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一路逆风(64)

丁乙一直忍着没把这事告诉姐姐,不想破坏姐姐那边圣诞节的祥和气氛。但第二天,姐姐打电话来了,她听到那边背景里有圣诞音乐,很柔和很圣洁的感觉,想到自己这个倒霉的圣诞节,喉头就起了哽咽。

姐姐不知情,欢快地问:“妹,圣诞节过得好吧?今天没出去抢购?”

她本来不想搅扰姐姐的愉快心情,但心里真是堵得慌,怎么也忍不住,一下就把昨天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

姐姐有点惊讶:“真没想到昨天还闹了这么一出,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还好好的——”

“是从他回来吃饭时开始的。”

“其实把话说开了也好,至少你现在知道他到底是在生哪门子气了。”

“不知道是哪个黑心狼肝的家伙,居然给他写email(电邮)告我的黑状。”

“有可能是你的哪个同学写的,红眼病,自己没找到工作,就想让人人都跟着他们倒霉,J州那边他们肯定也去挑过了,但没成功,所以又来挑你们的夫妻关系。”

“难道那封电邮是王丽写的?或者是丁宁写的?”

“你想办法让小满把email打开你看看,我教你一个方法,可以查到发信人的IP。”

“查IP干什么?”

“查到了IP就有可能查出是谁发的那封email,可以告他,一来可以洗刷你自己,二来可以惩罚一下恶人。这种人,你不惩罚他,他会变本加厉,再去祸害别人。”

“但我不知道小满会不会让我看他的电邮。”

“你跟他好好说说,他应该会给你看的,你看一下对他又没什么损害,他干嘛不给你看?”

她性急地说:“那我现在就去找他!”

“现在?去他实验室?那丁丁怎么办?”

“我可以把门锁上。”

“别,那太危险了。你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把那封电邮forward(转发)给你就行了。”

“forward也可以看到IP?”

“也可以。”

她当即给丈夫打电话,让他把那封诬告信forward给她。

但他说:“我已经删了。”

“你删了干什么?”

“我不删干什么?留那里脏我的眼睛?”

她好说歹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他一口咬定已经删了,她只好挂了电话,转而向姐姐汇报:“他说他删掉了。”

姐姐有点失望,但宽解说:“删掉了就算了。如果是个阴险老练的家伙,也不会傻乎乎地用自己的电脑发那个电邮,随便跑到哪个公用电脑上发,就很难查出来。不是说完全查不出来,只是花费那么多财力物力不一定值得。”

“有没有可能是小温发的?”

“有可能。如果小满想找茬闹事,他自己发一个都可以。不过我还是趋向于相信他没那么诡计多端,但小温和你那几个同学绝对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动机。”

“我要知道是谁干的,绝不轻饶!”

“不管电邮是谁发的,对小满来说都只是一个借口,他不是说了吗,他早就想离婚了,只是碍于这个天打五雷轰的誓言,不好意思先提出来,所以查出发电邮的人,只是为了不让那样的恶人逍遥法外,但可能改变不了小满的心思。”

她难过地说:“想想真没意思,十几年了,从来没像别人夫妻那样甜蜜过,最终还落得这样的下场,我这一生真的很不值。”

“快别说值不值的话了,天下夫妻都是大同小异的,没有这样的矛盾,就有那样的矛盾。人嘛,在一起过久了,感情就淡薄了,矛盾就多起来了,很多夫妻之间都没什么甜蜜可言,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但人家也没糟糕到我这个地步。”

“你这不算太糟糕的了,该有多少夫妻从来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从结婚就吵起,一直吵到离婚,有的离了婚还要吵,人家也得过啊。你也就是最近运气不好,遇到这么一场风波,如果没这事,你们还不是过得相安无事?”

“现在就是到了说不清的地步,我不相信他的清白,他不相信我的清白。如果我们都是清白的,但却因为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而搞到离婚的地步,等以后澄清了,肯定很后悔。”

“你也别把离婚看得那么不可逆反,离婚只是从法律的角度分开,但不等于两个人就从此走上陌路。如果有朝一日能证明两个人都是清白的,再复婚也不是没可能。”

“复什么婚哪,他那时可能都跟小温结婚了。”

“如果他离了婚就跟小温结婚,那就说明你们离婚不是因为误会。”

她叹了口气:“唉,其实我也不在乎复婚不复婚,跟他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名义上有这么一个丈夫而已,其他方面,跟没有一样。他成天不在家,人不在,心也不在,什么家务都不干,也不关心我和丁丁,更不解风情,只能算个挣钱养家的机器。只怪我那时瞎了眼睛,找了这么个木头。”

“呵呵,这根木头当时也是一根秀木啊,难道你那时找了那个小什么来着,会比找小满强?”

她想了想,差点连小靳的姓都想不起来了,但样子还记得,即便她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还是没兴趣跟小靳那样的人结婚:“小靳更糟糕,当时就没办法喜欢上,更别说现在了。小满嘛,好歹我当时还是喜欢的。”

“就是啊,只怪高质量的男人太少了,没什么可以选择的。你选择了当时最好的一个,这些年也还过得安稳,又有这么个聪明漂亮的女儿,他还把你带出了国,就算很不错的了。”

“从物质上讲,他还真没亏待我,家里的钱一直都是我在掌握。但感情上,就太亏欠我了,想着就觉得划不来!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从来没尝过浪漫爱情的味道——”

“哪里就一辈子过去了?四十都还不到呢,最少还有三十年可以寻找浪漫的爱情。”

“三十年?未必六七十了还寻找浪漫的爱情?”

