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为什么说张艺谋不会讲故事(2)

看了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很多人都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窦骁周冬雨的爱情是从哪儿来的:连面都没见过呢,这周冬雨怎么就爱上窦骁了?而周冬雨身材瘦弱,完全是一付尚未发育的样子,又没表现出任何的勤劳智慧勇敢善良,窦骁怎么一下就爱上周冬雨了呢?

也就是说,张艺谋没把这个故事的“发生”讲好,那么他对故事的“发展”处理得怎么样?

同样是脉络不清。

谈过恋爱的人都知道,爱情的发展不仅表现在情感的加深上,也表现在肢体接触面积的增大上,这两者往往是融合在一起的,情感的加深必然导致肢体接触面积的扩大,而肢体的接触也会促进情感的加深,所以相爱的人总是希望如胶似漆,合二为一。

但在张艺谋的影片中,窦骁周冬雨两人爱情的发展脉络却很不清楚,从肢体接触来讲,没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只看到窦骁借树棍子之机抓了周冬雨的手,后来他又借给钱周冬雨的机会摸了她的手,这两次周冬雨都在嘻嘻笑,既不是害羞,也不是沉醉,而是像看到滑稽事的那种笑。考虑到窦骁这些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动作是有点滑稽,那么她的笑不无道理,但不是爱的表现。

后来打完水仗之后两人半裸体地靠在一起睡觉,窦骁醒来后吻了周冬雨,动作仍然很滑稽,没有手的动作,只把嘴伸上前去,而周冬雨的表情是无奈和厌恶,这从她的苦笑可以看出来。这自然也不是爱的表现。

知道窦骁得了白血病,不久于人世的时候,周冬雨抓住了窦骁往下摸的手,没让他得逞。这更不是爱的表现。

从“纯”感情的角度来看,我们也看不出究竟是哪件事促使他们的爱情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所谓“新的高度”,从头到尾都是一样的高度,都是窦骁送礼,周冬雨受礼,窦骁偷袭,周冬雨被袭。前一次送礼与后一次送礼之间既没有联系,也没有发展,平铺直叙。前一次偷袭与后一次偷袭之间既没有联系,也没有发展,无味重复。

比如送电灯泡和送钢笔,这两件事在影片中就处于同样的位置,都是窦骁送礼,用一句话说服周冬雨,周冬雨安然受之,而受之后就没下文了。

当然有人要说了:送灯泡和送钢笔不是你原著里写的吗?你要人家忠实于你的原著,现在人家忠实了,你怎么又不满意呢?

我的原著里是写了送灯泡和送钢笔,但你有没有注意到,老三的灯泡是送给大妈家的,是背着静秋送的,也可以理解为送给长芳和静秋两人用的,因为她们都住那屋。这时的老三,才刚认识静秋,还不好那么明目张胆地帮她,所以采取的是间接的方式。

而送钢笔就直接多了,一个是他与静秋接触多了一些,通过谈论写作和欧美文学,彼此了解更多;二是他外出几天,更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对静秋的感情,也一直惦记着静秋的钢笔漏水,修也修不好了,所以他买了支钢笔送给静秋。

但这个礼物仍然与静秋的个人生活无关,是用于写村史的,而老三好歹也算西村坪的一分子,送钢笔可以理解为代表西村坪人民支持K市八中的教改工作。

老三说服静秋收下钢笔的方法是:如果你不收下,我就送到你们教改组去。他知道静秋最怕外人说闲话,所以这一招肯定能让静秋乖乖收下。

送钢笔比送灯泡还有一个更大的递进之处,就是老三在试笔的时候写了一首小诗,含蓄地表达了自己对静秋的感情,起到了一种试探作用,既可以试探静秋对诗歌的欣赏能力,也可以试探静秋对爱情的态度。这首诗,把他们的爱情故事向前推进了一步,同时也让我们领略到老三的文采和诗情。

如果你按这个方式分析下去,你会发现小说里每一次送礼对故事发展都起着推动作用,但电影里的送礼只是送礼,不怪有些观众会说这是一部“官二代泡妞”电影。

由于影片没有展现周冬雨和窦骁在思想、胸怀、兴趣、爱好方面有任何共鸣,也没表现周冬雨对窦骁怀有任何激情,所以我们其实不知道她究竟是像爱恋人一样爱窦骁,还是像妹妹爱哥哥一样爱窦骁,甚至只是像贪官爱行贿者一样爱着窦骁。

