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首次回应原著作者艾米的批评

张艺谋新片《山楂树之恋》(以下简称《山楂树》)尚未上映,片中的男女演员已经未映先火。尤其是女主角周冬雨,引发了媒体及其社会的广泛关注,从最早的偷拍照片到后来发布的剧照、电影试片,整个过程中,大家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就是:“静秋漂亮吗?清纯吗?”对于一个还没有任何作品面世的新人而言,这样的影响力让人惊叹。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前面有一个称号,叫做“谋女郎”。

  张艺谋是如何选中了这位新任“谋女郎”?他自己如何评价周冬雨?南方都市报日前独家专访了张艺谋,听他首次解答。

  媒体试片之后,关于电影的一些可能引发的质疑也传到了张艺谋的耳中。他如何回应这些疑问呢?他会不会像冯小刚一样“烦透了娱乐圈”?

  从畅销小说到电影,对于张艺谋的改编,“山楂迷”们是否满意?有待9月16日电影上映后才有定论。

  又一个“谋女郎”的诞生

  “如果有人说她不会演戏,我第一个不同意”

  多年来,张艺谋的电影或许毁誉参半,但经他手挑选出来的女演员却多数都让人印象深刻,以“谋女郎”出道的巩俐、章子怡已经成了国际影坛的巨星,董洁在国内影视界也拥有众多影迷……足见老谋子挑选女演员的“慧眼”。

  南方都市报:周冬雨是从多少个人中选出来的?是唯一选择吗?

  张艺谋:这次的女演员是挺难选的。是副导演们跑了16个城市,从八千多个候选人里遴选出来的。最后都快来不及了,所有一切都准备好了,最后就差女演员。其实在选她的同时也有其他的备选。但她是最合适的,脸,眼神,都特别纯。

  南都:您对清纯的定义是什么?书里好像没有特别强调静秋的清纯,为什么您这次找的女主角一定要以清纯为第一标准?

  张艺谋:清不清纯看眼神就知道了。我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现在回头看,那时的人脸上总是有很多纯真、很多干净、很多单纯。但现代人很少有这种单纯了。

  南都:《山楂树》小说中的“静秋”前凸后翘,面貌清纯,所以张伟平曾经说选角时“顾脸顾不了胸”,现在这个静秋是你心目中的静秋么?还是在不满意中挑了个最满意的?

  张艺谋(大笑):小说里说静秋不仅脸清纯,身材还是个S形,这也太难了吧!从现实的角度,穿我们那时代的衣裳还能看出身材前凸后翘,这太难了。我们当时就说这是理想中,我们就知道找不到。所以根本没打算按小说里面的理想情形找。

  当时定了两个标准,要感觉生动,一个演技一个效果。那时候我们就说静秋和老三在这部电影里面一定会笑30次以上。你讲了一个恋爱的故事嘛,不像《黄金甲》里面的巩俐从头到尾都没有笑–因为讲的是一个压抑扭曲的故事,让他们笑干啥。在一个电影里,要笑30次以上,如果笑容又不可爱生动,那能怎么办。所以说当时这个状况我们就定了这两个标准。很坦率地说,电影就是脸的艺术。我们现在很多成名的演员也许在身高或身材上未必完美,演得生动不妨碍他/她成为大明星。

  南都:周冬雨为了演这部戏接受了什么训练?

  张艺谋:没有受过任何训练,找到后直接就拍了。其实这个本子是在《三枪》之前拿到的,后来拍了《三枪》,我就想着他们应该等不了我这么久,没想到他们真的等了那么久,我就说,那好,就拍吧。所以我们筹备的时间其实特别短,又必须赶快拍完,否则就影响到下一部《金陵十三钗》的进度。最后我们在60天内就拍完了。在拍的过程中会和她有些交流,告诉她应该怎么做。她领会得特别快。我有什么要求,她很快就领会到,并且做到。这点是很不容易的。她真的很有灵气。如果有人说她不会演戏,我第一个不同意,要么是恶意要么是成见。

  南都:电影里你给了静秋很多特写,是因为她表现特别好么?坊间很多关于你对演员要求严格的传闻,说你是特别看中演员爆发力的导演,董洁就曾经因为入戏比较慢被你骂哭过。这回的周冬雨呢?她完全没有表演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入戏难吗?