“为什么不?我老板六十多了,最近刚开始一场新的恋爱,每天都兴奋得不得了,动不动就拿出女朋友的照片对我们说:看,我的女朋友。我们也经常故意提到他的女朋友,每次提到,他都兴奋得两眼发光,像个小男孩一样。”

“反正我是没那个心情的了。”

“现在当然没那个心情,等到这事了结了,会有心情的。”

“但我总怕离了婚对丁丁不好。”

“丁丁是你一手养大的,小满大多数时间都不在丁丁的生活里,你们离婚不离婚,对她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但是有个爸爸总比没爸爸好,哪怕只是名义上的爸爸。”

“离婚又不是断绝父女关系,小满还是丁丁的爸爸嘛,反正离婚不离婚,他都没尽什么父亲的责任义务,都只是名义上的爸爸,那又有什么区别?再说,你一开始不用告诉丁丁离婚的事嘛。你们马上就要到J州去了,反正小满也不会跟过去,只要你不说,女儿怎么知道你们离婚了?”

她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如果不告诉女儿,女儿根本不会觉察出有什么不同。

跟姐姐谈了一阵,她对离婚的事坦然多了,不然老有被人抛弃的感觉,虽然“离婚”二字是她先说出来的,但那个混账说早就想离婚了,那不就抢在她前面,成了他抛弃她了吗?

如果只考虑面子,她会一鼓作气把离婚协议写好了叫他签字,但她不想为了一个虚面子,就把离婚的事搞成铁板钉钉,因为她并没真想着离婚,只是气头上说的话,哪对夫妻吵架不说个几十几百回的“离婚”?

但那个混账还没忘记这事,催问她:“你的离婚协议还没写好?”

“你慌什么?”

“你不趁着现在把这事办好,难道过去了还跑回来办离婚?”

“你是不是找好下家了?急着把婚离了好再娶?”

“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

他的冷漠比他的暴怒还刺伤她,她也冷冷地说:“我在网上查过了,我们这个州,允许‘无过失离婚’,如果夫妻双方对离婚条件没争议,只需要从市法院的网上下载一个表,填好后交上去,由法院判决就行了。”

“怎么还要法院判决?”

“像我们这种有未成年孩子的,一定要通过法院。”

“那得花多少钱?”

“不请律师的话,花不了多少钱。”

“那就不请律师吧。”

“这个表光我一个人填不行,我们得协商好各方面的安排,经济方面的,孩子的监护权抚养费等等。”

“你看着办吧,你说怎么好就怎么好,我不懂这些。”

她见他这么坚决地要离婚,也不存什么挽回的念头了,开始认真准备那些表格。

她家的房子买的时候只交了很少的首付,现在要卖掉也卖不出什么价钱,就放那里不动吧。但她想到今后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就是小温或什么别的女人了,就觉得气不平。她为这个房子花了多少心血啊,找房,看房,买房,买到手之后装修,打整门前屋后的花圃草地,哪样不是她亲手操持的?房子能有今天这样子,全都是她的功劳,现在却要成为他跟别的女人的爱巢,她心里能舒服得了吗?

姐姐安慰说:“你放心好了,不管他跟哪个女人在一起,都会是根木头,因为他就是这么个人。像小温这样的人,肯定受不了他。现在是还没结婚,不觉得,也没资格抱怨,等到真结了婚了,有他们吵的。”

“我知道我应该希望他跟别人在一起过得更幸福,但我就是替自己不平,我哪点不如别人?凭什么他就这么对待我?”

“他对你就算是最好的了,虽然你不满意,但人家还是使出了看家本领的,问题是他的看家本领也就那些,有什么办法呢?说不定人家心里还委屈得很呢:我对丁乙那么好,她还在外面找人,我这一生真的不值——”

她想起他那个表情,真是委屈万分的样子。

她无话可说,唯有苦笑。人哪,都觉得自己吃了亏。而对于人这种生物而言,最不能忍受的,刚好是吃亏,尤其是自己一个人吃亏。如果双方都吃亏,如果人人都吃亏,人就不会觉得这么难受了。

她的车还没供完,她准备一次性付清,不留尾巴,因为她得把车开到J州去,在那边没车不行。

她家的存款不多,付掉车款,就剩不下多少了。她想到那是他挣来的钱,就不准备要了。

姐姐听说她没要存款,便劝她说:“存款还是应该平均分的,你甚至应该多分一点,因为孩子是跟着你的。那些钱虽然是他挣的,但也有你一份,你这些年没少干活,如果他请个女佣给她烧饭收拾屋子带孩子,他付的钱更多。分存款不是占他便宜,而是合理合法的分享财产。”

但她仍然不好意思分他的存款:“算了吧,付清了我这个车的钱,他也没剩下多少了,就当那车是他付给我这些年做女佣的劳务费吧。”

一直到她把表格给他签字的时候,她还在希望他像若干年前一样,惊惶地对她说:“宝伢子,别跟我吹。”

只要他肯说这句话,她会原谅他,收回离婚的协议,既往不咎,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下去。

但他没说任何不舍的话,找了支笔,刷刷地签了字。

她问:“你看都没看清楚,就签字了?”

“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怕我把你的钱全刮走了?”

“我有什么钱?穷光蛋一个,你就是全刮走,也只那么几个钱。”

“还有丁丁的抚养费,我按照本州的规定,定的是你工资的20%,一直到她高中毕业,她的大学费用,我们平摊——”

“只要我有钱,你要我给多少,我就给多少。但如果哪天我没钱了,那我也没办法了。”

“探视时间我没给你定死,你想什么时候来看她,就可以什么时候来看她。”

“我有时间会来看她,没时间我就没办法了。”

“房子现在行情不好,就不卖了,要卖的话,肯定亏本。”

就这事把他说烦了:“我当时就说别买房子,你不听,租房子住多简单,你偏要买房子——”

她揭他的老底:“你当时说了不买房子吗?你根本没说这个话,你忘了买房子后,是谁那么兴高采烈地请客了吗?”

他不吭声了。

她有点酸酸地说:“房子卖了干嘛?留给你和新老婆住不好?”

