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55)(多图)

第二天上午,丁乙跟导师有meeting(开会,会面)。

她导师是个韩国人,姓Kang(姜),挺年轻的,比她还小,人很nice(好),学术水平也不错,虽然是在韩国拿的博士学位,但在美国发表过多篇论文,以前在另一个大学做研究员,招聘到她那个学校来做assistant professor(助理教授)还没多久。

她本来是请色教授做导师的,色教授也答应了,但总是拖拖拉拉,说手里没项目,叫她自己去找个项目来做。但她到哪里去找项目呢?有项目的教授也不会把自己的项目给别人的学生做,所以她只好另找导师,最后在系里的网页上看到Dr. Kang(姜博士)的手里有几个项目,大概因为才来不久,还没被别的学生抢去,于是她便去找Dr. Kang,结果就成了Dr. Kang在美国带的第一个硕士研究生。

开门弟子啊,Dr. Kang带得很上心,事无巨细,都手把手地教。这次J州那边需要写推荐信,Dr. Kang也是尽心尽力,不仅马上就写了,而且写得很好,寄到J州去的时候,特意给了她一个copy(拷贝,备份),她才发现导师对她评价那么高,真让她受宠若惊。

她觉得自己能拿到J州这个on site(现场,在用人单位)面试,应该得益于导师的推荐,因为其他两个推荐人,她跟鲁平找的是同样的人,但鲁平却没拿到on site面试。

今天见导师,她第一件事就是汇报面试经过,并表示真诚的感谢,但她没敢送礼,因为听说美国不兴给导师送礼,送了导师也不敢收。

导师很感兴趣地听了她的面试经过,很有把握地说:“你应该能拿到这个工作。”

“真的?”

“至少80%的可能。你现在得抓紧写论文,因为你可能马上得去J州那边上班。”

她还从来没认真考虑过上班的问题,能走到on site面试这一步,已经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了,根本不敢设想自己能拿到这个工作。当时填表的时候,有一项是问她什么时候available(可以开始上班),她听鲁平说要填早一点,因为用人单位既然招人,说明是等着用的,不会愿意招一个半年之后才能上班的人,所以她就填了个本学期结束的时间。

现在导师一提,她着急起来:“我论文还没做完,下学期才能毕业,现在怎么能去上班?”

“你课都修完了,过去上班没问题的,答辩的时候回来一趟就行了。”

“但我们每周一次的会面呢?”

“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来进行。”

“我还没拿到硕士学位,人家会要我吗?他们不怕要了我,但我最后又没拿到学位?”

“不会的,很多人都是还没答辩就去工作了。”

她兴奋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导师嘱咐说:“你最好在走之前把数据分析部分全都做完,并写出初稿,那么过去之后只需要修改论文就行,不然没法保证你下学期能毕业,因为你一旦上班,就没这么多时间花在论文上了,尤其是你刚过去,工作上是新手,会比较忙,现在一定要抓紧。”

她赶快点头答应,顿时有了很强的紧迫感。

跟导师开完会,她直接去了电脑室,在那里一直忙活到下午接女儿的时间,把女儿接回家,就忙着做饭洗衣,一直到吃过晚饭了,才想起体检化验的事,心情顿时沉重起来。

她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Dr. King那边的化验结果如何,如果Dr. King的化验结果跟Dr. Z这边一样,那就老老实实做那个“漏斗”算了,反正丈夫已经表了态,不能生孩子就是命中注定,她就不用为这事顾虑什么了。

但如果Dr. King那边的化验结果不一样,那就不好决定了,可能还要找第三家医院。她越想越心焦,有点等不到明天了,就给韩国人打了个电话:“你知道不知道Dr. King那边的化验结果?”

“今天刚拿到。”

“有问题吗?”

“呃——”

她见一向爽快麻利的韩国人也“呃——”起来,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追问说:“是不是有问题?”

“有一点问题。”

“是癌症吗?”

“呃——比较复杂,电话上讲不清楚。这样吧,如果你方便的话,我可以上你家来,详细给你讲讲。”

她本来想让韩国人去实验室,好监督那两个家伙,但她更想知道自己的病情,马上同意说:“方便,方便,你过来吧。”

过了一会,韩国人开车过来了,寒暄了几句,她性急地问:“化验结果到底怎么样?是不是癌症?”

