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60)

虽然丁乙做的是个小手术,她也没对外人讲,但这事还是传得五湖四海都知道了。韩国人到家里来看了她,导师和色教授也打了电话来问候,连远在H州的鲁平都听说了,打电话来慰问。

她很惊讶:“连你都听说了?”

“是啊。”

“你听谁说的?”

“忘了是谁告诉我的了,不止一个人,好像都知道吧。”

“谁都知道?”

“我们那些同学啊。”

她警觉地问:“他们又在议论我吧?”

“呃——也没说别的,就是说你得了癌症,动手术了。”

她气得叫起来:“谁说我得了癌症?连我的医生都还在等化验结果,这些不相干的人反而确定我得了癌症了?”

“我也不相信是癌症,我还跟他们争了:如果丁乙是癌症,我会不知道?我跟她走那么近,她肯定会告诉我。但他们硬说是癌症,我也懒得跟他们争了,还不如亲自问你。”

她把自己的病情讲了一下,强调说:“即便是宫颈原位癌,也不是宫颈癌,不是绝症,宫颈原位癌是完全治得好的。”

“这个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我觉得那些人可能是因为不懂,才把宫颈原位癌当成宫颈癌了。你跟他们说话注意点,免得他们把这事传到J州那边去,会把你的工作搞黄的。”

她大喊冤枉:“我还要怎么注意啊?我什么都没对他们说,这段时间没跟他们当中任何人接触过,谁知道他们从哪里听来的谣言!”

这事令她很担心,因为J州那边这段时间一点消息都没有。她把发票寄过去报账之后,那边很快就把钱给她汇过来了,但从那以后,就没了消息,给她的感觉那笔钱就像封口费一样,仿佛在对她说:钱给你了,我们之间两清了,你别再来打扰我们了。

现在看来很可能是这边有人在背后坏她的事,对J州那边讲她得了癌症,人家才不要她了,哪个招工单位会傻乎乎地招个癌症病人去养着呢?难道怕公司的钱没地方用?

她越想越气,到底是谁在外面造她的谣?她的病情是谁透露出去的?

想来想去,只能是丈夫那个大嘴巴走漏了消息,于是逮住他算账:“你干嘛把我动手术的事说出去?现在搞得好,这么多人知道了,如果传到J州去,人家还会把工作给我?”

他很无辜:“我什么时候把你动手术的事说出去了?”

“你没说?那小温怎么知道?”

“她知道吗?”

“我上次打电话找你,她就问我是不是叫你送我去做手术。”

他似乎不明白这之间的联系:“问一下就怎么了?”

“那就说明她知道我动手术的事嘛。”

“哦,是这样——”

她见他没否认走漏消息的事,更加生气:“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嘴碎?家里什么事都拿到实验室去说。”

他由着她批了一通,突然说:“我没告诉她。”

“你刚才不是承认你告诉她了吗?”

“刚才记不起来了,但现在我想起来了,我没告诉她,我谁都没告诉。”

“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也得相信。这又不是什么光彩事,我干嘛要告诉她?”

“那是谁告诉她的?”

“我怎么知道?”

她想到另一种可能:是韩国人说出去的,因为只有这么几个人知道她做手术的事,Dr. Z肯定不会说出去,更不会在华人中去说;她姐姐也不会说出去,而且她姐姐远在天边,根本不认识这里的华人;她导师不会说出去,不仅因为导师是个做学问的人,从来不八卦,还因为导师根本不认识小温之类的人。

如果她丈夫没说出去,那就只能是韩国人说出去的了。

她气得不行,这个韩国人真要命,专门搞了那个release form(获知信息授权)找她签字,那就说明韩国人知道不应该把病人的信息泄露出去,怎么可以自己打自己的耳光,转身就把她的病情告诉小温了呢?

她立即给医院打电话,要求cancel(取消)那个release form。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就在担心医院会骂她朝令夕改无事生非。

但医院一点没骂她,只叫她过去填个表,于是她跑到医院去,拿到一张印制的表格,不由得衷心佩服美国各种程序的完善,什么都给你想到了,有一个申请的表格,就有一个取消申请的表格,好像早就料到你会出尔反尔,授权之后又取消,于是印好了表格在这里等着你一样。

暗中干掉韩国人之后,她又担心造成了冤假错案,于是给韩国人打个电话,尽量委婉地问起这事。

韩国人一口否认:“我没对谁说呀,我是干这行的,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是违反职业规范的?再说我也不认识你那些同学,也不会讲中文——”

“但是你认识小温呀!”

