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14)

宇文忠追问道:“她老公到底是什么人?”

云珠偏不告诉他:“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想到网上去爆料啊?”

“他有料爆吗?”

“现在当官的谁没一点料爆爆?”

“她老公是当官的?”

云珠好像觉得自己说漏了嘴,开始闪烁其词:“现在谁不是当官的?”

“我就不是当官的。”

“你是珍稀动物,濒临灭绝的种类——”

“那你是当官的吗?”

“我怎么不是?我是你们旅游团队的领队呢。”

他开玩笑说:“我到网上去爆你的料吧。”

“你爆我什么料?”

“我就爆你——收取游客的贿赂。”

“哈哈,那个呀?那不叫贿赂,叫小费。国内游客小气得很,觉得你拿了旅行社的工资,就该为他们服务,而他们出了旅游费,就一切付清,不用给你小费了。但人家老外就比较懂行,对那些为他们提供了服务的人,都会给百分之十到十五的小费。”

他暗中算了一下,自己那次肯定没给到百分之十,不由得心生惭愧,转移话题说:“你搞这么神秘,不肯告诉我王慧敏的老公究竟是做什么的,搞得我越发想知道了。”

云珠郑重其事地说:“我不告诉你,是爱护你,你知道得越少就越安全。”

“听你的口气,我这是要去闯龙潭虎穴了?”

“也别想那么可怕,你本本分分地当你的家教,我包你什么事都没有。但如果你不听我的话,一定要花花你的女学生,或者东打听西打听,那我就不负责任了。”

“我肯定不会——花谁,也不会东打听西打听。但如果她要告诉我,那怎么办?”

“那你就直接告诉她:你别告诉我这些事,我不关心,我只关心教你英语的事。”

“那多没礼貌。”

云珠挑战说:“如果你不敢接这个活的话,就干脆算了吧,趁着还没开始——”

“这有什么不敢接的?不就一家教吗?还没听说谁做家教把命送掉的。”

第二天,王慧敏就打电话来了:“宇老师,我听云珠说你同意了?”

“嗯。我——听云珠说你——也同意了?”

说完这话,他不由得一乐,怎么听上去像是刚相过亲的两人,等不及介绍人安排,自己偷偷接触起来一样啊?

那边似乎也有这种感觉:“呃——我说的是——家教的事。”

“我也是在说家教的事。”

接下去更像相亲了,两人约好第一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就在当天,在王慧敏家。

王慧敏住的地方离B大有点远,他倒了两次车才到,后面那趟车半小时才有一趟,耽搁了他不少时间,幸亏他出发得早,不然就迟到了。

到了目的地一看,是个有院墙有门岗的小区,他通名报姓,又出示了证件才让进去,进去后又走了好一会才到王慧敏住的楼房前。

他不知道那算是什么格局,只知道不是B市以前大量修建的那种五、六层高的旧楼房,也不是最近几年大量修建的高层住宅,而是两层楼的房子,但又不是单家独院,而是好几家连在一起的。

小区很安静,外面没什么人。可能这个小区修了没几年,树都还没长大,连个躲荫的地方都没有,一切都在阳光下暴晒,加上到处都是水泥地,显得格外炎热。

他核对了一下门牌号码,谨慎地敲了敲门。

王慧敏亲自来应门,穿得很清凉,上面是件小背心,下面是一条长裤,很飘柔的感觉,像是正在练功。

她把他让进门,里面很凉快,与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屋子装修得不错,客厅里摆着红木家具,墙上挂着字画,很古色古香的感觉。

她让他在客厅坐下,客气地问:“宇老师喝茶还是喝咖啡?”

他慌忙说:“快别叫我宇老师,我既不是老师,又不姓宇。叫我——宇文或者阿忠都行。”

“好,阿忠喝什么?”

“给我一杯水就行了。”

她从冰箱拿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倒在一个玻璃杯子里,加上冰块,递给他,然后在他对面坐下:“听云珠说,你已经办了留学,马上就要去美国了,她说你的英语很棒——”

“哪里,哪里,我的英语不行,我不是学英语专业的——”

“教我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王——”

他正在“大姐”和“小姐”之间犹豫,王慧敏提议说:“就叫我慧敏吧。如果觉得不合适,叫小王也行。”

“我还是叫你王大姐吧。”

“随你啰。”

“王大姐学英语的目的是什么?”

