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友友:张艺谋《山楂树》硬伤篇(唇读版)(41-60)

41、周冬雨正啃着白面大馒头,长芳来了,两人上街,买冰棍吃。镜头推近,我们发现这两人吃的不是三分钱一根的糖精水做的硬冰棍,而是比较现代的牛奶雪糕和豆沙雪糕,不符合当时的社会实际。不仅如此,两个女孩还你吃我的雪糕一口,我吃你的雪糕一口,虽然亲热,但不卫生,也不符合人物的年龄特征,这是两个高中生,怎么会在大街上互吃雪糕?

更重要的是,这场戏与故事发展没什么关系,长芳来替老三送钱给周冬雨,并解除了周冬雨对窦骁有“女朋友”的误会,但下面的故事并没受到任何影响,窦骁仍然是躲着周冬雨,让长林来送核桃,那么这场戏就成了多余。

42、周冬雨排球训练迟到,不符合人物性格,也不符合故事发展趋势。周冬雨一向都知道要好好表现才能留校,怎么会在排球训练时迟到呢?如果她是因为做零工迟到,那就意味着她在做工期间跑出来打球,也说不通。

教练训人的话也缺乏逻辑,先问周冬雨为什么迟到,然后不等回答就自己说“是不是还没交钱?”,又是不等回答就说“好!归队吧。”,让人莫名其妙,还以为教练悟出了周冬雨迟到的原因是还没交钱呢,但没交钱怎么可以成为迟到的理由呢?

43、周冬雨排球打得很差,但导演还给了她很多镜头,让她到校外捡球,捡到后以发球方式传给其他队员,但她的手肘却是向着自己方向弯曲的,那就不可能把球发给位于她对面的队员。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周冬雨这么糟糕的球技,训练时又迟到,球队还留着她干什么呢?窦骁送钱她买球衣也成了多此一举。

44、长林给周冬雨家送核桃来,我们有机会比较仔细地看看周冬雨的家了,结果发现家境相当好,家具齐全,床单桌布在当时都算中高档,墙上还挂着当时被称为“四旧”的山水画仕女图之类,完全不符合当时的社会实际。

尤其不合逻辑的是,长林居然评价说:“你们家比山里人还穷。”

联想到影片开头处长林家那些破旧的房子和家具,他这句话就显得很荒谬。

45、长林离去之后,周冬雨悄悄跟在后面,看见了窦骁,说明窦骁也到K市来了,那么窦骁为什么不跟着长林一起去周冬雨家呢?或者他为什么不自己送核桃,却要叫长林送呢?他现在应该已经从长芳嘴里知道周冬雨对他消除误会了,没必要还躲着。

46、周冬雨追到岸边后,大声告诉长林口袋里有钱,别让大妈洗掉了。这时窦骁从船上跳进水里,跑向岸边,到了周冬雨跟前,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些钱来,给了周冬雨。

这就又产生了一个问题,他裤兜里带着钱,为什么不让长林带过去给周冬雨买球衣呢?如果周冬雨不追来,他的钱岂不是要带回去了吗?

47、窦骁把钱递给周冬雨之后,趁机摸了她的手,而这时渡船还没走远,停在那里等窦骁,像窦骁这样体贴周冬雨的人,是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摸她的手的,因为那个年代的人不兴当众秀恩爱,即便是夫妻,都不敢在大庭广众秀恩爱,更不要说尚未正式建立恋爱关系的男女了。

而周冬雨不仅没拒绝,没逃避,还一直傻笑着站在那里,任凭窦骁摸她的手,也不符合人物性格和社会实际。

48、周冬雨穿上窦骁的钱买来的球衣,在球场练球,结果刚接了个球,就甩手腕表示太痛了,又一次显示教练完全没理由让她呆在球队里。

周冬雨到校外捡球,碰见窦骁,两人光天化日之下就站在校门口讲话,却不怕被人看见,不合情理。

49、字幕将时间推进到第二年夏天,男主女主在亭子里约会,窦骁特抒情地对周冬雨说:“去年的今天,我第一次见到你。”

但我们知道,他俩是去年春天相遇的。这样一个低级错误,竟然没被编剧、导演、演员和工作人员发现,说明整个张艺谋团队都缺乏最基本的敬业态度。

50、窦骁进一步抒情道:“我第一次看见你,心里就想,这个女孩为什么这么忧伤呢?”

