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53)

其实丁乙自己也觉得自己拿不到这个工作,可以这么说,凡是知道这事的人都认为她拿不到这个工作,但她很不爱听这话从丈夫嘴里说出来,难道他身为丈夫,就不该戴副玫瑰色的眼镜来看她吗?

她追问道:“如果你是招工的,你会不会录用我?”

“我录用你干嘛?你又不懂我这行。”

“我不是要你把我招到你实验室去,我是叫你设身处地——算了,说了也没用,你这个人不会设身处地。我们就说万一吧,万一我拿到这个工作了,你跟不跟我过去?”

“根本就没有万一嘛。”

她生气了,大声说:“你就万一这么一回,难道会死人?”

他吓了一跳,呆望了她一会,有点胆怯地说:“我不会跟你过去。”

她竭力忍住没咆哮:“为什么?”

“我在这里还算受重用,但到了那里只能做博士后。”

“做博士后就做博士后啰。”

“博士后就是给人家打工。”

“打工就打工啰。”

“在美国给人打工,我还不如回国去当老板。”

“当什么老板?”

“院长。”

“到哪儿去当院长。”

“医院。”

“那个医院?”

“满家岭的医院。”

“满家岭有医院了?”

“没有可以建嘛。”

天!原来他那个在满家岭建医院的梦想还没死翘翘,就为了当老板不打工,就宁可回到那个山旮旯里去,看来这人是把“宁为鸡头,不为牛后”这句话刻到骨子里去了。

她问:“我们都在这里,你一个人回国去?”

他不吭声。

她恐吓说:“我不许你一个人回去,你没听那个色教授说,国内鸡鸭多得很,而且很多都有性病,云南那边某个研究单位搞的一个性病治疗方面的clinical trial(临床试验),随便一招,就招到6000多个志愿者,全都是患有性病的鸡。”

“云南的事,他怎么知道?”

“网上写着呢。”

“网上瞎写的。”

“才不是呢,人家那是美国卫生组织的官方网站,全世界的clinical trial(临床试验)都在那里查得到。”

他一听是美国的官方网站,就不再怀疑了,只咕噜说:“国内鸡鸭多,跟我有什么关系?”

“怕你染上性病。”

“我怎么会染上性病?”

“你老婆不在跟前,你不去找那些鸡?”

“那你们也跟我回国去啰。”

“丁丁怎么能跟你回国去?她现在连中文都不会写不会认,说也说得不流利,回国去怎么跟得上?”

“我早就叫你别让丁丁把中文丢生了,你不信——”

“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我还每星期送她去中文学校,你做了什么?”

“我跟她说话都是用中文。”

“切,你成天泡在实验室里,她去上学的时候,你还没睁眼,她晚上睡觉了,你才回来,你跟她用中文说过几句话?”

他又不吭声了。

她坚持说:“即便她回去没问题,我回去也不行了,一把年纪,又是女的,到哪里去找工作?”

“你不用工作了,我养你。”

“我才不会那么傻呢,你养我,我看你的脸色吃饭?你什么时候想包二奶了,我干瞪眼?”

“我包什么二奶?”

“那谁知道?不包二奶,在外面寻花问柳什么的,搞一身性病,不是一样该我倒霉?”

“我们满家岭人不兴那些。”

“反正我是不回去的,也不准你回去。”

“我只是这么说说,我相信我不会落到做博士后那一步的。”

她也相信他不会落到那一步。

她收好了东西,拖着小旅行箱在屋子里走了几步,问丈夫:“你说我这样子人家会不会要?”

“会要。”

“你刚才不是还说人家只是让我当陪衬的吗?”

“哦,我那是说的工作。”

她扬起眉毛:“那你现在说的‘会要’是在说什么?”

“我以为你问我男人会不会要你呢。”

她忍不住笑起来:“我怎么会那样问?”笑完了,她又补上一句,“你的意思是我这样子会有男人要?”

“当然哪。”

“那你是觉得我这样子还不错?”

“本来就不错么。”

她很开心,但故意说:“你算了吧,别装模作样了,明知道我们这种奔四的女人没人要了,故意在这里讽刺我们。”

“谁说没人要?外国人最喜欢你这样的女人了。”

“谁说的?”

“她们都这么说。”

“谁?你们实验室的几个女的?”

“嗯。”

“这你也信?她们是在变相拍你马屁呢。”

“不是拍马屁,是真的,她们说色教授就很喜欢你。”

“她们又没见到过色教授,怎么知道他喜欢不喜欢我?又是你对她们说什么了吧?”

“我没说。”

“你没说,她们怎么会说色教授喜欢我?”

