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18驴”冷漠的脸让人觉得很王八蛋

作者:李承鹏

如果我登黄山被困,一个杀人犯为救我而摔下山谷,死了。我会尽我所能悼念他,补偿他的家人。这跟他是否杀人犯没关系,他首先是人。一个人为救另一个人交出了生命,这总让人难过。这是人的通感。动物的通感。

在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人们首先失去的并非信仰,而是逻辑。所以不必说张宁海是警察,把他当成一个人,一个挺精神的小伙儿忽地一下就没有了,你该感到难过。我觉得拿纳税人说事,也令人失望。就算纳税人,也只该要求被纳税人履行公职,而不是要求他死有余辜。纳税人纳的是一种权利,而不是绑架别人的生命,如果这样就透着一份歹毒,就不是纳税人,而是纳粹人。

我看到一个视频,那个戴斯文眼镜的男生在叙述张宁海掉下去过程时,语气轻淡得得像看到一个手电筒掉下去。虽都是自由落体运动,但我很难接受视生命掉下去为手电筒掉下去,因为我也是人而不是手电筒……关于复旦十八学生冷漠对待张宁海之死,社会上说得很多了。可我最在意的不是驴友专业装备,这是技术问题或体育观问题,而不是社会问题。因为我不想下一次又去探讨游泳池,高尔夫球杆,哑铃和减肥带。

其实我可以假装不那么在意复旦十八学生不流泪,不参加追悼会就走了,在BBS上密谋借这个悲剧就篡了登山协会老人的权……这些都是浮云,浮云是被神马决定的。包括还有一些世风不古、人心不善、精英主义的说法,也不太站得住脚,倒退几十年,红卫兵不仅冷漠地看人死去,而且亲自上阵用钢钎把人打死去。并非忽然到了90后社会就转基因了,社会一直在转基因,只不过把去黄山旅游换掉当年武斗和上山下乡而已。

中国各个代的大家最熟悉的一句话是:你们这一代,简直不如上一代……50后对60后说,60后对70后说,70后对80说,现已直达90。这是中国各生代人口口相传的相声灌口,当然现在又有反过来的迹象,90后觉得80后土鳖,80后觉得70后,70后觉得60后可以拉去回炉……全世界都没有中国这种生代奇迹,欧洲最多分个战前战后,美国最多分个婴儿潮,只有中国。这是因为我们不方便分化出各个阶级,就只有分化出各个生代,只有中国才这样代与代之间的攻击,见面都问你是几代山寨手机。

我不相信复旦这么牛逼就齐聚了十八个没人性的学生,黄山也没这么神奇,一夜间聚齐十八路妖孽,概率上太不可能。不单单是复旦,还有连捅老太很多刀的药加鑫,不单单的精英教育,我更相信这是中国教育的必然作品。注意我说的是中国教育,不是中国大学教育。因为对自己救命恩人如此冷漠的不止是大学,社会上这种例子太多了,不仅冷漠还有栽赃,比如彭宇救的那老太太,其他的例子自己举。

冷漠的复旦十八学生是浮云,浮云下面是神马。有人问那神马,是神马? 我说是这些年来,没信仰的中国已让人民失去爱同类的能力。前几天,深圳福田村一个老干部在小区溜达着就俯身倒地,可没人敢去救他,因为刚想伸手就会想起彭宇,最后老干部窒息而死。还有湖南一女子落水,挣扎好些时候没人下去救,等警察来了就晚了。还有很多例子……这里不仅不鼓励爱同类的能力,不教育,不奖励,而且会惩罚,这样就导致少有同类救同类。可这些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历史:

我们先搞大义灭亲,把自己老爸都能灭掉,后搞阶级斗争为纲,凡不同意见者必须打死,再后来在GDP鼓舞下,人人见同类都是竞争者,都是对手。在政治遗传下,在经济鼓舞下,只有对手和敌人,没有同类。相信你看到这篇文章时,在办公室看看前后左右的同事,隐隐会觉得他们其貌可憎,其心可诛,玛勒戈壁的居然骑到大爷头上拉屎。在教室里看看那狗日的,竞选学生会主席时选票比老子还高十个百分点。在车里,也恨不得变身成一辆大铲车,把街上其它的车统统地剿灭。渐渐地,我们已失去爱同类的能力。人民和人民火并起来,这才好办……

