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20)

宇文忠从梦中惊醒,好一会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

但他已经有点搞不清回忆和梦境的分界点了,只记得刚躺下时还辗转反侧睡不着,想东想西来着,怎么突然一下,就睡着了,还做了梦。

这个梦可真够荒唐!

不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但他白日里没思过这么荒唐的事啊,怎么会做这么荒唐的梦呢?

后来他想起这梦还是有点影的。

还在国内的时候,就已经讲好租住老杨家的房了。这事是老杨提出来的,老杨租的是个二居室的房子,两夫妻住一间卧室,还空着一个卧室,老杨想租给他,说这是个双赢的办法,他一到美国就有地方住,房租又便宜,而老杨也能当回二房东,每月收个几百美元的租金,寄回去给乡下的爹妈,那就是一大笔钱啊!

他刚开始觉得这样住不大方便,但他后来查了一些出租房的情况,就慢慢接受了这个安排,因为那些出租房,租金都比老杨出的价高几百美元。他到美国是去赚钱的,而不是去花钱的,当然是能省一个就省一个。如果他每月在房租上能省个几百,寄回去给乡下的爹妈,那也是一大笔钱啊!

于是他接受了老杨“双赢”的建议。

但云珠知道后,不是很赞成:“怎么跟老杨一家合住?”

“老乡么。”

“但人家是两夫妻啊。”

“他们两夫妻住一个卧室,我住另一个、”

“但你们一个门进出,还要共厕所厨房——”

“但是——我已经答应了。”

“也不跟我商量一下。”

“那时还——不认识你么。”

好在云珠是个讲道理的人,没有逼他改变决定,只警告他说:“你住那里可以,但别打人家老婆的主意。”

他感觉受了侮辱:“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没听说过‘朋友妻,不可欺’?”

“你那是什么朝代的事了?现在是‘朋友妻,最好欺,不欺白不欺’。”

“你总是把男人说得这么不堪。”

“本来就很不堪么。”云珠嫣然一笑,“其实跟朋友妻偷情还不是最变态的,你知道什么才是最变态的吗?”

“什么?”

“最变态的是你跟你朋友偷情!哈哈哈哈——”

也许这可以部分解释他的梦境,但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把Grace扯进梦里来。借住Grace的房,完全是刚发生的事,怎么这么快就进入了他的梦境?

这事要是让云珠知道,非得给他分析出个思想根源不可,还是不告诉她为妙。

后半夜,他有很长时间都没法睡着,好不容易睡着后,他又做了个梦,这次倒没什么色情噱头,但也够惊险。

他梦到半夜三更楼下有人在撬门,撬得砰砰响。他想都没想,就条件反射地一跃而起,冲下楼去,看见几个头上蒙着袜子的劫匪,个个手里都有刀枪。

他想到自己手无寸铁,急忙逃命,又是到处找门,又是每个门都打不开。

绝境中,他听到了乡音:“阿忠!宇文忠!开门呀!”

好像是老杨。

他愣了一阵,猛醒过来,下楼去打开门,真是老杨。

老杨一闪身进了门,返身把门关上:“别让‘猫儿子’又逃掉了——”

“不会的,我把它关在楼上那屋子里。”

“你可不能老把它老关在那屋子里,要放它出来运动。它已经有点超重了,不运动会得糖尿病的。”

他第一次听说猫还会得糖尿病,生怕关一夜关出问题来了,赶紧跑到“猫儿子”房间门口,打开房门,把猫放了出来。

那猫几步就跑到楼下去了。

他担心地问:“它会不会到处拉屎,把房子搞脏兮兮的?”

“不会的,它训练有素,不会到处拉屎。”老杨抱怨说,“你怎么不接电话?”

“我——我没听到啊。”

“按门铃怎么也不开呢?”

“也——也没听到。”

“你睡得可真沉,如果有人把你连同这房子都抬跑了,你可能都不知道。”

“你还别说,我做梦都梦见有人在撬门,想进屋打劫。”

老杨呵呵笑起来:“你听到的可能是我在敲门吧?我又敲又喊,搞那么响,把隔壁的都敲出来了,还没把你的梦敲醒。你也真会睡,一般刚到美国的人,前几晚还在倒时差,都睡不着的。”

他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呵呵地笑。

老杨吩咐说:“快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学校参加迎新会。”

“迎新会不是——下午吗?”

“是下午,但我下午要陪你嫂子上医院,现在先把你载学校去,你也可以趁机会在学校办些手续。”

他慌慌张张漱洗了一下,就到箱子里去找崔阿姨给赵云带来的东西。

老杨催促说:“还没搞好?”

“在找点东西,一个熟人让我给她女儿捎来的。”他从挂衣间拎着一个大包出来。

“什么东西啊,这么大一包?”

