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张艺谋,你out了!(更新)

据说张艺谋到如今都还不会用电脑打字,不知道他是如何使用互联网查询信息的,可能根本就不查询,只点点书签里的链接,看看几个熟悉的网站就算了。(别告诉我他根本就不上网)

正如有的网友说的那样,张艺谋有点像从前的皇帝老倌儿,除了微服私访,没别的方法接触自己的子民,全靠身边的亲信传递信息。

中国的宫廷故事里经常有这样的桥段:皇帝老倌儿还是好的,主要是他身边的亲信太坏了,向下乱传圣旨,向上乱打报告,结果皇帝老倌儿全听他们摆布,他们说谁该死,谁就该死;他们说谁反叛,谁就是反叛,满门抄斩了再说。

前段时间,张艺谋就犯了个皇帝老倌儿的错误,听信了身边某个太监(比喻用法哈)的谎报(“我知道她(原作者)的说法,别人告诉我的”),发表了那通著名的“两点论”:“电影如果要拍的和原著一模一样,她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不要卖版权了,二是她自己来拍。”

(既然是原著作者自己拍,当然就不卖版权,这两条其实是一条。看来皇帝老倌儿老了,说话重重复复)

不过我这里要说的,还不是在电脑上输入汉字的问题,这只是个手工劳动,不是什么高深技术,只要张艺谋愿意学,我相信他肯定学得会。再说像张艺谋这样的名人,自有人愿意代劳,连给他提鞋都有人会愿意,何况打字乎?

我这里说的out,是从文学/电影欣赏的角度来说的。

张艺谋熟悉和欣赏的,是那种老式的文学/电影模式,最大的特点有两个:

1、 故事里一定有一个或一些“反面人物”,这个反面人物专门与正面人物(一般是主人公)作对,整个故事就是正反两方面的较量。如果正面人物取胜,那就是正剧;如果正面人物失败,那就是悲剧。

2、 如果是爱情故事,那么一定要有除爱情之外的其他意义,不能光讲爱情。这一点往往与第一点相辅相成,爱情的意义就是同那个“反面人物”做斗争,斗赢了就“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斗不赢就以血泪揭露控诉那个“反面人物”

现在我用他拍的电影来说明一下:

《红高粱》:正面人物是以男主为代表的某村人民,反面人物是日本侵略军,在爱情方面还有个反面人物,就是女主按计划应该嫁的那个人,结果是男主抢了女主,战胜了一个反面人物,再联手与另一个反面人物日本侵略军作斗争。虽然女主后来牺牲了,但虽死犹荣,影片立意高远,爱情因为附丽于伟大的抗日战争,也获得了伟大的意义。

《秋菊打官司》:这片子不是讲爱情的,爱情连佐料都算不上,影片主要表现秋菊“讨个说法”的过程。“反面人物”当然是那个踢伤了秋菊丈夫“要害部位”的村长(你可以挖深一点)。秋菊一层层告状,有点“现代杨三姐”的架势。

影片的结局是为张粉们定制的:秋菊生孩子难产,村长出手相助,把她送到了医院,保住母婴两条命,于是秋菊与村长前嫌尽释,不再“讨个说法”了。但在孩子满月宴席上,当秋菊等着恩人村长来吃喜酒时,却传来村长因踢伤她丈夫被拘留的消息。

张粉们指责秋菊的话是现成的:人家村长救了你和孩子,你却把人家告进局子里去了,你这个人没有感恩之心,太不厚道了!

虽然秋菊告状在前,村长救人在后,但这不影响张粉的价值判断。

(参见张粉对艾米的指责:张导让你出了名,你还挑张导的刺,你这个人太没有感恩之心,太不厚道了)

据说影片结尾处,秋菊脸上一片茫然。这是中国文学和戏剧中经常出现的纠结:恩惠与正义,无法两全,把人物折磨得要死要活——虽然用现代眼光来看,这事一点也不值得纠结,有恩必报,有法必依,两回事。你踢伤了我的丈夫,理该受到法律制裁;但如果你家需要帮忙,我万死不辞。

呵呵,这个有点扯远了,大力扯回。

《我的父亲母亲》:里面当然也有个“反面人物”,就是那些把男主打成右派的人(你可以挖深点),差点拆散一对有情人,但女主没有屈服,继续爱着男主,等着男主,还冰天雪地去找男主(像不像王宝钏?),最后终于战胜“反面人物”,两人结为夫妇,相爱四十年,谱写了一曲乡村爱情颂歌。

其他例子我就不举了,大家按照这个模式,自己就能分析出个道道来。

也就是说,张艺谋的电影里一定要有“好人”和“坏蛋”,要有正反两方面的力量,没有的话就浑身不自在,总觉得哪里不对头,都不知道该怎么导戏了。

刚好《山楂树之恋》是个没有“反面人物”的故事,有貌似坏蛋的万驼子和秦疯子,但他们只给静秋的生活带来了烦恼,并没对她的爱情造成什么影响。

静秋的妈妈不赞成女儿过早恋爱,被有些读者当成反面人物,但从小说里我们可以看到静秋的妈妈是个充满爱心的母亲,也是一个睿智的女性,她对女儿的忠告即便放到现在,也仍然是睿智的。试想,哪个母亲看到十六七岁的女儿早恋会不担心?也许现在的母亲不用担心女儿顶职的事,但她们会担心早恋影响女儿的学业,影响高考。

