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评张艺谋新片《山楂树之恋》——硬伤篇(9)(多图)

103、窦骁送周冬雨回家,两人分隔在河两岸,站下,双臂平举至胸前,中空,端住。有人说他们是在隔河拥抱,但拥抱怎么会两臂端平,与两肩同高?请你们找个人拥抱一下,看看你们拥抱时手臂的位置如何。我是实打实把黄颜拉起来试过的,两臂绝对不是这个姿势。

根据我的半调子芭蕾舞知识,我认为这两人的姿势更像一个二位转的准备姿势,但有位网友说得更通俗更形象:他们是在练“法轮功”呢,或者按国内网站的说法,是在练“自动过滤功”呢。

想这窦骁和周冬雨,从来都没练过“自动过滤功”,即使是两人躺一张床上,都没练过,怎么会突然在大白天隔着河练起功来呢?如果说窦骁那次捂在军大衣下可能偷偷练过一把“自动过滤功”的话,那么周冬雨从来就没练过,现在突然练起“自动过滤功”来,能练得好吗?

编剧和导演为了保护观众纯洁的心灵,真是煞费苦心啊!不能在银幕上表现原著中那些“淫秽”的东西是吧?那只好让窦骁周冬雨隔着河练趟“自动过滤功”,过把干瘾了。

严禁任何人根据两人练功手势产生“淫秽”联想,违者必究!

104、魏红怀孕了(严禁产生“淫秽”联想,下同),要到县医院去做流产,让周冬雨陪她。两人闲谈中,说起“得手”,周冬雨急切追问什么叫“得手”,魏红解释说:“就是两人睡一张床上。”

你说这个魏红是不是在搞怪?她跟周冬雨是闺蜜,无话不谈,她的恋爱啊怀孕啊流产啊等等等等所有的隐秘都可以告诉周冬雨,不仅如此,她还是个在大庭广众场合下都口无遮拦的人(比如上山下乡动员大会,理发店,医院等),但偏偏到了关键时刻,却把“得手”解释得这么含糊,这不是存心吓唬咱周冬雨吗?

105、魏红为了显老,特意去烫发,但略有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那个年代,中国是没有烫发服务的。况且“显”老有什么用呢?你得真老才行,医院要看的是你单位开的证明,而不是你烫的发型。

不过证明也难不倒魏红,她做成了流产,说明她搞到了证明,看来未婚先孕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怀上了,做掉就是。想魏红一个下乡知青,在县里市里都没单位,都轻而易举搞到了证明,还有谁搞不到证明啊?

106、由于魏红预言窦骁肯定溜了,周冬雨跑到医院去找窦骁(看样子如果没魏红这句话,周冬雨就会把窦骁扔在医院不理了),没找到,只找到高护士,拿到窦骁留给她的脸盆。虽然窦骁并没说为什么消失,但周冬雨已经给他定了性,认为他是畏罪潜逃,不由得怒火万丈。

不过她虽然生气,脸盆还是收下了的,看来这人的小算盘真是打得贼精:人跑了,就已经是一个损失了,如果连脸盆也不要,那不就鸡飞蛋打,双重损失吗?还是逮住一头算一头。

但脸盆拿回家不是用来洗脸的,是用来养老鼠的,先在盆底泥上浆糊,然后塞到床下喂老鼠。

不过太奶奶说那时不兴养老鼠,兴灭老鼠,那么脸盆就不是用来喂老鼠的,是用来做科学实验的,等盆底的浆糊长毛了,可以取下来做青霉素(?)。

107、魏红做完流产从手术室出来,刚开始还张开两腿走路做难受状,但很快就忘乎所以,没事人一样坐在硬木头椅子上跟周冬雨侃大山,然后又跟老妈吵架,除了头发蓬乱之外,没有一点刚做完流产的模样。

