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56)

丁乙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得癌症,在她印象里,癌症大多有家族史,与性格内向抑郁也有关系,但她家没一个得癌症的,亲戚中也没有得癌症的,她的性格也不内向抑郁,所以她从来都没想到自己跟癌症会扯得上边。

但现在她知道癌症不光有家族史,还可以是传染上的,不是直接从癌症病人那里传染上,而是从乱搞的丈夫身上传染上。如果她早几十年知道这事,她会选择不结婚,就一个人过,也好过被一个乱搞的丈夫传染上癌症。

看看她的婚姻,她从中得到的幸福甜蜜不多,给她带来的烦恼苦闷却不少,即使不得癌症,都觉得不值,更别说为这么个不值的婚姻搭上自己的性命了。

她结了这一场婚,唯一的收获就是有了一个女儿。但如果她当初就知道会有今天,她会不会愿意为了一个女儿去结这个婚?

答案肯定是“不会”,不是因为她更爱自己的生命,而是因为一旦她的生命没有了,女儿也不可能幸福。

别看小温现在还对丁丁献点殷勤,那是因为小温还没把丁丁的爸弄到手,一旦弄到手了,丁丁算个什么?只能是一个绊脚石,一个负担,是丈夫和前妻的孩子,那就是后妈的眼中钉。如果小温有了自己的孩子,肯定会厚此薄彼;如果小温生个儿子的话,连丁丁的爸都会厚此薄彼,两个人可能联合起来把丁丁当丫头使唤。

这个前景令她不寒而栗。

想到女儿,她急忙擦干眼泪,到浴室洗了把脸,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到女儿房间去,照顾女儿洗澡睡觉。

等女儿睡下后,她返回自己房间,觉得心里太堵了,不找个人说说,会爆裂开。

但她发现其实没多少人可以倾诉。

向丈夫倾诉吗?恐怕会吵起来,吓着了女儿。

向爸爸妈妈倾诉吗?恐怕会得不偿失。爸爸妈妈都老了,又隔得远,像这样的事,讲半天他们都搞不懂,除了瞎担心,帮不上别的忙。她早就习惯于对父母报喜不报忧了,像这么严重的坏消息,她肯定不会告诉父母,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向同学朋友倾诉吗?她已经不敢了。前段时间她不太明白宫颈抹片的事,曾经把自己需要复查的事告诉过几个同学和朋友,她那时以为这事就像做了mammogram(乳腺X光拍片)要复查一样,不过就是医生怀疑她有病罢了。如果她知道抹片检查异常意味着什么,她肯定不会告诉别人她需要复查,这不等于是告诉人家她丈夫在外面乱搞了吗?要么就是告诉人家她在外面乱搞了,或者两夫妻都在外面乱搞了。

不管是谁乱搞,都不是件光彩的事。

她的同学本来就因为她拿到J州的面试嫉妒得脸儿发青,可能都在心里祈祷她倒点霉呢。这下好了,他们如愿以偿了,造谣的材料更多了,哼,你J州面试又怎么样?都是你用肉体换来的,你为了一个面试,跟色教授乱搞,搞出宫颈癌来,满意了吧?

现在她才发现,最可怕的不是得了癌症,也不是得了性病,而是得了癌症或性病之后人们的幸灾乐祸。你在那里痛苦万分,有些人却在拍手称快,每一个人的拍手,都会让你的痛苦成倍增长。

她现在很能理解文革当中那些名人挨了批斗为什么会自杀了,平时人家就看你不顺眼,巴不得你倒霉,现在你终于掉进了污泥浊水,于是人人都来踩你几脚,看见你在泥潭里挣扎,他们不仅不搭救你,还在泥潭边拍手欢呼,说你活该,说你自讨,往你头上浇污水。你除了一头扎进泥潭里憋死自己,真没有别的办法让自己不听见那些幸灾乐祸的笑声,不看见那些落井下石的面孔。

但她没资格像那些挨斗的名人一样沉进泥潭憋死自己,她女儿还小,还需要她照顾,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这么早就没了妈妈。她挣扎着,把喉头的哽咽压下去,拨了姐姐的号码。

但姐姐刚一接,她就哭出声来,吓得姐姐不断追问:“妹,你怎么啦?别哭啊,出了什么事?快告诉我,是不是J州那边把你拒了?”