韩国人没答话,从包里拿出几份传真件一样的东西,解释说:“这是你的病历,上面有化验结果,我有你签过字的release  form(发布信息授权书),所以他们把你这些东西都传真给我了。”

“是不是癌症?”

“你听我慢慢解释。两个医院的化验结果都一样,你可能有dysplasia。”

“什么是dysplasia?”

“plasia就是growth(生长)的意思,dysplasia就是disordered growth(无序生长,混乱生长),也就是说,你的宫颈那里有一些不该有的细胞——”

“是癌症吗?”

“现在还很难说,可能要做了cone biopsy(宫颈锥形切片)才知道。”

她的第一反应,是韩国人搞错了,或者出于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在恐吓她。她要求说:“让我自己看看病历。”

她拿过病历看了一阵,也没看出名堂来,连一个以“dys”或者“dis”开头的词都没看到,她质询说:“我怎么没看到哪里写着dys什么的?”

“哦,是这样的,dysplasia是以前的名字,我们用惯了。现在有了个新名字,叫Cervical intraepithelial neoplasia(宫颈上皮内瘤变),是与invasive cervical cancer(子宫颈浸润癌)密切相关的一种癌前病变,简称CIN,看,这里写着。”

她看见病历上的确写着一个CIN,后面还跟着一个II,但另一份病历上是CIN后面跟了一个III。

她问:“那这个II啊III的,是什么意思?”

韩国人一边在纸上画示意图,一边讲解:“II就是二级,III就是三级。CIN分三级,CIN一级只在宫颈的表层里有少量不正常细胞,二级有比较多的不正常细胞,三级也叫cervical cancer in situ(宫颈原位癌),全都是不正常细胞,但还局限在宫颈的上皮全层内,没有侵入更深的层次。如果进一步发展,就可能成为invasive cervical cancer(浸润性宫颈癌),那就比较麻烦了。”

正常宫颈

CIN二级,深色斑点为非正常细胞

CIN三级,宫颈上皮内全都是非正常细胞,也叫“宫颈原位癌”

非正常细胞侵入深层,形成浸润性宫颈癌

她心里很慌,听得不是很清楚,但也听见了cancer(癌症)这个词,急切地问:“那怎么办?”

“CIN一级一般不需要治疗,很多人过段时间就自然痊愈了。CIN二级,做个LEEP 或者cone biopsy就能治愈。”

“LEEP是什么?”

“LEEP就是Loop Electrosurgical Excision Procedure(宫颈环切术),是用一种高频电波刀切除宫颈病变部分,这种刀的前面是个loop(线圈),后面有手柄,通上电之后,可以切掉病变部分。”

“但你不是说cone biopsy是切片吗?”

“是切片,但也是一种治疗,如果是displasia,那么做cone biopsy的时候,把病变区切掉,就治好了。”

“我这是癌症吗?”

“如果是CIN二级,还不叫癌症,但三级就可以称为癌,叫原位癌。”

“我到底是几级?”

“一份病理报告上写的是二级,另一份是三级。”

“到底是二级还是三级呢?”

“都有可能。”

她急了:“怎么可以这样?是二级就是二级,是三级就是三级,怎么可以模棱两可?你说三级就是癌症,我到底是二级还是三级?”

“这个病理检查不容易做到那么准确,不同的病理师可能得出不同的结果,经常会有出入。CIN一级搞错的可能性很高,可以高达40%,二级三级也可能搞错。”

“那怎么知道这两个化验报告哪个搞错了呢?”

“所以要进一步检查,做环切或者锥切,然后再化验。”

“环切和锥切有什么区别?”

“环切是用电波刀切,锥切是用手术刀;环切一般不用全麻,创口也小一些;锥切经常采用全麻,创口要大一些。”

全麻在她心目中是个天大的事,不到万不得已,医生怎么会使用全麻?她胆怯地说:“那我环切吧。”

“但是环切有时会切得不干净,剩下一些,搞不好还得做个锥切。”

“那我做锥切吧。”

韩国人安慰说:“你别急,先跟Dr. Z商量一下,看她怎么说。不管是做环切还是锥切,都是由她来做,所以你得跟她商量好。”

她想起丈夫说过“得宫颈癌的都是乱搞的女人”,觉得十分不解,但又不好说是丈夫说的,便含糊地问:“我听有人说,宫颈癌只有那些——有很多性伴侣的人才会得,但我这一生都只有一个性伴侣,为什么我会得宫颈癌?”