“云珠没跟你说?我在办投资移民,很快就要去加拿大,总不能一句英语都不懂就跑过去吧?”

“王大姐以前学过英语吗?”

“读中学的时候学过,后来没机会用,都还给老师了。”

他舒了口气:“中学学过就好,总是有底子的。王大姐去加拿大准备——做哪方面的——生意?说给我知道了,好准备那方面的对话。”

“还没考虑好,想先读点书,看能不能拿个美容方面的执照,开个美容店。”

“大姐是——搞美容的?”

“哪里呀,我以前是做会计的,但已经辞职好几年了。我家先生——说他能养我,不用我工作,我就辞了职。”

“那很好啊。”

“好什么呀!有手有脚的,呆家里不工作,憋得慌。”

“那就再回去工作?”

“哪有那么容易?工作这事,就像乘公汽一样,你上车早,就能占个位置。一旦你自己让出座位,人家就占去了,你再想挤进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话让他十分共鸣,想当初,他也在B市这辆“公汽”上占了个位置,但当他离开那个位置,读了几年硕士后,他反而连原来那个位置都进不去了。

如今的工作市场,就像一辆挤满乘客的公汽,每个位置都有好些人在觊觎。你离开原位,想换个好点的位置,结果却发现不光好点的位置没弄到,反而连原有的位置都失去了。

他安慰说:“你先生愿意养着你,不工作就不工作吧。”

“如果哪天他不愿意养了呢?”

“那怎么会?”

“怎么不会?现在的男人——唉,算了,不说了,说了也没用。一个人如果没有一点危机意识,到了大难临头的时候,就只能束手无策了。”

他发现她虽然在家呆了几年,但还不像个家庭妇女,说出话来都挺有见地,不由得赞许地点点头:“那你学英语也是因为这个——危机意识吧?”

“嗯,你想想看,他把我支到那么远的地方,如果我自己没有谋生的本事,万一哪天他不给我经济援助了,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可不可以——不办这个移民呢?”

“这个也由不得我。他叫我先过去,说他把这边的事处理好了,就到那边跟我汇合。但是——谁知道呢?”

他估计这个王慧敏是个正在失宠的大奶,感觉到丈夫有了外心,但一是没证据,二是有证据也没办法,只好趁现在还能捞一笔就捞一笔,以后混得如何,就全看自己的了。

他顿生恻隐之心,决定要好好辅导她的英语,让她在加拿大能立住脚。

她问:“你愿意给我做家教吗?”

“当然愿意,不愿意我就不会来了。”

“报酬方面——你有什么要求?”

“你——出个价吧。”

不知为什么,说了这个“出价”二字,他的脸突然发起烧来。

好在王慧敏似乎没注意,开了个价,问他:“你看可以不可以?如果你觉得少了,我可以加一点。”

“没问题,我们先上一课,你根据情况决定要不要继续下去。”

他拿出当天临时准备的几个最基本的日常会话句子,一句一句教她,结果发现她果然有点英语基础,至少发音不是怪头怪脑的,捡得也挺快,以前学过的东西多少都能回忆起一些来。

一节课下来,师生双方都很满意,于是决定继续下去,每周三次,一直教到他出国为止。

为了对得起王慧敏付的学费,他很认真地备课,争取教些确有实用价值的东西,一分钱一分货,不能糊弄人家。

教了三次课后,他还一次都没碰见过王慧敏的丈夫。前两次不是周末,他还不觉得奇怪。但第三次课是周末上的,也没见到她丈夫,他就觉得有点奇怪了,估计很可能在外面有了“彩旗飘飘”,顾不上家里的“红旗”了,连周末也不着家。更奇怪的是王慧敏似乎并不介意,仿佛知道丈夫周末不会在家一样,安排上课时间也没避开周末。

而王慧敏跟他的谈话内容越来越多地偏离上课内容,有时还打听他跟云珠的事,搞得他很不自在,但也拿不下面子叫她住口。如果不是舍不得那五倍于平常家教的工钱,他可能会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跑掉了。

他给云珠打了几次电话,想跟她谈谈这事,但云珠照例是没接电话,也没回电话。

但过了几天,云珠打电话来了:“hi,阿sir,忙不忙啊?”

“忙,你呢?”

“我也很忙。你的新学生怎么样?”