她忍住哭,把检查结果和韩国人的分析都告诉了姐姐。

姐姐说:“先别这么着急,你还没跟Dr. Z谈呢,怎么知道韩国人说的对不对?”

“Dr.Z也说过dysplasia(不典型增生)这个词,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以为她说的跟癌症没关。”

“也许就是跟癌症无关呢?韩国人不是也说了吗,dysplasia只是‘不正常的生长’,不正常的生长多着呢,身上长个痦子都是不正常生长,但哪能都是癌症呢?我觉得美国医生说话都是直统统的,不兴瞒着病人,你是癌症,他们就说你是癌症,连瘤子都舍不得说;你只五年好活了,他们就告诉你只五年好活,多一天都舍不得说。他们不像国内的医生,会避重就轻,瞒着病人,只把病情告诉病人家属。所以我说啊,如果Dr. Z没说你是癌症,那就说明你不是癌症。”

“但她也没说我不是癌症,她说要做cone biopsy(宫颈锥形切除术)才能确定。”

“那不就是没确定吗?别自己吓自己了,得了癌症总会有些症状的,你什么症状都没有,不可能是癌症,别傻乎乎地把自己急出病来。”

“我还是有症状的,有时那个过后,有出血现象。”

“做爱之后出血不一定就是癌症,宫颈糜烂的人也会出血的,有的人排卵期间都会有点出血。总而言之,先别着急,着急也没用啊,还是等明天打个电话给Dr. Z,约个时间跟她见面,看看她怎么说。”

“姐,我别的不担心,就是担心我的女儿。你要答应我,万一我有什么事,你帮我照顾丁丁,我不能让她落到小温那种女人手里。”

姐姐嗔道:“瞎说些什么呀!哪里就到了托孤的地步?就算是癌症,也不是治不好的,女性的那些癌症,现在都不是什么不治之症,该有多少得了乳腺癌宫颈癌的女人,动了手术,切除了,就一点事没有了。”

乳腺癌切了就没事的例子,她还知道一两个,但宫颈癌切了没事的,她还没听说,她只听说过几个宫颈癌死了的例子,一个是著名影星梅艳芳,另一个就是色教授的妻子。

梅艳芳得宫颈癌,应该没有丈夫好怪罪,因为梅艳芳根本就没丈夫。作为一个演艺界的女星,梅艳芳的性伴侣肯定不止一个两个,得了宫颈癌也不意外。但梅艳芳的经历令她心寒,人家是明星,富婆,医疗条件肯定不是一般的好,连那样的人得了宫颈癌都是死路一条,而且死得那么快,何况她这样既没工作又没收入的穷光蛋?

色教授的妻子成天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会得宫颈癌的呢?肯定是色教授在外面乱搞,染上HPV,然后传给了妻子。你看色教授现在活得多滋润,跑北京去玩玩,回来跟女学生套套近乎,说说妻子的坏话,而他那可怜的妻子,却因为他搞回来的病毒得癌症死了。

她直觉这就是她的下场,她一辈子冰清玉洁,从来没跟别的男人有过性关系,结婚之前守身如玉,一心一意要把自己完整地留给自己的丈夫,结婚之后还是守身如玉,连跟男人打情骂俏的事都没干过,十几年来尽心尽意照顾丈夫和女儿,结果却落得这么个下场,你说爱情婚姻有什么意思?

等她死了,丈夫可以放心大胆去追小温之类的年轻女孩,对她们献殷勤,说说自己过世老婆的坏话,比如“得宫颈癌的都是乱搞的女人”之类。

想到这些,她胸口发紧发痛,又嘤嘤地哭起来。

姐姐说:“妹,别这样,你肯定没事的,癌症不会是这个样子的,我见过的癌症病人,那都是虚脱得变了形了,你这么活蹦乱跳的,哪里会是癌症?等明天跟Dr.Z一谈,发现韩国人是在瞎说,那你今天不白急了?”

“我也不光是为癌症的事着急,我是觉得自己太冤枉了,太不值了,一辈子就这么一个男人,却被他弄成宫颈癌,而他倒一文事没有,等我死了,他可以快快活活跟他的情人过日子,这世道太不公平了!”

“妹,快别想这些负面的东西了,现在要紧的是保持积极开朗的心情,还别说现在没确诊,就算确诊了,都不要老想这些不愉快的事,心理因素很重要的,你不为自己想,就算是为了丁丁,也要坚强起来,同疾病斗争啊!”