“我没有新老婆。”

“现在没有,等我们离掉婚之后就有了。”

如果他说一句“我永远都不会有新老婆”,那她就会扑他怀里去,恳求他别离婚。但他却说:“要真的娶新老婆,人家也不会愿意住这个房子。”

她彻底死心。

他催促说:“趁你在这里,把这个房子卖了吧,我搞不懂这些事,也没时间搞这些事,你把房子卖了,我好省点心。”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现在卖房子会亏本的。”

“亏就亏吧,卖了省心。”

“你说的容易,亏就亏,但你拿什么钱来亏?”

他显然是不懂其中的奥秘,茫然地问:“我把房子卖便宜点还不行吗?怎么还要拿钱来亏?”

她耐心解释说:“我们买房子的时候,是问银行借的钱,一次性付给卖主的,等于是银行帮我们付钱买的房子,我们一点一点还给银行。现在你想卖房子,一是要把借的钱全都还给银行,另外还得付好几千的closing fee(卖房手续费)——”

他叫起来:“我干嘛要付几千块钱的closing fee?付给谁?”

“付给政府,付给地产经纪。”

“我干嘛要付钱给地产经纪?”

“你叫人家给你卖房,不付钱给人家?”

“我没叫他给我卖房,我是叫你卖。”

“我卖也得找地产经纪呀,我不能自己到处去找人来买房。”

“我不管,这房子是你一手买进来的,你得负责给我卖出去。”

她跟他讲不清楚了,也懒得再讲,找了个地产经纪代理卖房的事。地产经纪建议她先把房子装修一下,可以卖个好点的价钱,但她没那个心情:“算了吧,我马上就到外州工作去了,没时间装修房子,再说我们也没钱装修房子。你帮我找个最好的价钱卖了吧,只要不倒贴就行。”

80 responses to “艾米:一路逆风(64)

  1. 沙发

  2. 跟读中

  3. 抢沙发!

  4. 不知道第几层楼了,坐下再看。

  5. 占个位。

  6. 没想到真的要走到离婚的地步。

  7. 小满真是个大木头,到现在要离婚了,说到财产分割、说到女儿探视、说到卖房子,还是这么一板一眼直统统,这两人也能这样一问一答,真是太强了~
    开心看到更新,越来越期待后续发展,这是每天一大期待呀

  8. 看了挺心酸的,满大夫似乎遇到了什么难处,如果事业顺利的话,恐怕也不会立刻想到“如果哪天我没钱了,那我也没办法了”。

  9. 离婚对丁乙来讲说不定还是一件好事!到了新的地方,新的环境,又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说不定丁乙能够遇到一个真正懂她、知她、疼她、爱她的好男人!

  10. 真想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丁乙在J州的生活会怎样?离完婚,卖掉房子的满大夫生活会怎样?丁乙的“被逆风”要到什么时候呢?这是一个令人期待的故事

  11. 但愿丁乙的逆风到此为止,恭喜她开始新生活。

  12. 为什么不发评论就不能看到评论?

  13. 丁乙有一个很好的姐姐!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她无话可说,唯有苦笑。人哪,都觉得自己吃了亏。而对于人这种生物而言,最不能忍受的,刚好是吃亏,尤其是自己一个人吃亏。如果双方都吃亏,如果人人都吃亏,人就不会觉得这么难受了。”真是经典的剖析!

  14. 姐姐说话真是很让人开窍啊!丁乙离婚后到J州的生活非常看好,就怕没有生活能力的小满失去工作,变成另一个卓越来投靠丁乙。很关心石燕,不知道她和黄海怎么样了。

  15. 电邮可能给了小满离婚的借口,可能生儿子一直是他的心病。

  16. 清风白云飘

    哇~~我靠在扶手上。

  17. 小满与丁乙真是不是一路人。满家岭传统思想打造的他,也许还有个人因素使然,除了工作,对他来说房子、孩子、妻子估计都属多余,最多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他要的生活可算绝对低碳了:)

  18. 虽然满大夫签了字,但只要表格还没有交上去,这婚就还没有离掉,希望中间能发生点什么“变故”,让这个婚没有离成。

    如果有“变故”,应该就是满大夫实验室的困难“曝光”了吧?

  19. 看不到评论

  20. “地产经纪建议她先把房子装修一下,可以买个好点的价钱”

    是”卖”个好点的价钱吧?

  21. 2010/07/27 at 9:05 PM

    从山楂树开始开艾米的文章,一直不敢评论,怕评价不好误会作者的意思被作者批,呵呵…

    就说两点: 一是匿名信,二是夫妻关系。关于匿名信,我朋友前段时间就碰到的,她是负责人事工作的,前段时间一个员工工作犯错误,公司要求整改,她坚决不服从,而且已辞职要挟(她家里有些背景),我朋友就帮她办了辞职。没想到这个人就开始到处发邮件,说我朋友和她老板有不正当关系、有经济问题,发到集团总部,总部调查子虚乌有,就没理睬;这个女人后来就把邮件发给了所有我朋友可能认识的人和相关的人,到网上论坛发帖子。。。。我朋友也曾咨询过律师,但中国的法律目前对这个很无力,取证很复杂,我朋友只能先保持沉默,清者自清。所以丁乙事件里,那人是匿名的,找那人根本是大海捞针,不可能的。

    第二,关于夫妻关系,我无法用我的价值观去评价丁乙和满大夫,每个人的生长环境不同,很多固有的东西是很难改变的。但我很佩服丁乙,她是一个智慧的、有爱心的女性和母亲,在丈夫误会自己、自己体检指标不是很好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我也经常困惑如何做好一个妻子,相信男性也有这样的困惑,只是他们不表达而已。作为女性,我很支持丁乙有一份自己的工作,只有经济独立了,自己的人格才能独立,有了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就会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婚姻,同样,丈夫也会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你。说不定丁乙会从逆风转会顺风。

  22. 我总是心存一点念想: 小满会不会象艾米其它故事的一些主人公那样(Allan, 老康, 小冰), 知道自己要倒霉了, 不想连累丁乙才这么作的呢? 或者这是他要离婚的原因之一.

