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民主人士刘晓波获2010诺贝尔和平奖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了身陷囹圄的中国民主活动人士刘晓波。

刘晓波曾是大学的中文系讲师,去年12月,在他作为“08宪章”的主要发起人之一被拘留一年多后,他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入狱11年。“08宪章”是中国一些知识分子和活动人士呼吁言论自由和多党选举的宣言。

这位资深民主人士还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学生抗议运动的重要成员。在获得了捷克前总统哈维尔(Vaclav Havel)的支持后,他成为了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热门人选。哈维尔也曾经作为一名异见人士参与起草了捷克的“77宪章”,“08宪章”受到其影响。

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对《华尔街日报》说,他将会非常地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象过能得到这个奖。他只是觉得自己有责任为那些没有话语权的人士而战斗。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周五就刘晓波获奖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诺贝尔和平奖应授予’为促进民族和睦,增进各国友谊,推动裁军以及为召开和宣传和平会议而努力的人’,这是诺贝尔的遗愿。刘晓波是因触犯中国法律而被中国司法机关判处徒刑的罪犯,其所作所为与诺贝尔和平奖的宗旨背道而驰。诺委会把和平奖授予这样一个人,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

http://cn.wsj.com/gb/20101008/beu181914.asp

35 responses to “华尔街日报:中国民主人士刘晓波获2010诺贝尔和平奖

  1. 恭喜恭喜,中国终于有人得了诺贝尔奖。

    其实中国早就有人得过诺贝尔奖,达赖喇嘛于1989年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好像中国没把他当中国人,所以一直说中国还没有人得过诺贝尔奖。

    但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说过达赖喇嘛是外国人,或者已经被开除国籍,所以达赖喇嘛应该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

  2. 国内的媒体人士应该学学这篇报道的写法,只谈事实,不夹杂个人观点和感情,谈事实尽量做到全面准确,支持的反对的都报道一下。

  3. 十年忽悠说的好,“国内的媒体人士应该学学这篇报道的写法,只谈事实,不夹杂个人观点和感情,谈事实尽量做到全面准确,支持的反对的都报道一下。”我也是国内媒体人,但自问很难做到这一点,不过以后我会时常用这句话鞭策一下自己!

  4. 有朝一日希望艾米黄颜也能得个炸药奖。

  5. 回复“屿萝”:

    记者采访和写报道时不夹杂个人观点和感情是容易做到的,你的意思可能是在国内做记者,要想不夹杂党的观点和感情,就不太容易做到。

  6. 回复“Jo”:

    刘晓波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离不开我党的支持和培养:),如果党不把他丢监狱里去,他能拿到这个奖?

    至于我嘛,只要不被党树立成推动“和谐”的先锋就谢天谢地了。前几天还看到一篇报道,说央视要到宜昌去寻访山楂树,因为这个故事太适合用来建造和谐社会了,当时就把我急得!

    幸好他们是在说电影《山楂树》,不是说我的小说。

  7. 有人说诺贝尔和平奖最爱用来恶心政府,可能真是这样,如果不恶心这个政府,就恶心那个政府。

  8. 听说刘晓波得诺贝尔的消息被中国大陆封锁了,这就太傻了,如果中国政府不是封锁这个消息,而是大肆宣扬这个消息,并大张旗鼓地庆贺,恐怕很多人就会怀疑刘晓波,他这个民主运动领袖就算废了:)

    当然,也可能大陆政府比我想的要聪明,他们本来是挺刘晓波的,但怕别人看出来,所以故意封锁他得奖的消息:)

  9. 海外一些活跃人士曾联名反对刘晓波得诺奖:
    ———————
    反對劉曉波被提名诺貝爾奖 20位活跃人士公開信

    網路文摘

            關心中國民主的海外華裔
    給诺貝爾评奖委员會和哈維爾先生的一封信

    並轉:
    達赖喇嘛
    图图大主教
    2009年诺貝爾文學奖得主赫塔•米勒
    美國國務院和議會
    美國民主基金會
    美國人權組織
    欧洲議會
    國際人權組織

    尊敬的诺貝爾评奖委员會和哈維爾先生:

    我們是多年關心並參與中國民主运動的流亡海外作家、異議人士和海外華裔。我們一直谴責中共政府的一切迫害行爲,我們同樣反對今天中共政府對作家劉曉波的迫害。

    但是,我們不認爲劉曉波先生是2010年诺貝爾和平奖的合格候選人。因爲,就在最近,被非法拘留近一年的劉曉波于2009年12月23日在北京法庭審判中發表了《我没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的陳詞,劉曉波授權妻子于2010年1月21日將此陳詞發表在自由亚洲電台和德國之聲等網站。在此陳詞中,他僅凭中共司法機構在他拘押期間刻意對他個人的特殊待遇,粉飾中共政權惡劣的人權和司法状況。他在此文中既说中共對他的治罪是以言治罪,又稱贊中共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写進憲法,是“標志着人權已經成爲中國法治的根本原則之一。”在同一文中,劉曉波还稱贊監獄的“柔性化的管理”,“爲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让人感到温暖”。

    当劉曉波在監獄中受到“柔性化和人性化”的特殊待遇的同时,在同一個極權國家、同一個年代、同一個司法制度下,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等其他良心犯却受到警方施加如電擊生殖器等令人發指的酷刑。劉曉波明知中共在殘酷摧殘高智晟先生和其他良心犯的同时給予他特殊优厚待遇是別有用心,他却仍在他的《我没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中说中國政府“對普世人權標准的承認”這類完全違背事实的謊言。劉曉波早在1989年的北京天安門运動後,就在全國聯播的電視台讲话中,爲中共在天安門廣場的屠杀洗脫罪名、掩蓋事实。他的這些表現都使他喪失了一位诺貝爾奖得主應具備的道德形象。

    衆所周知, 中共一貫拒絕民間社會的任何力量與它分享權力,它把任何要它放棄獨裁專制的人都視爲威胁到它的政權的敵對势力並進行殘酷迫害,無論是以抗爭的方式还是以規劝的方式,中共都不能容忍,即使劉曉波以《零八憲章》這類規劝中共接受民主制度的谏言書的方式,中共也不能容忍。這次劉曉波的被捕再次说明,認爲中共會自行改良、和平轉型成民主制度的幻想徹底破滅,也说明劉曉波的劝说和谏言之路是完全走不通的。

    劉曉波如何说话是他的自由,但是作爲公衆人物的“異見人士”,他不顧事实地對一貫踐踏人權的中共公開贊揚的行爲,他的既爲自己辯護又爲中共惡行洗脫的矛盾说辭,都立下了一個混淆和顛倒是非的先例,對中國民主运動起到誤導作用和惡劣影響。

    中國的異見人士爭論的焦點是:如何看待中國共産党的極權專制统治?這個爭論導致中國異見人士分爲“抗爭派” 和“合作派”。這個在中國早已公開、在二零零六年又加劇的分歧,曾經被中國共産党政府利用,在中國的異議人士中間引起混亂。這两派的分歧就像前共産捷克时哈維爾先生和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的分歧一樣:前者徹底否定共産極權政府、喚醒民衆抵制專制、建立民主政府,後者與極權政府合作、幻想共同建立“民主制度”。事实上,直到捷克共産党垮台和捷克共産党情治機關的文件解密後,昆德拉当年協助捷克共産党安全部的实情才公布于世。我們認爲,對于劉曉波這樣一個有爭議的“合作派”代表人物,也許同樣只有时間才能说明他的真实面目。中國当前的民主运動就像当初東欧國家共産党倒台前的情況一樣混亂和复杂, 異見人士中存在着分歧和派別,再加上中共情治機關的滲透和收買,使得異見人士這個隊伍越發混亂和复杂。

    最後,我們要再一次说明,我們反對中共極權政府的任何侵犯人權和自由的行爲,無論對“抗爭派”、还是對“合作派”的迫害和監禁,都是以言治罪的非法行爲。然而,如果把诺貝爾和平奖授予給劉曉波這樣的形象有缺陷的“合作派”代表人物,這將對中國人民爭取人權、自由和民主的事业帶来負面影響。