“我怎么会告诉她?我从来没跟她说过你的病情,你不信可以去问她。”

“那她怎么会知道我动手术的事呢?”

“肯定是你丈夫告诉她的。”

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相信谁了,人人都很无辜,人人都很有道理,但人人都很可疑。

她想给J州那边写个信,澄清一下癌症传言,但又怕多此一举,弄巧成拙,本来人家没听到这个传言,正准备用她的,结果她自己这么一申诉,人家反而知道了,于是不要她了。

拿不定主意了,只好打电话给姐姐。

姐姐听了她的描述,说:“别担心,J州那边不会相信传言的,如果真有人想在背后暗算你,向J州那边打小报告,J州也不会相信,打小报告不明明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吗?再说,美国的单位也不敢因为癌症就不录用你,不然你可以告他们歧视。”

“歧视什么?”

“像你这种情况,最好告了,性别歧视,年龄歧视,身体状况歧视,想告哪条就可以告哪条,三条一起告也行。”

“但他们哪里会那么傻,直接说是因为癌症不要我的?他们可以随便找个理由——”

“不会的,J州那个单位我知道,很正宗的美国机构,名气很大,名声很好,对他们来说,equal  opportunity (机会均等) 就是真正的equal  opportunity,不是喊着好听的一句口号,他们是从心里信奉这个,也从实际上维护这个的,只要他们认为你合格,他们就会录用你,不管你是哪个民族,哪个政党,哪个性别,哪个年龄段。”

“但我这不是性别民族的问题,是身体的问题。”

“身体的问题也一样,凡是这种个人不能控制的因素,他们都不会当成你的过错。除非你吸毒,是瘾君子,否则他们不会因为你的身体条件不录用你。”

她希望美国就像姐姐说的这么好,她希望J州那个单位就像姐姐说的这么好,这样才让人有盼头,有奋斗的目标,也有奋斗的动力。如果这是在中国,她肯定被人暗算了。或者可以说,如果这是在中国,她根本就不会有这个面试的机会,奔四的女人了,谁要?

现在她最怕的就是她得癌症的消息是从医院传出去的,虽然她想不出从医院怎么能传出去,但她不能不想到这种可能,这是让她不寒而栗的一种可能,因为这就意味着她的癌症不是谣言,而是事实。

但她不敢打电话到医院去问,怕听到自己最怕听到的消息,总觉得挨一天是一天,好像只要不从Dr. Z那里听到“癌症”两个字,她就不会是癌症一样。

姐姐还记着她病理报告的事,打电话来询问:“不是说个把星期就能知道病理分析结果的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消息?是不是医生打过电话你没接到?”

“应该没有,因为这段时间丁丁放了假,我一直呆在家里,手机也是随身带着,如果Dr. Z打过电话,我应该会接到。”

姐姐转而安慰她:“那就说明没事,如果有事,医生肯定会想方设法通知到你。”

她也愿意这么想,但也不能排除Dr. Z是在等术后一个月复诊时再告诉她。最后她实在受不了悬而未决的煎熬了,终于鼓起勇气往Dr. Z的诊室打了个电话。

照例只能打到前台,但她说了手术的事,前台就答应转到Dr. Z的诊室去。她等了一会,有个男人接了电话,自称是Dr. Z的assistant(助手),说Dr.  Z现在不available(不在,不能来接电话),有什么事可以跟他说。

她不知道 assistant是干啥的,尤其不知道一个男的干嘛跑到妇科去当assistant。但她急于知道自己的病情,就打听道:“我就是想问问我手术的病理报告出来没有。”

那人问了她的姓名生日之类,查了一下,汇报说:“It’s benign。”

她知道benign是“良性”的意思,一颗心终于放下,但又想知道得更详细一点,便问:“是不是dysplasia(非典型增生)?”