姐姐安慰了一阵,她主动结束了谈话,不想耽误姐姐休息,而且谈也谈不出什么结果来。

奇怪的是,丈夫那天很晚都没回来,好像知道了她会家法侍候一样。她十二点过了打电话去他实验室,他还在那里,是他亲自接的电话。

她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你自己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

“我正忙着。”

“其他人呢?”

“都走了。”

“那你怎么不走?”

“活没干完。”

“怎么是你自己在干?干嘛不叫人家干?”

“人家干不出来。”

“你不是说小温很能干的吗?她也干不出来?”

他不吭声了。

她知道他是心疼小温,怕把小温累着了,但他一点也不怕把自己的老婆累着了,她越想越气,勒令道:“我要你现在就回来!”

“跟你说了,我现在走不开,你那事先放放吧。”

“我什么事先放放?”

“不就是那个——排卵啊做人的事吗?”

“谁在跟你说排卵啊做人的事?”

“那你在说什么事?”

“说我生病的事。”

“你生病了?”

“我早就对你说了复查的事,难道你没听见?”

“哦,复查的事,那你怎么说生病了呢?”

“没生病干嘛要复查?”

他敷衍了事地说:“你先复查着吧,想到哪里去复查,就到哪里去复查,保险都包的,不包也不要紧,我掏。但我不是搞这行的,帮不上你什么忙,你还是到医院找妇科医生吧。”

她生气地说:“我的病是你搞出来的,我不找你找谁?”

“什么病是我搞出来的?”

“HPV!”

“什么HPV?”

“你是学医的,连HPV都不知道?”

他好像被冒犯了,自我辩护说:“我学医是在中国学的,是用中文学的,又过去这么久了,你突然冒这么一个外文词出来,我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难道你那个专业的事,你就个个词都知道,个个词都记得?”

她把HPV的传播方式和危害说了一下,问:“我要你现在对我说明白,你到底是在哪里搞上HPV的。”

“我没在哪里搞上HPV。”

“你没HPV,我怎么会有呢?”

“我正想问你呢!”他砰地挂了电话。

她气得发抖,想再打电话过去质问他,但电话铃响了,她拿起一听,是姐姐,不由得吃惊地问:“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还没。我上网查了一下,发现‘宫颈原位癌’并不等于‘宫颈癌’。‘宫颈原位癌’只是癌前病变,如果治疗及时,可以彻底治愈。你说的那个梅艳芳,她是宫颈癌,不是宫颈原位癌,而她因为想生孩子,没及时接受手术治疗,所以才恶化了——”

“谢谢你,这么晚了,还在帮我查资料。”

“还有啊,HPV也不全是通过性活动传染的,有时共用病毒污染物也可以传染,还有的通过皮肤的溃疡破口之类的,都可以传染。你先别把帐算到小满身上,先想想有没有别的可能。”

她鼻子发酸,眼泪又下来了。还是姐姐了解她,知道她此刻是既没心情也没胆量去网上查这些,就连夜帮着查了,而且连夜打电话来宽慰她,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像姐姐这样关心她,而且关心到位。

她谢了姐姐,推说要睡觉了,跟姐姐结束了谈话,好让姐姐早点休息。

但她挂了电话之后并没休息,而是上网去搜寻这方面的信息。有了姐姐的一番话垫底,她胆子大了一些,估计不会搜出比韩国人说的更可怕的东西来,说不定还可以搜出一些安慰人的东西。

她搜寻了一会,从一个中文网页上看到一篇文章,说HPV有可能通过接触污染物而传染上,比如公厕的马桶坐垫,共用浴巾等。

她联想到丈夫刚才的态度,觉得他很可能是没出过轨,所以才会那么足的底气,那么大的火气。现在她也不觉得丈夫的态度可恶了,甚至喜欢上了他的态度,如果他出过轨,应该没本事装得那么无辜。

于是她的脑子高速运转,像一台高功能吹风机,把前三百年后八百年的鸡毛蒜皮全吹得飘起来了。

第一. 满家岭的神器。谁知道是不是有人用过的?谁又知道岭上的爷拿它干过什么?如果岭上的爷自己有HPV,那神器不是很容易就带上了HPV病毒吗?而且那神器放在满家岭那么长时间,墙洞里也放过,神龛上也放过,天知道还在哪里放过,染上病毒的机会简直太多了,然后又用在她身上,虽然用开水消过毒,但是开水能杀死病毒吗?就算能,难道丈夫真的用开水淋过了吗?

