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8)

“星巴克”一聚,宇文忠感觉极好,那么亲切,那么融洽,完全没有“第一次”的感觉。

大概就因为感觉太好了,分别的时候他忘了留下一个“第二次”的火种,就那么乐呵呵地互道“再见”,然后就跑回来了。

回来之后,还傻乐了半天,把两人从见面到分别的整个过程都在脑子里过了几遍,过到精彩之处,还自我微笑,自我窃笑,甚至自我笑出了声。

这种痴迷状态持续了好几天,直到周末了,同屋的老蔡回家去了,他才惊觉原来地球仍然在转动,时光仍然在流逝,而他和云珠的事好像没了下文。

看来“再见”这个词太误人子弟了!你听见对方说“再见”,你以为真的可以再见,但等你乐呵过了,你才发现人家根本没诚意跟你再次相见。

那干嘛不直接说“永别”?

太虚伪了!

云珠自“星巴克”一别后就没再跟他联系,他也没主动跟云珠联系,不是他不想联系,也不是他拿架子,实在是因为他感觉太好了,简直就是热恋的感觉,而热恋中的情人是不需要特意定下每次约会的时间的。

这就像同屋的老蔡每个周末回家一样,到了时候回去就是,不用通知谁。如果特意发个通知,那就是有事不回去。

刚从“星巴克”回来的那几天,他就是这种“老蔡心态”。

但现在老蔡回去了,而他却没地方回去。

他有点坐立不安了,难道云珠只是拿他当路人?那怎么会跟他去“星巴克”,又怎么会对他推心置腹呢?

但那是推心置腹吗?

那不是推心置腹还能是什么?

现在这么复杂的社会,谁会第一次见面就对你推心置腹?

她又没说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为什么不能推心置腹?

既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那就不叫推心置腹啊!

难道心和腹装的就是见不得人的东西?

如果不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干嘛装在心和腹里?摆脸上得了!

是啊,是啊,云珠对他说什么了?都是些可以对任何人说的话,没什么特别之处,她妈妈的故事,多么光荣浪漫,又多么遥远,对谁不能讲?完全应该写成一本书,拿去出版。还有关于卡布奇诺的那番话,写本书是太单薄了点,但可以拿到《知音》杂志上去发表,说不定就是从《知音》杂志上看来的。

谁知道她那些话对多少人说过!

搞旅游的人,不健谈能行?

再说,他还一次又一次地问人家“为什么不说话”,那人家有什么办法?只好说话。

可人家并没说自己,只说了老妈和卡布奇诺。

老妈和卡布奇诺,永恒的话题,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题。

只有他这个老土,以为人家是在对他推心置腹。

他越想越沮丧,越想越绝望,很想把这事永久性搁置算了,反正也快走了,就算两人真能发展点什么,过不了几个月,也会被大洋隔断,还不如根本不发展为好。

但他发现这事越想搁置越搁置不了,特别是他现在出国手续都办了,也无心向学,更没心思干别的,想找个事转移一下注意力都不行。原来还雄心万丈,准备暑假期间回老家陪陪父母,顺便帮家里干点活,现在好像谁把他的魂魄钉在了B市一样,生怕回了老家会错过什么。

他又进入了他那著名的“卢梭死循环”,开始写自己的《忏悔录》了:从“星巴克”回来,我就应该给她发个电邮,表达一下感激之情,然后定个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就算她拒绝,至少我就能死了心,老老实实回老家去了。

也许等到回来再写电邮不是上上策,电邮这种东西,多被动啊!你写过去,人家看不看都成问题,更不能指望人家一定会回你,还是应该在分别的时候就问清楚云珠的意思,看她愿意不愿意继续交往。

也许等到分别时再问还是太晚了,应该在席间相谈甚欢的时候就含蓄地提到下一次的。

就这样,他一路忏悔过去,一直忏悔到应该呆在娘肚子里不出来了,才猛击自己一掌,他某某的!光在这里胡思乱想起什么作用?你倒是拿个行动方案出来呀!

S也要S个明白!

他把那篇所谓伯格曼教授遗忘的论文找出来看了一下,希望论文对伯格曼教授至关重要,遗失了就可能葬送一个诺贝尔奖,那样他就有理由以伯格曼教授的同行的曾经的学生的名义设个宴感谢云珠了。

但结果很令人失望,那篇文章根本就不是伯格曼教授的研究方向,只能算沾点边,完全不值得兴师动众寄给伯格曼教授,更没理由为此设宴答谢云珠,总不能邀请她出来,专门告诉她这文章没什么用,不必寄给伯格曼教授吧?

