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答《人民日报-文史参考》杂志编辑问

(下面这篇答编辑问,不知道发表没有,现贴在这里,请大家帮忙盯着点,如果看见发表了,请给个链接,主要是看看编辑发表时有没有篡改)

艾米女士:

您好,我是人民日报社《文史参考》杂志的编辑XX,近期,张艺谋导演根据您小说《山楂树之恋》改编的电影马上就要在全国上映。《文史参考》杂志“影视与历史”栏目策划做一篇关于电影背后历史的稿子,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帮助,在百忙中接受我们的采访。

“影视与历史”栏目,主要是以电影为媒介,介绍电影背后的历史,对于《山楂树之恋》这部电影,我们初步的策划也是以讲小说中所体现出的,上世纪70年代那段历史入手。同时,我也想请教一下您是否有更好切入角度,来回顾那段历史呢?

1、  您写这部小说的缘起是什么?是什么打动您来着手创作了这部小说?可以描述一下您和主人公静秋交往过程中的一些事吗?创作过程中除了静秋的日记您还参考了一些其它的什么历史资料吗?

艾米:我不是作家,不搞什么“创作”,我只是个用文字讲故事的人。知道了某个故事,自己比较喜欢,也觉得会有别人喜欢,就用文字讲出来,帖在网上,娱己娱人,仅此而已。

2、  您怎么理解上世纪70年代和70年代的爱情?小说中老三和静秋的爱情是否能作为70年代爱情的一个代表呢?您还了解的那时期的一些其它爱情故事吗?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共同点呢?

艾米:任何用个案“代表”整个时代或者整个一代人的做法,都是以偏概全,是“公式化”“概念化”的表现,是不合逻辑不合事实的。人上一百,种种色色,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怎么可以用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来“代表”整个一代人的爱情呢?七十年代的爱情多得很,我自己就是我父母七十年代爱情的结晶。“爱”是个很个人化的东西,不同的人对“爱”有不同的定义,每个人按自己对“爱”的定义去爱,寻找“共同点”没什么意义。

3、  有评论说这部小说是一本关于性压抑的原始考察报告,您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艾米:我认为说这话的人很白痴。这部小说既没写性压抑的生理状况或后果,也没写性压抑的心理状况或后果,怎么可以叫“性压抑的原始考察报告”呢?也许该评论者本人比较“原始”,根本不懂什么叫“考察报告”,或者他自己比较性压抑,所以读什么都能读出性压抑来,所谓“淫者见淫,抑者见抑”吧。

4、  您小说开头的“说明”部分中提到,父亲曾经开玩笑地说,静秋的小说险些可以替代《伤痕》了,您对这个玩笑是怎么看的呢?伤痕文学影响了一代人,这一类作品往往以反思文革的知青题材为主要内容,您觉得《山楂树之恋》属于“伤痕”文学吗?您如何看待 “文革”背景下的爱情?

艾米:你看到的“说明”是遭编辑篡改过的,我父亲说的是“(如果当年那位编辑决定发表静秋写的《山楂树之恋》的话,)他可以替代《伤痕》的编辑进入中国文学史了”。

 静秋曾于77年将她写成的《山楂树之恋》向某省的省级文学刊物投稿,但该刊编辑以“人物缺乏斗争性”为由要求静秋修改后重投,静秋没有修改,因为她是为纪念老三而作,修改了就不是老三的故事了。

 那是在卢新华的《伤痕》发表之前,编辑的胆子都还太小。《伤痕》发表之后,并未因此受到整顿,反而走红,于是全国效仿,大发类似作品,形成“伤痕文学”流派,但只有《伤痕》能作为该文学派别的创始者进入文学史,而《伤痕》能发表,自然是得力于那位胆大的编辑。

 所谓“伤痕文学”有两大特点:

1、 内容反映被文革扭曲的心灵,比如《伤痕》中与母亲划清界限的女儿

2、 形式沿用文革“党八股”风格,比如标语口号式的语言,脸谱化人物,光明的结尾等

 我写的《山楂树之恋》从内容到形式都没有这些特点,不属于“伤痕文学”。如果当年静秋的《山楂树之恋》得到发表,也许中国文学史就不会有“伤痕文学”时代,代之而起的,可能是“山楂树文学”时代,不是写心灵扭曲的人物,而是写扭曲的社会里心灵保持正常高贵的人物。

5、  您曾经说“故事里的爱情往往比生活中的爱情美好,是因为故事能打住,而生活不能打住。”您的书很多都是根据真实的事情来写的,那么在写《山楂树之恋》的过程中,您是怎么处理真实和“故事”的关系的呢?有没有一些事情是真实中没有而在小说创作的时候加上去的呢?加上这些内容是为了表达什么?

