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

(以下为《面对面》节目对张艺谋的采访)

解说:这是张艺谋最新的一部电影《山楂树之恋》。电影讲述的是文革中,家庭出身不好的静秋与军区司令员儿子“老三”相爱,老三默默地为静秋付出了一切,却不以占有为目的,最终得白血病去世的故事, 这部电影取材于流行小说《山楂树之恋》。

记者:你说过一句话,你说其实每拍一部电影,导演都有一句想说的话,但我不知道《山楂树之恋》这个话是什么呢?

张艺谋1:那种心动的感觉。《山楂树之恋》因为我看剧本是没有任何小说背景的情况下看的。所以我看到最后,老三躺着在病床了,静秋跟老三告别,她喊我是静秋,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剧本看中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突然有心动的感觉,你内心感觉,好像哭了,心里面哭了似的那种感动。

记者:是被什么触动呢?

张艺谋1:不知道,就是一个瞬间。我突然心很酸。

张艺谋1:为什么后来的坚持拍这个《山楂树之恋》,就是我喜欢我自己心动的感觉。

记者:所以我看张伟平说了一句话,他说这部电影,我就是看张艺谋,我为了成全他,要放我我肯定不拍,我成全他。

张艺谋1:对,他也反对,他坚决反对,他说这个毫无商业性的东西,而且他认为这个不行,又小,非常个人化的,只有插队的人才有的情怀等等。不妥,千万别碰这个。

记者:那你是一意孤行。

张艺谋1:对,我基本上是一意孤行。

解说:由于故事情节过于简单,在开拍前的论证会上,几乎95%的专家和朋友都反对张艺谋拍这个故事。

张艺谋1:他们认为你《三枪》口碑不好,虽然票房好,所以你要爱惜羽毛的话,你就不合适,《山楂树之恋》不合适的。就是因为这个作品分量太轻,或者只是个流行小说。每一次开完会我都是很困惑的,我相信,每一个人来跟我谈的时候,都是朋友,请来的,从《三枪》开始往前倒《红高粱》,他们也是很尖锐的,他们首先问,艺谋是要说真话吗?我说当然请你来就说真话的,就开炮,不是对我都是欣赏的,不是的,很多是忠言逆耳的,我很欣赏这样的直接。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有可能95%的人对了,而你错了呢?

张艺谋1:非常有可能,我不认为大家没有道理,你今天看《山楂树之恋》这个小说,它有它本身的缺陷。

记者:您指什么呢?

张艺谋1:因为大家都可以拿《活着》来举例子,一个作品不深刻,基本上这个作品已经死了一半。

记者:既然你知道什么是深刻,也体会过那种深刻,为什么你要选这个?

张艺谋1:我觉得这个故事就很像拐到一个角落去只是窃窃私语地讲了一个爱情故事。

记者:那有人会觉得说,今天的张艺谋是最有话语权和资源去审视历史的一个导演,为什么要拐这个弯呢?

张艺谋2:因为我拍过《活着》,我不要再拍一次《活着》,我倒喜欢《山楂树之恋》原小说的角度,就是它把时代推得淡一点,它把人抽出来一点,只讲爱情,我恰巧认为它跟《活着》构成不一样的风格。

张艺谋1:我就是珍惜我那份心动。

记者:你这么逆流上就为那一个瞬间?

张艺谋1:对,我想把那个心动地给观众。

解说:二十二年前,张艺谋拍过另一种心动,那是当年轰动一时的电影──《红高粱》。

(耀目色彩 快剪)高粱地里的经典镜头。

解说:当时的张艺谋在影片中对原始生命力的崇拜和表达方式的热烈张扬,让那个时代的中国影坛为之一震。同样是为了爱,如今的张艺谋在《山楂树之恋》中呈现的是对欲望的克制和压抑,跟《红高粱》中情欲的大胆和奔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记者:我记得你当年你很明确地说过,你就是不喜欢那种特别闷着的爱情,我看你拍红高粱的时候,多么地狂放张扬。

张艺谋1:坦率地说,你说我自己的人生观、生命观、爱情观,我很难总结我自己,我作品呈现出来的都是不同样子的,如果我拍红高粱拍完以后,我一定讲,主要是讲狂放。

记者:是。

张艺谋1:因为我刚刚做完那道菜,我主要讲狂放,那你觉得张艺谋人生里面就是狂放,我才不是狂放的人,在社会中很规矩的,但是你要讲《山楂树之恋》,我主要讲那种干净,那种单纯。

记者:难道红高粱的爱情不干净吗?

张艺谋1:那不是的,就不同的题材。我们这个导演,在拍不同题材的时候,就说不同的话,真的是这样子,你看全世界导演都是这样子.

记者:你会被人批评是投机主义者?

张艺谋1:那不是,那是我们爱那个作品,我们在作品中传递角色的呼吸,我们去阐述角色,阐述人物,阐述对作品的理解。

记者:我能够理解,人在不同的生活阶段对于情感有很多层面的不同理解,但是《山楂树之恋》如果冠以史上最干净,这个最字是不是值得推敲?

