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63)

以往的圣诞节,丁乙都很忙碌,因为丈夫要请实验室的全体员工到家里来吃饭。圣诞节只放一天假,而实验室的人大多是外国人,不可能回自己的国家去跟亲人团聚,所以就到老板家聚聚,庆祝一下。

但今年圣诞快到了,丈夫还没提起请客的事,她便关心地问:“你今年圣诞节请不请你们实验室的人来家吃饭?”

“不请。”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但你那些员工没地方去——”

“你要请你请。”

她气昏了,这人怎么不知好歹?我这是为你好,想帮你跟员工搞好关系,你倒跟我倔上了?不请拉倒,我省点事。

如果依她自己的意思,圣诞节她什么都懒得搞,马上就要走了,还搞个什么?但她还有个女儿,不搞出点节日的气氛就不大合适,人家门前花环啊,彩灯啊,圣诞老人啊,驯鹿啊,雪橇啊,都搞得热闹非凡,每家每户的房子上都装了一排排的彩灯,隔八丈远就能看见,如果就你一家门前黑洞洞的,像什么样子?

女儿对圣诞节很重视,老早就约她晚上出去看彩灯了,每次看到人家门前的彩灯,都会打听一下:“妈妈,我们的房子上怎么不安彩灯?”

“因为我们马上就要到J州去了。”

“到了J州那边我们就给房子装彩灯了吧?”

“那边住的是公寓,只能在自己房间里装彩灯。”

女儿很失望,她只好也去买彩灯,但她不想大肆铺排,自己也没本事爬到屋顶去装灯,只能买些小型的,挂在门前的树上,还买了个花环,挂在门上。屋子里弄了棵小圣诞树,虽然是塑料的,女儿也很喜欢,费很大的心装饰,弄得很漂亮。

圣诞节那天,她特意做了几个菜,然后打电话到实验室,催丈夫回家吃饭。

她打了好几次电话,他才答应回来,答应之后又拖拉了好一会才启程,丁丁已经等不及吃了一些东西了。

好不容易听见汽车开到门前的声音,却没听见开车库的声音。她知道他待会还会回实验室去,也不想生气了,随他吧,只当已经去了J州,家里根本没这个人,就娘儿俩的。

过了一会,才听见开大门的声音,丈夫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花环,她惊喜地问:“你也买了一个花环?我们已经买了一个,挂在门上了,你没看见?”

他不答话,把花环扔进家里的回收箱里。

女儿见状大叫:“爸爸,你怎么把我们的圣诞花环扔回收箱里了?”

他咕噜说:“家里又没死人,门上挂个花圈干嘛?不吉利!”

女儿还想抗议,爸爸把眼一瞪:“我说不许挂就不许挂!你爷爷奶奶都老了,你门上挂个花圈,咒他们死呀?”

女儿肯定不懂“咒”是什么,但他那么粗声大嗓的,光是音频和脸相就把女儿吓得不敢吭声了,胆怯地看着他。

她看不下去,小声批评说:“大过节,你这是干嘛?这是美国的风俗,家家户户门上都挂这玩意——”

“我不是美国人,我家不挂这玩意。你要挂,去你美国情人家里挂。”

她看在女儿面上,没有跟他吵起来:“丁丁在这里,别瞎说了。”

他看了女儿一眼,没再提美国情人的事,但非常厌恶地盯着丁丁的脚,命令说:“丁丁,快把那双脏鞋脱掉!”

女儿看看自己脚上的针织鞋,不肯脱:“我的鞋不脏。”

“医院的鞋,还不脏?”

“是妈妈给我的。”

“就是因为是你妈给你的,才脏!”

“不脏!”

“你问问你妈,看她说脏不脏。”

她忍不住了:“你今天是不是存心找茬闹事?”

丈夫不理她,继续训斥女儿:“我再说一遍,把这鞋脱掉,如果你不脱,当心我揍你。”

女儿恐惧地看着爸爸,蹲下去,一点一点把鞋脱掉了,然后扑在妈妈怀里大哭。

丈夫拿起那双鞋,扔进了垃圾桶,砰的一声盖上盖子,厉声说:“你哭什么?我这是为你好,你想染上你妈的脏病?”

她放开女儿,站起来,指着他说:“我刚才看在女儿的份上,一直在忍你,你还得寸进尺了?我今天要你说清楚,我的脏病是从哪里来的,你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他厉声喝道:“丁丁,上楼去你房间!你站这里干什么?看大戏啊?”

丁丁吓得紧抓她的衣服不肯放。

她安慰女儿说:“丁丁,你先去楼上你的房间吧,妈妈跟爸爸有话说。”

“他会打你的!”

“他不会的。”

“他会的!他的样子好凶!”

他大喝一声:“你想造反啊你?你再说一句,我先从你开打!”

丁丁吓得跑楼上去了。

女儿上楼去了,她仍担心地听着,怕女儿在楼上哭。

他忿忿地说:“既然你这么不要脸,我干嘛替你留脸?你问我你的脏病是从哪里来的?我告诉你,你的脏病是跟几个外国人搞来的,一个色教授,你听听他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什么货色,又老又色,把自己的老婆搞病了,还不罢休,又来搞别人的老婆;还有你的导师,高丽棒子,长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你也跟他乱搞,不嫌丢人。现在你搞出一身的脏病,还不自觉,想传给女儿?”

她气得发抖,竭力克制着说:“你造谣也该打个草稿——”

“我没草稿?我连揭发信都打印出来了,你自己看吧!”

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着的纸来,扔在她面前,她拿起来,打开一看,是打印的email(电子邮件)。

她飞快地看了一下,无非是说她学习上没本事,就在歪门邪道上下功夫,跟系里的色教授和康教授打得火热,经常到这两个教授办公室串门,关在里面几小时不出来,用这种方式得到了J州一个知名单位的面试,但她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得了性病。

后面都是一些口号式的语句,什么“丢了中国人的脸”,“无耻烂人”之类。

她看了一下发信人,自然不会是她认识的名字,而是“liangzhi”,大概是“良知”的意思。

她冷静地说:“你就凭这封email认定我跟两个教授有不正当关系?你没想想这些人为什么要给你发这种email?”

“别人是好心提醒我,免得我戴了绿帽子还蒙在鼓里。”

“那他们为什么连个真名都不敢落?”

“谁愿意惹这些狐臊?”

“证据呢?他们向你提供证据了吗?”

“这就是证据!”

她讥刺地说:“如果写封email就成了证据,那这个世界不早就乱了?谁不会写email?我马上就可以写一封你跟小温乱搞的email。”

“你少往我头上扯。我行得正,走得端,没人敢说我半个不字。”

“我也行得正,走得端。”

“你行那么正,怎么会有人说你跟人乱搞?”

“这肯定是那几个没找到工作的同学写的,他们自己没找到工作,就想搞垮我的工作。工作没搞垮,就来搞垮我们的夫妻关系。”

“人家为什么要搞垮你的夫妻关系?搞垮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他不容她申诉,就狠狠地说,“对你我是死了心了,我只要你自己注意点,不要把病传给丁丁。”

“我已经采取措施了,她用她的洗手间,我用我的,我们的衣服分开洗——”

“像那双鞋子,就不该让她穿。”

“我已经放在洗衣机里洗过,并且烫过了。”

“我不许她跟你去J州。”

她一直在忍,到这里再也忍不下去了:“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许她跟我去,她就不跟我去?我劝你也别太得寸进尺了,我这个人,一向冰清玉洁,从来没有出过轨,连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都没有过。我染上这个病,只能是从你那里来的,我没找你算账,你倒装起无辜来了?我警告你,你再这样胡言论语一句,我就跟你离婚!”

“离就离!”他打鼻子里哼了一声,“你拿离婚吓唬我?谁还怕离婚不成?我忍了这么久,是因为我有言在先,我不想天打五雷轰。既然你提出离婚,那就怪不得我了。”

她说“离婚”的时候,还只是脱口而出,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被吓住的,没想到他居然老早就在想离婚了,只是怕遭雷打才没率先提出,这真叫她欲哭无泪,寒彻心扉。她压住火气,冷冷地说:“你不必害怕天打五雷轰,离婚是我提出的,你不会遭雷打的。”

“行啊,你把离婚协议写好了,给我签字吧。”

“行,我现在就写。”她赌气到网上去搜寻离婚信息。

他没吃饭,也没带饭,向门边走去,但刚打开门,就被几个警察拦了回来。

一个白人男警官很客气地用英语说:“我们接到电话报警,说这里发生了家暴,是怎么回事?