艾米:我已经说了,我只是讲故事,不存在“创作”。别人把自己的故事给我讲,也是为了寻找同类,看看自己的故事能引起哪些人的共鸣。正如当年静秋不肯修改故事,因为修改后就不是老三的故事了,我也不修改故事,因为修改了就不是当事人的故事了,讲出来就没有了意义。但为了保护故事人物原型的隐私,我会省略一些太容易暴露人物身份的情节,或者做些适当的改动,比如把学生物的改成学化学的,把南方城市改成北方城市,把名校改成三流大学等。

6、  大家都知道张艺谋是中国现在首屈一指的大导演,您对他有什么样的评价?您之前看过他的作品吗?有什么评价?可不可以透漏一下他的团队在和您谈小说改编权时候的一些细节?

艾米:很少看张艺谋的作品,没什么印象,不作评价。我和他的团队没有任何接触。

7、  有评论指出,像“山楂树”这样的题材正是张艺谋导演所善长的风格,您怎么看?您对电影在演员的选择上有什么看法?阅读小说我们可以在脑海里猜想这个人物的种种,但是一旦具体化在荧幕上,无可避免会有一些落差,您觉得什么样的演员才适合扮演小说中的角色吗?您的心中有没有理想的人选?

艾米:我不知道张艺谋擅长什么风格,我也不熟悉国内的演员,不知道谁最适合演《山楂树之恋》,但如果你挑几个演员出来,我知道合适不合适,因为我知道故事里的各位长什么样,性格如何。

8、  对于现在影视作品的改编,您曾经表达过自己的一些看法。那么您觉得什么样的改编才是最尊重原著的?或者说,您心中有没有改编非常成功的影视作品的范本?为什么?

艾米:一部改编作品成功不成功,要看你改编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的目的是票房价值,那么赚钱越多就越成功,怎么样能赚钱就怎么样改编,尊重不尊重原著就没什么要紧的。如果改编的目的是最大限度的展现原作精髓,那么越忠实于原著就越成功,赚钱不赚钱就没什么要紧的。

 如果改编出来之后,既不赚钱,又不能体现原作精髓,那就叫不成功。根据《飘》改编的电影,体现了原著精髓,也获得了巨大的票房价值,是成功改编的典范。

谢谢您对《文史参考》杂志“影视与历史”栏目的支持。

此致

敬礼

《文史参考》杂志编辑 XX

25 responses to “艾米答《人民日报-文史参考》杂志编辑问

  1. sf

  2. 非常喜欢艾米的回答!

  3. 继续顶艾米的回答。

  4. 喜欢艾米的回答。

    “写扭曲的社会里心灵保持正常高贵的人物。”
    — 正是艾米不同于其他作者之处。也只有作者有高贵的心灵,才有可能发现周围人物的高贵之处,然后才可能诉诸笔端,表现给读者。
    — “淫者见淫,抑着见抑”,高贵者见高贵。

    这位编辑也还算动了点脑子。

  5. 先占座,在看!

  6. 雪浪风涛惊旅梦

    不是写心灵扭曲的人物,而是写扭曲的社会里心灵保持正常高贵的人物。

    这句话真好啊!这就是我为什么痴迷艾米写的文章和故事的原因!!

  7. 3、 有评论说这部小说是一本关于性压抑的原始考察报告,您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首先你记者本人怎么看?看懂了的话就不会问这种白痴问题。

    6、 大家都知道张艺谋是中国现在首屈一指的大导演,您对他有什么样的评价?您之前看过他的作品吗?有什么评价?可不可以透漏一下他的团队在和您谈小说改编权时候的一些细节?