    爲了鼓舞正在反抗中共暴政的正義的中國人民,在诺貝爾和平奖的中國人選上,我們希望诺貝爾评奖委员會考慮那些真正爲爭取中國人民自由和人權作出实際奉獻並还正在遭受着中共迫害的中國其他合適人選,如高智晟律師、胡佳和高耀潔医生。谢谢。

    簽名人(按姓名拼音排列):

    卞和祥(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中國社會民主党中央委员,美國守護者同盟主席,因追求中國自由民主、支持法輪功反迫害被中共列入黑名單。現住紐约)
    郭國汀( 中國人權律師,國際海事海商法教授,自1984年2月至2005年2月遭受中共暴政八次严重的政治迫害,現流亡加拿大)

    还學文(自由作家,因參與海外獨立學者、學生組織,反對中共八九年大屠杀,九二年被中共政府吊銷護照。現住在德國埃森)

    蘇君硯(自由作家、资深时政评論家,北京大學曆史系畢业。曾因六四期間政治觀點受到中共政治迫害,被判刑入獄,後獲聯合國政治保護。現居加拿大多倫多)

    劉國華(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中國東北大學副教授,美國守護者同盟副主席,現住美國紐约)

    劉曉東(自由撰稿人,筆名三妹,因在海外參與和支持中國民主运動被中共列入黑名單。現住美國芝加哥)

    鲁德成(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因參加1989年天安門民主运動和蛋擊毛像被判處有期徒刑16年,1998年獲假釋出獄。現住加拿大卡城Calgary)

    唐柏桥(中國和平民主聯盟主席,在中國曾參與和組織一九八九年民主运動,被判刑三年,入獄一年半。現住美國紐约)

    王功彪(人權活動人士,因家庭出身自幼飽受当局歧視,因自由言論受当局政治迫害,後逃亡澳大利亚獲政治庇護。現居澳大利亚悉尼)

    王勝林(中國異見人士,現任彙豐銀行资深金融信息分析師,因在海外參與和支持中國民主运動被中共列入黑名單。現住美國芝加哥)

    萬華,(自由撰稿人,筆名淩黎,职務工程師,因發表對中共的批评而多次遭中共海外特務的生命威胁和騷扰。現住馬来西亚吉隆坡)

    徐水良(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1973年開始投身中國民主运動,1975年至1979年,1981年5月至1991年5月,两度因參與和支持中國民主运動而入獄十多年。現住美國紐约)

    蕭虹(自由撰稿人,筆名小平头,現住丹麥)

    熊焱(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學生民主运動的參加者,于一九八九年六月十四被捕入獄,九一年一月出獄。現在美國陆軍任牧師。現住美國阿拉巴馬州。)

    許毅(學者,現任教于英國倫敦大學學院。因在海外參與和支持中國民主运動被中共列入黑名單並多年被禁止回中國探親。現住英國倫敦)

    伍凡(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現任《中國事務》總編輯、中國獨立筆會成员、中國自由文化运動協調委员會委员。1957年被当局內定右派份子,1968年被当局定爲現行反革命份子判有期徒刑20年,勞改12年,于1979年11月釋放,回中國安徽師范大學任教。現住美國加州洛杉矶。)

    袁紅冰(自由作家,因參加1989年天安門民主运動遭中共当局秘密逮捕,被政治流放到中國偏远城市貴州,2004年逃往澳大利亚寻求政治避難。現住澳大利亚悉尼)

    曾大軍(教師,現住美國紐约)

    张國亭(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網絡工作者,1960年十六歲时即被捕勞改,後被定爲“反革命罪”判無期徒刑,坐牢長達二十二年,于1982年出獄並逃亡丹麥。現住丹麥)

    仲維光(自由作家,因發表研究指出共産党思想及文化的问題,並發表文章批评中國共産党政府而被中共列入黑名單,九七年被吊銷護照。現住德國埃森)
    http://zyzg.us/thread-206647-1-1.html

  10. 刘晓波(2009年12月23日)