女儿早恋没有什么可指责的,爱情来了,门板都挡不住;母亲担心女儿管束女儿也没什么可指责的,那是母亲爱女儿和负责任的表现。理想的解决办法是不要那么早就遭遇爱情,但这种事哪是由得自己安排的呢?所以可行性比较强的解决办法是一对恋人暂时克制一下,放慢热恋速度,等顶职/高考的事办好之后再谈这事。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令人遗憾的是,老三静秋的情虽然久长,但老三的生命却很短暂,他没能等到静秋转正就去世了,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使人们生出那么多的遗憾和痛惜。但这不是静秋母亲的过错,不是静秋的过错,也不是文革的过错。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罪魁祸首,那只能是白血病。

但这让张艺谋很不爽。

一出电影,怎么可以没有一个“反面人物”呢?这像什么话?不行,我得创造一个反面人物出来。于是乎,张艺谋与编剧一起,创造出了一个“反面人物”——奚美娟(我不想说她扮演的人物是静秋妈,因为影片已经彻头彻尾改变了这个角色)。

奚美娟在影片中形象丑恶,一张老脸,永远是阴郁的表情,额头上还长着一个邪恶的大黑痣,不知道是奚美娟本身就有的,还是化妆师给加上去的,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使这个人物加倍可恶。

她的脸上从来没有笑容,对家人冷漠疏离,恶声恶相;对管制她的“革命群众”奴颜婢膝,俯首帖耳;对高干子弟另眼相待,青睐有加。她做信封的动作,都是发泄性的,狠切,狠扎,狠搓,狠刮,像个巫婆在制造咒符。

她对女儿周冬雨的恋爱自然是严加管制,严到不近人情的地步,女儿两脚受伤她都不让女儿坐下,还得窦骁百般求情甚至愿意陪站了,才让两人坐下。她还为窦骁制定了一年不准见周冬雨的禁令,吓得窦骁在医院看见周冬雨时大声嚷嚷着赶她回去,是周冬雨死皮赖脸地要求才留在那里,但却因此在医院门外坐了一夜。

最后窦骁不声不响地抛下周冬雨消失了,连信都没留一封,谁能说不是奚美娟造成的?

窦骁临死的时候,有人来把周冬雨叫去跟他诀别,周冬雨在他病床前哭诉了老半天,但他始终都没望周冬雨一眼,瞟都没瞟一下。如果他不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他对奚美娟的仇恨,我真想不出他还有什么理由不看周冬雨了。

张艺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透露他如此塑造奚美娟这个人物的原因:他想淡化文革因素,突出所谓“文化”因素,表现这样一个主题:窦骁周冬雨的爱情悲剧,不是文革造成的,而是奚美娟这样的人造成的。

但原著里写得很清楚,老三静秋的爱情悲剧(如果可以被称为一个悲剧的话)既不是文革造成的,也不是父母阻拦造成的,而是疾病造成的。

这是个事实,但却是国内的文人大师们无法接受的事实。他们受旧的文艺理论影响,始终认为一个悲剧故事必须有一个“反面人物”,这个“反面人物”的阴险狡诈恶毒凶猛造成了正面人物的悲剧,而这个悲剧的意义,就在于揭露或鞭笞这个“反面人物”。

所以他们看到《山楂树之恋》这样的故事,就总觉得“单薄”了点,“琼瑶” 了点,没有“斗争性”,“没有历史厚重感”,尤其是最后的白血病,更使他们极为不满,就这样病死了?怎么没为某个伟大事业而死?怎么不是舍己救人?怎么不是被坏人害死的?死于白血病?这不跟韩剧一样了吗?

三十多年前,当静秋把这个故事投稿给《L省文艺》的时候,编辑提出的修改意见就是针对这一点的,说人物缺乏斗争性,结尾要改动,要把老三的死因改得“有意义”。

所谓“人物缺乏斗争性”,其实就是说整个故事都是讲两个普通人的爱情的,没有扯到革命啊历史啊等重大题材上去,没有与“反面人物”作斗争,而“有意义”的死,按照当时的情况,最好是在同“四人帮”作斗争时死去。

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国内文坛影坛剧坛的那些“大拿”们其实跟三十多年前《L省文艺》的那个编辑没什么两样,他们仍然不能接受一个“什么都没有,只有爱情”的作品,他们尤其不能接受“爱情悲剧的罪魁祸首是白血病”这一事实。如果我写的《山楂树之恋》不是在网络上连载走红,而是直接投稿给国内那些期刊杂志或者出版社,下场跟三十多年前静秋的投稿没什么两样。

只能说,这些人的审美能力还停留在很久以前的水平上,固执地认为爱情本身是没什么好写的,写爱情必须是为了表现一个更大的主题,比如反封建,反文革,反贪污腐败等,如果没这些“高远”的立意,爱情故事就是“琼瑶”,就是“韩剧”,就是小女人的把戏,大男人不屑一顾,文坛影坛剧坛“大拿”们更是不屑一顾。

封建社会早就结束了,难道你还想写《梁山伯与祝英台》?家族世仇(在文明社会)早就绝迹了,难道你还想写《罗密欧与朱丽叶》?现代社会的爱情没那么多阻碍和桎梏了,那么按照文坛影坛剧坛“大拿”们的意思,也就不用写爱情了,要写也只能当成佐料来写。

读过一点文学史和文学理论的人都知道,新小说与旧小说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旧小说总是有一个或一些“反面人物”,而新小说往往没有“反面人物”,或者只有内在的“反面力量”,矛盾冲突越来越内化,常常集中在同一个人物的身上,他自己内心就具有正面和反面两种力量,这两种力量的斗争和消长,构成了小说的矛盾冲突,推动故事向前发展。

张艺谋还在追求外在的“反面人物”那一套,也太老土了吧?