从窦骁方面来看,我们也不清楚他对周冬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当周冬雨向他打听山楂树开什么颜色的花的时候,他很不耐烦地回答:“开什么颜色的花很重要吗?”;

当他在县城等周冬雨的时候,他不到车站里面去接她,却站在站外老远的地方等着,看到周冬雨了也不迎上去;

他在农民家吃饭的时候,夹着一点菜粗鲁地命令周冬雨“张嘴”;

从农民家吃饭完出来,夜更深,天更冷,他却自己穿着大衣,不让给周冬雨穿了;

他让长林去给周冬雨送核桃,自己却躲在外面不露面;但他从船上跳下来送钱给周冬雨后,借机就摸了她的手;

他住院的时候,周冬雨去看他,从白天到夜晚十几个小时,他都没替周冬雨找个住处,后来还在医院走廊上大声笑闹,连累周冬雨被赶出医院,独自坐在医院门外过夜,而他竟然没冲出去陪她,也没为她送件御寒的衣服出去。

但到第二天,他却借了高护士的房间,并请了假,要跟周冬雨在一间房里过夜。到夜晚,他果真有所动作,一只手在被单下“直奔主题”,清楚地告诉观众他想干什么。唉,这个人啊,明知自己得了绝症,将不久于人世,还不顾周冬雨满脸的不情愿,想要成全自己做成那事,这也能算爱?

当然,有人会为窦骁(其实是为张艺谋)辩护:我觉得他很爱她,因为我的男朋友就是这样的。

我说同学,你对爱情的要求也太低了!这个人除了送礼之外,其他方面对你一点也不体贴关心,你把这个也叫做爱?当然,你一介凡人,你要满足于这样的爱情没问题,但我们这里谈的是影片,是爱情片,一部爱情片就拍这样的“爱情”,难怪韩国记者说这部影片比起他们的韩剧来差远了。

三、人物不丰满

这个“丰满”不是指身体的丰满,而是指形象的丰满,也就是人物有个性有特色,是立体的,而不是平面的,是“这一个”,而不是随便哪一个。

所谓“这一个”,就是说故事人物应该与生活中的一般大众有区别,否则形象就不鲜明,写成小说就没有“可读性”,拍成电影就没有“可看性”,既然跟我们身边的大众一样,我干嘛要看小说看电影呢?就看看身边的人不就得了?

《山楂树之恋》原著里的老三和静秋都是很有特色的人物。

老三是个典型的文学青年,他熟悉当时流行的无产阶级文艺理论,也熟悉当时被禁的资产阶级文艺理论,他说话有点“文妥妥”(文绉绉)的,可以随手写出一首小诗来,信也写得睿智深沉。他读过很多欧美小说,借给静秋的第一本书就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罗曼-罗兰的自传体长篇小说《约翰-克里斯多夫》(而不是女孩子比较喜欢、内容相对浅显的《简爱》等)。

老三是那个时代的叛逆者,他看穿了“政治”,知道被人们供得高高的那些“神”们也不过是争权夺利的小人;他推崇人性,对为了子女而放弃革命事业的朱佳静深表理解和同情,他连当时人神共愤的叛徒甫之高也敢同情,认为甫之高不过是舍不下心爱的妻子而已;他甚至能预见一部分未来,比如“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天生我材必有用”,“说不定哪天政策就变了”等等。

当然,老三最打动人心的是他的爱法。他爱一个人,就是为了让那个人过得幸福,为此他可以等一辈子,他可以唯静秋之命是从,他可以克制自己生理上的欲望,他可以放弃今生今世唯一一次与静秋同飞的机会,他可以背上“负心汉”的罪名,他可以做一切的一切,只为了让他所爱的人过得幸福。

而当他做这一切的时候,他没有怨言,没有算计,没有吃亏的感觉,只有幸福感,他对那个激发起他这种非凡爱情的静秋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

老三是一个独特的形象,是“这一个”,而不是随便哪一个。他不仅是生活中不常见的人物,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骑士形象。

原著中的静秋,也是一个独特的人物。她小小年纪,就经历了很多打击和挫折,但她没有被命运之拳击倒,而是顽强地挺立在那里,与天灾人祸作斗争。她给自己立下了“流血流汗不流泪”的军令状,她不怨天尤人,更不自怜自伤,她是个行动派,生活教会了她很多哲理和智慧,她知道如何避免受伤,万一受伤之后如何躲进草丛里自己舔干净伤口,继续微笑着面对生活。

