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1)

“老杨,你趁这会有空,把他送到Grace(格蕾丝)那边去不好吗?老坐那里讲——”

老杨正神采奕奕地向刚到美国的师弟兼老乡宇文忠介绍“我们这边”的情况呢,被老婆一声闷喝,仿佛滔滔长江水遇到了三峡大坝一样,猛地闸住,不能顺畅往下流,只能就地向上漫,会产生什么后果,可真不好说。

宇文忠识趣地站起身:“师兄,麻烦你送我一下。”

老杨以一个拂袖而去的姿势响应:“走!我送你。”

两人到了门外,坐进那辆被太阳晒得像蒸笼的车里,老杨威武地说:“我是看在她怀了崽的份上,不然的话,今天肯定是巴掌上身——”

宇文忠一愣,问:“谁呀?”

“谁?你嫂子呗。”

“哦——”宇文忠不由得暗自好笑,他和老杨是前后山的,当然知道他们那疙瘩的风俗,男人唠嗑,女人是没资格插嘴的,更不用说当着远道客人的面支使当家的了。但他也在城市呆了好些年了,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城市出生长大的女朋友,当然知道他们那疙瘩的风俗在城里行不通。

老杨的老婆一看就不是他们那疙瘩的人,口音不同,气势也不同,肯定是城里的女人。平日里老杨肯定“被威风”惯了,但今天有他这个老乡兼师弟在跟前,老杨就不得不拿出一点威风来,免得传回村里成了笑话。但为了那个拂袖而去的动作,老杨今夜里不知要陪多少罪才能下台。

他怕老杨难堪,主动扯到别的话题上:“我这样事先没打招呼就跑过去住,人家会不会不高兴?”

老杨大包大揽地说:“没事,我跟她最熟了,我带去的人,她没有不好好招待的——”

“但她现在不在家——”

“放心,今晚我就给她打电话。”

“她家没别的人——就她一个人?”

“一个人不好吗?她不在家,你独占一栋房。”

宇文忠尴尬地笑了一下:“就怕她回来了我还没找到住的地方——”

“没事,如果你没找到住的地方,Grace肯定不会赶你走的。”

“但我怎么能跟个女的合住?”

“我说老弟,你老土了不是?你以为这是你们那边?孤男寡女还要避个嫌疑什么的?我告诉你,我们这边男女混住的多了去了——”

“我知道,现在国内也有男女混住的——”

“我说的是男女合租,不是同居。”

宇文忠本来想声明男女合租我们那边也有,但觉得没什么意义,男女合租又不是GDP,争个输赢有啥用啊?再说他现在也到“我们这边”来了,谁跟谁竞赛呢?

他咕噜说:“只是觉得有点不方便。”

“什么不方便?怕她把你吃了?”

“那倒不是。主要是——怕我女朋友知道我住在一个单身女人家里——不放心。”

老杨哈哈大笑:“还不是老婆呢,就怕成这样?”

“也不是怕——,设身处地想想,如果她跟一个单身男人合住,我也会不放心。”

“那不同嘛。”

“有什么不同?”

“女人当然怕人占了便宜,男人怕什么?难道还怕被女人占了便宜?”老杨建议说,“跟你女朋友说,如果她怕你跑,就赶快跟过来守着。”

“她是叫我尽快把她办过来,但是我也不太懂这些,不知道怎么个办法,到时候还得向你请教——”

“那还不简单?抓紧时间把婚结了,办探亲过来。”

“但是她不愿意这么早结婚。”

“她多大了?”

“二十五。”

“二十五还早?再拖几年,都灭绝师太了!”

“她不会成灭绝师太的。”

“你这么有把握?是不是长得比你嫂子还漂亮?”

这个问题宇文忠不好回答,如果照实说,他当然认为女朋友比“嫂子”漂亮多了,但谁会傻到当面说人家的老婆不如自己的女朋友漂亮呢?他迂回曲折地回答说:“灭绝师太不是女博士吗?”

“也是,女人嘛,读那么多书干啥?读了博士都没人敢娶了。”

“嫂子不是博士?”

“我怎么会让她读博士?老老实实给我在家呆着,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你小子也挺聪明的,知道不让你女朋友读博士。”

“不是我不让她读——”

“她自己不想读?”

“嗯——她——要读也还早呢,她大专毕业——”

老杨安慰说:“大专的女生一般都很漂亮。学什么的?”