想来想去,都没想到一个接触云珠的借口,最后他想烦了,干嘛非得找个借口不可?难道不能大大方方地追她?就对她说,我喜欢你,想跟你交往。她说行就行,不行就拉倒,何必遮遮掩掩的?

这点担当都没有,还算什么男子汉大豆腐?

真是心有灵犀一邮通啊!他正准备给云珠发电邮,就看见了云珠的来信,标题为“hi,阿sir!”

他来不及细想为什么叫他“阿sir”,就慌忙点开来看,只一句:“这几天忙吗?”

他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放松,似乎都能听到一坨什么东西从嗓子眼落到肚子里去的声音,哈哈,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呢!

他立即回信:“忙,你呢?”然后把千言万语都掐掉了。

他按了“发送”键后就开始后悔,就这么几个字?不提提下次见面的事,不是白白浪费了一个机会吗?

还好,云珠那边来信了:“我也很忙,带团出去一趟,刚回来。你在忙啥?忙签证?”

“不是,证已经签了。”

“那还能忙啥?”

“瞎忙。”

“那篇论文仔细看了没有?重要不重要?”

他字斟句酌地写了封回邮:“论文我仔细看了,还是很重要的,不过不用扫描后传给他,因为从网上就能找到。”

“你问你导师拿到伯格曼先生的通讯地址没有?”

“呃——还没,应该不用问吧,实在需要的话,从网上就能查到。”

“网上能查到?怎么查?”

“就查他的名字,肯定能查到。”

“我试了的,不行,同名同姓的很多,我点开了几个,都不是他。”

“那就查他的学校,查到学校的网页,再查他们系——”

“如果他们系没这么个人呢?”

“不会吧?”

“我查过的,他们系没有姓伯格曼的。我还查过他们学校的黄页,也没有这么个人。会不会是个——骗子?”

这个他倒不敢确定了:“应该不会是骗子吧?他来访问讲学,是我们这边出的钱,我想学校发邀请函之前,总要先调查落实一下吧?”

“那怎么在他们学校网页上查不到他呢?”

“也许他——不想把自己的信息放在网上?”

“嗯,有可能,还是问问你导师吧。”

“你等等,让我到他们学校网页上查一下。不是不相信你哈,只是好奇,说不定真是个骗子。”

他上网一查,一下就查到了伯格曼的网页,埋得比较深,同名同姓的也多,但从学校主页走到系的主页,点击“faculty(教师)”链接就能找到伯格曼教授的网页。

他从上面拷贝了伯格曼教授的电子邮件地址,黏贴到电邮里,写上一句“这就是伯格曼教授的电邮地址”,然后给云珠发了过去。

那边很快回了一信:“哇,谢谢!你怎么找到的?”

“就在他们学校找到的呀。”

“我为什么没找到呢?”

“你是不是跑别的学校找去了?”

“不是F州立大学吗?”

“是啊,但是F州好几个州立大学的,有一个叫F State University,还有一个叫University of F State——”

“哦——,原来如此!受教了。orc. ”

他一看到那个匍匐在地向他道谢的小人儿“orc”,心就慌了,大概云珠又要跟他“再见”了。情急之中,他快速发了封信过去:“这是我的手机号:XXX-XXXXXXXX,可以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吗?也许我能通过我导师联系上伯格曼教授。”

他也不知道自己提伯格曼干啥,但他没别的诱饵,只好用这个了。

但云珠没回信,没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他,也没给他打电话。

他彻底泄气了,转来转去,还是当了人家的上马石,人家云珠是冲着伯格曼教授来的,他还当人家是冲他来的,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这个年代原本就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年代,况且他的人也没什么值得认的,难道他有什么地方超过伯格曼的吗?身高?体重?风度?学识?一样都比不上伯格曼,凭什么说人家云珠是只认钱不认人呢?

如果要说他有什么优势,那就是他比伯格曼年轻一点,但现今的女孩子找丈夫,谁还管年纪大小?