那边不知道说了个什么,她没听清,再追问一次,那人就说:“你跟Dr. Z不是有个术后复诊吗?等你跟她见面时,她会详细告诉你。”

她谢了那位assistant,挂了电话。但她越想越觉不安心,她跟Dr. Z的术后复诊定在手术一个月后,那就意味着她还得等几个星期才能见到Dr. Z,那不是活受煎熬吗?为什么这个assistant 不能在电话里告诉她具体结果呢?如果是dysplasia,那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干嘛要吞吞吐吐,让Dr. Z亲自告诉她?

现在她很后悔把那张release form取消掉了,不然可以让韩国人去调阅病理分析报告,那她就能及时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但她实在不好意思又去签一张release form,只好暗骂自己眼光短浅。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给韩国人打了个电话,咨询benign在她这种情况下意味着什么。

韩国人没立即回答,却说想跟她谈谈,把她吓坏了,以为自己把英语里“良性”和“恶性”两个词记反了。

她慌忙回答说:“我在家,你过来吧。”

打完电话,她赶快上网查benign这个词,没错,是“良性”的意思。她猛然想到是不是韩国人知道她取消了那个授权声明,在生她的气,要上门来兴师问罪?

她还没想好怎么对韩国人解释为什么取消授权声明,韩国人已经来到门前了。

她去开了门,决定还是采取“诚实为上”的政策,老老实实把取消授权声明的事告诉韩国人,如果韩国人要骂她,那也是她自讨的。

她一边带头往客厅走,一边抱歉:“太对不起了,我那时以为是你把这事告诉温的,所以我就去医院——取消了我签给你的那个release form。”

韩国人似乎刚听到这个新闻:“你取消了?”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如果我不向他们调阅你的病历,我怎么会知道呢?”

“哦,是这样,那你今天——”

“我今天是为别的事来的,不,应该说跟这事也相关,但我的意思不是你取消授权的事。”

“那是什么事?”

韩国人犹豫了一下,说:“我知道这事超出了我的职权范围,也不符合我的职业道德。我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这个关子卖得好,搞得她心痒难熬,也顾不上韩国人的职业道德了,体己地说:“没事,你告诉我吧,我这人不爱传话,保证不会说出去。”

“我知道你不会说出去,但我怕你告诉你丈夫,他会说出去。”

“那我就不告诉他。”

“你保证?”

“我保证。”

韩国人好像下了决心:“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吧。是这样的,我前天去我那个朋友Dr. King那里,找她有点事,她到另一间诊室看病人去了,我呆在她的办公室,她的电脑一直都是开着的,我无意中看了一眼,看见了温的名字。”

“温?她的名字怎么会在Dr. King的电脑里?”

“不是Dr. King的私人电脑,是医院的电脑,温是她的病人。”

“温是Dr. King的病人?”

“嗯。”

“她有妇科病?什么病?”

“我也觉得很好奇,就看了一下她的资料,结果发现她是到那里做抹片检查的。”

“真的?是常规体检吗?”

“问题就在这里,不是常规体检,只是抹片检查。”

“她检查结果怎么样?”

“没什么事。”

“她有HPV吗?”

“没有。”

这个结果很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不由得脱口而出:“那就不是她。”

“什么不是她?”

她犹豫着不肯回答。

韩国人说:“你的意思是不是那就说明她跟你丈夫之间没什么?”

她想了想,说:“其实也不能证明这点哈?HPV是可以由自身免疫系统清除掉的,如果她曾经有HPV,传给了我丈夫,我丈夫再传给我,而她的自身免疫系统能力强,清除了她的HPV,但我的自身免疫系统能力弱,没能清除我的HPV,于是我就落得这样的下场,而她什么事都没有。”

“这个完全有可能。”

“你每天跟他们在一起,都在实验室工作,你觉得他们有没有这事呢?”

韩国人坦率地说:“我也说不准,感觉他们有,但没什么证据。我是尽量呆在实验室里的,但我在医院那边也有些工作,经常会有病人call(传呼)我,有时不得不离开实验室到医院那边去,就不知道他们干没干什么了。”

60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60)

  1. 沙发?

  2. 真的是沙发呢!

  3. 3rd. ?