“旅游。”

“学旅游的?那她不跟你结婚,你准备怎么把她办来?”

“她说可以过来读语言学校。”

“呵呵,只怕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为什么?”

“如果是为了跟你在一起,干嘛不肯结婚呢?过来读语言学校,读着读着就跟个老外跑了。”

宇文忠不相信女朋友云珠是这样的人,如果她只是想出国,结婚是最简单的方法。结婚又不是死刑,执行了就不可更改。先结婚,办出国,找到老外再离婚,那不比过来读语言学校快?

但他不想对老杨说这些,知道越说老杨越要抹黑云珠,而他很受不了人家抹黑她。他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二十多年,她是第一个不嫌弃他穷的女生,在他心里,她就是一颗闪闪发亮的钻石——虽然他没见过真正的钻石。

老杨出谋划策说,“你女朋友要是不上紧着跟你结婚,你就告诉她,我这有个富婆,家财万贯,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人家还愿意包养我呢。”

“别开玩笑了,哪里有富婆愿意包养我?”

“Grace就是个富婆。”

两人正八着卦,目的地就到了。老杨把车停下,打开后车厢,吩咐一声“搬东西”,自己径直走去开大门。

太阳好大,晒得人睁不开眼睛。外面一个人影都没有,不知道是都上班去了,还是都躲在屋子里乘凉。

宇文忠从后车厢里拉出两个箱子,提到门前,忽听老杨大喝一声:“拦住它!”

他还没搞明白咋回事,就见一团黄褐色的东西从他脚边窜了出去,老杨追过来,把他推在一边,直奔那黄褐色东西而去。

他放下箱子,去看老杨在干什么。但走到路边,四下一张望,没见老杨的影儿,又怕跑远了箱子被人拎走了,房子被人打劫了,只好守在原地,被太阳烤得直冒汗。

过了好大一阵,才见老杨气喘吁吁抱着个黄褐色的物件回来了,满头大汗,嘴里说着:“乖乖,你要是跑丢了,我可麻大烦了——”

宇文忠定睛一看,是只大猫,无辜地躺在老杨怀抱里,十分温顺驯良,不像刚肇过事的样子。

老杨抱着猫进了屋子,边上楼边叫:“快进来,把门关上,外面热死人。”

宇文忠把箱子拎进屋去,关上门,发现屋子里倒十分凉爽,但他刚晒出来的满身热气一时还镇不下去。他撩起T恤擦了一把脸,想去把剩下的东西提进来,又怕把猫给放出去了,只好站那里等老杨发话。

过了一会,老杨从楼上下来,耸起肩膀,用T恤的短袖擦擦脸上的汗,解释说:“这是Grace的宝贝猫儿子,要是弄丢了,我可赔不起。”

“我刚才连门都不敢开了。”

“现在没事了,我把它关起来了。你去把东西都提进来吧,然后我带你去买点grocery(食品)。”

宇文忠赶紧出去提东西,回来时看见老杨正用手机讲电话,满脸是谄媚的笑:“哪里是在唠嗑呢?是那猫趁机跑了出去——你不相信?不相信可以问阿忠——好,好,就回,就回,怎么说也是个老乡嘛——”

收了线,老杨招手说:“来来来,我带你上楼看下,我得回去了,你嫂子她——心口不舒服——这城里女人啊,要是怀了崽,就像当上了王母娘娘一样,不把你支使得团团转就不甘心,我下辈子是坚决不娶城里女人了,尤其是爹妈当官的——”

“你赶快回去吧。”

“没事,我给你交代一下就走。喏,那间是主人房,Grace住的,你别进去,女人都有洁癖,最见不得人家进她们的闺房。你别看她每次休假出差都让我帮她照看猫,但我这人自觉得很,从来没进过她的房间,所以她特别信赖我。喏,这间是客房,她的猫儿子在住。这里还有一间小卧室,你可以住几天,找到房再搬出去。记得喂猫,还要给它清理litter box(猫拉屎的地方)。”

宇文忠慌了:“怎么喂,怎么清理,你得告诉我一下。”

“来,我指给你看,喏,这个袋子里,是猫食,这个袋子里,是cat litter(猫砂,垫在litter box里供猫拉屎的)——”

“多久喂一次?多久清理一次?”

