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与《山楂树之恋》

作者:林少华

大江健三郎预言莫言获奖

2010年度诺贝尔文学奖7日揭晓,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成为第107位该奖获得者。

说起来,1994年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久即预言,如果亚洲再有一位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那么应该是中国的莫言。15年过去了,大江的预言没有变成现实。

诺贝尔别的奖项不提倒也罢了,诺贝尔文学奖也硬是把中国人晾在一边,无论如何都情理难容。中国向以诗文称雄于世。甭说别的,1600年前六朝人咏吟“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的时候,欧罗巴人还不知风景美为何物,“鸣禽”只是箭头瞄准的猎物罢了。日本就更不用说了,彼时连字都没一个。可如今,日本人把诺贝尔文学奖拿了两次还不过瘾。

即使是按照诺贝尔文学奖的标准衡量似乎也有失公正。韩寒郭敬明等“80后”“90后”再后一后倒也罢了,而王蒙的《大块文章》足够“大块”,贾平凹的《废都》和莫言的《丰乳肥臀》哪个不充分具有“诗意的冒险和感官的狂喜”?(去年诺奖得主勒·克莱齐奥的获奖评语),陈忠实的《白鹿原》、姜戎的《狼图腾》、王跃文的《国画》以及麦家的《风语》,哪个没“在创作中精彩描绘政治力量的架构,且着力表现个人坚韧和抗争的能量”?(今年诺奖得主秘鲁作家略萨的获奖评语)瑞典文学院那个懂汉语的名叫马悦然的老头儿干什么去了?

村上春树有55%的可能性

想必因为我翻译了村上许多作品的关系,一连好几年都有日本媒体驻京记者在诺奖发布前半个小时预约采访。也有中国媒体让我预测村上获诺奖的可能性。今年也同样,我说他有55%的可能性。当然没说中。不过我仍认为他有获奖可能性。理由是:

一、马悦然认为中国作家捞不到诺奖是因为作品翻译得不好,而村上不存在这个障碍———既然有作品进入美国图书“十佳”,又在捷克和以色列获奖,肯定翻译得不赖。

村上的声誉甚至不亚于马尔克思,是“最受欢迎的外国作家之一”。在德国有“日本的卡夫卡”之誉,在英国被誉为“世界文学的原声”。在中国就更不用说了。作品在世界各地已有30余种语言的译本。

三、作品文学性很强,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流行小说、言情小说。如他自己所说,“自始至终都在追求更为综合性的价值和意象”。尤其《奇鸟行状录》,堪称这方面的“巅峰之作”。

不过作为希望,我当然希望莫言他们获奖。道理明摆着:村上再好、他获奖再对我有利,可他终究是日本人。

《山楂树之恋》可获诺奖?

前不久我看了张艺谋导演的《山楂树之恋》,随后又看了同名小说。我以为,以诺奖原初审美标准即“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杰出文学作品”衡量,这部小说即使获奖也并非说不过去。因为它在爱情方面明显“具有理想主义倾向”。

至少,我看了《山楂树之恋》之后不由得再次感到在爱这方面这几年我们已经失去了理想。毋庸讳言,或许因为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在价值取向上,最迷恋的绝对是权势,其次是财富即钞票,再次是美女的脸蛋。美女的脸蛋当然没有罪过,因为美女的脸蛋也可以指向纯爱,指向精神升华。然而遗憾的是,现实当中更多的指向了性爱,指向官能刺激。对性禁忌防线的一再突破,对动物性欲望的极度张扬,对青春期苦闷以至错位恋情的大肆渲染,充斥着电影银幕、电视荧屏,电脑界面和小说的字里行间,几乎无所不在无孔不入。就这点来说,我———也许我神经过敏或年纪过大———真有些怀疑我们的艺术创作、阅读品位和审美情趣正在退化,正在消解人的精神性而向动物的本能性之间的界线。

关于爱情,古代我们还有孟姜女、天仙配、白蛇传、牛郎织女、柳毅传书、梁山伯与祝英台、牡丹亭、桃花扇、红楼梦等种种感人至深的纯爱故事。可是现代我们有什么?反正我一时想不出。而性爱故事或描写性爱的倒可以想出一大串,如《上海宝贝》、《像卫慧那样疯狂》、《蝴蝶的尖叫》、《我是个坏男人或生日快乐》、《回忆做一个问题少女的时代》、《色·戒》等等。有人统计,《上海宝贝》有关性的描写“不下数百次”,《北京娃娃》的主人公与17个男子发生过关系。

一句话,这是一个张扬性感的时代———前不久上海就被评为世界最性感城市———一个纯爱让位于性爱的时代,一个爱情被物化、异化的时代。但《山楂树之恋》不同,它力图提示爱情的价值与真谛,发掘爱情的纯净与美好,寄寓对最本质、最宝贵的人性的追寻与期盼。

在这个意义上,难道不应该把诺奖授予《山楂树之恋》这样的作品吗?