  4. 前排

  5. 窗台

  6. 占座

  7. 雪浪风涛惊旅梦

    看不清楚这个韩国人。

    丁乙的身体估计问题不大,为她高兴呢!

  8. 案情扑朔迷离啊!

  9. 韩国人在电话里明确表示要和丁乙谈谈,说明她就是想把小温做检查的事告诉丁乙,可到了丁乙家却又卖关子,说不知该不该说,令我很反感。

    她在医院查看小温看病的资料,又拿到丁乙家来讲,这种超出职权范围违反职业道德的事,无论她是何种目的,哪怕出于好心,都令我讨厌。何况现在还不知道她动机如何。

  10. 我也相信不是满大夫说出去的,如他所说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到目前为止感觉他和小温还没发生什么,韩国人一直努力让丁乙觉得他们两个人已经有一腿,有点居心不良。

  11. 韩国人能把小温的事情说给丁乙听,我不怀疑她也会把丁乙的事说给别人听。

  12. 目前为止,小温给我的印象,她对满的好感和亲近都摆在表面,没避讳谁(包括丁乙)。
    相比较韩国人而言,我感觉小温要简单得多。

  13. 前些日子做梦梦到最后韩国人和满走到了一起,把我气得呀,醒来还觉得胸口憋闷:)

  14. 我是一片云

    心又悬起来了!温的病情与丁乙有什么关系?韩国人把小温的病告诉丁乙有什么目的?

  15. 感觉韩国人故意将丁乙的事告诉温,温去做抹片检查,刚好又被韩国人看见,韩国人又跑来告诉丁乙,有意思。韩国人想暗示或告诉丁乙,温的性伴侣的其他性伴侣有HPV,温怀疑感染而去检查,韩国人怀疑温的性伴侣是满大夫

  16. 这个韩国人很阴险呢!越看越觉得韩国人表面上关心丁乙,不知道打的什么鬼注意。但愿是我小人之心了。

  17. 现在突然觉得韩国人很可疑。
    我觉得满大夫和小温应该没发生什么。

  18. 心提到了嗓子眼。满大夫和小温,真的会有一腿?

    另,美国的正规大公司,真好!

  19. 在想韩国人说:“我也说不准,感觉他们有,但没什么证据。”这句话的意思
    韩国人发现了小温的抹片检查,如果小温的抹片检查在丁乙的之后,那么,韩国人有理由怀疑小温,她为何不早不晚,这时也做检查。因为若小温与满有关系,丁出问题了,于是小温也担心自己会不会有事,所以也做检查。

  20. 同学们都知道了,会不会是丁乙导师说的?韩国人和小温和丁乙同学似乎没交集。
    小温知道丁乙的事,很可能是从韩国人或满大夫那儿。

  21. 刚为丁乙高兴起来,韩国人一来,又揪起心来.

  22. 嗯,现在看来,小温可能相比韩国人而言更简单一些,至少是把对满大夫的喜爱明白表明出来了的;而韩国人感觉上很阴险,以前做的一些事(比如release form(获知信息授权)的事)用意如何还不知道,现在又不顾自己的医生职业道德过来告诉丁乙小温的病情,用意似乎不是那么纯良。
    整个事情开始有点扑朔迷离了,真的是替丁乙捏一把汗!

  23. 小温抹片检查是不是想知道她有没有从满大夫那儿传染到HPV?

  24. 我感觉这个韩国女人的真面目在渐渐露出水面,偷看病人的私人资料并把信息泄漏出去,都是不道德的行为。而且,从她与丁乙的对话来看,我感觉她在使劲让丁乙怀疑满大夫和小温之间有不正当关系。
    那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拆散满大夫和丁乙,好把满大夫争取过来?

  25. 我觉得小温有没有去Dr.King那里做检查都还值得怀疑,可能是韩国女人编造出来的,她的目的就是要让丁乙怀疑小温和满大夫。

  26. 我是一片云

    丁乙做手术的事,会不会是那个叫王丽的女同学出于嫉妒或者其他用心,加言添醋到处传说?

