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12)

面试地点选在一家大商场里,这是宇文忠始料未及的,他以为会去辅导对象家里面试,或者去“星巴克”之类的洋地方,边喝咖啡边面试,毕竟是请英语家教不是?

但云珠直接把他带到商场四楼珠宝柜旁边的顾客休息处,有桌子椅子,还有一个小喷泉和一些花花草草,环境很不错,但毕竟不像个面试的地方。

他们到那里的时候,对方还没来,云珠在一个双人长椅子上坐下,他正想坐到对面去方便跟云珠说话,但云珠把他拉住,让他坐在她身边。

他估计这是在扮男女朋友,但现在人家面试官还没到,演戏给谁看呢?莫不是云珠想借此机会亲近亲近他?

一想到这种可能,他的心情就激动起来,脸都有点发烧的感觉。

但云珠很自然,好像两人是多年的老恋人一样,她轻轻靠在他身上,两手把玩着他的右手,在他的生命线爱情线事业线上划来划去。

他生怕自己经不住这种耳鬓厮磨,小声说:“现在人家还没来,不用这样吧——”

云珠在他的手臂上拧了一把,,低声说:“叫你不要跟我拧反劲的。”

他不敢再拧反劲,只在心里念他的“淡定经”。

过了一会,走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云珠立即放开他,起身打招呼:“慧敏,你来了!”

那个被称为“慧敏”的女人淡淡一笑,在他们对面坐下:“对不起,来晚了点。”

声音有点暗哑,跟清秀的外貌有点不配套。

“没关系,我们也刚来。”云珠介绍说,“这位是王慧敏,即将移民加拿大的——成功人士;这位是宇文忠,即将赴美国留学的——成功人士。”

两位“成功人士”互道了“你好”,就没话说了,倒是两个女人唧唧呱呱地说起来,说的都是女人逛街购物的事,大概因为坐在珠宝柜附近,后来两人又谈起了珠宝。

他插不上嘴,眼睛也没地方搁。由于先前云珠特别交代过别看王慧敏的胸,他不由自主地看了两眼,发现是挺高的,但其他部位都很瘦,让人怀疑这胸是垫出来的。这就像整个县都很贫困,唯有县长一个人很富,就会让人怀疑这县长的钱来路不明。

他很快收回眼光,侧身看着云珠,立马感觉出两个女人的区别,虽然两个女人的身高体重应该是差不多的,五官也都生得挺端正,但一个是青春年少,充满活力,浑身上下都挺饱满;另一个则有点凋萎的感觉,浑身上下都很——苗条,当然你也可以说“很瘦弱”。

云珠给人的感觉,仿佛她马上就要开始跑步或者蹦跳;而王慧敏给人的感觉,则是马上就要躺下休息或者睡觉。

一个充满朝气,另一个则带了点暮气。不知道是年龄的关系,还是性格的关系。

坐了一二十分钟,王慧敏的老公还没露面,他正在疑惑,就听王慧敏说声“对不起”,然后走到一边去讲电话。

他有个不详的感觉,这事肯定黄了。

果然,王慧敏接完电话,把云珠叫到一边,嘀咕了几句,对他挥挥手,做个“拜拜”的姿势,飘然而去。

云珠回到他身边,说:“咱们走吧。”

“不面试了?”

“刚才不是已经面试了吗?”

“刚才那就是面试?”

“是啊,你以为要怎么面试?让你唱首英文歌?我说的是面试,不是口试哦。”

“他老公说了要来怎么没来?”

“谁说她老公说了要来?”

“你不是说——他们两口子都要面试我吗?”

“我说了他们两口子要面试你,但我没说她老公要坐在你对面来面试你呀。”

“他不坐在我对面怎么面试我?面试面试,就是要面对面地试嘛。”

云珠一路笑着,没有回答。

一直到坐进车里,云珠才说:“你刚才没注意到商场有监控器?”