这样的教育下,我们先是失去救同类的能力,后来连被同类救的能力也失去,最后偶尔被救也忘记了感恩,感恩也要求要感谢国家和政府,而不是感谢人,这个同类,本身。这样重视阶级而忽视同类的教育是可怕的,所以中国文学史上不会有雨果的冉阿让和沙威警长,什么样的社会有什么样的文学,有什么样的文学有什么样的学生。最终它会让这里的人,都变成狼。对不起,污辱狼了,因为狼是不残杀同类的。

复旦学生的问题不如校方的问题。我在网上看到很多明显是收了校方好处的文章,很跑题在说什么登山乃自由风气,校方无法约束。出了这种事,复旦利用新闻摇篮的优势到处让复旦帮拨乱反正,比如中青报那个记者。还得到鼓励,这是很不好的鼓励,这跟当初判彭宇的法院是一样的。今天是张宁海追悼会,就算复旦举校降半旗也没用,因为复旦学生从校方成功的扑火中,就会忘了的同类,只记得牛逼的校方,下一步踏上社会,就只记得更牛逼的权贵与政府。我们营造了这么虚假的环境培养他们,他们出来就是不再是精英,而是人精和妖精。刚刚看到一个消息,邓亚萍在一次讲座中说,人民日报62年来没有假新闻。纽约时报和泰晤士报也不敢说自己62年来没假新闻,她敢说。我愿意相信邓亚萍说的是真的。问题是,她相信吗。就算我们都相信了,可相信之下的结果,是培养更多的复旦学生。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复旦之下,岂有完卵。那天小说出关去北大当辩论评委,走到食堂吃饭时,见一个奇观:门口至少二百辆自行车被学生们推倒,因为这样方便进出,我扶起来一辆,旁边又有学生推倒更多辆,傲然踏过……我刚自以为自己是道德的,忽一想,戈壁的我大学时也干过同样的事情。我是没种去当众骂那些学生的,因为自己也没道德。可我又很讨厌有些读了点圣经的二逼总拿耶稣说事:你们中有谁没同样的罪恶,就拿石头砸那女人……这个桥段已被读了点书的文人们利用得有一种邪恶的熟练。它带来的问题是,大家都这么说,大家都干过坏事的,大家都不敢拿起石头,这社会最后便成强盗的社会。

中国的观念现在很毛线,各种东西都混在一起,所以觉得张宁海很了不起,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典型好警察,大家一定要珍惜他。我怀疑其实中国原本有不少好警察的,只不过在大环境之下慢慢地就不那么好,正如记者、法官、医生、和你、我一样……慢慢就这个操性。

我也看到有脑子里长果冻的问,上次山西那警察死了,你为什么还风言风语,不厚道。我会耐心地告诉没信仰导致没逻辑的你:那警察亿万身家,开宝马住洋房有几座矿,你其实也知道他为什么而死,他不是死在保卫人民的战场上,而死在一根不知是大侠还是仇家的狗链下,跟张宁海没法比,张宁海没辱没纳税人的钱,我要尊重所有尽到公职的警察。

复旦十八个学生冷漠的脸,让人觉得很王八蛋。辗转听陈丹青感叹过,这就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社会的主流和栋梁……这让人不寒而栗。可他们面对救命恩人那么冷漠的脸,跟当年如拎长的鸭脖一样的围看恩人被行刑的群众冷漠的脸,又有多少不一样呢。

就是复蛋之下,岂有完卵。

10 responses to “复旦“18驴”冷漠的脸让人觉得很王八蛋

  1. 真是悲哀啊,不知道为这十八个驴悲哀, 还是为张宁海悲哀??!!

  2. 网络对本次事件的一些介绍:
    http://news.ifeng.com/society/2/detail_2010_12/16/3533329_0.shtml

    12月12日,由复旦大学10名在校生、4名校友与4名校外人员自发组成的“驴友”团在黄山登山探险时迷路,被困悬崖边。12月13日,在黄山市警方营救下,被困“驴友”脱险,而年仅24岁的黄山市公安局温泉派出所民警张宁海却在搜寻归来途中不幸牺牲。登山的学生被救出后,网上不断爆出事件“内情”,称复旦学生登山实为“逃票”、对民警牺牲冷漠无情等,让“复旦登协”深陷网络质疑中。□快报记者 张润芝