“你看着办呗,吃完了,就加些食,拉脏了,就清理,简单得很。”

老杨说着,从钥匙链上取下一把钥匙,交给宇文忠,匆匆下楼去了。

宇文忠跟了下来,看见老杨已经坐进车里,只好挥手告别。

等老杨的车开走了,宇文忠回到屋子里,关上门,摸索了一下,知道怎么从里面锁住门了,便把门锁上,把自己的东西都提到楼上,只觉头晕脑胀,这房子也太豪华了点,比他见过的所有房子都豪华,且无比洁净,搞得他自惭形秽,生怕自己一举手一投足就会给这房子留下不可磨灭的污迹。

他从旅行袋里拿出一条毛巾,推开了好几个门,终于找到了浴室。哇,富丽堂皇,比老杨家的那个气派多了。

浴室里有浴缸,还有个玻璃门的小单间,像是洗淋浴用的,推开门一看,果然有个莲蓬头。他拧了一下开关,水冲了出来,不过是冷的。他顾不得了,脱掉衣服,取下眼镜,走了进去。洗了一阵,水还是冷的,他越洗越凉,只好草草收兵,关掉水龙头,拧干毛巾擦了擦身体,走了出来。

迎面看见一赤身裸体的人影,白花花的,吓他一跳!

78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1)

  1. 这次好像是从男主角的身份写的,意料之外,以为还是跟以往风格一样从女生角度出发,哈哈

  2. 执子之手偕老

    板凳

  3. 谢谢艾米!

  4. 终于等到艾米姐的新小说啦~

  5. 回复“鱼皮”:

    以往也有从男主角度写的。

  6. 迎面看见一赤身裸体的人影,白花花的,吓他一跳!

    会不会是一张裸体画?
    吊胃口

  7. 呵呵,好幸运被艾米有回复,发完那句话我就后悔了,忘了《同林鸟》也是从男主人的角度写的,汗颜一下!

  8. “迎面看见一赤身裸体的人影,白花花的,吓他一跳!”
    ——瞎猜一下哈:这个“赤身裸体的人影”是不是镜子里面的自己?

  9. 迎面看见一赤身裸体的人影,白花花的,吓他一跳!
    ============
    是镜子里映出的自己的‘浴照’吧:)

  10. 瞎猜一下:
    ‘那疙瘩’--------嘿嘿,难道男主人公是东北人?
    女朋友‘云珠’------和小说的名字相呼应,难道这女朋友最后成了可望不可及的‘云中之珠’?

  11. 嘻嘻,宇文忠被自己的影子吓了一跳?

  12. 谢谢艾米!

    “云中之珠”的“中”是不是宇文忠的“忠”?
    那么故事的名字就包括了“云珠”和“宇文忠”。

    看到开头还以为故事的主角是Grace和宇文忠,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结尾处艾米挂了把枪,期待下集。

  13. 板凳?哇,好激动

  14. 女主人Grace提前回家?

  15. 提前回家也不用脱完衣服吧!哈哈

  16. 估计那赤身裸体的人影是宇同学他自己吧~

  17. 回复“鱼皮”:Grace在主人房,刚起床去洗澡?

  18. 酒酿小汤圆儿

    潜了很久上来冒个泡!艾米才女也。好看好看,上瘾了!

  19. 猜猜。。浴室落地镜中的男主角吧。

  20. 开篇就好看.
    猜一下:Grace突然回来了,老杨还没来得及跟她打招呼说有朋友来住。有麻烦了。

  21. 仿佛滔滔长江水遇到了三峡大坝一样,猛地闸住,不能顺畅往下流,只能就地向上漫,会产生什么后果,可真不好说。
    _________
    真是神来之笔,这个比喻太生动,太生动啦!笑得翻倒在地,想象中……
    会产生什么后果,还真不好说

  22. 猜猜看,裸体人影是镜子里的男猪脚,或者是一幅白花花裸体人影壁画?

  23. 估计宇同学还没来得及欣赏自己的果体,就被镜子吓了一大跳,还白花花的,看来皮肤还不错,先SE一个:)

  24. “但他不想对老杨说这些,知道越说老杨越要摸黑云珠,而他很受不了人家摸黑她。”
    这里”摸黑” 应是”抹黑”?

  25. 宇同鞋对女友挺上心的。总觉得有心上人但不想结婚的女子挺酷的,这儿有悬念。shenmo说得有道理。

  26. 也猜是被他自己的裸吓了一跳。
    云珠-学旅游-25岁-不愿早结婚
    忠-穷-土(非城市人)
    自己联想不通哈哈哈继续等待~~

  27. 好看!