    ——–请先到艾园学习,做足功课再来提问。

    7、 有评论指出,像“山楂树”这样的题材正是张艺谋导演所善长的风格,您怎么看?您对电影在演员的选择上有什么看法?阅读小说我们可以在脑海里猜想这个人物的种种,但是一旦具体化在荧幕上,无可避免会有一些落差,您觉得什么样的演员才适合扮演小说中的角色吗?您的心中有没有理想的人选?

    ——–老张擅长什么风格?“红灯笼”?“红高粱”?这种愚昧淫秽的风格能和《山楂树》相提并论吗?你觉得老张选的演员和原著仅仅是落差吗?简直是南辕北辙!请看懂了原著再提问!

  8. 艾米答得好!

  9. 答得好!艾米每次答记者问都是一篇很好的论文。如果一次教育一个记者,一次提高几个读者,积少成多,中国还是有希望的。

  10. 实话实说,记得凌晨四点钟合上小说的最后一页,我泪流满脸,这辈子是不可能遇到老三这样的男人了;昨夜电影散场,依然泪流满面,不是被电影感动,而是彻底的失望。老谋子,还是尽早给年轻人让位吧,别糟蹋好东西了。
    一本小说,让我记住了作者,成了艾园的熟客。没有看到电影时,认为艾米的评论有些刻薄;看过电影后,艾米的评论算是厚道的,换做我,会更加刻薄。
    艾米的小说讲述了一段凄美哀婉的“史上最纯洁的爱情”,而电影却将这段爱情,阐释为一段被“收买”的、被“特殊关系照顾”关照的男女关系—少女静秋丰富、敏感、小心翼翼、纠结期盼的内心世界,完全没有展示出来;老三与静秋最后一夜在床上的故事,是这部小说的“魂”,可电影中却被处理成那样一幕,如鲠在喉,难道这就是世界级大导演眼中的“纯洁”吗?还有,那个硬加上的静秋的好朋友,手术室门口恶俗的表演;几段莫名其妙的、将故事情绪分割得七零八碎的字幕— 本想能静静地再次沉浸再次回味那段久远的爱情故事,两个小时后却满怀怨恨和失望离开—

  11. “根据《飘》改编的电影,体现了原著精髓,也获得了巨大的票房价值,是成功改编的典范。”
    说得好,电影能重拍吗?

  12. 3、 有评论说这部小说是一本关于性压抑的原始考察报告,您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
    关于那个啥“压抑”,且说一说
    小说开篇写的是74年,正是批林批孔政治运动的情怀,批判封资修的东东,极左滴。谈个恋爱也是躲躲藏藏“害差差”滴,些许个浪漫情怀也被钉上资产阶级调调滴,要是“在。。。之前”被发现有了“那事儿”,俗称“得了手”,简直就是不得了滴,被骂做“破鞋”,要踏上一万只脚,叫TA永世不得翻身!那个时节若是惹上这等作风问题,这辈子歇菜。
    那时文艺舞台上活跃的8个样板戏都是没有配偶滴。个人感情是不讲滴,只讲阶级感情,那个时代禁锢了个人感情,人性的美好被抹杀了滴。

  13. 在那样的大背景下,小说《山楂树之恋》讲述了一段高贵而浪漫的爱情故事。老三对静秋的爱,是无私的,全心全意的。这与当时的政治环境是格格不入的,或者说有些言论几乎是“反动”的。所以静秋开始是谨言慎行的,成份问题嘛,怕一失足成千古恨。老三的爱,像一股清泉,滋润了年轻的静秋,她认为个人的命运咱掌握不了,唯有自己的感情,可以自己掌握,也是唯一可以自由支配的东西。因此,我们看到了他们演绎的这段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看到了人性的美好。而这份高贵浪漫的爱情恰恰冲破了当时对人性的禁锢。
    我们从小说里看到了美!

  14. 回复:ll | 十月 5, 2010于11:52 上午 |

    “这辈子是不可能遇到老三这样的男人了;”

    其实老三这样的男人哪个年代都有,所以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如果想遇到老三那样的人并得到他的爱,其至关重要的必要条件(注意,不是充分条件)之一是要自己是或使自己成为静秋一样的女人。

  15. 顶艾米!

