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白谈影片《山楂树》;是部哭片,我也看哭了(多图)

现在网消息 《山楂树之恋》在京点映 本报专访影片编剧顾小白

由张艺谋执导,周冬雨、窦骁主演的《山楂树之恋》将于本月16日公映,片方前日在京举行看片会。看片结束,女的似乎都哭了,如闫妮;男的似乎都发微 博了,如刘春。既称两位主角很给力,也称很久没有这样单纯的电影了。昨日,此片编剧兼知名影评人顾小白接受本报专访,他认为这是张艺谋颠覆自我的作品,我 省远安风光在片中显得幽然而恬静,有天人合一之感。本报记者 邹啸宇

它不像《我的父亲母亲》

长江商报:影片点映后,反响不错,您是否能对影片做简单评价?

顾小白:写剧本,包括看原著时,都没那么感动,这次看了成片,最后我确实哭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还是挺感人至深的,看完后有种内心波涛起伏的感觉。

长江商报:此前大家一直担心周冬雨和窦骁的表演,现在的说法是很给力,特别是周冬雨。

顾小白:对,张导出片前就说过,这部戏,两个演员选对了,就能立得住了。因为《山楂树》相比其他小说没那么多跌宕起伏,也没有刻意煽情、曲折离奇的 东西,更多的是平淡,但在平淡纯真之下,是暗流汹涌的感觉。如果选出来的两位演员不能把纯粹的、那种六七十年代的感觉演绎出来,整部电影会沦为很苍白 的……一张纸。可以说,张艺谋一直是选演员、掌控和调配演员的大师,这次他找的两位演员非常准确,我相信你看了后也会这么觉得。

长江商报:似乎大家对周冬雨的好评更多?

顾小白:其实她和老三都挺好的,但之前,更多人把目光聚集到老三身上,毕竟老三是很完美的、很理想化的角色。更多争议都聚焦在周冬雨身上,但我相信 大家看过后,都会被她打动,她的自然而然,动情、甚至纠结……都特别生动。最后那场她去老三床前告别的戏,我身边大概一半的人都哭了。

长江商报:但感觉他们的气质还是比较城市化,可能会让人出戏。

顾小白:我觉得不存在这些问题。在影片里,老三是高干子弟,是很优越的小孩,静秋也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是城里人。他们不像当年章子怡在《我的父亲母亲》里的角色,大家不要因为年代背景,就把那时的人都想象得很土,其实他们读过的书比现在很多人都多得多。

长江商报:除了两位新演员,也有众多老戏骨加盟,老新相比,我们担心会有《大地震》中张静初和徐帆那种感觉。

顾小白:这部电影不是传统的有很多配角,配角和主角又充满各种矛盾冲突、煽情的戏码,它是个非常精炼的故事,故事全都集中在这对男女身上。老戏骨只 起点缀作用,可以说,真是绿叶配红花,烘托这两位新演员,所以不存在对戏时表现受到压制的情况。当然,老戏骨们虽然戏少,但如果换了其他人,效果也会大打 折扣。因为他们对那个时代把握得特别准确,台词功力非常到位。

长江商报:作为湖北的观众,我们也想知道,远安的景致在片中表现如何?

顾小白:这部影片不像《我的父亲母亲》,每个镜头、每帧风景都像明信片,这次你看到的是截然不同的张艺谋,他放弃以前最擅长的光影效果和色彩,整个 影片的画面非常收敛压制。小说里,山楂树从没开过花;影片里,也基本上没有红红绿绿的鲜艳色彩,除了最后静秋去找老三,穿了件红色棉衣。看完这部影片,你 不会觉得风景有多么迷人,但它自然恬静,像写意山水画,说得大一点,挺有天人合一的意思,和这戏的质感非常贴,幽静,却疏离。

他不会对市场妥协

长江商报:我们也注意到,影片公映在即,但和《三枪》相比,《山楂树》的宣传没那么凶。

顾小白:不同的电影有不同的营销吧,这部影片单纯从营销看,一是张艺谋导演,一是纯爱电影。其实它真的不是商业片,相反它挺极端的,非常文艺。我觉得铺天盖地的宣传炒作,反而不太对味。

长江商报:虽然九月上片不多,但大片多。《山楂树》和《盗梦空间》、《精武风云》必然拥有不同受众,难免造成分流。

顾小白:其实现在中国人早已养成看电影的习惯,特别是大城市,大家都有强烈的娱乐要求,只要不是一个片子强行排满,而是自然而然按照观众需求分厅, 各种类的影片空间都非常大。以前为追求市场效果,华语片没有很好的类型化,大家都追求视觉冲击、口号上的噱头,只为吸引人走进电影院。但现在中国电影已到 了类型细分的时候,《山楂树》你可以把它定义为青春片,纯爱片,更广泛来说,它也是部哭片,这在好莱坞,是非常大的一块。

长江商报:但市场未形成对文艺片的保护,极端的文艺片会否仍小有吃亏?