  28. 宇文忠,这个宇文还是复姓呢,好像还是艾米笔下第一个复姓男主吧:)

    那个老杨,艾米寥寥几句,他的样子心态就出来了,看到他这句:“我下辈子是坚决不娶城里女人了,尤其是爹妈当官的——”仿佛看到他显摆得有些痛并快乐着,不禁笑了:身边这样的人真不少哦。想起了《尘埃腾飞》里那个祝老师。

  29. 暂时跟nana的想法一致。

    谢谢艾米!

  30. 精彩!
    我猜那条“白花花的人影”是Grace的可能性比较高。因为,宇文忠进浴室的时候也在“参观”,如果有裸体画或者很大的镜子,应该印象比较深。当然也不排除他一时眼花,因为他走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把眼镜戴上。

  31. 他从旅行袋里拿出一条毛巾,推开了好几个门,终于找到了浴室——在大房子里有点晕菜的宇文忠,难道去的是主卫?
    这两男的没打招呼就跑过去住,自由的黄猫表明Grace有可能已回家,“白花花的人影”莫非就是Grace?二人初次见面就够赤果果、坦荡荡:)

  32. 这里不止挂了一把枪。
    我还很好奇,老杨夫妇和Grace究竟是什么关系,或者Grace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什么老杨可以“自作主张”的把人往Grace家里带,(似乎类似的事也发生过不止一次)?

  33. 陌生的名字在熟悉的真实与幽默的文字中飘然而至:云珠宇文忠

    “她是第一个不嫌弃他穷的女生”
    “但是她不愿意这么早结婚。”

    “第一个不嫌弃他穷的”的25岁女友却不愿意为了出国“这么早结婚”?!由此推测云珠宇文忠二人及他们的相恋均不寻常。“出国”又将给他们的命运和感情带来什么样的起伏呢。。。

    艾米在序中已明告她的原则,不会为了“火”或某种预期的“社会效应”之类而码字。艾米作品我虽然只读了一小部分,在欣赏享受这独特的真实、简洁、开放、幽默的文字同时,总能感受到一份铭心刻骨的“感动”和一段认真严肃的“思考与追求”。。。读过“一”,于是我在想:《云中之珠》将再次给人们展现一份什么样的“感动”,揭示一段什么样的“思考与追求”呢。。。

    期待中!

  34. 从现在关于云珠的对话看来,我感觉云珠是一个有主见,独立,且重感情的女孩。宇文说“他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二十多年,她是第一个不嫌弃他穷的女生,”可见,云珠不是个俗人,世俗的标准并不会左右她的看法。云珠之所以不想“现在”结婚,有可能是因为她不想以结婚作为出国的手段。而且从她希望通过读语言来办签证看来,她是个希望可以自食其力的独立女性。

    当然,这都是我的胡猜乱想。摇着蒲扇等着观摩艾米耍枪。

    另外,宇文能从云珠的角度考虑问题,赞一个先。

  35. 谢谢艾米姐姐的新小说~~
    占位!:)

  36. 第一章就很生动的刻画了几个人物形象,特别是老杨和他LP简直就是我身边的某某人,太生动形象了

  37. 仅从宇文忠和老杨的几句对话中就可看出,云珠不嫌弃农村出身的宇文忠,还想通过考语言学校出国,定然是一个智慧非凡的女子。
    期待艾米下集。

  38. 忘记打名字了,评论了才发现成了匿名,呜。

  39. 这一开篇, 老杨和老杨老婆真是像站在我们面前似的。栩栩如生。
    宇文忠初到他乡,小心翼翼,懵懵懂懂的。但看得出来他为人处世挺成熟的。
    云珠有点小个性啊。
    特别喜欢这个,笑死–我认识一对就这样 :-):
    老杨正神采奕奕地向刚到美国的师弟兼老乡宇文忠介绍“我们这边”的情况呢,被老婆一声闷喝,仿佛滔滔长江水遇到了三峡大坝一样,猛地闸住,不能顺畅往下流,只能就地向上漫,会产生什么后果,可真不好说

  40. 等待真熬人,跟读乃辛苦。Story总算起动了!
    与《至死不渝》正相反,看来本篇故事情节上应该是美国的内容要远远超过中国的了。

  41. “老杨正神采奕奕地向刚到美国的师弟兼老乡宇文忠介绍“我们这边”的情况呢,被老婆一声闷喝,仿佛滔滔长江水遇到了三峡大坝一样,猛地闸住,不能顺畅往下流,只能就地向上漫,会产生什么后果,可真不好说。”
    ——————–
    艾米真是高人啊!:)

    “迎面看见一赤身裸体的人影,白花花的,吓他一跳!”
    ——————-
    乱猜:是他自己吧!初到陌生的地方,一惊一咤的,猛见镜中的裸体吓了一跳.