云珠大概二十五岁,而伯格曼教授顶多五十五岁,只相差三十岁,那算个什么?人家翁帆不是以二十八岁的妙龄嫁给了八十二岁的杨振宁吗?那中间相差多少?不做算术也知道比云珠和伯格曼相差大。

他想起网络上那些人对杨翁恋的议论,说老杨这把年纪,大概只能用手来满足自己的娇妻了。话虽然说得龌鹾,但也是事实啊。

但伯格曼肯定没这个问题,瞧那身肌肉,那抖擞的精神,最少是个“一夜三次郎”。

他的初恋林芳菲早就谆谆教导过他:

爱情和金钱不是仇敌。

现在他的末恋欧阳云珠用实际行动告诉他:

爱情和国籍不是仇敌。

他将初恋和末恋的教训结合起来,得出结论:爱情和谁都不是仇敌——除了他宇文忠之外。

70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8)

  1. 沙发

  2. 沙发!

  3. 跟读中

  4. 好激动,靠前了

  5. 先占位,再慢慢读。

  6. 云珠真是只是要通过宇文找伯格曼教授的吗?为什么后来俩个人又好了?难道伯格曼教授是云珠妈妈的初恋?

  7. 5th. place.

  8. 今天很顺利,一下子就上来了。而且还这么早看到!高兴!

  9. 这两人都拿伯格曼教授做诱饵,相互忽悠。伯格曼教授怕是做梦也没想到,一趟中国之行竟做了一回红娘!

  10. 精彩!

  11. 宇文忠的心态让艾米写活了,真精彩!

  12. 好像点击推荐数字不变化哈
    跟读ing

  13.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宇文忠的《忏悔录》可真是经典呢!

    云珠的心思目前还猜不透。

  14. 原来可以直接点击进入的链接又好使了,来报告一下
    http://go2-ru1.appspot.com/_?L21vYy5zc2VycGRyb3cubmF1eWlhLy86cHR0aA==

  15. 宇文忠同学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16. “他将初恋和末恋的教训结合起来,得出结论:爱情和谁都不是仇敌——除了他宇文忠之外。”
    我笑晕了

  17. 我猜云珠最初联系宇文忠可能是想通过他联系伯格曼,但在后来的接触中爱上了宇文忠。

  18. 艾米描写人物的心理,妙不可言!

    这一回,连《知音》杂志都来了,呵呵,可见宇文老弟涉猎还是比较广泛的滴:)是《知音》以及广为流传的“知音体”的荣幸啊。

    而且,这个orc道谢小人儿的出现,特别拉近跟读的我,和故事人物的距离,因为我们都用过同一款:)

    不知是不是我想多了,云珠管宇文老弟,叫阿sir,听上去有点遇到问题找警察的味道,以前看港剧,那边管警察都叫阿sir,听上去,港港滴:)

    看到宇文老弟想多了想歪了的时候,觉得一个男人对爱情的推理,还是蛮有意思的,那心情也似坐过山车,被大幅度滴忽过来,悠过去,自己无法把握:)

  19. “末恋”二字是不是预示了两个人都经受住了风雨考验了呢。。。

  20. 宇文热恋的状态很明显了,不知云珠是什么状态呢…同意楼上说的,两人互相喜欢又不点破,只拿伯格曼教授当掩护互相忽悠,呵呵~下一次是邮件还是电话联系到了?期待下回分解…

  21. 云珠称宇文忠为“阿Sir”,大概是因为上回有意思的对话中,涩的用语太多了,宇文忠成了“涩男郎”了!

    “但云珠没回信,没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他,也没给他打电话。”应该是带团出游没有回来吧

  22. 云珠怎么想的呢 期待下文

  23. “精彩之处,还自我微笑,自我窃笑,甚至自我笑出了声”,真精彩!

  24. hahahaha…… “老蔡心态”, 这词儿太妙了,传神得很呐!

  25. 今天很顺利,直接就能上来了。

  26. 宇文忠开始陷进去了,云珠怎么想的,还看不出来。

  27. “这个年代原本就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年代,况且他的人也没什么值得认的,难道他有什么地方超过伯格曼的吗?身高?体重?风度?学识?一样都比不上伯格曼,凭什么说人家云珠是只认钱不认人呢?”

    ——经过小林和小罗的教育,宇文忠终于学会从自身找不足了:)

  28. 云珠不同于艾米其他故事的女主,比较神秘,让人猜不透,也许这就是“云中之珠”的意思?隔着云层,看不清珠究竟是什么面目。真珠?假珠?

  29. 云珠的母亲年轻时的梦中情人是苏联芭蕾舞演员,会不会自己梦想落空,于是希望女儿嫁个外国人?而云珠急于找到伯格曼教授,正是为了这个目的?她希望出国读语言学校,是不是还是为了这个目的?

