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58)

手术室那边的电话很快就来了,问丁乙什么时候可以过去做pre-op(术前准备)。

她是个急性子,很想知道这个手术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回答说什么时间她都available(能到场),于是那边给她定了第二天下午一点。

她按时去了手术室那边,一个年轻的拉丁美洲女人接待了她,但并没像她期待的那样,告诉她手术怎么个做法,也没领她观摩一下手术室,而是让她坐在一间办公室里,啰啰嗦嗦问她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父母亲属祖宗三代,边问边往电脑里输,把她问得气不打一处来:“我第一次到你们医院看病就填过这些信息了,你们电脑里没这些东西吗?”

“应该有,但我现在没调出来。”

“你怎么不调出来呢?”

“我可以调出来,但我还会问这些问题,因为我需要核实,这是程序。”

她觉得好笑,你核实什么?难道你怕有人会发神经,冒充我来让医生把宫颈切掉?

但她知道美国人是很重视程序的,重视到教条主义的地步,她不想跟医院闹别扭,只好耐着性子,陪着那人啰里啰嗦。

啰嗦了一阵,那人拿出一个小册子和几张表格,让她自己先看一下,再决定签不签字。

她看到表格上有living will的字样,以为是遗嘱,不由得感到很悲伤,自己可真是一穷二白啊,一点遗产都没有,如果她这次手术死了,就彻底完蛋了,一分钱都不能给女儿留下。她希望她能熬过这一关,不至于死在手术台上,也不至于是癌症,最好能拿到J州那个工作,那样她可以在有生之年挣一点钱留给女儿。

但她往下看了几句,就差点吓死,那都是些啥玩意啊!完全像安排后事一样,尽是“如果你失去知觉和说话能力,谁替你决定如何进行抢救”,“如果你成为植物人,谁决定是否要继续维持你的生命”之类的雷人语句。

还有非常恐怖的“安慰”:你不必签署这个文件,即便你不签署,我们也会尽力抢救,但我们对你实施的抢救,可能并不是你想要的,也可能是保险公司不包赔的,所以请你慎重考虑,事先指定代理人,替你做决定,云云。

她惊慌地问:“我这个手术很危险吗?”

“任何手术都有风险。”

“怎么Dr.Z说只是一个门诊手术呢?”

“门诊手术就没风险了?”

“为什么门诊手术还需要全麻?”

“我们不知道,医生说全麻我们就全麻。”

“全麻很危险吗?”

“麻醉都有风险。”

“什么风险?有没有麻过去之后再也醒不来的?”

“当然有。”

她吓昏了,打探道:“那我非得做这个手术不可吗?”

那人很不高兴:“你不想做这个手术,干嘛跑来做pre-op?”

“我不做pre-op,怎么知道该不该做这个手术呢?”

“既然你不知道该不该做这个手术,我们就不要做这个pre-op了,别浪费我的时间。”

她烦了:“你这什么态度?我只是问一下,又没说不做手术,你怎么可以决定不给我做pre-op?”

那人也烦了:“你现在情绪非常糟糕,我们这个pre-op进行不下去了。”

“那就把你的supervisor(上司)找来!”

这是她在美国学到的绝招,如果遇到不讲理的雇员,最管用的就是“把你的supervisor找来”,十个有八个雇员听到这句话,态度就会软下来。

但这个雇员显然不是那八个里面的,不但没软下来,还把她扔在那里,自己走出房间,消失不见了。

她差点跑掉,刚走到门边,一个中年女人把她拦住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来给你解释一下:是这样的,这个living will只是一种程序,不管大手术小手术,都要搞这一套的,主要是以防万一,把该说的都说在前面,免得以后打官司。你不想签,就不用签。你也不必担心你的手术,cone biopsy(宫颈锥切术)只是一个很小的手术,当天就可以回家,休息一两天就可以上班。”

她估计这个就是supervisor,看人家的涵养,就是不同,说话就是得人心,一下就让她平静下来。

她最终没签那个living will,觉得签了没好处,如果到了神志不清的地步,谁来决定如何抢救都没太大区别,可能让医院决定还好过让丈夫决定,他为了省钱,或者为了早日跟情人团聚,说不定早早地就叫医院把她的氧气拔掉了。

她把手术的事告诉了姐姐,姐姐说:“我可以过来照顾你几天。”

“不用了,你有两个孩子要照顾,走不开,再说,我这也不是什么大手术,只是门诊手术。”

“但是总需要人接送你吧?”

“我叫丁丁她爸接送。”

“他有时间吗?”

“他答应了的。”

“你斟酌一下,如果需要我过来帮忙,告诉我一声就行。”

其实她心里非常希望让姐姐过来陪陪她,丁丁还小,丈夫又这么木杵杵的,同学靠不上,朋友也都很忙,她连个谈心的人都没有。但她想到姐姐要上班,又离这么远,还拖着两个孩子,飞过来照顾她太劳累,还是她自己一个人硬挺吧。

她又给韩国人打了个电话,主要是问问麻醉有哪些风险。

韩国人说:“你这个手术麻醉时间很短,没什么风险。你听谁说麻醉有很大风险?”