  张艺谋:耐拍。董洁是因为演不出来自己哭的,不是我骂她(笑)。其实这部戏里我反而对周冬雨没做什么要求,就让她自然地表演。她却往往给了我们很多惊喜。比如最后一场见老三的戏。我特意把那场戏留到最后才拍,想让她充分酝酿感情。那场戏对她来说其实特别难,老三当时重病躺在那里,这场戏十多分钟,我不可能总拍围在门口的亲戚,我只能拍静秋的脸。所以她的表现就特别重要。本来我们打算用最后两天来拍这场戏。第一天的时候,我和他们说,今天下午先试下戏吧,我和冬雨说,这场戏十多分钟,你就一口气演完,别管其他的。当时外面狂风暴雨大作,我们摄像机架那,她跑进来,看到老三,然后摸着他的手,后来开始哭,说“我是静秋我是静秋……”十多分钟,一气呵成!当时我们都呆了。她太入戏了。这样的爆发力和表现,恐怕很多老演员都做不到。那天下午拍完后,我说,杀青了!大家都愣了,都以为只是试拍,没想到一拍就通过了。

  南都:很长时间大家都不知道静秋的身份,听说剧组下了很严格的封口令。为什么要这么神秘?

  张艺谋:保密是为了保护她。不想她过早地受到干扰,接触到很多功利性的东西。这对她也不好。

  南都:在《山楂树》的选角花絮中,你说90后没有美女,美女都嫁大款和煤老板了。这话引起了很多讨论。

  张艺谋:那就是一句玩笑话,因为当时选演员选不到,特着急。我后来还怪他们怎么能把玩笑话放出去。这不是我的性格,我的性格不会出来说三道四,指点江山。做宣传的时候,有些花边新闻就“bia”地出来了,张艺谋说什么什么。我也不是说对和错,担心什么后果,只是这不是我的性格。我讲那干嘛呢,就讲演员好了。我也没办法,无可奈何,也不解释了。我平常是不喜欢走出来,只有电影宣传才走到前面,但实际上还是一个内向或者说幕后的性格。我就说中国的电影工业很特别,把前苏联的导演中心论完全地体现出来,就大家都来看导演,这不正常。

  南都:男一号窦骁呢?

  张艺谋:窦骁条件很好,1米8几的身高。而且他很努力。当时我们选他的时候所有人都说“不像!”不像那个年代的人,他很时尚。

  南都:传闻说他是你的亲戚?

  张艺谋:不是,我后来才知道,他只是我的老乡,都是陕西人。我看网上有什么什么窦家,我怎么没听过呀,窦骁说那不是他家,哈哈哈。

  南都:他俩会演《金陵十三钗》吗?

  张艺谋:要看角色吧,最后才确定。

  《山楂树之恋》可能引发的争议

  “我相信一见钟情,一见钟情本来就是不需要铺垫的”

  作为一部畅销书改编的电影作品,《山楂树之恋》从选角开始,就屡屡被拿来与原著进行比较。电影进行媒体试映后,有媒体详细地罗列了电影与小说各种处理的不同,甚至细节到“两个人的相爱太过突然”这样的问题。张艺谋在接受南都独家专访时说:“这是一个一见钟情的爱情故事,一见钟情本来就不需要任何铺垫”。至于片中老三形象的处理,他也根据自己的经验进行了重新塑造。

  南都:电影拍得比较从容。听说你之前看书时哭了,拍电影时为什么能拍得那么克制?

  张艺谋:这倒是之前就想好的。我之前没看过书,先看的剧本。看到最后一幕静秋在老三临终前说的话,我就哭了。决定要拍之后,才把书找来看,恶补了一下。这个故事特别纯,特别美好,所以从开始就决定要把它从从容容地拍出来,娓娓道来,不需要哭天抢地,不需要催人泪下,只要让你在看的时候,某一刻心里被触动,就行了。我以前的电影会比较强调视觉效果,但这部不需要,希望能弱化一些东西,让它没有太多的炫技。

  南都:大家都知道送审时很多领导都看哭了,很多人预期这又是一部催泪片,有媒体细数了多少个哭点、笑点。

  张艺谋:其实拍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算计,哭点和笑点都是很自然出来的。

  南都:也有些人觉得故事讲得太过简单,很多细节都被你拿掉了,比如静秋和老三的相爱,没有任何铺垫,发生得太突然。

  张艺谋:这本来就是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一见钟情本来就是不需要铺垫的。有些爱情可能发生在一年之间,但有些就是发生在一秒钟,就是一秒钟,对上眼了。静秋去找老三的时候,还没看到人,先听到手风琴声和歌声,在那样的农村,突然听到有人唱外国歌曲,你想想她当时的感觉?所以两人即使隔着河岸远远望一眼,也能对上眼。书里写她先是看不到他的脸,被小孩遮住了,后来才看到他的笑容……这明显是一见钟情嘛。老三对静秋,那也是对上眼了,就这么简单,两个人怎么样对上眼是没法解释原因的。有人觉得这段爱情的开始没有铺垫,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一见钟情的爱情,压根就不相信有什么一见钟情。

  南都: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张艺谋:相信。我当然相信。

  南都:书里描写的静秋和电影中的其实区别还蛮大的,书里的静秋在感情中有很多纠结,电影中的更纯粹,为何这样处理?

