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上法庭

送交者: lanmao

7月9号,从夏洛特回来的时候,在64上经过Asheboro,64上一般限速55mile,我就开的55。过town的时候限速降为45,然后35,当时晚上11点多了,路上没车,又在说话,所以就没注意减速的标志。然后后面警灯就亮起来了。十分钟后,拿着ticket走人。54mph over 35 limit。上庭的日子,就是今天。

一大早去了court,早上8点开门,没到8点就排起队来。安检进去,几乎门口排队的原班人马都排到了Traffic court前。于是感慨啊——原来都是被条子坑了的啊。

有人说过Raleigh的交通法庭里面吵吵闹闹得像个菜市场,这个Asheboro的法庭却鸦雀无声,压抑的很啊。等了一会,警察让大家起立,然后法官出来了。DA开始叫人,一次叫五六个,到了某人小声说几句话,一般都是你原来超速18mile,给你改成9行不行之类的。绝大多数人都点头了。然后让被告站在右边,DA站在左边,跟电影里一样的。DA扬声说,根据法律第几条第几款第几行第几个字,Charge布拉布拉with布拉布拉的。然后法官问,How do you plea?达成协议的人就说Guilty。然后法官就说,你知道自己的rights不?是不是要坚持(assert)这个plea啊?一般都点点头说是,然后法官就指着墙角说那儿交钱去。

顺便科普一下,这个plea就是对控方指控答辩的意思。常见的有guilty,not guilty两种。南北卡交通法庭和misdemeanor法庭经常有plea for PJC (prayer for juststice continued),就是说看在上帝的份上原谅我吧。还有plea no contest,就是说控方你说啥都行,我不承认有罪,也不说没罪,你看着办吧。还有plea the fifth,就是引用宪法第五修正案,传说中的你有权保持沉默。还有Alpha plea,就是说控方你证据太强了,我驳不倒你,不得不服刑,但我反正没承认干过这件事。

在悄无声息的法庭等了一小时,到我了。DA一看我的罚单,愣了。警察居然只写了在限速35mile的路上超速了,没有写超速多少。DA没有跟我谈deal,直接拉到法官跟前,扬声说根据某条某款起诉某人exceed speed limit。法官问我,我扬声说Not Guilty。DA又愣了,直接把我拉到一边了。

DA解释说,没有数字的超速指控已经是最低级别的了,他不能给我reduce charge了。我问他,你给别人都reduce啦,那就给我dismiss吧?他想了想,不舍得。我说你要提供证据证明我超速啊,你连我超到多少都不知道,还怎么指控?他说你想今天解决问题不?我说想啊。他说那你认罪嘛。我说那你reduce嘛。然后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

后来DA去问边上的人,那人跟我说,去找你的保险公司要一个clean record的记录过来,然后下次再来吧。于是我约了新的上庭日期,没交钱就出来了。

决定打电话给保险公司要记录,然后两个月以后再去,继续观察法庭系统的运作情况。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Carolinas/31223769.html

2 responses to “我在美国上法庭

  1. 原来是交通法庭,不是刑事法庭:)

  2. 我上过一次法庭,是男朋友送餐时找不到停车地方,停在了残疾人车位,一出来被抓个正着。
    我们plea guilty with explanation.法官说:Nobody likes cold Chinese food.
    Case dismissed.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