韩国人看了她一会,问:“你一生都只有Dr. Man这一个性伴侣?”

“我们那时的人都这样。”

“那他就肯定不止一个性伴侣了。”

“为什么?”

“因为你的化验结果表明你有HPV。”

“HPV是什么?”

“HPV就是Human papillomavirus(人乳头瘤病毒),是一种通过性活动传染的病毒,HPV病毒有很多种,其中HPVl6和HPV18等可以引起宫颈癌。”

她一听说是通过性活动传染的,心里的怒火就燃烧起来:“那一定是他传给我的。”

“谁?”

“还有谁?当然是我丈夫。我只跟他一个人有过性活动,如果不是他传给我的,还能是谁?”

“这个性活动不一定是指最近的性活动,可以是很久以前的性活动,比如你还不认识你丈夫的时候。”

“我不认识我丈夫的时候,也没有跟任何人有过性活动。”

韩国人无语了。

她愤怒地说:“他肯定是从那个小温那里传来的,难怪小温对看专科医生那么熟悉呢,原来她老看专科医生的。”

“你可别乱下结论,更别为这事跟你丈夫闹,我本来不想告诉你HPV的事的,但你说你只有一个性伴侣,那我就不能不说了。其实很多人都感染过HPV的,美国可能有百分之七十的女性在一生中的某个时候都感染过HPV,但大多数都不治而愈了,也没有任何症状,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

美国人有百分之七十的女性感染过HPV,她不觉得奇怪,因为人家那性生活多开放啊,读中学就有了性伴侣,以后还会不断更换,一生当中怎么也得有三个五个的。但她多么冤枉啊!总共就一个性伴侣,还感染上HPV了。更冤枉的是,人家感染了,就不治而愈了,而她感染了,却没有不治而愈,还搞成CIN-II或者CIN-III。韩国人说了CIN-III就是癌症,那就是说,她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得了癌症。

她越想越气,抖抖地说:“我听你的,先不跟他闹,但我得叫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不然他不会承认。”

“你叫他去医院检查什么?”

“检查HPV呀。”

“他检查没用的,现在还没办法检查出男人是否感染了HPV。”

“什么?男人查不出来?”

韩国人摇摇头。

她想这上天也太不公平了吧?男人寻花问柳,染了性病居然查不出来,但传染给女人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她问:“那怎么办?”

“你指什么事?”

“我丈夫,HPV的事啊,就这么算了?”

“我也不知道。”

“你当医生的时候,肯定遇到过这样的事,那些女人是怎么处理的?”

韩国人耸耸肩:“不知道,可能他们夫妻双方都不止一个性伴侣吧,我没遇到过你这种情况。”

韩国人走了之后,她躲到卧室里哭了一场,这是什么运气啊!千辛万苦找这么个丈夫,勤勤恳恳操持这个家,而他却在外面乱搞。搞了不说,还搞出一身病来。搞出了病不说,还传染给她,但他自己却啥事没有,连罪证都没落下。

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良心?

虽然她拿不到罪证,但她心里是明白的,因为她自己从来没有跟任何别的男人有过性接触,如果她居然染上了性病,那只能是从他那里来的。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找他算账吗?她连证据都拿不到,如果他死不认账,她也没办法。他是医生,肯定知道HPV在男人身上是查不出来的,那他肯定不会认账,说不定还倒打一耙,把责任推到她身上,而她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

医院的化验单是证据,但却是不利于她的证据。

65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55)(多图)

  1. safa

  2. 第三?

  3. 抢个前排!

  4. 会不会是那个外国神器传染的?

  5. 有没有可能是满家岭的神器造成的?

  6. 小满受满家岭很深的,应该不会出轨的吧,是不是韩国人利用这个结果挑拨丁乙和小满的夫妻关系,好趁虚而入……

  7. 会不会是外国神器有问题?满大夫希里糊涂买的是二手货?

  8. 我是一片云

    心都紧了!满大夫真有出轨吗?

  9. 太意外了,很难受。满大夫会不会像滕非一样是遭人暗算了?

  10. 小满受满家岭传统影响很深的,应该不会出轨的吧,是不是韩国人利用这个结果挑拨丁乙和小满的夫妻关系,好趁虚而入……

  11. 是不是满大夫的前女友传给他的?