静秋多才多艺,文章写得好,排球乒乓球打得好,会拉手风琴,还会做针线活。她真正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很早就利用暑假做零工赚钱帮补妈妈养家,她挑沙,做油漆,糊纸盒,做地坪,什么都干。

遗传和常年的劳动锻炼体育锻炼使她发育良好,身材健美,富有曲线,总是让老三热血沸腾,激情澎湃。但她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美丽和性感,也不知道老三的热血沸腾。正是这样的美丽而不自知,加上对男性生理的懵懂,对性爱的陌生,使她对老三更具“杀伤力”。

静秋也是一个独特的形象,是“这一个”,而不是随便哪一个。她不仅是生活中不常见的人物,更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德才貌俱全、“流血流汗不流泪”的女性形象。这样的女性形象,超越了当前很多读者的欣赏力,要到未来才能得到普遍的认同。

但张艺谋拍出来的《山楂树之恋》,人物性格就没什么特色,不是“这一个”,而是一抓一大把。

影片中的窦骁,有点油嘴滑舌,主要表现在引用毛主席语录或者伪造毛主席语录上,他还爱做点滑稽动作,比如他逗欢欢玩的时候,用塑料袋蒙着头做踉跄状,他在闹市飞车,大喊大叫,在医院走廊做滑稽动作,照相时做斗鸡眼等。

除此之外,他的性格就没什么特色了。而油嘴滑舌和动作滑稽都不能算独特之处,因为这样的男青年多了去了。

周冬雨这个人物,更是被张艺谋拍成了平面,除了傻笑,耍小脾气,说话颠三倒四,就没什么令人记得住的地方,而傻笑和耍小脾气,自然不能算独特之处,这样的女孩子一抓一大把。

如果刘兰芳们讲的都是生活中一抓一大把的人物,还有谁会愿意天天守着听评书联播呢?

那么《山楂树之恋》原著里性格独特形象丰满的人物,到了影片里怎么就变得一抓一大把了呢?

这得“归功于”张艺谋使用的一些“加减法”,减掉了那些突出人物特色的情节,加进了“一抓一大把”的因素,终于让人物落入了俗套。

张艺谋删掉了原著中老三静秋讨论文艺理论(“革命的浪漫主义”,“诗意”),讨论文学(《约翰-克里斯多夫》,《罗密欧与朱丽叶》),讨论诗歌(“当我第一次遇见你”),讨论手风琴的情节,还删掉了两人溪边洗床单,老三背静秋过河,静秋挑沙等诸多情节,更删掉了两人的几场吻戏和床戏。

张艺谋加了一些极为俗套的戏,比如窦骁喂周冬雨吃菜,打水仗,送小金鱼,送山楂,送脸盆,照合影,窦骁喂周冬雨吃点心等。这些情节,用顾小白的话说,都是“那个年代的男女,甚至这个年代的男女都经常做的事”,也就是说,是随便哪一个都会做的事,而不是只有“这一个”才会做的事。

“那个年代的男女都会做的事”,就是俗套。一旦落入俗套,人物就没有自己的特点,也就成了干瘪平面的人物。

影片《山楂树之恋》该详写的没详写,该略写的没略写,写了的东西,又脉络不清,诸多相似的情节不分轻重缓急地拍摄出来,彼此之间既无联系,又无发展,就那么一个一个堆砌在那里,没有起,没有伏,像记流水账,还连流水账都没记清楚,刻画的人物没有特色,落进了俗套。

有人说,这主要怪编剧,张艺谋是导演,剧本不是他写的。

是的,剧本不是张艺谋写的,而是顾小白等人写的。但张艺谋作为导演,看剧本应该像语文老师看学生作文一样,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来,该删的删,该改的改,如果写得太糟糕就打回去重写,怎么能拿到手就当范文念出来,还复印了多份拿到全国去分发呢?

只能说张艺谋本人也没看出问题来,甚至还加了一些问题进去,可见他真的不会讲故事。

53 responses to “艾米:为什么说张艺谋不会讲故事(2)

  1. 抢沙发

  2. 占位,坐下慢慢看。

  3. 张艺谋和顾小白是半斤八两,水平不相上下。

  4. 有位置了!