“一些药,还有一些——零食。”

“这都谁呀,这么远让你拎一大包零食过来?”

“是我女朋友的——一个熟人。”

“她女儿在我们学校?”

“我们系的。”

“谁呀?”

“赵云。”

老杨说:“那你不用拎去了,她今天未必会到系里去。”

“不是系里开会吗?”

“系里开会也不是个个都会参加的,主要是教职员工和你们新生参加,再就是一些男生,因为有顿饭吃。她们女生都是减肥的主,才不稀罕那顿饭呢。”

“那我怎么把东西给她?”

“你给她带这么大一包东西过来,该让她表示表示。先把这包东西押这里,给她发个email(电邮),让她请你吃顿饭,再把东西给她。”

他倒不想混这顿饭吃,云珠警告过他的,不许他跟赵云来往。但既然赵云今天不一定去系里,他就不好把这一大包东西提到学校去了。

两人上了老杨的车,开了一段,老杨指点说:“喏,这里有个车站,你在这里可以坐city bus(市公车),五路车到我们学校,凭学生证坐车不要钱,我们学校集体交了费的。”

“早知这里有车,就不用麻烦你来接我了。”

“我打电话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事,但你不接电话,我只好亲自跑一趟。不过city bus(市公车)开得稀,一个小时一趟,你从Grace那里走出来也得半小时,还是开车带你去方便——”

老杨把他载到学校,就让他下了车:“你去办手续,办完了就在实验室玩会,等着下午开迎新会。我今天就闪了。”

他站在那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有点茫然。

好在美国人都挺热情的,他的英语也没破到粉身碎骨的地步,问个路人家还是能听懂的,只不过人家指路,他就有点听不懂了。但人家很耐心,一定要把他讲懂,讲不懂就画图,画图还不懂,就亲自带领他去,最少要亲自把他塞进校车,还让司机到地儿叫他下车。

到中午的时候,他已经办好了校内的各项手续,还找到了自己系的实验室,迎面看到一个中国人,可把他喜坏了,径直跨入“他乡逢故知”的极乐境界。

那个中国人也在第一时间确定了他的国籍,绝不客套,直接用汉语打招呼:“嗨,中国来的?我也是,叫我‘老人’好了!”

他一愣,这人不老啊,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怎么就让人叫他“老人”呢?但他想起“入乡随俗”的古训,只好叫了声:“你好,老人。”

“老人”热情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宇文忠。”

“那我叫你老宇吧。”

他已经“被老宇”惯了,也就不去纠正:“叫老宇挺好的。”

“从哪儿来的?”

“B市。”

“哦,听说那边发展挺快的。”

“嗯,发展挺快的。”他觉得这是个以一当十的说法,用在哪个城市都不会错,而且寓意深远,遂决定以后也用这个跟人寒暄。

“住哪里?我是说在这边——”

“呃——还没找好。本来说跟杨润发合住的,后来——出了些情况,现在正在找呢。”

“你认识老杨?”

“网上认识的。”

“老人”噗嗤一笑:“你说‘网上认识的’,我听着怪怪的——”

他没听懂,但假装懂了,陪着笑了两声。

“老人”提醒说,“千万别住校南面,那里老黑多,嗑药的窝子,警察三天两头在那儿逮人,有时两边打起来,子弹飞得嗖嗖的,搞个误伤可不划算。”

“啊?这么惊险?哪些地方比较安全些?”

“呵呵,最安全的当然是富人区了,往北,一二十英里,都是gated community(有门卫把守的小区)。但你刚来没车,住那里不方便,只能在学校附近找房子。学校附近就没那么安全了,不过相对而言,北面比南面稍微好一点。”

“北面的房子好找吗?”

“现在可能不太好找,晚了点。不过,别担心,在你没找到房子之前,老杨不好意思把你踢出去,他这个人我知道——”

“我现在也不是住在老杨家,他帮我找了个地方暂住。”

“老人”很感兴趣地问:“是不是那个Grace家?”

“你知道她家?”

“嘿嘿,怎么不知道呢?C市有名的——富婆嘛。”

“哦,这么有名?”

“其实她有名也不光是因为她富,主要是因为她富得——很传奇。老杨没对你讲?”

“讲什么?”

“Grace的传奇啊,C市的华人都知道。不过老杨跟她关系挺好的,可能不愿意破坏她的形象。”

“可能是没时间吧,他夫人昨天——身体不大舒服——他把我送到Grace那边就急赶着回去了。”

“老人”很理解地一笑:“他那个夫人,恨不得把丈夫栓在裤带上,离开三分钟就要打电话check(检查)的——”

“感情挺好的。”

“老人”对他的评价不置可否,只嘿嘿笑了两声,然后猜测说:“让你去Grace那住,肯定是她的主意吧?”