她急忙迎出去:“我们没打报警电话啊!你们是不是走错了门?”

“你这里是1903吗?”

“是。”

“那就没错。你家有小女孩吗?”

她看了看楼上,点点头。

警官问:“在楼上?”

“嗯。”

“我上去跟她谈谈。”警官见她想跟上去,马上做了个阻拦的手势,“你不要跟上来,我单独跟她谈谈。”

她很不放心,但又不敢跟上去,只好站在楼梯下望。另一个女警走上来,开始询问他们两个。

过了一会,男警下来了,丁丁也跟了下来。

她用汉语问:“丁丁,是你打电话报警了?”

“嗯。”

“但是我们没有——”

“我怕他打你。”

“但他没有——”

“老师说报警要ASAP(as soon as possible,尽早,尽快)。”

丈夫在这种英语场合就显得很局促,家里两个女人都能听懂警官的问话,但他却有点困难,经常需要人家重复几遍,甚至需要她替他翻译,所以他的脸色非常不好。

两个警官询问了一阵,证实他没打人,便问她:“你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吗?”

她连忙说:“没有,没有,他从来不打人。”

“有没有对你使用冷暴力?”

“冷暴力?”

“比如言语伤害?”

这个她答不上来了,如果她说NO(没有),那就是在撒谎了,她可不想当着女儿的面撒谎;但如果她说YES(有),丈夫很可能会被带走。她只好硬着头皮说:“No。”

警官又问丁丁:“你觉得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了吗?”

“不是我,是我妈妈。”

“但是你妈妈说她没受到威胁。”

“她受到威胁了!我没有撒谎!”

警官安慰说:“我知道你没撒谎,你做得很对,应该报警。现在你认为你自己的个人安危受到威胁了吗?”

丁丁犹豫了一阵,看到妈妈恳求的眼神,只好说:“没有。”

于是两个警官恭祝他们圣诞快乐,然后告辞了。

两个警官一走,爸爸又威风起来了,指着女儿说:“好啊,老子养你这么多年,你就这样报答老子?”

“老子没有养我。”

“老子没养你吗?难道你是野狗养大的?老子现在都还在养你,你吃的用的,那样不是老子挣来的。”

女儿大声说:“老子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他没有养我!”

她差点笑起来:“好了,丁丁,你还是上楼去吧,我跟你爸爸说话。”

女儿上楼去了,她低声说:“你在孩子面前带什么‘老子’?说起来还是知识分子,也这么开口闭口‘老子老子’的,你女儿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还以为你说的孔子老子的那个老子呢。”

他转而向她撒气:“不是你平时挑唆,她会想到报警?”

“你没听她说吗?是老师教她的。”

“哼,不教学生孝敬父母,还教学生打电话让警察抓自己的爹,这种混账老师要了干什么?”

“不是老师混账,而是你混账。你自己没照镜子,不知道你那张脸看上去有多凶,孩子能不害怕吗?今天如果不是我嘴下留情,你就被抓去了,圣诞节去蹲监狱,再判你关几个月,看你那时知道不知道后悔。”

他死要面子地说:“你要是后悔没把我送监狱里去,现在就去叫他们回来,我在这里等着。我就不信,我一没打你,二没骂你,他们还敢把我整进局子里去?”

她真的恨不得把那两个警官叫回来,把他关监狱里去,哪怕只关一小时两小时,也至少可以证明她说得没错。

但她还是及时地忍住了。

他站起身:“不叫警察了?不叫我就去实验室了。”

“你不吃饭了?”

“哼,现在还吃什么饭?气都气饱了。”

丈夫走了,她马上到楼上去看女儿,发现女儿正在房间里哭。她赶快过去搂住女儿,安慰说:“丁丁,没事,爸爸和妈妈争论点事,没关系的——”

“妈妈,为什么我的爸爸这么凶?”

“他——误会了妈妈。”

“为什么他要误会你?”

“因为他听信了别人的谣言。”

“谣言是什么?”

“就是rumor。”

“为什么别人要谣言?”

“因为他们看到妈妈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工作,而他们没找到,所以他们嫉妒,不服气——”

“他们是谁?”

“我也不知道。”

她安慰了女儿一阵,终于把女儿安慰住了。

女儿小声说:“我还是想穿那双鞋。”

“那我们就从垃圾箱里拿出来,洗洗再穿。”

“爸爸看到会不会发脾气?”

“他看不到的。他每天都早去晚归,成天呆在实验室里,怎么会看到你穿什么鞋呢?”

女儿缩缩脖子,跑到楼下拿鞋去了,然后她帮着女儿把鞋放洗衣机里去洗。等洗衣机开转了,她对女儿说:“走,我们到楼下去吃圣诞大餐。”

其实她根本没心情吃什么圣诞大餐,但她不想让女儿跟着过一个凄凄惨惨的节日,只好拿出百倍的勇气,戴上一副快乐的面具,跟女儿一起庆祝圣诞。

115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63)

  1. 跟读中

  2. 双人沙发

  3. 第二?

  4. OMG, 我竟然能搶到地板!!!!!!! 興奮

  5. 先占个位。

  6. 占个位。

  7. 看来误会越来越深了。 本来气得半死,看到“老子”那段,禁不住笑出声来。

  8. 丁已真是一位好妈妈!

  9. 雪浪风涛惊旅梦

    看了这集,我觉得以前一个朋友说的有一定道理:这个满医生,只是有一身好皮囊!

    他和丁乙再生气,不能这样对待孩子!

    丁丁打电话报警做的真好!知道用正确的方法保护自己!

  10. 看到更新了,真开心!
    丁乙真是太不容易了,面对这样不讲理怀疑她的丈夫,面对害怕的女儿,还能保持冷静和理智,赞一个!
    继续期待下集~

  11. 回复“良辰美景”:

    把你的帖删了,既然你说“不想说什么了”,那就干脆别说,干嘛又说这么一句呢?

    建议今后不要发这种自打耳光的帖。

  12. “其实她根本没心情吃什么圣诞大餐,但她不想让女儿跟着过一个凄凄惨惨的节日,只好拿出百倍的勇气,戴上一副快乐的面具,跟女儿一起庆祝圣诞。”

    想像一下这个情景,眼泪都要留下来了。。。

  13. 丁乙很坚强又有理智,一路逆风,好辛苦。赶快离开这个是非圈,有些人真无聊,写这么恶毒的诽谤信,真是一点儿良知都没有。满大夫没有智慧,相信那些不敢留姓名的人,却不相信多年共同生活的妻子,他早想离婚,却因为发过誓而要丁乙提出来,还在孩子面前侮辱丁乙,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离婚对丁乙来说或许比维持婚姻更好些,何必将大好年华浪费在这样的关系里呢?当人被别人误解与诽谤的时候,很需要亲人的理解,信任与支持,本来身边的人应该更了解你的为人。早点儿认清也好,免得浪费更多感情,时间和精力。

  14. 执子之手偕老

    丁乙真是位好妈妈,丁丁也了不起,这么小就知道报警保护妈妈。

    一定是王丽写的信,真是恶毒,但丁乙的病是谁传出去的呢?

    这集满医生虽然很让人生气,但站在他的角度上看,妻子确实染了病,又有那些无中生有的信件,他不可能不怀疑丁乙,盛怒之下说出绝情的话也是可以理解的。

    万幸的是,丁乙得到了那份工作。祝丁乙好运!

  15. 现在越来越能体会到“一路逆风”的含义了,或许关键不仅在于“逆风”,而且还在于“逆风”的处境中仍能保持冷静的心态,承担改承担的责任,把生活过好。丁乙身上有许多可贵的品质,可惜满大夫不懂珍惜,不懂信任。

  16. 丁乙的病的传播途径要理清楚.这理清楚后,那个别有用心的人就会呼之欲出了.

  17. 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知道怎么保护妈妈了。如果小满不知悔改的话,真应该去警察局好好体验一下生活。

  18. 今天的满大夫不是一般的粗暴哇!丁乙处理得太难了,尤其还不能伤害孩子,忍着自己受冤枉……

  19. 往往哪些造谣的人自己是他们所描写的那种人,至少心里有那些不正当的处世方式,以此来论断那些成功的人是使用了那些方法。

  20. 满大夫对email的内容不存疑,还当作证据指责丁乙,看不到丁的闪光点,是他不懂得欣赏丁乙,不管离不离婚这都是满的损失!

