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的女人(5-6)

作者:枚灵

一条天然的河流,水流汩汩,水清澈能见底。河岸两边是斜斜的土坡,长满了杂草,间或有几棵柳树,随季风,无忧无虑地舒张她的腰肢,婀娜多姿。

她和曹成顺着田埂,穿过那片玉米地,来到柳树下。曹成从远处搬来两块还算干净的石头,并放在一起,又细心地在上面铺了报纸,拉着她坐下,把她揽在怀里,手轻轻地为她顺了顺被风吹乱的头发。看她脸上还带着愁容,就轻轻地在她额头吻了下,宽解说,别这样,高兴点,他们已经是这样了,连医生都没办法了,我们还能怎么办?

可是—可是,我已回家,他就—,她哽咽地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她也是这样子对我的,你看我就不像你这样。

你是男人,可我一个女的—-。

所以说,你应该高兴啊,因为现在有我呢。来,给你讲讲我小时候,怎样在石缝里捉螃蟹……。我还可以一连打好几个水漂呢,不信我打给你看……。看着他弓着腰,脑袋斜向一边,顺手捡起一小石子,甩向河面,小石子“蹭蹭”在河面上击出一串小水花。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人击出这么多水花。她小时候也和小伙伴们打过水漂,但记忆中,那小伙伴们很多都打不出这么多水花,击出一两个水花就不错了,根本没法和他相比。

她看得无比开心。两人欢快的笑声,在夜晚的河面上飘荡,惊起一只只夜宿的鸟儿,从他们身边惊恐地飞过。

你喜欢唱歌么?

喜欢。

那好,你最喜欢那首歌,你来唱,我给你吹口哨伴奏。

她清了清嗓子,将头依偎在他怀里,轻轻地唱起了邓丽君的《甜蜜蜜》。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

就在两人忘情沉浸在甜蜜蜜里的时候,突然一声断喝:好啊,你这骚货!怪不得每天回家都那么高兴,原来是在外面偷野男人!接着就是棍棒抡了过来。

朱晓平“啊”一声惊醒过来,原来是回收站的张嫂把她摇醒了。

哎–哎—哎,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你女儿和你男人到处找你呢.

啊?我的天!我怎么在这里睡着了?我还没给儿子和女儿做午饭呢?

朱晓平顾不得和张嫂说话,从地上爬起来,蹬上三轮车,像蹬上了风火轮一样疾跑了起来。

(6)

朱晓平一路上那个心焦啊,满脑子都是强强不好的画面。一会是强强走路摔倒了,血流不止:一会又是强强饿得快要晕过去,嘴里有气无力地喊着,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啊?你怎么还不回来?妈妈,我饿,饿……。

朱晓平被自己想的画面吓坏了,心疼的就像滴血。脚上用地劲更大了,路过的行人都奇怪地看着她。一道道小河在她脸上流,她自己也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只是觉得流进嘴里,有种咸咸的味道。

朱晓平一进她租赁的小院,就声嘶力竭地喊:强强!强强!没听到强强的声音,倒是颖颖和狗,从屋里跑出来迎接她,妈妈,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

狗呜呜叫着,直往她身上扑,又是抓她的裤子又是咬她的裤脚。朱晓平顾不得理它,还用手打了它一下。

你弟呢?你弟呢?他没事吧?

我从同学家回来,看到你还没回家,就给弟弟做了西红柿鸡蛋面条。弟弟吃了,现在睡着了。

朱晓平几步跑到床前,看到儿子熟睡安详的样子,这才放下一颗吊在半空中的心,身子也一下子瘫软在床边。

这时候,颖颖正拿着打湿的毛巾递给她,看到她这个样子,也吓坏了。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这时候她内心突地涌起一股暖流,紧紧抱住莹莹,哽咽道:颖颖啊,颖颖,你真是妈妈的好女儿!妈妈谢谢你!妈妈没事的,就是有些累。

颖颖轻轻为她擦掉脸上的汗渍,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

妈妈,你先歇一会儿,我给你做饭去。爸爸正在到处找你呢,我已经给他打电话了,他一会就回来。

你告诉你爸了?你告诉他干什么?听颖颖说曹成去找她了,她心里既甜蜜又担忧他。可朱晓平心里还是要想,干么要告诉他,你看他和他女老板在一起,穿得多光鲜,玩得多高兴。这话她也就在心里说说,对女儿说的却是;竟让你爸着急不是。

妈妈,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我们怎能不着急?

朱晓平这才注意到墙上的时钟,已经是下午三点了。自己从早上九点出去到现在都半天了,以往都是最多两个小时,这可是自她捡破烂以来,从没有过的事,难怪两个孩子和曹成见不到她着急。她连忙对颖颖说,孩子,对不起 !妈妈回来晚了,害你们担心。

妈妈,你也太劳累了。幸亏我今天去同学家做作业回来的早,要不然,强强还不知怎样呢。

颖颖用电热锅给她煮了一碗面条,上面还窝了一个荷包蛋。朱晓平眼里泪光盈盈,心想,女儿长大了,知道心疼妈妈了。颖颖看着她,说,妈妈快吃吧,我给加了凉开水,不热的。

她赶忙挑起一筷子面条,呼啦吸到嘴里,连连说,好吃好吃,我女儿做的面条真好吃。

朱晓平又夹起那个荷包蛋,递到颖颖面前,好女儿,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蛋还是你吃吧。

妈妈,你就吃吧,这是我专为你做的。

正当母女俩为一个蛋,互相推让的时候,院内响起骑摩托车声,曹成回来了,依然穿着朱晓平看到的那身行头。

母女俩四道目光对着他。曹成头发直竖,衬衣的扣子全部开了,领带抓在他手里。曹成脸上胸膛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子。

朱晓平急忙站起来,想对他说句感激和道歉的话,可是,她什么都没说出来,已经是满脸泪水了,感觉自己心里很感动,好像也很委屈似的。

还有脸哭呢?你干什么去了?捡个垃圾跑多远?去美国了还是去台湾了?你知不知道,我去回收站,他们说你已经走了很长时间,我有多着急?各处的垃圾池转了,没找到你;交通肇事科、医院我都去问了……

朱晓平还是第一次见曹成发这么大的火,曹成这股急火,烤的她心里无比温暖无比疼惜。

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上,能有一个这样掏心掏肺牵挂自己的人,该是前世修来,今生值得万分珍惜,生死相随。

她用手背揩了揩眼泪说,对不起,让你着急了,我这么大个人了,能有什么事?

曹成胀红了脸,手指着她,还要发火,被他女儿颖颖给温柔地熄灭了。

爸爸,妈妈平安回来就好,你也不要再着急上火了。我给擦擦脸吧。

颖颖手拿湿毛巾,在曹成脸上,轻轻擦了几下,然后去给他倒了杯水,又将风扇对着他吹,就悄无声息地回到她房里了。

留下两个默默相对的人,一个激动的脸还在红,一个还在眼泪汪汪。

http://blog.sina.com.cn/meiling65122

One response to “拾荒的女人(5-6)

  1. 如果社会有较好的医疗保障,这样的故事是会减少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