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19)

宇文忠好奇地问:“在你们练过舞蹈的人看来,要怎样才算有站相有坐相?”

云珠一弹,站了起来,还把他也拉起来站着:“来,我教你怎样才算有‘站相’。”

她把他的两肩扳正,头扳直,两脚踢拢,嘴里讲解说:“一般人只知道挺胸收腹,但那只顾到了身体的中段,没顾到整个身体。但光注意身体的中段是显不出气质来的,更重要的是‘上长下压’,整个人都要尽力往上长,对,长,往上长,好像要长进云天里去一样。但两肩要往下压,不是往前压,是往下压,垂直的。对,就这样,一长,一压,站相就出来了,气质就出来了。”

她蹲下去,调教他的两腿:“你的腿还不错,不X,也不O,但你的腿站立的时候太松弛,没有绷紧。对了,两腿绷紧,夹紧,要能夹住一张纸,还要刀砍不进——”

她说着,就用右手掌做成一把刀,在他两小腿之间砍起来,才砍一刀,就砍进去了,手从他两腿间穿过,从另一边钻了出来,她也一个趔趄,扑到他腿上。

她哈哈大笑:“没绷紧啊!被我一刀就砍进了。”

他被她砍砍杀杀的,已经有点把持不住。

但她没觉察,仍然专注于自己的调教:“来,两腿靠拢点,绷紧点。”

他把两腿尽量贴近,尽量绷紧。

她又抡起肉掌刀,砍他的小腿缝,这回没那么容易砍进了。

她夸奖了几句,向上砍去,一刀砍进了他的大腿缝:“不行,没夹紧没绷紧,再来。”

但等她再次举起肉掌刀,准备砍下去的时候,突然停住,叫了一声:“叫你两腿夹紧不留缝,但你也不能往中间塞东西啊!”

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她搂住,不让她再砍他。

她在他怀里吃吃地笑:“你干什么呀?人家教你怎么样才有站相,你倒好,搞夹带,还——熊抱老师——严重违反校规——”

他吻住她的嘴,不让她说话。

她挣脱开,嘻嘻地笑:“你太不经——碰了——如果你去跳芭蕾,肯定天天被老师骂——”

他好奇地问:“真的呢,那些跳芭蕾的哥们,他们是——怎么经受得住——挑逗的?”

“谁挑逗啊?专业点好不好?都是正常的舞蹈动作。”

“但总是——跟女生——肉搏吧?难道他们一点都没——反应?”

“刚开始有,练多了就没了。”

“练什么练多了就没了?”

“练功啊。天天——肉搏,就习惯了。你知道我们以前是怎么训练的吗?男女换衣服都——不避讳的。男生看多了女生的裸体,就见惯不惊了——”

他一愣:“原来你们是——这样换衣服的?那不是被人把什么都——看去了?”

“我们也把他们的什么都看来了呀。”

“但是——看去和看来是——不同的。”

“有什么不同?男生女生不都是那点事吗?”

“但那总是——自己的那点事吧?”

她宽慰他说:“我胸前平平的,也没什么人家看的。”

“你怎么会——平平的呢?”

“我那时还小,在中班,跟我们配舞的男生都是低班的,傻不拉叽的,还没发育,什么都不懂,看了也白看。”

“那到了高班呢?”

“跟高班女孩配舞的是中班的男生,一般比女生小两三岁,也是小屁孩。不过有的人营养好,发育得早,十二三岁就能——勃起。特别是那些新来的男生,还不习惯跟女生——亲密接触,所以一看一碰就——成你这样了。”

“是吗?那怎么办?”

“呵呵,肯定挨骂啰。”

“挨谁的骂?”

“挨老师的骂。”

“骂能解决问题吗?”

“有的能解决,一骂就骂下去了。”

“骂不下去的呢?”

“骂不下去的?老师就叫他们下去‘自行解决’,十分钟之内再回练功房——”

“那要是十分钟之内——解决不了呢?”

“那就要挨罚了。”

“罚什么?”

“各种各样的罚,看是哪个老师了,有的罚多练功,有的罚跑步,还有些变态的老师,罚的花样就更多了,罚拖地的,罚下跪的,什么都有。”

他像听“天方夜谭”一样,惊讶得不得了:“那你们女生——”

“女生一般没这种问题,但练得不好也要受罚的。”

“女生罚什么?”

“跟男生一样。有的变态的老师还罚女生帮男生——打飞机。”

“有这种事?”

“当然了,特别是比赛的时候,为了让那些参赛的男生不在舞台上出丑,我们老师都会叫他们事前——做好准备,有的男生太紧张了,怎么也没办法——弄好,老师就叫女生帮他们。”

“怎么帮?”