  12. 怪不得艾米转贴那个“老公得了性病,传给老婆,老婆怎么办?”的帖子呢,原来。。。

    毫无头绪,,,前面很多篇幅提到小温,这事很有可能和小温有关,可从之前满大夫的表现,感觉他对小温没那个意思啊,而且他好几次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不会出轨,应该不会睁眼说瞎话吧,不太符合他的性格啊,难道是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被人硬上弓了?不是说男的不太可能被硬上弓嘛

    希望还只是II级

    等着看大家的分析

  13. 上网查了一下,HPV主要通过性行为传播,但性不是唯一的传播途径。韩国人那么肯定的说满大夫不止一个性伴侣,怀疑她的动机。
    我也觉得可能是神器的问题。

  14. 也想过可能是那个神器的问题,不过这种东西一般都会买没开包的吧,除非店家做手脚,当然碰上满大夫这样没有多少生活常识的人买个二手的也有可能。

  15. 我是一片云

    我设身处境地想,感染HPV可能比患CIN更让人崩溃!我想,如果满大夫看到妻子的报告,知道丁乙感染HPV的结果以后,他是怀疑妻子还是检讨自己?因为,就像丁乙一样,是否与配偶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只有自己最清楚。满大夫最清楚自己是否与妻子以外的女人发生过性关系?那么,如果满大夫外遇过,他会不会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不但不反省自己不怀愧疚之心,反而先发制人倒打丁乙一耙?这又是一次对满大夫人品的检验。

  16. 始料未及

  17. HPV感染有高危型和低危型。所谓的高危型就是说这种人比较容易导致宫颈癌。如果感染的是低危型的HPV,将来可能导致宫颈癌前病变,或者尖锐湿疣这一类病变的可能性比较大,导致癌的可能性相对小一些。   根据致病力强弱,HPV被分为高危型和低危型两种,“是否能致癌”是危险度大小的主要标志。国际癌症研究协会(IARC)资料表明,13种低危型HPV主要引起生殖道、肛门周围皮肤等湿疣类病和低度子宫颈上皮内瘤变;15种高危型HPV,尤其是16和18型,主要导致高度子宫颈上皮内瘤变和宫颈癌的发生。

    只有持续的HPV感染才会发展成为不同级别的CIN或者是宫颈癌。一般来讲,一个HPV感染若不被清除,在一两年内可以发展成为不同级别的CIN:CIN1、CIN2、CIN3,再过差不多10年,可能会发展成浸润癌,这个时间表已经非常清楚了。如果是HPV阳性的话,那么你就有28%的机会发展成为一个CIN1或者CIN2;如果HPV阴性,几乎没有,只有3%;如果HPV感染继续持续的话,则可能会有1~2%的机会成为子宫颈癌。就是HPV感染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生殖道感染,但发展成为癌只是一个偶然的事件,多数人并没有发生,但之前的CIN却是很常见的。

    ==========================
    以上是在百度百科查到的。

  18. 丁乙使用外国神器好像没有多长时间,HPV持续感染才会导致CIN,我现在又觉得不是外国神器的问题了,唉,我搞不清楚了~

  19. 42集“丈夫进洗澡间去了,丁乙拿起那个纸盒子,发现已经拆封,大概是他打开看过。”已经被拆封,也可能是满大夫打开看过,也可能是用过的!

    “‘要不要消个毒?’

    ‘开水烫?’

    ‘不知道能烫不能烫,至少得用肥皂洗一下吧?’

    他起身下床,又把浴巾围上,到洗手间去了,很快就折回来,边用浴巾擦那玩意边说:‘好了,洗干净了。’”
    说明神器是洗耳过的,但洗的时间不长,是不是洗干净了,就不得而知。

  20. 回复“yuna”:

    谢谢你搜集信息。不过你搜集到的信息有互相矛盾的地方,先说持续感染才会发展成CIN,接着又说“一个HPV感染若不被清除,在一两年内可以发展成为不同级别的CIN”,似乎说的又是“一个”感染(而不是持续),发展成CIN的原因是没被清除。

  21. 人类乳突病毒(Human Papillomavirus,简称HPV)是一种乳突病毒,会感染人体的表皮与黏膜组织,目前约有130类型的HPV被判别出来,有些类型的HPV入侵人体后会引起疣或癌症,但其他则没有任何症状。

    大概有30到40类型的HPV会透过性行为传染到生殖器及周边皮肤,而其中又有些会引起性器疣。若反复感染某些高危险性,且又没有疣等症状的HPV类型,可能发展成为癌前病变,甚至是侵袭性癌症。经研究99.7%的子宫颈癌,都是因感染HPV所造成。