“挺好的。”

“她出的价钱你满意吗?”

“很满意,比我的教学价值高多了。就我这个英语水平——”

“你的英语水平怎么了?能办成留学,英语还能不好?她能请到你这样的家教,是她的荣幸啊,别人只能请到在校大学生,而她请的是出国留学生,够份吧?再说,如果她把价钱出低了,她自己也没面子啊。”

“哦?是这样?那我该把价哼高点的。”

“没关系,教段时间还可以让她给你涨工钱。”

“你最近没跟她联系?”

“有啊。她对你也很满意。”

“是吗?”

“她说你英语很棒,比她以前的几个家教都棒。”

“她以前也请过英语家教?”

“当然请过,难道你以为你是她的第一个?”

“那他们——都是你介绍的?”

“有的是,有的不是。”

他有点酸酸地问:“你介绍的那几个是不是——都是像我这样通过面试的?”

“像你这样通过面试的?像你哪样?”

“就是你——扮他们的女朋友啰。”

云珠笑起来:“哦,你说这个呀?有的是,有的不是。”

“为什么有的不是?”

“有的有女朋友嘛,就不需要我扮了。”

“那还有一些没女朋友的呢?”

“嗯——也没一些,就一个。”

“那一个是你扮的女朋友?”

“是啊,怎么了?”

他想到云珠那天靠在他肩头,玩他手掌的情景,强忍着酸水说:“没什么。你怎么认识他的?”

“谁呀?王慧敏?”

他本来是想问那个男家教的,但突然发现这样做有点孩子气,只好顺水推舟:“嗯。”

“旅游的时候认识的,就像我认识你一样。”

“你——肯定认识不少人吧?”

“那还用说。”

“你——跟他们都成为好朋友了?”

“怎么可能呢?有的成了点头之交,有的成了一般朋友,有的成了好朋友。”

“难怪你总是这么忙。”

“我忙也不是在忙着交朋友啊。”

“那你在忙什么?”

“忙工作啊。”

他踌躇片刻,问:“今晚有没有空?”

“怎么啦?”

“想请你——吃顿饭。”

“怎么想起请我?”

“谢你呀。”

“谢我?谢我什么?”

“谢你帮我找到了这么赚钱的家教活啊。”

云珠爽快地说:“好啊,你现在发了,应该敲你一顿,请我吃西餐吧。”

65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14)

  1. 沙发!先占个座,再仔细读。呵呵

  2.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挤挤!

  3. 板凳?

  4. 祝艾米全家和艾园的朋友们圣诞快乐!

  5. Merry Christmas!

  6. yuna请查电邮!

  7. 他也在B市这两“公汽”上占了个位置,“两”是不是“辆”啊?

  8. 回复“alisa”:

    已经改过了。
    发纠错贴前请先刷新页面。

  9. 好看!先占个座,再仔细读

  10. 祝艾黄全家及艾园各位圣诞快乐!

  11. 艾米一家和艾园的朋友们,圣诞节快乐!

  12.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喜欢艾颜说的“鸡蛋坏了!”
    祝福艾米全家圣诞节快乐!

    “哦?是这样?那我该把价哼高点的。”

    把价哼高点?这是一种新说法么?

    呵呵,云珠的工作性质和她开朗活泼的让她交际广泛,宇文忠以后冒酸水的机会不会少吧?不过,云珠应该是一个心里有分寸的人的。

  13. 大家好早呀!
    恭祝艾米全家圣诞快乐!艾园的知傻们圣诞快乐!

  14. 大家圣诞快乐!

  15. Merry Christmas!!!

  16. 祝艾米和艾米的家人,还有所有爱艾米的人都“鸡蛋坏了”,O(∩_∩)O哈哈~

    “而王慧敏跟他的谈话内容越来越多地偏离上课内容,有时还打听他跟云珠的事,搞得他很不自在,但也拿不下面子叫她住口。”
    ——慧敏偏离话题了,呵呵,会不会是开始对阿忠有点感觉了啊?