张艺谋1:它是把小说的宣传语拿过来,这个实际上你竖了敌人了。这个最字就不能轻易用的,我认为。

记者:如果你当时不认同,为什么还用这个?

张艺谋1:这是我们宣传公司做的,但是我个人认为实际上这个是从小说借过来一句话。我看过网上有评价《山楂树之恋》原作的,我觉得讲得很对。网友说,难道他们没有真正的性行为,就可以说是史上最纯洁吗?人家就反对,网友说人家是没耽误的,其实什么都做了,什么都摸索了,前进了,只是没有做最后的法律意义上的性行为。所以人家网友认为,这个是不能叫这个,我认为这个是对的。

记者:中国的性文化当中有一个误区,就是经常把无知当纯洁。

张艺谋1:没错,我很同意的。因为中国过去讲万恶淫为首,历朝历代,性可能都是一个永久的一个禁区。所以实际上,这种性无知的东西你反映出来,并不是你赞美性无知,我还是认为,它是在那个年代,这种性无知它所带来的人的心理,你要观察那个,那个是干净的,并不是讲性无知是干净的,两回事。

解说:《山楂树之恋》里描述的特殊年代发生的特殊的爱情,让不少观众感动落泪,但片中的一些情节,也被人批评过于老套和陈旧,比如老三得了白血病的结尾。让我们意外的是,张艺谋本人也不喜欢这些情节。

记者:你也不喜欢是吗?

00:47:08:00

张艺谋1:我太不喜欢了,这个白血病,这个是老套的厉害的一个结尾,但是没办法,当时他需要一个人死,需要让短暂的爱情成为永恒,希望一个残缺美,这个都没问题,但是这个招,这个招是个老招。

记者:也就是在原来判断里,这个东西你并不高级是吗?

张艺谋1:至少白血病非常不高级。就这个套路,或者桥段,无论原作作者无论写得多么动情,在影视中要垃圾情节了。

记者:这一点是我最不明白,芦苇跟我说过一次,说张艺谋在1993年之前是中国对剧本最考究的导演,他说你曾经骑着自行车到他那儿彻夜不眠跟他谈,每一个情节每一个情节地往下抠,绝不妥协,这只是一个流行小说而已,你为什么要有这个顾忌呢?

00:48:32:00

张艺谋1:就是觉得要面向大众,因为当时说这个电影出来以后,山楂迷也是一个很大的人群,坦率地说,这样的情况下,我就觉得不要违背他们的喜爱。

记者:这就有点被绑架了。

张艺谋1:也不是绑架,它只是说,我就按照原作拍就完了。

记者:我还是不明白,以前如果你改编《伏羲伏羲》的时候,你甚至可以根本不用在意原作者是怎么想的,我连面对面的原作者我都可以不用去考虑,那是一种极大的创作能量,现在只是一个抽象的群体,是一帮通俗小说的读者而已。

张艺谋1:但是他是人民,我们那个时候,我对原作者,我对刘恒一个人,哥们,刘恒说算了算了,艺谋,你爱怎么改怎么改了,莫言也是,我不管不管都不管了, 那些作家人都非常好,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这是不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我这次是最靠拢原作的这个,这个作者从来没买过账,我看到网络上,我觉得大量的 人,普通人,还有那个年代的人。当山楂迷的民意让你看到之后,我其实是向民意妥协了。

记者:这部分民意未必是准确的。

张艺谋1:那什么是准确的,我就不知道了,我看到的还是数量很大。

记者:但大家对您的期望是,张艺谋应该是一个大师,大师的标准就是,我既不取悦观众,我也不恐惧观众,我按照我的头脑当中,应有的东西去拍。

张艺谋1:那不能把我架空到那个程度,不是那么超凡脱俗,也做不到,你不可能脱离现实。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0d37b0100n3m9.html

67 responses to “张艺谋:“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

  1. 张艺谋1:对,我想把那个心动地给观众。
    ——————————————————-
    心动在哪里?我只看到了漏洞。
    《山楂树之恋》的小说就给了我们心动以及很多,不劳烦他老人家为我们操心。

  2. 执子之手偕老

    张艺谋1:但是他是人民,我们那个时候,我对原作者,我对刘恒一个人,哥们,刘恒说算了算了,艺谋,你爱怎么改怎么改了,莫言也是,我不管不管都不管了, 那些作家人都非常好,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这是不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我这次是最靠拢原作的这个,这个作者从来没买过账,我看到网络上,我觉得大量的 人,普通人,还有那个年代的人。当山楂迷的民意让你看到之后,我其实是向民意妥协了。
    ———–
    哈哈,看看他都说了些什么啊,谁谁没指出他的错,他就认为谁谁是好人,张艺谋这水平也太差了,拜托还是别多说了,越说越暴露自己的无知。

    不知道张艺谋这会子是不是很郁闷,改了那么多原著,拍了那么多烂片,都没这次被砸得这么狠,这么准,这么有力。

    艾米真是砸得好,让他知道世界上还有艾米这样的人,追求真理,不求名利,不畏强权,不然就不是我们喜欢的艾米!