“我怎么知道?那天我陪你们吃过饭后,回到实验室去,她们都说这下色教授有机可乘了。”

“那你怎么没立即跑回来?”

“我有事,走不开。”

她呵呵笑着说:“有没有一点吃醋的感觉?”

“有。”

“那你以后要把我抓紧点,不然我就去找色教授。”

他叫起来:“我还抓得不紧啊?”

“你抓什么紧?成天都泡在实验室里,家里的事一点也不关心。”

“但是我不泡在实验室里,那些人就不好好干活,就做不出项目来,人家就会断了我们的grant(科研资金)。”

她当然知道grant的厉害,丈夫拿不到grant,她和女儿就没饭吃,那个可不是耍的。

她让步说:“好,泡实验室就算你有道理,但别的方面呢?老婆去开会,你不送,老婆回来,你不接,你这叫抓得紧?”

“我不会开机场嘛,怎么送?”

“你不能把我送到机场去,至少临走时可以送下楼吧?”

“下楼还要送?你又不是摸不到路,又没什么重东西——”

“这不是摸路的问题,也不是提东西的问题,这可以看出你——浪漫不浪漫。”

“我又不是学文的,为什么要浪漫?”

她哭笑不得:“不是学文的就不用浪漫?你老婆要出去开会,你总应该有点不舍的感觉吧?”

“未必我不舍,你就不去了?”

“如果你真的不舍,我兴许就真的不去了。”

他马上表态:“我是真的不舍。”

她擂他一拳:“太晚了!我提醒了你,你才说不舍,那是假的。”

“我就知道说了也没用。”

“狡辩!我早就定好了的事,当然要去,但你晚上回来总可以来跟我告个别吧?”

“我这不是回来跟你告别了吗?”

“这次还可以,上次呢?”

“上次?”他仿佛已经想不起自己上次犯过什么错误了。

“上次你半夜才回来,一回来就钻你那屋睡觉去了,说明你没那个心。”

“我有那个心。”

“你有那个心,怎么那天晚上没到我这边来?”

“我没那个力么。”

她扑哧一声笑出来,觉得他申诉的样子挺诚实挺可爱的,有点诚惶诚恐的味道,让她又回到了初恋的日子,他那时也是最怕她要跟他吹了,她一说吹,他就什么都依她的了。

她搂着他:“我希望我们永远都相亲相爱不分离。”

“本来就是永远么。”

那天晚上,两人洗了个鸳鸯浴,然后进房做爱。她把上次偷偷用“外国神器”的事告诉了他,警告说:“你听没听说过女人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当心点,我现在可是狼虎之年啊,以后你把我弄个半生不熟就睡觉,我就用那玩意代替你。”

他没答话,直接翻上去压住她:“是不是排卵期?”

“没测。”

“怎么不测呢?”

“测了干什么?说不定都已经得了癌症了——”

“又在瞎说。”

“不是瞎说,是真的。”她把Dr. Z的话重复了一遍,担心地问, “你说我会不会是癌症?”

“肯定不是。”

“你怎么知道?”

“我是医生么。”

他的话让她宽心不少,因为她知道他是个说话直统统的人,如果他觉得她有可能是癌症,他一定不懂得委婉,肯定会直统统地说出来,既然现在他说她不是癌症,那么十之八九不是癌症。

但她有心试探他一下:“如果我真的得了癌症,你怎么办?”

“说了不会是癌症。”

“我是说万一的话。”

“没什么万一。”

“好,那就不说癌症,就说那个漏斗。如果我做了那个漏斗,怀不上孩子了,你怎么办?”

“怀不上就怀不上了呗。”

“那你的儿子梦不是破灭了?”

“那有什么办法?就那个命。”

“你会不会——再找个人替你生儿子?”

“再找个人干嘛?我找死啊?”

她不解:“什么找死?”

“我老早就说了,如果我跟你离婚的话,天打五雷轰。”

她愣了,突然发现迷信也有迷信的好处啊!瞧这迷信多可爱!