  30. 大概就因为感觉太好了,分别的时候他忘了留下一个“第二次”的火种,就那么乐呵呵地互道“再见”,然后就跑回来了。
    ____________
    笑的要命,宇文同学挺聪明的,看着不糊涂呀,怎么犯起傻来啦?还好没忘了自己是谁。

  31. 这一段把宇文同学的心理活动分析了个透,精妙绝伦。
    他一忽儿忘乎所以,高兴得几乎忘形,一忽儿又犹犹豫豫,思前想后,翻来覆去,拿捏不定,若是等他来拿主意,他这个举棋不定的样子,还不急死人?
    要命的是,他心里嘀咕来嘀咕去,就有些阴暗了,譬如对云珠“谁知道她那些话对多少人说过!”“搞旅游的人,不健谈能行。”这样想法就可恶。

    一个男人这样性格,不知哪样女孩能和他在一起?

  32. maybe Yunzhu is trying to introduce her mom to Dr. Borgemen?

  33. 艾米把宇文忠既想跟文珠发展又怕被拒绝的心态描写得活灵活现。

  34. 云珠妈妈年轻时的梦中情人是一位前苏联芭蕾舞演员,这个梦还没醒时有人给她介绍过一位高干子弟,她没答应。宇文忠问云珠;妈妈后悔没有?云珠的回答是“嘴里没说过后悔,心里就不知道了”。——难道伯格曼教授长得象那位苏联芭蕾舞演员?从宇文忠的描述中好像教授不但学识风度好,身材也很好,精神焕发,有活力。云珠有可能在帮妈妈找对象呢,教授也不完全是个“掩体”。

  35. 回复 轻骑兵 | 十二月 13, 2010于12:30 下午 | :
    “要命的是,他心里嘀咕来嘀咕去,就有些阴暗了,譬如对云珠“谁知道她那些话对多少人说过!”“搞旅游的人,不健谈能行。”这样想法就可恶。”

    在没有深入了解一个人的时候,往坏的方向推测一下就阴暗啦?

    宇文同学不过是和以前的艾米一样,自己做些最坏的思想准备而已,你对人也要求太高了吧!

  36. 艾米写的后悔录太经典了。特别是那句回到娘肚子里。呵呵。

  37. 一般都是男的在外面忙“事业”,女的在家盼望男的忙完“事业”回家聚聚。这个故事刚好相反,云珠在外面忙得电话都不打,而宇文忠在家游手好闲,胡思乱想:)

    也许胡思乱想并不是女人的专利,而是“闲人”的专利。

  38. 云珠可能代表了“新新人类”,自己的世界很广阔,工作忙,结识的人多,爱好广泛,不会把精力集中在某一个人身上。这样的人相对而言也不太容易深陷感情漩涡,甚至不喜欢恋人追太紧,如果恋人太clingy(粘乎),她们会不耐烦。

  39. 一对恋人,很难碰到两人都洒脱,或者两人都粘乎的,多半都是一人比较洒脱,另一人比较粘乎。那个粘乎的,就会过得比较痛苦,老想在一起,但对方老是没时间。

  40. 回复“轻骑兵”:
    “谁知道她那些话对多少人说过!”“搞旅游的人,不健谈能行。”
    ——貌似这两句话只是陈述了可能的事实,的确存在这种可能性,“对很多人说过”可能是任何人,“健谈”也不是个贬义词吧?
    陷入爱情的人,尤其在对方心思还不明了的时候,免不了辗转反侧。
    所以,“阴暗”一词用过了。

  41. 如果你觉得这些心理活动是废话,何必在这儿浪费时间?! 又没人请你来!

  42. 回复“匿名”:讨“砸”的。谁请你来看的,还不是自己颠颠儿跑进来的。

  43. 到处都是枫叶

    回复“匿名”:
    1. 我喜欢的就是艾米关于心理活动的“废话”。因为这些心理描述很逼真,让读者身临其境,不由自主地站在主人公的角度想问题;还因为每个人都有胡思乱想的时候,所以看到主人公也这样,有找到同类的感觉, 倍感亲切。
    相信很多人都是这样的。
    2. 既然你认为是“通病”,说明你已经看过不少艾米的故事了。很奇怪,你还能坚持跟读到现在!