“各人有各人的帮法。“

他忍不住问:“那你——帮过没有?”

“没有,我每次都超额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从来不受罚。”

他松了口气:“你妈妈知道这些事吗?”

“知道,我什么都告诉她的。”

“那她放心你——上那种舞蹈学校?”

“当然不放心,所以让我停学了。她说这太邪门了,她们那时从来没有这样训练过。”

“她那时的男演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云珠嘻嘻笑起来:“她们那时可好玩呢,都是从政治思想的角度来抓这个问题,如果哪个男演员在练功的时候出现了这种反应,就给他办学习班,让他深挖思想根源,是不是资产阶级思想没肃清。”

他觉得这比现代的方式还荒唐:“那能——解决问题吗?”

“咦,你还别说,还真能解决问题呢。我妈说他们那时就很少遇到这样的事,即便遇到了,也是一办学习班就给办好了。只有少数人,办几次学习班还办不好的,那就让他转业。”

“哦,我知道了,不是办学习班给办好了,而是转业把他们吓坏了,说不定很多人都落下了病根。”

“不知道有没有落下病根,反正那时管得很紧,这种事就少。”

“恐怕也不是管得紧的原因吧?是不是那时跳舞穿的服装不同?我看你家那张剧照,你妈妈穿的服装就跟《天鹅湖》不同。”

“那是演出的时候,但练功的时候还是要穿练功服的。”

“那怎么回事?难道那时的男人——比较麻木?”

“可能是比较麻木吧,我妈说她跟我爸谈恋爱的时候,就没见过我爸——有过反应。”

“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不是的,她后来问了我爸的,我爸说没有。”

“你妈把这也告诉你?”

“我们两个人无话不谈。”

他把她抱到床上放下,低声问:“像我这样——思想不好的,老师怎么罚我呢?”

“罚你去面壁!”

“面壁没用的。”

“那就给你十分钟,自己解决,解决好了再回来练功。”

“你舍得让我自己解决?”

“为什么舍不得?”

“你不想尝尝——做爱的滋味?”

她嘻嘻笑了一阵,问:“你有——TT了?”

“还敢没有?”他放开她,起身到抽屉里拿来那个还没开封的TT盒子。

她拿着盒子翻来覆去地看,吃吃笑着问:“你——特意准备的?”

“嗯。”

“你知道我们今天会——用上?”

“有备无患嘛。”

她推开他:“我要去洗个澡。”

“现在?”

“当然啦,人家外国人做爱前都要先洗澡的——”

“你管人家外国人干嘛?”

云珠不理会他,自顾自走进浴室去了。

他听见冲水的声音,透过玻璃门看见一个朦胧的女人形体,冲动得不能自已,从床上跳起,向浴室走去,想去跟云珠同浴。

浴室的门开了,他看见一个裸体女人走了出来,但他不明白那么苗条的云珠,怎么变成了一个大胖女人,难道浴室的热水有膨化作用?

女人的头发乱蓬蓬地耷拉下来,看不清脸。

他下意识地用两手遮住自己的下体,语无伦次地问:“你——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那女人笑着说:“你问我?我还要问你怎么在这里呢。”

听声音,很像王慧敏,有点低沉,语速很慢,中气不足,总让人担心她一句话没说完就会咽气。

他意识到这不是他的寝室,但拿不准到底是在哪里。他边往后退边说:“你是谁?别过来!”

那女人步步紧逼:“你怎么像个小女生一样?”

“我叫你别过来!”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像个小女生,但大男生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表现,他还真不知道。

他已经退回床上,抓起床单遮住自己。

那女人坐在他对面,翘起二郎腿,拿起一包烟,很老练地磕出一根。

他突然想起这是Grace的家,急忙制止:“别别别,这是人家的房子,别在这吸烟,不然留下一股烟味,我没法交差。”

那女人笑道:“交什么差?这房子是我的。”

“你是——Grace?”

那女人笑而不答。

他心说,这什么Grace啊!简直就是——他想半天没想起Grace的反义词,好像英语里有个rude(粗暴,粗鲁),不知道算不算。

胖女人的手指白白的,根部很粗,但指尖很细,像被水泡过的竹笋一样,泛着一种不健康的死白,指甲涂得血红,嘴唇也涂得血红,从撩开的浴袍缝里能看见她那黑压压的私处,湿淋淋的,不知道是洗澡水没擦干净,还是性欲高涨时的分泌物,反正就是给他一种肮脏的感觉,就像小罗做了人家小三之后给他的感觉一样,真恶心。

他觉得应该找机会穿上衣服,总不能赤身裸体逃到大街上去吧?