  21. 超级佩服丁乙,内心很强大!满大夫在孩子面前的表现,哎,好大的逆风

  22. 艾园前两天有个帖子‘男人,我还需要你干嘛’
    我觉得用于满身上也合适‘满文方,丁乙还需要你干嘛?’:)

    作为丈夫,满不体贴不关心丁乙,在证据不明的情况下就给丁乙判了‘死刑’,情商低而且愚蠢。
    作为父亲,对孩子缺少关心爱护,教育方式简单粗暴。
    以前丁乙需要满养活,现在她能自食其力了,我实在看不出满还有什么用了:)

  23. 我看满大夫是嘴上硬挺着不服软,因为在丁乙警告他别再胡言乱语后,他真的没再说了:)觉得满大夫这条小船,要是没有丁乙帮他掌舵,很难平安前进,这点早在国内分房子的时候,他就深有体会吧。

  24. 这集下面的谴责贴已经够多了,如果你没什么新的见解,就不用再发类似的谴责贴了,尤其是重复故事里已经描写过的内容,就更是没什么意义。

    比如“满大夫相信谣言,不相信自己的妻子”“他早想离婚,还要等到妻子提出来”“他在孩子面前失态”之类,这不都是我已经描写过了的东西吗?

    如果你是根据这些描写分析出更深的意思来,那么你引用一下是有道理的,如果你仅仅是为了表示谴责而引用我故事里的情节,就没什么意思了。

  25. 从满医生的态度来看,他应该是没有做什么坏事情,否则不会这么强硬,也不会这么确定是丁乙做坏事,难道成了疑案?

    丁乙得到了这份工作,生活和事业一定会有变化,有好的发展。

    满同志一个人也可以好好反省,如果他懂得反省的话,他会知道丁乙是一个多么值得珍惜的伴侣。

  26. 分析人物,最重要的是要站在人物的立场想问题,想想她/他为什么会那样做。

    现在假设你的丈夫染上了性病,而有人给你写email,说亲眼看见你丈夫经常跟几个女同事关在办公室里几小时,或者看见他去色情场所,难道你一点也不怀疑你丈夫?

    不分析人物言行的动机和根源,只表示谴责,就成了开道德法庭。

  27. 回复“匿名”:

    你说:“丁乙的病的传播途径要理清楚.这理清楚后,那个别有用心的人就会呼之欲出了.”

    ——这基本就是废话,连废话都没说清楚。

    你的意思是丁乙的病情是怎么传出去的吧?还是说她的病是怎么染上的?或者她的病是怎么传给别人的?

    很明显,这三件事都很难搞清楚,如果你到现在还没看出这一点,那就算白看了。

  28. 回复“匿名”:

    把你的帖删了,你要猜测是王丽写的匿名信,请从故事里找根据,但别栽到我头上,我的枪的确不是白挂的,但我也不仅仅是写了王丽这一个同学,匿名信也不是只有丁乙的同学才有可能写。

  29. 回复“过客匆匆”:

    仅从满大夫态度强硬就推测他没做什么坏事,是没有道理的。我希望你的LD不会看到你这句话,否则他要哄你真是易如反掌。

  30. 丁乙面临的,是一个既无法证明丈夫的清白,又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的艰难处境,大家如果有办法帮忙她处理这事,就提建议,出主意。

    谴责性的帖子,就不用发了,一是发了没用,二是情况尚不清楚,你干嘛慌着开道德法庭?

    美丽愿望性的帖子,也不用发了,比如“只要搞清楚丁乙病情的传播途径,就能如何如何”,明明就搞不清,你说这话有什么用呢?你还不如说“如果丁乙根本没出生,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总的来说,我希望看到一些有见地的帖子,而不是浅显的情绪贴,或者怒气冲冲的道德审判贴,或者幼稚可笑的推理贴,比如“如果满大夫做错了什么事,那么他的态度就不会这么强硬”。要知道,你认为他做错了事,他自己可能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事。

  31. 这一集的满大夫表现异常糟糕,脾气暴躁。从他以往热衷请同事来庆祝圣诞来而这一年却没有任何庆祝的意思,原因也许不仅仅是因为夫妻关系紧张,而且事业也不顺吧,对于满大夫这种几乎全部生活都是为了工作的人来说,这个打击可能更为致命。

  32. 关于丁乙的病情是怎么传出去的,如果你仔细读了前面各章节,那么你会发现可能的途径是很多的:

    1、丁乙在抹片检查有问题时,曾经告诉过同学和朋友,说她的抹片检查需要复查,因为她那时不知道抹片检查有问题,常常是因为HPV。如果有人知道这一点,那么很容易就能推测出丁乙有HPV。即便没有,人们也可以根据她要复查断定她有HPV。

    2、丁乙做手术前曾向导师请假,也许导师并不知道她的手术与HPV之间的关系,所以随口告诉了某个人,比如有人问怎么这段时间没看到丁乙,那么导师有可能说“她动手术了”,“什么手术”,“女性那方面的吧”。这也可以让一些警觉的人猜到一些内容。

    3、导师在丁乙手术前后打电话问候,也有可能被人听到。

    4、丁乙曾打电话到实验室,谈复查和手术等问题,那边的人随口的重复,可以把信息透露出去。

    5、满大夫有可能在实验室谈到过这事。

    6、韩国人有可能透露出去。

    7、小温有可能透露出去。

    8、鲁平有可能无意之中透露出去。

    9、造谣的人并不需要任何来源和证据,随口就可以造一个。

    总之,途径是很多的,在没有证实究竟是哪个途径之前,下任何断定都是没道理的。

  33. 我们有很多人看书习惯于等作者告诉他们一切,你不直接告诉他们,他们就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愿意动脑子去推测或猜测。

    这样的人,习惯于最终什么事都能水落石出,但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不可能水落石出的,故事的人物必须面对这个困境,生活中的人其实也经常需要面对这样的困境。

    假设是我们自己遇上了丁乙这样的困境,我们很多人可能早就犯了大大小小的判断错误了。

  34. 到处都是枫叶

    连满大夫这样的木头都知道““人家为什么要搞垮你的夫妻关系?搞垮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但那个写推荐信的人确实在干着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猜揭发信也早就写到J州那个公司去了,只不过人家懒得理会这些小人之举; 那个人发现高不垮丁乙的工作了,回头又来破坏她的家庭……

    丁乙远去J州工作是目前最理想的选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给自己和女儿一片清静,对母女俩都是一件好事。只不过,不知道满大夫是否会让丁丁跟妈妈去J州呢?如果不同意,丁乙还得费点周折,说不定需要法庭上争夺抚养权?

  35. 对满大夫提的建议,可以免了,因为满大夫不会跟读这个故事。

    比如“满大夫应该懂得珍惜妻子,看到妻子身上的闪光点”之类。

    要知道,“应该”的事太多了,但人家就是不那样做,你能怎么样?

    现在你能提的建议,就是在满大夫很多“应该”做的事都没做的情况下,丁乙用什么办法处理和对付。

    还有对人家两夫妻提的建议,比如“丁满夫妻双方应该互相信任,不要为一点小事就怀疑对方”之类的,也不用提了,明明是做不到的事,说了不是白说?

  36. 清风白云飘

    我只能看到-到龙仪丹的评论。丁乙的智慧和冷静非一般人能有,看到最后我的眼已含泪,万幸有J州的工作,离开吧,带女儿离开~~

  37. aprettypenny1120

    两个人这段时间都过得很难,今天箭终于拉到弦上了,现在我觉得结局是怎样反而不重要了,只要两个人能真正解脱就好了。

  38. 清风白云飘

    发完帖看到艾米的跟贴,建议丁乙尽早带孩子去J州-必要时可采取法律手段,孩子学校的事可以去了再办,面对满的所作所为解释是行不通的,还是交给时间让他自己去解决吧。

  39. aprettypenny1120

    非常欣赏丁丁的做法,人在气极的时候做出来的事情不敢保证,丁丁这么小的孩子学会了自我保护并保护妈妈,真的很不错。

  40. 从满大夫的性格是可以判断出他是一个耿直的人,只是不善于沟通。

    他是没有那种心眼去故意做一些掩饰的行为的。

    丁乙在事情发生没有在第一时间向他大发雷霆、兴师问罪可能也是他认为她是作贼心虚的表现,所以才更会相信email的内容。

  41. 好久都抢不到沙发了 占个地儿吧

  42. 丁乙可以报警,让警察追查邮件来源,然后告发邮件的人诽谤。

  43. 希望聪敏的姐姐能和满大夫谈一谈,因为只有姐姐最懂得妹妹,也只有姐姐了解满大夫,而且姐姐有智慧的判断力。

  44. 这个圣诞之夜对于丁乙和满大夫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我猜丁乙有可能会打电话给姐姐,向姐姐求救,毕竟姐姐的智慧和判断力都没得说。也说不定姐姐会利用圣诞节假期飞过来,找满大夫谈一谈,感觉姐姐还是有点理解满大夫的,满大夫对姐姐也挺尊敬的。

  45. 如果小丁想消除小满的怀疑,可不可以想办法让小满去直接找色教授或者导师去谈一谈,去求个证,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因为站在小满的立场,如果他真想搞个水落石出,这也是最直接的办法了。毕竟只凭一封匿名信和几份化验单就断定老婆有外遇,实在是太草率了,如果由小满的朋友给他分析一下,或许他改变想法?