    上集看着不象, 这集看着有点可能.

    既然他们要卖房子, 这婚马上还离不了, 还是听艾米下回分解吧. :-)

  23. 开始一段新生活也好。
    满大夫提也没提丁丁的监护权问题,过圣诞节时不是极力反对吗?觉得他有点儿自顾不暇,所以放弃了。

  24. 回复“我也说说”:

    我把你在《一路逆风》63下的跟帖转到这里来了,因为现在大家都在这里讨论,那边很少有人再去。

    我觉得你脑子里有个框框,看故事的时候就往里套,所以你看到的不是丁乙的故事,而是你脑子里固有的某种女人的故事。

    你支持丁乙有自己的工作,这个观点没错,但你给的一些理由,却不适用于丁乙。

    丁乙并不是一直就没工作的,她只是暂时没工作,但她对婚姻的看法,并没因为暂时没工作而有所改变。

    在国内的时候,她是大学老师,但家务活照样是她干,因为丈夫没时间干。现在家务活还是她干,这个跟她有没有工作没关系。

    她对丈夫的看法和态度,有工作没工作时都是一样,难道她因为没工作就刻意逢迎了丈夫吗?

    所以你说的“有了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就会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婚姻”是没有根据的。

    同样的道理,你说丁乙有了工作和事业,丈夫会从另一个角度看她,也是没有根据的。

    满大夫并没因为丁乙没工作而下作她,虐待她,或者瞧不起她。他不相信她能找到那样好的工作,但那不是她暂时没工作的结果,而是那个工作太好的原因。事实上,满大夫可能更希望妻子不工作,留在家里。

    所以说,你看的不是丁乙的故事,而是某个因为没有工作,在家里没地位,因此被丈夫瞧不起的女人的故事。

    像你这样读故事,一百个故事都读成一个了。

  25. 我总觉得有些人脑子里有很多格言警句,碰到什么情况都能找到几条,拿来就用,没想过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用在这里是否适当。

    比如“只有经济独立了,自己的人格才能独立”,这话可能谁都听过几百遍,谁都会说,但你这个“经济独立”和“人格独立”到底是什么意思?用在丁乙身上又是指什么?

    丁乙现在没工作,但你能说她的人格就不独立吗?

    她现在是满大夫的妻子,如果她没工作,丈夫就有责任义务赡养她,哪怕离了婚,只要她没工作,丈夫都应该赡养她,那么她到底算不算经济不独立?

  26. 怕我砸的人有两条出路:

    1、不发言,我自然就不会砸你,或者就发个“沙发”贴,我也不会砸你

    2、想清楚了再发言,发言就发个正确的言,那么我也不会砸你

  27. 我认为这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了,虽然有些心酸,远远胜过的日日被怀疑的折磨,所谓的长痛不如短痛。比较欣赏双方好合好散理智的分手!!
    总比那些又怀疑又不放手的男人强的多了。这种事情要证明有和证明没有都是非常困难的。

  28. 我个人认为从开始小满就不是丁乙想要的男朋友,他更不是个好丈夫。丁乙应该离开他,开始她自己的新生活。
    她这麽优秀,一定会找到真正欣赏她,疼爱她的老公。

    虽然目前丁乙心里还放不下小满这个大木头,但放下这个‘鸡肋’,说不定会“海阔天空”。

  29. 满大夫对房子的知识十分有限。看来这样的人还不少。我记得某个中文网站讨论过房子问题,有个男人说他的贷款和房子都只有他的名字,没有老婆的,原因是万一他死了,不会连累老婆,银行没法找他要钱,他老婆就白得一所房子。想得挺美。还有个同事算自己的财产是连贷款一起算进去的。她经常说:“我也算是百万富翁了,
    两栋房子加起来差不多一百万。”人家问她贷款有多少,她说贷了80万。

  30. “新浪艾园的SUMMER”和“如果爱”的猜想有戏剧性,很有意思,我也希望这样。:)

  31. “逆风”可以理解为阻碍,也可以理解为原本是如此发展的,后来风向逆转了。:)

  32. “跟姐姐谈了一阵,她对离婚的事坦然多了,不然老有被人抛弃的感觉,虽然“离婚”二字是她先说出来的,但那个混账说早就想离婚了,那不就抢在她前面,成了他抛弃她了吗?”

    —-可不是嘛,公司裁员那阵,我很希望自己被裁好拿个package赚一笔,结果有一天梦见自己愿望成真了,没想到却很郁闷,在梦里愤愤不平,那些混混不裁,凭什么裁我?

  33. “人哪,都觉得自己吃了亏。而对于人这种生物而言,最不能忍受的,刚好是吃亏,尤其是自己一个人吃亏。如果双方都吃亏,如果人人都吃亏,人就不会觉得这么难受了。”

    ——精辟!

  34. 从小满对离婚的处理来看,既不争财产,也不利用抚养权威胁丁乙,背后倒不像有高人。

  35. zt如果爱“我总是心存一点念想: 小满会不会象艾米其它故事的一些主人公那样(Allan, 老康, 小冰), 知道自己要倒霉了, 不想连累丁乙才这么作的呢? 或者这是他要离婚的原因之一.”

    新浪艾园的SUMMER // 七月 27, 2010 在 10:05 下午

    虽然满大夫签了字,但只要表格还没有交上去,这婚就还没有离掉,希望中间能发生点什么“变故”,让这个婚没有离成。

    如果有“变故”,应该就是满大夫实验室的困难“曝光”了吧?