  42. 开篇不凡!几个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出现在读者面前。

    老杨与老宇是同乡,但老杨“久经风尘”,朴素不再,平时可能并无什么优势,但在新来的小老乡面前,还是颇有吹嘘资本的。有的人爱招待老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老杨老婆和云珠都是城里女生,但老杨老婆也是“久经风尘”,优雅不再,可能打心眼里瞧不起乡下人,但身边实在没什么可选之人,只好选了老杨,但那不等于她爱上了乡下人,只是老杨而已,所以她毫不客气的让丈夫尽早把老乡请出去。

  43. 这个grace可能很有戏,单身,富婆,对一个贫穷的乡下男生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如果老宇不幸沦陷,将会严重影响他与云珠的爱情。

  44. 金钱与爱情,历来都是巨大考验,对男人女人都一样。最好是金钱与爱情兼备,但谁又有那么好的运气呢?

  45. 致:T
    当然,这都是我的胡猜乱想。摇着蒲扇等着观摩艾米耍枪。
    ————-
    呵呵,这大冬天儿的摇着蒲扇,可够凉快的啊,按您的指示学习了一下,冷到骨髓里去啦,瞧,直哆嗦,嘴唇乌紫乌紫滴。

  46. 怎么回事~~~~

  47. 回复“轻骑兵”:

    南半球现在是夏天。

  48. 一开篇头绪就蛮多的,都是线索,都有故事,往哪儿发展,这个我猜不着了。艾米总是出人意料,把大家忽悠的晕乎乎的,她躲在一边偷着乐。
    《竹马青梅》连载的时候,分析大师艾友友都被忽悠了呢,我笑得要命。

  49. 第一次跟读,刚到要紧的地方就来个“请听下回分解”真是不过瘾啊,不过不用担心熬夜熬成大熊猫。

  50. 我还是老老实实品味艾米的文字魅力,关注人物形象的刻画,还有细腻的心理活动的描写。

  51. 回复 艾米:
    谢谢啦!

  52. 那个人影有可能是grace,刚巧也在浴室洗澡,所以没听见声音,两个人同时沐浴结束,就撞了个正着。

    艾米的比喻用的真是绝!几个人物马上活了起来。

  53. 哈,艾米又有新作品了,期待了很久呢

    “但他不想对老杨说这些,知道越说老杨越要摸黑云珠,而他很受不了人家摸黑她。”
    此处“摸黑”是不是“抹黑”的笔误啊?

  54. 扫了几眼,发现是从男主角度写的,嘿嘿….有好文看了。坐下来慢慢看。

  55. 我猜测宇文忠看到的是自己在镜中的样子~

  56. 呵呵,终于等到了,真好看,艾米的叙述画面感超强,呵呵,结尾悬念丛生,期待下一集

  57. 我猜宇文忠看到的是自己在镜子里的形象。但不排除Grace和宇文忠第一次见面就“坦陈”相待。:P

    云珠,应该就是本故事的主角了,年纪漂亮,不嫌乎穷人,不愿靠婚姻去到“我们这边”,应该是个有自信有智慧的女子,期待她的出场。

    嘿,艾米的开场就满下伏笔,不好猜啊。

  58. 哇,我的跟读生活又开始啦,第一集就很好看,人物刻画生动丰满,悬念重重,期待下集:)

  59. 致 :轻骑兵
    哈哈,我这不是看的心急火燎么,降火降火。
    艾米给的是正解,危险动作切勿模仿:)

  60. 赞一个,开篇都有数个疑团,让爱动脑子的人尽情的猜。懒惰的我等着艾米揭迷。

  61. 宇文忠赶紧出去提东西,回来时看见老杨正用手机讲电话,满脸是谄媚的笑:“哪里是在唠嗑呢?是那猫趁机跑了出去——你不相信?不相信可以问阿忠——好,好,就回,就回,怎么说也是个老乡嘛——”