有人说当今中国社会是个“爱情的沙漠”,我觉得张艺谋等大师应该对此负一部分责任。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渴望真诚而隽永的爱情的,但我们的文坛影坛剧坛一向都是“爱情的沙漠”,没有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爱情片”,文学和影视中的爱情都背负着爱情之外的重担,都必须附丽于爱情以外的因素,不是沦为工具,就是沦为佐料,向读者和观众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爱情是实现更伟大目标的工具,是生活和事业的佐料,只有傻女人才相信爱情,有志向的男人都是不把爱情当回事的,他们以事业为重,操心国家大事。

于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男人,屁本事没有,所谓“事业”就是到单位上个班,或者陪老板打麻将,但他也不屑爱情,宁愿跟几个男人讨论攻打台湾的战略,也不愿意陪陪自己的妻子。而他丝毫不觉得羞愧,反而觉得豪情万丈,切,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围着个女人转?

小说《山楂树之恋》受到这么多读者尤其是女读者的欢迎,就是因为它第一次不背负任何外加因素地描写了爱情,不揭露什么,没反面人物,就是两个青年男女之间的爱情,他们被对方的德才貌吸引,一见钟情,因志趣相投情趣一致而两情相悦,因为白血病而天人相隔,但那份爱穿越时空,绵延不绝。

这样的爱,不值得讴歌吗?一部电影,如果讴歌这样的爱,还不够吗?还得加上一些“反面人物”啊,“揭露”啊,“反抗”啊,才够分量?

如果你对前两个问题的回答是“不”,对后一个问题的回答是“是”,那么,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 out了!

66 responses to “艾米:张艺谋,你out了!(更新)

  1. 沙发

  2. 又抢到沙发了,真高兴!

  3. 占个位,坐下慢慢看。

  4. 于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男人,屁本事没有,所谓“事业”就是到单位上个班,或者陪老板打麻将,但他也不屑爱情,宁愿跟几个男人讨论攻打台湾的战略,也不愿意陪陪自己的妻子。而他丝毫不觉得羞愧,反而觉得豪情万丈,切,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围着个女人转?
    ———————这样的男人可不是少数啊!我的LD也在内:(

  5. aprettypenny1120

    原来我还是靠前的!好久没有过了。

  6. 艾米写得真好!
    搬小板凳来认真上课。
    前两天跟朋友探讨《山楂树之恋》能不能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朋友觉得份量还不够重,其实也是掉进这个套子里了,因为没有反面人物,没有斗争,没有上升到一定高度……
    世界上永恒的主题就是爱情,最美妙的情感也是爱情,张艺谋是绝对的out man!
    还不算太out的men,希望你们看了这篇文章会醍醐灌顶,不再当套中人。

  7. 这几天,一看到“艾米:”就激动不已,能够如此集中的学习,受益匪浅!

  8. 奚美娟的痔是本身就有的.

  9. “皇帝老倌儿”的作派只会让张艺谋越来越OUT。

  10. 张艺谋的思想、观念这么老旧、狭隘,他拍不出什么好电影也就好理解了。一个人如果满肚子迂腐,还能指望他发出什么馨香之气?
    张艺谋的电影给我的感觉就是速食垃圾,反正他现在有名气,很多人冲着他的名气看他的电影,看过后是夸是骂或许他也不关心,反正钱赚到手了是真的。

  11. 好文,艾米这写的-针见血!-

  12. 查资料书时发现的:
    广州图书馆 当前读者: | 退出

    书目查询
    | 书目分类
    | 我的图书馆
    | 网上办证
    | 新书通报
    | 精品图书
    | 信息公告
    | 标 签
    |

    热门检索: 一个月以内的热门检索词(检索次数)
    山楂树之恋(178)
    心理学(147)
    暮光之城(142)
    泡沫之夏(101)

    韩寒(93)
    郭敬明(91)
    鬼吹灯(85)
    中国通史(75)

    岭南故事(72)
    三国演义(72)
    藏地密码(66)
    j951.1/dvd8892(51)

  13. 但我们的文坛影坛剧坛一向都是“爱情的沙漠”,没有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爱情片”,文学和影视中的爱情都背负着爱情之外的重担,都必须附丽于爱情以外的因素,不是沦为工具,就是沦为佐料,向读者和观众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爱情是实现更伟大目标的工具,是生活和事业的佐料,只有傻女人才相信爱情,有志向的男人都是不把爱情当回事的,他们以事业为重,操心国家大事。
    ——————————
    于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男人,屁本事没有,所谓“事业”就是到单位上个班,或者陪老板打麻将,但他也不屑爱情,宁愿跟几个男人讨论攻打台湾的战略,也不愿意陪陪自己的妻子。而他丝毫不觉得羞愧,反而觉得豪情万丈,切,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围着个女人转?
    —————————–

    超顶艾米!