    顺便多说几句,当初和老公讨论过这个故事,请他站在男人的立场上给个看法。当时他问了几个问题:1。小满的女朋友的化验单是不是真的?她们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2。这个故事是小丁提供的素材还是小满提供的素材?3。HPV除了性传播还有别的传播途径吗?然后他说首先他不会怀疑色教授和导师。原因是他觉得既然到宫颈原位癌了,可能得HPV 很久了,时间不对。而且在美国和教授搞在一起比较不容易。至于HPV从哪来的,如果不是从第一个女朋友那来的,他就会怀疑老婆在国内从别人那来的。。。当然这里推理没那么严谨,这只是一个男生的感觉和判断,不知道如果有小满的朋友也这样看并讲给他听,他还会那么义愤填膺吗?

  46. 她说“离婚”的时候,还只是脱口而出,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被吓住的,没想到他居然老早就在想离婚了,….“行,我现在就写。”她赌气到网上去搜寻离婚信息。
    ——丁乙与满大夫离婚的念头也许原先只存在潜意识里,现在这个议题突然要决策,还是需好好酝酿一番。万幸的是丁乙的工作有了着落,满估计是不会跟去,信不信丁乙的清白是他自己的事。现阶段办不办离婚手续或许不是最重要的,能确保带走丁丁并顺利到J州安家开始新生活是首要任务。由衷的佩服丁乙!作为妻子、母亲的丁乙已经做得相当棒了!

  47. 我个人认为在矛盾极端冲突的状况下时间和空间的隔离可以缓解矛盾进一步恶化,我给出一下几种建议:
    1、丁乙放弃这段婚姻,生活和感情上从此和满毫无瓜葛,除了是丁丁的爸爸身份以外
    2、丁乙放弃这段婚姻,但不放弃为自己辩解的权利,以是满的前妻的身份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让满知道:我丁乙没做过对不起满的事!身份的转换或许能让满清醒地看待问题。
    3、丁乙不想放弃这段婚姻。不妨先和满离婚,可以丁丁作为约定的理由,和满约定一段时间内(1年OR2年?)不谈朋友,不结婚。丁丁可以以前妻的身份争取满的信任,到时再婚也不是不可能。
    4、丁乙先不放弃婚姻,先离开满去工作,再寻求解决的方法,我个人认为很难行得通。只要丁乙还是满的妻子,某某人就不会放弃破坏他们婚姻的行为,只要丁乙是满的妻子,满的愤怒情绪就不会消减。

  48. 雪浪风涛惊旅梦

    上次发了一句话才能看到新评论,今天再试试。

  49. 首先,我总觉得这件事的背后应该有一个人在恶搞,包括满大夫收到的Email应该也是这人所为,而且,这人应该不是王丽之流,若要说王丽嫉妒、眼红丁乙,背后说几句丁乙的坏话是可能的,但她毕竟与丁乙没有大的仇恨,所以还不至于这样步步相逼,不达目的不罢休,要么她心理有问题。所以我还是觉得小温或韩国女人更有可能是幕后人。

    但我现在觉得幕后有没有某人,或者这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这也可能永远是一个谜。
    关键是在这一集里,满大夫终于将自己的怨恨爆发出来了,我觉得这倒是给他或者说他的婚姻一个机会,因为,这能够让丁乙知道满大夫这段时间的不正常是为了什么,他心里的想法是什么,这样丁乙才可能对症下药。因为,在我看来,满大夫肯定知道“谣言”,“诽谤”这两个字怎么写,但对于整天泡在实验室的他来说,他还没有足够的智慧认识到他手里拿着的,耳朵里听到的就是“谣言”和“诽谤”,他也没有足够的智慧来处理这类事情,所以他需要丁乙的帮助,如果丁乙的理性分析能够点醒他,或者说,他的心胸能够开阔到能够接受丁乙的分析,那么他们的婚姻还是有可能维持的。

  50. 终于回来啦,一下子补了3星期的课,过瘾。
    今天这一集的家庭气氛很紧张。满大夫发飚可能还有其他原因:他往年圣诞节都请客,今年为什么没请?是没发邀请还是没人愿来?如果只说是因为丁乙,大家都要回避,这个理由显然太惨白。俺怎么闻到了“树倒猢狲散”的味道了呢?满大夫可能在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拿丁乙来借题发挥?

  51. 说离婚容易,但这样岂不是正中了告密者的圈套?

    满大夫本来就是个直通通的人,他现在这样子是上了人家的当了。若真是离婚了,真是亲者痛,仇者快。
    反正丁乙要去工作了,两人分开一下有利于满大夫冷静。我倒害怕告密者也会把这封电子邮件发到她的新单位去,即使别人不相信,也让她感觉怪不舒服的。

    所以找工作和买房子等要存个小心眼,先别与他人分享好消息,等一切都定了再说。
    说点局外话。我知道几例买房,买生意先是被卖家接受了,然后被别人(华人)加价抢的事。这些人真是过分,大家的孩子都在中文学校,也经常在华人协会活动,可谓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这种事真做得出来。
    我自己本身租房时发现一套好房,是朋友介绍的,。他家急着搬家,没打广告。所以人家口头答应了,准备第二天晚上签合同。结果当天晚上有一小聚会,就高兴地告诉了老公一个实验室(他那时在读博士)的同学(事)们,第二天晚上在签合同前才知道房子被我老公同一个实验室的人抢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事让我明白,在国外不要看到任何中国人都当亲人,要注意保护自己。

    扯远了。 特别欣赏丁乙的态度,我想很多人会气得跳起来了。很想抱抱丁乙。

  52. 没有办法看到新的评论。

  53. 看到了,谢谢

  54. 可以说,满大夫收到这个诽谤信后有最近几集一系列的反应是并不奇怪的。因为他这个人一向都愿意听且相信别人的话,国内的时候,小护士建议什么,他就照着做,老乡说自己穷,找他看病他就相信,,岭上的大爷说应该应该怎么做,他就不顾后果的去做,,在美国的时候也是,别人说他应该请客,他就请客,,,别人说他应该早点回家,他就早点回家。。。这次,丁乙找工作的事情,他本来就不太相信丁乙能找到工作,诽谤信结合HPV的特点,丁乙的工作,还有前女朋友的化验单,肯定是让满大夫觉得自己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诽谤信的真实性。

    不知道能不能让警察查那封诽谤信的来源。虽然是有办法查出那封email的出处是什么IP,但是如果来源是学院里的学生机房之类,而且使用机器又不需要帐户登陆的话,估计也是很难查清楚。

  55. 回复“m2010”:

    把你的帖删了,我觉得你的分析水平还没达到在这里发言的地步,请先别慌着发言,更别慌着质疑我的故事的真实性,不然我会封掉你。

    关于满大夫的英语,你可能没认真读故事,也不了解很多华人PI的实际情况,或者说不了解生活实际。

    故事前面就已经有过描写,满大夫对日常生活英语不太熟悉,比如只知道“宝贝”是treasure,不知道“darling”也是宝贝的意思。但他能读懂本专业的英语文章,还能向杂志投稿。

    他出国多年,在法国美国读过博士,本专业的英语应该是没问题的,但他可能从来没跟警察有过对话,更没有因为家暴与警察对话,那么他听不太懂警察的话,是很自然的。

    哪怕你在美国呆了多年,但如果现在有人跟你用英语谈文学,或者谈你不懂的法律问题,估计你也会是狗屁不通。

  56. 回复“洋娃娃”:

    你排除王丽是诽谤信作者,没有什么道理。

  57. 回复“无心”:

    你考虑问题的时候,没有考虑满大夫的反应,仿佛一切都是丁乙说了算,说离婚就离婚,说暂时离婚就暂时离婚,说约定几年就约定几年。如果一切都是丁乙说了算,哪里会有现在的矛盾呢?