  3. 执子之手偕老

    张艺谋1:那种心动的感觉。《山楂树之恋》因为我看剧本是没有任何小说背景的情况下看的。所以我看到最后,老三躺着在病床了,静秋跟老三告别,她喊我是静秋,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剧本看中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突然有心动的感觉,你内心感觉,好像哭了,心里面哭了似的那种感动。
    ———
    整个一二楞子形象!这跟他后面说结局是垃圾自相矛盾了吧。

  4. 执子之手偕老

    记者:难道红高粱的爱情不干净吗?

    张艺谋1:那不是的,就不同的题材。我们这个导演,在拍不同题材的时候,就说不同的话,真的是这样子,你看全世界导演都是这样子.
    ——–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导演?

  5. “那些作家人都非常好,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这是不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我这次是最靠拢原作的这个,这个作者从来没买过账,……”
    ——哈哈,老谋子着急上火啦。整个一活脱脱的“张艺谋的新装”!大量的事实充分证明了艾米同学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6. 说《山楂树之恋》小说有缺陷,拿《活着》举例子干什么。难道要说《活着》也有一样的缺陷?

    说什么“一个作品不深刻,基本上这个作品已经死了一半”,既然他认为小说不深刻,却还去拍,那不是自己整死自己的作品?

    张艺谋根本没看懂小说,压根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在那里瞎掰。羞不羞啊?

  7. 看了这个访谈视频,感觉张导演说话前后矛盾
    也不知道他心动什么,又不喜欢这样的结局,心动从何而来呢?

  8. 张艺谋1:但是他是人民,我们那个时候,我对原作者,我对刘恒一个人,哥们,刘恒说算了算了,艺谋,你爱怎么改怎么改了,莫言也是,我不管不管都不管了, 那些作家人都非常好,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
    =====================
    艾米指出了张艺谋电影上的这么多硬伤和错处,张艺谋终于坐不住了:)
    可惜他的电影就在那摆着,如果艾米说得不对,张尽可以反驳呀,驳不倒艾米就拿为人来说事,真让人不齿。

  9. “所以实际上,这种性无知的东西你反映出来,并不是你赞美性无知,我还是认为,它是在那个年代,这种性无知它所带来的人的心理,你要观察那个,那个是干净的,并不是讲性无知是干净的,两回事。”
    ————“那个年代,这种性无知所它所带来的人的心理”是什么?对性的恐慌、压抑,对美的性的扭曲。这跟干不干净有什么关系?难道那个年代,性有知的人的心理就不干净?

  10. 张艺谋说《山楂树之恋》原著有缺陷,又说不出来缺陷在哪里,只拿一个《活着》做对比,说《山楂树之恋》不深刻,真让人笑掉大牙:)我真怀疑张艺谋究竟懂不懂什么叫‘深刻’。
    奉劝张艺谋还是少开口为妙,说得越多越让人看清他是什么成色:)

  11. “张艺谋1:那什么是准确的,我就不知道了,我看到的还是数量很大。”

    ——————连判断什么是“准确”的能力都没有,还发表什么观点?记得张艺谋在之前一个采访里就说“不敢听取意见,因为不知道谁说得正确”(大意如此)。连个判断是非的能力,甚至去搞清楚状况的勇气都没有,还接受采访,还拍片宣扬自己的无知。这不是讨人白眼嘛。

  12. 张艺谋可能习惯了别人的奉承,特别是奥运会开幕式后大概自我膨胀到了一定地步,心里或许以为拍了艾米的小说,艾米就会感激涕零,殊不知艾米是个只看事实不畏权贵尊重真理的人。你拍得不好,只能在艾米这里讨砸:)

    中国就是艾米这样的人太少了,张艺谋以前没遇见过艾米这样的算是他的不幸,如今见识了艾米,但愿他能从此吸收教训,拍出些好片子来。

  13. 张艺谋为什么能“名”到现在,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有那么群爱捧臭脚,不讲实话的人给他吹“皇帝风”,看看他请来的那些砖家朋友,就可见一斑。再加上,这人的雷达只接收某一路的信号。所以,见到艾米这样“实事求是,不畏强权”的人,立马就说“荒唐”。要是他见过像“艾米这样的”,他还能拍到现在?