他竭力显得镇定自若,想稳住胖女人,手却在床单下到处摸索,寻找自己的衣裤。但摸索了半天都没摸到,想到箱子里去拿一套,又怕自投罗网,因为胖女人刚好坐在交通要道上。

他竭力回想其他男人在这种情况下都是怎么处理的,但除了一个007,别的都想不起来。007遇到这种情况,好像是见货就收,来者不拒。但人家007遇到的“货”都是多么漂亮的妞啊!哪里有这种肥胖油腻的中年女人?

胖女人的烟快抽完了,他知道她要出手了。他豁出去,掀开床单跳起来,几步抢出房门,奔下楼梯,路上差点被大黄猫绊个趔趄。

他心中暗骂:“你凑个什么热闹?我待你不薄,你怎么可以在关键时刻害我?”

大黄猫喵喵地叫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发现大门锁上了,怎么拉都拉不开。

他到处寻找突破口。

Grace家的门真多啊!简直搞不清哪个门通哪里,没办法,他只能一个个试,见到一个门就跑上去,抓住门把手使劲摇一通,但都打不开。

不知道谁开了客厅的灯,但一点都不亮。混糊糊之中,他看见沙发上横七竖八躺着一群人,一看见他,就像被谁踩住了尾巴一样,跳将起来,直愣愣地看着他。

那些家伙都是黑人,一个个膀大腰圆,身上的肌肉圆鼓鼓的恨不得滚下地来,浑身黝黑发亮,只有两排白牙闪闪发光。

他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些人都是一丝不挂,赤身露体,剑拔弩张。

他暗叫一声“妈呀!”,转身往楼上跑,听见那群黑鬼在身后叫嚣,是外语,听不懂,有的还在往楼上爬。

胖女人从楼上喝道:“Stop(停下)!”

那几个黑人stop了,胖女人叼着烟,笑着问:“怎么样?你愿意下楼去还是上楼来?”

他别无选择。

47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19)

  1. 抢沙发!

  2. 天,真抢上了?!

  3. 地板能抢上吗?

  4. 跟读中!

  5. 老二

  6. 地板!

  7. 先顶再看

  8. 做梦呢

  9. 哇!穿越啊!Grace终于出声场了!

    这些黑人会不会是“模特”?

  10. 宇文做梦!好有趣!

  11. 难道阿忠是在做梦?

  12. 且行且珍惜

    怎么看得云里雾里的了?宇文忠是在回忆他和云珠的事情呐?虚虚实实,假假真真的,搞不清啦。

  13. 先占位,再慢慢看。

  14. 艾米的笔法真是高明!

    星移斗转间,又将视线拉回到了开篇。

  15. 排队。

  16. 前排!

  17. 应该是宇文在甜蜜的回忆时,就迷迷糊糊地到梦中去了——还做了一个这样的恶梦。

  18. “她宽慰他说:“我胸前平平的,也没什么人家看的。””

    这里是不是多了个”家” ? 或是少了个”给”?

  19. 宇文忠是在做梦吧~

  20. 读这集,像坐过山车,慢慢地爬上云巅,猛然间跌进山谷。

  21. 本以为接下来应该是云珠宇文“坦诚相待”的画面,不料艾米笔锋一转,直接把人拉回到宇文的现实状态。

    看起来宇文同学好像在做梦。直觉Grace应该和这集描述的反差极大。期待谜底揭晓。

  22. 回复“老读者”:

    这句没错。

  23. 这些年平静的婚姻生活,没怎么做过梦了,确切的说,没怎么做过性梦了。

    恋爱结婚那几年,几乎每晚都会做。记得有一次,看了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书中有个镜头是托马斯在浴缸里,外面围了一圈裸体女人,边和他调笑,边做爱,轮流。

    当晚,就做梦。梦见LG变成了托马斯,我在浴缸外圈,怎么都轮不到我,无论如何谄媚。后来就哭醒了,呵呵:)是我迄今梦到过最多的一次裸体女人。

  24. 这集,了解了芭蕾舞男演员的问题,以前的问题是通过办学习班来解决,现在的问题是被老师一声断喝,喝不下去就用10分钟解决,解决不了就受惩罚。。。太不人道了!不晓得俄罗斯的芭蕾舞男演员们,从小是怎么训练出来的,会不会有比较人性的办法?

  25.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还以为能看到云珠和宇文忠怎么怎么样呢,结果是一场梦啊!

  26. 一下子还没怎么看明白。哈!