  58. 回复“雪浪风涛惊旅梦”:

    你看你,又来了,什么“他和丁乙再生气,不能这样对待孩子!”,这话说了有什么用?

    你要分析他为什么会这样对待孩子。

  59. 回复“LaCosta”:

    1、丁乙是不是宫颈原位癌,还没确定,所以你老公由此推出她的HPV得了很多年,是没根据的。

    2、即便满大夫认为丁乙的HPV是在国内跟人搞出来的,也不比跟两个教授搞出来好多少,或许更糟,因为那就说明丁乙骗了他很多年。

    3、让满大夫的同事来解释这事,基本是废话,一是没谁能解释这事,二是谁解释都不会令满大夫释疑。

    假若现在你丈夫得了性病,传给了你,而有人告诉你,说你丈夫跟某某女性过从甚密,你也的确觉得他跟某某女性过从甚密,而你丈夫有大把时间不跟你在一起,那么你会相信某个同事对你丈夫所做的(无罪)分析解释?

  60. 回复“Jannyma”:

    我觉得你没扯远,你给的例子很好,很能说明有些人的人性之中就是有很多肮脏成分,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保护自己不受这些人的伤害。

  61. 回复“学习”和“空空如也”:

    让丁乙的姐姐跟满大夫谈,是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的,因为姐姐无法证明丁乙的清白,反而会让满大夫觉得家丑外扬了。

    这种事,如果外人不知道,当事人还有可能悄悄处理,一旦外人知道,那么即便是为了面子,也只能把事闹大。

    这就是为什么小家庭的矛盾最好不要把公公婆婆岳父岳母小姑子大姨子扯进来的原因。不要以为派岳父劝一下女婿,就能收到好的效果,其结果往往是刚好相反的。

    丁乙的姐姐很聪明,只在妹妹和妹夫之间传播各自的优点,而不是想着教训一下妹夫。

  62. 回复“LaCosta”;

    你提议让满大夫直接去跟两个教授谈,以此来证明丁乙的清白,这个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哪个戴了绿帽子的丈夫会相信他眼中的奸夫的证词?这就像叫丁乙去问小温,到底她跟满大夫之间有没有那事一样,就算小温说没有,丁乙能相信嘛?

    如果奸夫的证词就能洗刷一个女人,可能世界上就没有男人会认为自己戴了绿帽子了。

    除非别有用心或者精神有问题,所有的奸夫都会愿意证明自己与人家老婆之间没干那事。

  63. 看来丁乙是没有想要离婚,真想离婚的是小满.

    小满可能现在是内外交困. 从他自身方面排查的结果,他认定丁乙的病不是从他那里来的, 又有风言风语和揭发信能给他指明病的来源,他就认定了妻子出轨的事实. 事业上又出问题了.之所以不请试验室的人来过圣诞,一是因为丁乙的性病,觉得自己被带了绿帽子,脸上挺没光的. 可能更重要是工作出问题了,试验室的人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各自都在找出路. 所以来老板家聚餐, 对于老板和员工都已经没心情和意义了.

    从小满的角度讲,家庭和事业两方面出问题,应该是人生的最悲愤绝望的时候. 对老婆出离愤怒了, 于是就有了离婚的念头.

    从他们谈恋爱到现在,感觉丁乙对小满虽有不满,但还是喜欢他,爱他的,更没有想到和他真离婚. 所以如果她了解到他的处境, 她一定会心痛的并和他一起分析并解决问题的.

    另外, 在国内的时候,丁乙的同学都很喜欢丁乙,觉得丁乙配不上小满, 说明小满还是挺招女生喜欢的. 写揭发信的人,可能喜欢小满, 也相信谣言,替小满不平,所以写信告诉小满. 也可能本身就是造谣者, 故意拆散他们夫妻, 借机上位,有机会接触小满(这就有点阴险了, 我想不大可能,但也是一种可能). 另一种就是丁乙猜测的那样是她同学对她拿到工作的嫉妒和不服, 才产生这个谣言的….

  64. 我是一片云

    我很钦佩丁乙,在那么愤怒的时刻能克制自己——为了孩子的心理健康。我们很多人,夫妇之间发生矛盾,很难做到不当着孩子的面不争吵,像满大夫这种人很多,能做到丁乙这种人程度的很少很少。无论自己受到多么大的侮辱或者委曲,都还会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比如向警察说“NO”,免去满大夫被警察带走的麻烦。。。
    我建议,丁乙不要急着与满大夫办离婚手续,即使丁乙对满大夫不再抱有希望,不想继续这个婚姻,也需要冷静下来:
    1)报警追查捏造谣言诬陷丁乙与色教授、导师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破坏名誉的人。起诉造谣生事的人,也可以与联合色教授、导师共同起诉。
    2)先与满教授分居,反正也要到J州去工作。在双方分开一定时间以后,满大夫仍然不相信丁乙,丁乙对满大夫不再抱希望,再办理离婚手续也不迟,毕竟还有一个丁丁,需要安排好离婚后探视等等问题。不能在生气冲动之下去办理离婚手续,否则就中了那些造谣生事的人计。

  65. 我不知道美国警方是否负责调查捏造谣言破坏人他人名誉的事?
    丁乙无论与满大夫的婚姻是否还有必要继续,但一定要追查到那个发E-MAIL的人,把他/她绳之以法受到应有的惩罚。
    满大夫愿意相信谣言,认定丁乙不贞,对丁乙感情不再。不仅如此,满大夫甚至都不能在孩子面前控制自己的情绪,当着丁丁的面辱骂丁乙,进而骂丁丁,这样的家庭环境不利于丁丁的成长。丁乙即使能依靠满大夫的誓言维持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意义?所以离婚,对丁乙不见得是坏事,但对满大夫来说,一定是不好的事。小温之流得到满大夫才会知道满大夫的内在并不如他的表相那么光鲜。

  66. 回复“无心”:

    把你的第二个贴删了,你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我对你说的是什么。、

    你以为只要把句子换成了“我”,就不算包办丈夫的意愿了,但你的几个选择条件一点没变,不还是在包办丈夫的意愿吗?

    你不想离婚,就选择不离婚,但离婚的事是不是由你一个人说了算的呢?你想跟丈夫定个一年两年暂时离婚的约定,但丈夫愿意不愿意跟你定这么一个约定呢?

    你在几个包办了丈夫意愿的选择里进行挑选,不仍然是一厢情愿吗?

    请不要再就这个问题辩解了,这么简单明了的问题,又被人直接指出,你都看不明白,再辩解也只能是给我添麻烦。

  67. 回复“我是一片云”:

    你只能说离婚对丁乙不一定是坏事,但不能说离婚对满大夫一定不是好事。你存着这样的想法离婚,很可能会大失所望。也许满大夫跟小温(或别的女人)会过得很好,离婚之后再婚的人,也并非个个都痛苦不堪。

    面临离婚,应该考虑的是自己离婚后是不是会过得更好,而不要抱着让对方过得比现在糟的想法来离婚。

    既然离婚,对方过得好与不好,就跟自己不相干了。

  68. 丁乙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是证无),也没有证据小满肯定出了轨,在追查病原上基本上是此方程无解。丁乙现在面临的真正问题是小满不让丁丁跟丁乙去J州。如果分居局面已定,不管离婚不离婚,都要想办法让丁丁跟着丁乙。这个丁乙可以向律师咨询一下,也可向姐姐请教。保护好孩子是首要任务。

  69. 嗯,艾米说的有道理。谢谢回复。

  70. 关于请警方调查诽谤者的事,做电脑的“小鱼子”已经给了解答:

    “虽然是有办法查出那封email的出处是什么IP,但是如果来源是学院里的学生机房之类,而且使用机器又不需要帐户登陆的话,估计也是很难查清楚。”

  71. 满大夫在生活上是很一根筋的人,他的很多观点都是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真的假的有的没的的证据都成了他确定自己观点的有力证明。满大夫现在认定丁乙出轨,而丁乙无法证明自己清白。或许能做的是可以揪出写诽谤信的造谣者,依靠法律手段粉碎诽谤信这个“证据”。