她把自己跟那个拉丁美洲人的不愉快说了一下,韩国人马上说:“你应该投诉她!”

“算了吧,过都过去了——”

“过去了也要投诉!”

“我投诉她,医院不把她炒掉了?”

“炒掉不炒掉,那是医院的事。但你受到这样野蛮的对待,一定得投诉。”

“我看她那样子和口音,不像是美国人,说不定是拉丁美洲人,也许连正式身份都没有。如果我投诉她,她说不定会被医院赶回去。”

“那怪谁呢?只能怪她自己。你一定要投诉她,不光是为你自己出气,也是防范她今后这样对待别人。如果你不敢投诉,可以把她的名字告诉我,我去投诉。”

“我根本没注意她叫什么名字。”

“没关系,我能查出来。”

她劝了韩国人几句,但没劝下来,也就不想再多说了。如果那个拉丁美洲人因为韩国人的投诉吃点苦头,那也是自讨的。

手术那天,如果不是她再次提醒丈夫,他肯定忘记了。她送了孩子回来,在厨房逮住了他,他正在往午餐盒里装饭菜。

她说:“今天还带饭?”

“怎么不带?”

“我今天中午不是要做手术吗?”

他懊恼地说:“我都忘了这事了,也没安排一下。”

她生气地说:“那你去上班吧,我自己开车去医院,你记得去接丁丁放学,等医院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再开车过来接我。”

他如释重负:“那就这样吧。”

“但是我的车怎么办?”

“你的车?”

“我把车开到医院去,回来时你接我,那我的车不就留在医院了吗?”

他不假思索地说:“那就叫小温帮忙开回来吧。”

她一听“小温”二字就烦,如果他是叫韩国人或者法国人帮忙,她肯定就答应了。但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温,让她非常生气。早就叫他别跟小温走太近,他都当成了耳边风,一有事第一个就想到小温头上去了。

如果叫小温把她的车开回来,那就意味着他得把小温载到医院去,车开回她家之后,他又得把小温送回实验室。哼,她的HPV说不定就是从小温那里传来的,她可不想看到小温,更不想给他们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于是斩钉截铁地说:“不行,还是你开车送我去医院。”

他没反对,只说:“现在还早,我先去上班,过会回来送你。”

十一点的时候,他还没回来,她往他实验室打了个电话,照例是小温接的,熟人熟路地说:“是叫老板送你去医院吧?我去叫他。”

她气得两眼发绿,这个大嘴巴,又把什么都告诉实验室的人了,难道以为这个手术是个什么光彩事,值得拿到实验室去广播?

丈夫来接电话了,很无辜地问:“Hello?”

她提醒说:“十一点了,你还不回来?”

“你不是说十二点手术吗?”

“是十二点手术,但你开回来不要时间?开去医院不要时间?”

“哦,我马上就回。”

她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到一楼等他。他的车一开到门前,她就提着包出去,锁上家门,上了他的车,紧赶慢赶,总算没迟到。

车开到医院门前,他连车都没准备下,以为把她扔在医院门口就完事了,她气得要命,呵斥说:“你不跟我进去?”

“我没地方泊车。”

“这里有valet parking(代客泊车),你没看见?”

“什么valet parking?”

医院里代人泊车的小伙子已经走到车跟前来了,她指挥说:“把车停好,人出来就行了。”

他傻乎乎地下了车,小伙子给了他一个牌子,她招呼说:“好了,走吧,他会替我们泊车的,你待会出来,就凭这个牌子取车,他会把车开到这里来还给你。”

“哦,这么好啊?”

“我们进去吧。”

“我也需要进去?”

“你是负责接我的人,你得在医院的表格上签字的。”

他讪讪地跟着她走进手术大楼,她先到前台去登记,又填了一些表格,签了好些个字,其中有一张需要陪伴人员签字。可能是那堆表格唬住了他,他有点紧张地问:“手术很大呀?”

“我不知道,反正是全麻。”

“干嘛要全麻?”

“你这个做医生的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他最见不得有人怀疑他的医术了,一听这话就显出恼羞成怒的样子,但没发作,只拿着他那张表格认真地看,好像怕签成了卖身契似的。

她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拿起一听,是她导师打来的:“预祝你手术顺利,需要人帮忙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

她心头一热,鼻子发酸,连声感谢。

丈夫问:“谁呀?”

“我导师。”

“他这时候打电话给你干嘛?”

“不干嘛,预祝我手术顺利。”

他狐疑地看着她:“不是你导师,是色教授吧?”