    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

    在我已过半百的人生道路上,1989年6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转折时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七七级),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我的读书生涯是一帆风顺,毕业后留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在讲台上,我是一名颇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同时,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识分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过引起轰动的文章与著作,经常受邀去各地演讲,还应欧美国家之邀出国做访问学者。我给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无论做人还是为文,都要活得诚实、负责、有尊严。那之后,因从美国回来参加八九运动,我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投入监狱,也失去了我酷爱的讲台,再也不能在国内发表文章和演讲。仅仅因为发表不同政见和参加和平民主运动,一名教师就失去了讲台,一个作家就失去了发表的权利,一位公共知识人就失去公开演讲的机会,这,无论之于我个人还是之于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的中国,都是一种悲哀。

    想起来,六·四后我最富有戏剧性的经历,居然都与法庭相关;我两次面对公众讲话的机会都是北京市中级法院的开庭提供的,一次是1991年1月,一次是现在。虽然两次被指控的罪名不同,但其实质基本相同,皆是因言获罪。

    二十年过去了,六·四冤魂还未瞑目,被六·四情结引向持不同政见者之路的我,在1991年走出秦城监狱之后,就失去了在自己的祖国公开发言的权利,而只能通过境外媒体发言,并因此而被长年监控,被监视居住(1995年5月-1996年1月),被劳动教养(1996年10月-1999年10月),现在又再次被政权的敌人意识推上了被告席,但我仍然要对这个剥夺我自由的政权说,我坚守着二十年前我在《六·二绝食宣言》中所表达的信念——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虽然我无法接受你们的监控、逮捕、起诉和判决,但我尊重你的职业与人格,包括现在代表控方起诉我的张荣革和潘雪晴两位检察官。在12月3日两位对我的询问中,我能感到你们的尊重和诚意。

    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众所周知,是改革开放带来了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在我看来,改革开放始于放弃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执政方针。转而致力于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放弃“斗争哲学”的过程也是逐步淡化敌人意识、消除仇恨心理的过程,是一个挤掉浸入人性之中的“狼奶”的过程。正是这一进程,为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国内外环境,为恢复人与人之间的互爱,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从而为国人的创造力之迸发和爱心之恢复提供了符合人性的激励。可以说,对外放弃“反帝反修”,对内放弃“阶级斗争”,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得以持续至今的基本前提。经济走向市场,文化趋于多元,秩序逐渐法治,皆受益于“敌人意识”的淡化。即使在进步最为缓慢的政治领域,敌人意识的淡化也让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对八九运动的定性也由“动暴乱”改为“政治风波”。敌人意识的淡化让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1998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做出签署联合国的两大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2004年,全国人大修宪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

    这些宏观方面的进步,也能从我被捕以来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

    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经历了两个关押地点、四位预审警官、三位检察官、二位法官,他们的办案,没有不尊重,没有超时,没有逼供。他们的态度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从监视居住处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简称“北
    看”。在北看的半年时间里,我看到了监管上的进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桥)呆过,与十几年前半步桥时的北看相比,现在的北看,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特别是北看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这种管理,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激发了他们维持监室秩序和反对牢头狱霸的自觉性,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我与主管我所在监室的刘峥管教有着近距离的接触,他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结识这位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刘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运吧。

    正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和亲历,我坚信中国的政治进步不会停止,我对未来自由中国的降临充满乐观的期待,因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拦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终将变成人权至上的法治国。我也期待这样的进步能体现在此案的审理中,期待合议庭的公正裁决——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裁决。

    如果让我说出这二十年来最幸运的经历,那就是得到了我的妻子刘霞的无私的爱。今天,我妻子无法到庭旁听,但我还是要对你说,亲爱的,我坚信你对我的爱将一如既往。这么多年来,在我的无自由的生活中,我们的爱饱含着外在环境所强加的苦涩,但回味起来依然无穷。我在有形的监狱中服刑,你在无形的心狱中等待,你的爱,就是超越高墙、穿透铁窗的阳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肤,温暖我的每个细胞,让我始终保有内心的平和、坦荡与明亮,让狱中的每分钟都充满意义。而我对你的爱,充满了负疚和歉意,有时沉重得让我脚步蹒跚。我是荒野中的顽石,任由狂风暴雨的抽打,冷得让人不敢触碰。但我的爱是坚硬的、锋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碍。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会用灰烬拥抱你。