    她“老公”只是别人的老公。像她自己担心的一样,跟一个已婚的“做官”的男人在一起,搞不好哪天出事了,或是移情别恋了,她什么都没有了。还不如找个有潜力的留学生结婚呢。

    看起来,她在探听他和云珠的事,有撬墙角的嫌疑;已婚男人的墙角都能撬,更何况只是男女朋友的呢~

    嘻嘻,宇文忠比较“煮动”和大胆了呢~看来他心里还是只有云珠一个滴~

  17. 这个王慧敏的老公迟早会搞出一点事来,不是他自己翻了船,连累别人,就是他怀疑妻子与宇文忠有染,暗地里搞他一下。

  18. 云珠可能比较开放,比较现代,交际比较广,也爱给人帮忙,这一点可能很多男人都接受不了。宇文忠已经开始吃醋了,以后可能有更多的醋要吃。

  19. 《云中之珠》写的是80后的爱情,与50后的爱情(《山楂树之恋》)和60后的爱情(《竹马青梅》)都不相同,《梦里飘向你》应该是70后的爱情,但因为女主很早就出国了,也有点不同。

  20. 50后60后的爱情,可能因为发生在全民普遍贫穷,或者说贫富差别不太大的年代,金钱似乎不是个很重要的因素,更多的是政治和其他因素。

    但80后的爱情,发生在中国已经把“一切向钱看”理所当然化的年代里,金钱似乎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

    当然50后60后也可以在现在这个年代里发生新的爱情,所以也会受到金钱的干扰。

  21. 大家圣诞快乐!

  22. 祝艾黄全家圣诞快乐!
    祝艾园朋友们圣诞快乐!

  23. 祝大家“鸡蛋坏了”!

  24. 哈哈,艾颜妹妹的“鸡蛋坏了”真可爱 :),不知道”新年快乐“艾颜妹妹又怎么说?祝艾黄一家还有艾园的朋友们“鸡蛋坏了” + 新年快乐!
    ———————————————
    “他不知道那算是什么格局,只知道不是B市以前大量修建的那种五、六层高的旧楼房,也不是最近几年大量修建的高层住宅,而是两层楼的房子,但又不是单家独院,而是好几家连在一起的。”

    – 王慧敏住的是“汤耗子”?

  25. 祝艾黄全家“鸡蛋坏了”!
    祝所有喜爱艾园的朋友“鸡蛋坏了”!

  26. 圣诞快乐!过节还有包包看,好开心

  27. 艾米全家“鸡蛋坏了”我们大家也跟着一起“坏了”“坏了”“坏了”~~~~哈哈哈

  28. 我觉得王慧敏的老公是个贪官,贪了大笔钱搞投资移民。
    祝艾米、静秋及家人、艾园朋友及家人—–圣诞快乐!鸡蛋坏了!

  29. “他想到云珠那天靠在他肩头,玩他手掌的情景,强忍着酸水……”
    ——宇文童鞋不要冒酸水了,那个“就一个”说的有可能就是你?云珠扮的就是你的女朋友。

  30. 慧敏原本就是众多彩旗中的一面?

    那个男人是个大贪?

    慧敏对宇文有点点意思?

    拭目以待!

  31. 祝大家圣诞快乐~

  32. aprettypenny1120

    圣诞快乐!

  33. 鸡蛋都坏了~~:)

  34. 祝大家圣诞快乐!

  35. 圣诞快乐!

  36. “如果不是舍不得那五倍于平常家教的工钱,他可能会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跑掉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37. “那一个是你扮的女朋友?”
    “是啊,怎么了?”

    ——我相信“那一个”不是宇文忠,给“那一个”扮演女朋友的时候,云珠还不认识宇文忠,没必要从那时起就为宇文忠“守节”。

  38. “哪有那么容易?工作这事,就像乘公汽一样,你上车早,就能占个位置。一旦你自己让出座位,人家就占去了,你再想挤进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可是至理名言,不仅在中国是如此,在美国也是如此。上世纪90年代IT业发展迅猛,很多非专业人士都进了IT业工作。但进入本世纪后,IT业逐渐饱和,加上一些“.com”的倒闭,进入IT业就不那么容易了。

    也许你有IT硕士学位,但那些已经雇了非专业人士的企业也不会把那些干了若干年的历史系英语系毕业生解雇掉,来雇你这个刚毕业的IT专业硕士。

  39. “一个人如果没有一点危机意识,到了大难临头的时候,就只能束手无策了。”
    ——这也是至理名言。

  40. (13)集,说是崔阿姨。(14),又成了王慧敏,王阿姨?到底姓什么?