也许那个流产手术医生就是这么高超,把头发揉揉乱,胎儿就自动化解了。

如果那位流产医生能活到今天,那可发大财了。

108、魏红妈从天而降,抓住魏红一通大吵,目的就是要让我们再听一遍窦晓的名言“政策会变的”。

于是我们第三次听到那段名言。

看来这影片中爱重复的还不止欢欢一个。

吕丽萍可是个“老戏骨”,出场费应该不低吧?早知道魏红妈的作用就是两次引出窦骁的名言,张艺谋何必请吕丽萍呢?搞个录音机不就行了?想重复多少遍就放多少遍,又省钱又不走样。

109、周冬雨终于明白窦骁没“得手”,于是从床下拿出那个涂满浆糊的脸盆来。

糟糕!科学实验没做成,过了这么久,那浆糊一点没发霉,更没长出长毛来,还是老样子。

110、周冬雨正在教室糊弄学生,有人找来了,她匆匆离开教室,面向观众跑来,让我们有机会看清她穿着一件蓝色衣服,领口处能看见白色(或浅色,但绝不是红色)衬衣领。

然后是军用吉普在疾驰,感觉这是本片中衔接最紧凑的几个镜头,没有浪费时间拍摄周冬雨是如何上车,如何坐下,司机是如何发动吉普,又是如何开动的。

但貌似太紧凑了一点,于是,当我们发现跑进医院的周冬雨穿着一件红衣服的时候,我们就搞不懂了:她的蓝衣服怎么变成了红衣服?

莫非是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它?

111、病房里,孙海英迎上前来,用一种奇怪的耳语说话,还伸出手去,想要触摸周冬雨,但不知道为什么,又始终不敢碰到她。

关于这一点,我在《人物篇2》里已经写过,这里就不重复了。

突然想起一个镜头,在一个庆祝会上,孙海英喝醉了,一定要请正在演奏的女士喝酒,人家不搭理,他就端着酒跪在别人面前逼人家喝,样子十分猥琐。

不知道他拍《山楂树之恋》时有没有喝醉?

112、病房里站满了人,很多穿着军装,戴着军帽,想必孙海英已经官复原职了,不然不会有这么多干部战士陪在病房里。但哭得不可开交的只有一人,是个相貌丑陋的中老年女人,没穿军装,估计——不是专职演员,专职演员肯定没那么丑,但肯定是跟张艺谋团队有某种特殊关系的人,不然拿不到这个角色。

据说拍摄地夷陵区委宣传部有位22岁的工作人员叫吴倩,曾有幸与周冬雨窦骁一起吃过饭,“聪明热情的吴倩通过数个月的相处,早已经和剧组人员熟识。几个导演和剧务主任数次给她承诺,会让她出演一个有台词的角色。吴倩翻出剧本,仔细搜寻着适合自己的角色。但她中意的,不是被张艺谋的摄影指导赵小丁的夫人拿去,就是通过各种裙带、朋友、亲戚关系,不远万里从中戏、北影飞过来的在校女生抢走。

直到在影片的结尾,吴倩才终于抢着了机会饰演男一号老三的家属,并且还和女一号有一句台词的对手戏:那是在医院老三弥留的病房外,吴倩冲着赶过来诀别的静秋喊了一句,“快!快!老三在等你!””(http://blog.qq.com/qzone/239567932/1285758658.htm

貌似这个吴倩被忽悠了,因为我们没看到她的戏,但那个又丑又老的女人的戏却保留下来了。

别告诉我说那丑女人是赵小丁的夫人,打死我都不相信!

这么多人利用裙带关系(不等于“潜规则”哈)参演这部“纯爱”电影,真是让人感动啊!

这纯纯的,纯纯的爱哟!

