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16)

云珠钻进他怀里,问:“我今天很雷人吧?”

“什么雷人?”

“还不雷人?这下你有笑话讲了。”

“什么笑话?”

“我的笑话啊。吃西餐吃到拉肚子——”

“那是西餐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再说,谁没拉过肚子?”

“你也拉过?”

“当然了,小时候拉裤子里的事都有过。”

“真的?讲我听听。”

他随口编了个小时候的糗事讲了,听得她格格笑:“想不到你也有这么雷人的糗事!今天算我幸运哈,没听你的走太远,不然就要拉裤子里了——”

两个人都笑起来。

他伸出一只手,顺着她的光腿伸进她的T恤下面:“让我检查一下,看有没有拉到裤子里。哇,根本没有穿裤子啊?”

“你没借给我,我拿什么穿?”

“你没问我借么。”

“我叫你找件T,那不就是问你借了吗?”

“但你没叫我找条内裤啊。”

“那还用我说?想也能想到嘛。”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你故意不借我的。”

“你故意不问我借的。”

“你故意不借我的。”

他不跟她辩了,只温柔地抚摸她。

她警告说:“今后不许你说‘拉肚子’几个字。”

“好,不说。我说‘拉——稀’。”

“不行,更难听了!连‘拉’也不许说。”

“好,不说。”

“那你怎么说‘拉关系’呢?”

“我说——‘搞关系’。”

她格格笑:“也不许你说‘西餐’。”

“好,不说。我说——西式饭菜——”

“连‘西’都不许说。”

“好,不说。”

“那你怎么说‘太阳向西边落去’呢?”

“我说‘太阳向——美国那边落去’。”

她笑得更厉害了:“你太好玩了!”

“你还没玩我么,就知道我好玩不好玩?”

他拉起她的手,教她“玩”他。

两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他吻住她的嘴,去脱她的T恤。

她开始很配合,但脱到一半,她突然挣脱了他的嘴,问:“有TT没有?”

“什么TT?”

“你连TT都不知道?”

他猜到了TT的意思,但有点不悦:“你不是说我老土吗?老土当然很多东西都不知道,不能跟你们老洋比——你们什么都知道——”

她似乎没听出他话里的讽刺,只问:“怎么连TT都没备一个?”

“我没事备那玩意干嘛?”

“你没——女朋友吗?”

“没有。”

“从来没有过?”

“很久都没有了——有的时候也不用那玩意。”

“就那么打真军?”

“打真军”这个词他还是从色情网站上看来的,现在从她嘴里说出来,听得他鸡皮疙瘩一冒。

她问:“你跟她打真军,不怕得病?”

他本来想为自己辩护几句,但想到小罗之前的脏和之后的脏,便哑口无言了。

她教训说:“你真的是太老土了,人家外国人都用这个的,连夫妻之间都用,这不光是为了避孕,主要是为了——安全和健康。”

他几乎能听见自己身体里退潮的声音。

她坚定地推他:“去买TT吧。”

“到哪儿去买?”

“学校没小卖部?”

“这么晚了,小卖部还没关门?”

“你们学校没卖TT的自动售货机?”

这个他还真不知道:“没——听说过。”

她拉开他的手:“没TT就算了。”

两人沉默着躺了一会,她说:“去那边床上睡吧,这样挤在一床,睡不好的。”

他只好回到老蔡床上。

那一夜,真是无限的漫长,他是一点都没睡成的,但云珠很快就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声声都像猫爪子一样,挠得他心里又痒又疼。

第二天一大早,云珠就起了床,跑到洗手间去了一趟,大概是去梳洗,然后回到房间,换上自己的衣裙,就蹑手蹑脚地走了。

他一直都醒着,有时也偷偷睁眼看她在干什么,但他没说话,装睡着了,避免尴尬。

那几天,他一直都在想云珠的事,她好像太成熟太世故了,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经历过,连TT的事都那么老练,可见绝不是第一次。

这一点,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忍不住要去猜想她跟谁做过,是跟一个人,还是跟多个人;是一次,还是多次;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别的。

不管答案是什么,都令他不舒服。

他又想起那些人对她的议论,还有她对B大的熟悉,也许她不是第一次来B大博士楼了,也许她真的像那些人说的那样,接过B大的“客”。

他越想越难受。

也许当今中国这个社会,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但凡有点姿色的女人,都去做二奶做小三做鸡去了,没做的就是条件不够的。像小罗当初那样,太穷太脏太丑,所以没人要,也就保持了处女之身。一旦条件许可,打扮得光鲜点了,马上就去做二奶做小三了。

他被这种思想折磨了几天,情绪低落,连王慧敏都觉察到了:“怎么回事?好像生病了一样。”

“没事。”

“有什么事可以对我说,我是个很好的听众,也还有些路子,说不定能帮你一把。”

他很想向她打听一下云珠的事,但总是问不出口。

王慧敏猜测说:“是感情方面的问题吧?”

