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虚荣离白痴有多远?

有些人本来不是白痴,只是比较虚荣,但当他们的虚荣心受到到挑战的时候,他们可以在一步内完成从虚荣到白痴的“飞跃”。

下面我就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为评论方便,我给她的每个贴都加了标号,把她的网名简化为“知更鸟”:

(1) 知更鸟不歌唱 2010-10-14 21:13:42 [删除] [举报]

天哪,在这儿看了几段评论和回复,真不知如果曹雪芹还活着,他会被红学家气得死去几回,活来又几回。
嘻,我说话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备好钢盔?

我也不喜欢电影拍的如此“纯情”,这样刻画人物削弱了原书的悲剧意义。如果不把书中反映的特定年代,特定的爱情故事原原本本地表现出来,在还原历史的同时警示世人,就失去了意义。我赞成王蒙先生对书的评价:“我们再也不愿意去经历这样的一段历史,但愿这样的故事已经绝版。”

我看电影,完全是比着书中的情节去看的,只为了让心目中原有的“老三”和“静秋”立体起来,电影中不完美的地方,我就用书中的情节去填补。看了电影让我更喜欢原著。

博主回复:2010-10-14 21:27:59 [删除]

王蒙的话,你好像引得不完整。

我不赞成王蒙的话,他把发生在文革中的事都当成文革,不愿意文革重演,就连文革年代的爱情也希望绝迹,等于是泼洗澡水连盆里的孩子都泼掉了。

(2)知更鸟不歌唱 2010-10-15 08:38:45 [删除] [举报]

我引的王蒙先生的话,是印在《山楂树之恋》书上的。

我相信王蒙先生所指的“文革爱情”,是所谓的“革命的”,“红色”的爱情,绝不是指类似老三与静秋的爱情。真正的爱情,都是那个年代所不容的。

博主回复:2010-10-15 09:51:29 [删除]

王蒙:“我们再也不愿意去经历这样的一段历史,但愿这样的爱情故事已经绝版。”

你的引文里没有“爱情”两个字。

王蒙说的是“这样的爱情故事”,当然是指老三静秋的爱情。

你就别为王蒙辩护了,他老人家早就不是从前的王蒙了。

(3)知更鸟不歌唱 2010-10-15 21:28:57 [删除] [举报]

你真的是艾米吗?是不是那些无聊的评论把你弄得这么肝火旺,还戴上了有色眼镜?真想不出来在这儿写字的你,是怎么刻画出老三和静秋那么美丽的人物的。
你慢慢拍砖吧,估计王蒙先生比我头硬,是不会怕砸的。

怕了你了。

博主回复:2010-10-15 21:47:48 [删除]

我在给你的回复里说的都是事实,而你没有勇气接受,反过来指责我戴了有色眼镜。我戴了什么有色眼镜?

难道你的引文不是漏掉一个“爱情”?难道王蒙说的“这样的爱情故事”不是指老三静秋的爱情?难道他的说法不是泼洗澡水连小孩子也泼出去?

这都是跟你不相关的事实,你都不能接受,你这内心也太脆弱了吧?

正是我这样坚持真理的性格才能写出《山楂树之恋》,不然的话,早被王蒙之流吓得停笔了。他不是希望这样的爱情绝版吗?

(4)知更鸟不歌唱 2010-10-15 23:06:17 [恢复] [删除]

我真没看出来王蒙先生好心评价你的书怎么得罪了你。如果王蒙先生的原话是如你所解释的,把孩子也扔出去的话,我想编辑是绝不会引用的。我知道你是真心保护你的书,也想让读者真正领会你书的原意,但,请不要这样对待你的读者。
我真是吃饱了撑的才来你这儿写评论讨骂!老三和静秋真该谢谢你这么保护他们。

好,我绝不再来了,不是没有勇气,也不是脆弱,无论你给我做什么结论。我是不愿看你这样的文字了!失望。

———————————-

“知更鸟”的第一个贴,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不该赞成王蒙那句话,因为王蒙把老三静秋的爱情当成文革的一部分,希望那样的爱情成为绝版,完全是泼洗澡水连孩子一起泼出去了。

我的回复指出了这一点。如果“知更鸟”把王蒙的原文找出来看一下,就会注意到我说的两点都是正确的,但她不去对照王蒙的原文,所以没看见王蒙的话里有“这样的爱情故事”,而记成“文革爱情”,于是上来反驳我,结果当然是漏洞百出。

于是我全文引用了王蒙的话,告诉她漏掉了什么,而王蒙的“这样的爱情故事”指的又是什么。王蒙的话很简单,也很明白,如果“知更鸟”的虚荣心不那么强,应该很容易看出自己的问题,而且这是王蒙的话,又不是她的话,根本犯不着觉得自己丢了人,需要挽回面子。

但“知更鸟”的虚荣心不是一般的强,立马感觉自己的面子受到了伤害,开始攻击我个人(而不是我的观点),说我“肝火旺”“戴有色眼镜”。

从这个贴开始,她就沦为白痴了。

她最后一个贴,彻底暴露出她那脑子是多么拧巴。我批评的是王蒙的观点,而她扯的是恩怨(王蒙得罪了我),我指出的是事实,而她扯出的是编辑。然后就化身为“读者”的代表,指责我对待读者的方式不对。

从争论观点到指责态度,这就是“知更鸟”从虚荣到白痴的“飞跃”。

23 responses to “艾米:虚荣离白痴有多远?