113、窦骁直到死都一直在看着屋顶上贴的合影,为此,他的眼睛不得不处于翻白眼的位置,真佩服他能坚持那么久,如果换了我,眼睛肯定眨个不停了。

不过,我对这一安排十分不解,理由如下:

第一、屋顶那么高,照片贴得离窦骁的头部位置那么远(从吊灯的位置和大小可以判断出来,吊灯挂在房间中央,照片在挂吊灯的位置附近,而窦骁的病床靠墙放着,他的脚才会对着照片),窦骁躺在床上能看见照片?为什么不放在枕头边,或者挂在输液架上,那不是更近看得更清楚吗?甚至还可以亲吻一下。

别对我说那是因为他已经不能伸手或者转身了,难道护士是吃干饭的?他的亲人朋友是吃干饭的?他们不能拿给他看吗?况且如果他不能翻身不能伸手了,那么他的视力早就极度损害了,又怎么看得见贴在屋顶的照片呢?

第二、周冬雨在病床边又哭又叫那么半天,窦骁都没看她一下,眼睛一直是向上翻着的,为什么有了真人还要看照片呢?如果眼睛能向上翻,眼珠应该也能朝旁边转吧?还有,周冬雨为什么不走得更近一点让他看见她呢?

第三、窦骁知道周冬雨还没转正,不能公开恋爱关系影响她的前途,怎么会大张旗鼓地把两人的合影贴在屋顶呢?军医院离周冬雨学校并不远,骑自行车就可以到,难道他不怕消息传到周冬雨学校去?

114、虽然人人都知道窦骁不行了,快死了,但我很有信心,窦骁不会死,因为还在输液呢,从输液管上的透明处,能看见液体一滴一滴往下滴。而且在他流出眼泪之前和之后,他的眼珠都在动。

当然,也可能是我太不希望窦帅哥死去,看花了眼。大家可以帮我核实一下,看清有奖。

115、周冬雨在窦骁病床前哭了很长时间(当然是先把嘴咬歪了几次,招牌性动作嘛),一边哭一边絮叨。这种哭法,我们太奶奶称为“数数地哭”,可能算哭泣中的叙事体,就是一边哭泣,一边叙事,叙事伴着哭泣,哭泣不影响叙事。

据说这种哭法,中老年妇女中比较多见,而中老年妇女中又以农村中老年妇女比较多见,农村中老年妇女中又以专职哭灵人员比较多见,一般人是哭不出那个叙事体来的。

据说现在仍然有这种专职哭灵人员,谁家死了人,但亲属哭不出这个叙事体来,或者懒得哭,就花钱请专职哭灵人员去替他们哭。而这些专职哭灵人员得了人家的钱,就打听一下死者的生平,然后一条一条数数地哭出来。

周冬雨小小年纪,就掌握了叙事体的哭法,难怪张艺谋说她很有“爆发力”。

切,这岂止是“爆发”?简直就是天分!这孩子在这方面前途不可限量。

周冬雨的哭中叙事条理特别清楚,具体来说,她在哭中叙述了这样两件事:

1、你说过,听到我的名字就会回来看我

2、你说我穿红衣服好看,现在我穿红衣服来看你了

这两件事,叙述得很清楚,说完一条,哭几下,再说另一条,没有夹七夹八,颠三倒四,比她平时说话清楚多了,说明这是最适合她的表达方式。

据顾小白(张艺谋?)说,这场戏感动了所有在场人员,拍摄的时候,现场哭声一片。但可能我看到的版本是经过了后期处理的,把这些哭声都抹掉了,因此我只听见周冬雨一个人在哭(数)。

有些伪善之人看到这里肯定要跳起来骂我冷漠了,但这种“数数的哭”实在不能打动我,假得很,我相信一个人如果真的伤心,是绝对不会边哭边叙事的,心都痛碎了,那里还能想到叙事上去?凡是有心思叙事的人,肯定不是真伤心。

这个我很有体会,我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如果感动得泪眼婆娑了,我就写不下去了,要黄颜来代笔,或者等泪眼不婆娑了才写得下去。想我只是个局外人,又以爱搞笑著称,号称什么事情都能看出搞笑成分来,我动了感情尚且无法叙事,那么周冬雨这个局内人怎么可能边哭还边把事情叙述得这么清楚?