    病毒分类

    按感染部位分类
    上皮型
    HPV1,5,8,14,20,21,25,47型
    黏膜型
    HPV6,11,16,18,31,33,35,39,41,45,51,52,56,58,59,68,70型
    [编辑] 按发癌性分类
    低危险群
    6,11,41,42,43,44型
    高危险群
    16,18,31,33,35,39,45,51,52,56,58,59,68,70型
    =================
    以上是在维基百科查到的。
    丁乙具体感染的是哪种HPV现在还不知道,应该再去查查。

  22. 会不会是小温上次拿衣服过来洗,造成的病毒传播?

  23. HPV是一种性传播微生物。它能通过皮肤或黏膜的微小损伤,进入接触者的皮肤黏膜,HPV刺激表皮基底细胞,产生分裂,使表皮产生增殖性损害。在1954年,HPV便被证实是性传播疾病的病原之一,与泌尿生殖系尖锐湿疣有关,并具有传染性。   此外,HPV还可通过母亲与婴儿间的亲密接触,而发生病毒的母婴传播。生活中,极少数的病例还可能因接触带有HPV的生活用品而感染,如内裤、浴盆或浴巾。
    以上是在百度百科查的.猜可能还是与神器有关.

  24. 虽然满大夫不太关心丁乙,但认为他根深蒂固的观念不太会出轨。猜和神器有关。或者丁乙没来之前,他自己也用了某种东西传染上的?

  25. 看到有人怀疑神器,虽医学知识很匮乏,但看到yuna_1978 转载的“一般来讲,一个HPV感染若不被清除,在一两年内可以发展成为不同级别的CIN:CIN1、CIN2、CIN3,再过差不多10年,可能会发展成浸润癌,”,我觉得基本排除外国神器的问题,因为从买来外国神器到丁乙检查身体间隔时间不长,丁乙应该在用外国神器之前就感染HPV了。

  26. 不知为什么刚才看不见全部跟帖,发完了才看见yuna_1978 已经排除外国神器了。

  27. 一直认为满大夫是个榆木疙瘩,难道他真的出轨了?

  28. 病毒在体外能存活多久?咱不懂医,搞不清这点。神器就算本身带有病毒,卖给满大夫的时候也已经过了些时日,病毒该死了吧?

  29. 我看不到跟帖,留言试试

  30. 丁乙的病变被诊断为CIN-II或CIN-III,感染病毒应该是很多年前发生的。猜测是满大夫婚前与前女友或是后来两地分居时与他人有过性行为。

  31. 韩国人为什么要去拿丁乙的体检结果呢?她帮忙找医生没问题,但她主动要丁乙的体检结果就有窥探她人隐私之嫌了。既然韩国人不具备给丁乙诊断的资质,她给丁乙的解释就不一定professional,甚至是可能误导丁乙给她一些私生活信息。
    性传播仅是导致宫颈癌的一种途径,还有其他的原因。还是等医生的诊断为准。

  32. 这节写得很好, 给大多女同胞们扫盲了

  33. 为丁乙担心!
    满大夫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他们满家岭人不兴出轨的吗?
    有没有可能是从和他前一个女朋友那儿传染来的?

  34. 清风白云飘

    ?????心中一大堆问号,不愿乱猜测,只等艾米分晓。

  35. 我的困惑和丁乙一样:也得了高危性HPV,一生只和丈夫有过性行为,丈夫也坚称自己未有过婚外性行为,也一度怀疑我有不洁。所以,为什么会得这种病?!我也一直希望知道!
    我的情况是:07年宫颈涂片和液基细胞学检查是ASCUM,即不典型增生,HPV是阴性。当时就在医生建议下,做了一次电灼,一次环切。环切后病理切片检查是SPI,即亚临床湿疣。有资料介绍这种治疗属于过度治疗。08年体检没问题。09年10月又检查出ASCUM,HPV呈阳性,做了切片,结果是湿疣样病变。医生只让定期复查。—–似乎是,等着吧,等变严重了,就来做个锥切就是了。
    感谢艾米写出这个故事,丁乙提供这个故事!
    我一直在急切地仔细跟读。
    祝丁乙吉人天相,一路顺利!

  36. 不会吧,满大夫应该不会的,我相信他!!!~~

  37. 我觉得不会是满医生的问题。

    注意到,满医生把神器洗过后,用浴巾擦了擦,浴巾不一定干净吧?