  41. 回复“跟读的”:

    你跟的什么读啊?崔阿姨和王慧敏是两个人,你连这都没搞清楚,还这么理直气壮地发帖质问,这得有多厚的脸皮才成啊?

  42. 凡是找茬的,纠错的,都应该先把原文仔细读几遍,读明白了再发言。

  43. 像这位“跟读的”这种阅读水平,还是不要跟读了吧。艾米百忙之中抽时间写故事,不是为这种既没水平又不认真还特自以为是的人写的。

  44.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跟读的”难道是小学生?! 人物有几个都没分清.

  45. 一进园就看到艾颜妹妹的“鸡蛋坏了”,笑坏我了。再次祝福艾黄全家及各位同好“鸡蛋坏了!”

  46. 祝大家“鸡蛋坏了”!
    艾米虽然没有直接描写宇文忠的外貌,不过从周围女性对他的态度来看,他还是挺英俊吸引人的。艾米这种间接描写,比直接描写高明数倍。

  47. 虽然云珠和宇文还没有挑明关系,但是俩人的醋可都已经开喝了:),这种朦朦胧胧, 猜来猜去的感觉是恋爱之前必不可少(当然介绍的除外)也最弥足珍贵的。

  48. 艾米着了这些笔墨在王慧敏身上,看来是为以后埋下了伏笔,以后宇文和王慧敏及其老公之间肯定有些故事。

  49. 感觉这个故事不仅仅是写一颗“珠”,而是很多颗“珠”,各式各样的“珠”,她们的不同身世和遭遇。

    也许有的曾经闪亮耀眼,但后来却明珠暗投;也许有的曾经遭遇尘封,但后来却大放光彩;有的就是一颗平常的玻璃珠,但有的却是稀世珍宝。

    用“珠”来比喻女性,实在是很巧妙的方法。不是每颗珠都能遇到珠宝鉴赏家的,也不是每颗珠都能熠熠闪光的。珠子自己能滚动,但也受到外力的支配。

  50. 王慧敏可能是一颗落入贪官之手的明珠,也许曾经受到过珍爱,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新的“珠子”的出现,贪官开始厌倦了她这颗珠。她必须抓紧时机为自己谋条后路。

  51. 云珠看来像是一颗能够把握自己命运的明珠,虽然小时因为练舞耽搁了学习,没考进好大学,但她在自己能够施展才能的天地里干得不错,而且还在谋求更好的发展。

  52. 赵云和Grace是什么样的珠,现在还看不出来。但从Grace是富婆这一点来看,她如果不是运气好就是很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也算一颗闪亮的珠。赵云学习好,但长相不够好,需要有懂得鉴赏的人来发现她的闪光之处。

  53. 突发奇想:王慧敏会不会是grace?

  54. 王慧敏怎么可能是grace。故事到这里,宇文还有几个月就要出国了。慧敏可能在宇文出国前还没出吧,或者最多提前两三个月到北美。

  55. 看到这里,条条线索有如叶子的经络,猜错了,就岔了道,离题太远.不知怎么再绕啊绕的绕回来.呵呵!
    喜欢艾友友老师精妙的分析!下去学习去了!

  56. 用“珠”来比喻女性,实在是很巧妙的方法。不是每颗珠都能遇到珠宝鉴赏家的,也不是每颗珠都能熠熠闪光的。珠子自己能滚动,但也受到外力的支配。
    ——
    为艾友友老师的精辟喝彩!

  57. 艾米实在是讲故事的高手,佩服!祝艾米全家和艾园各位圣诞快乐!鸡蛋坏了!

  58. 喜欢艾友友老师的分析,继续跟读。

  59. 宇文同学有些让人担心,云珠明明说了让他不要多打听,可他聊天时问的问题很容易让人多说些个人的事情。

  60. 王慧敏怎么会是grace?王去加国,富婆在美国。

  61. 云珠的形象越来越清晰了,聪明伶俐,左右逢源,不愧是导游啊,呵呵

  62. 鸡蛋节饱眼福心福!艾米故事写得精彩!艾友友跟贴精彩!

  63. 艾友友独具慧眼,分析精辟!

  64. 几天没来,一上来就看到艾颜妹妹的“鸡蛋坏了”,哈,笑死了。尽管完了,还是要祝艾黄全家“鸡蛋坏了”艾园知傻们“鸡蛋坏了”!

  65. 艾友友老师的分析精辟!赞!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