顾小白:我觉得这不是问题,各类型影片时长都是有需求的。《唐山大地震》可以卖到六亿,就说明市场消费能力非常大。你总不会因为有海鲜,有大餐,就彻底不吃粥了嘛。

长江商报:也就是说,当一部文艺片是张艺谋作品时,它也许就具有了市场竞争力?

顾小白:文艺片,通常剧情都跌宕起伏,配角会和主角产生激烈的情绪冲突,甚至有些文艺电影会在最后来个大逆转,这是它的类型需要。但《山楂树》完全 没有。它非常平静,张艺谋导演开拍前就说过,不想把影片拍成《我的父亲母亲》那种唯美的感觉,它应是压制内敛的,所以整部影片都是以种非常隐忍的视角推 进,你想看到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东西,在这部影片里都没有。我相信,这放在全世界文艺片的范围里,都很少见。

长江商报:我们一直在拿这部影片跟《我的父亲母亲》相比,如果拔高些,跟《活着》相比呢?是否张导还是对市场有所妥协的?

顾小白:我觉得没什么妥协,《活着》是“文革”的另种沉痛和反省,它更宏大、更贯穿,《山楂树》是看上去没什么批斗啊之类血淋淋的东西,却举重若轻 完成了反思和批判,会让你看的时候觉得风轻云淡,很素,看完后却又很纠结,会对那个年代产生特别强烈的认识。它和《活着》是不同的拍法,但都是没有妥协的 电影。我相信张艺谋导演在拍“文革”题材时,是不会有任何妥协的。

长江商报:那么,它会像《活着》一样,成为张导代表作?

顾小白:我觉得……会是他的作品里非常独特的一部,算是张艺谋非常另类的作品之一吧。

他不是刻意为之

长江商报:这部影片从开机到完成只用了三个月,是不是现在所有电影制作的周期都缩短了?

顾小白:对这样一部不需要什么特效的清新文艺片来说,三个月已经不算短。即便是在好莱坞,也算是很长时间了。要知道,现在很多所谓动作大片,拍完也不过三个月。

长江商报:《三枪》之后拍《山楂树》,《山楂树》之后拍《十三钗》,很多人认为,张导有意识地在控制节奏。

顾小白:我个人觉得他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他看完小说后,被“文革”年代小儿小女的爱情故事感动了吧。这题材本身特别打动他。如果不拍,他应该会有遗憾吧(笑)。

长江商报:虽然两张合作成功,但此前有媒体说,张导拍《三枪》,是帮助张伟平迅速回笼资金,这是人们对两张的狭隘猜想吗?

顾小白:坦白说,我觉得一个公司的一个导演,拍一个很市场化的商业类型片,为公司取得最大利益,无可厚非。其他任何一家公司都在这么干,这很正常。

长江商报:不仅如此,《山楂树》从贺岁档提速到中秋档,有人也猜测是要避冯小刚《非诚勿扰2》和姜文《让子弹飞》。您是否认为,这几年,其实外界会对张导持有偏见,导致有些说法会有失公允?

顾小白:这已经成为这个年代的特点。不管媒体,还是议论,还是其他电影的宣传炒作,大家都是按照宣传模式来的,所以所谓的争议、说法,都属正常。我 倒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下,拍一个和年代截然相反的电影,反而是有市场的。因为它能让你看到很多你看不到的却又非常期待的珍贵的东西。

长江商报:我们也不得不抱怨说,张导近年说话越来越少了。

顾小白: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其实很不喜欢抛头露面,除非迫不得已。

长江商报:虽然冯小刚此前说,中国电影无大师。但市场如此繁荣,若有大师,岂不两全?