  1. –“我相信王蒙先生所指的“文革爱情”,是所谓的“革命的”,“红色”的爱情,
    绝不是指类似老三与静秋的爱情。”
    这只知更鸟是挺好斗的,自己盲目崇拜不说,还不许别人有不同意见。
    你连王蒙所指的什么爱情都没搞清楚,就给艾米带起大帽子来了,
    到底是谁的肝火旺。

  2. 在当下,批评和自我批评都是需要勇气的。“知更鸟”看不见自己的错误,被指出错误就急得跳脚,才是她本人自己说的“肝火旺”。一类白痴的典型代表。

  3. 读者如果都能认真读读艾米的砸,评文章,思考一下,无论为人还是做事,绝对受益!

  4. 不管什么时候,和别人有不同意见的话,还是先审视一下自己的观点,确定自己无懈可击之后,再发言也不迟。   就算自己的观点被推翻了,也不要恼羞成怒,看看自己错在哪里,加以改进。     别人推翻的是你的观点,又不是你这个人,就算爱面子,也没必要这么恼羞成怒。   在艾园,学会自我反省很重要,也会受益无穷。

  5. 最近到新浪艾园来捣乱的白痴特别多,这个“知更鸟”就是其中一个。

  6. 这样的人,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太自以为是了,而且比较顽固,不容易被砸醒!呵呵,我庆幸我不算顽固,发现自己错了就老实认错!

    喜欢看艾米的分析,很清晰,我以前比较模糊的地方都纠正了呢。比如今天说的:

    我批评的是王蒙的观点,而她扯的是恩怨(王蒙得罪了我),我指出的是事实,而她扯出的是编辑。然后就化身为“读者”的代表,指责我对待读者的方式不对。

    平时有些人和别人争论,发现自己理亏的时候就容易开始揪态度问题,这样的伎俩,实在是幼稚。

  7. 这‘知更鸟’整个一拎不清:)

  8. 不知道什么原因,很多人老是把态度当成一切,这种人总是suppose自己什么都对,当听到有人说ta不对的时候,就疯掉了

  9. 执子之手偕老

    新浪有不少人,尽不起艾米问,一问就露原形,若一砸的话,那更是要犯失心疯了:))

  10. 有人问,可不可以这样理解王蒙的“这样的爱情故事“:指的是静秋想爱又迫于社会压力而不敢爱。

    如果王蒙是你说的这个意思,那么他就应该说“希望这种想爱不敢爱的故事绝版”。

    但静秋并没有想爱不敢爱,她只是怕外人知道,但她的爱是任何力量都不能压制的。

    这是王蒙为《山楂树之恋》题的词,那么“这样的爱情故事”只能是指书中讲述的爱情故事,而“爱情故事”是故事的全部,不能只指静秋一方,更不能只指静秋担心害怕的一方面。

    还是那句话,你就别为王蒙辩护了。除非你能设法证明这话不是王蒙说的,否则你不可能替他洗刷。

  11. 要说“知更鸟”完全不知道自己错了,那是不可能的,她最先说的是“故事”,说明她知道王蒙指的是整个故事。

    但经我指出后,她意识到王蒙那样说静秋老三的爱情是不对的,所以她改为“文革爱情”,想以这种方法来证明王蒙不是在说静秋老三的爱情。

    等到我拿出王蒙的原文之后,她没什么可辩驳的了,便开始扯“肝火旺”“有色眼镜”。到最后就使出贵州驴子的伎俩,指责我对读者态度不好。

    这样的人,虚荣心强,内心脆弱,经不起别人指出自己的错误。她刚上来发言的时候,还特意提到“戴钢盔”的事,说明她知道说错了话会被砸,但她以为自己的话是滴水不漏的,又是批评张艺谋的话,跟博主的意思一致,怎么可能被砸呢?

    正因为她这样有把握,所以她一被砸就傻了眼。

  12. 可以这样说,凡是那些一挨砸就扯态度的人,其实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但他们不想承认,于是开始纠缠态度,以为这样一来我就害怕了,就放他一马。

    如果他有理由,干嘛要扯态度呢?就把理由说出来不是很好吗?