    我不想打击一大片, 说中国的男人们都是这样, 可是至少我认识的朋友, 同学和以前的老邻居家的男人基本上个个都是这样. 如果”有幸”那个”屁”本事都没有的男人恰好在单位当了一个小官, 那你连他回家都别指望了, 因为他需要”应酬”.

  14. 赶紧搬凳子,坐着慢慢欣赏!

  15. 通过张导对山楂树之恋的理解, 我们看到了中国大多数男人对爱情的理解, 不只是张艺谋OUT 了, 中国大多数男人的爱情观都OUT了!

  16. 艾米分析得太透彻了! 句句到位. 太好了! 高水准. 我肯定不想看张的这部电影. 亏了艾米还要看和分析已经弄得面目全非的作品. 真难为啊. 我不想再去失这个望. 我会气昏掉.

    “有人说当今中国社会是个“爱情的沙漠”,我觉得张艺谋等大师应该对此负一部分责任。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渴望真诚而隽永的爱情的,但我们的文坛影坛剧坛一向都是“爱情的沙漠”,没有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爱情片”,文学和影视中的爱情都背负着爱情之外的重担,都必须附丽于爱情以外的因素,不是沦为工具,就是沦为佐料,向读者和观众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爱情是实现更伟大目标的工具,是生活和事业的佐料,只有傻女人才相信爱情,有志向的男人都是不把爱情当回事的,他们以事业为重,操心国家大事.”

  17. 艾米写得太好了。完全赞同!

  18. 真是太精彩了!顶!

  19. 张艺谋的骨子里还是五毛党的那一套:斗!不“斗”,影片就没有“意义”;不“斗”,“立意”就不够“深远”;不“斗”,影片就没有“力量”;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斗”字上,唯独没有在人性和爱情上下“功夫”。

  20. 看的太畅快了,全身毛孔都有种张开的感觉!

  21. 可可的牧歌子

    “于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男人,屁本事没有,所谓“事业”就是到单位上个班,或者陪老板打麻将,但他也不屑爱情,宁愿跟几个男人讨论攻打台湾的战略,也不愿意陪陪自己的妻子。而他丝毫不觉得羞愧,反而觉得豪情万丈,切,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围着个女人转?

    呵呵,这样的男人我也见了不少!!要是有那么一点点屁本事,当上一个小官,那更是了不得了

  22. 爱情的美好是与身份、地位、政治、经济等等不相干,是人类最美好的、自然的感情流露。现代社会越来越难寻这样的美好感情,使我们更加珍惜这样的美好感情,《山楂树之恋》就是让我们在这岩石的社会中感受到美好的爱情,冲击我们逐渐麻木的心灵,唤醒我们还有这样的感情存在,这种感情比战争、事业等等更能够深入人心。可怜的老谋子你的心被石化啦-请去读读原作吧。

  23. 做了一些修改,大家能看出来吗?

  24. 有个叫“庄周梦蝶”的,看到我写的“张艺谋,你out了”,气急败坏,不仅在新浪艾园跟帖,还给我发电邮,说你怎么敢说张艺谋out了?bla bla bla… …

    呵呵,我为什么不敢说张艺谋out了?难道法律规定我不能说张艺谋out?我不过是说个事实,而且拿出了证据,干嘛不能说?

    有些人的那个奴才劲啊,真是八辈子都改不掉,不仅自己把个名导当神供着,还逼迫人家也当神供,活得真可怜。

    我说了张艺谋out,我还写了一系列文章砸他。那又怎么了?难道有谁能因此把我投进大牢里去?顶多就是几个白痴在那里恐吓我,再不买我的书了,还预言再没人敢拍我的小说了。

    So what?

  25. 我读艾米的文章真是太欢畅了。
    国人中奴才很多,看见批评了名人,他们会从心底觉得“大逆不道”。在权威面前,他们绝对地奴颜婢膝。他们的口头禅就是:你算老几,敢批评某某某?在他们看来,一个人能不能批评别人,是看他身份地位的:位高权重者,可以肆意批评别人,否则就是“犯上作乱”。说到底,还是封建思想作怪,缺乏人人平等的现代意识。

  26. 艾米你太帅啦~!

  27. 写得好!
    把人物简单的分成“正、反面”真是件可悲的事情。

    我在看很多国内的影视作品时都不需要带脑子。判断“正、反面”人物,多半只要看这个人是支持男女主角或者反对男女主角,就能知道TA是站在“正队”还是“反队”。为了使各队的人物鲜明化,编剧、导演们还要使“反队”做尽坏事,“正队”则不管做什么都是代表着正义,真理。

    将某一个人物化身为“正义、真理”的代表,无疑就是在创造上帝,耶稣。而将这种观点宣扬给观众,无疑是低估了观众的智商,也暴露了自己对人性的浅薄认识。

  28. 如果,一定要塑造一个 “上帝”或者 “耶稣”。编剧、导演们就应该拿出让人信服的理由,事例。而不是通过丑化一个人物(如电影里对静秋妈妈的丑化),来抬高另一个(群)人物。这样的做法,只不过是让观众在两个烂柿子中挑一个比较不烂的。

  29. 哈哈,艾米对张艺谋几部电影的分析太精辟了!
    他的其他电影也是这么个道道。国内很多电影都是这么个道道。

  30. 其实要拍好人坏蛋打架的电影也可以,好莱坞就有很多这样的电影,但《山楂树之恋》不是这样的小说,就不该搞成这样的电影。

    而且好莱坞的“坏蛋”早就不是爹妈级的了,大多是狂热的疯子,科学家,政客,外星怪物之类。

  31. 好莱坞经典爱情大片《泰坦尼克》就没有一个导致主人公爱情悲剧的坏蛋,女主的未婚夫可以算个自私的人,但他像万驼子一样,并没造成女主的爱情悲剧。男主是在冰海里冻死的,就像老三病死一样,是一种灾难。

    《泰坦尼克》男主的死还可以同“舍己救人”挂上钩,但老三的死完全是疾病的原因,这是张艺谋之类的人最不能接受的。他们骨子里追求“伟大”,但他们对“伟大”的定义有问题,其实是名和利,不是爱和美。

    难道老三的爱情能因为他是病死的就褪色吗?