    亲爱的,有你的爱,我就会坦然面对即将到来的审判,无悔于自己的选择,乐观地期待着明天。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不同的价值、思想、信仰、政见……既相互竞争又和平共处;在这里,多数的意见和少数的仪意见都会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别是那些不同于当权者的政见将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在这里,所有的政见都将摊在阳光下接受民众的选择,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

    表达自由,人权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杀言论自由,践踏人权,窒息人性,压抑真理。

    为践行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之权利,当尽到一个中国公民的社会责任,我的所作所为无罪,即便为此被指控,也无怨言。

    谢谢各位!

  11. 坚决支持艾米

  12. 刚在这里看到这个消息,说实在的吃了一惊!恭喜!国内网站好像对这个消息采取静音了?这两天路上听广播也总是报道诺贝尔获奖信息,但这个消息却没一点征兆。每当诺奖颁奖时,国媒和国人就总免不了畅想感慨一番中国籍的人何时能得奖,这下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人意外得奖了,却只能“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大概他们盼望的是科学及文学方面的奖吧,当然了,如果政府的人得了这个和平奖,肯定要“举国欢腾”的。

  13. 不怪上面那些海外活跃人士不满意刘晓波,他这个“我没有敌人”的确写得糟糕,与他起草的《零八宪章》互相矛盾,给人感觉是中国的现状虽然不令人满意,但政府一直在进步,今后一定会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那他起草《零八宪章》干嘛?等政府自己完善自己不就行了?)。而他现在唯一不满意的,就是他的因言获罪,如果不是这一点的话,他恐怕很满意了。

    但他最后说,即便他因言论被指控,他“也无怨言”。

    这老兄是不是用错了词?应该是“也不后悔”吧?如果他没怨言,又何必写这么长一篇呢?难道真是为了歌颂政府?

  14. 徐水良: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http://peacehall.com/forum/201010/boxun2010/149726.shtml

    2010-10-8日

    中共当局及其情报机构以及他们的地下势力和花瓶民运,长时间内唱
    双簧,一边搞苦肉计进行打压,一边大肆吹捧,联合炒作,终于欺骗
    了幼稚天真的外国人、国际社会、以及和平奖评奖委员会,终于为刘
    晓波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未来的历史将会证明,这将是诺贝尔和平奖的一个特大笑话。

    刘晓波的获奖,表面上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地下势力和花瓶民运的一
    个大胜利。因为这个动作,既把一个特别著名的软骨头推上诺贝尔奖
    坛,同时也使中共阻止真正的反对派获得诺奖长期努力的一个重大胜
    利。

    但是,实际上,像拉米奇尼克为中共地下势力和花瓶民运背书一样,
    这只是中共地下势力和花瓶民运,名声扫地,不得不靠欺骗和拉拢洋
    人,来为自己背书的又一个行动。不过这个行动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
    力,不惜暴露他们的大量地下势力,不惜伪造签名,不惜伪造声明,
    不惜全力封杀批刘声音,国内中共网管甚至封杀带有批刘文章的电子
    邮件,无所不用其极。但在真正的反对派看来,他们的伎俩也不过如
    此而已。

    二年多以来,先是张祖桦起草08宪章。然后把宪章的一切,都归到
    刘晓头上。接着设苦肉计大动作炒作,中共公安大力演戏,连国安部
    报告都说公安部的苦肉计炒作完全是做戏。而装成反对派的五毛及花
    瓶民运,则大唱赞歌。两边唱双簧联合大造声势。这种双簧戏,不仅
    不符合常理,而且明眼人一看就是别有目的。

    戏法人人会变,但一旦被人看穿,这戏法就没有趣味了。

    可以预料,这戏法,这双簧,将会继续演下去。中共官方,将继续加
    大力度,以大力抨击诺贝尔奖和批判刘晓波的方式,为刘晓波顺势炒
    作,并帮他努力洗脱他的种种嫌疑;而花瓶民运则将连篇累牍的颂扬
    刘晓波,双方配合,把他塑造成反对派英雄和代表人物。欺骗国内,
    也欺骗国际社会。