    复旦学生黄山探险迷路,民警救援中牺牲,学生被指逃票、冷漠

    驴友:疑他们逃票进入黄山

    据《新闻晨报》报道,这次黄山登山探险活动是由网帖召集,记者也找到了原帖。召集人“pipin”有如下言论:“这两天降温,黄山可能要下雪,这样被抓的几率变小,但是景色却让你不后悔的。”提到“被抓的几率”,此次活动被网友怀疑是故意避开正常的登黄山线路,意图逃票。一位自称旅游业人士发帖说:“前段时间就听一司机说他半夜送了一批客人到黄山南大门,这帮人是在网上找到一个专门带他们逃票进黄山的人,一个人收五十块钱,只在半夜带这些逃票族从南大门开始走路上去。看来这次事故也是逃票造成的。”

    此外,网上的驴友们还指出,这次探险活动的组织并不严密,因为召集帖中对于此次探险目的地简介是空白,海拔、地貌等基本要素都没有提及。网帖提及的注意事项中甚至直接说明了探险活动没有向导,只靠GPS和地图。在装备方面,网帖列举了一些基本的户外装备,背包、睡袋、防潮垫等物品。有“驴友”指出:“这说明召集者缺乏经验,因为专业的大雨衣及保暖毯都没有列入必备的装备中。”

    对黄山当地的天气情况,召集帖中提到,“目前看来,黄山最近一直无雨雪,导致山区防火等级一直很高。”“驴友”表示,从这点来看,召集者只注意到活动前的天气变化及影响,并未留心到未来活动时间内可能出现的天气变化,结果,他们在旅行过程中遇到雨雪天气,直接导致了迷路。

    记者联系到黄山旅游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她否认了逃票的说法:“他们根本没有进入收费的黄山景区,只是在外围,所以不存在逃票问题。”至于他们这样的登山计划是否过于冒险,该人士告诉记者:“黄山方面前几年已经发出过通知,不要去非旅游景区游览。之前也有人这样去探险,迷路了很快就被救出了,而那天去救他们的时候天气特别不好,所以才出了意外。”

    现场记者:学生冷漠无情,心寒

    新浪微博一位名叫“淡淡esse香”的网友的发言,也在各个论坛上掀起不小的轰动。这位用户资料里写着“AHTV”,快报记者经多方核实确认这名微博用户为安徽电视台一名正在黄山采访此次事件的记者。

    12月14日凌晨一时许,“淡淡esse香”发微博称,学生们对于民警的牺牲并不放在心上:“整理素材,难以入眠。输入‘张宁海’这个名字,想看看能搜出什么结果?一个安徽的小伙子,为了搜救18名来黄山探险的驴友,无辜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可是,得到的是什么呢?13日下午采访时,复旦学生冷漠的样子让我心寒。他们甚至连张宁海的追悼会都没参加,就匆匆回去了。13日下午,张宁海的遗体被搜寻出来,抬下山的时候,那18个驴友,并不像报纸写的那样痛哭流涕,他们很平静,甚至连我们的采访都是追着问的,他们说要回上海。一路跟到他们临行的车前,一个男学生过来说,不好意思,要上车了。接着,把车门重重地关上。那一刻,有些东西比天气还冷。黄山,下雨了。”

    12月14日她又发了另一条微博:“作为一个记者,我真不该有情绪。但是想想,就在昨天的这个时刻,张宁海还是活着的。但只是为了给一个女学生让路,才坠入悬崖。可这个女学生以及其余17人面对我们的追问,一致缄默,不承认这一点。让人寒心。我觉得,张宁海走得不值,很不值,怎么样也轮不到他来为这些人的年少轻狂买单。”

    快报记者试图和“淡淡esse香”联系,但是她本人拒绝接受采访,并告知记者,如需采访必须通过黄山市委宣传部,记者试图和该部门联系,但未果。

    复旦校方:个别同学的言论不妥当

    昨天下午,快报记者尝试拨打复旦大学新闻中心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复旦大学宣传部则表示只有新闻中心能接受采访。记者尝试联系复旦大学登山协会的成员,复旦一位学生则告诉记者:“不要找了,现在登山协会是不会有人愿意接受采访的。”在复旦日月光华社区的“outdoors”分版,登山协会老会长在帖子《合集:野黄山事件后续处理意见》中说:“媒体方面,希望所有当事人及知情人在近期对于一切采访和争论保持低调。”

    此外,一位登山协会成员在日记中指出,民警要求下山的时间不对也是事故的原因之一:“整个事件中最不负责任的表现是警察在找到队伍之后,要求立即下山,这是导致了张宁海警官坠崖最大的原因,而当时的情况完全不适合下撤。”