还是我们太奶奶一语道破天机:人家是演戏撒,你以为是真的?

116、影片结束处特别告诉大家老三的骨灰被水淹了,据说这是顾小白意义深远的构思,主要是想说明这个爱情故事只是一个现代版“桃花源”,发生在一个没人能够证实其存在的地方,而现在告诉你连老三的骨灰都没了,就是让你明白这个故事只存在于静秋的记忆里,也只发生在静秋的记忆里。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这故事是静秋编出来的,世界上根本没老三这个人,也没有这段爱情。

懂不懂?

但影片开始的时候,我们看见字幕上写着:这是一个发生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真实的故事。

你猜测这个故事是真是假都没问题,关键是你自己不能前后矛盾。

117、片尾响起苏联歌曲《山楂树》,不光是曲子,还有歌词。根据人们对片尾曲的通常理解,应该是在总结本片主题:两个男青工爱上了同一个女孩,而这个女孩也爱他们两个,不知道如何取舍,于是去问山楂树… …

这都哪跟哪呀!

———————————-

硬伤系列就写到这里,肯定有漏掉的,如果你发现了漏掉的硬伤,可以写下来,加以分析,然后传给我,如果我觉得你的分析有理有据,我会向你赠送礼物。

我找到的这些硬伤,与原著无关,而是因为违背常识,违背社会实际,违背人物性格,违背逻辑才成为硬伤的,是任何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的穿帮,是电影大师张艺谋不该犯的低级错误。

有人说,张艺谋糟蹋了《山楂树之恋》这部小说。

我说,他糟蹋的,是他自己。

——————

这女人虽丑,但哭得倒也真实,而女主周冬雨,就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了

周冬雨的招牌性歪嘴,咬的。

屋顶上的照片,不管窦骁看不看得清了,先说你看得清吗?

47 responses to “艾米:评张艺谋新片《山楂树之恋》——硬伤篇(9)(多图)

  1. 抢了沙发再说!

  2. sf

  3. 地板

  4. zt“我说,他糟蹋的,是他自己。”

    》》没有比这句话更精确的了。

  5. 长假归来,一气读完了艾米的硬伤篇,实在过瘾!

    由于外出到一中国移动都去不了的地儿,实在没法上网,所以太奶奶生日当天都没及时送出祝福,现在补上:祝太奶奶幸福吉祥哈!最喜欢听太奶奶讲古摆龙门阵喽:)

    在顺便八一下哈:)

    我们一行人上到了传说中比九寨沟还神秘还美的,关键是还没开发,几乎不为主流社会晓得的一个藏区的深林,走到那里,也有高山上的村长,住得最高,也有几池天然的温泉,有的可以泡脚,有的可以泡澡,有的都能煮熟鸡蛋,不由滴,想起了满家岭,呵呵:)

    那里还有一片美得能让人一见钟情的海子,就是藏区称之为错(湖)的地方。我们六人翻山越岭扛着巨痛苦的高原反应,终于看到了海子,喘息半晌后,大家都没说话,静悄悄的,用眼睛和相机贪婪滴框住美景。

    接着,听到我老公问他的高中男同学:你看过《山楂树之恋》没?

    没。是啥?

    一部小说。你看看吧,很美。

    怎么个美法?

    就像今天我们看到的这片海子一样美。

  6. 这女人虽丑,但哭得倒也真实,而女主周冬雨,就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了————同感,同感!听说很多人都是被最后一场“哭”戏感动的,我却看不出哪里感动人,如艾米所说的“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

  7. 看第一张图片周冬雨的表情,好像在微笑?