  张艺谋:我其实不喜欢书里静秋的那种纠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电影里的静秋更单纯一些。这其实是某种程度上根据周冬雨做的调整,她的外形特质决定了这个故事会走向这个方向。

  南都:书里的老三对于当时的环境有很超前的理解,但这点在电影里没有体现。是为什么?

  张艺谋:书里的老三发表了很多对当时局势的言论,的确很超前,他说的话都很像是我们处在现在这个时代对当时的局势发表的评论。这点,我是不认同的。他所处的湖北省宜昌市,那样一个地方的军区环境长大的孩子,不可能有如此超越那个时代和环境的意识。当时我身边根本没有见过和听过任何这样的人。那个年代之所以单纯,就是因为我们毫不怀疑,单纯地相信,百分之一百地相信。

  南都:很多影迷迷老三,但电影的重心显然在静秋身上。

  张艺谋:老三不错,在小说中被写得很完美,是一个理想和完美的化身。所有女孩是喜欢他这种无微不至的呵护,所以他是一个理想的情圣。但从戏剧上的支脉看,静秋是一个核心,所有事情交接在她这儿,其他男人对她的追求,她的家庭压力等等。

  南都:原著作者艾米在《山楂树之恋》的拍摄期间,发表了很多不同意见,尤其是在演员选择方面。你有留意这些说法吗?会不会影响到你。

  张艺谋:我知道她的说法,别人告诉我的,但不太会影响我。说白了,电影如果要拍的和原著一模一样,她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不要卖版权了,二是她自己来拍。如果没达到这两个条件,说什么也没用。我也不会受到她的影响。如果她觉得别人改编得不好,那下次就只能先满足这个两个条件(笑)。

  南都:你的作品改编的占了大多数,自己编剧很少。为什么?

  张艺谋:我喜欢改编。我的确是需要有个基础来让自己起跳,我能在那个基础上进行再创造。但如果你放张白纸让我自己创作个故事,那我就不行,我写不出来,没有这方面的能力(笑)。

  南都:有人说,因为这段爱情故事发生在“文革”时期,你又把它拍得那么美好,会不会让很多不了解那段历史的年轻人觉得“文革”特别美好?

  张艺谋:不会不会,你要记住了,大家都有常识,不会因某个故事就改变的。类似的说法我20年前见多了。当时不是老有人说我专门展示中国人的愚昧落后吗?我说你们可以看看20年以后,外国人是不是像现在这样子看我们。在一个信息化的社会,只有笨蛋才会看了一部电影就认为中国就这样了。

  “张艺谋批评史”未完?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也别太不把自己当回事”

  自《红高粱》开始,张艺谋已开始经历各类风刀霜剑,批评声不绝于耳,媒体甚至盘点过跨度将近二十年的“ 张 艺 谋 批 评史”。张艺谋这一次心态又如何《唐山大地震》宣传期间,冯小刚在接受采访时,屡次说“我烦透了娱乐圈了”。张艺谋是否也如此看待娱乐圈?

  南都:这么多年来,大家对你有赞扬有批评,你怎么看待这些说法?

  张艺谋:对我的批评比赞扬多多了。我会看,但不会太在意了。因为现在的娱乐圈太复杂了,我现在看网上对我的批评,分不清哪些是有利益集团在背后操纵的,哪些是看我不顺眼的,哪些是对我爱之深责之切的。所以我会看,但看完也就完了,我不太会受到影响。

  南都:冯小刚说烦透了娱乐圈,你呢?

  张艺谋: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吧。你说我是娱乐圈的人吗?我这个职业确实是。但我总觉得我不是娱乐圈中的人,我除了工作外,和圈中的人交际特别少,生活也特简单,对于娱乐圈中发生的事,我也不会特别关心。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很喜欢导演这份工作,喜欢拍电影,也能拍自己喜欢的电影。为了拍电影,我必须让自己站到台前来说话,做宣传,这其实不是我的个性,但我也没办法,凡事总要付出代价,哪有那么好的事。

  南都:你现在对批评的声音,态度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张艺谋:其实二十多年前,批评界的风气还不是这样的。这么说吧,在《红高粱》那个时期,大家对我们这些导演,保护得比较多。不像现在。现在的批评也很难说是不是真的批评还是别有用心的。所以我现在更不在意。平常心很重要。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也别太不把自己当回事。其实我的要求也不高,就是拍好自己的电影,其他的东西,也管不了那么多。

  南都:你是怎么听到批评的?上网?