  5. 挤挤:)

  6. 艾米关于“这一个”和“那一堆”的评述太到位了!
    再有个性的形象也能被张艺谋表现成面目含混的一堆人,只能感叹他太有化神奇为腐朽的能力了:)

  7. 最近等和看艾米这些娓娓道来的文章,真是幸福之极!

    心里象流过一条条清澈的小溪,舒爽!

  8. 喜欢这个小说的人,看的时候,眼前都能浮现出书中描述的场景,所谓历历在目也,能得到山楂树的导演是幸运的,不需要煞费苦心去安排,人物、场景、心理,都是立体的,只要认真点尊重原著就行了,艾米认真地指出电影的不足,同样是导演的幸运,如果他还有点自醒意识,应该好好研究一下艾米的文章。

    以前看过张爱玲的小说改编的电影,解放前拍的《太太万岁》,让我一惊,原来我们的电影曾经拍得这么好,还有后来关锦鹏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从人物形象到表演都很能体现原著的精髓。相信以后一定会有人拍出美丽的山楂树。

  9. 喜欢艾米的小说,所以一直追艾米追到这里的,最近看了艾米和大家的评论就没有了看电影的欲望,多好的小说啊,电影拍成这样真可惜了!

  10. 和鲜花儿一样,幸福之极!

    艾米这些天分析电影《山楂树之恋》,从人物分析、脉络分析等等方面切入,作为一名艾园读者,我获益匪浅。表示衷心感谢!而且,我坚持认为,这系列文章,真该挺进教材。至少让电影学院的学生学了终生受教。

    记得在艾米在黄颜小系列的某跟帖中说,黄颜妈妈也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她会用最简单的道理和例子阐述最难懂的问题,听的人一听就明白了。

    静秋十六七岁就去编教材了,而艾米黄颜的文章,篇篇都堪称教材。在艾园,每天学习,幸福至极。

    昨晚也有朋友跟我讲央视有栏目在播一个介绍静秋原型的专题。我十分诧异,连静秋都采访不到,居然敢播出,就凭一些路人甲吗?这样做,电视台算不算严重侵权呢?

  11. 老三是一个独特的形象,是“这一个”,而不是随便哪一个。他不仅是生活中不常见的人物,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骑士形象。

    静秋也是一个独特的形象,是“这一个”,而不是随便哪一个。她不仅是生活中不常见的人物,更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德才貌俱全、“流血流汗不流泪”的女性形象。这样的女性形象,超越了当前很多读者的欣赏力,要到未来才能得到普遍的认同。
    ===========================================
    看到这里,热泪长流!

  12. 看艾米的文字真的好感动啊!我的眼睛都湿了。

  13. 一帮小学语文都没有学好的家伙凑在一起,去改编中国文学史上两个独特的形象,还大言不惭,说什么“那个年代的男女都会做的事”,真是可笑之极!可恶之极!

  14. 不知黄颜说的“我相信艾米的系列评论会逐渐得到重视,中国大陆影视界到了严肃认真搞艺术的时候了,就算你是搞商业片,是为了赚钱,你也得有活儿才能赚啊,总把观众当傻瓜哄是不行的。”什么时候才能到来?真希望那天早一点到来!

  15. 艾米写得太棒了!
    读到关于静秋和老三的评述时,热泪盈眶。越发清楚我为什么喜欢“这一个”而不是随便“哪一个”。
    张导可能深谙“哪一个”之道,却无法欣赏“这一个”。盼他讲明白“这一个”的故事,也实在是“强人所难”啊。

  16. 这样的女性形象,超越了当前很多读者的欣赏力,要到未来才能得到普遍的认同。

    ——不同意。我就很喜欢静秋,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样。

  17. 好文!打印下给儿子作教材。

  18. 张艺谋想讲故事吗?抬举了。我看他实在是在商人的嗅觉与本能的驱使下,把这部真实感人的作品以最少投入最快地改造成他赚钱成名的荒唐秀show而已。

    本人孤陋寡闻,听说艾米不到2周,刚刚开始读到黄颜的《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5),发现这个系列也是对《山楂树》非常深刻易懂、严肃风趣的解读。

    当然张艺谋和他的伙伴们对原著不会、也不想读懂的,吸引他们的是名利场。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不同,对《山楂树》的理解欣赏自然不同。所以,我不以为艾园会感动权贵们的良知。但是我衷心感谢艾米和她的伙伴们为真理、真善美和中华文化所做的一切贡献与不懈努力!