  14. 张艺谋一说《山楂树之恋》有缺陷不深刻死了一半,又说老三得白血病去世这个结尾老套,那为什么还据此拍电影?
    有能耐自己编个‘不俗、深刻’的剧本拍啊,切~

  15. to jacknify: 请仔细看访谈原文
    “记者:我还是不明白,以前如果你改编《伏羲伏羲》的时候,你甚至可以根本不用在意原作者是怎么想的,我连面对面的原作者我都可以不用去考虑,那是一种极大的创作能量,现在只是一个抽象的群体,是一帮通俗小说的读者而已。

    张艺谋1:但是他是人民,我们那个时候,我对原作者,我对刘恒一个人,哥们,刘恒说算了算了,艺谋,你爱怎么改怎么改了,莫言也是,我不管不管都不管了, 那些作家人都非常好,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这是不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我这次是最靠拢原作的这个,这个作者从来没买过账,我看到网络上,我觉得大量的 人,普通人,还有那个年代的人。当山楂迷的民意让你看到之后,我其实是向民意妥协了。”

    以及空空如也和执子的跟帖

  16. 原来是从这里出来的。谢谢找出这个视频的yuna。
    张艺谋的“民意”是指山楂迷啊。那他完全没搞懂真正山楂迷这群“民”的“意”。
    还有,他怎么到现在讲话都讲不通?“我看到网络上,我觉得大量的 人,普通人,还有那个年代的人。当山楂迷的民意让你看到之后,我其实是向民意妥协了。”前言不搭后语啊。
    另外,我觉得最暴露张艺谋当前“愤慨”心态的是“这是不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我这次是最靠拢原作的这个,这个作者从来没买过账,”他是不是在等着艾米对他感激涕零啊?结果没等到感恩,等来一堆砸。最惨的是,还砸得那么准啊!

  17. 看完后,觉得自己思维很混乱,刚才整理了下觉得哪里乱的。

    --记者:那你是一意孤行。
    --张艺谋1:对,我基本上是一意孤行。
    一意孤行原意为谢绝请托,按照自己的意见去处理案件。现指顽固按照自己的想法,独断独行,不采纳他人的意见。
    张伟平的意见是“无商业性,这个不行,小,非常个人化,只有插队人才有的情怀”。看完采访,不明白张艺谋是认同张伟平的看法,但就是要拍这部电影?还是说张艺谋全部或部分不同意张伟平的看法,即山楂树是有商业性,和/或这个行,和/或大,和/或非个人化,和/或不只有插队人才有的情怀。

  18. --张艺谋1:。。。。。他们也是很尖锐的,他们首先问,艺谋是要说真话吗?我说当然请你来就说真话的,就开炮,不是对我都是欣赏的,不是的,很多是忠言逆耳的,我很欣赏这样的直接。
    是不是说如果是张艺谋请来的人,说真话,很多是忠言逆耳,就欣赏这样的直接。那如果不是请来的人,也说了真话,也让张导逆耳,张导能欣赏吗?如果不能,是不是因为两者的“真话”有区别,有些张导欣赏,有些不欣赏,尽管这些真话也是真话。

  19. --张艺谋1:因为大家都可以拿《活着》来举例子,一个作品不深刻,基本上这个作品已经死了一半。
    是不是这样理解:一个电影剧本不深刻,这个作品已经死了一半。再摊上演员没找对/演对,就死了另一半。哦,那这样两个一半就凑全了,死彻底了。横竖导演不该被砸。

  20. --张艺谋2:因为我拍过《活着》,我不要再拍一次《活着》,我倒喜欢《山楂树之恋》原小说的角度,就是它把时代推得淡一点,它把人抽出来一点,只讲爱情,我恰巧认为它跟《活着》构成不一样的风格。
    如果张导的确喜欢你认为的原小说的角度“就是它把时代推得淡一点,它把人抽出来一点,只讲爱情”,为什么最后剪辑出来的电影是这样的?

  21. --张艺谋1:我就是珍惜我那份心动。
    珍惜的意思是重视爱惜,爱惜的意思是因重视而不糟蹋。什么叫糟蹋应该不需要再解释了吧。

  22. --张艺谋1:。。。。。但是你要讲我主要讲那种干净,那种单纯。
    请问张导讲到的有那种干净、那种单纯的是电影《山楂树之恋》,还是小说《山楂树之恋》。因为两者不能并列,请在其中选一个。
    P.S. 主要是同时看过书和电影,并且两者都喜欢(即使喜欢程度不同)的读者&观众很少。有异议者,请提出并举证。

  23. --张艺谋1:那不是的,就不同的题材。我们这个导演,在拍不同题材的时候,就说不同的话,真的是这样子,你看全世界导演都是这样子.
    不要急,不要急。即使全世界导演都是这样子,但张导“这样子”不对的话,还是可以砸的。

  24. --张艺谋1:它是把小说的宣传语拿过来,这个实际上你竖了敌人了。这个最字就不能轻易用的,我认为。
    哦,看明白了,不要轻易用“史上最干净”,但宣传语如果是“史上干净”,就可以认同了。