  27. 好象大家都怀疑韩国人了。我来试着分析下韩国人做这些事的动机。

    先说泄密的事,丁乙之前因为手术的事打过几次电话到实验室,满大夫接电话时爱重复对方说的话,期间有一次和老满讲完后又是小温接然后韩国人也接了电话,我还是估计小温是因为这些方面猜测出来的。

    再说韩国人的事。虽然韩国人将小温的情况告诉了丁乙,但是根据韩国人之前说的:“医生不能将病人的情况告诉任何人”,我猜呢,韩国人是钻了这个漏子,她并不是小温的医生么(学老满的口吻,老实说我很喜欢听这个语气词),应该算是她那个同学医生不谨慎(有没有医生给扫扫盲)。韩国人此举呢,我怀疑是她可能也是怀疑小温老满有染,因为丁乙前面刚做过检查有了问题,而小温在不是常规检查时候特意去单单做个抹片,问题大大的有呀!所有她急急来告诉丁乙,但是她那个打电话都说了要告诉进门却反复确实有做态嫌疑,这个我就不解释了,好象不少人有这个毛病,当然嘛,只是怀疑证据不足,总是有些小人,而我们做小人时总是要拿腔拿调地:你看,不是我要做的,是你一定要我做的,我是为了你好啊,连这个事都做了?哇哇哇,要打住了,越想越阴暗了。

    我没和一个韩国人接触过,不太了解,就我知道,我周围也有不少人,她们会仅仅因为一个她们自以为的共同点特别亲近某一类人, 特别抵触某一类人。

    只是就这一件事而论哈。当然我赞同丁乙之前的对小温和老韩的态度,兼听不偏信。估计王兰芝(是介个名吧)之流听到这早爆了,估计早冲小温发彪了。

  28. 洋娃娃 // 七月 20, 2010 在 12:35 上午

    我觉得小温有没有去Dr.King那里做检查都还值得怀疑,可能是韩国女人编造出来的,她的目的就是要让丁乙怀疑小温和满大夫。

    嗯,这个确实可以怀疑!

  29. 吼吼,怎么我的前一个发言冇有了,我的第一个长篇呀!!!

  30. 我觉得小温在丁乙之后去做抹片检查,不一定就是与满大夫有性关系。因为,我们经常就会有这样的经验,当自己周围熟悉的人得了某种疾病也会怀疑自己会不会也患这种疾病,因此,专门去做相关检查排除。小温可能与其他人有过性关系,在知道丁乙患病以后担心自己患病也去做抹片检查。说不定,小温也咨询过韩国人,或者韩国人也起了一些扇风点火的作用。

  31. 这个韩国人很矛盾阿 … 说是不会把丁乙的病说出去, 因为有违职业道德 … 但是又偷看小温的病历, 还告诉丁乙 …
    是不是也是她在工作上给满大夫捣乱阿 …

  32. 这下更可以确认小温有鬼了!她知道丁乙去做手术,打听到是这个病,自己悄悄也去做了抹片检查,至少说明两点:一是她跟满大夫做过,害怕也被满大夫传染,或担心是她传给了满大夫;二是她目前尚未跟满大夫做过,怕今后做了会被满传染。所以说小温是做贼心虚,满大夫可能真是无辜的。
    或者还可以这样分析:小温跟那个妇产科大夫认识,像韩国人一样无意中发现丁乙是这个病,基于她和丁乙是同一个男人,就去做同样的检查。而且不敢明着向满大夫请假,满大夫是什么也不知道。
    如果小温是无意中发现丁乙的病情,就可以排除满大夫大嘴巴的嫌疑。

  33. “It’s benign”,也就是说,“正常,什么事都没有,抹片检查不准确,但以后也要定期做pap smear(宫颈抹片),因为你有HPV”,这对于丁乙来说是个大大的好消息,那个HPV,应该是能够治得好的吧?关键是要找到根源,从源头上消灭HPV。在60集之前我对小温很感冒,很讨厌,不过看了今天这一集,我突然发现这个韩国女人“不简单”呀,丁乙的病情她知道的最清楚,也最详细,虽然她一口否认,但我还是对她存个疑。另外就是她告诉丁乙小温检查的事,总觉得她的动机不纯啊。看《一路逆风》,不光一个“风”接着一个“风”的吹,还一环套一环,象是看侦探小说,过瘾啊!