  8. 罗老师那句经典的错句,被我在旅途中,当作脑筋急转弯,给上了高原的同行者们,一次改错并爆笑的机会。

  9. 执子之手偕老

    直到在影片的结尾,吴倩才终于抢着了机会饰演男一号老三的家属,并且还和女一号有一句台词的对手戏:那是在医院老三弥留的病房外,吴倩冲着赶过来诀别的静秋喊了一句,“快!快!老三在等你!”
    ———
    我看电影的时候,好象看到这一段,其他人回忆下是不是有这段?

  10. 回复“执子之手偕老”:
    有类似的一段,是一个穿着军装的男生(?)引着周冬雨跑去老三的病房。

  11. 看来硬伤篇到此为止了,真的没看够,太精彩了!第115号硬伤我很有体会“中老年妇女中比较多见,而中老年妇女中又以农村中老年妇女比较多见,农村中老年妇女中又以专职哭灵人员比较多见,一般人是哭不出那个叙事体来的。”我姥姥去世的时候,我妈和我大姨没有一个人这么哭的,她们都是农村老太太,但是也哭不出这种叙事体来。还是太奶奶说得对,“人家是在演戏撒!”

  12. 更正:应是窦骁的病房

  13. 艾米写得精彩!。
    要不是有硬伤系列,我真的是不忍再看电影一眼。
    再次感谢艾米。

  14. 精彩!“我说,他糟蹋的,是他自己。”顶!
    编导真是变态!人都得了白血病了,还那么折磨窦帅哥,把照片贴在那么高的屋顶,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到底是国际大师“独具匠心”!亦或暗藏玄机,白血病能让患者的视力提高?还是远观物体可辅助治疗白血病?

  15. 在屋顶上贴相片,不说看不看得清,就这馊主意想想就让人发笑。

  16. 窦骁在他流出眼泪之前和之后,他的眼珠都在动。http://www.youtube.com/watch?v=LA5ehGnMQVY

  17. 但脸盆拿回家不是用来洗脸的,是用来养老鼠的,先在盆底泥上浆糊,然后塞到床下喂老鼠。
    不过太奶奶说那时不兴养老鼠,兴灭老鼠,那么脸盆就不是用来喂老鼠的,是用来做科学实验的,等盆底的浆糊长毛了,可以取下来做青霉素(?)。
    ————————————哈哈,艾米的联想能力太强了,看来幽默感真是和丰富的想象力息息有关~

  18. 周冬雨在医院那场哭纯粹是为了表演哭而哭,你看她都不肯离窦骁近点,面对一个深爱的垂危的恋人,即使要“倾述”,不是应该靠近他的头部或者耳边说话吗?难怪窦骁即使能翻眼也不肯看真的周冬雨一下,宁可眼睛向上翻着看假的。

  19. 核对了一下,电影中01:47:03秒时,窦骁眼珠从右向左转动了一下, 01:47:17—21秒时,他的眼皮眼珠都在动。

  20. 我现在没法客观的评论这部电影,因为看过原著了,张艺谋留的空白我都能给他填上了,基本是我心里帮他叙事了。我还能边看边解释给老公听,是这么回事儿。
    假设我没看过原著,先看这部电影,应该是看完后急于找到原著,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又白花了银子,真郁闷。

  21. 清风白云飘

    买了一张碟给朋友们看,其中一人是那个年代的看边说说我们那个年代根本没有~~~因为他们属于基本不看小说类的老理工生,所以我买来碟,开头我就看不下去,让他们看后再看书,趁机给他们上上课(用从艾园偷来的知识),推广推广我们心爱的-艾园。

  22. 艾米的硬伤系列看得真叫人过瘾哪!谢谢艾米!