第二. 外国神器。是mall里那个女人介绍去买的,谁知道是家什么破店?她第一眼看到那个神器的时候,就是开了封的,她以为是丈夫打开的,但也可能是别人打开的,甚至别人用过了的,然后又用在她身上。那次也是叫丈夫去消毒,谁知道他是怎么消毒的?

第三. 小温上家里来洗过衣服,完全可以把病毒留在了洗衣机里,然后她又把衣服放进去洗,那病毒不就沾在她的衣物上了吗?这个最令她胆寒,因为女儿的衣服也是放洗衣机里洗的,可别把女儿也传染上了。

第四. 以前住公寓的时候,都是到公用的洗衣机上去洗衣服,那些老墨啊老黑啊,听说很多吸毒的乱搞的,会不会是从那里传来的?

她还想了很多条,比如丈夫那个法国导师送给丈夫的旧衣服,她刚来美国时买的人家的旧床,学校的抽水马桶等等。

她准备见医生的时候,把这些东西都提出来说说,看医生说哪种情况最可能。只要能证明她的HPV不是丈夫乱搞带来的,她就有勇气面对CIN(宫颈上皮内瘤变)甚至癌症。

48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56)

  1. 沙发

  2. 站住

  3. sofa leg

  4. 前排!

  5. 占地!

  6. 占地儿!

  7. 我觉得满大夫出轨的可能性不大,很有可能是外国神器,不过满大夫倒有可能因此误会丁乙,认为只有不检点的女人才会得这种病

  8. 感觉满大夫实验室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是有人(小温)造假数据重复不出来??

  9. 占座

  10. 她气得发抖,想再打电话过去质问她

    ---这最后一个“她”应是“他”吧

  11. 再次占座

  12. 看来我们大家想到的,丁乙也全都想到了,严重期待下集。

  13. 我是一片云

    或许不是满大夫。他那么理直气壮。

  14. 虽然昨天选了3,不过我还是比较相信满大夫。其他方式的病毒传染虽然几率很低,但不是没有可能,哪怕只有0.001%的几率,丁乙也可能碰上。

    逆风啊

  15. “看看她的婚姻,她从中得到的幸福甜蜜不多,给她带来的烦恼苦闷却不少”.

    我也有这种感觉, 看来丁乙并不孤独. :-)

  16. 同意匿名,也许是小温工作出了纰漏,满大夫只好亲自出马,心里正在不爽,又接到丁乙的电话就更加恼火

  17. 我上周五刚刚被检查出HPV阳性,对丁乙感同身受。
    看这段:她一辈子冰清玉洁,从来没跟别的男人有过性关系,结婚之前守身如玉,一心一意要把自己完整地留给自己的丈夫,结婚之后还是守身如玉,连跟男人打情骂俏的事都没干过,十几年来尽心尽意照顾丈夫和女儿。。。哭了!
    我的涂片检查只是轻度炎症,还没有其他异常。
    现在对我来说感染都不是什么打击,打击在于丈夫有婚外性行为的可能性十分大!

  18. 只要能证明她的HPV不是丈夫乱搞带来的,她就有勇气面对CIN(宫颈上皮内瘤变)甚至癌症。

    我也是这样的心情!

  19. 丁乙有个好姐姐真好啊!

  20. 艾米把丁乙的心理活动描写得非常细腻。丁乙的痛苦既来自对女儿的不舍,又来自对老公不忠的怀疑。

  21. 很理解丁乙的紧张心情。前段时间一朋友检查出I级,就哭了。
    希望丁乙能冷静下来,去一个一个解决问题,支持你!

