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羔体”诗歌三首:徐帆,刘亦菲,谢芳

《徐帆》

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
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
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
一墙之隔
她家住在西商跑马场那边,我家
住在西商跑马场这边
后来她红了,夫唱妇随
拍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片子
我喜欢她演的青衣
剧中的她迷上了戏,剧外的我迷上戏里的筱燕秋
听她用棉花糖的声音一遍遍喊面瓜
就想,男人有时是可以被女人塑造的
最近,去看唐山大地震
朋友揉着红桃般的眼睛问:你哭了吗
我说:不想哭。就是两只眼睛不守纪律
情感还没酝酿
它就潸然泪下
搞得我两手无措,捂都捂不住
指缝里尽是河流
朋友开导:你可以去找徐帆,让她替你擦泪
我说:你贫吧,她可是大明星
朋友说:明星怎么了
明星更该知道中国那句名言——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觉得有理,真去找徐帆
徐帆拎一条花手帕站在那里,眼光直直的
我迎过去,近了
她忽然像电影上那么一跪,跪的惊心动魄
毫无准备的我,心兀地睁开两只眼睛
泪像找到了河床,无所顾忌地淌
又是棉花糖的声音
自己的眼睛,自己的泪
省着点
你已经遇到一个情感丰富的社会
需要泪水打点的事挺多,别透支
要学会细水长流
说完就转身,我在自己的胳臂上一拧。好疼
这才知道:梦,有时和真的一样

《谢芳》

武汉出去的名演员不少,映象深的
有三个
我最早仰慕的是谢芳
那时,她在荧幕上,我在青海当兵
距离培养了各种想象
战友相聚就谈论她,因为她长得漂亮
后来知道她是武汉人
就猜想,她一定用东湖的水洗过脸
才有南国的水色
她演的青春之歌我看了七遍
认定,她的青春就是歌
前几年,她来汉口拍陪读
我第一次和她见面
风韵犹存,一脸武汉女人的韵致
气质随她左右,是生活中淘来的
熟了,我心怀歉意地问:您是名家
只给这点片酬,是不是低了
她还留着年轻时的微笑
用没有失真的纯洁看我,她说
钱是请不动我的,我为艺术而来
我眼睛有些热,认真地看她,她用手捋了捋白发
像要说什么,又没说
敬重失语,我如一截木头
站在若有所思的缄默里

《刘亦菲》

我和刘亦菲见面很早,那时她还小
读小学三年级
一次她和我女儿一同登台
我手里的摄像机就拍到一个印度小姑娘
天生丽姿,合掌,用荷花姿势摇摇摆摆出来
风跟着她,提走了满场掌声
当时我对校长说:鄱阳街小学会骄傲的
这孩子大了
一准是国际影星
瞢准了,她十六岁就大红
有人说她改过年龄,有人说她两性人
我才知道妒忌也有一张大嘴,可以捏造是非
其实我了解她,她给生活的是真
现在我常和妻子去看她主演的电影
看金粉世家,妻子说她眼睛还没长熟

看恋爱通告,妻子说她和王力宏有夫妻相
该吻
可我还是念想童年时的刘亦菲
那幕场景总在我心理住着
为她拍的那盘录像也在我家藏着
我曾去她的博客留过言
孩子,回武汉时记得来找我
那盘带子旧了,但它存放了一段记忆
小荷才露尖尖角
大武汉,就有一个人
用很业余的镜头拍摄过你

15 responses to ““羊羔体”诗歌三首:徐帆,刘亦菲,谢芳

  1. 老男人的暧昧。有色心没色胆,力不从心。

  2. 这就叫“羊羔体”

    OMG
    日白不打草稿

  3. 以“羊羔体”改写“十年忽悠”的跟贴:

    老男人的暧昧
    有色心
    没色胆
    力不从
    心。
    (不行,还是太工整了,不能算“羊羔体”,只能算“山羊体”)

  4. 武汉人! 早猜到艾米是武汉人. 哈!

  5. 刘亦菲虽然有点斗鸡眼还是挺漂亮的,身材也很好。但本人觉得徐帆长得一般气质不好讲话的声影也难听。

  6. 哈哈,“飞来横奖”:继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之后,艾园知傻shenmo,艾友友同获鲁迅文学奖诗歌奖项~

  7. 闲十年:
    我有同感!

  8. 123我们都是木头人

    黄颜是武汉人
    艾米可能是北方人

  9. 俺也时髦一回
    应个景儿,把条消息
    换个建筑,作成“羊羔体”
    白白的,嫩嫩的
    尝尝,再尝尝
    然后,玩玩,再玩玩
    弄个鲁迅——文学奖
    当啷,当啷

  10. 消息:鲁迅文学奖名单出炉

    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武汉市纪委书记
    车延高的诗集——《向往温暖》
    摘得其中的诗歌奖项。
    这种直白的几近不像诗歌的诗体
    被网友戏称作“羊羔体”
    是继“梨花体”之后
    又一“口水诗”的代表
    引起网友,热烈讨论。
    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
    告诉潇湘晨报记者
    诗歌《徐帆》
    是他在今年9月份为
    《大武汉》杂志专栏写的
    一系列诗歌中的一首。
    是其追求
    写作风格当中的一种,一种尝试

  11. 感谢D
    感谢政府
    感谢T
    “飞来横奖”
    可不可以兑现

    我只是业余地作过诗

  12. 回“shenmo”:
    此奖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手
    要钱?天朝对你说“不”
    《新世纪》告诉你
    到朝鲜去
    到越南去
    到一些非洲国家去
    那里下过RMB
    至于我
    只是偶尔颁个奖
    可不可以顺手牵只

  13. 哈哈
    笑死人了
    以上几位
    你们太有才了

  14. What kind of poems is this? 还是搞笑不成?

  15. 哈哈哈
    楼上各位
    得空奖
    只有俺
    实实在在
    笑喷场

    就是高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