他以为自己干的坏事被监控器抓住了,急忙声明说:“我不是故意往那儿望的,完全是——下意识的。有时人就是这样,好像有强迫症一样,越说不能干的事,越是忍不住要干。”

云珠不解:“你干什么了?”

“不是那个——望了一眼吗?”

“望什么?”

他觉得云珠是真不知道,而不是装糊涂,马上就地打住,不往下说了。

云珠不肯放过他:“快说,快说,你干什么坏事了?为什么怕被监控器抓住?”

他怕越躲闪云珠越起疑,只好坦白说:“不就是那个——望了她的胸一眼吗?”

“哈哈哈哈——”云珠放肆地笑起来:“做了亏心事,藏不住吧?以后还是少做亏心事为好——”

“你提到监控器——不是在说这?那是在说什么?”

云珠忍住笑:“我是在告诉你,慧敏的老公就是通过监控器面试你的!”

“她老公通过监控器——面试我?”

“不可以吗?”

“不是不可以,干嘛搞这么神秘呢?”

云珠答非所问:“我得先去接我妈,把她送回家后再送你,行不行?”

“你有事啊?那你去办事吧,我自己搭车回去。”

“不用,稍稍绕点道而已,不耽搁你的约会。”

“我有什么约会?”

“我怎么知道?我看你这么急着回去,心想你肯定有约会。”

“真的没约会,我只是怕给你添麻烦。”

“不麻烦,顺道的事。”

云珠把车开到一个单位门前,有门岗,但门大开着,她很自觉地在门岗那里停下,打开车窗,熟络地对门卫说:“刘伯伯,我来接我妈。”

门卫笑眯眯地挥挥手:“去吧,你时间掐得正好,马上就下课了。”

云珠把车开到里面,在一幢楼房外停下,招呼他说:“在楼上,我们上去等。“

他问:“这就是你妈妈教舞蹈的地方?”

“嗯,租的总工会的地盘,他们没什么收入,就靠出租房子赚钱,所以把租金喊得很高,我妈开班的钱,最少有一半都付了租金了。”

两人说着来到三楼的一个大厅外,可能正赶上下课,里面人声鼎沸,他从窗子往里望去,只见里面灯火通明,比教室还大,地上是木地板,四面墙上都有大镜子。学舞蹈的都是些小女孩,一个个穿着体操服,红色的,腿上穿着白色的长袜子,脚下是红色的鞋,头发高高地挽在脑后,还绑着红色的缎带,像些小天鹅一样——如果天鹅有红色的话。

很多小孩子都是父母陪着来的,一左一右地牵着,嘘寒问暖,而小女孩们的头都昂得高高的,真像公主驾到。

他感叹说:“城里的孩子真幸福,这要是在乡下,光这一套体操服就买不起——”

云珠纠正说:“是练功服,跳舞的穿什么体操服?”

他有点尴尬。

云珠说:“城里的父母都只能生一个,当然要花心血培养。”

“难道这么多人将来都能当舞蹈明星?”

“当明星的人毕竟是少数,但女孩子从小学点舞蹈,受点形体训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些练过舞蹈的小女孩,将来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都比那些没练过的人强。”

说话间,家长已经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开了教室,外面操场上热闹起来,摩托声,汽车声,呼儿唤女声,夫妻埋怨声,混在一起,像一首交响乐曲。

他又往教室里看去,发现教室里只剩下了四个人,一个小女孩,躺在地上,两脚踏地,两个手臂反撑在地上,正努力把肚子往上拱,大概是在做什么指定动作。

不远处站着一个中年女人,可能是小女孩的妈妈,一手提着一个包,另一只手里拿着个冰激凌样的玩意,嘴里在指点什么。

小女孩身边是一个穿黑色练功服的女人,但不是小女孩们穿的那种,而是上面有半截袖子,下面有半截裤子的那种,紧身的,显出标准舞蹈女性的身材。见小女孩完成不了那个动作,就躺下去做示范,也是两手两脚撑地,一抬身,就做成了一个“拱”。

他不敢相信那就是云珠的妈妈,因为隔着一段距离,看不清脸相,光从身材和身体的柔软度来看,顶多就是云珠的姐姐,他小声问:“那是你——妈妈?”