    面对外界对复旦的各种质疑,复旦大学官方微博回应,“小编说句话,当事个别同学的言论哪怕是一时无心,也确实是不负责任和不妥当的,我会严肃地告诉我今后所有的学生,内心的道德感和责任感是你在复旦拥有尊严和骄傲的前提。但请相信,这不代表多数当事同学,也绝不代表大多数复旦人的态度和心情。”

    新闻回顾

    12月12日,以复旦大学学生为主的18名驴友通过网上拼团的方式,前往安徽黄山未开发区域探险旅游。当天下午5点左右,他们被困在翡翠谷北面的悬崖边。随后,其中一名驴友用GPS向上海亲属求救,该亲属随即向上海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报警,之后上海与安徽两地公安部门迅速联动,展开救援行动。13日凌晨2:50左右,救援人员找到了牢牢抱在一起的18人。由于天气因素,救援组决定立即下山。当地民警张宁海在护送学生下山的途中,不幸坠落悬崖牺牲,年仅24岁。

  3. 救人遇难民警追悼会举行 获救学生代表痛哭忏悔
    http://news.sina.com.cn/s/2010-12-17/145521661077.shtml

    两天前的一场大雪,使得位于市郊的黄山市殡仪馆分外肃穆。今天上午9时30分,张宁海烈士追悼会在此举行。

      再过20多天,就是张宁海从警2周年纪念日;再过2个多月,就是他25岁的生日。张宁海以短暂的人生,书写了动人的青春之歌;用宝贵的生命,践行了从警为民的铮铮誓言。张宁海2005级警校的同学们早早来到追悼会场外,拉出横幅“兄弟,走好”。

      阳光下,追思大厅的屋檐处不断有雪水融化后滴落,宛如天地也在为一个年轻、勇敢的生命早逝而伤心落泪。

      千余人送别烈士

      张宁海烈士生前是黄山风景区温泉派出所的民警。12月12日,复旦大学登山协会通过网上组织了18名“驴友”进入黄山,当天他们在尚未开发开放的山区迷路。其中一名成员通过GPS定位后向上海的亲戚求救。得知有学生遇险后,沪皖两地警方迅速投入警力进行救援。始终冲在救援队伍第一线的张宁海,就是在下山途中为学生打手电照明时,不慎滑落悬崖而牺牲的。

      上千名张宁海烈士生前的亲友以及来自安徽、上海的各界人士参加了追悼会。张宁海生前所在的工作单位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及黄山市政法委、复旦大学、家乡太和县的代表作了悼念讲话。追悼会上还宣读了关于追认张宁海为中共党员、革命烈士,追授“安徽省五四青年奖章”的三项批复和决定。

      黄山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党委第一书记王福宏等当地领导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盖国平、复旦大学党委副书记陈立民等上海代表参加了吊唁仪式,并向烈士家属致以深切慰问。

      学生忏悔并反思

      作为来黄山参加烈士追悼会的18名获救学生代表,侯盼、唐清威始终是媒体关注的焦点。身为遇险探险队的领队,侯盼在接受黄山电视台采访时泣不成声,押队唐清威也难抑热泪。

      复旦大学哲学系4年级本科生唐清威来自云南,他告诉记者,这几天校方一直在组织心理专家对18名获救者进行心理干预和治疗。说起烈士,唐清威忍不住落泪:“我们都错了,完完全全的错了。”

      唐清威坦言,出事后他们心理上都很害怕、惶恐,而且当时浑身淋湿、体力透支,因此尽管他们曾提出要等烈士遗体下山后告别,但是因为校方和援救指挥部的要求,最终他们只能上车回沪,留下了深深遗憾。此举也遭致网民的强烈指责。

      “我和我的同伴们真的不想辩解,因为无论如何,我们都是错了。”唐清威说,“回校后,我一直躲着不敢见人,每次上网都会看到很多骂我们的言论。最初,我们也都想辩解,感觉自己也很委屈,被冤枉。但是,当我两天后给张宁海的表姐打去电话后,我不想再辩解了。”说到这里,唐清威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开始了无声的哭泣。

      张宁海只比唐清威大1岁,他也有父母,也有关心和被关心的亲朋好友。唐清威表示,目前所有18名获救成员都已经深深明白自己的错误,也都在反思和忏悔。“这次要派两个代表来黄山,大家都知道,也许要面对的情景将会很难,但大家都在积极争取,因为这是我们忏悔、反思的第一步。能争取到了这个机会,我很珍惜。”