  19. 恋人照“大头贴”已经过时了。老谋子还拿来当料呢。

  20. 静静的清河

    一直以来觉得是艾米遇见了许多不同的故事,所以塑造出了许多有自身魅力的人物。现在才知道,是艾米的讲法突出了每一个人独特的自身魅力。着实佩服!

  21. 执子之手偕老

    艾米请查邮件。

  22. 回复“XLZW2010”:

    你只代表你自己,顶多代表一部分人。你到新浪博客搜一搜,到百度的“山楂树之恋吧”去看一看,就知道有能力欣赏静秋的不是大多数。

  23. 冰糖葫芦娃

    那个文伟…拿静秋炒作 真无耻~~必须给她点颜色看看~拿谁当软柿子呢??

  24. 静秋也是一个独特的形象,是“这一个”,而不是随便哪一个。她不仅是生活中不常见的人物,更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德才貌俱全、“流血流汗不流泪”的女性形象。这样的女性形象,超越了当前很多读者的欣赏力,要到未来才能得到普遍的认同。—————说实话…看到这句话我非常有认同感…但也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喜欢静秋…看完小说…其实我佩服静秋比佩服老三要多…很难想象,怎样坚韧的性格才能造就这样一个女子…估计不喜欢静秋的人大多数都没有仔细看小说……我是先看的电影再看的小说…看完电影我脑子里就充满了十万个为什么…看完小说才释然…

  25. 小说与电影“送礼”之比较:

    1、送灯泡 (艾米已经比过了)
    2、送钢笔 (艾米已经比过了)

    3、送毛线:老三迷上了山楂树,因为那是他与静秋初吻的地方,他爱山楂的一切,所以买了山楂红的毛线送静秋。但他知道那是女孩子的衣物,关系不深是不好送的,所以他买了毛线,但没拿出来,当静秋问起为他织毛衣的事时,他才胆怯地提到毛线的事,静秋误以为是给他自己买的,让他把线拿来,他才敢拿来。

    但静秋没有收毛线,因为无法对母亲交待。老三的心里应该是喜忧参半,喜的是静秋没说自己不喜欢那毛线,也没叫他别搞那一套,而是说不好向母亲交待,言外之意就是如果有办法交代,她是愿意收下老三的礼物的。但老三同时也知道静秋暑假要去做零工,心里肯定很担心。

  26. 4、送山楂花:

    虽然静秋生气了,不待见老三了,而老三也以为静秋与长林好上了,但他仍然爱着静秋,把以前说过的关于山楂花的话记得牢牢的,他跑了很远的路,给静秋送来山楂花,但没有打搅她。

    可惜电影没表现这个情节,如果拍出来,应该是很美的画面,初夏,静谧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微风轻拂,旧课桌上,玻璃瓶里,插着一束红色的山楂花,瓶子倒了,水流了出来,湿了课桌,但花儿仍然是那么娇艳欲滴。

    这不比影片中那一篮山楂果强吗?都说张艺谋拍的电影画面“唯美”,我看这些人是不知道什么叫“唯美”。

  27. 5、长芳送钱来,在静秋的追问下,说出钱是老三的,并讲出老三帮助曹大秀的故事,还讲出剪坏老三和未婚妻照片的事,顺理成章的加深了静秋的误会,也使我们看到老三宽阔的人文情怀,他对女性普遍怀有珍惜和同情,而不是为了达到一己私利才送礼。

    如果影片有这个情节垫底,人们就不会认为这是一部“官二代泡妞”的戏。

  28. 要下去忙活了,哪位接着往下分析。

  29. “影片没有展现周冬雨和窦骁在思想、胸怀、兴趣、爱好方面有任何共鸣,”
    ————————–
    不知这俩是怎么爱上的,没有灵魂的电影,毫无感人之处。原著的精神一点儿也没体现出来,

  30. 回复云淡风轻 | 十月 21, 2010于9:45 下午 | :
    “建议艾米的小说准备拍成电影或电视剧时一定要慎重啊!”

    能不能做点儿功课之后再提建议?别老拿自己的建议当个宝儿似的到处贩卖,这么随便地提毫无用处的建议只能让人反感, 进而向白痴靠拢!