那场爱,他做得勤勤恳恳,艰苦卓绝,好多次都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了,硬是让他给忍了回去。她心疼他,叫他自己快意算了,但他不肯:“不行,你说了,如果我不能满足你,你要去找色教授的。”

她想纠正他,我没说去找色教授,我说的是用“外国神器”,但她不想在这种时候跟他咬文嚼字,于是吞了回去。但偏偏天不作美,她老是上不了高峰,最后只好装了一个,解脱了他。虽然她肉体上没上高峰,但心理上的峰比以往哪次都高。

真是一顺百顺,On site(现场;实地;在用人单位)的面试也很顺利,有一个笔试,但不难,给了几个实际问题,让她设计模式,或者解读结果,而公式和计算都已经提供了,让她大大释然,因为她文科出身,而且是学英语的,所以读懂问题解读结果都不成问题。她最怕的是那些繁琐的公式和计算,既然这个考试把公式和计算都替她搞定了,她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考完之后,Ms. Cooper问她感觉如何,她很诚实地回答:“我就是怕公式和计算,而这个考试把这些都替我做了,太好了。”

Ms. Cooper呵呵笑起来:“我们设计考题是从实际出发,今后的工作中,公式和计算都不用你亲自动手,软件里都有,你只要知道什么时候该用什么公式就行了。”

她听后大喜,觉得这个单位太对她的胃口了。她修课的时候,就最怵公式和计算。公式还好一点,有的老师允许考试时带一张cheat sheet(备忘单)进去,可以把公式抄在上面。但那些计算,真让她头疼,总是在那上面丢分。那些比她年轻的同学,刚好跟她相反,公式和计算特别厉害,但阅读和解读就比较薄弱。

她沾沾自喜地想:看来在这个行业找工作还得我这样的人,你公式记得再熟,再会计算,也等于零,你总不会比统计软件还牛吧?但你如果语言不好,不善表达,那就该你吃亏,因为你没法搞明白客户要什么,也没办法把分析结果清楚明白地讲给客户听,那人家雇你干嘛?

那天除了考试,她还有好几个面谈,光是她那个专业的,就有老中青三个人跟她面谈,代表三个不同的技术级别,她还跟一个头目进行了面谈,中午在单位吃便餐,下午是雇主方面请她上餐馆吃饭,好几个人作陪。

第二天上午,人事部门的Ms. Todd(托德女士)约见她,谈了签证和绿卡方面的问题,讲了单位对雇员提供的福利,连停车的事都给她讲了,Ms. Todd很抱歉地说:“单位附近的停车场车位有限,但我们还有别的停车场,离这儿比较远。像你这样的新雇员,只能停在较远的地方,再乘单位的shuttle bus(区间车)来上班。”

Ms. Todd的口气那么诚恳那么抱歉,好像在哀求她别因为车位问题嫌弃这单位一样,差点把她感动得流下泪来,心说只要你们肯雇我,我就感激不尽没齿难忘了,哪里会计较停车的事?还别说有停车位有shuttle bus,就算你们没停车位,让我天天骑马来上班,只要你们有个地方让我拴马,我都没意见。

最后,Ms. Todd问她对年薪有什么要求。

她不敢说,说高了怕把人吓跑了,说低了怕自己吃了亏。

Ms. Todd主动说了个数,问她觉得怎么样。

那个数比她自己梦想过的还高,比鲁平的年薪就更高了,要不是她听姐姐说过小城市的四万相当于大城市的六七万,她肯定会喜疯掉!

她激动得热泪盈眶,满口答应:“很好,很好,只要你们愿意雇佣我,我就很满意了,年薪我不在乎。”

Ms. Todd笑眯眯地看着她,好像看一个刚从乡下出来,得到一颗泡泡糖就全身心满足的小孩子一样,然后说:“我们还有些人没面试,等我们全部面试完了,会做出决定,那时我们会通知你结果。”

临走的时候,她顺便说要去名校看看,Ms. Cooper很热情地给她找来地图,告诉她怎么走,还叫她留着去名校的出租车发票,跟机票等一起寄过来报销,算是她离开单位去机场的部分路费。

她走在名校的校园里,到处照相,幻想着自己拿到这份工作,丈夫也调到这里来的情景,还幻想着丁丁上名校的情景,觉得真是太美好了,如果不是怕出洋相,她真想面朝太阳,闭上眼睛,伸开臂膀,大喊几声:

“生活,我爱你!”

47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53)

  1. 1sr!先把位置占上。

  2. 终于等到了

  3. 三人沙发

  4. 这么快,沙发没了!

  5. 占地儿!

  6. front seat.

  7. 你不能把我送我机场去

    ---这里第二个“我”是“到”吧

  8. 挪个地儿,坐下,呼!

  9. 丁乙肯定拿到这份工了。恭喜恭喜!身体上的问题也应该没什么,既然满已经表态了不用非要男孩儿。就希望她别在这关键时刻怀孕了。从题目看,似乎很有可能。期待下篇。

  10. 这集真是顺风!
    预感丁乙拿到了这份工作, 但是体检可能出了问题. 祝福她!