    》》忍不住要说如果爱和新浪艾园的SUMMER的猜测,你们希望发生点什么让丁乙的婚离不掉。

    难道这样丁乙就可以幸福了吗?但是你们的联想根本不是从故事的情节和人物的个性去推敲的。

    》》满大夫和Allen和老康根本不是一类人,他什么时候为丁乙着想过?哪一件事的出发点是为了丁乙或丁丁的好作决定的?所以凭什么判断满大夫“知道自己要倒霉了, 不想连累丁乙才这么作的呢? ”

    虽然有心事都会焖在心里,但是Allen和老康的善良憨厚和满大夫的“蛮横”有本质的区别。

    》》希望“希望中间能发生点什么“变故”,让这个婚没有离成。”如果有“变故”,应该就是满大夫实验室的困难“曝光”了吧?

    如果有“变故”,婚没离,这个对丁乙就好了吗?我看不出丁乙带着丁丁去J州的新生活有什么不好?

    满大夫不是宁愿回满家岭去开医院也不愿意和丁乙去J州的吗?如果满大夫在美国没有工作的,不是正好成全他回满家岭吗?说不定,已经可以轮上作“岭上的爷”了。

  36. 顶 CC

  37. 发评论才能看评论

  38. “现在就是到了说不清的地步,我不相信他的清白,他不相信我的清白。如果我们都是清白的,但却因为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而搞到离婚的地步,等以后澄清了,肯定很后悔。”

    ——
    如果两人真的离婚了,而日后满大夫发现丁乙真的是清白的,满大夫会后悔吗?我觉得不一定。

    我还是想试着揣测一下满大夫此时的心理,我觉得,他在一开始听到那些谣言,看到那封匿名信而表现出的愤慨,那是很正常的,但在丁乙给他作了一翻理性分析,并坦荡荡地要求他给她匿名信地址这一系列行为之后,他还是选择要离婚,而不给他们的婚姻一点机会,我觉得满大夫在内心可能并不想离婚,甚至在丁乙作出一系列抗辩之后,他也可能怀疑匿名信的真实性,但这并不能阻止他选择离婚,因为在他看来,无论他怎么看待妻子,在外人眼里,他的妻子就是跟人乱搞的,给他戴绿帽子的,这样的妻子还不跟她离了,那都丢脸啊?那还是男人吗?
    如果满大夫内心真的有这样的考量的话,那很明显婚姻、家庭、感情对他而言都没有他的面子和男人的自尊来得重要,日后,他若发现真的冤枉丁乙了,他顶多会咕噜一句:真是活见鬼了,这样的事也被我碰上了。

  39. 执子之手偕老

    满大夫不是宁愿回满家岭去开医院也不愿意和丁乙去J州的吗?如果满大夫在美国没有工作的,不是正好成全他回满家岭吗?说不定,已经可以轮上作“岭上的爷”了。
    —————-
    哈哈,有道理。

  40. 赞洋娃娃的分析

  41. 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满大夫从根本上还是满家岭人。没有儿子是最大的倒霉事。他为生儿子而奋斗到了美国。但是事业基本有成有精力去想生儿子的事时,生儿子的事倒遥遥无期了,他怎能不急。丁乙又生了病,这病又可能造成不能生育,满大夫的纠结可想而知。离了婚再婚才能有儿子,但是自己发过誓言,满家岭的男人也不能离婚,使他困在了那里,现在终于有个理由了,他终于让丁乙说出了离婚两个字,他以为可以不受良心的谴责了,所以他离婚离干净利落,这样他就可以实现他生儿子的愿望了。

  42. 丁乙的婚姻生活一路逆风,现在这婚姻终于要结束了,离婚要离得顺利才好,不要又生出什么“变故”,搞得离婚都是“逆风”了。

  43. 删了几个“心酸”贴,这就是我说过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同情贴,廉价的同情,低水平的同情。

    这种贴一点用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既然满大夫坚决要离婚,你说“心酸”起什么作用呢?难道能改变满大夫的主意?当然你是在秀你的同情,但实际上是一种可怜,而丁乙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可怜。

    离婚者最大的痛苦,就是人人都觉得她很可怜,离婚是她的失败,值得大家同情。如果大家都赞成她离婚,支持她离婚,庆贺她离婚,她就不会感到那么痛苦了。

    当然你要说,我心里就是这么感觉的,所以就这么说了。那你需要改变你心里的感觉。为什么要对离婚感到心酸?不还是因为你对婚姻的观念有问题吗?在你看来,无论多么破的婚姻,都是保持越久越好,一旦到了离婚的地步,就是一件心酸的事。

    你有这样的思想,不仅对你自己不利,拿出来说也对别人不利。丁乙的姐姐就不会在这种时候说“心酸”之类的话。

  44. 小满在离婚条件上不做任何要求,只要丁乙赶快卖掉房子,表明他有可能决定离开美国了,别的东西都可以抛下,说走就走,但这房子是个羁绊,他得尽快卖掉。

    如果他打定主意回国,那么最好离婚,因为丁乙早就说过,为了女儿不会回国。

  45. 这个故事很生动形象的刻划出男女在同一问题上的不同思维方式。也许小满一直以来都在为工作的事烦心,而丁乙大多从感情的方向去理解。

    再次温习那个笑话:男人回家后,情绪低落,妻子穿了漂亮睡衣,他也无动于衷,于是妻子想了一整夜,还写了长篇日记,分析丈夫对自己情变的可能,回顾整个恋爱史,想找出究竟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但男人那天的日记只一句话:他妈的,XX队居然踢输了这场球!