“色教授根本都不知道我动手术的事——”

“他怎么会不知道?”

“我没告诉他,他从哪里知道?”

“你干嘛不告诉他?”

“他是我什么人?我干么要告诉他?你以为人家都跟你一样,什么事都拿到全世界去广播?”

“那你导师怎么知道?”

“因为我每星期跟他有meeting(会面,开会),我得向他请假。哼,你别的不关心,这些事你倒挺上心的哈?”

“我不想被人给我戴上绿帽子。”

“你还是多管管你自己吧!”

办完手续,前台人员很热心地介绍说:“陪伴人员也可以跟进去的,里面有地方等候。”

她知道他不会愿意在手术室外等几个小时,便问:“他可以在外面等吗?”

“可以,我们到时候会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她放了他的生:“你去实验室吧,待会他们会打电话给你。记得接丁丁。”

他好像不太好意思走掉,她又说了一遍,他咕噜了一句“反正我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就理直气壮地离去了。

她在等候区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姐姐也打电话来了,她嘴里讲着电话,眼睛却盯着对面一对老夫妇,十指紧扣地坐在那里,不知道是两人中的哪一个动手术,看得她差点落下泪来,人家这才是同甘苦共患难的夫妻,只要有这么一双手可以让你紧握,什么样的手术都不可怕,因为你在这个世界上就有了依靠,就不孤独。想想她自己,真像一叶孤舟,一切都靠自己,连做手术都是单枪匹马。

如果不是有姐姐导师韩国人的关心,她真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这一切。

她很快就被叫进了手术区,但还不是手术室,只是做准备性工作的地方,一个用帘子隔开的小房间,正前面的帘子没拉上,她能看见路过的医生护士。

一个护士走过来,做了自我介绍,核实了她的身份,就给她手腕上戴了个纸手镯,上面印着她的姓名和手术名,发给她一双针织鞋,像袜子一样,但脚底有橡胶样的东西,貌似鞋底,脚尖上还印着一个娃娃头。她想女儿一定会很喜欢这鞋,有点舍不得穿,想留给女儿,但没好意思做得这么贪财,还是换上了。

护士给她一件宽松长袍,让她去洗手间换上。她去了洗手间,脱个精光,穿上长袍,回到她的小房间。

然后是川流不息的问问题,填表格,不过不是她填,而是护士们填。仅仅是核实她的身份,就搞了不下五次,每个人一来就是先核实身份,还要问她是做什么手术,好像总怕哪个神经病会代替她来承受这个手术一样。

这套程序走完了,护士给她打上静脉注射。

过了一会,麻醉师来了,很帅的一个哥,又是提问,核实身份之类,还跟她很友好地聊了一会天。她以为这就是那个将要麻翻她的人,但她搞错了,这个还不是,就问了一通问题,没给她上麻药,就消失不见了。

然后是Dr. Z登场,背得大包小包的,不像是个即将进手术室的医生,倒像个拖儿带女上公园的老妈。Dr. Z没核实她的身份,只给她开了一个单子,上面有下次见面的日期,还有一两种止痛药,以及术后需注意的事项,然后也消失不见了。

Dr. Z走后,又一帅哥登场了,比刚才那个麻醉师年轻,自称是麻醉助理。她不明白为什么搞麻醉的都长这么帅,难道全麻不是用麻药,而是用帅哥的微笑?

麻醉帅哥也核实了一遍她的身份,还问了她知道不知道自己是做什么手术,她都答对了,帅哥才拿出一个针管,告诉她:“我现在要开始往你的静脉注射液里加麻醉药了。”

她只看见帅哥扎针,但还没看到帅哥拔针,就被麻翻了。

69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58)

  1. 跟读中

  2. 忘了加“Notify me of follow-up comments via email.”

  3. 三人沙发

  4. 占地儿!

  5. 5th.

  6. 板凳,慢慢跟读

  7. 抢座.

  8. 激动!占个位置先!

  9. 满大夫怎么能这样?妻子做手术会忘掉,都看到手术签字的单子了,还想着什么绿帽子的事情呢!
    丁乙的生命和健康不比这事情重要几千倍么?

  10. 板凳!

  11. 回复“顺妞妞”:

    你光提问,光谴责没用,你应该设法回答你自己提的问题,为什么满大夫会这样。

  12. 我的天~这是哪门子的板凳啊?
    还是占个位好了。:P

  13. 祝丁乙的手术一切顺利!

  14. 把我在57集下的帖转到这里:
    ———————
    删了几个不动脑子乱发的帖。拜托别发“丁乙真可怜”“看得真郁闷”“满大夫和丁乙之间信任度不高”之类的帖。

    1、如果你没能力分析问题,就别发言,但别发这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帖,你这么可怜人家,起什么作用呢?设想你现在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们上你家去对你说“你真可怜,你真可怜”,有用吗?

