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电影《山楂树》是肖克凡编剧的(图)


肖克凡

张艺谋新片《山楂树之恋》昨日开始公映,片中的清纯主演和经典台词为观众津津乐道,但是很多观众可能都不知道,该片编剧正是与张艺谋同为50后的天津著名作家肖克凡。正是这两位老男人的彻夜聊天才拉出了电影剧本大纲,而肖克凡在丰富电影细节方面更是功不可没。昨天,肖克凡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与张艺谋合作的始末,素来低调谦逊的他强调:“这是张艺谋的电影,不是我的,整个创作过程,张艺谋起的是主导作用,剧本是我们共同商讨出来的大纲,我只是增添细节。”

两个月赶出剧本

记者:挺惊讶的,您也写影视剧本。

肖克凡:这又不是我第一次写剧本,差不多十年前我还给李少红写过《蛐蛐四爷》的剧本呢。

记者:您似乎没怎么写过爱情小说,当初张艺谋怎么找到您担任《山楂树之恋》编剧的?

肖克凡:今年正月初八初九的时候,他们来找我写剧本。不过春节前,张艺谋就请我去北京聊过两三天,他比我大三四岁,也是50后,都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比较有共鸣。他给我看过之前的剧本,我也提了些建议,当时我没想到会让我写剧本,以为就是聊聊,给点意见。

记者:您之前有人写过剧本了?

肖克凡:因为最先买下小说电影版权的公司请了三位编剧写了剧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拍,然后小说的电影版权连带写好的剧本又被张艺谋买下了。张艺谋不想用先前的剧本,所以才重新找编剧,现在大家看到的电影的剧本确实是我写的。片头打出的字幕是——拍摄剧本编剧:肖克凡。张艺谋说过:“肖克凡是来救场的。”

记者:2月下旬才定下您写剧本,4月就开拍,确实挺赶的。

肖克凡:是啊,张艺谋跟我说:“以前我弄个剧本都是两三年,现在才两个月,从来没有这么短时间过,有点担心。”所以在开始写之前,我们一起通过聊天先按场景拉出来一个大纲,然后我再补充细节。张艺谋对编剧很好,让我长住五星级酒店,我就先写了一部分给他看,他说很稳定,没问题。我就说,那让我回家写吧。为了这剧本,我今年正月十五没在家过,而且也是我唯一一个没回天津给父亲、祖母扫墓的清明节。

记者:写剧本和您写小说有什么不同?

肖克凡:小说的创作是完全自我独立的,但是剧本只是电影工业的第一个环节和工序,编剧不能独立实现创作。也一直有人找我写影视剧,但是我都谢绝了,写剧本实在是个很复杂的工程。

电影丰富纯爱细节

记者:您也参加了首映式看过电影,是什么感受?

肖克凡:我看了两遍,都是泪流满面,非常感动。我相信从50后到90后,都会被片中的纯爱所感动。无论什么时代,真正的爱情都不会被消解和否定。电影里老三会为深爱的女孩子洗脚,有人问我能做到吗,我说如果我真的碰到最爱,当然会为心爱的人洗脚。

记者:其实小说里的爱情我不太喜欢,感情很不对等,很难感受到静秋对老三的爱。

肖克凡:电影里增加了很多他们相爱的细节,比如,送鞋、告别等细节。最经典的是老三用小木棍牵着静秋过河;还有因为误会,静秋生气把老三送的山楂树脸盆涂满糨糊扔在床下,消除误会后,静秋又把脸盆拿出来。本来我写的是静秋的泪水打湿了已经干了的糨糊,但是可能不太好表现吧,电影里就改成用湿布擦了……有很多女人喜欢老三,其实我也很喜欢老三,因为他是在非常主动赤诚地去爱。

记者:相对于小说,电影的改动还有哪些呢?