  25. --张艺谋1:。。。。。只是没有做最后的法律意义上的性行为。所以人家网友认为,这个是不能叫这个,我认为这个是对的。
    先引用下名词解释:法律意义上的性行为
    性科学研究按照性欲满足程度的分类标准,将人类性行为分为三种类型:一是核心性性行为,即两性性行为;二是边缘性性行为,如接吻、拥抱、爱抚等;三是类性行为。
    一般人们往往会狭隘的把性行为认为仅是性器官的结合,但这决不能说是正确的观点。性行为并不只意味着性交,观看异性的容资、裸体,电视的色情节目,接吻、手淫、阅读色情小说等等,都是道道地地的性行为。
    性行为的含义要比性交广泛得多,一般说来它包括以下几种:
    (1) 目的性性行为,这就是性交。性交是性行为的直接目的和最高体现。一般说来,人们在性交以后,就满足了性的要求。
    (2) 过程性性行为,这是性交前的准备行为。如接吻、爱抚等动作,这些动作的目的,是为了激发性欲,实行性交。性交后还要通过这样一些动作,使性欲逐渐消退,作为尾声,这也属于过程性性行为。
    (3) 边缘性性行为,这种性行为的范围就比较广泛了。它的目的是为了表示爱情,或者仅仅是爱慕之心的自然流露,而不是为了性交。边缘性性行为有时很隐晦,例如表现为眉目传情,表现为一丝微笑,这眼神、这微笑有时只有两个人感觉到,其他人是无从得知的。至于拥抱、亲吻,如果是作为性交前的准备,那么是过程性性行为;如果只是爱情的自然流露,不以性交为目的,那么就是边缘性性行为。当然,如某些西方国家,把拥抱、亲吻作为一般见面的礼仪,那就同性行为完全无关。
    我的结论是老三和静秋连“法律意义上的性行为”也做了,有意见吗?

  26. --张艺谋1:至少白血病非常不高级。就这个套路,或者桥段,无论原作作者无论写得多么动情,在影视中要垃圾情节了。
    这个老套了吗?现在的人已经能选择自己死亡的方式,原因还是条件了吗?当然,这里讨论的不包括选择自杀的人。

  27. --张艺谋1:就是觉得要面向大众,因为当时说这个电影出来以后,山楂迷也是一个很大的人群,坦率地说,这样的情况下,我就觉得不要违背他们的喜爱。
    作为一个山楂迷,老三去世了(不论一切原因),离开静秋,离开我们,都让我心碎。

  28. --张艺谋1:但是他是人民,我们那个时候,我对原作者,我对刘恒一个人,哥们,刘恒说算了算了,艺谋,你爱怎么改怎么改了,莫言也是,我不管不管都不管了, 那些作家人都非常好,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
    放心吧,艾米不会说“艺谋,你爱怎么改怎么改了”,“我不管不管都不管了”(PS下,这好像都是把人逼急了才说的话嘛)。因为艾米爱老三,艾米爱静秋,艾米爱人民。

  29. --记者:但大家对您的期望是,张艺谋应该是一个大师,大师的标准就是,我既不取悦观众,我也不恐惧观众,我按照我的头脑当中,应有的东西去拍。
    --张艺谋1:那不能把我架空到那个程度,不是那么超凡脱俗,也做不到,你不可能脱离现实。
    明白了,大师的称号可以接受的,但大师的标准张导可以另定。

  30. 清风白云飘

    哈哈~国内马屁精多,老谋子要多进艾园学习学习。

  31. 我发了14条,只显示了5条,呵呵。

  32. 没见过艾米这样的?只能说明张艺谋大导演少见多怪,也说明文化市场是多么贫瘠,多么虚弱,连几句真话都听不得,没有理由反驳就说别的作家人好,切!我们读者看了这么多年了,从字里行间,还没有见到比艾米做人做得更好的作家,张大导演的衡量标准有问题吧!

  33. 张艺谋可真是够大言不惭的。应该说还没见过哪个导演像他这样的!
    坚决支持重拍!

  34. 他只是有话语权而已 中国的话语权

  35. 张艺谋没见过艾米这样的?那倒是。像艾米这样出类拔萃的人全国有几个?像她那样才华横溢、坚持真理、不畏强权、不拍马屁的出色人物有几个?

  36. 顺妞妞 | 十月 26, 2010于6:17 上午 |
    没见过艾米这样的?只能说明张艺谋大导演少见多怪,也说明文化市场是多么贫瘠,多么虚弱,连几句真话都听不得,没有理由反驳就说别的作家人好,切!我们读者看了这么多年了,从字里行间,还没有见到比艾米做人做得更好的作家,张大导演的衡量标准有问题吧!