    但是,不管他们为刘晓波这种虚的荣誉炒作花费多少力量,终究无法
    抹杀他软骨头的铁的历史,无法掩盖他的本性和他真实的一切,无法
    抹杀其“没有敌人”等等为中共保驾护航歪论,无法抹杀其大写《悔罪
    书》,上电视声称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为中共掩盖64屠杀罪行,
    成为89民运中竹筒倒豆子投降中共被中共认为是悔罪投降表现特好
    的全国典型这种软骨头行为,无法抹杀其出狱后,继续大写《末日幸
    存者的独白》,对89民运、和89参加者进行全面否定,继续其投降
    变节向中共暴君献媚的行为。也无法抹煞其攻击杨佳,排挤和打压其
    他异议人士的历史。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的一天,也将是刘晓波走向他名声扫地的未来前
    途的开始的一天。

  15. 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好处就是能听到看到各种各样的意见和观点,还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事实和非事实,很像事实的假象,和很像假象的事实。

    看来看去的结果,有可能是把自己彻底看糊涂了,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但这也比被人封锁了信息来源,只给你看一种意见和观点要好。

  16. 艾园转帖这些文章,只是为大家提供信息,因为国内把很多东西都封锁了,很多网站从国内都上不去,而新艾园虽然也被封锁,但通过代理还能上得来。

    这与诺贝尔和平奖差不多,就是要恶心一下政府。你不让我们看什么,我们就偏要看什么,倒不一定是支持那个“什么”,当然也不见得是反对那个“什么”,关键是你不让我们看那个“什么”,所以我们就要转那个“什么”,看那个“什么”。其实如果你放开了让我们看,我们也未见得有兴趣看。

  17.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诺委会今年反常高调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1008/article_109870.html

    诺贝尔基金会宣布,中国作家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声明中,诺贝尔基金会推崇了刘晓波在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努力。

    日前,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负责人称,中共曾经就是否给在囚异议人士刘晓波颁发诺贝尔和平奖的问题对委员会施压。

    龙达斯塔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是在六月时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会面的。而她说,中共政府反对中国异议人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龙德斯塔德说,当时他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在中国驻挪威大使馆会面,傅莹告诉他,如果将和平奖颁给刘晓波,将会“损害挪威和中国的关系,那将是一个很不友善的举动。”

    龙德斯塔德向美国之音强调,诺贝尔委员会将不会屈服于外界压力。他说:“我们在1989年将和平奖颁给达赖喇嘛,我们已经清楚地表明,我们是个独立的委员会,我们不会照任何人的话办事。”

    中共屡屡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施压,如在往年胡佳,高智晟,魏京生成为大热人选的时候。对于胡佳的2008年落选,海内外舆论认为是中共施压的结果。诺贝尔奖委员会以往并未向外界公开中共这种政治干涉,此次在被施压三个月后才向媒体高调曝光,前所未有,一反常态。

    滕彪律师2小时前在推特上说:党去挪威游说炸药奖评选委员会。委员会说:“这次肯定要颁给中国人,而且是两个。不过可以让你从下面的候选人里来选:热比娅、李洪志、高智晟、天安门母亲……”党说:“请你们颁给刘晓波和胡佳吧。”:)

  18. 袁紅冰,应该是那个当年北大法律系的四才子之一。六四之后的最初几年还曾给本科生讲授民事诉讼法。他从来不用讲稿,手里一张A4纸(估计是提纲一类的东东),一听可乐,能讲上3个钟头。枯燥的诉讼法由他娓娓道来,也不索然无味了。可惜好景不长,94年春季学期开学不久他就被捕了。细节不详。听说是被抓到贵州去了(他好像是贵州人)。

  19. 我是昨天晚上在凤凰卫视上看到的这则消息的。
    “至于我嘛,只要不被党树立成推动“和谐”的先锋就谢天谢地了。”
    哈哈,笑死个人撤!电影《山楂树之恋》被和谐啦!