    2、既然你看得郁闷,就不要再看了,但别发帖抱怨。

    3、如果你遇到这样的情况,仍然对丈夫没丝毫怀疑,我佩服你,但你别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别人,说别人夫妻信任度不高。

    有些人说满大夫不能设身处地,其实很多人自己也不能设身处地,看看我删掉的这些贴,难道这些人懂得设身处地?

    你只有一个辩护理由:我是一片好心。

    但你的水平实在太低了。

  15. 看得我掉泪了。“只要有这么一双手可以让你紧握,什么样的手术都不可怕,因为你在这个世界上就有了依靠,就不孤独。想想她自己,真像一页孤舟,一切都靠自己,连做手术都是单枪匹马。”真想给丁乙个大大的拥抱!

  16. 这个也是我在57集下的跟帖,有些人可能没看到,还在这里发毫无用处的废话贴:
    ————————————

    如果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可以提供科研成果和数据来解答丁乙和我们大家的疑问。

    如果你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你可以搜寻有关信息,为我们大家扩大知识面,也扩大你自己的知识面。

    如果你有类似经历,可以写出来与大家分享。这是最受欢迎的帖。

    如果你能像丁乙姐姐一样开解人,可以写出来开解丁乙,也开解有类似经历的人,并让大家学习你的智慧。

    如果你对人物的动机有合理的猜测,可以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如果你由此对人性有了新的认识,可以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如果你要表达抢沙发坐前排的喜悦,可以写出来活跃气氛。

    但不要发幼稚的表情帖,比如“我不喜欢”,“我郁闷”。

    也不要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同情贴,比如“丁乙真可怜”,“丁乙太不值了”

    更不要发事后诸葛亮的谴责贴,比如“丁乙怎么找了这么个人?”,“早该离婚了”

    也不要发毫无作用的废话贴,比如“满大夫太不关心丁乙了”“满大夫应该对妻子多关心一些”。

  17. 感觉满大夫和小温两个互把对方看成自己人,不管肉体上是否出轨,思想上已经如此紧密了。

  18. 明天会更好

    写得真好:难道全麻不是用麻药,而是用帅哥的微笑?

  19. 回复帮忙纠错的人:

    也许你第一次刷新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错字,但有可能在你指出之前,我已经改过了。请你发言之前再刷新一次,如果已经改正,就不用马后炮了。

  20. 一个处于丁乙目前状况的人,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堆人围在旁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

    “你真可怜!”
    “你这一生真不值。”
    “你丈夫真不是个人!”
    “你这婚结了像没结一样。”
    “你丈夫怎么这么不懂事?”

    我希望你只是在我的博客说这种话,而且只说这一次,那么我删掉你就没事了。如果你在生活里也爱这样“安慰”人,那就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说不定人家心里恨不得你快点走开。

  21. 良辰美景奈何天

    估计很多人都被满大夫气翻了!希望丁乙手术成功!

  22. 嗯,是这样,不动脑筋,光气愤谴责有什么用!

    前面说过,满大夫做实验做到很晚,也许是他的工作也遇上大难题了,才会忘记手术时间。生活上一直是丁乙照顾他,他很可能根本没有习惯丁乙出问题需要他照顾。

    工作上,小温是他的得力助手,遇上问题和麻烦,第一想到的就是小温。

    这是不是满大夫在生活上和工作上的一种表现惯性?要是十年忽悠赶紧上来说说就好了。

    丁乙真可爱,要手术了还想着女儿会喜欢那样有娃娃头的鞋子。

    祝福丁乙手术顺利,再小的手术,对病人来说也很痛苦的,何况还有那么多的疑团不能解开,全麻的话,有些人会对麻药有强烈反应,术后会吐,麻药过去以后,还会很疼。抱抱丁乙,希望一切顺利,早日恢复健康,逆风早些过去。

  23. 在这样困难情况下, 丁乙的决策都是理智的. 看病是第一重要. 和满大夫理论可以等以后. 并能为姐姐着想. 很不容易.

    满的表现就太不合情理了. 复查时他不闻不问, 就算他是医生见多了, 免强说得过去. 现在妻子要做手术了, 他应该仔细过问一下, 帮妻子把把关. 可他却做的比外人还外人.

    我猜他的心不在丁乙身上了, 不在他们的家里了. 并且他可能还认为丁的HPV是从别人那儿传来的, 尽管他知道可能来自他.