云珠往里望了一眼:“穿黑色练功服的那个?是啊,那就是我妈。”

“你妈她——保养得真好,我还以为是你姐姐呢。”

“我一定要把你这话告诉我妈,她听了肯定开心死了。她最喜欢别人误以为我俩是姐妹了——”

“怎么就这个小女孩一个人没走?”

“因为她跟不上,她妈老想我妈给她女儿开小灶,又不舍得多花钱。”

他看见那个小女孩躺在地上哭,而她妈妈在旁边数落:“叫你练,你不好好练,来了总是跟不上,让我跟着你丢人——”

云珠小声说:“最烦这种妈了,也不看看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学舞的料,就硬逼着女儿学。你看她女儿,腰背长得像根扁担,根本就没腰,怎么起得了腰呢?”

他不由得看了云珠两眼,发现她腰那里的弧线很明显,绝对不像扁担。

那小女孩已经哭哭啼啼走出教室了,当妈的在后面边走边数落。

云珠叹了口气,没说什么,领着他走进教室。

走到跟前了,他发现云珠的妈妈脸上还是写着一些沧桑的,但身材那是没得说,保养得像年轻女孩一样,穿着紧身的练功服,也是该突出的突出,不该突出的绝不突出。尤其那手臂,真长,黑袖子包着的上臂,和露在外面的小臂,还有十指修长的手掌,三段连在一起,比一般人的平均值肯定要长几寸。

云珠介绍说:“妈,这就是我对你说过的宇文忠,马上就要到美国留学去了。阿——忠,这是我妈,我对你讲过的。”

他刚打了个招呼,云珠就把话头接过去了:“妈,他刚才在外面看见你,说你好年轻,像我的姐姐一样。”

云珠妈果真很开心地笑了,嘴里谦虚说:“隔得远,看不清我脸上的皱纹。”

他马上恭维说:“现在隔这么近,还是觉得你们像两姐妹。”

“呵呵,你这孩子——可真会说话——”

旁边还站着一个中年女人,完全是云珠妈妈的反义词,虽然腰背不像扁担,但浑身上下都圆滚滚的,像个大冬瓜,不禁让人感叹这人与人怎么就这么不同呢?

43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12)

  1. 跟读中

  2. 先占位,再慢慢看

  3. 前五名?

  4. 哈哈!前十?

  5. 云珠的妈妈出场了,呵呵

  6. 今天我第三

  7. 文章还没有仔细读先占个地。呵呵。

  8. “不禁让人感叹这人与人怎么就这么不同呢?”

    哈哈~

  9. 哈,云珠靠在宇文忠肩上看来也是给监控器那头慧敏丈夫看的。
    我的办公室也有监控器,我当它不存在,有时午饭过后还和我们会计扭上一段,才不管老板被雷到没有呢:)

  10. 他看见那个小女孩躺在地上哭,而她妈妈在旁边数落:“叫你练,你不好好练,来了总是跟不上,让我跟着你丢人——”
    =======================
    我看小女孩不丢人,这位妈妈倒是很丢人~

  11.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云珠提前交代的不准恰恰起到一个提醒的作用啊,呵呵,看宇文忠偷偷看暗暗的比较的心理有意思!艾米描写的真好,把云珠的青春朝气写活了呢!

    妈妈出场了。

    感觉云珠喜欢宇文忠。

  12. 他不由自主地看了两眼,发现是挺高的,但其他部位都很瘦,让人怀疑这胸是垫出来的。这就像整个县都很贫困,唯有县长一个人很富,就会让人怀疑这县长的钱来路不明。
    ——
    艾米的比喻都很精彩,这个更是极品了!符合中国的国情,只是不知日后会不会给此书翻译成别国语言带来困难。

  13. 这就像整个县都很贫困,唯有县长一个人很富,就会让人怀疑这县长的钱来路不明。——-瞧这比喻!牛!