  44. 回复“匿名”:你一开口就暴露了你不懂写作。艾米小说的精彩之处,除了情节吸引、人物生动有趣,还有细腻深刻的心理描写。这些心理描写,非常有效地丰满了人物的性格。你应该下去好好思考一下,为什么你写的东西没人看、你是谁都没人知,而艾米的小说大家追着看?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不懂装懂”?一个写不出东西来、或者写了没人看的人,竟然斗胆指导别人的写作,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再者,你兢兢业业地跑来看(估计是一集不拉、一字不漏),看了又说不好,你不是自虐狂就是红眼病。总之就是有病!

  45. 回复“匿名 | 十二月 13, 2010于11:53 下午 | ”
    你的水平高,没‘废话’不‘凑字’,那你码出来一篇,看看有没有人看?

  46. 回复“匿名”:
    到别人的博克看文就如同去别人家做客喝茶,若茶不合你口味,你可以礼貌的离开,这是起码的教养,因为并没有人请你来,更何况你根本也辨别不出茶好茶坏!

    像你这样认为故事中的心理活动描写都是废话是凑字数的人,真是太有才了!你的没有一句废话的大作在哪里?用几个字写成的?有机会连接在这里也让我们大家欣赏欣赏啊。

  47. “匿名”如果写得出东西来TA就没有时间在别人博客发酸了。

  48. 云珠急着找伯格曼教授可能是因为别的事。如果,她是为了把自己嫁出去,在导游时就可以和伯格曼教授搭上线。何必要“多此一举”的成为宇文的女友?

  49. 回复“匿名”:
    你要是能举出(至少)一个例子说明“艾米关于心理活动的描写是一堆废话”,就证明你说的不是废话。举不出,就别在这里放废气。讨人厌。

  50. 回复“匿名”:就你这种白痴,知道什么文章不文章?不爱看还看,你说你是不是犯贱?

  51. “如果,她是为了把自己嫁出去,在导游时就可以和伯格曼教授搭上线。何必要“多此一举”的成为宇文的女友?”
    ——同意“T”

  52. 那边有“新浪网友”,这边就有“匿名”。都是一等一的超级白痴!

    我说“匿名”,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你死乞白赖跑这来没事找抽,你是吃粮食长大的吗?

    想看故事你就看,看完别管不住自己的手,打那一行半破字来,除了显得“匿名”你捂着嘴抖着手偷着乐的小人心态外,无他!

    神马东西?!

  53. 在宇文忠大写忏悔录时,云珠写信来了。猜想一下,云珠这是不是在试探宇文忠,而宇的回信并没提及对云珠有好感之类的话,加上云珠比较忙,俩来就这样不远不近,都不表明态度。
    艾米对宇文忠的心理描写,佩服!
    我以为,云珠不可能借宇文忠这个人来达到嫁给伯格曼教授。她真要有那想法在旅游中,就能自己搞定,何必绕着弯。

  54. 谢谢大家砸这个“匿名”。

    “匿名”这样的人,自己不爱动脑筋,也不想事,只有本能的吃喝拉撒要求,看故事也只关心人物的吃喝拉撒,不爱也不会分析理解人物的性格,所以看到心理活动描写就烦。

    这样的人过的是低等动物层次的生活,还没达到灵长类的层次。

  55. 精彩~喜欢艾米的心理描写

  56. 回复zhuzhu2005 并花麦麦:
    “在没有深入了解一个人的时候,往坏的方向推测一下就阴暗啦?”
    ——————————————–
    “阴暗”可能言过,换成喜欢遐想或是胡思乱想好。当时顺着宇文的想法,如果他俩日后关系亲密了,他再这么惯性思维一下:谁知道她。。。。什么的,我就着急了,表述不当。

    宇文同学是不是和以前的艾米一样,自己做些最坏的思想准备,我没有深入了解,就不分析了。

    “你对人也要求太高了吧!”呵呵!是这样的,我喜欢把人往特别好的方面想(可能不切实际),如果认识那样完美的人就好了,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如果不得,就实际一些,转而求其次,如果次也不得,那就次的次,如果不能接受次的次,我就成为次的次的路人甲,今后相逢不相识。做最坏的准备,往更好的方向努力。

    感谢二位指正!

  57. 彻底被艾米颠晕了,和宇文一样,忽然发现云珠真得象云里的珠子,不看发现她就在那里,仔细看却又看不清!