    又想到小温用过洗衣机。

    家里的洗衣机如果不注意的话,也是藏污纳垢的地方。我家洗衣机有桶干燥的功能,也不知道能不能起到杀菌的作用。

  38. 我注意到满医生洗完神器以后又用浴巾擦了擦,浴巾是不是不够干净呢?
    小温还用过洗衣机。

  39. 问题也许真出在神器上,觉得满大夫是个挺实诚和单纯的人,应该不会出轨的….
    真不错看故事的同时, 还可以补补性知识,感谢艾米.

  40. 到处都是枫叶

    丁满两人开始估计会互相会互相怀疑,互相指责。但聪明如丁乙,在最初的激动之后,一定会静下心来猜想其他可能性, 比如说42集曾经提到满大夫带回来的神器是打开过的,丁乙也许会和满大夫讨论神器感染的可能性,还有小温衣服感染等等。

    不过在两人都没有出轨的前提下,再怎么猜测,都没法确却地找到“祸因”,都只能是猜测而已。而不管原因在哪里,此时最重要的是要及早治疗这个II或者III级的病变。希望丁乙的治疗顺利……

    另外,我觉得满大夫不会出轨。而韩国人那么肯定地断定满大夫不止一个性伴侣,让我很是怀疑她的居心,就算性传播是主要途径,也还有其他少数的传播途径的(就像前面有匿名网友查到的信息,极少数的病例还可能因接触带有HPV的生活用品而感染,如内裤、浴盆或浴巾),她是医生,应该考虑到各种可能性才对。

  41. 回复bobop:

    丈夫没有婚外性行为,有没有婚前性行为呢?

    你说的ASCUM是不是ASCUS?

  42. 回复桦园:

    这集给的好像不是性知识,而是性病的知识。

  43. 回复其叶:

    从CIN发展到宫颈癌,经常会要好几年时间(也不是每个人都如此),但从正常发展到CIN,并不需要那么长时间,CIN一级可以在几个月之内就发展到二级三级。

  44. 很多病毒都需要一定的环境才能生长,离开那个环境,会很快死去。

  45. 增长知识了。谢谢艾米,也谢谢提供这位故事的朋友。果然艾米的故事中都会有“命运的铁拳”,在这里,似乎有了迹象。

    很难证明满大夫还是神器导致的吧?不过这时丁乙还是对丈夫信任些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先不要否认丈夫吧。希望满大夫也不要随意否认妻子,倒打一耙,伤了丁乙的心。如果满大夫真这么做了,那很多事情都将无可挽回,一逆到底吧。

    当初买重大疾病险的时候,曾听代理提过宫颈原位癌,据说女性比较多(无数字证明),但是这个不包括在常见的34种重大疾病险中。不知道丁乙的保险情况,是否可以cover 宫颈原位癌。

  46. 回复“pinoxiuxiu”:

    “曾听代理提过宫颈原位癌,据说女性比较多”

    ——这句很搞笑,什么叫“女性比较多”?难道也有少数男性患宫颈原位癌?:)

    美国的医疗保险一般不分大病小病,只有包赔上限,只要你用的钱不超过上限,都在保险范围内。

  47. 感觉韩国人没夸张,说的都是医学科学,她也没准备把HPV的事重点说,可能根本没遇见过丁乙这种情况。对于那些双方都有过不止一个性伴侣的人来说,有HPV也不会影响夫妻关系,谁知道是从谁的性伴侣那里传来的?

  48. 至于韩国人为什么这么热心帮丁乙,我倾向于观察观察再说。

    有的人就是很热心,既然是自己专业内的事,帮帮只是举手之劳,为什么不帮呢?还有监督满大夫和小温的事,其实也是举手之劳,再加上韩国人自己有过被丈夫背叛的经历,可能更愿意帮助其他受害女性。

    但也有可能韩国人别有用心,借此机会把丁乙和丈夫搞散,也一箭双雕把满大夫和小温搞散。虽然满大夫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但在韩国人选择范围内,恐怕还算可以,比其他人强。

    但韩国人最多也只能是借机搞散,而不能造谣,因为丁乙还有两个医生,人家不会都帮着韩国人造谣。

  49. 让我们来猜猜丁乙的HPV到底是怎么来的:

    1、是因为用满家岭的神器而感染上的

    2、是因为用外国神器感染上的

    3、是因为满大夫出过轨

    4、是因为满大夫以前有过女朋友

    5、是小温用满家的洗衣机留下的病毒

    6、是丁乙以前住公寓的时候用公用洗衣机感染上的

    7、误诊

    8、其他

  50. 我的好友得了CIN II, 锥切后已6年, 现在每年检查都正常. 他们夫妇绝对是对方唯一的性伴侣. 所以原因很多, 使用避孕套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一个真实的案例, CIN III锥切后, 怀孕生子, 至今母子平安.
    我相信丁乙会没事的!