他不置可否。

“是不是跟云珠之间——有了什么误会?”

“没有,我们只是一般朋友。”

“真的是一般朋友?”

“真的。”

过了几天,云珠打电话来,约他去看电影,还规定他不得穿牛仔裤拖鞋,要穿正规点。

他一听到她的声音,就前嫌尽释,完全忘了自己曾经有过的那些猜测和疑惑,连声答道:“好的,好的,去哪家电影院?”

“你不知道的一家,我待会来开车过来接你,七点,你到楼下等我。”

“什么电影院啊?还有着装的要求?”

“不是一般的电影院。”

“特殊的?”

“嗯,特殊的。”

“怎么个特殊法?”

“小众的。”

“小到什么程度?不会就我们两个吧?”

“刚好就只我们两个。”

他一听就激动起来,莫非云珠对上次的事心怀内疚,今天特地补偿来了?

下午六点半,他怀着不可告人的激动心情洗了个澡,穿上干净衬衣和长裤,脚上还蹬了双皮鞋,到楼下去等云珠,差点捂出痱子来。

所谓“小众”电影院,其实就是云珠的家,在一幢旧楼房的第四层,进门就是客厅,不大,但收拾得挺干净,布置也别具一格,满墙都是镜框,里面是一些剧照。

云珠指着客厅一幅很大的黑白照说:“看,那就是上官云珠,《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剧照。”

他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上官云珠脸上的妆很浓,眉毛画得又弯又细,嘴唇上涂着很厚的口红,看上去很俗气。但她天生一个高额头,大眼睛,挺直的鼻梁,五官十分端正,淡然高雅,又让人感到俗气只是剧情的要求,而不是演员本身的资质。

云珠问:“你觉得她怎么样?”

“不好说——”

“我妈最欣赏黄宗英对她的评价,说她‘俗到极处,反为不俗’。”

他不由得赞道:“这个评价真的很到位,我有这种感觉,但说不出来。”

云珠又指着另一幅黑白照说:“那就是我妈年轻时最崇拜的偶像。”

他走近看了一下,大概是《天鹅湖》里的场景,王子与白天鹅在缠绵,只见“偶像”穿着一条紧裹躯体的裤子,那个玩意清晰可见。他不太相信地问:“这是《列宁在一九一八》里的剧照?”

“嗯。”

“文革能放这种片子?”

“稀奇吧?那时凡是沾点爱情的边的影片,都被禁掉了,但这部电影是关于列宁的,没禁,不过被剪掉了很多镜头,听说有的地方把里面的《天鹅湖》全部剪掉了,真可惜。”

云珠指着另一张剧照说:“再看这张,能不能猜出是谁?”

也是一幅黑白照,上面是一个披着满头白发的女人,穿着一身褴褛的白色衣裤,腾空跃起,两腿绷得笔直,在空中划了一个斜着的“一”字,像条对角线,大概是传说中的《白毛女》。

他猜测说:“这是你——妈妈?”

“对了。漂亮吧?”

他其实看不清照片上人的面目,但他见过云珠妈的真人,所以评价说:“嗯,比上官云珠漂亮多了。”

“真的?我待会告诉我妈妈,她一定高兴死了。”

“你爸妈今天都不在家?”

“我妈给舞蹈班上课去了。”

“你今天不用接她?”

“今天该崔阿姨出车。”

“你爸呢?”

“他在书房看书。你想见他?”

他慌忙推脱:“不用,不用,不打搅他了。”

云珠也不逼他,只把碟机弄好,还用微波炉爆了一袋米花,倒了两杯可乐,就拉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坐这里看。《魂断蓝桥》,我从网上下的,看过没有?”

“看过。”

“你还看过这么老的电影?”

他本来想说“我看的还是英文版的呢”,但他没说,因为那样一说,云珠肯定会追根究底,而他不想把那个已经烂掉的根底挖出来示众。

这部电影,他是跟林芳菲一起,在A大的语言实验室看的,那里有些老掉牙的原文片子,供外语系学生练听力用的。那时他正跟林芳菲热恋,为了投其所好,总是装出一副对原文电影很感兴趣的样子,陪着她看了这部英文片,虽然大多数对话没听清楚,但剧情还算是搞明白了的。

他撒谎说:“可能我搞错了,这部应该没看过。”

“就是,你们男生怎么会看这种电影?”

“难道现在我变成女生了?”

“现在是被我抓来看的嘛。”

“你怎么爱看这种老电影?”