  张艺谋:上网,或者别人告诉我。其实我到现在都不会电脑打字。我一般都是想了解什么的时候,就让助理找出来,集中放在一起,然后我慢慢看。我一开始当导演时,是很享受的,很兴奋。后来我常说艰苦。这个艰苦是在哪里呢?其实我本性不爱说那么多话,做摄影师时不需要说话,但这么多年当导演了,老是被推到前台,话就变多了,有时我觉得当导演就是说的艺术。这个环节很辛苦。这其实很矛盾,我毕竟是个男人,从传统价值观上看,我还是追求事业有成。20多年以前我们还没有想到,做每一件事情为了什么。如果我说我还不喜欢现在的状态,别人肯定要骂我“站着说话不腰疼”。

  南都:你觉得自己幸运吗?

  张艺谋:当然幸运。我机遇好。当然有后天的努力,但机遇也特别重要。我要是说我不幸,那让别人怎么办啊?说实话,我年轻的时候,机遇第一,努力、用功跟你一样的人多得是。然后机遇才给了你锻炼的空间。

  南都:现在拍电影有使命感吗?

  张艺谋:电影应该在它应该在的位置上,不要放大也不要低估它。比如拿中国现在来说,电影人并没被海外或者全世界接受。某个电视剧在国内很火,但我们的输出并不理想。电影不好人家就不买你的,知道吧。但好的电影,全世界有一百五十多个国家买,那影响肯定就不一样了。你要说到导演的责任,有大有小。但从导演个人的角度,我认为不必老想这些事情,不用去想中国电影在世界上是个什么位置。你想这么多你会干不了活。当碰上好剧本时我就努力调整到最好的状态,很努力的状态。我认为拍一部好电影很难,拍《山楂树》就很难。

  南都:那《山楂树》是好电影吗?

  张艺谋:《山楂树》应该算是好电影吧。(笑)

  南都:对《山楂树》票房预期怎样?

  张艺谋:我从来不想这些。

  ● 关于新任“谋女郎”:这样的爆发力和表现,恐怕很多老演员都做不到。

  ● 关于原著人物:我其实不喜欢书里静秋的那种纠结。

  ● 关于原著作者艾米的批评:电影如果要拍的和原著一模一样,她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不要卖版权了,二是她自己来拍。

  ● 关于网络批评:分不清哪些是有利益集团在背后操纵的,哪些是看我不顺眼的,哪些是对我爱之深责之切的。所以我不太会受到影响。

  ● 关于是否美化“文革”:当时不是老有人说我专门展示中国人的愚昧落后吗?在一个信息化的社会,只有笨蛋才会看了一部电影就认为中国就这样了。

http://news.liao1.com/newspage/2010/09/4453167.html

46 responses to “张艺谋首次回应原著作者艾米的批评

  1. 这个张大导演真是记性不太好呢,“所以静秋那种内向,那种惊慌,那种脆弱,在我看来是很真实的。”
    “我其实不喜欢书里静秋的那种纠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
    都是你自己说出来的,不同的场合而已,到底几个意思!!!

  2. 张艺谋不说还好,一说就彻底暴露出他的“伪感动”和“真无知”
    “我其实不喜欢书里静秋的那种纠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
    —–既然不喜欢,那您老这是为谁感动,为谁而拍?原来同顾小白是“一丘之白”。

    “那时候我们就说静秋和老三在这部电影里面一定会笑30次以上。”
    —–原来这是一部“笑剧”。

    “所以我们筹备的时间其实特别短,又必须赶快拍完,否则就影响到下一部《金陵十三钗》的进度。”
    ——原来这是一粗制滥造的“赶工货”。

  3. “这是一个一见钟情的爱情故事,一见钟情本来就不需要任何铺垫”
    ——“一见钟情”确实很难铺垫,但您这是拍电影,讲故事啊。
    没有铺垫哪来的“一见”?而且,这里的“铺垫”应该是指从“一见钟情”到静秋的“生死相许”这段高潮的过程铺垫,没有这段“铺垫”谁也不明白为啥聪明美丽的静秋愿意抛弃世俗观念与老三一起飞,更下了与他“同生共死”的决心。

    “他所处的湖北省宜昌市,那样一个地方的军区环境长大的孩子,不可能有如此超越那个时代和环境的意识。当时我身边根本没有见过和听过任何这样的人。那个年代之所以单纯,就是因为我们毫不怀疑,单纯地相信,百分之一百地相信。
    ——拜托张导,自己白痴也不要把别人抹得同你一般白。你身边没见过听过就没有?那拜托您架副高倍望远镜再出来吧。也麻烦张导不要不经别人的同意就把您“那个年代”的人给代表了。还是给“单纯”下个定义先吧。