  23. 不过太奶奶说那时不兴养老鼠,兴灭老鼠,那么脸盆就不是用来喂老鼠的,是用来做科学实验的,等盆底的浆糊长毛了,可以取下来做青霉素(?)。
    ———–
    整个笑翻了, 艾米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

    可惜这个系列就此结束了, 不知下面还会有什么惊喜, 期待着

  24.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见哪一个白痴能够指出这一百多处的“硬伤”是有道理的;我估计,就是老谋子、顾小白之流自己怕是也看不出这些“硬伤”。

  25. 老谋只是借了山楂树的名

  26. 收假回来上班第一天,在洗手间遇到一个MM跟偶说她假期终于把山楂树看了,俺们的对话:
    MM:“还是挺感动的。”
    3030:“小说看了没?”
    MM:“没。”
    3030:“没看小说你都能感动?!”
    MM:“看最后那个帅哥病得瘦骨嶙峋的,多可怜!”
    3030:“感动是因为心疼帅哥啊!”
    MM 笑,“还是挺纯的。”
    3030:“那感情,你不觉得太单薄了吗?”
    MM:“嗯…是简单了些。回头还是看书吧~”

  27. 这部分涉及到两个最感人的场面,一个是隔河相送,一个是病房诀别,但都被张艺谋整成了滑稽闹剧,经典变惊点。张艺谋头上的高粱花子太厚,怎么摆都摆不掉,就喜欢那些喧闹的,夸张的,肤浅的东西。

    想想书里那个场景,病房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老三去了,都发出压抑的哭声,只有静秋还满怀希望地跪在老三床前,附在他耳边,一声声告诉他:我是静秋,我是静秋,然后我们看到两滴红色的泪水从老三眼角边滚落,故事戛然而止。

    这样的场景,任是铁人都会流下泪来。合上书,但挥不走老三眼角两滴红色的泪。

    而张艺谋的这个诀别场面,周冬雨站得远远的,又哭又数,搞那么长时间,已经超过了极限,反而让人没有难过的余地了。到最后,眼前之剩下窦骁的白眼和周冬雨的歪嘴。

  28. 看艾米的“硬伤篇”过瘾。张皇帝的“菜花地自恋”我硬是看不下去,为了跟读艾米的评论,我下了几次决心准备看完,但是受不了那电影的傻不拉叽,还是只看了三四十分钟。
    最感到恶心的就是牵树枝过河的情节。周冬雨也太假了,都被窦大哥喂过了,还怕牵手,牵手比喂的威力还会大些?窦大哥则太猥琐,牵在棍子上的手一节节向周冬雨摸过去,偷情老手一样,很不光明。恼火的是那个假纯的周冬雨对窦大哥的偷偷摸摸心领神会,像个会装的偷情老手一样,半推半就让窦大哥握住了手。
    这哪里是纯情?没有半点美可言,看到这里我恨不得一把砸烂丑陋的张皇帝。感谢艾米一个一个揪出那破片的漏洞,揭穿那皇帝的新装,给我出了那口恶气。

  29. 116〉那一条象是抄袭戴思杰“巴尔扎克和小裁缝”里的结局:知青们当年居住过的房子被淹在水下,整个村子也因三峡工程而消失。
    戴思杰本人既是作家又是电影编导。他完全可以说顾晓白抄袭了他的作品。

  30. 回复“xinjiangmm ”:

    有人推荐过这篇了。

  31. 我的白开水版:
    103、窦骁和周冬雨从来都没有拥抱过,连躺在床上时都没有拥抱,而此刻却在光天化日之下隔河拥抱,很虚假,而且两人的姿势很荒唐,不是召唤心爱的人来自己怀抱的姿势,而是已经抱住的姿势,称得上意淫。

    104、魏红回答周冬雨关于什么是“得手”的问题时,一反常态地模棱两可,说就是两人躺一张床上,这不符合她的性格特征,因为她是个大嘴巴,自己的恋爱怀孕流产都敢对周冬雨说,而且还敢在理发店等公众场合大声说。

    105、魏红烫头发的情节不合当时的社会实际,因为那时没有烫发服务。她很容易地就在县医院做了流产,也不符合当时的社会实际,因为当时流产是需要单位开证明的。魏红是下乡知青,在城里根本没单位,年龄又不到,而且没有男朋友,到哪里开证明?