  32. 艾米的最大优点就是,文字简洁直接, 直切要点,让我这个小时候读语文写段落大意就发愁的人(不过现在老了, 好点了,嘿…) 都能马上读懂文章作者想表达什么观点. 就像你说张艺谋”性爱审美观真是诡异”一样, 直接,毫不掩饰, 很让人欣赏, 起码很多人做不到.

    其实张的审美观在中国人很具有代表性, 中国历史背景造成很多男人就这样, 所以我觉得双方也没什么对错, 其实借用以前一个演员开玩笑说的话”一个喝咖啡的人怎么可以和一个吃大蒜人一起表演呢” (我没有刻意贬低吃大蒜人的意思), 也就是说一个吃大蒜的人怎么能理解一个喝咖啡的人的爱情观, 硬要凑一起, 那就只有不伦不类.

  33. 不过你说”小说《山楂树之恋》中的爱与性,悲壮得催人泪下,美丽得令人透不过气来,但在张艺谋眼里,却是“淫秽”的。” 这一点我很支持艾米, 原小说中我确实看出了 “悲壮得催人泪下,美丽得令人透不过气来”, 尤其是老三和静秋在医院宿舍里的那些片断, 真是让人感到悲壮和美丽, 当时看了就在想,要是我年轻时有过这么一段,死了都值 (现在当然不这么想,现在是我为我两个孩子死了都值,嘿….), 而张说这是”淫秽”, 说是床戏,影响所谓的干净的爱情, 要删掉, 简直狗屁不通(不好意思,说粗话了), 这是小说一个高潮, 哪里淫秽啦…哎

  34. 艾米分析得太精彩了!看的笑死了。
    ——————————————————————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男人,屁本事没有,所谓“事业”就是到单位上个班,或者陪老板打麻将,但他也不屑爱情,宁愿跟几个男人讨论攻打台湾的战略,也不愿意陪陪自己的妻子。而他丝毫不觉得羞愧,反而觉得豪情万丈,切,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围着个女人转?
    ———————————————————————–

    国内向来讲究文艺为政治服务,现在又强调为维稳服务,小说山楂树感动了万千人,却不是反映这些个重大而深刻的主题,“所以他们看到《山楂树之恋》这样的故事,就总觉得“没有历史厚重感”,怎么没为某个伟大事业而死?怎么不是舍己救人?怎么不是被坏人害死的?死于白血病?这不跟韩剧一样了吗?”
    大师们思维既然被固有的框框钉死了,只会在那几个模式里转、转来转去,譬如拉磨的驴,跑得再快,也只是原地打转,能指望弄出什么新的高雅的艺术出来?除非他来个而今迈步从头跃,就此跃了出去!

  35. “其实张的审美观在中国人很具有代表性, 中国历史背景造成很多男人就这样, 所以我觉得双方也没什么对错, ”

    ——为什么双方没有对错?你自己在后面也说张艺谋的观点是“狗屁不通”,难道那意思是说他没有对错?

  36. 再提醒一次: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勇气接受反砸,就不要在这里发帖,不然你很有可能成为一个白痴。

    很多虚荣的人都是走的这条路:

    1、跟了一个贴,有时大多数地方都有道理,但有的地方有问题,于是我反问或反砸了那个部分,于是TA辩驳,但回答不了我的问题,而且又搞出新问题来,于是我再反问或反砸,TA更答不上来,于是就瞎扯,自然会受到我进一步反问或反砸。

    2、这时TA就受不了啦,开始纠缠我的态度或者我办博的方式,比如百花齐放之类。

    3、这就成了白痴了,于是被赶出艾园。

    4、这人是就此消失,还是继续纠缠,或是另找个地方反艾,那就看各人的个性和造化了。

  37. 回复“毛毛虫”:

    奚美娟的“痣”还是“痔”?如果是你说的“痔”,那你怎么能看见?

  38. 这几天看了这么多的评论,都没来得及谢谢艾米. 这么精彩的影评不是经常能看得见的,受益非浅。
    不对不对,要谢谢张大导,没张大导这些谬论,我们怎么能看到艾米精彩的评论。

    希望能看到这些评论出版,完整的出版,没有任何删节。

  39. 艾米 | 十月 15, 2010于2:57 下午 |
    回复“毛毛虫”:

    奚美娟的“痣”还是“痔”?如果是你说的“痔”,那你怎么能看见?
    ——————————————
    艾米,你太幽默了!