    老杨是在和GRACE打电话,而且提到了宇文忠。这段话说明GRACE不在家并且知道宇文忠要住在她家,所以我觉得那个白花花的人影不会是GRACE。

  62. O(∩_∩)O哈哈~终于翻出天朝的墙了~(今天新注册的wordpress的博客,是为了在这留言,努力了几个月才注册成功!恭喜我自己~^_^)
    其实我一直都是翻墙来这里看艾米的原作最新的文章的,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翻墙到艾园来,呵呵~早上在公司翻,晚上回家再翻~
    艾米上新包包了,我很兴奋~早就把艾米所有的作品都看了几遍了,连跟帖也不放过!嘻嘻~跟帖的很多名字我都很熟悉了~
    谢谢艾米的新包包,艾米码字辛苦了~

  63. O(∩_∩)O哈哈~终于翻过天朝的墙了~(今天刚注册的,之前一直努力都失败了~)
    艾米终于上新包包了,很兴奋,不择手段的请人在海外帮我注册~成功!

  64. 晕~这个网站是怎么回事呢?
    第一次消失了~
    第二次留言成“匿名”了~
    接着刷新再看,发现我的留言又消失了~
    跋山涉水翻出墙,千辛万苦注册成功,不折不挠地留言,却得到这样的“下场”,555~~~
    不管如何一定要留言成功,以表我对艾米的忠心~

  65. (*^__^*) 嘻嘻……留言成功!(才发现那个“匿名”的留言又显示出来了,晕~又发现刚才的留言又粗心地漏了‘留言’两个字,汗~)
    嘻嘻,我觉得宇文忠看到的镜子里的自己,从艾米的描述中,表示他进浴室时并没有环顾四周,没有发现浴室墙上的镜子,看到淋浴的小单间时,就顾不得了,脱掉衣服进去洗澡了,出来时自然是被对着小单间的镜子里的裸体(他自己)吓一跳~
    我喜欢看艾米耍枪,耍得好!鼓掌~~~

  66. To:dianercd
    老杨不是跟GRACE打电话,是跟他老婆打电话。
    理由是第一:因为他是‘满脸谄媚的笑’;第二:从他说话的内容可以说明是他老婆催他回去了,他忙着跟她解释晚归的原因。

  67. 致: T
    呵呵,绿豆汤来了,消消火!

    不好意思,忘了您那旮瘩的人。
    谢谢有以教我!

  68. 宇文忠“推开了好几个门,终于找到了浴室”—他没有观察是否主卧室的浴室,误打误撞摸到GRACE的主卧去冲凉;GRACE不知家里有客人,脱了衣服去洗澡,两个人赤果果相见,哇,好戏开场了。

  69. 好看!期待下文……

  70. 我猜是女主人,哇,一对男女这样相识可真够“赤诚”的,不发生点故事都对不起这样的开头啊!搞笑的是男的还是近视,现在不知要庆幸自己近视还是恨自己近视了。

  71. 开篇不俗!

    小说要写得好,就是要把一个个人物写活。而要把人物写活,就要注重人物性格的刻画。人物的性格,是由人物的言行和心理活动来刻画的,而不是总结式写出来的。

    像我就不太适合写小说,因为我只会写总结。我看了这一集,心里就对人物有了一个很鲜明的印象,可以写个总结出来。但如果你给我几个人物性格小结,让我用人物的言行等来表现这个性格,我就抓瞎了。

  72. 对这集出现的几个人物,大家都已经做了很好的总结,我就不重复了。

    但是我要提醒大家一点,艾米写的人物,有时是很复杂的,我们不能光依据表面现象下结论。比如《十年忽悠》里的艾伦,很多人跟读的时候,都觉得他冷酷无情,但看到最后,却发现他款款深情。

    而艾米写得好的地方就在于当你认为艾伦冷酷无情的时候,你是有证据的;而当你发现他款款深情的时候,你仍然有证据,从前那些冷酷无情的证据都变成了款款深情的证据。

  73. 俺是大大的来晚啦,看了大家的评论俺没啥新鲜的可说了,就点击几下向上拇指吧:)

  74. 是他自己吧(镜子里的)?

  75. 听艾友友老师的话,不忙着下结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