“不知道。”

“肯定是。老杨这个人我知道,最讲义气,最好客了,为了朋友,连裤子都舍得分一半给人的。他答应跟你合住,肯定就会跟你合住。但他现在结了婚,很多事就做不了主了,都得听老婆的。把你搞Grace那住——唉——”

“怎么了?Grace她——”

“呵呵,说了你别怕,那个Grace啊,就是人们所说的black widow(黑寡妇)。”

他有点吃惊:“她是黑人啊?我还以为她是华人呢。”

“黑人?哈哈哈哈,你太搞了!”

他估计这个“black”就像“黄色书刊”里的“黄色”一样,是不能就字面意思理解的,自己肯定是望文生义,闹了笑话,不免有点尴尬,好在“老人”似乎没特别在意。

两人聊了一会,又一起到学校一个摊点上吃了个热狗,再转悠了一会,就到了系里迎新会的时间。

系里老师学生真不少,肯定没到全,因为老杨就没来,但还坐了满满一阶梯教室,他粗略估算了一下,大概有五六十人,中国面孔不少,可能有三分之一。

迎新会也没什么花样,就是大家轮流发言,自我介绍,姓甚名谁,哪来的,哪校毕业的,在C大的研究方向,导师等。

他仔细听了一下,发现有从A大来的,还有从他的梦中大学G大来的,“老人”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找到了一点心理平衡,哼,原来你们也就这个水平,那为什么你们在中国能上G大,而我就不能上呢?现在好了,大家到了美国,谁都没路子,谁都没后台,大家都拼实力,我要是拼不过你们,那活该我倒霉,但如果你们的实力只跟我一个级别,那你们也只能跟我上同样的学校。

45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20)

  1. 跟读中!

  2. 老二

  3. 沙发?

  4. 先占位,再慢慢看。

  5. 先占位,慢慢看

  6. 哈哈 今天肯定前10名

  7. 看的有惊无险

  8. 老人(应该是老任吧)这把枪粉墨登场了,他有一点点八卦天份哦。

  9. 宇文同学把“老任”听成“老人”了?

  10. 那个Grass整的太神奇了。艾米这把枪挂了这么久。啥时候打响啊!期待中。

  11. 云珠说男人“本来就很不堪么。”
    在这个物质非常丰富的社会,有些人自然是保暖思淫欲,今天搜狐首页上就有一个“佛山大炮”,南海区检察院认定他低级趣味。“佛山大炮”已经成为网络流行词了,呵呵。
    不过我认为,男人不堪的也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是很“堪”的,比如艾伦,比如我身边爱情故事里的男主角,他们专一,以情至上。

  12. 这个“老人”估计是姓“任”?凑巧前天跟一个人联系事儿,留电话时他说:“就叫我小任吧”,哈哈,我也是头脑先一闪“小人”?紧接着就想是姓“,逐在纸上写上“小仁”,昨天看到表格上是“任*”,有时就想着这个字是“任务”的四声,反应不过来它作为姓的二声。

  13. 还是看得替宇文捏着一把汗。

    虽然别人的话不能全信,但也不可不信,这个GRACE到底是个名符其实的“黑寡妇”,还是仅仅是传言?

    好多人(尤其中国人)喜欢对别人按照自己的凭空想象瞎猜。尤其是对单身的漂亮的再有钱的中国女人,更容易按照时下大陆的“普遍规律”,想当然地觉得“她肯定是如何如何了才这样的”。

    我还是希望GRACE 是个普遍中的例外,就算宇文经不住诱惑而“犯错”了,也比宇文傻呼呼地不明事理地就上了当受了骗强——-当然,依宇文的智商情商也不是容易就被骗的,所以,我所希望的应该能成为事实:)

    继续拭目以待!

  14. 发完发现小鱼鱼的帖了,哈哈,看来我也有八卦天分。

  15. 我对Grace越来越好奇了~
    宇文忠参加的迎新会让我想起了安洁,安洁在迎新会上自我介绍时,老康还对她竖大拇指,那情景就在眼前~

  16. 觉得Grace越来越神秘了!

  17. 他已经“被老宇”惯了,也就不去纠正:“叫老宇挺好的。”

    ====是被“老宇”吧

  18. black widow?是不是因为继承亡夫的遗产才变成富婆的?

  19. 希望接下来能看到宇文在美国干出点名堂来~~ 他在国内遭遇了太多不公平。。

  20. 回复“夏花尽美”:

    是“被老宇”:)

  21. 这位“老人”看老杨,还看得挺义气的。不知道老杨真是这么样的人,还是“老人”按照某些中国惯例,在男人面前,抬高同性,贬低异性,尤其是长得漂亮经历传奇的异性。

  22. 猜一下:宇文忠在住房问题上遇到难题:南边不安全、富人区没车住不成、学校附近没空房,被迫在GRACE家长住,被GRACE缠住了。

  23. 拥抱丁香花,第一次有艾园的朋友和我交流,激动ing.