    依造谣生事者无孔不入的习性,八成不只在满大夫这里下了“药”,学校、单位估计也跑不了。事情最糟糕的是工作丢了、丈夫没了,孩子还判给丈夫。现在确定顺利毕业工作这边不出岔子比向满大夫证明自己不太可能证明的清白更重要。

    一直以来丁乙离开满大夫,生活中没有丈夫的痛苦多是观念性痛苦。除了来美国之后经济完全依靠满大夫,满大夫在精神和家庭生活中对丁乙的帮助是极少的,家里的大小事宜都是丁乙在打理,满大夫“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为工作忙”。如果工作顺利,丁乙搬到J州,正好也可以尝试经济独立,与女儿一起生活,没有丈夫的日子。体会到“男人,我还需要你干嘛”也未必不是好事。丈夫没了,女儿还在,工作还在,生活依旧可以很好的继续嘛:)

  72. 艾米说得有道理,小俩口的事还是自己解决比较好,不管丁乙做任何决定,我都支持她,尊重她的选择。

  73. 丁乙和她姐姐的智慧之处,就在于遇事冷静思考分析,而不是一味谴责抱怨,说话办事都考虑目的和手段之间的关系,没用的话少说,没用的抱怨少做。

  74. 劝和还是劝离,要依实际情况而定。如果双方都不是坚决想离婚,当然劝和。如果对方不坚决,那么也可以劝和。如果对方坚决要离婚,你还死劝这一方不离,那就是添乱了。

    丁乙并没有坚决离婚的意思,现在就看满大夫的了。如果满大夫也不坚决,那么我们应该劝和,甚至不用劝,他们自己就会和。但如果满大夫坚决要离,我们就应该多分析离婚的好处。

  75. 我是觉得Dr. Man的行为是人之常情:匿名信,检查结果,而他自己排除了他认识的人来病的可能性,他的愤怒和怀疑是可以理解的。但种种表现却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狭隘。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冷静地与丁乙谈过。
    而丁乙,处理问题却是及其的冷静和有分寸。特别佩服她在被冤枉是的表现。
    夫妻之间的信任如果这么容易就被击毁,那到真要考虑一下感情的问题。有时有人为某个事情要离婚,其实只是在找借口。
    好文章!

  76. 不好意思,我跟个贴看看评论。

  77. 回复“匿名”:

    你觉得你转帖的这个医生的回答有说服力吗?

    1、他说HPV感染“与出轨无关”,这是胡说,只能说“不一定有关系”,但不是“无关”。他连“无关”和“不一定有关系”都用不正确,实属白痴。

    2、他说了这么多的传染,还扯到呼吸道等传染,但他始终没有说明除了性生活之外,还有什么渠道可以感染HPV,那就意味着HPV只能从性活动中传染。

    3、既然他基本排除了HPV从其他渠道感染的可能,那他怎么能说HPV与出轨无关呢?难道HPV绝对是从配偶那里来的?那么配偶的HPV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拜托转帖前先认真看一下,这种白痴贴就不用转了。

  78. 对满大夫的证据表示质疑!1。以前的女友国内检查过了,这只是满大夫口头说的。那么多年没联系(如果不是一直保持联系的话),要实现这要求不容易的。别人即使检查出来有,也很可能不愿意说的。有多少人愿意把检查报告给前男友看,而且远隔重洋?2。匿名邮件,满大夫是什么时候收的?不会是正好圣诞夜吧?满大夫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爆发?他会是故意让丁乙提离婚来破除他的誓言吗(因为他迷信)?
    建议丁乙事情不明情况下别匆忙离婚,先去工作,冷静后在决定双方会比较明智。
    另外,的确有小人的,我以前的一同事拿到offer上班后,公司收到匿名信,也作了background checking. 但她的工作是朋友介绍的,她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写的。但我想,肯定是熟悉的人。可怕吧!

  79. 回复“匿名”:

    把你的贴删了,因为你的贴不仅不能澄清事实,反而起误导作用,误导你自己,也误导别人。

    霉菌性阴道炎跟HPV并不相同,霉菌性阴道炎可以因女性自身免疫系统的不平衡引起,也可以因为性活动传染,但HPV到目前为止还没听说由自身引起的,所以不要混为一谈,搞得那些得霉菌性阴道炎的人也心慌不安。

    你转的那个贴,既然连你都不能说服,你转了干什么呢?拜托以后别传这种白痴贴。

  80. 回复“Caroline”:

    建议你发言前先把别人的跟帖好好看一下,劝和还是劝离,已经有很多人发表了很好的意见,但你还在闭着眼睛乱说。

    你分析了这么多,难道不正好说明满大夫有意离婚吗?既然满大夫有意离婚,那么你劝丁乙不离婚有什么作用,又有什么好处呢?

  81. 回复“匿名”:

    你说你看了那个白痴医生的贴,获得了支持和安慰,我只能说你是在自欺欺人。

    1、那个白痴医生根本没证明HPV能通过性活动以外的方式传播,也就是说,他没能证明你的HPV不是从你丈夫那里感染上的。

    2、但那个白痴医生闭着眼睛说HPV与出轨没关系,于是你就信了,心里好过多了,但他的这个结论不是与他自己对HPV的来源分析相矛盾的吗?既然没别的渠道,那么你的HPV只能是从你丈夫那里来的,而如果你丈夫只跟你一个人有过性关系,那么他的HPV是哪里来的呢?

    你能从这种白痴的理论中得到安慰,那是你自欺欺人的水平高,但你别指望用这种白痴理论来安慰别人。

    艾园早就有人找到了资料,证明HPV病毒在体外也能存活一段时间,那就表明你的HPV有可能不是从你丈夫那里来的,这不就已经能宽解你了吗?

    可能你根本没细看艾园的跟贴,所以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一点,却费劲心机找个明显白痴的帖子来安慰自己(还转在这里“安慰”别人),只能说你本末倒置。

  82. 丁乙真是了不起,我这在一旁跟读的人都气得吐血了,她还能这么沉着冷静,有理有据,太厉害了。

    不过回想他们从相识这一路走来,有多少这样的事啊!发现怀的是女孩之后那些让人寒心又害怕的举动,关于神器的拉锯战,都曾让我震惊,更不用说让小护士们和医学院女同学打消念头的那些事,至于生活上的处处不解风情,简直都成了别有滋味的可爱了。

    以前的逆风,丁乙都用爱和智慧一一化解了,为什么这次没有办法了呢?

    我觉得表面的原因是这个病的特殊性,让丁乙百口莫辩,既无法证明自己没出轨也不能证明丈夫出了轨。

    深层的原因是,一直以来,丁乙虽然度过了很多难关,但是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满大夫的观念。这么多年过去了,满大夫的脑子里还是满家岭那一套。连不离婚的理由都不是还爱丁乙,只是怕遭报应。

    而且回想一下,除了经济权没有再给父母和大爷们,不再舍不得花钱之外,神器最终还是用了(丁乙在心里说服自己当成成人用品可满大夫不是),儿子直到得病之前还在努力生(丁乙是希望一儿一女凑个好字而已,满大夫可一直是为了传宗接代),还担心做了手术不能生他有意见,甚至还没有放弃回满家岭开医院。日常生活中想让他为家庭多做一点事叫他体贴一下老婆也无一实现。

    感觉满大夫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丁乙哄着他做了很多事,看起来效果不错,但实际上孩子还是不懂事,一个不留神就会闯些意想不到的祸。

    所以就像教育孩子的最终目标应该是让他懂事,父母自然不必事事操心。丁乙是不是也应该从一开始就坚持不妥协的改变满大夫的价值观呢?价值观一致,像艾黄一样,“灵魂是一个版本的”,就可以避免很多问题,即使发生了问题,两个人也可以用彼此都理解认同的方式来解决。

    就这个病来说,即使假设满大夫没有出轨,就是前女友那里传来的,如果满大夫能像丁乙一样先仔细弄清楚这个病的传播特点,想到现在没有不等于当年没有,或者想到国内的证明真假难说,至少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会选择存疑而不是听信谣言妄下结论。

    跟读了这么长时间,之前也没觉得丁乙的做法有什么隐患,也觉得很多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环境的改变感情的加深自然就会改变。可是我低估了岭上的爷对满大夫的影响,也低估了价值观对生活的影响。

    记得丁乙曾感叹过,和满大夫说别的事逻辑正常,一旦涉及满家岭就不讲理了,所以就放弃了,如果坚持给他摆事实讲道理,能不能让他最终意识到自己的愚昧从而慢慢改变观念呢?如果始终不能,纵然英俊、事业成功也不值得爱吧!