  58. 喜欢上了一个人就会胡思乱想,这不是女人的专利。云珠想出国是显而易见的,大专学历比较难,能认识外国人也许有用。忠要出国了,她肯定会给忠打电话。

  59. 回复“轻骑兵”:

    你大概是第一次跟读,有点性急,还没看出所以然来,就对人物性格下结论。

    比如宇文忠的心理活动:“谁知道她那些话对多少人说过!”“搞旅游的人,不健谈能行。”,是非常可能的推测,故事写到这里,还没任何证据可以推翻宇文忠的这个猜测,所以你说他“心理阴暗”当然是乱下结论,你后来改成“胡思乱想”,还是乱下结论,因为你没有证据证明他的猜测毫无道理。

    至于你说的你喜欢把人往特别好的方面想,你并没有拿出证据支持你的说法,我们看到的刚好相反,你是把宇文忠往特别坏的方面想。

  60. 有人在跟读《不懂说将来》的时候,看到海伦担心benny是犯了罪在逃,因此到图书馆去查有关资料,就跟帖指责海伦胡思乱想,太不着边际。

    但后面的故事证明海伦的猜测并非胡思乱想,benny事实上就是在逃犯。

    有的人缺乏想象力,也缺乏逻辑推理能力,看到超出他自己想象力的描写,或者他自己推导不出的结论,就认为没道理,马上就跳出来指责。

    艾米写的是连载,你还没看完,根本不知道后面怎样发展,干嘛急着下结论呢?

    比如昨天跟帖的那个“匿名”,说它一看就知道结局,但如果我叫它把这个故事的结局写在这里,我谅它也写不出来。

  61. 宇文忠对云珠的健谈有些猜测,并非毫无道理。大家可以回忆回忆,看自己一生中碰到过几个像云珠这样见面熟的女生。如果碰到了,会不会有点讶异。

    云珠的健谈,肯定与她的职业有关,搞旅游的,吃的就是健谈的饭,所以宇文忠的“搞旅游的人,不健谈能行?”并没说错。

  62.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男生都是只做不想的动物,逮住了就做,做完了就忘。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男生也会有很多心理活动,很多精神需求的。

    有很多女生,并非她们男朋友的初恋,或者男友以前有过女友,她们经常抱怨男友对前女友恋恋不忘,打电话啊,聊MSN啊,视频啊,等等,等等,说明男生也有很多精神需求,只不过不一定用在你身上而已。

  63. 这个故事从男主的角度写,正好给我们提供一个机会,了解一下男性在恋爱中想些什么。而“匿名”这样的人,大概只对“做”感兴趣,一看到“想”的过程就不耐烦了。

    我建议“匿名”去看“汉代蜜瓜”写的东西,因为“汉代蜜瓜”是个只顾“情节”的写手,看到别人的小说里有心理活动,就跟帖大喊:“情节!”。

    “汉代蜜瓜”跟艾米结下“叶子”,就是因为她在跟读《十年忽悠》的时候,看到艾米在艾伦被捕后大量的心理活动,便跟帖说“建议封艾米为狂想帮帮主”。

    艾米回答她说“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读我的故事”,这不过是陈述一个事实,却大大得罪了“汉代蜜瓜”,她从那时起就想方设法攻击艾米。

    事实证明,“汉代蜜瓜”那种只注意情节的写手,是不可能写出什么好东西来的。一个不动脑子的写手,写出一帮不懂脑子的人物,怎么会好看呢?

  64. 雪浪风涛惊旅梦

    我有一个学生,上高中的时候文静内向,话很少,而且不会打扮自己。今年她来我们学校应聘老师,样子性格变化很大,让我猛一下认不出来了。和她聊了会儿,知道她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当导游带团干了两三年呢。我想,她性格变化这么大,可能和导游这样的工作有不少关系,导游需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的,算也是锻炼出来了吧。

  65. 看小说也是认识人心人性的机会,无论是生活中,还是看小说,都不要急于下结论。

    艾米写的故事经常都会翻烧饼的:)

  66. 今天黄顔在线,问候一下!:)
    悄悄问一下,是不是艾米正准备蒸包包出笼啊?

  67. 是我心急了
    谢谢艾米指正!

  68. 新浪艾园的summer

    云珠大概又带团去了吧?
    我猜下集会给宇文打电话:)。

  69. 他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放松,似乎都能听到一坨什么东西从嗓子眼落到肚子里去的声音,哈哈,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呢!
    ————

    悬 着的心….

  70. 我猜她找那个教授是因为她妈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