  46. 丁乙到新的地方、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可爱的女儿在身边、离姐姐又近,这是好的开端,祝她新的生活一切顺利!
    倒是生活能力弱小满,离开丁乙的照顾恐怕不会太好过。如果小满和小温真没出过轨、小温又没有HPV,那么小温还敢嫁给小满吗?说不定小满真回岭上办医院去了。由此替丁乙担了个心,如果小满真的回国了,那他工资的20%就没有多少了。在美国有没有抚养费一次付清的方式?假如房子真能不倒贴卖掉,是不是能拿回首付和这几年分期付的款,不知有多少,可否考虑做为抚养费一次付清?虽然我的想法不太仁义,可我希望丁乙和女儿生活的好。

  47. 我是一片云

    丁乙与满文方离婚了!我为丁乙感到庆幸的是在美国。没有年龄歧视、没有性别歧视。丁乙得到J州的工作,将会开始新的生活。虽然,失去的婚姻并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但那毕竟不是丁乙个人意愿所不能左右的事情,除了接受离婚并无他法,过好自己的生活让那些黑心的人看不到笑神。
    满文方,早存离意,只是碍于天打五雷劈的誓言才不敢主动提出离婚。我以为主要有以下原因:
    1)丁乙患病有可能此生儿子无望;
    2)丁乙出轨的谣言严重伤害了他男人尊严;
    3)有一个幕后高手怂恿满——离了丁乙,可以生儿子、保住男人的面。
    这个幕后的高人有可能是爱慕或者暗恋满文方的女人,小温?韩国女人?
    我还是倾向于不是韩国女人。
    还有那些嫉妒丁乙成功获得J州工作的同学,有没有在背后推波逐澜?

  48. 回复“我是一片云”:

    你说:“失去的婚姻并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但那毕竟不是丁乙个人意愿所不能左右的事情,除了接受离婚并无他法”

    ——这句话说得太拗口了,让人难以琢磨出你的本意。

    1、究竟是丁乙的婚姻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还是离婚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2、离婚到底是丁乙能左右的,还是她不能左右的?

  49. 满木头的面子重于一切,也许都重过他要儿子的愿望。我想这才是他坚决要离婚的原因。他现在什么都不争,可能还没得到 背后高人的指点。

  50. 感觉小满同样如释重负。他不见得喜欢美国的生活。现在他可以追求他的梦想到满家岭当医生去了。

  51. 这个离婚过程还是比较文明的,只是想解散一个婚姻,而不是要把对方搞垮,值得大家学习。

    如果满大夫有朝一日没工资了,我觉得丁乙不会怪他不付孩子的抚养费,更不会强迫他现在就一次性付清。

    我曾说过,到了离婚的地步,就不要老陷在感情里出不来,而应该从经济上考虑,但那也只是考虑而已,是防止自己陷在感情里不能自拔的方式,并不是要榨出对方的每一个银毫子。

    既然满大夫对丁乙定下的抚养费份额完全不反对不争执,那说明他并没做金钱方面的算计,丁乙干嘛要算计他,让他一次性把抚养费付清呢?

  52. 关于生儿子,我觉得满大夫已经跨过了那个坎,如果能追加一个儿子,那当然更好,丁乙自己也希望这样。但如果实在不能生,他也已经表过态,只怪命中就没儿子。

    满大夫是个很受他人和环境影响的人,当身边有人竭力撺掇生儿子的时候,他是一门心思想生儿子的。但后来发现女儿也挺受欢迎的,他也就不那么计较了。

    现在到了海外,生儿子的压力小了,他实际上已经不那么在乎生不生儿子。如果在乎,他倒不应该想到离婚,因为丁乙并非不能生,他与其找个新老婆来生儿子,还不如就跟自己的老婆生,那不是要少很多麻烦吗?

  53. 突然想起42,43 集里面提过一个所谓“满家岭”里出来的卖按摩椅的女人,这个人还有没有可能在后面出现?她会不会对这个故事有影响?

  54. 回满家岭当医生,我估计也只会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并不是满大夫终生的奋斗目标。

    他以前在找不到城里女友的时候,口口声声说要回满家岭当医生。但他仍然在城里找女友,一旦娶到了城里媳妇,他就乐呵呵地呆城市里了。

    出国之后,他更是没了回满家岭的打算,有几次提到回满家岭,都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当不了PI
    ,就回国去,反正他是不当博士后的。

    如果满大夫最终回了满家岭,那肯定是因为他在美国当不了PI了。

    我还是不希望看到他落得那样的下场。

  55. 刚想起一件事,丁乙的HPV会不会满家岭那个混浴的温泉传染的?虽然两人要离婚了说这些也晚了。马上要出差来不及查与温泉有关的事了,匆忙写在这里。

  56. 文章一直追着看到这里,也很想写几句:希望从现在开始,从离婚后,丁乙在感情上不会再逆风了。
    虽然丁乙自己说“想想真没意思,十几年了,从来没像别人夫妻那样甜蜜过”,但那是在吵架后,要离婚的心境下说的话。十几年中,丁乙也有过几段幸福的日子,比如谈恋爱时,比如女儿出生满大夫还没有出国时。
    但是他们两人感情上的不协调是一直存在的,满木头很少给丁乙带来情感的满足,很多时候丁乙是通过对丈夫举止行为的自说自话的分析来实现感情上的自给自足。丁乙对待夫妻之间的矛盾忍让、理性,能事事从对方的角度出发来思考,试图理解,事后从不借题发挥吵闹,很多时候还能妥协,放弃自己的立场。试问几个女子能做到这样,做到这样的一半都不能。
    满大夫感情上直通通,生活上木乎乎,生活中判断事情的对错不靠自己靠别人,这个别人一般是他信赖、敬仰的人,比如岭上的爷,比如丁乙。在两人婚姻生活的初期,还在国内时,满大夫有很多话是听丁乙的,而且是非常佩服丁乙生活上的才能,满心欢喜地听从。但是现在,在判断丁乙的病从哪里来,丁乙是否与别人有染时,他听信了别人的话,不信丁乙的了。其实从文章的前面几章也可以感觉出,满大夫拒绝与丁乙交流好久了。唯一的原因,是他不再信赖丁乙了。

  57. 我是一片云

    回复艾米:
    对不起,我的确没有表述清楚。我说的意思是
    1)丁乙离婚本身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因为丁乙对满文方还有感情,内心并不想离婚,还在为满文方绝决地离婚态度难过。再说满文方也还不是一无是处。
    2)离婚不是丁乙能左右的(在“左右”前面多打了“不”字,完全改变意思了“否定+否定=肯定”,)。丁乙内心不想离婚,但满文方绝决地要离婚。

  58. 回复: CC // 七月 28, 2010 在 1:10 上午

    “忍不住要说如果爱和新浪艾园的SUMMER的猜测,你们希望发生点什么让丁乙的婚离不掉。

    难道这样丁乙就可以幸福了吗?但是你们的联想根本不是从故事的情节和人物的个性去推敲的。”

    我没有希望他们婚离不掉, 而是在猜想故事的走向. 这集结尾写到他们在卖房子, 大冬天的, 房屋市场又不好, 房子应该不会很快卖掉. 房子卖不掉, 婚就不会马上离, 我猜这其间又会有故事.