      忏悔也好,反思也罢,唐清威和侯盼还表示,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准备进行善款的募集,希望能在张宁海就读过的小学或者是他家乡的某所希望小学创建一个以烈士名字命名的奖学金。另外,我们还希望能在户外活动上进行一些公益事业。”当记者追问是何种形式的公益活动时,唐清威表示,他们目前还未从事件中平复下来,只是刚刚商讨了一下未来的思路。侯盼则补充道:“我们18个人每年还将去看望张宁海的父母。他走了,本该他尽的孝道,我们一定会代他完成的。”

      烈士生前很敬业

      黄山的外国游客多,张宁海生前为此自学英语,省钱买学习机和英文书籍,一个一个单词地苦记。牺牲前,他已进入黄山景区公安局外语翻译人才库。为提高业务水平,他自费报考法律本科,已拿到文凭。小伙子的精力都用在自学英语和法律上,一直到牺牲,24岁的他至今尚未谈过恋爱。

      张宁海来自安徽阜阳太和县的一个大家庭,父亲张培伦是四兄弟,母亲赵彩芹也有七个兄弟姐妹,他们都住在太和县。张宁海是下一辈中唯一一个 “出来闯”的孩子。

      在亲属眼中,张宁海是一个性情耿直、非常有出息、习惯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孩子,而且从小就懂得为他人着想。

      自从张宁海参加工作后,两个春节都忙着加班,没有回家过年,工作两年期间仅回家过3次。张培伦说,儿子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春节,给家里打电话说,春节值班比较忙,不能回家过年了。当时,他还安慰儿子说,工作要紧,家里不用操心。去年春节是张宁海参加工作的第二个春节,这一次他又没有回家,而是选择了值班留守,把回家团聚的机会让给了同事。大年三十晚上,父亲在家接到儿子电话,儿子说山上有游客迷路,自己刚刚完成救援从山上下来,冷得直打哆嗦。父亲的喉咙一哽,母亲更是心疼不已。

      今年“五一”期间,张宁海的表弟赵勇新婚,带妻子来黄山旅游,和张宁海见了面,两个菜刚上桌,张宁海接到电话说所里有任务,道歉一声就跑了,留下一脸不高兴的表弟。张宁海后来给赵勇连发3条短信道歉,还约定下次当面道歉,可这个约定已无法兑现。

  4. “尽管他们曾提出要等烈士遗体下山后告别,但是因为校方和援救指挥部的要求,最终他们只能上车回沪,留下了深深遗憾。此举也遭致网民的强烈指责。”

    ——既然是校方和援救指挥部要求他们上车回沪,他们也只能上车回沪。网络这样指责复旦学生,似乎也太过分了。

  5. 李海鹏这篇文章可能是在弄清事实真相前写的。

  6. 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是“李承鹏”吧?这是他的博客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e7ba41010179di.html

  7. 从“李 。 刚”看中国的法制。他的威力究竟多大?1、在出事后一小时内上中央台露面并道歉,恐怕保定市长也没这本事。2、儿子在撞死人后本应拘押,但现在竟以精神鉴定及心理治疗为由,在保定某医院逍遥。3、死者哥哥拒绝接受封口费后,失踪。至今下落不明。4、敢给死者辩护的律师几天前在北京遭不明身份人员围堵,差点丢了性命。5、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李一帆因交通肇事罪判有期徒刑三年,监外执行。
    一句他爸是李。刚,可以控制中国的媒体,公安,司法,可悲的中国

  8. 如果将来这18个学生真能像学生代表所承诺的那样“年年去看望”张的父母并对他们尽本该张宁海尽的孝道,到还算是有良心的人。只是,这个承诺仅是代表的一厢情愿,还是确是他们18个人商定的结果;仅是他们一时激情之下的豪言壮语还是真能一辈子做到,恐怕只有时间才能检验得出来。

    张宁海无疑是个值得敬佩的人!一直对80后90后不太看得惯,总觉得他们自私、缺乏责任心,现在看来也并不全是如此。

  9. 我也记得应该是李承鹏吧~

  10. 18个学生确实应该从心底感谢张宁海,但其他人也不应该对学生太多要求,比如一定要在追悼会上痛哭、年年去看望张的父母等,学生做不到就觉得他们没良心。被救的人感激救命恩人是应该的,但大众强求他们做这样做那样是否太强人所难?就像捐钱一样,非要名人、有钱人捐到一定数量,很怪异。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