  4. 当初知道是他来拍的时候我就想完了。所以这部电影出来我应该不会去看的。

  5. “关于原著作者艾米的批评:电影如果要拍的和原著一模一样,她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不要卖版权了,二是她自己来拍”

    第一:艾米从没说过电影要拍得跟原著一模一样。张艺谋这是歪曲理解别人的意思,然后加以反驳。完全是白痴的经典做法。

    第二: 张艺谋如果不想原作者评论自己电影,他只要具备一个条件就行:不要改编别人的作品来拍。

    有本事,自己编来自己拍,只可惜: “如果你放张白纸让我自己创作个故事,那我就不行,我写不出来,没有这方面的能力”

  6. “我喜欢改编。我的确是需要有个基础来让自己起跳,我能在那个基础上进行再创造”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我有自己的框框,无论什么故事,我都能读到我自己的框框里,再加以篡改,舍其精华,加入糟粕,将独特的故事局限在我俗套的框框内。

  7. 我是一片云

    原来如此,难怪张艺谋生生地把《山楂树之恋》糟蹋成《菜花地之恋》。“我其实不喜欢书里静秋的那种纠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说明张艺谋的内在原本就很委琐。如果张艺谋不是从静秋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说出这种话还可以用代沟来搪塞。可是张艺谋却是与静秋同时代的人。道不同不相谋。他认为老三“不可能有如此超越那个时代和环境的意识”,也就不足为奇。他自己白痴以为人人都白痴,他自己单蠢以为别人也单蠢。那个年代,有老三那样思想意识的人会对像张艺谋那样白痴的人对牛谈琴吗?那可以要坐牢杀头的呀!

  8. “南都:您对清纯的定义是什么?书里好像没有特别强调静秋的清纯,为什么您这次找的女主角一定要以清纯为第一标准?

      张艺谋:清不清纯看眼神就知道了。我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现在回头看,那时的人脸上总是有很多纯真、很多干净、很多单纯。但现代人很少有这种单纯了。”

    答非所问。这人不仅有本事将故事读入自己的框框,还能将别人的提问听入自己框框里。对一个回答问题都答不到要点的人,还能指望他拍出“山楂树之恋”的精髓?

    “我之前没看过书,先看的剧本。看到最后一幕静秋在老三临终前说的话,我就哭了。决定要拍之后,才把书找来看,恶补了一下”

    原来不是被书感动的,是被顾小白之流的剧本感动的,所以就白到一块儿去了。

  9. 同意honghongma观点:张艺谋如果不想原作者评论自己电影,他只要具备一个条件就行:不要改编别人的作品来拍。

  10. 张艺谋连老三是在哪个军区环境里长大的都没弄清楚,就敢妄自评论老三“不可能有如此超越那个时代和环境的意识”。

  11. 他所处的湖北省宜昌市,那样一个地方的军区环境长大的孩子,不可能有如此超越那个时代和环境的意识。当时我身边根本没有见过和听过任何这样的人。
    ——————————————
    哈哈,和八卦精张放的见解何其相似,自己接触不到达不到的层次就认为别人也达不到。

  12. 大家评得好!

    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让我们见识一下张艺谋等人的真功夫,如果不是因为《山楂树之恋》,这些人哪里有机会这么淋漓尽致地表现一下自己?我们又哪里会有兴趣关心他们在说什么?

  13. 隐形的翅膀

    其实老谋子选错小说了。 很多电影大师都会把小说改变成电影, 比如李安,Stanley Kubrick. 但大多数都是些短篇小说,或者写的并不是很好的小说, 这样比较有改编的空间, 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再创作,和理解的偏差影响故事的逻辑和完整。 何必去改编写的这么好的一个小说, 这么完整的一个故事呢, 显出自己的认知水平不高来。 尤其艾米是在写一个真实的故事, 那任何情节的改动和添加,就都不合理了。

    另外, 真正的电影大师,都参与剧本创作的。 他不能总通过小白小黑这些人的剧本来挑选片子。

  14. “我其实不喜欢书里静秋的那种纠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
    张艺谋实际上说小说里静秋的“很多犹豫和慌张,很多猜测和反复”是装的。他似乎忘了小说写的是“一个视爱情为禁忌的年代“。既然认为人物是”装“的,那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机找一个清纯的演员,拍一部”纯爱“片?老谋子是不是特装。

  15. 张艺谋现已变成了御用艺人了。他脑子里充满了封建帝王主义,从他的近期的许多作品中一看便知。他已经废了。

  16. 看了张艺谋的回应觉得他还是没完全看懂小说,虽然他也被感动了。

  17. 顾小白的“白”我们领教了,今天又彻底领教了张艺谋的“白”,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一起去了?因为他们都很“白”!就等着看艾米的砸文,好好砸砸这些白痴!