顾小白:我记得张伟平之前说过,所谓大师,不仅在国内有名气,在国际也得有知名度,而且必须要有很多好作品流传下来。如果以这标准衡量,在华语电影导演里,张艺谋绝对达到了。不过,所谓大师,应该排名不分先后的吧。

http://news.cnxianzai.com/2010/09/288135.html

18 responses to “顾小白谈影片《山楂树》;是部哭片,我也看哭了(多图)

  1. 顾小白,一个誓将白痴进行到底的家伙。
    “看原著时,都没那么感动”,一个连原著都没看懂、看明白的人,却不知天高地厚地来改编原著,然后大言不惭说“这次看了成片,最后我确实哭了”。说真的,要不是顾小白说他是《山楂树之恋》的编剧,谁认识你?我们是冲着山楂树、冲着老三、冲着静秋去的;顾小白,别以为担着《山楂树之恋》的编剧之名,就当自己是棵葱。
    “这次他找的两位演员非常准确”,一个白痴编剧+两个无知演员,这部戏离“成功”不远了。

  2. “顾小白:写剧本,包括看原著时,都没那么感动,这次看了成片,最后我确实哭了。”
    – 这说明顾白痴第一根本没有看懂原著, 第二根本没有专心地写剧本。如果自己写的剧本,连自己都不感动,那绝对是垃圾。白痴一枚。
    其他的废话,简直看不下去。。。。

  3. 感觉后面讲得还挺靠谱的。

  4. “靠谱”? 顾白痴的话,含含糊糊,是非不分,豪无主见,并且逻辑混乱可笑。

  5. 回复“思远”:

    这里说不靠谱的人,都进行了分析。唯独你这个说“靠谱”的,没有分析,只有结论。也许你应该先定义一下“谱”,然后说说为什么“后面”靠谱。

  6. 顾小白:写剧本,包括看原著时,都没那么感动,这次看了成片,最后我确实哭了。——相片上的顾小白身小头大、比例失衡,说出的话也够大头,表现白痴很给力:)

  7. 太白了!

  8. 我明白为什么顾小白能够搀和到几部名著《红楼梦》《山楂树之恋》等的改编里去了:
    因为他具备了目前中国社会的“名人”、“专家”特征:浮躁、浅薄、有学位无文
    化、要钱不要良知。一部自己都没被感动的作品,却昧着良心去顶硬上,不是为钱为利是为什么?

  9. “如果选出来的两位演员不能把纯粹的、那种六七十年代的感觉演绎出来,整部电影会沦为很苍白 的……一张纸。”
    -----即便有六七十年代的感覺,這部電影就不會淪為“很蒼白的一張紙”嗎? 這個白癡硬生生地把“真心情意”扭成“虛情假意”還敢大放闕詞,真是“滿紙荒唐言”。

  10. 哭了 就是好戏 ? 就比原著还好 亦或是对主人公的爱情 挖掘得更深刻 我看不懂白的话 也不知道这部电影表达了一种怎样的”清淳”的爱情 ?

  11. 听这个白痴的讲话就想抽他,把一部好好的《山楂树之恋》改得幼稚可笑至极,居然还说看原著都没那么感动。

  12. 这部影片拍给那些没读过小说的,头脑简单的人看可以。

  13. 这个顾小白,赞张导的水平是超一流的!
    第一,这部作品没能感动他,他改编的作品也没能感动自己,一个人写的东西,连自己都无法感动,根本不能算好作品,这样的东西又如何能感动他人?
    第二,年代只是背景,感动人的,是小说里男女主人公彼此之间那种初恋的情怀,彼此相爱的挚情。很多的细节,作者描述得非常传神,相信恋爱过的男女都能明白。既使换一个年代,这样的故事仍可以感动人。
    第三,静秋是一个地主成分家里的孩子,家里不仅是穷,而且地位很低,她从小就要负担家里的经济,还要承受家庭背景所带来的别人的白眼,欺负,她的那种少年老成,不是单纯就能代替的。
    第四,有个小疑问,老三跳到河里,去把钱给静秋,我觉得他应该是很焦急,很难过的,为什么剧照是他在笑?很多和原著不同的细节,我觉得都不如原著精彩。

  14. 顾小白想说什么?原著一无是处,但经他改编后就变得感人了?

    《山楂树之恋》出版已经三年了,三年中感动了无数人,他顾小白跑出来抢什么功?

    顾小白够阴损,不仅诋毁原著,也阴阳怪气名褒实贬打击张艺谋。

  15. 隐形的翅膀

    “顾小白:我个人觉得他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他看完小说后,被“文革”年代小儿小女的爱情故事感动了吧。这题材本身特别打动他。如果不拍,他应该会有遗憾吧(笑)。” 这个人真自以为是, 好讨厌!

  16. 顾小白对中国电影的类型分类是以“哭片”、“笑片”来整的。我也帮他这个所谓的
    编剧分分类,把他归入“愚蠢类”。

  17. 第一次看到顾小白的真人照,长的挺渗人的。

  18. 嗯,跟没发育好的一样。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