    ————顶,现在见识艾米了,张大师您就长点见识呗,多好的学习机会。

  37. 回复“ jacknify”:

    为了爱护你老人家的眼睛,我把你封掉了,你老眼神不济,那么大几个字“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你都看不见,真可谓老眼昏花了。你昏花老眼下写出来的贴,自然也很昏花,所以我把它们删掉了。

    你老还是向张艺谋学习,别用电脑,多休息吧。

  38. 说真的,我还真没觉得白血病有什么俗的-真人真事就是这么感人,连导演不是也是被病床上的一幕感动了吗。如果是那些烂俗的韩剧日剧,他能感动吗,那么多读者能感动吗。

  39. 艺谋兄弟开眼界了!老实说,我也是被艾米开的眼界,以前也没见过一个像艾米这样的。这下不论是爱是恨,艺谋他是忘不了艾米了。

  40. 艺谋兄弟很可怜的说,以前拿了人家的作品,想怎么改就怎么改,改得面目全非,人家也不敢说半个不字。这次吧,已经很迁就艾米的了,注意了又注意,就是想往原著上靠,结果还被艾米批了个体无完肤。

    这种心情,只有死追没追上的情场失意人士才能理解啊!

  41. 至于这个“深刻”和白血病的事,艾米已经在《张艺谋,你out了》里砸过了,不知道艺谋他看没看,或者他看没看懂,估计是没看懂,不然怎么嗵一下跳出来作证呢?难道是怕有人认为艾米那文章论据不够?

    论据很够了,昨日那些专家,今日的艺谋,都证明艾米对大陆文艺界“大拿”们的判断够准够稳够狠,就是这么个劲,一定要有反面人物,爱情一定要附丽于什么“大事业”才够“深刻”。

  42. “故事情节过于简单”
    “今天看《山楂树之恋》这个小说,它有它本身的缺陷。”
    “一个作品不深刻,基本上这个作品已经死了一半。”
    “我太不喜欢了,这个白血病,这个是老套的厉害的一个结尾,但是没办法,当时他需要一个人死,需要让短暂的爱情成为永恒,希望一个残缺美,这个都没问题,但是这个招,这个招是个老招”
    “至少白血病非常不高级。就这个套路,或者桥段,无论原作作者无论写得多么动情,在影视中要垃圾情节了。”

    既然张艺谋如此贬损小说“山楂树之恋”, 为什么还要拍成电影呢?难道是吃饱了撑的?

  43. “那种心动的感觉。《山楂树之恋》因为我看剧本是没有任何小说背景的情况下看的。所以我看到最后,老三躺着在病床了,静秋跟老三告别,她喊我是静秋,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剧本看中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突然有心动的感觉,你内心感觉,好像哭了,心里面哭了似的那种感动。”
    “我就是珍惜我那份心动。”
    “我想把那个心动地给观众”

    原来是被顾小白的白本打动的。那就跟着白本走呗,还“靠拢原作”干什么?

  44. “就是觉得要面向大众,因为当时说这个电影出来以后,山楂迷也是一个很大的人群,坦率地说,这样的情况下,我就觉得不要违背他们的喜爱。”

    “我看到网络上,我觉得大量的 人,普通人,还有那个年代的人。当山楂迷的民意让你看到之后,我其实是向民意妥协了。”

    既然如此,“我就按照原作拍就完了。”为什么又要将原作歪曲篡改,拍得前言不搭后语,弄得不伦不类?以为这样就显得自己比原作者高明了?没想到会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

  45. 十年忽悠 好幽默!可惜艺谋兄是死活也“追”不上了。再不学习学习,他就只能这么望洋兴叹了。

  46. “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说明张艺谋知道或看了艾米的硬伤篇。
    “这是不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我这次是最靠拢原作的这个,这个作者从来没买过账”——说明看了也白看,张艺谋还是没搞清他的电影谬误在哪里、或知道了却死不认账。

  47. “我太不喜欢了,这个白血病,这个是老套的厉害的一个结尾”,“至少白血病非常不高级。就这个套路,或者桥段,无论原作作者无论写得多么动情,在影视中要垃圾情节了。

    ——————————————
    感觉这话说的很冷血!病还有什么高级不高级的?白血病没人得吗?

  48. 我对原作者,我对刘恒一个人,哥们,刘恒说算了算了,艺谋,你爱怎么改怎么改了,莫言也是,我不管不管都不管了, 那些作家人都非常好,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这是不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我这次是最靠拢原作的这个,这个作者从来没买过账,
    ————————————
    我觉得张艺谋这段委屈情最适合用”数数的哭“倾诉出来:“呜呜,我是艺谋、我是艺谋啊,人家刘恒莫言都答应了,让我爱怎么改怎么改,呜呜呜,你就不能答应我,一听到我的名字,就容我爱怎么改就怎么改吗?呜呜呜呜,你看,我这件”新衣“是最用心照着原著裁的,你怎么就不认同哪?呜呜呜呜呜,没见过你这样的!”