  27. 做梦了吧,Grace只在梦里出现,应该还不算正式出场,我总觉得Grace应该很漂亮很性感的。

  28. 据说,梦是反的,所以,GRACE应该是非常漂亮的,又有钱,又喜欢宇文,主动进攻他,于是,宇文在千山万水于云珠的情况下,于是犯了“男人都容易犯的错误”,于是,云珠,那么可爱智慧漂亮但也爱得认真的好女孩,便成了他一辈子的云中之珠:)

  29. 谢谢艾米的回复.
    我要好好学习了

  30. 哇,太激动了,今天一登录艾园就有这一集了,惊喜,先谢艾米一个。

  31. 这个梦很黄很暴力哦。

  32. 这景换得太妙了!

    宇文应该是在做梦。我记得他是躺在Grace家卧室的地毯上睡着的,而这一幕写到“从床上跳起,向浴室走去,想去跟云珠同浴。”。另外,云珠在宇文宿舍留宿时,是在走廊尽头的冲凉房洗的澡,宇文的房间里是没有浴室的。那么,宇文就没法“透过玻璃门看见一个朦胧的女人形体”。

    由此,宇文很可能是在梦境中把两个场景混在一起了。

  33. 虽然很可能是梦,但看来宇文对Grace戒心不小。如果Grace喜欢上了宇文,要改变宇文对她的“坏感”还不是件容易的事。

  34. closetoyou2010

    读这一集真跟看电影似的,T说得对,“这景换得太妙了!”
    顺带还知道了芭蕾舞演员练功时的情况,真好!

  35.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宇文老弟在梦中的表现反映了他的性格和对女人的态度,可见他不是“见女人就收”的,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坚决逃命。

  36. 人的梦境很多时候是他害怕的东西,当老师的经常梦到讲不好课了,不是没备课,就是不懂书中的内容。出勤特别重要的,经常梦见迟到了。爱面子,经常梦到赤身裸体在人前走,或者干了什么丢人的事。好不容易拿到学位的,经常梦到由于种种原因,学位没拿到。

    宇文老弟潜意识里可能很怕女房东诱惑他,很怕和女房东发生不正当关系,被云珠抛弃,所以会做这样的梦。

  37. 艾米小说的梦也不是白写的,这个梦,除了改换场景的功效外,也刻画了宇文的性格,不仅如此,肯定还有别的作用。也许今后和Grace相处,会真幻难分。

  38. 这一集两人的对话好有趣,得意间,原来是个甜美的梦境。这宇文的梦境也走穴哈,换场子了,呵呵!被忽悠了.

  39. 从最初的几集和这集来看,Grace和宇文忠的初次相遇会比较戏剧性,说不定真的是在浴室“赤诚相见”了,可能是Grace提前回家,宇文忠没有料到,于是在浴室撞上了。

    男人见了裸体女人,可能会想入非非;而女人被男人看见了裸体,就有可能以歪就歪,反正已经被你看见了,那就是你的人了。

  40. 艾米花了一些笔墨讲云珠跳舞的经历和经验,估计以后会派上用场。说不定云珠出国后,靠开舞蹈班发了财,或者因跳舞遇上了真命天子,比如某个外国男芭蕾舞演员,两人结为夫妇,那样就圆了她妈妈的梦了,也就成了宇文忠那颗看得见摸不着的“云中之珠”。

  41. 很多的枪,就看每一把如何打响了。我在这里瞎猜一下:

    1、云珠妈:
    — 开车不熟练,可能出车祸,而车祸会改变她一家人的命运,由此也改变了云忠的命运;
    — 喜欢外国男芭蕾舞演员,可能影响到女儿的择偶观
    — 与崔阿姨共事,可能最后反目成仇(但这似乎不影响云忠二人的爱情)

    2、云珠爸:
    — 想从事自己的本职工作,可能宇文真的为他找到一份博士后之类的工作,于是云珠家境变好,云珠妈(或云珠本人)眼界变了,不再看得上宇文

    3、赵云:
    — 硕博连读,于是云珠不愿意来宇文的学校,两人只能两地,最终被人插足(没准就是赵云插足)

    4、Grace:
    这个是最大的一把枪,她在云忠恋上肯定会起很大作用,多半是破坏作用。

  42. T说得对:“这景换得太妙了!”我正看得津津有味,以为终于等到宇文忠和云珠翻云覆雨了,突然Grace这胖婆子出场了。不知她现实中是个什么形象?有的人虽然不漂亮,但聪明机智,相处久了还是满吸引人的。

  43. 有意思啊有意思!

  44. 这个梦是不是预示宇文忠将和Grace发生纠葛(也许有他的苦衷),背叛了云珠?!真发生了这种事,云珠多半不会原谅他的。

  45. 没想到舞蹈学校挺乱的。Black Swan 也有类似的情节。

    小时候,认识一个学舞蹈的女孩,真是美如天仙,体态优雅,人也热情好客。可惜失去了联系。

  46. 从云珠到胖女人,看得我心一跳一跳的!看恐怖片的感觉!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