另外,我总觉得不少时候诺奖过于看重作品的政治色彩。政治是生活的一部分,文学作为生活的反映涉及政治诚然无可非议,但过于看重则不可取。村上春树就曾当面跟我说过:“诺贝尔文学奖那东西政治味道太浓,不怎么合我的心意。”何况———前面也说了———诺奖本来的审美标准是“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杰出文学作品”,而理想主义未必尽是政治理想,纯爱也是理想,一种爱情理想、道德理想。

http://gd.news.sina.com.cn/news/2010/10/10/1016151.html

20 responses to “诺贝尔文学奖与《山楂树之恋》

  1. 《山楂树之恋》“提示爱情的价值与真谛,发掘爱情的纯净与美好,寄寓对最本质、最宝贵的人性的追寻与期盼。”—–就是就是。
    《山楂树之恋》得诺贝尔文学奖指日可待。

  2. 《北京娃娃》是春树的作品,不过不是日本村上春树,而是中国的那个春树,小说名字抄袭《上海宝贝》,笔名抄袭村上春树。就是这个与17个男人发生关系的女人,说《山楂树之恋》没有性关系是“变态”。

  3. 《山楂树之恋》就是“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杰出文学作品”,获不获诺奖都不改变这个事实。

  4. 这位作者是村上春树作品的翻译者,对国内国外文学作品都有研究,能做出这番评论,说明他有眼光。像顾小白那样的白痴,把《山楂树之恋》说得一无是处,只证明他自己有眼无珠。

  5. 我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欣赏到《山楂树之恋》的价值,这位作者是翻译家,严锋是大学博士,大学教授,谢不谦是文学博士,大学教授,法文翻译者是法国前驻华大使,还有很多真正懂文学的人都对《山楂树之恋》做出了公正的评价。

    只有顾小白这种外行,还在孜孜不倦地诋毁《山楂树之恋》,真正惹人笑话。

  6. 小说《山楂树之恋》海外版权输出成绩骄人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副总裁刘伯根向新华社记者介绍说,《山楂树之恋》一书的版权授权已经扩展到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挪威、希腊、瑞典、加拿大、日本和中国台湾,取得显著的阶段性成果。在本届书展上,继续有多家国际出版商对引进该书版权产生了兴趣。”

    \特别期待英文版“山楂树之恋”的出版,女儿可以读。

  7. 回复“后知后觉”:

    把你给的链接删了,因为报道不实。你这里提到的国家早在电影上映前就已购买《山楂树之恋》的版权,艾园曾发帖公布过,前端时间台湾繁体版已经出版,法文版英文版已经翻译完毕,并非因为电影上映才吸引了海外的注意力。

  8. 谢谢艾米删除了连接,刚才贴完了就后悔了。光顾着看到题目很高兴,忽略了报道内容中的不实部分了。

  9. “但《山楂树之恋》不同,它力图提示爱情的价值与真谛,发掘爱情的纯净与美好,寄寓对最本质、最宝贵的人性的追寻与期盼。”
    ——顶!

  10. 不管小说《山楂树之恋》获不获奖,TA在我心里都已经扎了根;艾黄码的每一个故事,我都喜欢,都爱看,也都在心里给TA们留了位置,安了“家”!

  11. 真高兴这么多真正的知识分子认可喜爱艾米的小说《山楂树之恋》。很多年来文化市场真知灼见的声音一直很小,《山楂树之恋》不仅仅是在文学史上有着空前绝后的意义,在文化的认知上也有着引导大众的重要作用。
    顾小白、张艺谋无视事实和真理,张伟平更是拙劣,他们这样人长期在所谓的文化主流市场上如鱼得水,这本身就是文化的悲哀和倒退。
    等英译本、法译本等海外版本发行了,我们可以听听世界的声音,我坚信小说《山楂树之恋》这样的作品和作者完全具备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水平和资格。期待这一天!

  12. 《山楂树之恋》就是“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杰出文学作品”,获不获诺奖都不改变这个事实。
    ——————————————
    顶十年忽悠!

  13. 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欣赏《山楂树之恋》,越来越多的国家翻译出版《山楂树之恋》—–美的东西是大家共同欣赏的。

  14. “《山楂树之恋》就是“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杰出文学作品”,获不获诺奖都不改变这个事实。”
    同意十年忽悠。

    以前推荐艾米时就和朋友说过,艾米可能会获得诺贝奖的。事实是,艾米是理想主义的实践者,反对任何的无知与无理,艾米即使不获奖,她的作品也会代代相传,而且不止山楂树这一部,至少在艾园人手里会这样。

  15. 清风白云飘

    美是人类一生的追求,美好的事物有睹共赏。
    《山楂树之恋》就是“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杰出文学作品”,获不获诺奖都不改变这个事实。顶十年忽悠。

  16. 我也觉得小说《山楂树之恋》可以拿诺贝尔文学奖。因为艾米写得实在是太好,太震撼人心了。

  17. “《山楂树之恋》就是“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杰出文学作品”,获不获诺奖都不改变这个事实。”

    十年忽悠的评论总是简洁、精辟。顶十年忽悠!
    但我还是真诚地希望《山楂树之恋》可以获诺奖。

  18. 艾米的小说《山楂树之恋》及《竹马青梅》都是“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杰出文学作品”,具有史诗性,都可以获诺贝尔文学奖。
    艾米文字刻画美,美的让人心醉,让人落泪,让人流连回味……
    张也好,顾也罢,醉心落后愚昧,忍把美好撕碎。混迹主流演倒退,竟如鱼得水。文艺真善美,急盼回归!

  19. 这篇的作者有眼光!

  20. 期待那一天!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