  20. 希望他可以早点被放出来,为说话写文章被关一辈子实在悲哀。他算是中国现代少有的几个为理想而活的人。

  21. 同意,政府的做法太愚蠢了。。。这样个打压法,越打压,普通老百姓的反面情绪越大

  22. 独裁暴政的典型风格

  23. 艾友友说的对。
    如果政府不封那个“什么”,群众也没多少兴趣揪着去看。

    记得09的时候,关于热比娅的一部纪录片(叫《爱的10个条件》?)在墨尔本国际电影节展播并邀热比娅出席。当时,驻墨总领事就要求主办单位不能放映该纪录片也不能让热比娅出席,据说还有中国骇客为此去黑电影节的网站,弄得满城皆知。结果是什么?该纪录片的门票因此销售一空,热比娅照旧出席首映礼。中国政府免费为“敌人”做了宣传。这不是白痴是什么?

  24. 我当初起名“什么”是有深意的啊,你们看艾友友提了我六次.
    诺贝尔和平奖最爱用来恶心政府—–支持!

  25. 中国政府是既不愿意给民众言论自由,也不愿意给知情权,就连民众听到的声音也是从掌着话语权人的嘴里吐出来的。整一个就是要把民众折腾成人彘。

  26. 谈到刘晓波, 我也想与大家分享一下. 这里高手如林. 很有看头. 还是艾米到位, 一针见血”这老兄是不是用错了词?应该是“也不后悔”吧?如果他没怨言,又何必写这么长一篇呢?难道真是为了歌颂政府?”
    我一直有看刘的文章. 当初还挺佩服他. 后来据一些认识他的人谈起, 他的一些事, 十在令人遗憾. 这里与大家分享这篇郑义多年前写的文章. 我一直很喜欢郑义. 信他的话.
    鄭義:這算什麼懺悔?——評劉曉波的《末日倖存者的獨白》(上、中、下 )
    http://www.fireofliberty.org/trad/article/13293.asp

  27. 回复“源源”:

    把你的贴删了,你最好先把刘晓波的生平搞清楚了再发言。

    身陷囹圄的人说话没自由,但那不等于就得歌颂将他投进监狱的人。况且刘晓波的很多言论并不是在监狱里说的。

  28. 回复“Sissi*0*”:

    把你的跟帖删了。没人反对刘晓波说的“以爱化解恨”,批评他的人针对的是他对政权的妥协和美化。

    “以爱化解恨”自然是个很正确的主张,但要搞清楚是对什么的爱,对什么的恨,如何化解。我们可以用对真理对民主的爱,去化解朋友之间派别之间、人与人之间的恨(比如坐牢的不恨牢头),但不能用对专制制度的爱去化解对专制制度的恨。

  29. 回复“Sissi*0*”:

    你完全是个白痴,这里是我的博客,不是什么“自由论坛”,你睡醒了没有?

    我已经写了贴,告诉你我为什么删你的贴,如果你看不懂,请自觉离开这里。你那水平不够资格在这里发言。

  30. 回复“Sissi*0*”:

    把你的IP封掉了,你回你自己的博客去发言吧。我知道你在美国,说你没睡醒是跟你讲客气,实际上你睡醒不睡醒都是糊涂的。你要爱专制制度,那是你的自由,没人干涉你,但你没有权利在我的博客鼓吹你那套。滚吧!

  31. 这个Sissi*0*貌似在wordpress开有博客,却不明白我的博客不是公众论坛,大概是它自己的博客总没人去,所以以为访问者多的博客就是公众论坛。

    就这种水平,也敢跑到这里来胡言乱语,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32. 《零八宪章》并不是刘晓波起草的。

  33. 昨天参加同学会,有个同学东海舰队复员 — 不是义务兵,是军医.说到裁军,造成了很多负面问题和体制漏洞 — 但是从来没听媒体提过.
    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裁军与否其实和各国军备没有直接关系,宣传其好处,纯粹是为了粉饰太平.而这件良好初衷的话题,却事与愿违地钻了更多的体制漏洞.
    多就不说了,容易敏感.

  34. 原来如此。怪不得有讽刺说法今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是敏感词。

    我对于此感到很悲哀。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