“女生都爱看,老电影里的爱情——很美很美。”

这部《魂断蓝桥》有中文配音,但他还是没怎么看进去,身边坐着个云珠,小嘴吧唧吧唧地嚼着爆米花,有时还碰碰他的腿,抓抓他的臂,搞得他心猿意马,神情恍惚。

《魂断蓝桥》放完了,云珠打开客厅的灯,他惊异地发现她两眼红红的,还不停地抽着鼻子。他急忙从茶几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条纸巾递过去:“你——哭了?”

云珠边擦鼻子边感叹:“他们的爱情——太伟大了,太感人了!喂,你是男人,你说说看,男人会不会真的爱上——一个妓女?”

“他爱上她的时候,她应该还不是妓女吧?是芭蕾舞演员。”

“但她后来成了妓女,他仍然爱她呀!”

“呃——如果她是被生活所迫——男人还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是被生活所迫啦,难道还有谁无缘无故去做妓女?”

“呃——当然有啦,不是说现在有些——大学女生,也不缺钱花,就是为了——寻求刺激吗?”

“有这样的人吗?”

“报纸上都有登——”

“切,报纸!还不都是那些记者为了赚人眼球瞎编出来的。谁会为了寻求刺激去做妓女啊?肯定是被生活所迫。”

他附和说:“倒也是。”

42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16)

  1. 沙发

  2. 跟读中!

  3. the 3rd. place

  4. 早啊!!!这次决定先占地方再看文章!!

  5. 先占位,再慢慢看。

  6. 好看!太吊人胃口了,很不能一下看完:)

  7. 占个位置

  8. 云珠约宇文忠看魂断蓝桥,似乎意有所指,难道宇文忠之前的猜测是真的?不由得打上大大的问号。

  9. 云珠全盘西化,好像是在美国长大的。忠好福气。

  10. “差点捂出痱子来”
    太可爱了!

  11. 前排滴

  12. 找阿忠要T那段,云珠不知道阿忠没有女朋友,如果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对阿忠有意思,她真不简单啊!

  13. 虽然一开始也被云珠的“TT”事件吓了一大跳,但到最后,我还是肯定云珠是个直率大气的女孩子,值得宇文爱下去!

    在现在这个年代,到了这个年龄,没有过性经历的男生女生的确会很少了吧,也许第一次出于好奇,也许出于别的什么原因吧,总归来说,我觉得可能有过比没有过的更常见一些吧。

  14. 云珠话里有话?

  15. 云珠对性知道得多,但不一定实践过,宇文忠有实践,但性知识不一定有云珠丰富。知识不一定是从实践中来的。
    看电影这段,让云珠感动的是爱情,但宇文忠的理解重点放在了女主是不是妓女这个问题上,更加加深了误会。但云珠也说了,生活所逼做妓女是可以理解的,否则不可能,云珠的家境应该是不错的,所以她当然也不可能。

  16. 小说到现在布了很多陷阱 – 1、旁人对云珠的议论;2、云珠那神秘的人际关系(慧敏及疑似高官的丈夫);3、TT事件中云珠的老练让宇文忠不由自主产生的猜疑;4、魂断蓝桥中两人关于爱情与妓女的讨论等;这些情节都引着我们不由自主和宇文忠一样产生猜疑。不过艾米的小说往往出人意料,柳暗花明,很期待下文的发展!!

  17. 在用TT这件事上,云珠显然考虑的比宇文忠周到,二人互相间都不是很了解,在这种情况下发生关系用TT安全得多,即使二人结成了夫妻,用TT对二人的健康和安全也是有好处的.

  18. 云珠坚持用TT,很有道理,谁知道对方接触过什么人?万一染上性病或爱滋,丢了性命得不偿失。

  19. “也许当今中国这个社会,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但凡有点姿色的女人,都去做二奶做小三做鸡去了,没做的就是条件不够的。像小罗当初那样,太穷太脏太丑,所以没人要,也就保持了处女之身。一旦条件许可,打扮得光鲜点了,马上就去做二奶做小三了。”

  20. 云珠坚持要用TT可能是出于对宇文的保护,也许她便是一个<魂断蓝桥>里面女主角那样的角色.

  21. 云珠是很有自己主见,并坚持自己主见的女孩子,喜欢她

  22. 感觉云珠一直在试探宇文,试探他所能接受的程度,用心良苦.
    云珠还是很喜欢宇文的,宇文人长得帅,也很有才,又聪明,只是暂时未达.
    如果测试通过,应该有美好的一段.
    究竟如何,各位看官,且看艾米妙笔生花!

  23. 80年代的女生,对性都不陌生,不管实践过没有,听也听说过了,用TT也是最基本的知识,不足为奇,没用过,还没听说过?