    YUNA,把中午扭一段的节目报上来,我们不怕雷:)

  14. In the front:)

  15. 跟读中。。

  16. 保持身材年轻要容易过保持面部年轻。我见过几个女士,从后面看简直是少女,一转身脸上的皮肤就暴露了年纪。

  17. hahaha… 县长的那个比喻真逗!

    云珠在慧敏面前扮宇文女友,在她妈面前又口称“阿忠”,我敢肯定云珠内心一定很喜欢宇文,不然她不会有这样的举动。

  18. 写的真好,我正琢磨着要给孩子报舞蹈班学舞蹈呢,我可是狠不下心像那个妈妈那样对孩子的, 她要是喜欢就学,不喜欢绝不逼她

  19. 这人与人怎么就这么不同呢?

  20. 我女儿也不是跳舞的料,身体柔韧性不好,基本功练得很吃力,不喜欢上舞蹈课,我决定顺着孩子的意不强迫练了。

  21. 女儿小时候也练过舞蹈,条件所限又经常是晚上,所以我们这些家长就坐在边上的凳子上等着,既然在现场吗就总是盯着孩子的动作,经常有家长忍不住纠正孩子。我吧还算文明的,觉得不符合老师的要求就老想用眼神和小动作比划提醒她,可小孩子也很有意思,她好像故意不往你这里看,干着急,现在想想自己那时也是个惹人烦的妈妈呀。
    很理解云珠妈妈被夸年轻时开心的样子。我女儿的同学都将同学的妈妈戏称“伯母”,有时听到女儿说:“妈妈,***说你年轻!”,这时我会忍不住追问一句:“真的?她怎么说的呀?”,“她说,伯母特显年轻!”,对我来说虽然事实不一定如此,但我乐意听啊!

  22. 妈妈出场,称呼变成——阿忠,有戏~~~

  23. 感觉云珠特意带宇文忠给她妈妈“面试”呢。

  24. 县长的比喻真的是绝妙啊~~~服了艾米的脑瓜子了,怎么能想出那么绝的比喻来哦~~~O(∩_∩)O哈哈~笑惨了~~~

    “云珠介绍说:‘妈,这就是我对你说过的宇文忠,马上就要到美国留学去了。阿——忠,这是我妈,我对你讲过的。’”
    ——以这句话来看,云珠已经把‘女孩家家’的心事告诉母亲了~姓名都提及了,呵呵,肯定有戏啦~

    还是支持送大家将的女孩儿去学舞蹈,像云珠说的,可以练练形体和气质,并不是要练得成名成家。

    音乐和舞蹈这个东西是尤其需要天赋的,没天赋逼也逼不出名堂来,有天赋不去挖掘就浪费了。我母亲长着一双芭蕾腿,绷腿的时候脚背很高很漂亮,54岁了,没有经过任何锻炼,要竖劈能立刻竖劈;只要她会唱的歌,都能用琴弹出来。对于她的才华,我真是叹为观止啊!她命途坎坷,浪费了一身的艺术才华!要是经过专业训练,也许能成名成家呢!妈妈一直希望培养我,可是我是头倔牛,死活不遂她愿!只能将她的艺术梦寄托到我那尚未出生的女儿身上了~但愿她不像我那么叛逆!阿门~~~

  25. 回复“若寻”:
    不逼她练得成名成家的倒是真的,但还是要鼓励她去学习舞蹈,练习形体,尽量培养出她的自信和气质来。
    我在发育期时,因为自卑和害羞,总是弯腰驼背的,母亲就做起形体老师来,每天监督我的站姿、坐姿、行姿,一举手一投足,有不对劲的地方就提醒我,有时冷不丁一巴掌拍在我背上。经常拉着我在家里那十几平的客厅练习行姿,我那时觉得她没事找事,有时被她训得都哭了。但现在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她当年对我的培养,若不是她那么严格,我今天的也出不来好的仪态。

  26. 宇文同学辛苦,一天两个面试(当然后一个更重要)。慰问一下哈。
    这几集集集精彩。看得真过瘾。简单的文字,平实的语句就能让人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如临其境。读着小说的时候,好象云珠就在身边触手可及一样。 虽然这些早就被黄颜和各位知傻总结过了,还是觉得不吐不快。

  27. 这个王慧敏的老公很神秘,连面试都不露面,应该是个大款或者大官,王慧敏可能是他养的情妇吧?