  18. 我其实不喜欢书里静秋的那种纠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
    ============
    这说明张艺谋根本就不懂静秋,连女主人公都没理解明白,还主拍静秋呢,切~

  19. 执子之手偕老

    原来张艺谋=八卦精张放!

    就这水平还拍山楂树之恋,真是自取其辱!

  20. “我其实不喜欢书里静秋的那种纠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
    ——男人永远不了解女人,也不屑于去理解。记者问窦骁如果女朋友是静秋那样的人怎么办,他回答,他喜欢安静的女孩,但是女孩子的小心思,男人应当去理解包容。
    “书里的老三发表了很多对当时局势的言论,的确很超前,他说的话都很像是我们处在现在这个时代对当时的局势发表的评论。这点,我是不认同的。他所处的湖北省宜昌市,那样一个地方的军区环境长大的孩子,不可能有如此超越那个时代和环境的意识。当时我身边根本没有见过和听过任何这样的人。那个年代之所以单纯,就是因为我们毫不怀疑,单纯地相信,百分之一百地相信。”
    ——最不喜欢这一段,也许张导及周围的人没碰见过这样的,那是人都有自我保护意识,当时谁会见谁就说“反动言论”啊?但是老三面对的是静秋,他了解的静秋是一个单纯善良有才的女孩,生活和思想受到了文革的影响,他们同病相怜,他向静秋敞开心扉,同时也是开导她,虽然他知道静秋不会告发他,但也开完笑似的在说完那番话后给静秋打了一张悲情牌,说明老三是很清楚的知道说这些话给别的人听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21. 执子之手偕老

    对于静秋的理解,张艺谋真太白痴了,某吧里的那群绿豆汤们要欢呼雀跃了,因为张艺谋跟她们想到一块去了,看来张艺谋就这个档次啊。

    难怪他看到戏里的静秋痛哭时会觉得到位,可能他心里也不止一遍地问:她为什么不哭呢?

  22. 执子之手偕老

    话说张艺谋也是国内大导演了,但水平低到这种程度,情何以堪!真要为国内导演界默哀三分钟了。

  23. “我其实不喜欢书里静秋的那种纠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
    ——在张艺谋看来,女人都应该像巩俐、章子怡之类的豪放……女孩子的矜持就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

  24. 执子之手偕老

    新浪那边搞了一个山楂树之恋专题,还贴了艾米的头像,不知把谁的照片贴上去了,难怪我妹昨天打电话给我说,艾米有那么老吗?

  25. 整个过程中,大家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就是:“静秋漂亮吗?清纯吗?”
    ==========
    媒体铺天盖地的“静秋的’清纯’”完全是张艺谋搞出来的“噱头”。喜欢静秋的人是因为她善良、智慧、坚强、勇敢等等美好的品质。而这些在张艺谋眼里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就这样还他感动得哭了(现在才知道不是看书看哭的,而是看“白剧”看哭的)真正虚情假意的廉价眼泪。

  26. 一直在关注艾园对张艺谋这部影片的反应,但这次实在为张艺谋的话雷到了。他根本就没仔细看过原著,因为他连时间地点都搞不清楚。老三怎么是湖北宜昌这样的军区长大的?是另外一个省的军区。再说武汉军区大院也不会设在宜昌呀?难怪被山楂迷拍砖。

  27. 对于一个还没有任何作品面世的新人而言,这样的影响力让人惊叹。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前面有一个称号,叫做“谋女郎”。
    ========
    所谓“老谋子”的牌子也不见得很管用了吧,不然会搞那么多花哨的营销手段:刻意令“静秋”神秘,扯来一批大牌“老戏骨”衬托,还搞出“清纯说”?
    要知道,这次男女主角如此受人关注,是因为无数山楂迷对老三和静秋怀有深深的爱意,不希望自己的深爱的人被破坏了哪怕一点点的美好。明明是张艺谋借《山楂树之恋》的成功,借山楂迷们的感情赚了眼球。

  28. 这篇访谈比较全面地暴露了张艺谋真实的认识水平、审美情趣和思想境界。基本可以鉴定为:低。

  29. 大家的回帖比张艺谋的采访精彩:)

  30. 自己没见过没想过的,就认为别人也见不到想不到。张艺谋确实无知。

    今晚我朋友组织了一个看片会,邀请我去看这部电影。看完还要参加讨论。我还是有些期待,但不是因为电影本身。而是静秋、老三、艾米、黄颜。

    自己喜欢的书,静静的放在书柜里,如今成为铺天盖地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的电影。虽然非常走样,已全然不是心中的山楂树,但是听到静秋、老三的名字,还是分外亲切。

  31. 清风白云飘

    顶姐妹们!
    看到这样的张艺谋让我对国内的导演彻底绝望!
    没有了解原作的精华,没有了解主人公的特点,反而用诬蔑的语言来掩饰自己的无知,可耻!