  31. 我早就发出过挑战,欢迎任何人改写小说《山楂树之恋》的任何段落或章节,看看有没有人比艾米写得更好。现在已经过去几年了,嚷嚷能比艾米写得好的大有人在,认为艾米写得不好的也大有人在,但就是没有谁拿出过更好的改写来。

    顾小白张艺谋等人再次验证这一点,一大帮编剧导演,又有现成的小说做依据,却搞出这么一出闹剧来,真是不可思议。

    事实证明迄今仍然没人能打败艾米。

  32. “事实证明迄今仍然没人能打败艾米”。赞!赞!赞!

  33. 要说清纯,艾米的文字就称得上清纯。从外貌来讲,是天然去雕饰;从内心来讲,是出污泥而不染。

    《山楂树之恋》,没有佶屈聱牙的句子,没有生僻的词汇,中学以上程度的人阅读起来都没有障碍,绝大多数人都是一拿起这本书就放不下了,一口气读完。读完之后就留在了记忆里,情感上更是很久都走不出来。

    这就是清纯文字的魅力。不懂欣赏的,只能是那些崇尚虚饰和浮华的人。

  34. “绝大多数人都是一拿起这本书就放不下了,一口气读完。读完之后就留在了记忆里,情感上更是很久都走不出来”。
    ——说得太对了!每次读艾黄的书,就跟着了魔、中了邪一样,不吃、不喝、不睡,一口气看完了,人却还在书里,情还在书里,看见的、想着的、念着的都还是书里的人、书里的情、书里的景,好长时间出不来,也不想出来!

  35. 记得静秋曾经说过:“不是艾米幸运地跟这么多可爱的人生活在一起,而是这些人幸运地被艾米发现了他们的可爱之处,并通过她的笔,使这些人走到网上,被更多的人所认识、所认同”。所以感谢艾黄,给我们码出了那么多有关人性和大爱的好故事,让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心才是年轻的”。

  36. 顶!
    黄颜说得太好了!“
    要说清纯,艾米的文字就称得上清纯。从外貌来讲,是天然去雕饰;从内心来讲,是出污泥而不染。
    《山楂树之恋》,没有佶屈聱牙的句子,没有生僻的词汇,中学以上程度的人阅读起来都没有障碍,绝大多数人都是一拿起这本书就放不下了,一口气读完。读完之后就留在了记忆里,情感上更是很久都走不出来。”

  37. 艾米写作的严谨和文字的功力,都被黄颜和十年忽悠和其他网友评论得很透彻了。就不多说了。

    我想说艾米的文字的魅力还有一点,就是坚持写真爱,坚持写人性的美好。艾米写的所有系列都没有离开这条“主线”。

    每一个故事,无论结局是否“圆满”,无论过程如何“纠结”,因为人物的“真爱”,因为尊重“真爱”,所以我们可以欣赏到永恒的“人性美”。

    比如《尘埃腾飞》,因为陈蔼和滕飞的“真爱”,在他们还没有走到最后可以腾飞的那一刻,他们所经历的“纠结”的过程,一直用着“自己”的方式爱着对方,她为他做饭,他想尽办法让她过得好一点。即使不一定有结果,即使不一定能得到,就像很久以前的一句歌词“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因为“真爱”,所以令人感动的。

    又比如《竹马青梅》,艾米碰了一个“雷区”--今今和卫国的“出轨”。“出轨”拿捏得不对,就会变成“鬼混”。因为艾米清清晰晰地交代了今今和卫国的竹马青梅时代,交代了重逢那一刻如何地“再见恨晚”,所以,今今和卫国的“出轨”才会是众望所归,令人感动。

    每次回国,看到艾米的书摆在畅销书架上的时候,我都会想,那些一窝蜂而上的畅销书,不久也会一窝蜂的消失得无影无踪。艾米的书和那些书是不一样的。

    艾米从来没有哗众取宠,从来没有迎合可以“畅销”或“时代的口味”,她写的不过是千古流传的永恒的“真爱”的故事,只不过这些故事发生在这个时代。

    不管国内那些所谓的“文坛”,所谓的“学者”承不承认艾米的价值,不管出版社认为艾米畅不畅销,艾米都已经开创了一个“艾米时代”。

    因为她除了懂得“真爱”,还有有本事把“真爱”的故事用严谨,有趣的方式记录下来。

    艾米的文字清纯,是历练后的简单。那些“真爱”的故事,会通过网络,通过铅字,永永远远地流传下去。

  38. 事实证明没人能打败艾米。

  39. 现在看小说改编的电影和电视剧就会发现,跟原著实在没多大联系,不过是导演和编剧的读后感,所以《山楂树之恋》就变成了《山楂果自恋》,《红楼梦》成了《青楼梦》,倒是方便观众在看了电影和电视剧后对导演和编剧的文化修养和性格特点一目了然。