    这样丁乙就可以幸福了吗? 幸福不幸福是丁乙的主观感受,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也许有些读者认为离婚对丁乙更好, 可那是旁观者的判断, 要丁乙认同才行.

    我同意小满和Allan,老康不是一类人, 可这不代表他们不会作出一两件类似的事. 小满虽然有很多缺点, 但那也是很多人都有的毛病, 他这个人还是不坏的. 故事没写到最后, 我们还是拭目以待为好.

  59. “如果有“变故”,婚没离,这个对丁乙就好了吗?我看不出丁乙带着丁丁去J州的新生活有什么不好?”

    没人说丁乙带着丁丁去J州的新生活有什么不好, 而且离不离婚丁乙都可以带着丁丁去J州开始新生活.

    我写原贴其实是基于我的两个判断. 一是小满工作上要出问题, 而且很可能是大问题. 二是丁乙虽然婚姻生活一路逆风, 可她还是爱自己的丈夫愿意维护这个家的. 这一点在这集故事里已经表露无疑. 我们站在她的角度想, 如果他们离婚之后小满真的倒霉了,丁乙终于知道他当初面临的困境, 她会怎么想? 我想以丁乙的善良和她对小满的感情她很可能会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多关心他,没有早知道他工作上的烦恼,甚至后悔离婚.

    现在丁满的正面冲突刚刚开始,满离婚的全部原因和坚决程度还不是完全明朗. 所以我觉得如果满的工作上的事情爆光对丁乙应该是好事情. 或离或合, 都可以无憾了.

  60. 难道关于丁乙HPV的来源就真的说不清楚了吗?如果满大夫真的除了丁乙和前女友外没有和其他人发生关系, 那病毒只能来自于前女友。有没有可能满大夫离婚后回国去医院工作,有机会看到前女友的真实病例,最终洗刷了丁乙的冤屈?

  61. 回复“珍珠奶茶”:

    前面已经转帖过文章,说HPV也可以通过接触污染物传染,你怎么还在这里死咬病毒只能来自前女友呢?

    发言之前可不可以先把前面的帖子都看一下?

  62. 看大家的分析也是一大乐趣

  63. 回复“我是一片云”:

    “丁乙自己不想离婚”和“丁乙的离婚不值得庆幸”是两码事。

    当你说“不值得庆幸”的时候,代表的是你的观点,而不是丁乙的观点。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你表达这种观点就很不适当,跟那些“心酸”帖子是一个效果。

    到了满大夫坚持要离婚的时候,我们读者就应该帮助丁乙看到离婚的好处,让她庆幸能够离婚。

    这一点,我在你发言之前已经表达过了,大概你没仔细看跟帖,所以还在强调不值得庆幸。

    有什么不值得庆幸的?

  64. “做最坏的打算,向最好的方向努力。”这是艾黄一向的观点,我很欣赏。

    最近,艾米一直在和大家讨论有关“离婚”的话题,我想艾米并不是在鼓励离婚,如果结婚是为了离婚,那又何必结婚呢,而是在引导,如果离婚发生了,应该如何智慧地看待,从而减少不必要的痛苦和伤害。

    目前,丁乙和满大夫之间有一个无法解除的误会,这个误会使他们的婚姻面临着崩溃。不难看出如果没有这个误会,他们的婚姻应该是比较稳定的,丁乙心里还是比较喜爱满大夫的,虽然生活中缺少了她向往的浪漫和甜蜜。丁乙,包括姐姐劝说妹妹,都是本着“向好的方向努力”在尽力挽回,但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面对离婚。

    《一路逆风》是艾米基于真实的故事写的,定性为小说,不是新闻报道,所以不乏艺术性、戏剧性。譬如《竹马青梅》,艾米的妙笔一挥,使得故事峰回路转,最后才知道卫国一直没有再婚,满足了众多读者的心愿。:)我也借用艾黄的观点,对故事的发展和结局,做最坏的准备,向好的方向希望。:)

  65. 回复“学习”:

    你这不是“做最坏的思想准备,向最好的方向努力”,你这是“做最好的思想准备,等艾米编个结局”。

    如果你所谓“定性为小说,不是新闻报道”的意思是这个故事不完全是真实的,会像《竹马青梅》一样被我编个读者喜欢的结局来,那就表明你在捏造事实损坏我的名誉,也就是诽谤。

    我没将《一路逆风》定性为小说,我也没有为《竹马青梅》编造一个结局,你无中生有胡说一气,还自以为高明,实该封掉。

  66. 今日所封IP:“学习”(110.174.126.240):

    你拐弯抹角地指控我编造了《竹马青梅》的结局,并无中生有地说我将《一路逆风》定性为小说,因此也会编造一个读者喜欢的结局,这已经接近诽谤。拜托别自作聪明,也别辩白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我只看你的文字是如何表达的。如果你的文字不能表达你心里所想,那就下去好好学习。

  67. 想看各位的评论

  68. 再读《一路逆风》(64),真的觉得丁姐姐是个很有智慧的人。让人想起艾米的闺蜜妈妈。

    本来好几次都想反驳一下这句话了zt“也许小满一直以来都在为工作的事烦心,而丁乙大多从感情的方向去理解。”,但是发言的这位仁兄取了个好网名,忍了好几次了。

    小满工作烦不烦心,都不是借口。

    他一直不关心妻子和女儿,“无心”倒也罢了。在事发到决定离婚的过程中,他说了多少“歹毒”的话,(64)里随便找一下就有“我不删干什么?留那里脏我的眼睛?”。

    “不关心”和“语言歹毒”都是冷暴力的一种。

    他的工作上烦不烦,顺不顺利,又不是丁乙造成的。难道丁乙关心他的工作,他的工作就会变得顺利了?同时,他有给丁乙关心他的工作的机会吗?