  13. 非常同意90罗小 。
    如果和别人观点不一致,最好首先检查一下自己的观点是否正确。千万不要进行人身攻击。不能凭主观来判断,得有理有据。
    如果被砸,仅是观点,虚心接受,努力学习,提高自己。
    艾园是个学习的好地方,到这里,每天都有新的体会,新的收获,新的惊喜!

    艾米的小说、评论、砸文都很精彩,看得非常痛快,大爱之!

  14. 认识和承认错误需要智慧和勇气!
    “我真没看出来王蒙先生好心评价你的书怎么得罪了你。如果王蒙先生的原话是如你所解释的,把孩子也扔出去的话,我想编辑是绝不会引用的。”
    “知更鸟”不仅不讲真理,而且还戴了副有色眼镜,肝火又旺,见到有人指出错误,就搬出名人甚至编辑吓人,只扯态度,和真理背道而驰,终于成功进化为白痴!

  15. “真正的爱情,都是那个年代所不容的”

    ——那个年代所不容,不等于那个年代就没有。那个年代不允许文学作品有爱情描写,但不等于那个年代的人全都不谈爱情,全都没有爱情。实际上,那个年代也并没对“真正的爱情”进行扫荡,只是文学作品中没有而已。

  16. 王蒙犯的是很多人犯的错误——把文革中发生的一切都算在文革头上。《山楂树之恋》写了老三静秋的爱情,而他们的爱情发生在文革年代,于是这些人就说这本书美化文革,而王蒙则说希望这样的爱情绝版。

    王蒙本人应该是受过文革迫害的人,他痛恨文革,可以理解。但他实际上又是深受文革影响的人,他的思维方式很文革,比如不是具体问题具体对待,而是一刀切,笼统地把文革中的事都当成文革本身。

  17. 下面是百度介绍王蒙的文字;
    ——————
    1940年入北京师范学校附属小学。1945年入私立平民中学学习,上中学时参加中共领导的城市地下工作。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地下党员。1950年从事青年团区委工作。1953年创作长篇小说《青春万岁》。1956年9月7日发表短篇小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由此被错划为右派。1958年后在京郊劳动改造。1962年调北京师范学院任教。1963年起赴新疆生活、工作十多年。期间学会的维吾尔语。1978年调北京市作协。1979年平反。1983至1986年任《人民文学》主编。1986年当选中共中央委员,任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同年6月任文化部部长,1990年卸任

  18. 这种“鸟”不懂讲理,动不动扯态度上去,还有意思指责人?

  19. 认识和承认错误需要智慧和勇气!
    知更鸟学习能力欠佳,听到不同的声音不知反思,缺乏认识错误的智慧,不讲真理,只讲态度,进而搞人身攻击,必将和真理背道而驰,成功进化为白痴!

  20. “知更鸟”的思维方式很有代表性:挨了砸,不是去检讨一下自己的观点有没有问题,而是开始攻击对方的态度,紧接着就进行吓唬:“我绝不再来了……,我是不愿看你这样的文字了……”。切,太老套了,艾米又不是吓大的。艾米如果怕人不看她的文字,早就出来笑眯眯地讨好各路人马了:导演、编剧、名人、读者。BUT,那就不是我们喜爱的坚持真理的艾米了。
    鸟 儿们不看艾米的文字,是他们的损失,不是艾米的损失。

  21. 艾友友 | 十月 16, 2010于8:40 上午 | “真正的爱情,都是那个年代所不容的”
    ——那个年代所不容,不等于那个年代就没有。那个年代不允许文学作品有爱情描写,但不等于那个年代的人全都不谈爱情,全都没有爱情。实际上,那个年代也并没对“真正的爱情”进行扫荡,只是文学作品中没有而已。
    ———————————————
    喜欢艾友友老师的分析,循循而善诱。
    总是在糊涂时遇见,等在路上的解释。

  22. 太赞了!
    我个人是个很容易招架不住‘知更鸟’用的那种放弃论事,直接给人扣帽子的招数的。。。每次争论中遇到这种情况自己也会生气,结果无法继续冷静回应……
    看到艾米的应对受益匪浅阿!!:)

  23. “我批评的是王蒙的观点,而她扯的是恩怨(王蒙得罪了我),我指出的是事实,而她扯出的是编辑。然后就化身为“读者”的代表,指责我对待读者的方式不对。”
    ——艾米的洞察力、分析能力和信息整合能力好强!我又恍然大悟了!呵呵~
    艾友友老师的评论也是很厉害呢!

    我这个人是属“火”的,听人家撒泼骂我,我就来气,无法冷静应对!妈妈就教我要稳住自己情绪,不要理别人怎么骂,把她的观点剥离出来,一条条驳回!我总是说“怎么可能不来气嘛?ta骂我耶~~~你不知道ta骂得多难听!”我总觉得妈妈说的是“理想主义”,我在现实生活中,还没见过这样不受情绪影响的人!基本上看到的都是对骂的场景。

    现在看到艾米的这些辩论文和举的活生生的这些例子,我才恍然大悟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