  11. 一集欢喜一集愁,欢喜后总有愁来到。这一集看得喜,但也喜得忐忑不安啊。

  12. 这一集看着真让人舒畅呀,工作搞定了,满大夫的心思也看到了,丁乙应该很有成就感吧。现在就差体检结果了,但愿不要太糟糕。

  13. 你跟他用中文说过几句话?”
    ==============
    他-----她

  14. 占个座。

  15. 从来没觉得满大夫和丁乙会离婚,只是觉得满大夫少了点情趣,缺少了女性朋友希望的浪漫细胞,但这集艾米笔下的满大夫着实可爱,真有一种回到初恋的味道。

  16. 执子之手偕老

    那场爱,他做得勤勤恳恳,艰苦卓绝,好多次都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了,硬是让他给忍了回去。她心疼他,叫他自己快意算了,但他不肯:“不行,你说了,如果我不能满足你,你要去找色教授的。”
    —————-
    呵呵,这就是引进竞争的好处,小满有危机感了:))

    丁乙厉害,这么难的工作都能搞定,是个非常出色的人。

  17. aprettypenny1120

    这集确实看得人很振奋。
    给自己泼了一盆凉水之后,再想了想:
    丁乙的工作很有希望拿到,但不等于已经拿到手了;丁乙的健康问题还没有完全弄清楚;就算拿到了工作,满大夫也说过不跟她过去的,到时候思考怎么样处理一家人的居住问题,或者还得来回奔波。
    丁乙这段时间也够累心的了,即使是暂时的放松对她也好。

  18. aprettypenny1120

    为丁乙祈祷,希望不要喜极而悲,永远都不要!

  19. RosyDuo彩玫瑰

    艾米,谢谢你!非常感谢你每天这么辛苦地码字,谢谢你每天带给众痴傻的幸福和快乐,令我总是魂牵梦绕地惦记着去阅读你的文字。

  20. 她收好了东西,拖着小旅行箱在屋子里走了几步,问丈夫:“你说我这样子人家会不会要?”

    “会要。”

    ——
    丁乙在满大夫眼里还是非常有魅力的:)

  21. 她呵呵笑着说:“有没有一点吃醋的感觉?”

    “有。”

    “那你以后要把我抓紧点,不然我就去找色教授。”

    他叫起来:“我还抓得不紧啊?”

    ——
    满大夫有时候真让人哭笑不得:)
    不过,他还是原来的满大夫,没怎么变。

  22. 这集小满表现不错. 说话直统统和不懂浪漫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重要的是他的申诉和表现让人感到他还是很在乎丁乙,还很爱丁乙. 再加上面试的顺利,真为丁乙高兴!
    只是为什么说这个故事没有大团圆的结局, 没有贯穿全程的爱情呢?心里的不安还是不能消除.

  23. 这一集里看到了满大夫身上很多好的势头或迹象:
    (1)他觉得自己的妻子一直很有魅力,在别的男人面前,会紧张妻子。
    (2)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很在乎妻子了,这虽然说明满大夫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解风情,不懂体贴人,但也说明了,他心里还没有其他的女人。
    (3)对能否生儿子这一点好象也比较看开了。
    (4)在夫妻的事上,也有所努力和进步。

  24. 这一集看得太舒心了~生活,无论风雨或晴天,都要淡定从容

  25. 清风白云飘

    开心的一级,满也有所进步,下一步是顺是逆且看艾米下集分晓

  26. 雪浪风涛惊旅梦

    真的,看满大夫申辩的憨厚劲,替丁乙高兴呢。

    丁乙的求职比较顺利,为她高兴!

  27. 压在丁乙心头的两个大石头,小满的儿子梦和担心他的爱在不在,现在可卸下来了!愿好心情能始终伴着丁乙,让她从容闯过难关:)

  28. 呵呵….丁乙这集很幸福啊!但愿她的工作和生活都顺利!
    满大夫还是那个榆木疙瘩!不过也很好啊,他对丁乙的爱没变嘛!

  29. 我是一片云

    这集顺风,很开心!

  30. 满大夫没有变心哦,他还是很紧张丁乙的,生怕她被色教授抢了去;并且他也能够接受没有儿子的命运。
    呵呵,这集看得我心情超好,乐了一整天。
    祝福丁乙,希望她能得到那份工作,并且身体也没出什么问题。

  31. 充满阳光的一集,喜欢!!