  32. 看了张艺谋答记者问,不得不承认,张艺谋就是一个从monkey山头下来的人,他看到的老三,他能理解的老三,已经探底了。

    再读了一遍艾米的《老三属于未来》,再一次被艾米、老三、静秋所折服:

    老三不属于monkey 文化,他属于未来,属于一个更合理、更现代、更人性化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人们崇尚美,崇尚智慧,崇尚真理,崇尚正义,崇尚人性中一切美的因素。人们忠实于自己的内心,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只在乎自己做得对不对。只要自己做得对,哪怕所有人都反对,也不能影响他的情绪,不能动摇他的信念。

    当年monkey们还在叫喊“知识越多越反动”,而老三已经因为崇尚知识而爱上了静秋,因为静秋是个极具才华的女孩,她的多才多艺令老三折服,所以老三才会对她说:“天生我才必有用”。事实证明老三的判断没错,静秋的才华的确得到了发挥和应用。

    当年monkey们还在认为长得美的人必然不善、必然狡猾、必然水性杨花的时候,老三已经为静秋的美所倾倒,他爱她希腊美少女般鲜明的脸部轮廓,爱她玲珑浮凸的身材,爱她沉静高雅的气质。事实证明他很有远见,他的静秋不仅美,而且爱得诗意而执着。几十年过去了,静秋对老三的爱丝毫没减,老三永远活在静秋心中。没有静秋,就没有《山楂树之恋》这本书,更没有《山楂树之恋》这部电影。

    当年monkey们还在“为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老三就发出了大胆的评论:文革不过是党内争权夺利的产物,叛徒甫志高是为了妻子才叛变的,“我是个当叛徒的料”。事实证明他的判断一点没错,江姐等为了“革命”事业牺牲的烈士,他们的后代都放弃了“革命”,移居海外。而那些没有牺牲并爬上高位的人,正在尽情贪污“革命”成果,他们的子女,很多也移居海外。

    老三超越了那个时代,超越了monkey文化,他属于未来。

    世界将会越来越远地脱离monkey文化,向老三的时代发展。事实上,世界上已经有一些国家发展到了那一步。在那里,美得到崇尚,所以美代代相传,人越来越美;在那里,智慧得到崇尚,所以人们争相变得聪明起来,于是一代比一代聪明;在那里,真理得到崇尚,所以假话假药假酒假新闻难以生存;在那里,正义得到崇尚,所以法律之剑高高悬于头上,人们有所敬畏,有所惧怕,就不会有monkey文化里那种“我害人人,人人害我”的现象发生。

  33. 电影拍得和原著一模一样,这和卖不卖版权有什么关系?况且谁说要拍得一模一样,又怎么可能拍得一模一样?这个人脑袋浆糊了……
    “电影里的静秋更单纯一些”
    —-这个人的单纯理解还停在哪个不开化的时代啊?对书里的老三静秋你都有话说,你都有意见,用脚趾也能想到你这话一出必会遭到山楂迷的群起而攻之,你却还是说了,真是和电影里的静秋一样单纯!
    当初说自己被山楂树感动了,好歹说清楚是剧本山楂树嘛,白白浪费感情,不厚道。看顾小白的剧本你能看哭,本不想把你俩同等看待的,不过古话在前:“英雄”所见略同

  34. 张艺谋认为在那个年代,老三不可能有“超越那个时代和环境的意识”,同时他又认为在那个爱情禁忌的年代,静秋不应该那样“纠结”,这不是双重标准吗?

  35. 张艺谋思维片面,以为拍的和原著一模一样只有不卖版权和作者自己拍才能达到,和“不在自行车上笑,就在宝马里哭”的说法有一拼:)

    他误以为艾米评论的用意是要求剧本和原著一模一样,也不关心遵从原著对拍山楂树电影的好处,更不管艾米评论的正确与否,好像有了版权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看来张艺谋受文革的毒害不是一般的深。。。。

    张艺谋被剧本最后的情节感动,和李光洁那个“二愣子”有点像:)

  36. 张艺谋这水平确实和八卦精张放、顾小白有得一拼,可谓一丘之白。自己没本事出一个创作故事就说喜欢改编,美其名曰再创造,去其精华,塞进糟粕,简直是对“创造”两个字的侮辱!最可笑的是面对原作者的批评时发表的言论,自证那是相当的白痴!