  83. 丁乙跟Dr. Z的术后复诊什么时候会发生啊,会不会最初的诊断是误诊呢

  84. 回复“十之八九”:

    不知道你对于改造满大夫的价值观有何高见和具体可行的措施?不知道你可曾成功地改造过你的丈夫或者孩子?如果没有,还是别指责丁乙这些年来方式不对为好。即便你曾经成功地改造了你的丈夫,你也不能因此认为所有丈夫都能被改造。

    艾黄并不是改造过来的。

  85. 隐形的翅膀

    我现在是彻底感觉到这个“一路逆风”是多么贴切了。丁乙是个了不起的女性, 我等着看丁乙能逆风飞扬起来。

  86. 现在说“丁乙当时应该如何如何”都是没有好作用,只有坏作用的。已经发生了的事,无法返回去重做,那么你说“丁乙当时应该如何如何”只能让人遗憾和惋惜。

    如果你是想以这个方法来总结丁乙的教训,让其他人吸取,那么你要认识到,一个人的人生经验,往往不能用于其他的人生。

    总的来说,我在生活中避免跟那些爱说“你当时应该如何如何”的人打交道,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除了把你的心情搞坏,起不到一点好作用。

    有人爱对我说:你当时不该把《山楂树之恋》交给谁谁去出版的,你应该交给某某去出版。

    这不废话吗?你这么能干,当时为什么不说?

    是的,你当时不知道。但既然你不知道的事就无法预言今后,你干嘛要求我当时预言今后呢?况且你建议的那个出版社,也未必就能好到哪里去。

    看到这种“当时应该如何如何”的建议,我是毫不留情地驳回,并公开声明讨厌这样的建议。

  87. 隐形的翅膀

    caroline: 你觉得怎样才能算冷静呢? 难道丁乙不冷静么?

  88. 回复“caroline”:

    我把你的贴删了,你完全没看懂我的回帖。

    按照你自己的分析,现在是满大夫要离婚,你还劝丁乙不离婚干嘛呢?不离婚有什么好处?离婚有什么坏处?

    想都不想就发言,一点不靠谱。

  89. 建议“caroline”,“m2010”,“无心”等人暂时不要发言了,你发一个错误的言,我至少要删掉,搞不好还要反砸你,砸又砸不醒,浪费我的时间。

    你们几个先潜水看帖吧。

  90. 抱着改造对方的态度来处理婚姻关系的,十之八九会失败,也许你婚前能暂时“改造”一下对方,但他婚后反弹的可能性非常高,可以弹出多的来。你只改造了他1,他可以给你反弹出2来。

    尤其是价值观世界观之类的东西,改造更是困难,他是几十年在无数人的影响下形成的,而你想在几年间通过你一个人的力量改造过来,能容易吗?

    当然你可以说几年不行,我改造他一辈子呀,但改造这玩意,要么就改造过来了,要么就没改造过来,如果你改造个三十年,那实际上等于前二十九年并没改造过来。

    况且你要改造对方,手里得有王牌才行,比如对方怕你离婚,怕你不爱他,那么你可以要求他改变,不改变就离婚,就不爱他了(难道丁乙不是采取这种措施改造满大夫的吗?)。但这种王牌用多了就不灵了。

    如果你没王牌,你凭什么指望他接受你的改造?

  91. 所以结论是:找对象要找个跟自己价值观相近的人,至少要找个思维方式正确的人,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但找对象的范围往往很有限,不是你想找什么样的人就能找到什么样的人的,有时不得不降低标准,选择自己范围内最好的那一个。

  92. “所以结论是:找对象要找个跟自己价值观相近的人,至少要找个思维方式正确的人,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至顶。还有就是如果许多年后发现自己当初选择错误,真的别报着改造别人的念头,能改造的也许只有你自己,也就是接受她/他,如果不能还是早分开的好。

  93. 回复“vm09”:

    把你的贴删了,你不看清楚原文,不做详尽研究,也不转发原文,就发这么一个类似恐吓的帖子,貌似好心,实际效果是吓到一批不明真相的人。

    下面是一篇有关HPV母婴传染的文章:

    HPV is unlikely to affect your pregnancy or your baby’s health. If you have genital warts, they may grow faster during pregnancy, possibly from the extra vaginal discharge that provides the virus with a moist growing environment, hormonal changes, or changes in your immune system. In most cases the warts won’t pose any problems for you or your baby.

    It’s possible for you to pass the virus to your baby, but this doesn’t happen very often. Even if your child does contract HPV, he’s likely to overcome it on his own without any symptoms or problems.

    In the unlikely event that your child gets the type of HPV that causes genital warts, he may develop warts on his vocal cords and other areas sometime in infancy or childhood. This condition, called recurrent respiratory papillomatosis, is very serious, but fortunately it’s also rare.

    大意:

    HPV影响怀孕和胎儿的情况极为少见,如果孕妇有尖锐湿疣(HPV的一种,低危的),怀孕期间可能会加剧,原因是阴道分泌物增加,自身免疫系统变化等,但对胎儿没什么影响。

    HPV有可能传给胎儿,但很少见,即使传给了胎儿,大多数情况下也会不治而愈。

    极少极少的情况下,胎儿如果感染上能引起尖锐湿疣的HPV病毒,婴儿期或儿童期有可能在声带或其他部位发现尖锐湿疣,这种情况比较严重,但极为少见。

    ———————————

    一句话,母婴传染HPV是很少见的,传染上也基本没危险,有危险的不是丁乙这种能引起癌症的高危HPV,而是引起尖锐湿疣的低危HPV,仍然是极为少见。

  94. http://wenda.tianya.cn/wenda/thread?tid=1cd00a1ab8df7881
    HPV传染途径
    由于HPV的发病率在逐年上升,对它的传播途径的了解是非常必要的,HPV病毒主要通过性接触传播。不仅病人,而且病毒携带者及亚临床患者也能传播此病。少数病人是通过母婴传播或接触污染物品(如内裤、浴巾)及公用浴盆,卫生间等传染的。下面我们就来详细了解一下HPV的传播途径。 性接触传播;这是主要的传播途径。丈夫阴茎HPV的存在可使妻子宫颈受染的危险增加9倍,相同的HPV亚型可以在性伴侣中检出,与此相反,处女通常是检测不到HPV感染。 非性接触传播通过接触病变部位及病人分泌物感染; 病毒携带者及亚临床患者也能传播此病。 母婴传播.母亲生殖道的HPV感染也可以传播至她们的婴儿的口腔中。婴幼儿尖锐湿疣或喉乳头瘤病和儿童的尖锐湿疣,可能是分娩过程中胎儿经过感染HPV的产道或在出生后与母亲密切接触而感染的。 ;4. 间接物体传播:少数可通过日常生活用品如内裤、浴盆、浴巾传染。这一传播途径是极其少的,只有和患有尖锐湿疣的患者共同生活,共用浴具时才可发生。性生活中,HPV通过皮肤或黏膜的微小损伤进入接触者的皮肤黏膜,HPV刺激表皮基底细胞,产生分裂,使表皮产生增殖性损害。目前,宫颈癌的早期发现技术已经成熟,女性每年做一次检查,有没有病变就可以“一目了然”。如果发现病变,及时治疗,不仅可以防止癌细胞的扩散,同时还减少癌变严重时需要切除子宫和卵巢对病人生活质量造成的影响。因此,养成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切断HPV的传播途径才是最根本,最有效的预防措施。

  95. 丁乙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而满大夫也不相信她。但明明满大夫才是应该被怀疑的那个人。

    现在好似到了一条死胡同里,双方对彼此都产生了信任危机。

    最坏的结果就是离婚,如果丁乙能争取到女儿的抚养权,去J州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虽然失去了丈夫,还好有工作,有姐姐的支持。

    如果不想离婚,分居一段时间也好,两人可以冷静思考一下。

    但是满大夫很反对丁丁跟着去J州,就看丁乙怎么劝说他改变主意。

  96. “但是满大夫很反对丁丁跟着去J州,就看丁乙怎么劝说他改变主意。”
    象他那样的根本不用劝,孩子交给他,他只有一傻,只是丁乙舍不得而以。

  97. 替丁乙庆幸,短期内能去J州上班,从经济上,生活上独立一下,也可以避免给双方带来更多的不愉快。如果满大夫心结无法解开,离婚可能就是结局。

    丁乙能雇佣私人侦探吗?