  49. 怎么觉得张艺谋也挺可怜的,这几年他左冲右突总是搞不到点子上。可能是因为互联网蓬勃发展,群众意见能被人听到了,结果他拍什么都有人“恶评如潮”,虽然有些“恶评如潮”的电影在国际上还获了奖,或者被提了名。

    好像自《英雄》起,他的电影就与“恶评如潮”挂了钩,到《三枪》简直就只有恶评没有好评了。好不容易想靠《山楂树》挽回一下,又拍得这么漏洞百出,栽了栽了。

    是不是以前那些年代互联网不发达,所以“恶评”没法形成“潮”?还是他的电影是越拍越糟糕了?

  50. 想砸老张头一下,又觉得他挺可怜的,老了老了,落得这么个下场。不砸他嘛,他又要说些讨人嫌的话。如果不是他在电影拍完后对媒体说那些讨人嫌的话,艾米未必愿意花时间砸他,小说是小说,电影是电影,电影拍得不好,老张头自己负责。

    但他不甘寂寞,偏要对媒体大放厥词,说什么静秋纠结,端着,事儿妈;还说小说有很多地方淫秽;又说什么艾米如果要想拍得跟原著一模一样,只要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不卖改编权,第二个是自己拍;还说什么他没见过能说出老三那样有远见的话的人。

    他说白血病是烂尾,并不是今天的事,电影上映不久他就说了,去韩国釜山电影节后又说过一次,所以艾米才会写那篇《张艺谋,你out了》。

    说起来,这人的可怜也是自讨的。

  51. 到底是国内现在兴这个范儿,还是张艺谋和这个记者不会说话?怎么那么多不通顺的句子,那么多多余的词儿呢?

    看这句话:“老三默默地为静秋付出了一切,却不以占有为目的,最终得白血病去世的故事”
    ——这一个“最终”终得好,给人感觉前面句子是原因,“最终”这句是结果,就因为老三为静秋付出了一切,才得了白血病。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剧本看中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突然有心动的感觉”
    ——这种重复啰嗦的地方简直太多了。

    “我为了成全他,要放我我肯定不拍,我成全他。
    ——记者也是这么重重复复的。

    “今天的张艺谋是最有话语权和资源去审视历史的一个导演”
    ——审视历史得有“话语权”才行?

  52. “张艺谋1:我觉得这个故事就很像拐到一个角落去只是窃窃私语地讲了一个爱情故事。”

    ——完全像艾米在《张艺谋,你out了》里描述的一样,老土们还在认为爱情故事必须附着于什么大事件才有意义。

  53. “张艺谋1:我太不喜欢了,这个白血病,这个是老套的厉害的一个结尾,但是没办法,当时他需要一个人死,需要让短暂的爱情成为永恒,希望一个残缺美,这个都没问题,但是这个招,这个招是个老招。”

    ——关于白血病,也像艾米在《张艺谋,你out了》里评述的一样,张艺谋真是恨不得改掉啊!从三十多年前《L省文艺》的编辑,到今天的张艺谋,还到这个提问的记者,都没长进一点,还在想着给人物安一个“伟大的,英雄的”的死法。

    什么叫做“当时他需要一个人死”?这些人还以为是闭门造车式的写法,全看作者兴趣,想把谁写死就把谁写死。你说他带着这样的想法,怎么可能把电影拍得感人?他不是在叙述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他想的都是这里需要谁死,那里需要谁活,那怎么能感动人?

  54. 如果艾米遇到这样的记者,早就两三句话把这人砸哑了。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事实上就是老三死于白血病,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我就按事实拍。你认为老套,那是因为你头脑里有个框框,在白血病与老套之间划了等号。

    按这些老土的观点,世界上没什么不老套的。

    抗日没人写过?张艺谋干嘛拍《红高粱》》?
    三妻四妾没人写过?张艺谋干嘛拍《大红灯笼》?
    通奸没人写过?张艺谋干嘛拍《菊豆》?
    反右没人写过?张艺谋干嘛拍《我的父亲母亲》?
    打官司没人写过?张艺谋干嘛拍《秋菊打官司》?
    文革没人写过?张艺谋干嘛拍《活着》?
    乡村教师的故事没人写过?张艺谋干嘛拍《一个也不能少》?

    连奥运会都开了若干次了,开幕式也搞了若干次了,张艺谋干嘛搞开幕式?中国的四大发明,该讲过多少次了,张艺谋干嘛要用在开幕式里?