  40. 呼吁把艾米对张的电影相关评论编辑出书,做为张类导演顾类编剧的教科书。就怕他们已经out的脑筋读不懂。

  41. “为什么双方没有对错?你自己在后面也说张艺谋的观点是“狗屁不通”,难道那意思是说他没有对错?”
    “再提醒一次: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勇气接受反砸,就不要在这里发帖,不然你很有可能成为一个白痴。”

    哈,你是在反砸我吗,荣幸荣幸,起码我的言论引起你的兴趣,嘿,我没那么小气,经不起人砸, 我也不会消失,我还喜欢你的文字,砸来砸去只是讨论观点,干吗生气,我没马上回答,只是我在地球另一个半球,你回答时,我已经在睡觉了。

    “为什么双方没有对错?你自己在后面也说张艺谋的观点是“狗屁不通”,难道那意思是说他没有对错?”
    我说的他的狗屁不通是指他说的“淫秽”这个观点上,而我说的“双方没有对错”是指你们两个人对人生,和爱情的不同观点上,其实张生活成长的历史背景想来和你的完全不同,他生活的环境形成了他的观点,你生活的环境形成了你的观点,就像这世上很多事,今天被定性为对,明天被定性为错一样,来来回回,谁的观点都有在某段时间或某个群体中占一个位置,所以我就这个意义上说没什么对错,举个例子说,中国古话说“棍棒底下出孝子”, 后来西方人人研究后说打孩子对孩子是一种永久性的心灵伤害,现在很多中国人也接受西方人的这个观点,但是近期我又听到很多西方人,甚至西方教育界也在讨论要对孩子做适度的体罚,到底谁对谁错,谁都说不清,所以只有不断大家“砸来砸去”,找出更合理的方法和观点,始终说不出双方谁对谁错。

    “3、这就成了白痴了,于是被赶出艾园。

    4、这人是就此消失,还是继续纠缠,或是另找个地方反艾,那就看各人的个性和造化了。

    我不会因为你“砸”我,我就对你人生攻击,或者消失, 我不是那种意义的“白痴”,我只有兴趣讨论观点,对于我欣赏的人的言语我都接受,但不是完全同意,对于我不喜欢的人的言语我连反“砸”的兴趣都没有,我从艾园消失只可能我不再喜欢你的文字了。(当然还有一个暂时消失的原因, 就是我的两个小捣蛋keep me fucking busy, 顺便说一下正看你的“中国式不离婚”,喜欢那个老师PETER朱的风格)

  42. 我也同意Janet关于张“淫秽”的说法,这个太过分了,山楂那么高的点击率,如果淫秽,那是不是中国人就喜欢淫秽的东西?这个明显侮辱了广大读者的智商。
    其实对比巩俐当年写的情书和张的这个说法也可以看出某人封建士大夫心里是根深蒂固的,貌似有文化,其实是把自己也有点士大夫的虚伪和做作。

  43. 影视的版权已经全卖了么?
    等你挣了钱,自己投资,自己写剧本,自己选导演,自己选演员。当年琼瑶因为小燕子的一件戏服不和心意,都要飞过来亲自过目,可见年轻的时候也是吃过被篡改的亏的。如果真的全卖了,你那么多好的作品,再谈合同的时候,给自己留个机会,我知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是我真的期望能看到一部真正纯爱的电影,多少年都等,期待着~~~~

    我到现在都没敢看山楂的电影,实在是没有勇气。

  44. 小说《山楂树之恋》受到这么多读者尤其是女读者的欢迎,就是因为它第一次不背负任何外加因素地描写了爱情,不揭露什么,没反面人物,就是两个青年男女之间的爱情,他们被对方的德才貌吸引,一见钟情,因志趣相投情趣一致而两情相悦,因为白血病而天人相隔,但那份爱穿越时空,绵延不绝。
    这样的爱,不值得讴歌吗?一部电影,如果讴歌这样的爱,还不够吗?还得加上一些“反面人物”啊,“揭露”啊,“反抗”啊,才够分量?
    ————————–
    大大地赞一下!这样的爱,穿越时空,在时空中永恒!不管在哪个年代,这样的爱,都是浪漫美好的,令人向往。

    试想一下,如果这样的爱,背负了那些沉重,打上了时代的烙印,便逃不脱文艺政治服务的目的,那么“青年男女间被对方的德才貌吸引,一见钟情,因志趣相投情趣一致而两情相悦”恐怕要无处安放了,剩下的还有什么能够这样长久地感动千万人?

    剩下的这些,时过境迁之后,难逃被世人遗忘,更谈不上穿越时空的永恒!

  45. 刚看了艾米的「从虚荣到白痴」,这才明白艾米为什么对我会有一番「虚荣和白痴」的提醒,我说我还没怎么争论, 怎么就有可能变白痴了,哦,原来前有「知更鸟」在。

  46. 回复“Janet”:

    1、张艺谋的“淫秽观”也是他审美观的一部分,如果你认为他的审美观没有对错,就不应该说他的“淫秽观”狗屁不通。比如你认为满嘴大蒜味的人没有对错,那么你就不应该说他吃了张庄出产的大蒜是错的。

    2、你举的“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例子,与审美观不同,审美观的确可以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但打孩子则不同。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社会,对打孩子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在同一时代的同一社会,同一个立法范围,就只能有一种对错观:如果法律规定不能打孩子,那么打孩子就是错的。

    你从中国扯到美国,从过去扯到现在,这样的例子起什么作用?我与张艺谋又不是两个国家两个时代的人,审美观也不是打孩子这样的问题。

    我觉得你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开始强词夺理了,或者开始头脑混乱了,这从你举的“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例子就可以看出来,请你到此为止吧。