  37. 这点,我是不认同的。他所处的湖北省宜昌市,那样一个地方的军区环境长大的孩子,不可能有如此超越那个时代和环境的意识。当时我身边根本没有见过和听过任何这样的人。那个年代之所以单纯,就是因为我们毫不怀疑,单纯地相信,百分之一百地相信。
    ————很多都不同意,以这段为最。自己没见过、不知道的,不等于没有。

  38. 真被张艺谋的无知、白痴吓倒了,这不是一般的白呀!是白痴的最高级!

    “我其实不喜欢书里静秋的那种纠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特装!特事儿!老端着。”80后不理解还情有可原。张艺谋自称经历过文革,被山楂感动落泪,说这种话,我们不禁要问:他被什么感动?他为何要拍?

    “他所处的湖北省宜昌市,那样一个地方的军区环境长大的孩子,不可能有如此超越那个时代和环境的意识。当时我身边根本没有见过和听过任何这样的人。”常识性错误,是宜昌军区吗?自己没听过见过任何这样的人也就算无知,还毫无根据的扩大到那个军区,这不是白痴是什么?又一个八卦精张放!

    最可笑的是面对原著作者的批评的言论。自己没本事写故事,只好给自己脸上贴金”喜欢改编”,美其名曰“再创造”,如此“创造”,岂不是对创造两个字的侮辱!

  39. 不像现在。现在的批评也很难说是不是真的批评还是别有用心的。
    ————
    又是一个只问动机不看事实的白痴!

    其实我到现在都不会电脑打字。
    ———–
    现代文盲!果然是从Monkey山头下来的人哈,还大言不惭地说出来,真不知羞!

  40. 执子之手偕老

    楼上是我,忘署名了。

  41. 张艺谋水平有限,电影一部比一部拍得差,不好好探究一下原因,反而东扯西拉找借口拒绝批评。我原来还对他抱一点希望,以为他强过顾小白,电影没拍好是受了顾白痴的影响,原来他竟然是看了白痴改编才感动的,太雷人了。两家伙半斤八两,难怪会看对眼,搞到一起。

  42. 张大导演太自信了,以为凭张白两人,就能把《山楂树之恋》搬上银幕。
    他们对《山楂树之恋》的感动和真正山楂迷的感动相差甚远,不做好功课,连老三成长的环境都弄错了,“他所处的湖北省宜昌市,那样一个地方的军区环境长大的孩子,不可能有如此超越那个时代和环境的意识”;
    张白要想拍好电影《山楂树之恋》,应好好解读老三和静秋,多读几遍小说《山楂树之恋》,及黄颜的《恩赐》,也许能理解《山楂树之恋》的内涵,以及《山楂树之恋》这么受人喜爱的原因。
    《山楂树之恋》应该给真正看得懂的人,尊重和喜爱它的人来拍,张白两人太浮躁太急功近利了。
    这部电影无非是借山楂树之名,拍张白自己所理解的爱情故事,应改个通俗的名字,叫“菜花地里的一见钟情的爱情故事”。

  43. 说白了,电影如果要拍的和原著一模一样,她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不要卖版权了,二是她自己来拍。如果没达到这两个条件,说什么也没用。我也不会受到她的影响。如果她觉得别人改编得不好,那下次就只能先满足这个两个条件(笑)。

    ——张艺谋说这话,活像李莲英买了一套ARMANI的高档西服反穿在身上,里面还穿着黄马褂、头上戴着花顶戴。

    如果ARMANI的设计师教训他不应该这样穿,不搭调。李莲英会说:奴才有的是钱,买来了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只要老佛爷喜欢就行。有本事你ARMANI别卖给我啊?

  44. 张艺谋不认同老三发表了很多对当时局势的言论,其实是他错了。那时虽然大部分人被愚民,但并不是百分百。要不也不会出现张志新烈士了。当时部分知识分子是有自己想法的,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老三在那么一个家庭里,肯定见识了不少的官场内部斗争,思想比一般人超前是不足为奇的。老三也只是对静秋说说,他那么个聪明人当然不会出去说。

  45. 我虽是70年代生人,但酷爱历史对文革那段历史还蛮感兴趣的,80年初那几年我也看了很多伤痕小说和影片,都是控诉那个黑白颠倒时期的。

  46. 张艺谋说静秋“特装”?!我看张艺谋的电影才是真正在装:为了他所理解的肤浅的“清纯”而清纯,那业余的叙事方式放在任何一个导演身上都是一种黔驴技穷的耻辱!在电影的世界里,简单、纯真不代表不动脑子——其实他肯定动了不少脑子,但是就是砸不在点儿上,因为他缺的是情怀——艺术家的情怀。他就是一个工匠的水平,现在愣是被捧成了大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