    一个人要发匿名信,可能牵涉感情利益,事业上的利益,或个人恩怨。 如果丁乙去了J州,若有人觊觎丁乙的家庭,那她会不会就会表现更积极?

    聘请私人侦探可能会发现一些端倪。

  98. “所以结论是:找对象要找个跟自己价值观相近的人,至少要找个思维方式正确的人,可以省掉很多麻烦。”—-顶顶顶!
    以前怎么不知道这句话呢?瞎猫逮个死老鼠结婚,原来两人在上层建筑、经济基础、文化领域都南辕北辙,你想改造他,他还觉得应该改造你呢。

  99. 执子之手偕老

    “所以结论是:找对象要找个跟自己价值观相近的人,至少要找个思维方式正确的人,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
    再顶顶顶!

    我比较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所以从来没觉得自己能改造谁,当然,谁也别想改造我。

  100. 回复“cindy”:

    把你后来转的那篇删了。

    第一,你一开始就来一句“尖锐湿疣非性接触传播”,容易给人印象尖锐湿疣不是通过性接触传播的。

    第二,这个故事根本就不是在谈尖锐湿疣,不知道你为什么盯着这个问题。

  101. 回复“vm90”:

    把你那个链接帖也删了,就一个链接,原文又是英语的,你不加翻译,对很多人就没用。

  102. 关于HPV的传播方式,前面的《一路逆风》下就有很多转帖,现在我又专门集中发了一篇有关文章,拜托搞不清楚的人先读已有的帖,在搞清楚之前,别乱扯这个话题。如果没有更新更有数据的文章,也请不要再转类似文章。

  103. 回复“看书”:

    你大概以为请私家侦探不要钱。

  104. 太高兴了,今天终于上来新艾园了! 庆祝一下!!!

  105. 艾米今天已经回了很多贴,我就不罗嗦了,只想说说写匿名信告状的事。

    一种可能就是某个嫉妒丁乙的人的写的,无论是嫉妒她找的工作,还是嫉妒她的家庭。也许写信人也知道搞散丁乙的家庭不能给TA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但很多人就是有“望人穷”的思想,我过得不快活,凭什么你过那么快活?我整也要把你整得不快活,如果大家都不快活,我就不那么不快活了。

    第二种可能就是小泥山之类的人,白痴一个,但自我感觉却非常好,觉得自己在扬善抑恶,总爱干些干涉他人活法的事。

    比如小泥山,就爱跑到艾园来指责艾米骄傲,不虚心接受不同意见,她看不惯,所以她要来指手画脚。她这样干的时候,可能真的以为自己在替天行道,无比伟大,一点不觉得是在干涉他人的合法权益。

    第三种可能,某些痛恨外嫁女的国男干的。哪些人看见中国女人嫁给外国人,就恨之入骨,像人家老外把他媳妇抢走了一样。丁乙跟两个外国教授关系比较好,可能也有人看不惯,认为自己跟满大夫是一条战壕的战友,都是被外嫁女抛弃的人,于是打抱不平写那封匿名信。

  106. 回复“看书”:

    关于调查匿名信的事,艾米已经专门跟了一个贴,引用了“小鱼子”的分析。你大概没看,或者不懂电脑,还在提议请私家侦探。

  107. 总的来说,我在生活中避免跟那些爱说“你当时应该如何如何”的人打交道,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除了把你的心情搞坏,起不到一点好作用。
    ————————
    顶!可以说十分反感这种人!

  108. RosyDuo彩玫瑰

    一直在想问题:扎在实验室里满大夫是用什么样的方式联系到前女友的呢?是满先联系她还是她先联系的满?前女友目前是在国内还是就潜伏在周围静候他离婚而伺机而动?前女友提供的化验单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是扫描后的复印件还是原件?满的态度变化是否和前女友的出现有关呢?他曾经说过丁乙患病动手术的事,他没跟办公室的人说,除了办公室里面的人可以根据电话通话猜测到丁乙的患病和动手术,按照满的逻辑,他还是很可能跟办公室以外的人说的:比如这个突然有了联系的前女友。

    假设:如果是满前女友感染HPV后又康复,如果她能够公正地在满面前说出真相就能够帮助丁乙洗刷不白之冤;如果她别有用心非要陷害丁乙的话,丁乙太难解决查出HPV感染源的问题了。目前丁乙需要找出这个前女友来。有没有必要找,找不找得出来,又是新的问题了。

  109. 回复“RosyDuo彩玫瑰”:

    1、满的前女友以前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有HPV,现在在满的要求下去做抹片,发现没有,那么她无法证明什么。

    2、即使前女友出面作证,说她以前就有HPV,也不能洗刷丁乙,因为没有办法证明丁乙的HPV一定是从她那里传来的。

    3、即使丁乙的HPV是从满的前女友那里传来的,也不能证明她跟两个教授没有性关系。

    你的推理太不严谨,大概能说服你,但不能说服满大夫和其他人。

  110. 雪浪风涛惊旅梦

    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都看不到新的评论,只有发句话,才能看到啊!

  111. 私人侦探的事,我在网上搜了下,下面网站提供的价钱是1000-5000美刀,因各人案子不一样,可能会更贵。只能略做参考。

    从丁乙目前的角度看,丁乙无法洗刷自己的清白,满大夫心结不解,可能只有离婚一条路可走。丁乙目前有了新工作,收入还行,不知道满大夫做为孩子的父亲,愿不愿意补贴她们娘俩在外州的生活需用。

    真要到请私人侦探,也只能是万不得已,从满大夫开始查起,丁乙离开那里之后,有些人的举止大概会更明显。

    另外回复艾友友:

    一个私人侦探能做的事,比查一个电脑的IP要多得多。谁与满大夫走的最亲近,或他们是否有别的关系,在丁乙不在的时候,估计暴露得更明显。

    http://www.peoples-law.org/finding/people/USing%20a%20PI.htm

    How Much Will a Private Investigator Charge?

    Fees in Maryland range from $40.00-$75.00 per hour and sometimes more. Investigators often have a specialty and like most services, you will pay a higher fee for the work of people with more experience and training. Also many will require a retainer or deposit to be applied against fees for services rendered and expenses. You may pay from $1,000 to $5,000 depending on what you need.

  112. 回复“看书”:

    你可能没看见私家侦探的费用是按小时计算的,你只注意到最后的那个价钱,但那不明明是招徕顾客的价钱吗?如果是$75/小时,$1000能雇几个小时,那点时间能干什么?

    而且你请私家侦探的目的是什么?监视满大夫?想查出什么?查出他跟小温有私情?查出那个起什么作用?多要点赡养费?还是洗刷丁乙?证明满大夫有私情就能洗刷丁乙?

    你固执得很,认定了一个想法,就不顾一切想证明自己有道理,这就叫一根筋,不懂得根据实际情况变通,也听不进正确的意见。

    请到此为止吧,再扯这个问题就封你了。

  113. 从山楂树开始开艾米的文章,一直不敢评论,怕评价不好误会作者的意思被作者批,呵呵…
    就说两点: 一是匿名信,二是夫妻关系。关于匿名信,我朋友前段时间就碰到的,她是负责人事工作的,前段时间一个员工工作犯错误,公司要求整改,她坚决不服从,而且已辞职要挟(她家里有些背景),我朋友就帮她办了辞职。没想到这个人就开始到处发邮件,说我朋友和她老板有不正当关系、有经济问题,发到集团总部,总部调查子虚乌有,就没理睬;这个女人后来就把邮件发给了所有我朋友可能认识的人和相关的人,到网上论坛发帖子。。。。我朋友也曾咨询过律师,但中国的法律目前对这个很无力,取证很复杂,我朋友只能先保持沉默,清者自清。所以丁乙事件里,那人是匿名的,找那人根本是大海捞针,不可能的。
    第二,关于夫妻关系,我无法用我的价值观去评价丁乙和满大夫,每个人的生长环境不同,很多固有的东西是很难改变的。但我很佩服丁乙,她是一个智慧的、有爱心的女性和母亲,在丈夫误会自己、自己体检指标不是很好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我也经常困惑如何做好一个妻子,相信男性也有这样的困惑,只是他们不表达而已。作为女性,我很支持丁乙有一份自己的工作,只有经济独立了,自己的人格才能独立,有了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就会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婚姻,同样,丈夫也会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你。说不定丁乙会从逆风转会顺风。

  114. 丁乙爱女儿、护女儿的心真让人感动。母爱是最伟大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