  40. 看过艾米的原著,觉得谁如果拍出来难度还是很大的。张拍的确实不怎么样,但是本人觉得其他人也未必能胜任

  41. CC说的太太太好了!

  42. 老三是一个独特的形象,是“这一个”,而不是随便哪一个。他不仅是生活中不常见的人物,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骑士形象。

    静秋也是一个独特的形象,是“这一个”,而不是随便哪一个。她不仅是生活中不常见的人物,更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德才貌俱全、“流血流汗不流泪”的女性形象。这样的女性形象,超越了当前很多读者的欣赏力,要到未来才能得到普遍的认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惟其独特,而不是随便哪一个,原著让我们深深地感动。
    如果静秋这样的女性形象,要到未来才能得到普遍的认同,真是难过之极。
    想想眼下,文艺也悲哀。

  43. 6、老三亲自送信,丹娘的绝交信,解除了静秋的误会,两人重修旧好。老三还送了一些粮票给静秋,理由很充足:勘探队直接从西村坪买粮,所以粮票剩下来了,是L省的,寄回A市没用。

    7、送泳衣,两人江中游泳,江面宽阔,江水奔腾,别具K市风景特色,两人游泳姿势优美,老三自由泳不带一点水花(对比窦骁在水塘里游泳,两手两脚带起铺天浪花),静秋绝大多数时间都埋在水里,只偶尔疏忽露出曲线丰满的玉体,如惊鸿一瞥。

    老三坐在水里不肯出来,静秋不知就里,一再打听询问劝说,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其中意味,令人忍俊不禁又深有同感。

  44. 男女打水仗的影视多,但男人起了反应,躲在水里不肯出来的影视却没有,这就是独特之处,但被张艺谋改成了俗套。

  45. 8、送胶鞋,这是所有送礼中最催人泪下的一幕。静秋赤脚踩在铺满煤渣的篮球场上,脚边是混了石灰水泥的三合土,被万驼子的水管一浇,三合土的水四处水流淌,烧伤了静秋的脚底,烂了很多小洞,洞里踩进很多煤渣,这才需要老三用针屁股慢慢挑出来。

    两人坐在江边,静秋的拖鞋掉了,老三捡来,想给她穿上,但她不肯,把脚藏在裙子下,被老三抓住,看见了脚底的小洞,他含着眼泪说:静秋,静秋,你让我帮你吧,你再这样,我怕是真的要疯了(没查原文,全凭记忆)…

  46. 9、送红布,老三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又看到静秋与周建新在一起,已做了不打搅静秋的决定,但当他看见山楂红的布料,还是忍不住买了,即便没机会给静秋,放在身边经常看看也是一种慰藉啊。

    命运青睐,静秋从天而降,他高兴极了,把红布拿出来献宝,夸自己先知先觉,很调皮,也很催人泪下。

  47. 10、老三把自己送给了静秋,让她看看男人是什么样的。这一段,没人能比艾米写得更好,我就不暴殄天物了。

    11、老三临死前,把自己的日记和诗歌等都交给弟弟,让他在静秋生活不如意的时候再给她,他把自己永恒的爱留在了这世上,永远陪伴着静秋。

    借助艾米的笔,老三也把他的爱送给了所有懂爱的人,以及不懂爱,但愿意懂爱的人。

  48. 我不会说别的,只会说精彩精辟!能看N遍,谢谢!

  49. 等我来把“十年忽悠”写的有关送礼的跟帖总结起来,做成一篇博文吧,对比小说与电影在送礼方面的描写。

  50. 电影和小说差距很大的还有一个方面,就是人物的语言,艾米的小说写人物语言是很成功的,不论大人物小人物,其语言都符合人物的个性,并各不相同。但电影在人物语言方面就很糟糕,不是油嘴滑舌,就是千人一腔,很多话都很没水平,缺乏内在逻辑联系,自己与自己前言不搭后语,自己与别人乱问乱答,鸡同鸭讲。

  51. “十年忽悠”跟帖精彩,最后那一句,妙!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