    106、魏红说窦骁肯定溜了,于是周冬雨到医院去找他,给人感觉如果不是魏红这句话,她根本不会想到去看窦骁。窦骁已经离开医院,却没给周冬雨留下只言片语,只留下一个脸盆,这也不符合人物性格,窦骁不应该不说个原因就跑掉,难道不怕周冬雨着急?

    既然周冬雨认为窦骁得手后溜掉了,那么她就不会收下窦骁留给她的脸盆,但她不仅收了,还带回家来,并在盆底涂上浆糊,放到床下。这是稍有常识的人就不会做的事,因为那会引来老鼠,浆糊发霉长毛,也会散发出不良气味。

    107、魏红做了流产,却没事人一样坐在椅子上说话,而不是躺下休息,很虚假。她妈妈赶到医院来吵闹,编剧和导演安排这个情节的目的,无非是让魏红再次重复窦骁的“政策会变的”。但窦骁并没说下乡的人都会招回来,只是说以后可能不用下乡,所以这话在这里没用。

    窦骁这句话,在影片中重复三次,为此导演不惜重金请来“老戏骨”吕丽萍,但这三次重复没一次有意义,对周冬雨来说,她不用下乡,那么这句话没用;对魏红来说,她已经下乡了,那么这句话还是没用。三次出现这句话的场景,都是废戏。

  32. 109、周冬雨终于得知窦骁没得手,于是从床下找出那个脸盆,我们惊讶地发现,盆底的浆糊既没发霉也没长毛,这自然不符合实际,奚美娟家做信封的浆糊,肯定不会是高级的防腐浆糊。

    110、周冬雨上课的时候有人来找她,她跑出教室,我们看见她穿着蓝色上衣,白色衬衣。但当她跑进医院的时候,她穿的却是一件红衣服,情况那样紧急,吉普车也是一路疾驰,她不可能中途回家换衣服,所以这只能是个大穿帮。

    111、孙海英迎上前来,用一种奇怪的耳语说话,并试图触碰周冬雨的肩,但又不敢碰,显得很不自然。联想到他跪地耍赖逼演奏中的女演员喝酒的丑闻,再次证明艾米在开拍前对他的反对十分有道理,这个人戏里戏外都很猥琐。

    112、病房里人满为患,但个个表情木讷,只有一个面目丑陋的女人哭得比较真实,据说很多群众演员都是通过裙带关系挤进这个剧组里来的,给这部号称“纯爱”的电影蒙上了一层不纯的色彩。

    113、为了看挂在屋顶的合照,窦骁的眼睛一直处于翻白眼状态,丑化了人物,而屋顶挂照片的情节也不符合客观情况,因为太高,根本看不见,还不如放在床边来得亲切。

    周冬雨来到病房后,窦骁仍然在看屋顶的合照,这就更不合逻辑了,难道他想见到的不是周冬雨本人,而是屋顶的照片?

    周冬雨一直没到病床跟前去,而是隔着一段距离哭喊,极不真诚。

    114、虽说剧情是窦骁临死,但拍得不真实,他的输液管里液体还在下滴,他的眼睛也在转动。

    115、周冬雨的哭法不像一个突然蒙受打击的年轻女孩,倒像一个久经哭唱的中老年专职哭灵人员,边哭边数,面容扭曲,十分虚假难看。

    116、片尾提到老三骨灰被水淹掉,但这个情节并非原著中所有,而是顾小白别有用心加上的,暗示这个故事只存在于静秋的想象当中,是编出来的。但影片开头却用字幕说明这是一个发生在文革期间的真实故事,那么这个结尾就和开头自相矛盾。

    117、片尾曲与故事内容毫不相关,因为电影已经删掉了原著中所有与《山楂树》歌曲相关的内容。

  33. 当时看见窦骁翻白眼看照片的镜头只是觉得难看恶心,艾米一提才想到:真是的,女主已来到身边他不理,却山长水远地去瞟天花板上的照片,这哪是爱静秋的老三,分明是脑子有问题的顾阿白。