肖克凡:电影其实没大动小说的脉络,网上流传的很多经典台词,比如奚美娟的“容易说出口的话最不踏实,张口就说一辈子的人,兴许只热乎一阵子” 等都是我原创的。小说中老三答应不再见静秋后,两人再见面只是一夜相守,而电影里他们还一起上街购物了。改动的还有两个人去照相的情节,他们一起拍的那张照片甚至贴在了老三病房的天花板上。为了突出静秋和老三的爱情,改了长林暗恋静秋的情节,只保留了长林帮老三追求静秋的一场戏。在医院里相拥一夜的那场戏,小说是从亲吻头发到同床爱抚,但电影里只是老三的手在静秋的身上抚摸了几下……

记者:电影比小说还纯情,但是现在的小孩可能都不太能理解那种要用个小棍拉着过河的感情了。

肖克凡:电影里张艺谋就是要主打清纯,这种纯真的爱情只能产生在那个禁锢的年代,所以放到纯爱稀缺的现在可能会更打动人。我和张艺谋都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我们深有感触。那时候我们就是不知道小孩是怎么生出来的,很多人都以为牵手、亲脸、躺一张床上就会怀孕。张艺谋在首映式上讲的故事,就是我给他讲的同学的真事。

记者:小说改编成影视剧难免会被挑剔,你怎么看《山楂树之恋》的改编工作?

肖克凡:我知道一部分“山楂迷”会觉得电影没有完全忠于原著,也有一些专家诟病剧情太简单,但是作为一个职业写作者,我觉得这太正常了。这部电影几乎没什么戏剧冲突,就是返璞归真,希望尽量通过细节去传递东西,一切尽在不言中。很明显,电影是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小说是艾米的《山楂树之恋》。张艺谋说得很好:要么不要出卖小说电影版权,要么自己当导演。

记者:您觉得这部电影有什么遗憾吗?

肖克凡:因为时长关系,电影剪掉了很多很好的戏,其中李雪健和萨日娜的戏剪得比较多,因为导演就想突出老三和静秋。比如,大妈撮合静秋和长林的戏;老三把自行车推进病房接静秋,护士打趣说:“你是坦克兵转业的吧?”还有老三和静秋的误会等场面都被剪掉了,因为剪得太多,所以只好用字幕来交代情节。被剪掉的戏可能会在以后出DVD的时候补上。

张艺谋很厚道

记者:方便透露给张艺谋写剧本的费用吗?

肖克凡:具体不好说,但是张艺谋真的很厚待我。

记者:和张艺谋共事,他留给您怎样的印象?

肖克凡:很厚道、认真、敬业、干净、幽默的一个人,有时候还有点孩子气,口才非常好,没有乱七八糟的爱好,就是喜欢拍电影,精力非常旺盛。有一次跟我聊剧本,从下午两点一直聊到半夜十二点,他就喝了杯豆浆。他说自己体检结果是60岁的人有颗30岁的心脏,非常健康。另外就是,张艺谋不愧是国际大导演,选角眼光非常独到,造星能力很强。说实话,周冬雨那孩子单看的时候非常普通,真是放在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路人,但是在张艺谋的镜头里,一下子就光彩照人。

记者:最近您自己的小说创作有什么新动向吗?

肖克凡:年底出版新长篇《生铁开花》,讲述上世纪70年代初学校宣传队被特招到国企之后,这些会唱《沙家浜》的文艺骨干逐渐转变成工人的生活,一直写到上世纪末,通过这些人的命运轨迹展现时代变迁。书还没出,电视剧版权就被买走了,会被拍成40集电视连续剧。不过我自己是不会当编剧了。

新报记者 仇宇浩
http://ent.gd.sina.com.cn/news/2010/09/16/634900.html

15 responses to “原来电影《山楂树》是肖克凡编剧的(图)

  1. 原来电影中最糟糕的情节都是肖克凡造出来的:“老三用小木棍牵着静秋过河”;
    “静秋生气把老三送的山楂树脸盆涂满糨糊扔在床下”——把老三、静秋描写得幼稚又小气,他还津津乐道。又一个阿白浮出水面。

  2. 两个老男人彻夜聊天,看怎么才能把神奇化为腐朽,顺便意淫一下水嫩嫩的女演员。

    大概这就是网上流传的“怪叔叔”与“小萝莉”。

  3. 他的作品一部都没看过,也没听过。

    正如“shenmo”所说,“又一个阿白浮出水面。”最近白痴的上镜率真高,真是想不看都不行。

  4. 曾经有家出版社对艾米说:把你的书给我们出吧,我们会推荐你得“茅盾文学奖”,差点把艾米笑昏,茅盾是什么了不起的文学家吗?以他的名字设立的文学奖能有多高水平?还拿这个来诱惑人,简直是搞笑。