  22. aprettypenny1120

    我也觉得满大夫出轨的可能性还是不大的,他比较直,丁乙问他,他的回答应该还是比较诚实的。
    但是丁乙这个时候需要的确实是满大夫的关心和信任的,希望满大夫不要与她争吵,再一吵的话,双方所受的伤害都会很大。
    丁乙也先别急着怀疑满大夫。

  23. 清风白云飘

    期待ing

  24. 回复十年忽悠:
    我的检验结果是ASCUS。不好意思,上次打错了。
    我和丈夫认识时,一个17,一个20,一见钟情后,一直在一起。两个人都是对方的第一个,因为太纯也太蠢,第一次连做爱都没做成功。
    现在我们结婚都20年了。
    所以要说婚前,我可以肯定他应该没问题。但是婚后呢,虽然他坚持自己的清白,但是因为这个病,因为我自己知道自己没有过别的关系,所以我对他的话一直存着疑。确实也没什么证据。
    真的好想知道为什么会得这个病!

  25. 雪浪风涛惊旅梦

    满医生的话总是直通通的,丁乙都习惯了吧。

    丁乙有个好姐姐,能让她有倾诉的地方,比闷在心里好很多呢!

    期待最终的检查结果!

  26. 我是一片云

    中国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愿人穷恨人富。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甚至亲如兄弟姊妹,也会心生嫉妒。

  27. 回复bobop:

    存个疑没问题,只要不影响夫妻感情就行。有些事永远都搞不清,只能live with it。

  28. 婚姻要过到像黄颜说的那样,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后悔与我在一起的每分钟,不会后悔与我一起做的每件事,还是很难的。

    大多数婚姻都是有笑有泪,至于是笑多还是泪多,就因人而异了。

  29. 丁乙的姐姐真是伟大,不仅真心愿意帮助妹妹,还知道如何帮助。这后一条太重要了。我相信丁乙的父母也是真心想帮女儿的,但年纪大了,学新东西慢了,可能帮不到点子上。韩国人是专家,反而不一定能体会病人的心情了,只会站在医生的角度看问题。

  30. 还是相信满大夫,支持!!估计神器的原因·~

  31. 姐姐太好了。
    满大夫, 唉! 世界上真有这种对外人特好,对‘内人’特马虎的人。
    心疼丁乙。
    我也有过误判为乳腺癌的事情,那时心里真急,。 加上这HPV还有可能有男女关系的问题, 所以特别理解丁乙的感觉。希望只是小逆风。

  32. 因为查出HPV阳性,这几天一直在网上搜索有过信息,也在网上向医生咨询。了解如下内容:

    有资料介绍说有性生活的女性60-70%在一生中都会感染HPV,人感染HPV后自身会产生抗体,然后靠自身免疫将病毒清除,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所以健康的私生活、加强锻炼提高自身免疫力和定期查体同样重要。(请女性朋友在关注HPV的同时也不要过分惶恐,有些人就是接触了病毒也会没事。)

    HPV分高危型和低危型。高危型和宫颈癌相关,低危型和各种疣,包括尖锐湿疣相关。性接触,或者说分泌物接触是主要传染方式。其他方式有,较罕见。(这样看来我丈夫出轨的可能性极大)
    HPV对外界的抵抗力相对较强,耐寒不耐热,在-20℃环境中可存活2~5个月;在干燥环境中也可存活较长时间;在室温下可存活几天;但在55~60℃时即发生变质,几分钟至十几分钟即被灭活;100℃时在几秒钟内即可灭活。(看这段又似乎能证明夫妻双方没有其他性伴侣也可能感染)

    我现在最关心的是家居传染的问题。我家里有个男孩。我的医生没有谈家居是否传染的问题,韩国人也没有谈到。网上咨询有的医生只说内衣要分开洗,还有的说不用消毒,有的说宫颈感染不会传染。
    从网上看到一个回帖说:通常大部分的消毒剂如双氧水、漂白粉、高锰酸钾、甲醛、过氧乙酸、次氯酸盐、酒精、甲醇等都可以杀灭存活于体外的HPV,被污染的衣物及物品可用消毒剂浸泡或煮沸消毒。
    今天买了两种消毒液擦洗卫浴,又把毛巾浴巾都煮了,心情非常糟,难道要一直这样搞下去吗?很想知道当时丁乙是如何处理的,如果没有误诊的话。

  33. 回复“匿名”:

    1、如果没有你丈夫出轨的证据,就当他没出过轨吧。(参见“在证明一个人有罪之前,要假设他无罪”)

    2、男孩被传染的危险性要小一些,传染上对身体的危害也比女孩小,所以你不用太替你儿子紧张。

    3、你自己要定期做抹片检查。

  34. 丁乙的很多想法都代表了我们的想法,比如认为癌症不是传染病,不会被传染上;得了CIN不可怕,可怕的是得了HPV;如果HPV不是丈夫搞来的,那就不可怕,但如果是丈夫搞来的,就比CIN可怕十倍,相当于癌症,甚至比癌症还可怕。