  24. 《魂断蓝桥》女主芭蕾舞演员出身,后因生活贫困(而且以为男主已经在战争中阵亡)做了妓女,前半段与云珠相似,云珠也是跳舞出身,但后半段就不知道了。

    上官云珠出演《一江春水向东流》里的一个富家女人,好像是寡妇,或离异之类,男主与女友(妻子?)借住在她家,与她暗中有一手。

    这两部影片都不是白白引出的。

  25. 男人爱妓女的先例不少啊,蔡锷与小凤仙,不就是将军爱妓女吗?中国古典小说曲艺中很多男人爱妓女的故事,可以说多过男人爱节妇的故事。这是中国古代文人的特色,写诗作画,饮酒作乐,逛青楼狎妓,再为妓女吟诗作画,流芳千古。

    古今中外都一样:坏女人才有故事。

    像艾米这样能把好女人的故事写得人人爱看的,还不多见。

  26. 很担心,怕这段文字是有所指的。担心会发生这样的事—–云珠出国后因为生活所迫沉沦了。希望不会,否则太让人悲伤了。

  27. 难道引出“一江春水向东流”这部影片是暗指后来宇文忠和云珠借住在某个富婆家里,但背着云珠和房东有亲密的关系?希望不会,但愿不会。如果这样那云珠太可怜了!

  28. 好几天没顾上来,今天一来就连看3集好像还能挤进前30位留言行列,顶一个,呵呵~

  29. 到处都是枫叶

    云珠在不知道“宇文是否有女朋友”,不知道“宇文是否会成为自己的男朋友”的情况下,愿意和他发生关系,说明她对性的态度比较开放。云珠对宇文有好感,这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说愿意和他接触,愿意和他发生关系,还吃赵云的小醋,等等……
    她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孩,这次邀请宇文来家看《魂断蓝桥〉,还要求穿的正式一些,一定是经过精心计划的。不过,连我们这些局外人都猜不出来,宇文就更只能是让小丫头牵着鼻子走了:)

    这次不知道哪位高人能猜出来下集的故事走向?

  30. 我来瞎猜一下,也许云珠的这些举动完全是无意识的,或者说宇文忠完全猜错了,我们有些人也猜错了。也许《魂断蓝桥》和《一江春水向东流》只是因为是云珠妈妈的最爱,所以被提及。也许TT的事完全是女生保护自己的常识,也许云珠的车是她家凑钱买的。

  31. 也许云珠的清白在下一集里就得到了证实,比如她还是处女,那样宇文忠就知道自己想歪了。

    但也许这事到最后都无法真相大白,或者说真相一直在那里,但宇文忠无法证实。

    也许这些猜测最终毁了他们的爱情,谁知道呢?生活中这样的事太多了。

  32. 男生到了现在这个年代,还计较女生在认识自己之前有过性关系没有,可能是自寻烦恼了。他可能永远都无法证实,永远都无法澄清,如果他放不下这个问题,那就没办法获得幸福的婚姻。

  33. ““我没事备那玩意干嘛?”
    “你没——女朋友吗?””

    ————云珠的问题,并不一定说明云珠不知道宇文没有女朋友。或许,她的意思是问宇文“难道没有和谁有性关系?”,只是她习惯或喜欢用其他的词来表示。比如,说“TT”而不是“安全套”“避孕套”;再比如,“打真军”。

  34. 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云珠她爸。这位人物到目前为止,只在其他人物的对话中“被出场”几次,还没有露过面。宇文在云珠家客厅看电影,她爸都没有从书房出来过。不知他跟云珠关系处得怎样?对故事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猜测ing

  35. 云珠应该不仅仅是80后,确切的说是85后。

    对待性的态度,性与健康,是否在乎“在我之前没别人”这种上一辈的观点,还有带朋友到家不一定介绍所有家长与朋友见面。。。

    很佩服云珠的定力,在那样的情况下,坚持打雨伞。这样的健康意识,确实该提倡。

  36. 一直都潜水,今天出来冒个泡,跟读中~~~
    继续期待~~~

  37. 期待啊!期待!

  38. 看不到跟贴,急!

  39. 雪浪风涛惊旅梦

    这一集的信息真多,看了故事再看跟帖的内容,还是喜欢云珠的性格,明媚大气,而且知道保护自己。呵呵,不准宇文忠说“拉”,“西”的那段对话,真娇憨啊。

  40. 看到一个笑话,一男人听几位男友讲,他们的老婆都说是因为骑自行车把那膜弄破的,他想起自己的老婆初夜也没见红,于是打电话给老婆:“你以前骑过自行车吗?”

    他老婆答:“原来你也这么计较那张膜?”

    呵呵,看来用骑自行车说事已经是很普及的知识了。

  41. 云珠是跳舞出身,练功的人,可能早就把那膜练破了,宇文兄弟就别想通过初夜见血来澄清什么了。

  42. 中国有些男人很在乎外在的东西:外貌,处女膜等等,心灵反而不重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