  34. 这种边哭边数的哭法太假了,心思都放在数数上了,而且那个表情貌似微笑,或者说委屈也还过得去,实在看不出伤心。记得爸爸过世时,握着爸爸的手,感觉他的体温从热变凉,没有哭,也没有泪,只想多感受一下和爸爸在一起的最后时光,脑子异常清醒,一屋子的人都在忙,那个时候是没时间伤心的,的确有很多后事要处理。

  35. “这部分涉及到两个最感人的场面,一个是隔河相送,一个是病房诀别,但都被张艺谋整成了滑稽闹剧,经典变惊点。”
    ——顶"十年忽悠"。
    当时看见窦骁站在那,面带微笑,两臂齐肩,两手张开虎口,慢慢向中间靠拢,那阵势让我联想到那句歌:"Killing me softly…”
    我当时的体会是,好象窦骁在表示:让我慢慢掐死你……

  36. "这部分涉及到两个最感人的场面,一个是隔河相送,一个是病房诀别,但都被张艺谋整成了滑稽闹剧,经典变惊点。"
    —–顶"十年忽悠"!
    病房决别时,看到周冬雨开始说了两句"我是静秋…,我是静秋…."联想到小说里的情节,眼泪还是刷的下来了。没想到周冬雨突然哭风一转,来了一大段的叙事曲,让我哽在喉咙的那点Feeling好象突然变成了一只臭袜子! 就象你正以为夹着一口美食往嘴里送,却突然发现那口你已经吃了一半的东西里面夹着一只苍蝇。
    还有接下来的那张白痴照片,真的让我惊得目瞪口呆!

  37. "周冬雨突然哭风一转"应为"哭锋一转",Sorry!因已多年不写中文,抱歉。

  38. 艾米,自己分镜头吧,重拍一个。

  39. 如果有人能把硬伤系列连接起来拍成一部短片, 像”满头引发的血案”一样, 那该多有意思呀.
    想象中应该是这样的:
    放一段影片对话,暂停,然后话外音就说一下艾米的评论. 如此这般, 一共有117个镜头及其评论. 再加点儿想象力来几段张艺谋和艾米隔空对话. 题目就叫”山楂树之辩”, 或者什么更好的名字…

  40. 刚在网上看了电影.
    真后悔先看了书,电影根本就美法看,周冬雨怎么老傻笑?
    提醒:如果想看张艺谋的就不要看书,电影只是借用了书名.

  41. 74年后不可能排练”天大地大”之类早期文革舞蹈,老张把活着里面的造反派和照相馆重复了一遍..74年后没有电影中那些老师扫地,造反派呵斥的事了,歧视来自冷漠和低人一等的感觉,老张应该也是那个年代的.

  42. 痛哭的女人很像“八两斤”的姊妹。
    人在极度痛苦的时候,脑子大概一片空白,反映迟钝。能够“数数地哭”,还蛮有
    条理地絮叨,伤心有限。

  43. 呵呵!还真的挺像八两斤.
    张艺谋说找不到清纯的女孩子,其实不纯的是他自己.
    从开始,他就把中国的男人女人给洗脑洗的不清纯了.

  44. 回复匿名:
    放一段影片对话,暂停,然后话外音就说一下艾米的评论. 如此这般, 一共有117个镜头及其评论. 再加点儿想象力来几段张艺谋和艾米隔空对话. 题目就叫”山楂树之辩”, 或者什么更好的名字…
    ——————————————————
    不谋而合!

  45. 一直对张的片子不看好,都是声势浩大,一看只不过如此。看了这么多评论,决定一定不要去看这部电影了,免得影响原著给我留下的美好感觉!

  46. 关于106:当初窦大哥叫她别浪费革命的墨水,这孩子现在这又开始浪费革命的浆糊了。: )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