  24. 从这一集满大夫的表现来看,他还是把丁乙的这个手术当成了一个小手术,没放在心上,所以才会忘了手术时间,到了医院门口又想转身就走。直到在医院签字的时候,他才可能意识到这不是一小手术,所以当丁乙主动提出让他先回实验室的时候,他会表现出“好像不太好意思走掉”。

    满大夫不善于表达,不懂得体贴人,这一点一直没有长进。文中写到“他咕噜了一句‘反正我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在他看来,可能在实验室干上几个小时的活就是比傻做在手术室外面等几个小时来得有意义。如果了解了他这种性格,我觉得象丁乙这种处理方式很明智,也不必跟他多计较。

    另外,从满大夫的言语中可以看出,他还是怀疑丁乙和色教授之间的关系,我担心他会不会将这一点大嘴巴到小温那里,从而产生一些对丁乙不利的实质性变化。

  25. 我担心他会不会将这一点大嘴巴到小温那里,从而产生一些对丁乙不利的实质性变化。
    =======
    有可能,小温再别有用心火上浇油,对他们夫妻关系就更不利了。

  26. 如艾米所说, 试着分析一下.
    故事是从丁乙的角度写的, 所以我们都知道丁乙没出过轨, 很自然地会怀疑小满出轨. 这几集里小满对丁乙病情和手术的不关心, 更是可以作为感情有变的证据.
    但是,从小满的角度来看,说不定他还有一肚子委屈呢. 他出轨了没有他自己清楚. 从他的言行来看, 我觉得他没有. 所以他会怀疑丁乙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也有–色教授. 这集里,小满在医院说的关于色教授的话也证实他怀疑丁乙和色教授有染. 色教授的前妻就是宫颈癌, HPV的传染源也有了. 这样一来,小满的冷漠就比较好理解. 他心里可能因为绿帽子痛苦, 就更多地泡在实验室用工作麻醉自己.想到妻子和别人”乱搞”出了毛病,还得他陪着上医院手术,所以不那么心甘情愿.
    他签字时能被那些表格唬住,”有点紧张”, 说明他还是爱丁乙的.

  27. 注册为爱园

    成为艾园常客近五年了. 谢谢艾米.
    满医生很有代表性, 我身边至少有三个. 丁乙家发生的事, 我太熟悉了.
    1. 朋友须做人流, 她LG问她可不可以她自己去, 他很忙. 结果是我陪她去的.
    2. 我自己抱着3 岁的孩子挤火车, LG 从来不接送.
    3. 家务活全归LP,一心都在工作上.

  28. 清风白云飘

    好妈妈!
    我只想着手术顺利,丁乙恢复健康。

  29. 我是一片云

    满大夫连妻子做手术的事情都忘掉了。分析可能基于以下原因:
    1)太不关心妻子,对丁乙还存有多少爱或者有无爱,很令人置疑;
    2)从心底对妻子有怨愤,怀疑妻子出轨,但又不想面对,所以采取逃避方式,对妻子的手术也一并遗忘。

  30. 他狐疑地看着她:“不是你导师,是色教授吧?”

    “色教授根本都不知道我动手术的事——”

    “他怎么会不知道?”

    “我没告诉他,他从哪里知道?”

    “你干嘛不告诉他?”

    “他是我什么人?我干么要告诉他?你以为人家都跟你一样,什么事都拿到全世界去广播?”

    “那你导师怎么知道?”

    “因为我每星期跟他有meeting(会面,开会),我得向他请假。哼,你别的不关心,这些事你倒挺上心的哈?”

    “我不想被人给我戴上绿帽子。”

    从以上对话,表明满大夫怀疑丁乙出轨!

  31. 我一直在琢磨满大夫对丁乙的感情究竟是个什么状态的,他信念坚定,绝不离婚(离婚就天打五雷轰),绝不出轨(满家岭的人没一个会出轨),那他为什么让丁乙感觉到有点麻木不仁的样子?从他平日的的欣赏话语,火辣眼神中看出满大夫心中还是很爱他妻子的,主要是满家岭大男人性格让他天生就羞于表达,拙于表达,甚至不屑表达情感,天天都有女生围着他转,逗他讲出心里话;他不用费心去琢磨女人是怎样想的就有人巴巴地告诉他答案。他不是个情种是个书呆子,课题任务很重,儿女情长的事女人们都会替他打点妥当,他习惯只考虑研究课题,不习惯研究情感。另外他也有点恼火妻子的病是妻子出轨所致,不愿深究,就只好装冷淡省得心烦罢了。

  32. 回复我是一片云:

    你分析满大夫对妻子有怨愤,因此遗忘妻子手术,我觉得这个说法没什么根据。

    对妻子有怨愤,可以故意躲避陪伴妻子手术,甚至拒绝,但因为怨愤因而忘掉妻子的手术时间,就很牵强附会了,因为忘记是无意的行为,有意就不叫忘记了。

  33. 我同意“注册为爱园”的分析,有些男人就是很木,不懂得关心人,而满大夫就是这些男人中的一个。

    当年丁乙怀孕,他在劝说丁乙跟她一起回满家岭的时候,说过满家岭的女人直到阵痛之前,都是下地劳动的(大意如此),我也听一些男人说过这样的话。

    也就是说,在他们眼里,生个病不算什么,尤其是丁乙这样的,自己能走能跑能开车,他为什么要陪在左右呢?