  24. shenmo的推理很有道理,我赞同。

  25. closetoyou2010

    以前听说北美有种剧毒蜘蛛名字就叫 black widow,“老人”这么说Grace 是寓意她可怕又害人吗?

    我也同意前面网友的看法,“老人”应该就是“老任”。作为姓氏“任”读第二声。

  26. 老杨的情况很有代表性,出身农村,家境不好,总想资助一下家里。但娶了个城里媳妇,长得又漂亮,自己就总有点踮起脚做人的感觉,最后不得不在媳妇和爹妈之间二选其一。

    不论怎么选,都是件苦事。

  27. 回复“小鱼鱼”:

    大家在这里发帖,就是和你交流,不是专门回答你才叫和你交流。

  28. “老人”对Grace这么熟悉,且遏制不住要和宇文老弟谈起,说明Grace在当地相当出名。而black widow的诨名,更说明Grace大有故事。

    可能Grace才是真正的女主。

  29. 艾米对宇文两个恶梦的描写,间接地表达了宇文对新环境的感受,由于突然进到一个你连语言都不是特别通的陌生地方,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太多的担心,比较没有安全感。用梦的方式表现要比用直白的方法表达更震撼,更容易让读者有切身的体会。

  30. 我觉得可能这个故事象艾友友说的,应该有不止一颗“珠”,Grace可能也是很重要的一颗,但是女主应该还是云珠吧。

  31. 我也不懂这个black widow是什么意思,去网上查了一下,似乎是一种蜘蛛,雌蜘蛛交配后会把雄蜘蛛吃掉,应该是用来影射Grace的吧。

  32. 我还是认为这个故事是关于不止一颗“珠”的,云珠是比较主要的一颗,因为她已经主宰了差不多前二十集;Grace也是比较主要的一颗,因为已经不止一个人提到了她。这两颗珠在宇文的生活中是个什么关系,各起什么作用,又如何互相影响,就是后半段故事的中心。

  33. 老杨的作用:他是宇文的榜样,宇文就是因为他的成功才想到留学美国的,但他的这个老婆,可能不是那么好对付,如果老杨两夫妻婚姻不成功,可能会给宇文带来负面影响。

  34. 云珠也慢慢显出不好对付了,她不让宇文和赵云来往,她不想宇文和老杨一家合住,后面可能还会和宇文的农村爹妈发生矛盾。如果一方面是这样一个难以对付难以讨好的女朋友,另一方面却是一个宽容迁就的Grace,宇文就可能倒向后者了。

  35. “呵呵,说了你别怕,那个Grace啊,就是人们所说的black widow(黑寡妇)。”
    ——————————————
    看到这句里的“黑寡妇”时候,我第一想到的是车臣恐怖组织,刚看网友跟帖,才知道有这种蜘蛛。

  36. “The term “black widow” is often used to designate female serial killers who murder a succession of husbands or boyfriends.”–from wiki.
    大意:通常指的是杀死自己(一系列)的丈夫或者男友的女性(我猜目的为了获取财产)。看过一些美国电视剧就是演绎这类女子的。

  37. 不知道在美国租房,是不是只有签订了正规租房合同,双方才会受到法律的保护?

    宇文现在住在Grace家,没有付房租,没有签协议,也不知老杨是否已经告知Grace。如果老杨还没通知Grace,以后Grace想要缠住宇文不是没有办法。

  38. 十年忽悠 | 一月 6, 2011于12:18 下午 |
    回复“小鱼鱼”:

    大家在这里发帖,就是和你交流,不是专门回答你才叫和你交流。

    ———————————————————————————
    看来我out了,我是艾园新知傻,见谅。

  39. 我不由得要以故事名推测,对于宇文同学来说,云珠可能会像“云中之珠”一样遥不可及。

  40. 回复“T”:

    Grace把房子的钥匙交给老杨,而老杨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带人到Grace家借住,从这些事可以看出,Grace是个很大方很信任人的人。这样的人,应该不会以宇文不告而入之类的借口缠住宇文老弟。

  41. 我猜 Grace 风韵犹存,外貌性格都不错。很多人好嫉妒,尤其见不得单身女富婆。

  42. “black widow”—-黑人寡妇,哈哈,宇文忠太搞笑了。我以前听人说我朋友跟个黑人好上了,见了面才知道那是个白人,叫xxx Black.

  43. 回复“十年忽悠”:

    有道理。

  44. 新浪艾园的summer

    “呵呵,说了你别怕,那个Grace啊,就是人们所说的black widow(黑寡妇)。”

    ———我觉得,“老人”说的应该是车臣的“黑寡妇”。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