  35. 丁乙的姐姐安慰妹妹,总能安慰到点子上,这很难能可贵。我们也应该向丁乙的姐姐学习,不仅要给那些需要安慰的人以安慰,还要争取能安慰道点子上。

    但我们有的人就只会说“我替丁乙难过”“丁乙的一生太不值了”“有这样的丈夫,还不如不要”之类的“安慰”话。但这比不安慰还糟糕。

  36. 有关爱情婚姻的很多痛苦,都可以归结为“观念性痛苦”,因为我们总认为爱情应该是如何如何的,婚姻应该是怎样怎样的,但我们的爱情和婚姻偏偏不是那样,于是就很失望,很痛苦。

    其实谁也没规定爱情应该是什么样的,谁也没规定婚姻应该是什么样的。一旦我们不期待爱情必须是什么样,婚姻必须是什么样,就可以少很多烦恼。

    丁乙的爱情和婚姻,在很多人眼里,其实算很幸福的,丈夫这么能干,人又长得帅,出了国,做了PI,买了房子,买了车,比很多人都强了。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嘛。

  37. 到处都是枫叶

    看了匿名查到的资料这样说:
    ——
    HPV对外界的抵抗力相对较强,耐寒不耐热,在-20℃环境中可存活2~5个月;在干燥环境中也可存活较长时间;在室温下可存活几天;但在55~60℃时即发生变质,几分钟至十几分钟即被灭活;100℃时在几秒钟内即可灭活。
    ———-
    既然可以在室温下存活好几天,那共用洗衣机还是有可能传染的。

  38. 真是太喜欢丁乙的姐姐了,现实生活中,要是我也有这么一个知心的姐姐,估计睡着了都要笑醒了!这几集“逆风”都特大,看得我心里一直在纠着,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平安无事?

  39. 我是一片云

    看不见评论,发一个看显示否

  40. 丁乙的爱情和婚姻,在很多人眼里,其实算很幸福的,丈夫这么能干,人又长得帅,出了国,做了PI,买了房子,买了车,比很多人都强了。
    ————
    艾友友说得好!至少在我的眼睛里丁乙的婚姻是不错的。丈夫多帅啊,而且事业上几多能干!一家人还在美国生活!

  41. 我要是有丁乙一半的福分就高兴死了。

  42. 我老婆爱买旧衣服旧家具,这点很危险,谁知道那是谁用过穿过的?

  43. 以前有人专门从国外和香港收集旧衣服,拿到国内卖,很多女人都爱买那种衣服,便宜,式样好,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干这事。

  44. 说来说去,身体最重要,身体垮了,什么都搞不成了,就像某个段子里说的一样,该小三来用咱的老公,打咱的娃。

    姐妹们,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啊,多锻炼,心情开朗,远离坏男人坏女人,远离污染源,争取活得比老公长:)

  45. 哪怕是跟自己的老公,也要注意safe sex(安全性关系),最好戴套子,虽然套子也不能做到绝对安全,但总比不戴好。

  46. HPV 是病毒,切也不一定能完全搞定,最好是提高自己的免疫力,用自身的力量杀死病毒(类似于流感,吃药只能控制症状),不仅能治愈还能防患于未然。并且一旦建立了对某种病毒的免疫力,一般来说就再也不会被感染了。

    提高免疫力的方法很多,例如多休息(睡足,深呼吸,冥想),让身心放松,心情愉快,多吃蔬菜水果(多种维他命),喝过滤水,锻炼身体,不要吸烟喝酒。据说芦荟很有用。网上有人说,她们经过调理自动痊愈了。

    丁乙要有信心,调整心情,尽量少操心,把身体放在第一位。尽管大家都想知道这HPV是哪儿来的,但这是我们不能控制的,我们只能选择把身体搞好,是离婚还是继续。如果选择继续,就病得“重”一点,让他觉得妻子有可能会离去,承担一定的家务,多关心一些家;如果选择离婚,就调查他,拿证据,争取最大的权利;如果不能选择,其实就等同于继续,在这段时间里多心疼自己,多想开心的事。祝丁乙好!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