  47. 说审美观没有对错,也是不对的。不管你是什么审美观,你都得遵纪守法,都不能违背真理,都不能否认事实。如果你认为六四当中那些被开花子弹打烂的人体很美,那你的审美观就不对,因为那违背人性。

    张艺谋认为因爱而起的性活动是“淫秽”的,这样的审美观就不对,因为违背人性。

  48. 说“一个喝咖啡的人怎么能够和一个吃大蒜的人一起表演呢”也不对,因为一个剧中可能刚好有一个喝咖啡的和一个吃大蒜的,比如《双面胶》,男方父母是乡下的,而媳妇是城里的,那不就是吃大蒜和喝咖啡的角色吗?为什么不能让吃大蒜的演乡下公婆,让喝咖啡的演城里媳妇呢?

  49. 如果一个人举的例子不能支持自己的观点,那说明她其实不明白自己的观点是什么。

  50. 有的人不喜欢我这样抓住问题不放,他们希望我看主流,看大方向,小的问题就放过算了。

    但你要明白一点:一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培养出来的,只有把每一个小错误都弄明白错在哪里,才能做到逻辑严密,你这里放过一点,那里放过一点,就永远不可能严密。

    父母也应该以这样的方式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除了那些超出孩子年龄的东西以外,其他的问题都应该让他明白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为什么错,为什么对。

  51. 《山楂树之恋》这部小说我和周围好多朋友两年前就看过了,当时被老三和静秋的爱情感动得泪流满面,特别是医院里的那一夜更是看得我们的心都碎了,那么悲壮那么唯美,是小说的高潮是爱的升华。现在居然张艺谋说“淫秽”,我也只能无语。要不是太喜爱这部小说,我是绝不会关注张的这部电影的。我觉得大部分的人是因为看了小说才去看这个电影的。并不是象某贴吧的几个白痴说的是张拍了这个电影人们才去看小说。

  52. 回复“funnyben”:

    你用点击率来证明《山楂树之恋》不“淫秽”,是没用的,因为黄色小说和录像的点击率都很高。

    《山楂树之恋》不“淫秽”,是因为它里面与性有关的描写都是最人性最富有爱心的,反映的是男女主人公之间的情爱,而不是以挑起读者下流想法和冲动为目的。

  53. 张艺谋的得奖作品,大多是反映(杜撰)中国人的愚昧落后麻木丑陋的,他不是靠美去征服国际电影界,而是靠丑陋和怪异哗众取宠。

    这次他拍《山楂树之恋》,彻底暴露出他的审美情趣是什么样的。在他自己看来这部影片拍得非常美,非常抒情,(他那些白痴粉丝也这样认为),但我们看见的却是虚假、做作和浅薄。

  54. 艾米说得好!!

  55. 《山楂树之恋》本来是可以拍成非常美的一部影片的,尤其是在去掉了万驼子秦疯子之后,基本就没有一个丑陋的形象。但张艺谋硬生生地造出两个丑陋形象来:一个是魏红妈,另一个是奚美娟。如果加上病房里出现的那个又老又丑的女人,那就是三个。

    不仅如此,他还把其他人物都丑化了,欢欢本来是天真可爱的小孩子,但被张艺谋导成了做作虚伪的假小孩;周冬雨的弟弟妹妹被导成了从小就会做媒的小大人;周冬雨被导成了无知傻笑纠结端着的“青涩女”;窦骁被导成了咧嘴傻笑动作滑稽大喊大叫的二愣子。

  56. 回复“海伦凯勒”:

    如果你看了某吧那些白痴的评论很生气,那就别去那个吧了,何必把自己搞那么不开心呢?等你哪天内心强大了,不再为不符合事实的言论生气了,再去那个吧不迟。

  57. — “有的人不喜欢我这样抓住问题不放,他们希望我看主流,看大方向,小的问题就放过算了。”

    艾米,谢谢你这样抓住问题不放。

    初看张艺谋的电影,觉得电影拍得粗制滥造,借的名气拍一部低级庸俗的煽情电影,蒙钱而已。

    等看到张艺谋对小说及其人物的一些评论,才知道不是拍摄的问题,而是根本的理解不同,观念不同。特别是他的”淫秽”一说,叫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可是我的水平有限,光在心里纠结一团,却说不到点子上。

    你的这些评论和砸文,仿佛打蛇人抓七寸,直击要害。读得我大叫通快,不但把我纠结的思绪理清,更让我回思小说,对静秋和老三的爱情有更深的认同感。所以我要谢谢艾米的抓住不放。

  58. 痛快!