  28. 云珠坐在商场的休息处与阿忠亲热,可能是为了让面试官放心,知道阿忠有年轻漂亮的女朋友,就不会阻拦王慧敏雇他做家教。但我们的宇文老弟想入非非,以为云珠是借机亲近他。感觉不要太好!:)

  29. 本集结尾处出现的这个胖冬瓜女人,应该会在故事里扮演一定的角色,不然艾米不会花功夫写她。

    大家来猜猜,她会扮演什么角色?难道是云珠妈的好朋友,两家是指腹为婚的儿女亲家?

  30. 回复closetoyou2010:
    云珠叫“阿———忠”是因为在妈妈面前吧,她原来是习惯叫阿sir的,这时叫出来妈妈一定会奇怪,所以就阿了半天啊了个忠。

  31. “她老公通过监视控器——面试我?”

    ====多了个“视”吧

  32. 我女儿小时候也去学舞蹈了,我的想法也是练体型,锻炼身体柔韧度,刚开始还不错,后来安排了很多演出,老师们要求孩子们跳舞时必须有表情,就是央视春晚伴舞的那些孩子们的表情,使劲使劲地咧着嘴笑……别的孩子照老师说的做,我女儿却觉得痛苦,太假了嘛,后来坚决不跳了。
    算是因噎废食吧,不过我们现在看天天向上有时请到很好的舞蹈嘉宾还是会很羡慕很羡慕的。

  33. 虽然上集没猜对,不过,看来云珠还是带宇文给她妈妈面试了,我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云珠就是对宇文一见钟情:)。另外,再瞎猜一下,那个要请家教的王慧敏的老公是不是这个商场的老板?

  34. 猜:王慧敏是不是Grace?

  35. “呵呵,你这孩子——可真会说话——”
    ——准丈母娘相中准女婿啦?

  36. 对王慧敏老公的猜测与“十年忽悠”相同。

    云珠妈妈不是一直希望云珠 “外嫁”吗?胖冬瓜女人与云珠妈妈是“指腹为婚的儿女亲家”的可能性是不是小了一点儿。当然,也不排除是云珠爸爸指的腹。

    或者会不会胖冬瓜女人希望云珠和她看好的某家孩子(也包括她自家孩子)结成对儿?但云珠不喜欢,便顺着机会借宇文来“表示”一下,她已经有了“意中人”?

  37. 我猜胖冬瓜女人很富有,她有个儿子喜欢云珠,云珠的车就是她给买的。她儿子出国去了,她寂寞孤独就经常跟云珠母女混时间。

  38. 称呼变成“阿忠”,云珠心里早就有了宇文同学了:)

  39. 面试的悬念制造得诱人,却又如此出乎意料,紧张的情绪就这么释放了.
    看似于不经意间的另一场面试,更为巧妙,非正式场合,算是见过了,考虑到宇文经济上的窘境,没带礼物,这个场合也合理.

  40. 这个腰背像一根扁担的小女孩也不是白写的,肯定会起什么作用,只是一时还想不出是起什么作用。

  41. 云珠妈妈那个年代,会跳舞比会读书更吃香,因为那时经常搞宣传演出,哪个学校的宣传搞得好,哪个学校就有名。那时根本不讲成绩,谁成绩好,谁就是白专。可以想象,云珠的妈妈当时是很吃香的。

    但高考恢复之后,会读书就吃香了,会跳舞就不算什么了。家长送孩子学跳舞,可能大多是为了锻炼形体,因为靠跳舞混饭吃是很困难的。

  42. 慧敏不会是某贪官或官二代的二奶吧?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