    如果这样的男人对谁都是这样,那就不是他不爱妻子,而是他不会爱,不懂得该怎么爱。

  34. 爱不仅是一种感情,也是一种能力。有的人爱的能力强,有的人爱的能力弱。有的人拿一点爱出来,就能把人甜死;但有的人把全部的爱都拿出来,你还是感觉不到。

    满大夫这样的人,从小生活在满家岭,耳濡目染的夫妻关系,都是男尊女卑的关系,人与人之间也没什么情感的表达,就是一日三餐过日子。

    估计他也不是个爱看书看电影的主,那么他基本就没地方可以学习爱的方式。

    父母生病,他可能会千里迢迢跑回去看望,但那不一定是因为他担心父母的身体,很可能是出于“孝顺”的考虑,不回去就不孝,人家要说,自己也有压力。

    但老婆手术不陪伴,就没有“不孝”的压力,什么罪名都没有。丈夫不关心妻子,不鞍前马后照顾妻子,在中国文化里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觉得满大夫这样的男人很多,哪怕是我们这些表示惊讶和义愤的读者,如果愿意把自己老公的表现一一描绘出来,我估计也有很多是满大夫类的:)

  35. 从大家谈到的丈夫送礼的例子来看,很多人的丈夫都不是很细腻的人,忘记妻子的生日,忘记送礼物,买礼物买得不合妻子的心意,这些都是满大夫这样的人才会干出来的事。

    所以说,世界上满大夫很多,黄颜很少:)

  36. 满大夫类的男人很多,并不表明他们就是对的,只能说我们女人自己要看开一些,不要老是想到“他这么不关心我,说明他不爱我”,或者“为什么别的女人的老公都那么好,就我这么霉运,嫁了这么一个木头老公”。

    你完全可以相信他是爱你的,他拿出了全部的爱给你,只不过他全部的爱也就那么多而已。

  37. 良辰美景奈何天

    你完全可以相信他是爱你的,他拿出了全部的爱给你,只不过他全部的爱也就那么多而已。

    艾友友一针见血,我在这个问题上已经纠结很多年!

  38. 好欣赏丁乙。遇到困难,不是抱怨,而是勇敢面对。

  39. “不断没软下来,还把她扔在那里”里的“不断”是不是“不但”?

  40. 木杵杵这次来形容满同志,够形象!

    两个人心里估计都够凉的!

  41. zt:“你完全可以相信他是爱你的,他拿出了全部的爱给你,只不过他全部的爱也就那么多而已。”

    》》很惨痛的感觉。

    》》那就要看他的配偶是哪一类人,如果是一个对感情有要求的人,可能痛不欲生。如果只是要求有个老公,外人看起来还像模像样,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过好,那就忍耐下去。

    》》我觉得丁乙还是有要求的人,所以,她会痛苦。

    》》丁乙,别怕,治好了病,去外州工作。找到一个体贴的帅哥,然后“抛弃”他。

  42. 艾友友 // 七月 15, 2010 在 11:19 下午

    从大家谈到的丈夫送礼的例子来看,很多人的丈夫都不是很细腻的人,忘记妻子的生日,忘记送礼物,买礼物买得不合妻子的心意,这些都是满大夫这样的人才会干出来的事。

    所以说,世界上满大夫很多,黄颜很少:)
    =============================
    顶!!!

  43. 丁乙身上有一点很值得学习, 那就是遇事从不抱怨. 抱怨解决不了问题, 还给自己添堵. :-)
    夫妻之间的交流很重要. 交流是能够相互理解的前提. 丁乙和满大夫的交流机会显然不多. 满大夫成天泡在实验室, 晚上又分房而睡. 希望丁乙能”创造机会”, 多和满大夫谈一谈 她的想法.
    满大夫应该不是完全不解风情, 起码 他会和小温在实验室里谈”爱情”的话题.
    如果很好的交流也不能达到相互理解 , 那就真的得开始考虑换掉伴侣了 :-)

  44. 一页孤舟—–一叶孤舟?

  45. 丁乙先治病,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为了丁丁,也为了自己,都要先把病治好。再搜集小满出轨的证据,别的不说,就他对小温的“大嘴巴”,就已经超出了老板和员工之间的正常关系;还有那个HPV,至今他都没有承认出轨,可事实是:就是他传染给了丁乙,偏偏还认为是丁乙给他戴了绿帽子。我很怀疑小温,为了达到个人目的,是不是在背后说了很多丁乙的坏话?