  16. 国内根据《围城》改编的电视剧也很好,

  17. 7、 有评论指出,像“山楂树”这样的题材正是张艺谋导演所善长的风格
    ———————————–
    好端端的高尚情怀,阳春白雪,被拍成了555!

  18. 据说张艺谋这部片子创造了文艺片最高票房,但这并不等于他的改编很成功。观众为什么去看这部影片?原因是多种多样的,里面肯定有很多人是冲这个故事去的,他们有的是看过原著的人,有的是听说过这个故事的人。

    物价一直在上升,电影票价也是一样,用今天的票房去比若干年前的票房,当然不公平。据说《阿凡达》的票房超了《飘》,但大家都知道《飘》上映的那个年代,电影票价可能不到现在的几分之几。

    《山楂树》如果忠实于原著,票房价值会更高。小说《山楂树之恋》的后劲是很足的,主要归功于读者的口口相传,连张伟平都知道,他周围的人没看过《山楂树》这部小说的几乎没有,谁碰见他都是问“你看过《山楂树之恋》没有?”,不然他也不会拍这部电影。

    而《山楂树之恋》的电影这么多问题,自然也会口口相传,三年之后,一定会有更多的人认识到张艺谋这片子拍的是多么粗制滥造。

    除非张艺谋把这个片子再拍一遍,用心拍,否则他的这些硬伤会跟他一辈子,真所谓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19. 张艺谋把《山楂树之恋》拍这么糟糕,正好为小说做了陪衬,做了广告。一般来讲,如果一部片子拍得好,全面再现了小说,观众是不会想着找原著看的。但很多人看完这部片子,都去找原著看,有的是因为一直听说这故事感人,怎么电影里没看出来,还有的是因为听人说了,电影把原著全改了,更有人是像今天那位《虚假的纯洁》的作者一样,看了电影,搞不明白这样的故事怎么会走红,于是去找原著看。

  20. 回复“轻骑兵”:
    “7、 有评论指出,像“山楂树”这样的题材正是张艺谋导演所善长的风格”
    说这句话的人,要么没看懂《山楂树之恋》,要么不清楚张艺谋究竟真正擅长什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我估计,TA把《山楂树之恋》同《我的父亲母亲》归在同一类里。

  21. 艾米的影评和答记者问又可以出一本书了,可以对照电影和记者提问做学习案例,避免再度发生此类问题。

  22. 回复“T”:
    “7、 有评论指出,像“山楂树”这样的题材正是张艺谋导演所善长的风格”
    ———————–
    这句话说都不应该。两条永无交点的平行线。他适合拍红高粱、大红灯笼之类,貌似揭露低俗的习惯?文化?实则带着欣赏,满足一些男人的那啥,只求数量不求质量。如今有钱就行。
    或者他拍个《石榴树下》比较适合他,多有寓意啊,多子多福,一个女人当然不能多子,多娶几房来,闹出惊天的动静。然后假意的揭一下。

  23. 在百度查了一下“题材”:
    “题材,有广义和狭义的概念。广义的“题材”,指的是文艺作品所反映的社会生活的某些领域、社会现象的某些方面。狭义的“题材”。是指构成一篇或一部“叙事性”文学作品内容的一组完整的生活现象,它一般由人物、环境、情节这“三个要素”组成。”
    ————————————-
    不管是从广义,还是狭义的定义来看,《山楂树之恋》这样的题材都不是张艺谋所擅长的。

    一个喜欢仅以自己“听过”“看过”来判断事实,真伪的人,他所能真实展现的仅仅是自己有经历的那段故事。而不幸,张导又“贵人多忘事”,连自己经历过的年代也记不住。可怜他唤不回自己的记忆,又没法理解别人的故事,要他把“人物,环境,情节”这些拍好实在是难为他了。

    莫非,说出“像“山楂树”这样的题材正是张艺谋导演所擅长的风格。”这句话的人是想让张导这位“失忆”老人,更加“失意”?

  24. 一个月前才知道这篇文章,并读完。
    真的好感动!
    作者的回答很到位!

  25. 第三条的回复很有理、有力!~~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