  34. 清风白云飘

    能说东家就能说西家,要远离这样的韩国人。丁乙应该没事,感觉工作希望很大,祝福丁乙。

  35. 感觉这个韩国人太热心了. 她的行为的引导性很明显, 无论她是帮丁乙”监视”, 还是向丁乙讲述小温检查的事, 就是想让丁乙对满大夫和小温的关系从 存疑到怀疑再到确信.
    丁乙要多小心这个韩国人, 她的热心方式要让我开始怀疑她恋上丁乙了 :-)

  36. 韩国女人的作法会不会只是属于那种“有秘密守不住”的一类?听说有的人心中有秘
    密一定要说出来,不然会憋死的。于是那个人就找一个最靠得住的讲一讲他的秘密,
    嘱咐他不要传出去,最靠得住的又找一个最靠得住的讲一讲,一路传下去……

  37. mylene1688说得很有道理啊,韩国人这么帮丁乙,是不是爱上她了?

  38. 丁乙有个这样的姐姐真是幸福啊,看问题冷静,清晰。每个人都会被一些烦心事缠绕而变得无所适从,有这样得姐姐或朋友在旁观者得觉得来帮助排解真是福气。

  39. 抱歉,typo错误:有这样的姐姐或朋友在旁观者的角度来帮助排解真是福气。

  40. 韩国女人居然做出有为医德的行为,偷看Doc. King 的病人资料,而且还泄露病情。是一种什么样的动机促使她做出这些行为?是对小温的强烈厌恶?还是对丁乙的无私帮助?还是对满大夫的所图谋?

  41. 回复“风暴中”:

    你应该看到仅有丁一这样的姐姐是没用的,如果她的妹妹丁乙是个脑子混乱,专门抬杠,听不进姐姐意见的人,那也等于零。

  42. 回复“风暴中”:

    实际上,艾友友对你说的话,就相当于丁乙的姐姐对丁一说的话,同样是智慧的,正确的,起安抚作用的。

    但你有丁乙那个智慧吗?你看不出艾友友话里的智慧,甚至看不出她话里的逻辑,你只想着驳倒她,驳不倒就公开声称不喜欢她,千方百计扯七拉八想证明自己比艾友友更正确,比艾友友更重感情,比艾友友更爱护孩子。

    如果丁一有你这样的妹妹,可能早就不来往了。

  43. 到处都是枫叶

    这一集韩国人的做法确实有些奇怪,不过我倾向于良辰美景的看法—-相信韩国人的初衷是帮助丁乙,出于一个她“自以为的共同点”特别亲近丁乙。如果我们把韩国人看作丁乙的一个好朋友,就不难理解她的“违背职业道德”的举止了。

    不过我有些存疑的是,小温的抹片检查到底是在丁乙检查之前还是之后做的呢?记得丁乙因为找专科医生问医疗保险事情的时候,小温提到说自己看到专科医生的。如果那时就做了检查,那应该是在丁乙之前看的。

    另外一个存疑是,小温怎么偏偏找到了韩国人的朋友作检查?按她俩的关系,不可能是韩国人推荐的。那么也许是别人推荐的,或者小温自己找到的?。。总觉得太巧了些。

  44. 虽然很多人都爱说“我这个人不传话”,但真正不传话的人是很少的:)

    传话的原因多种多样,有的是别有用心,但有的只是关心朋友,更多的则是出于一种“独家拥有信息”的自豪,看,就我一个人知道这事,现在让我来告诉你——

    在传话的过程当中,把话传变的现象也很普遍,原因跟上面说的一样,有的是别有用心,但很多只是想让自己的信息更显得“独家拥有”一些。

    据说有人做过实验,采访一个案发现场的目击者,都是在场的人,都亲眼看到了案发过程,但几十个人采访下来,每个人说的都不同,不同的程度可以大到绝然不同g

    这些人与受害人和疑犯都不认识,他们没有任何理由瞎编乱造。但当一个人被记者采访的时候,面对麦克风和摄像机,他往往会生出一种自豪感来,为了让自己的描述更耸人听闻一些,他便自觉不自觉地编造起来:)