  32. 小满就是个讲话直统统的人,觉得老婆拿不到这个工作,就直接说出来,觉得老婆不会自己这行,自己也不会招老婆做实验,也直接说出来。很多国男都这样,女人不计较,就没什么事,如果计较,就是大事。

  33. 男人在老婆面前说话直统统,是性格问题,也是观念问题。

    1、自己老婆嘛,还用得着拐弯抹角?
    2、嘴甜的人都是靠不住的人
    3、我是拿你当自己人,才掏心窝子和你说话
    4、对自己老婆嘛,就要严一点。

    blablabla。对男人来说,当然要尽力改变,对女人来说,就别把这点和爱情挂钩了,免得自寻烦恼。

  34. 回复十年忽悠:

    说得很在理,看来也是一位爱情专家。

  35. 到处都是枫叶

    再次见识了艾米翻烧饼的本事:看上一集的时候,大家对满大夫一片喊打声,这一集又开始看好满大夫勒……

  36. 满大夫与从前比,有了一些进步,比如用钱方面不那么抠了,对生儿子不那么在乎了。但在很多别的方面,没太大变化。

    1、说话还是直统统,以前看照片时说丁乙有几张照得很丑,说丁乙名字很怪,说岳父有糖尿病是种不好,等等,这些都是很多男人不会直说的话,要说也会等到结婚后再说:)

    2、还是爱把家里的事拿到单位去说,不一定是爱传八卦,而是不觉得有什么不能说的,比如以前他一下就把恋爱中谁追谁告诉小护士们了,现在他又把色教授等人的事告诉实验室的人了。

    3、以前是工作狂,现在还是工作狂。

    4、以前怕丁乙与他吹,现在还是怕丁乙跟人跑了。

  37. 上面四条中占个一条两条的男人很多,尤其是说话直统统这一条,很多男人都有这个毛病,总是说得不合女友或者妻子的心意,结婚之后更明显。结婚前可能还怕搞不成,所以嘴上还带个站岗的,一旦结了婚,简直是无所顾忌,贬低老婆是一把好手。

    严格说起来,他们大多数时间并没撒谎,有时说的是事实,有时说的是他们的真实想法,但就是让人听着不舒服。

    比如满大夫说丁乙拿不到这个工作,从当时的情况看,的确是有很大可能拿不到。

    但在丁乙看来,做丈夫的应该对妻子有点偏爱,没本事都能看出点本事来,有本事就能看出大把的本事。即便看不出老婆的本事来,至少心里的愿望是希望老婆成功的。再退一步,即使心里都认为老婆不会拿到这个工作,但为了老婆高兴,也不会说破口话。

    但满大夫就偏偏说了破口话,别说丁乙,连我们旁观者都觉得他太不应该了。

    我相信现实生活中这种男人相当多,不会讨好老婆,也不屑讨好老婆。

  38. 满博士“算盘珠子”一个,不拨不动,拨一下,动一下,拨两下,动两下,拨的劲大了,动劲大了,拨的劲小了,动劲小了;不过,这一集的“算盘珠子”是个可爱的“算盘珠子”。现在看丁乙的工作问题不大,只是“我们还有些人没面试,等我们全部面试完了,会做出决定,那时我们会通知你结果”,但愿不要节外生枝。另外,就是复检的事,还真不好说,期待下集吧!

  39. 我家领导说话就直统统,完全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那类。我一直说他很幸运,工作场所用英语,跟同事们交流的时候词不达意,最恶毒最撩人嫌的话表达不出来,避过了“祸从口出”的灾难。

  40. 为丁乙和满大夫这一集的交心而开心哦!唯一担心丁乙的身体是否会出现问题……

  41. 我觉得,丁乙对满大夫的爱,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体现了‘美’的力量啊!很好奇这个满大夫到底帅成什么样?:)

    也许爱情真的是反逻辑的!!!

  42. 回复sabrina:

    我觉得丁乙对满大夫的爱,代表了很多人的爱情之路:矮子里面挑长子。她身边只有那么些人,她只有那么些选择,所以她选择了她的选择范围内最出色的一个。

    这就是生活。

  43. 有些空想主义者爱说“只要你耐心等待,你就一定会遇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或者“只要你条件够好,你就一定能找到令你满意的人”。

    这都是哄人的,是一厢情愿。你可以说这世界上肯定有一个真心爱你的人,你也可以说这世界上肯定有令你满意的人。但你是否能遇见那个人,就很难说了。

    一个人能在自己目之所及的范围内,挑选到一个最令自己满意的人,就应该一生无憾了。至于后来发展怎么样,那又是一码事。

  44. 回复十年忽悠:

    我觉得丁乙她是选了最帅的一个:) 所以我说是‘美’的力量 :)

  45. 回复sabrina:

    因为你好奇小满到底帅成什么样,所以我告诉你,不一定是小满有多帅,而是因为丁乙的选择范围只有那么大。

  46. 这一集看得很开心。
    我觉得丁乙是得到这份工作了,只是很好奇满大夫知道后的反应。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