,只能凑合着过。据说有统计,美国结婚的人中有50%会离婚。

  49. 看来这个色教授会在故事里扮演一个重要角色,也许正是因为这个色教授的掺和,满大夫认识到老婆还是很紧俏的,于是开始紧张老婆,改变了自己。

    不过这个猜测好像不符合艾米以前说过的走向,满大夫应该是一直傻到了底的,不然就会是大团圆结局。

  50. 有些男人就是这样,自己在外面想接触谁就接触谁,但却不准许老婆接触别的男人。如果你也不准他接触别的女人,他会找出一堆理由来,工作需要啊,我心里没鬼啊,不要太小气啊,你不信任我啊,等等。

    而社会舆论有时很倒向这类男人,老婆计较一下丈夫跟别的女人接触,多事的人马上就来教训老婆了:你把他管这么紧不行的,这就像握沙一样,攥得越紧,沙漏得越多。男人嘛,你得给他一些个人的空间,不然他会造反的。

    但是很少有人这样劝那些做丈夫的。

  51. 听从外人劝告,照顾外人情绪,但就是不听从自己老婆的话,也不照顾自己老婆的情绪,这也是很多中国男人的通病。他们还很理直气壮:我这是亲者严,疏者宽。

    有的男人不仅对自己老婆是如此,对自己的孩子也是如此。自己的孩子与别人的孩子发生矛盾,他不是明辨是非,公正处理,而是上去就给自己孩子几巴掌,或者狠狠教育自己的孩子一顿,还美其名曰:亲者严,疏者宽。

    对付这种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别做他的亲者,做他的疏者得了。

  52. 我也做过乳房X光检查,说我乳腺增生,拿到结果把我吓得半死,生怕要切。但医生安慰我不要紧,说要保持心境的轻松愉快,太焦虑了会加重病情;并且要特别注意饮食。
    给我开了中药吃,现在每年复查,结果还好。
    至那以后,都是清淡的饮食、不吃发物,牛羊鱼虾肉都吃得少了。

    希望丁乙身体健康!就算有一点点问题,听从医生的治疗方法,也一定会好的。

  53. 看到这里替丁乙的健康担忧。

    如果后来的复查证明丁乙的身体状况没有什么异常,她的工作也顺利拿到了,那么我觉得,如果丁乙去外州工作,如果一个星期或一小段时间能回来一次,未必比现在几天与满大夫说不上一句话这种生活状态更糟糕,因为从之前丁乙去参加会议那次看,满大夫还是有一点小别胜新婚的,丁乙也可以偶尔制造一下实验室“总统夫人”来访效应。

    所以现在唯一希望的是丁乙是健康的,但万一复查结果是糟糕的,我还是相信满大夫会对妻子不离不弃的,尽管他现在的反应好象很不当一回事,但这一路看过来,他就是这个性格,另外也可能跟他的职业有关系,没有确凿的数据就不说明问题。

  54. 我是一片云

    其实,女人要求并不高。像丁乙这种处于焦虑等待医院复查结果的情况下,如果满大夫伸出双手,搂住老婆,安慰一下,“不会有事的”,“即使有问题,现代医学这么发达也会有办法的!”满大夫做为老公,表个态,有事会共渡难关。我想丁乙就会感到很幸福。有天大的事,只要身边有爱人愿意不离不弃地支持,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如果,我们每一个人,在亲人,或者朋友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帮忙的就伸出援助之手,帮不到忙的口头安慰一下也是莫大的帮助。想一想,自己举手之劳就可以使亲人和朋友得到战胜困难的信心,我们为什么不呢?

  55. 满大夫就是人们说的死读书,读死书的人吧!除了业务上能与人一拼外,其他人情世故一点不懂!除了业务能力和长相外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吸引得了女孩子!对家没有多少责任感,对孩子和老婆漠不关心!(做爱后倒床就睡觉是个典型的例子!) 想浪漫的女孩子最好不要和这样的人去谈恋爱或者结婚! 不然会郁闷死!

  56. 回复有花无果:

    女孩和满大夫结婚之前怎么可能知道他的那些毛病呢?

  57. 回复我是一片云:

    建议你去看看“拾荒的女人”,你就知道有些病人不是一句安慰就能解决问题的。

  58. 新浪艾园的SUMMER

    感觉丁乙的身体是出问题了,希望问题不大。

    虽然小满经常让人感到失望,但这集特别失望。

    色教授会在这个故事里扮演怎样的角色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