    难道,他渴望和老婆分享他工作上的烦恼时,老婆没空,忙着在网上跟读艾米的小说冷落了他,所以,满大夫工作上遇到挫折,是丁乙的责任吗?

    到目前为止,我看不到有什么线索可以说明,满大夫因为工作遇到困难,所以造成他决定离婚。

    即使是除了谣言信和HPV,还有其他丁乙不知道的原因促成离婚的。别忘了,虽然,离婚是丁乙先提的,但是由始至终,丁乙都是“被离婚”的。

    回复艾友友:
    我倒挺希望“满大夫最终回了满家岭”。

    如果他最终落魄,但是终于能体会丁乙的好,是好事情。

    如果,他回到满家岭,发现他最适合那里,那不就正好恭喜他了?

  69. 回复“CC”:

    我只是分析原因,而不是追究责任。我没说满大夫的做法有道理,更没说满大夫工作上的困难是丁乙造成的。

    我说的是满大夫可能正在经历工作瓶颈,他的种种表现并不一定是因为他比以前更不爱丁乙,因此丁乙不用为此(从感情角度)烦恼。

    而你不是在开解丁乙,而是在断案,认为哪怕满大夫在经历工作瓶颈,他仍然应该关心丁乙,不应该如此对待丁乙。你的看法很有道理,但你应该对满大夫说这话,而不是对丁乙说这话。

  70. 丁乙姐姐的智慧,就在于她总是从自己和妹妹这方面出发,看从这方面有些什么能做的,可以减轻妹妹的烦恼,而不是站在法官的立场,判定谁是谁非。

    丁乙的婚姻和爱情,要判定谁是谁非很容易,肯定是满大夫不对。但他就是这个样子,改造他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作为丁乙,该如何对付这个家伙呢?难道我们大家都来谴责满大夫一顿,丁乙的心情就好过了?生活就改变了?

  71. 如果我们回头看看丁乙姐姐的那些劝解,可以看到她从来不责备满大夫,而是把满大夫往好的方面分析。事实上满大夫也就是丁乙姐姐分析的那样,并不是个很坏的人,只是不解风情不浪漫而已,他对丁乙的爱,当然比不上老黄等人,但那也是他的全部能力了。

    正是在丁乙姐姐这样的开解下,丁乙才没有全盘否定自己的爱情和婚姻。我们很多人的配偶都是满大夫这么个层次,如果都激愤的谴责,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一生不值。

  72. 回复“十年忽悠”

    我们看问题是从阶段性和角度有不同的看法。

    如果,丁乙的婚姻是要继续的,那么你说的都对。要当和事佬。

    如果,都到了离婚这个地步了。就应该让丁乙看清楚。这样的男人不值得留念。而不是要丁乙理解他因为工作不顺的原因,才造成他这样那样对丁乙的。

    有一点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没有认为“哪怕满大夫在经历工作瓶颈,他仍然应该关心丁乙,不应该如此对待丁乙。”

    我说的是“即使不是工作上有麻烦的时候,他也没有关心丁乙母女。”他不过是个很冷漠的人。

    这是有区别的。

    即使因为什么原因,峰回路转,婚没有离成,认清满大夫是个怎样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好。接受这样的人生,不代表不需要认清楚身边人是一个怎样的人。

  73. 谢谢艾米将我砸醒。下定决心以后除了占座贴外,专心潜水,先在艾园旁听学习一段时间。

  74. 回复“CC”:

    1、丁乙并没留恋满大夫,她也并没误认为丈夫是个很关心她的人,她知道丈夫不关心她,所以她认为自己一生不值。你的分析只能让她更加觉得自己一生不值。如果这就是你的目的,那么你的手段和目的之间很统一。

    2、但事实上满大夫是像丁乙姐姐说的那样,使出了看家本领爱丁乙的,只不过他本领有限而已。你否定这一点,有什么好处呢?

  75. 很多人都有一种误解,以为人家对你讲述丈夫的种种不好,就是希望你也跟着说她丈夫的坏话,把她丈夫批得体无完肤。

    事实上刚好相反,很多人对你讲述丈夫的不好,只是发泄一下而已。如果你能告诉她,她丈夫做的是不大好,但并不一定是因为不爱她,那才是她希望听到的。

  76. 想看评论,发个言。

  77. 满大夫不是坏人,心地还是蛮善良的,对朋友同事老乡都很好,就是做丈夫实在不合格。他不是象周宁、李兵那样自私自利,也不是不爱丁乙,我也相信他没有出轨,但明明爱,又不知道怎么爱,不是品德的问题,是能力的问题,其实也是怪可怜的。这次连丁乙都不能再容忍他了,以后他的日子估计也会很难过。丁乙如果离了婚,倒不见得会比现在过得差。

  78. 回复:CC

    我是希望婚没有离成的,原因就象如果爱在回复当中说的:
    “丁乙虽然婚姻生活一路逆风, 可她还是爱自己的丈夫愿意维护这个家的. 这一点在这集故事里已经表露无疑. 我们站在她的角度想, 如果他们离婚之后小满真的倒霉了,丁乙终于知道他当初面临的困境, 她会怎么想? 我想以丁乙的善良和她对小满的感情她很可能会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多关心他,没有早知道他工作上的烦恼,甚至后悔离婚.”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