  46. 这时若有人给满大夫建议说:现在是你妻子最需要你关心的时候,你应该去医院陪着她。估计满大夫就放下手头的实验,来医院陪着丁乙。

  47. 记得满大夫是个要面子的人,喜欢听别人夸奖。这次表现不佳有可能是在单位和同事谈论丁乙的病情时,一些同事可能觉得丁乙给满大夫带了绿帽子才会的这种病,所以满大夫觉得很没面子。

  48. 我终于又能来这儿了,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艾米,你太为我们着想了,我太太太太激动了,谢谢!

  49. 我是一片云

    丁乙是一个很有责任心和爱心的人。

  50. 艾友友老师分析得很有道理!长见识了!

  51. 艾米对丁乙术前的心理活动的描写真细腻,感觉我好像在丁乙身边,在听她诉说!

  52. “她只看见帅哥扎针,但还没看到帅哥拔针,就被麻翻了”..

    太生动啦。。 刚经历一个小surgery, 整个过程跟艾米描述的一模一样。。。我还在数数的时候,就失去了知觉。护士说我睡了很久,跟难醒过来:)

  53. 非常赞同艾友友“爱不仅是一种感情,也是一种能力”的说法。认识的人中满大夫这样的人不在少数,这或许同我们我们的传统教育中不注重培养“爱的能力”有关。更多的时候,父母,学校以及整个社会大环境注重的是智商而不是情商。
    最近同女儿聊天,挂在口边最多的是情商的培养很重要。

  54. 确实像满大夫这样的男人在中国比比皆是, 他们不善与也不屑于与妻子,父母或孩子进行感情沟通,但与外人却是无话不说。这样的人在夫妻之间碰到矛盾或猜疑的时候,通常采取的冷漠与逃避的方式,而不是直面问题,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沟通和解决。

    这样的丈夫,当然特别在意妻子是否给自己戴绿帽子,这种在意和爱情无关,只是男人的面子问题而已。

  55. 女儿最近读到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她很不理解大禹为什么不回家看望一下他生病的妻子或刚出生的孩子。为此我们讨论了很多。

    想当年自己读到大禹治水的故事是,恨不得能找到一个机会也“大公无私,扬名青史”,因为那是整天就是斗私批修,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家庭是最重要的。现在当然意识到自己是无法做到大公无私的,因为找工作时最先考虑的是对出差的要求。可是这种教育的影响是很深远的。

    怀着女儿去做例行体检时,看到周围的孕妇大多有丈夫的陪伴,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家暗示LD希望他下次也能陪伴,人家一句“那天有会议安排”我立马就不要求了。心里虽然纠结,但鉴于“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式的教育的影响,最后也能说服自己。

  56. 好像黄颜在平凡事里就写过,女人注意象征意义,男人注意实际意义。情人节你送花,女人很高兴,情人节你送猪排骨,女人很不高兴,虽然花掉的钱是一样多的,而且女人吃起排骨来也不示弱。

  57. 男人不送花不行,光送花也不行,因为女人并不是只要象征不要实际。老婆做手术,男人不陪不行,但是光会陪陪也不行,因为女人还得吃饭。

    我认识一个人,去年被查出卵巢癌,做了手术。她的丈夫是美国白人,很浪漫,送花,拥抱,拉手,都是家常便饭,经常的。但她丈夫不会做饭,以前都是老婆做,现在老婆躺倒了,谁做饭呢?

    结果是几个华人朋友帮忙做饭。

  58. 小满的毛病就是看不见事物的象征意义,也不知道象征意义对于丁乙来说多重要,他只看见实际意义,没实际意义的事一概不干。

    遥想当年初相恋,他就是这么个人,丁乙想见面,而他不想见面,因为见面之后不能做爱,那干嘛要见面呢?还不如去走穴。

    老婆开会也一样,打电话有什么用?难道打个电话老婆就安全,不打电话就不安全?

    现在老婆动手术,他还是同样的思维方式,我坐那里有什么用?又不是我给你动手术,难道我坐那里,你就安全,我不坐那里,你就不安全?

    这样的人很难改造成注重象征意义的人,你教他一样,他只知道那一样,稍稍换个样,他又不知道了。教他的那功夫,还不如自己干点别的事消遣。

    如果他对谁都这样,就别计较了吧,因为计较也没用。

  59. “可能让医院决定还好过让丈夫决定,他为了省钱,或者为了早日跟情人团聚,说不定早早地就叫医院把她的氧气拔掉了。”

    好悲凉!满大夫与丁乙十多年的夫妻生活,没让丁乙感受到满大夫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丈夫。丁乙独自在手术室外等候的场景,似曾相识,我也曾经经历过(只不过不是手术只是检查)。

    我生病的时候,如果不坚决要求老公陪同的话,他绝对不会主动陪同(他会陪同他妈妈去看病,可能是像艾友友分析的那样,不陪同妈妈去看病,他会被他妈妈及其他埋怨指责不孝,不陪老婆则没有人指责)。反之,老公做手术的时候,自己去急得不得了,陪同自不待说,还四处托人帮忙找最好的医生。术后因为我工作上有急事回单位了半天,晚饭没吃赶到医院,老公脸都黑成了包公。哄了半天才开口,因为他术后伤口疼痛得很——因为我不在的缘故。其实,给他安了镇痛泵的,只需要他自己或者找护士挤压一下药水就解决问题,由于他自己不好意思开口,就只好自己强忍疼痛。

  60. ——他不假思索地说:“那就叫小温帮忙开回来吧。”

    ——照例是小温接的,熟人熟路地说:“是叫老板送你去医院吧?我去叫他。”

    1)满大夫对小温已经行成依赖性。程度上,仅次于丁乙?或者可与丁乙比美?或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超越丁乙?