  45. 有时候人们传话是为了报答对方,你把这么体己的话都对我说了,如果我有些独家新闻不告诉你,那就太不够朋友了,于是就把发誓不告诉人家的东西说出来了。

    我有个同事,人不坏,但传话传得又快又广。很多人都在背后说:什么事都别告诉她,她传的快得很。

    但说着说着,还是把话告诉她了,而她当然就传出去了:)

  46. 像韩国人这样,掌握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小温也去做了抹片检查,我估计她要不讲出来,一定憋得很难受:)

    前面她听丁乙说了那个拉丁美洲女人的恶劣态度之后,她也是竭力主张投诉,其实也就是一种传话的形式,只不过传到拉丁美洲人的上司那里去了。

    跟这样的人交往,最重要的是不要把那些不能外传的秘密告诉她,否则,仅凭你的恳求“别对外人说”是不起作用的。

  47. 如果这世界上人人都不传话,那么会少很多麻烦,但也会少很多故事:)

  48. 我是一片云

    打开网页看不到评论

  49. 丁乙的病理报告应该是没什么事了,但不等于她的身体完全没事,因为切片不能切整个宫颈,只是锥型的一块。她的HPV也不一定就此消失。只要有HPV,危险就存在,要经常复查,定期做抹片,以确保事态没向坏的方面发展。

  50. 有了这个HPV,夫妻之间就有了隔阂,妻子怀疑丈夫,丈夫怀疑妻子,在没有得到充分证据之前,谁也无法消除怀疑。从客观实际来讲,做爱也成了一个问题,只有戴套子,但戴套子也不能完全杜绝感染。

  51. 执子之手偕老

    问个问题,满大夫可能也感染了HPV吧,他不需要治疗吗?

  52. 回复“执子之手偕老”:

    HPV没有办法治疗,只能依靠自身的免疫系统战胜病毒。丁乙治疗的不是HPV,而是dysplasia(非典型增生),或者叫做CIN(宫颈上皮内瘤变)。满大夫没宫颈,不用治疗。

  53. RosyDuo彩玫瑰

    暂且假设下:
    1。假如满大夫和小温有X行为,丁乙有HPV,而小温没有(或许以前感染过以后又自身免疫消除了HPV),那么满大夫怀疑丁乙就更有理由就更理直气壮了?
    2。假如满大夫和小温没有X行为,小温检查后因为没有HPV就可以感觉自己比丁乙的身体条件更有优势,从而诱惑满大夫说愿意为他生儿子?
    3。韩国人既然看见了小温的抹片检查结果,可能也就猜测了小温的检查动机。会不会有可能小温以前也感染过HPV, 也有CIN I或II,III, 并也在这里动过锥切手术,因此留下了定期复查的记录?这样,小温通过自己传染给满大夫,再由满大夫传染给丁乙,所以不用任何人告诉小温,小温早已对丁乙病情发展一步一步都了如指掌?
    4。假如小温真的这么做,丁乙处境就相当危险了。小温甚至可以用自己HPV的检查结果来让满大夫怀疑丁乙,到时候丁乙该如何处理呢?
    5。韩国人的通风报信,无论动机如何,只要是真的,对丁乙而言,也是提前打了预防针吧?
    期待艾米的揭秘!

  54. aprettypenny1120

    看着我的心是又被揪了起来了啊。

  55. 执子之手偕老

    谢谢艾米,明白了。

  56. 2010-07-22 10:26:08 [举报]

    这个韩国人到底是安得什么心?
    先是提醒丁乙小温和满大夫的关系,还替丁乙监督他们,现在又不惜违反职业道德,将小温的病情泄露给丁乙。让人搞不懂。看了艾友友的跟帖,不喜欢这样的长舌妇。

  57. 2010-07-22 11:49:08 [举报]

    韩国人做法有背职业道德,有些可疑,但是还不敢妄断其中有鬼—就像良辰讲的,就有些人愿意对她喜欢的人格外亲密,周围这种人真是不少呢。

  58. sea2010-07-22 12:59:23 [举报]

    艾米写的故事,都是一环扣一环,不断出现疑团让大家猜测,看看网友跟贴,都有点道理,哪个都象,自己就是猜不准,还是等着解疑专家来破解吧!

  59. 2010-07-22 16:24:06 [举报]
    也是感觉韩国人很不地道,做的事情也很不道德,感觉她心机很重,城府很深。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