  51. 回复“艾友友”:

    我把你的民意测验中的“CIN”换成了“HPV”,因为CIN并不一定是HPV引起的,其他原因也可以引起CIN,所以猜测CIN是怎么来的,几乎是不可能有确切答案的。

    现在丁乙想知道的(也就是我们大家想知道的),是她的HPV是从哪里感染上的,你设计的几个答案也都是这方面的,所以改了一下,不然会误导读者。

  52. 回复“ILoveAiYuan”:

    1、你顶多只能说“我觉得他们夫妇是对方唯一的性伴侣”,你不可能时时刻刻跟着这两夫妻,怎么可以这么“绝对”呢?

    2、这里没人说CIN一定是HPV引起的。丁乙的化验表明她有CIN和HPV,但那不等于她的CIN是HPV引起的。

  53. 大包大揽地说自己的配偶绝对没有过别的性伴侣,已经是很搞笑的了,如果大包大揽地说某对夫妻两人都绝对只有对方一个性伴侣,那就更搞笑了。

    这就是“证无”,但你不可能每分每秒跟着她/他,怎么可能证明她/他从来没干过某事呢?

    当然有人会说吗,你这样猜疑配偶,不是会影响你们的感情吗?

    要明白“存疑”不是“猜疑”。“存疑”只是没否定配偶有过别的性伴侣,但也没肯定配偶有过别的性伴侣,而“猜疑”则是认为配偶有过别的性伴侣。

  54. 很多人不能忍受“存疑”的状态,也就是不能忍受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的状态,他们一定得拿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否则就无法安心。

    这种心态很有害,很容易造成冤假错案,一旦拿不到否定的证据,就会得出肯定的结论。

    比如配偶的出轨,有人就只允许两种结论:要么绝对相信配偶没出轨,要么绝对肯定配偶出了轨。

    而丁乙采取的是“存疑”的态度,她根据种种蛛丝马迹,认为配偶有出轨可能,因此高度警惕,但她并没肯定配偶已经出轨,因此不大闹天宫也不影响正常生活。

    很多人无法理解这种态度,动辄就要求丁乙“别猜疑”,但丁乙并没“猜疑”,她只是“存疑”。

  55. 想天想地想破头,也想不到丁乙会有HPV?拿着这样的化验结果,还不把人急死?这日子还怎么过?这工作还要么?还有这该死的HPV到底从哪儿来的?那个dysplasia能治好吗?满博士到底有没有出轨?一大堆的问题,等着艾米解答。

  56. 我自己就是2级,做了LEEP,现在7年了,啥事没有。
    我发现时,先生已病逝四年,与他无关。我自己一直清白。病因不清楚。
    但我没有HPV。

  57. 会不会是丁乙到满家岭时用盆(洗脚、洗那个**)不卫生感染的。

  58. 水质不好也有可能的。

  59. 回复“清澈”:

    既然你对病因不清楚,怎么可以说与你先生无关呢?只能说你不知道是否与他相关。

  60. 谢谢艾米! 你说得没错:
    “大包大揽地说自己的配偶绝对没有过别的性伴侣,已经是很搞笑的了,如果大包大揽地说某对夫妻两人都绝对只有对方一个性伴侣,那就更搞笑了。”

  61. 回复匿名:

    你说“水质不好也有可能”,感觉你有点乱说,一要说清楚是什么“也有可能”,是CIN,是宫颈癌,还是HPV?二要拿出证据来,不能就这么信口开河。

  62. 新浪艾园的SUMMER

    艾友友 // 七月 10, 2010 在 12:49 下午

    至于韩国人为什么这么热心帮丁乙,我倾向于观察观察再说。
    ————-我也这样想。

    我现在已经落队了,不知道丁乙患病的原因找到没?艾友友出的题目我选4.

  63. 丁乙这辈子最大的逆风 来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