    2)小温对满大夫的家事都很了解。说不定在心中暗自不以为然。凭小温的聪明,应该看出来满大夫对丁乙的不在乎,但是否知道满大夫的不在乎是出于他的天性,还是以为满大夫根本就不爱丁乙?所以,小温像猎人一样在耐心守候等待出击的有利时机?

    小温时不时在丁乙面前显示她与满大夫之间的亲密关系(让满大夫陪同到家里洗衣服、用满大夫的钱请客、陪同满大夫接丁丁。。。),使丁乙对满大夫心生疑窦,挑起丁乙指责满大夫。反过来,满大夫更加不满意丁乙,形成丁满之间的恶性循环。

    3)满大夫不知轻重不分里外,总把自己以及家里的事往外说。过去给医院的小护士说,现在对实验室的同事说。是想得到同事的主意,还是一种发泄方式的习惯?

    满大夫也认为也知道HPV是通过性传染的,CIN又大多与HPV有关系,在丁乙患CIN需要手术时(文中没有说满大夫是否将丁乙感染HPV的事说出去), 在与丁乙谈到HPV的来源很可能来源于满大夫与前女友的性行为之后,满大夫仍然没有打消丁乙出轨的怀疑,然后在对同事们说丁乙的手术,有没有想听到大家的议论和主意?

    4)满大夫同事的态度。小温之流恐怕巴不得丁乙有点什么事,才不会出主意让满大夫去医院陪同;不了解丁乙的人或者嫉妒丁乙的人,也难免怀疑丁乙有出轨同情满大夫,也不会出主意让无辜有可能被戴绿帽子的满大夫去陪同出轨的妻子吧?!不挑拨满大夫怀疑丁乙就算不错了,大多怀着让丁乙自做自受的心理保持沉默吧?!

    总之,满大夫给人感觉,在家里是闷嘴葫芦,对着老婆多说半句话都嫌烦的人,在外面则和气开朗,无话不说,对别人是有求必应有热心人。

  61. 我也有过一个人等手术 的经历,心里的确想有人陪。但孩子们也要人管,老公只有一个,分不了身。朋友们大多也是妈妈,我也不想麻烦人家。

    和丁乙一样,等的时候看到一对夫妻亲亲热热的,而且我还认识那男的,只好打了招呼聊一聊。心里又羡慕又尴尬。唉!只好自己鼓励自己要能干些,没办法。

  62. 十年忽悠的分析很有道理,艾园有这么个网友从男性的眼光角度分析问题,让我们这些女的受益匪浅。
    另:十年忽悠以前的跟帖也很有特色,短小精悍惜字如金,不过相比较起来,我更喜欢现在的长评。

  63. 看到丁乙担心出意外不能给女儿留下什么,想到上学时生女儿时的事,赶快买了份人寿保险,万一不能照顾她,起码可以留些钱给她用。相信丁乙身体会好起来的。如果能拿到那份工作还是赶紧接受了吧。

  64. 其实站在满大夫的角度看,一则这是门诊手术,小事一桩,二则与其在外面干等不如做些比较productive的事情,这倒是秉持他一贯的作风,也没有比以前更没人情味。我老公有一次去做门诊手术的经历,好像也是全麻,他早上自己开车去,我下午去接他,因为医院在downtown不好停车,他还是自己下来上车的, 大家都不觉得是个什么大事儿。我想满大夫自己要挨一小刀也不大会要人陪吧。

  65. 我是一片云

    我来推测一下下集情节:
    1)丁乙手术顺利;
    2)病理检查没有问题;
    3)得到J州工作。
    丁乙刚过一个坎,会稍稍松口气。但与满大夫分居两地生活会逆风再起。

  66. 就怕丁乙这时发现怀孕了同时得到了J洲的工作 …
    不管怎么选择, 都很难.

  67. 会不会出现以下逆风?
    1)在丁乙手术后病理检查无碍的情况下,满大夫身体出了问题?
    2)在丁乙得到J州工作之时,满大夫的科研遇到难以逾越的困难,得不到经费支持失业了,但满大夫又不愿意随丁乙去J洲做博士后,宁可回国?

  68. 我是一片云

    看不到评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