    前两天还看到一个白痴义愤填膺地说:艾米是什么玩意,还敢说自己的小说比《活着》更深地揭露了文革?《活着》可是得了“茅盾文学奖”的。(原话是这个意思,语句当然没有我这个通顺)

    这种白痴哪里懂文学?井底之蛙,只听说过什么“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就以为得了这些奖的是多么了不起。

  5. 肖克凡的这一串头衔,再加得的那些奖,只能说明一点:他是一个体制内作家,深得体制的信赖。

  6. 我相信从50后到90后,都会被片中的纯爱所感动。
    ————————————
    他以为他是谁?怎么自我感觉这么好?敢代言50后到70后“都”感动?

  7. 最经典的是老三用小木棍牵着静秋过河;
    ——————————————————
    不知这两个老男人为什么反复提这是最经典的情节,简直可笑至极!张艺谋说过“这本来就是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一见钟情本来就是不需要铺垫的。”,而电影里演的岂止是一见钟情,简直就是未见就钟情。电影里静秋去叫老三吃饭,欢欢进去找老三,静秋等在外面,尚未见到老三面容,她就在那里装羞涩地傻笑,好像等的是未见就已钟情的郎君。那么,静秋已经钟情了,还需要一根棍铺垫个什么?牵棍过河的镜头是这样的:一条小河,河中用石头搭起石桥,在岸边,老三几次尝试拉着静秋的手过河,静秋向后躲闪,此时导演安排老三捡来一根小木棍,两人各牵一头过河,过完河后老三的手顺着小木棍后移几下就牵到静秋的手了。看到这里我不禁想,老三啊,你干吗不在过河时就把手后移呀,你不担心静秋若真的掉河里,凭这么个细木棍你能拽起她?静秋啊,河那边你百般不肯让牵手,才过几米宽的河这边你就肯了?老三曾开导过静秋“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被编剧导演改成了“几分钟河东,几分钟河西”。张艺谋曾说小说里的静秋“特装!特事儿!老端着。”,电影里的静秋这不是装?这不是事儿?这不是假端着?

  8. 电影里有一个情节我记不太清了,就是老三在县城等着接静秋,静秋下车老三是不是牵着她手走了。如果是这样,那么过河时更没必要整个木棍在那假模假式了。

  9. “肖克凡:是啊,张艺谋跟我说:“以前我弄个剧本都是两三年,现在才两个月,从来没有这么短时间过,有点担心。””
    原来是这样化神奇为腐朽的!!!
    长了白痴脑子!就是给他们一辈子时间,折腾出的也不过是些垃圾!这帮乌合之众还津津乐道,自我吹嘘,互拍马屁,令人作呕!
    照片中人活像一胡乱拉了顶假发套在头上的猥琐老太太,和电影中白痴细节很相配!
    “本来我写的是静秋的泪水打湿了已经干了的糨糊,但是可能不太好表现吧,电影里就改成用湿布擦了……”真是只有这白痴想得出来,周冬雨再哭得呼天抢地,也终究不是水龙头啊?太好笑了,还当成自己的杰作说出来!此人更白!

  10. 我没去看电影, 看了图片上窦骁拿根树枝牵静秋过河就大倒胃口。张艺谋将老三和静秋倒退到了影片《我的父亲母亲》的时代,把两个超越时代的文艺青年变成了老土。这个编剧竟然还吹嘘这个情节,什么破编剧!

    “我觉得这部影片是本末倒置的,本质上就是糟蹋原著。”江小鱼评得好。

  11. 肖克凡,头衔可真不少,又一个五毛党的吹鼓手!指望这种骨子里都流着“赤色”血的人写出人性化的东西,做梦吧!

  12. 我只是看了电影之后才关注这本书及相关评论网页的,原以为静秋的原型或许便是艾米,但看了“艾友友”上面的文字后觉得应该不是,联想到先前公布的律师地址,艾米跟宜昌是脱不了干系的,如果熊音的哥哥有个女儿,那么,艾米庶乎便是她了,不知这个推断是否准确?

  13. 编剧白因为一是水平有限,二是重赏献媚。

  14. ganger_li:
    你的推断完全错误,建议先好好去看小说吧!

  15. 没看原作就编剧本,这是什么作家还大言不惭。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