这个与影片前面表现出来的剧情也不相符,因为周冬雨一直都是笑着的,没表现出忧伤。

51、但周冬雨的回答是:“我从小就这个样子。”而窦骁回答:“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窦骁的问题提得突兀,因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表达的意思刚好是“刚强,不忧伤”,早早就当家了,成天操持家务,甚至要赚钱养家,哪来的时间忧伤?

周冬雨的妈妈是“走资派”,那么文革前大小是个干部,至少是学校一级的干部,工资不会太低,她家即使不算“富人”,也绝对算不上“穷人”。

52、周冬雨突如其来地说:“我爸爸是右派,妈妈身体不好,我要是上山下乡了,家里就没人管了。”

但影片在前面已经多次让周冬雨亲口说出过“留校”的事,说明她早就知道自己不用上山下乡了,至少在窦骁第一次见到她之前,她就知道自己会留校了,怎么突然又担心起上山下乡的事呢?

如果周冬雨是在解释为什么从小就忧伤,也跟上山下乡无关,因为年龄太小时不用担心上山下乡的事,等到年龄大一些,又知道自己可以留校,仍然是不用担心上山下乡。

既然周冬雨根本不用下乡,那么窦骁的安慰“政策会变的”就根本没作用。

53、窦骁的父亲是“高干”,但到文革中后期还没恢复工作,不符合当时的社会实际。走资派是文革早期的事。假若窦骁的父亲在窦骁与周冬雨相识的时候还没恢复工作,那么他在周冬雨问他家是不是高干的时候就应该讲明这一点,但他没有,只说了母亲的事,没说父亲的事。

窦骁家里为他介绍对象,他本人并没同意,所以不能算“出尔反尔”,他前面也从来没有过背叛女友的行为,周冬雨说他“又出尔反尔”就更没道理了。

但窦骁的回答却没声明一下自己从来没有出尔反尔,只保证今后不会对周冬雨出尔反尔,这就等于默认他曾经出尔反尔过。

54、夏天的夜晚,两人捂在军大衣里,不符合生活实际。如果在捂军大衣之前,两人有冻得发抖的镜头,那么后面的捂军大衣还可以解释过去,但我们清楚地看到,在那之前,两人舒适地坐在凉亭里,没有受冻的迹象。

55、周冬雨回到家,奚美娟在嘱咐她好好表现,别影响留校的时候,突然提到“你爸爸也快回来了”,与上下文缺乏逻辑联系,与故事发展毫无关系,也不符合社会实际,那时并不是右派大脱帽的年代。

56、周冬雨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动员大会上编织小金鱼,大声传播窦骁的“政策会变的”高论,都不符合社会实际,这在当时是可以当成“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被逮起来的。

57、周冬雨向罗老师要求参加暑期整理篮球场:“我主动要求参加暑假整修篮球场的劳动”,既然是她亲自向罗老师要求,那就是“主动”,不用在“要求”前加“主动”二字,否则就像说“我用眼睛看了一眼”一样可笑。

58、窦骁周冬雨戏水一场,也不符合社会实际,那时的人,没那么放肆。这两人此刻的言行,都不符合人物的性格特征。

59、窦骁周冬雨两人半赤裸地在野外酣睡,不符合当时的社会实际。那时即便是衣冠楚楚在野外谈恋爱,都可能被联防抓住审问,更别说大天白日赤身裸体睡在一起了。

60、窦骁的偷吻不符合人物性格,画面拍得粗俗不堪。

5 responses to “艾友友:张艺谋《山楂树》硬伤篇(唇读版)(41-60)

  1. 谢谢艾米帮忙做了一些改动。

  2. 整部电影粗制滥造,显示了张艺谋团队极不认真负责的浮躁作风。

  3. 尽是败笔,全无胜笔。

  4. 电影改成这样,真是可惜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