  55. 丁香花你太幽默了,张艺谋”数数的哭“把我笑滚了。

  56. 回复艾友友:“到底是国内现在兴这个范儿,还是张艺谋和这个记者不会说话?”我也留意到这个现象:出来说话的人用些怪词,重重复复,狗屁不通。

  57. 看到13条了,再加1条。
    --张艺谋1:没错,我很同意的。因为中国过去讲万恶淫为首,历朝历代,性可能都是一个永久的一个禁区。所以实际上,这种性无知的东西你反映出来,并不是你赞美性无知。。。
    百度了下,肯定了我对 “万恶淫为首”这个词语的理解。其中的“淫”,通常情况下指的是“不正当的性举动”,通俗来说,一切不受国度法令或社会品德所认可的男性和女性关系,均可理解为“不正当的性举动”。
    --“历朝历代,性可能都是一个永久的一个禁区”。
    张导,如果历朝历代是指过去的朝代,那是历史,就应该有结论了,不存在“可能”性了。如果还包括当代,说实话,我不觉得现在“性。。。是。。。禁区”。至于说将来,我不知道。

  58. 我为艾米的认真执着追求真理而感动。如果张艺谋能够潜心地认真地看看艾米的评论, 把小说《山楂树之恋》认认真真地读上几遍。那么他再拍一遍《山楂树之恋》, 效果一定会不一样。在我的眼里,艾米不仅仅只是一位网络作家。她帮助我们以智慧的眼光,求实的精神去认识,提高我们自己。这个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艾米, 感谢你。

  59. 张倒是相当自恋啊!说话自相矛盾!他接受忠言的前提是先看是谁说的,忠言前是否有“爱惜羽毛”的蜜语的铺垫,而不是真正只追求真理。岂料艾米片不吃这一套!砸得他鼻青脸肿!张大湿真是郁闷委屈啊!
    “我就是珍惜我那份心动。”
    “所以你要爱惜羽毛的话”(别人溜须拍马的话张大湿自己没好意思多说)
    “我说当然请你来就说真话的,就开炮,不是对我都是欣赏的,不是的,很多是忠言逆耳的,我很欣赏这样的直接。”
    “但是他是人民,我们那个时候,我对原作者,我对刘恒一个人,哥们,刘恒说算了算了,艺谋,你爱怎么改怎么改了,莫言也是,我不管不管都不管了, 那些作家人都非常好,还没一个像艾米这样的。这是不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我这次是最靠拢原作的这个,这个作者从来没买过账”
    貌似莫言被大湿搞烦了!

  60. “这个作者从来没买过账”—-这个作者为什么要买你的帐?就因为你是张大导?切,艾米对事不对人,管你是贩夫走卒,只要你说得对,艾米就买帐;说得不对,毛泽西出马都不管用。

  61. “记者:是被什么触动呢?”
    “张艺谋1:不知道,就是一个瞬间。我突然心很酸。”
    “但大家对您的期望是,张艺谋应该是一个大师,大师的标准就是,我既不取悦观众,我也不恐惧观众,我按照我的头脑当中,应有的东西去拍。”
    连自己被什么感动都不知道,我们要问张大湿的头脑中有什么?再把阿猫阿狗砖家的话一听,难怪排出如此的垃圾?水平差就虚心点,把艾米的相关文章拿来逐一认真学习,兴许能有所提高。不要再委屈地干嚎了!可嫌!

  62. 这两人话都说不清楚!
    “记者:你说过一句话,你说其实每拍一部电影,导演都有一句想说的话,但我不知道《山楂树之恋》这个话是什么呢?”他的小学语文老师看到要吐血了!
    “记者:我还是不明白,以前如果你改编《伏羲伏羲》的时候,你甚至可以根本不用在意原作者是怎么想的,我连面对面的原作者我都可以不用去考虑,那是一种极大的创作能量,现在只是一个抽象的群体,是一帮通俗小说的读者而已。”
    “你”是谁,“我”又是谁,他已经昏了!这水平应该从小学语文开始复读,还敢说“山楂迷”是“一帮通俗小说的读者而已”!

  63. 123我们都是木头人

    看了上面的评论 真是受益匪浅 真幸运我来到艾园
    看完老谋子的谈话 就一个感觉 他真是个前后矛盾又纠结的中年老男人

  64. …“我太不喜欢了,这个白血病,这个是老套的厉害的一个结尾,但是没办法,当时他需要一个人死,需要让短暂的爱情成为永恒,希望一个残缺美,这个都没问题,但是这个招,这个招是个老招。”…
    张艺谋这话真是白痴到了极点!

  65. 还是艾米早就指出过的那个问题:现在很多人以真情为耻。

    张艺谋是被静秋在老三病床前的“我是静秋”打动的,但却不敢大大方方地坚持这一点,被人一问“白血病”,被人一谈“深刻”,就慌了,马上否定自己的那一点真实的感情,跟着提问人贬低小说,狂批白血病。

    真正的男子汉应该刚柔相济,侠骨柔肠,勇于维护人间的爱与美。像张艺谋这样胆怯得连最后一点真情都不敢坚持不敢维护的人,只好堕入猥琐男行列。

  66. 老张头还以为自己是慧眼呢,端着慧眼的架子说三道四,什么老套啦,残缺美啦,我只能说他根本就看走眼了。

    他既没有读懂老三,更不欣赏静秋,除了勾起他自己那点插队啊,年轻时候的经历,那些所谓的纯情,再过滤走带色带性的东西,我真没看出他从小说里看到啥了。

  67. 张的这话,怎么看着有些像小媳妇的抱怨。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