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领头,大陆各界讨论言论出版自由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在21号刊出了署名李平的文章—-《言论出版自由应以法律为准绳》,那么,「言论出版自由」应该建立在哪些基准上?记者采访了律师、学者等大陆各界人士,请听听他们对言论出版自由的理解和看法。

北京律师李和平表示,公民应该有言论自由,只有在一种非正常的情况下才限制言论自由。李和平用另一种状态解释了什么是言论自由。

李和平:“要把言论给它替换成一个信息,信息自由。只有在战争状态上,敌对双方往往就是要切断对方的通信,以瓦解对方的这种意志,形成某种意志的传播,来取得某种信息上的优势,战略上的优势,它才限制言论自由。一个国家或者一个部门它限制言论自由,它就和对方在某种程度上处于一种战争状态。

李和平:“这就是极不正常的嘛,他们在犯罪,他们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滥用国家权力。”

前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提出,台湾在20多年前就实行了办报自由,任何人只要有条件都可以办一份报纸和媒体,民间的要求和苦难可以发表出来,执政党的缺点和错误就会受到媒体的监督。

孙文广:“世界上的情况我们都要知道啊,各国是怎么样来监督政府,各国是怎样的来尊重信仰自由,这个都要通过新闻来传递,各种宗教在外国的活动是怎么样一种情况,大陆是不让报导的,这个不对啊你为什么要封锁呢?”

在中国,访民是中共严酷打压的对像之一。一位访民认为在中共的统治下根本没有言论自由。

访民:“这哪来的什么自由嘛,都是专制,都是搞红色恐怖,哪来的自由嘛,如果有自由的话,就没有这么多访民了。 其实也不可能对它造成什么危害,只不过是把事实公布出去,把他们真实丑恶的一面公布出去,它干了坏事它不可能愿意让人说嘛。

曾被中共以煽动颠覆国家安全罪被判刑三年的民主党人士李志友认为,言论自由不仅是人民在日常生活中有自由讲话、自由发表意见观点的权利,还包括人民对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发表看法,和对有缺陷的地方提出批评的权利。

李志友:“煽动颠覆国家安全罪这个罪名是非常非常的荒唐的。压制自由言论,不允许人们自由的探讨一种意识形态的政治模式,它也不让我们中国民众去批评,还有反对它的声音。它这样做的目地我们都非常清楚,只是为了维护它的政权不倒台而已。”

在上个月举行的关于陕西渭南警方,拘捕谢朝平案的”记者权利保障机制”研讨会上,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指出,言论和出版自由不仅对国家、对社会是好事,对于政府也是好事。如果一个对社会有重要价值的真实报导被定性为“非法出版物”,只有什么国家才会这么做呢?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一个民主和法治国家。

新唐人记者李静、萧宇采访报导。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1022/article_110817.html

4 responses to “《人民日报》领头,大陆各界讨论言论出版自由

  1. 传说中《人民日报》原文:言论出版自由:应以法律为准绳

    在当今这样一个资讯高度发达、信息传播手段多样的时代,人们自由表达观点与意见的渠道更加畅通、更加丰富,这对于实现公民言论自由大有好处。然而,随之也带来一些新问题。有的人在网络媒体上散布谣言,诋毁他人;有的人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混淆视听,并称“这是我的言论自由”。这种认识是片面的狭隘的,应该予以澄清。

    如何认识言论出版自由?

    首先,这离不开对自由的正确理解。任何自由都是有条件、有限制的,都与法律、责任密切相连。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曾经这样说:“自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英国作家萧伯纳也说过:“自由意味着责任”。正如权利和义务始终对等一样,言论出版自由与遵守法律同样不能分割。也就是说,对言论出版自由不能理解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而同样是有条件的、有责任的,既受到法律保护,又必须以法律为准绳。

    其次,法治是现代社会的重要标志。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法律的尊严都不容践踏。这就意味着,不管是什么人,不管以什么名义,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必须遵守法律。在言论出版自由问题上也是如此。法律是公民行使言论出版自由权利时必须严格遵循的。人是社会的人,个人的言论出版自由只有放在社会的现实环境中,纳入权利与义务的辩证关系中,才能得到社会的认可。因此,法律在赋予公民言论出版自由权利的同时,也对其进行了相应的规范和限定。我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言论出版自由,同时也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如果违背这一规定,个人权利对他人和公共权利造成侵犯,就应受到法律的追究。

    再有,运用法律手段对公民言论出版自由进行规范,是世界各国的通例。即使是经常指责别的国家言论不自由的一些国家,也不例外。比如,在英国,法律规定言论出版自由不得藐视法庭;法国《人权宣言》在强调言论自由的同时,也要求在法律所规定的情况下,应对滥用此项自由负担责任;而美国对言论、出版和结社自由的限制十分严格,仅对一般性的语言的限制就有20多种,更不用说滥用这些自由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了。

    事实上,任何一个法治国家都会对威胁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的言论进行依法处理,而决不会任其泛滥。我国依法对有关违法行为进行处理,恰恰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享有言论出版自由。否则,不仅经济社会的健康稳定发展无法保证,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也无从谈起。对于公民来说,要享有法律保障的言论出版自由,就必须树立权利意识和责任意识,不断增强法律意识,严格遵守和执行法律的规定。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0_10/21/2847535_0.shtml

  2. 《人民日报》的文章一如既往的空洞。

  3. 《人民日报》的文章把“散布谣言,诋毁他人、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混淆视听”等同“言论自由”,好像要求言论自由就是要散布谣言,诋毁他人、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别的国家用法律处罚散布谣言,诋毁他人、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的人,中国用法律惩罚威胁一党专政的言论的人。
    《人民日报》的文章把“威胁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的言论”与“威胁一党独裁的言论”等同。别的民主国家有法律维护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但一定没有法律维护某一党的独裁统治。

  4. 《人民日报》很搞笑,说言论自由应该以法律为准绳,但法律又是谁制定的呢?

    美国的言论自由是写进宪法了的,联邦和各州各县市制定法律不能违宪。但中国的宪法又是谁制定的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