  59. 艾米 | 十月 16, 2010于6:32 上午 |
    有的人不喜欢我这样抓住问题不放,他们希望我看主流,看大方向,小的问题就放过算了。

    但你要明白一点:一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培养出来的,只有把每一个小错误都弄明白错在哪里,才能做到逻辑严密,你这里放过一点,那里放过一点,就永远不可能严密。

    父母也应该以这样的方式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除了那些超出孩子年龄的东西以外,其他的问题都应该让他明白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为什么错,为什么对。
    ===================================================
    在艾米这里学习到的,受益终生。
    这也是我来到艾园经常反思的。而且放到生活中,会发现,那些大句小句张口就来的人,真是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的啊。前言不搭后语、没有逻辑型、没有幽默感的,挤满了每个犄角旮旯。
    所以,艾园,只要不是停电断网,天天都要来。

  60. “我觉得你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开始强词夺理了,或者开始头脑混乱了,这从你举的“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例子就可以看出来,请你到此为止吧。”

    昨天写完回复以后想想我举的例子是有些牵强,举的例子没说到我想说的点子上,看来毕竟还有点小学里抓不住段落大意的后遗症,哈…
    但是我可以再说两句吗, 如果这次博主艾米再叫我”请你到此为止吧”, 那我就再不说了, 我的那点文学底子也就够我说到这层上了,再说就露馅了, 自己乘势最好给自己个台阶下, 哈,,,

    “一个喝咖啡的人怎么能够和一个吃大蒜的人一起表演呢”
    “比如《双面胶》,男方父母是乡下的,而媳妇是城里的,那不就是吃大蒜和喝咖啡的角色吗?为什么不能让吃大蒜的演乡下公婆,让喝咖啡的演城里媳妇呢?

    我从没说过演乡下公婆的吃大蒜的演员,和演城里媳妇的喝咖啡的演员不能一起演, 我的意思是”吃大蒜的演员演城里媳妇,和喝咖啡的演员演城里媳妇完全是两种感觉. 当然也可能某些吃大蒜的演员很有悟性, 能找到城里人的感觉,但气质上还是有区别的, 反之亦然(我决没有看不起吃大蒜人的意思) 所以推广到艾米和张的”山楂树”上, 就是你写的爱情故事用张的爱情观来演绎就变得不伦不类了.

    我想艾米之所以会想到”为什么不能让吃大蒜的演乡下公婆,让喝咖啡的演城里媳妇呢?”, 可能是我前面引用一个演员的话”一个喝咖啡的人怎么能够和一个吃大蒜的人一起表演呢” 而误会的,我应该说清楚, 那个演员的意思也是说两个不同观点的人演绎同一个观点可能不能凑一起, 凑也可以,就是最后效果不好.

    “如果一个人举的例子不能支持自己的观点,那说明她其实不明白自己的观点是什么。”
    “张艺谋的“淫秽观”也是他审美观的一部分,如果你认为他的审美观没有对错,就不应该说他的“淫秽观”狗屁不通。比如你认为满嘴大蒜味的人没有对错,那么你就不应该说他吃了张庄出产的大蒜是错的。”

    这个我接受批评,确实当时我也就这么感觉,没深思熟虑就写了,现在讨论讨论还是对我有益的. 看来这个对错的概念可以推广到很大,我有点讨论不过来了.我这次可能还是不能说到点子上,但是我还想试着说说,我想应该说张的审美观不是全错, 他的爱情审美观可能很有问题, 但是他拍的电影的画面和色彩确实很不错, 确实很有一批观众, 包括本人, 这方面他确实有他的审美观, 所以不能说他完全 “out”了 (申明我不是张的铁杆粉丝, 我只是觉得他还有可取之处的).
    我想我说的没什么对错的观点是中庸了点, 不过满嘴大蒜味的人在都是大蒜味的人群中确实没什么错, 而如果他去站在不吃大蒜的人群中那就有错了. 艾米与张艺谋确实是同一国家的人, 但应该是两个时代的人吧, 那也就是不同的人群啦.

  61. 回复“Janet”:

    “一个喝咖啡的人怎么能够和一个吃大蒜的人一起表演呢”

    ——这句话怎么可以理解为“吃大蒜的人演喝咖啡的人不合适”?

    如果你连“扮演某角色”和“一起表演”的区别都不知道,连“不是全错”和“没有对错”的区别都不知道,还在这里辩论个什么呢?

    像你这样,每次被驳倒就重新解说自己的观点,那是辩论不完的。

    你也没看懂我对“棍棒底下出好人”的分析。

    请你到此为止吧。

  62. 谢谢艾米的回复和指点。我现在是很少去那个吧了。

  63. 回复 Janet:海伦的意思应该是指贴吧一有些人,看了电影后再来看小说,但看不惯小说,说了很白痴的话,故称之为“白痴”。并不是所有因为电影才知道小说的人都是“白痴”。

  64. 有的人不喜欢我这样抓住问题不放,他们希望我看主流,看大方向,小的问题就放过算了。

    但你要明白一点:一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培养出来的,只有把每一个小错误都弄明白错在哪里,才能做到逻辑严密,你这里放过一点,那里放过一点,就永远不可能严密。

    父母也应该以这样的方式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除了那些超出孩子年龄的东西以外,其他的问题都应该让他明白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为什么错,为什么对。
    ————————–
    艾米说得太好了!是非、对错一定要弄明白,逻辑思维一定得严密,不能似是而非。否则容易被钻空子。纵容小错,看似中庸,实为不讲原则,贻害无穷,可能酿成大错。
    这种纵容、中庸不讲原则,如果放到科技领域,可能会导致嫦娥2号升空时,摇摇晃晃、忽忽悠悠地寻找轨道,并且急得直问地面指挥:“喂。。。大哥,你倒是有没有准头啊!”

  65. 回复“Janet”:

    把你封掉了,请到别处去开道德说教课吧,别在这里借题发挥。

    按照你的理论,《皇帝的新装》里那个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子也是不尊重人了。

    在你谈尊重人之前,请先学会尊重事实。

    请参照我为那些“从虚荣到白痴”的人列的几个发展阶段,看看你走到第几个阶段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