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21)

整个一场迎新会,宇文忠只记住了一个男生两个女生。

男生就是“老人”,听了自我介绍他才明白过来,不是什么“老人”,而是“老任”。老任是国内G大毕业的,是他做梦都想进却没能进去的大学,但现在老任跟他一个学校,让他有种复了仇的快感。

他发现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人家没对老任的G大发出仰慕的声音,同样也没对他的B大发出不仰慕的声音,就那么淡定地接受了,这让他非常惬意。看来美国真是一个自由平等的国度,出身、地位、毕业学校在这里都是浮云。

他记住的两个女生都是华人,一个是赵云,也是自我介绍时发现的,这让他很后悔听信了老杨的话,没把崔阿姨带的那包东西拿来;另一个是个台湾女生,中文名字没听清,但英文名字听清了,叫Pearl(珍珠,珠儿)。

云珠曾经告诉过他,说本来想给自己起个英文名叫Pearl的,但她妈妈不喜欢,说Pearl不好听,硬让她改成了vivien(薇薇安,《魂断蓝桥》女演员费雯丽的英语名)。

迎新会结束后,系里果然有饭吃,还是Chinese food(中餐)呢,让他宾至如归,受宠若惊。

他跟着老任去排队,排到那几个装食物的长方形大盘子跟前,就拿个一次性纸盘子,还有塑料刀叉,自己动手取食物。他见男生一般都夹一大盘,他也不客气地夹了一大盘,因为他没吃早饭,中午又只吃了一个热狗,现在已经很饿了,不多吃点,晚上又得吃方便面。

虽说是Chinese food(中餐),但看上去跟他熟悉的中餐不同,原材料他认识,无非是米饭,鸡翅,肉块,芹菜之类,但做成了成品,就都变了样。

老任介绍说:“美国的中餐就是这样的,都已经mutate(变异)了。”

Mutate(变异)后的中餐不难吃,跟B大食堂的饭菜不相上下,可能还干净点,但考虑到这不是食堂饭菜,而是从餐馆点来的,那就有点不尽人意了。不知道是点餐的人不懂,瞎点,还是本市中餐就这个水平。

正吃着,一个华人女生端着盘子来到他面前,盘子跟他的一样大,但人家盘中只点缀着几点食物,像浩瀚的海面冒出来的几个小小珊瑚礁。

来人是赵云,但却用英语发问:“Are you Wenzhong Yu(你是宇文忠吧)?”

这超出了他的期待值,他一下子答不上来了,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B市话:“你是赵云吧?”

赵云像被他吸进了乡音的黑洞,也说起了B市话:“是啊,我听我妈说她请你带东西给我了?”

“对,带了一大包呢。”

“在哪?”

“呃——我今天没带来。”

“没带来?

“老杨说你可能——不会来开会。”

“哪个老杨?”

老任插嘴说:“就是润发兄。”

“哦,杨润发。我知道他家,我可以跟你去拿。”

“但你的东西不在他家,因为我不住那里——”

老任代替他回答说:“他住Grace家。”

赵云脸上立即现出“如雷贯耳”的表情:“哇,你住她家呀?你是她家亲戚?”

“不是啊。”

“不是怎么住她家?”

“老杨——带去的。”

“怎么样?她家是不是——特金碧辉煌?”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呵呵傻笑。

赵云问:“她在家吗?”

“不在,听说出去旅游了。”

“我待会送你回去,顺便去拿我的东西。”

老任开玩笑说:“老宇,她不请你吃饭,你就不把东西给她。”

赵云说:“请吃饭算什么?只要他吃得下,我现在请他都没问题。”

他慌忙说:“不用了,不用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那我车你去买菜,算是报答吧。”

赵云不食言,真的开车带他去买菜,也是一辆白车,连牌子都跟云珠的一样,丰田花冠的。但赵云的长相跟云珠就大不相同了,虽然不像崔阿姨那么圆那么胖,但浑身上下都看得到崔阿姨的影子,五官尤其像,都是很集中地排列在脸的中央,周围是大片的留白,好像一个大操场中间砌出的一个花坛一样。

从崔阿姨的现状,他可以推断出赵云的发展趋势,只要把脸往外扩大几圈,把身体向四面扩张几圈,赵云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崔阿姨。

从赵云的现状,他也可以推断出崔阿姨年轻时的样貌,虽然不漂亮,但还是看得过去的,比现代版崔阿姨那是强得太多了。

遗传真是一个饼印机,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

赵云开车姿势很特别,座位拉得老前,好像怀抱着方向盘一样。他估计这是因为赵云的腿太短的缘故,不由得想起云珠曾经说过,赵云是上身比下身长,不适合跳芭蕾。跳芭蕾的人要“三长一小”,脖子长,腿长,臂长,但脸要小,而赵云刚好是反的,脖子短,腿短,臂短,而脸却很大。

跑了一趟食品店,他只买了些面包牛奶鸡蛋火腿肠水果之类,全都是微波炉可以搞定的东西,因为他不怎么会做饭,也没带炊具,准备先对付几天,等搬了家再从长计议。

赵云一路有惊无险地把车开到了Grace家门前,停了车,他从后车厢拿出刚买的东西,掏出钥匙开了门,但只把门拉开一道小缝,对赵云说:“快进来!”

赵云很不开心:“你干什么呀,门都不肯打开?”

“怕猫跑掉了。”

“什么猫?”

“Grace养的猫,听老杨说她是当亲儿子看待的,如果弄丢了,那就等于要了她的命了。”

“富婆的怪癖还不少呢。”

两人很小心地进了门,他把刚买的食物往冰箱里放,赵云则到处打量,评价说:“也不觉得——多么豪宅嘛——”

“还不豪宅?”

“这算什么呀?真正的豪宅比这豪多了——”

“你在这坐会,我上楼把你的东西拿下来。”

等他从他住的那间卧室的挂衣间里把崔阿姨带来的东西提到楼下时,却没看见赵云。他到处找了一通,都没找着,只好跑楼上去找,终于发现Grace的卧室门被打开了。

他急忙走过去,站在门口往里一看,发现赵云正在卧室里到处张望。

他不好责备她,只说:“出来吧,老杨叫我别进她卧室的。”

“他是叫你们男生别进吧?我是女生。”

“女生进——也不好吧?”

“我又不动她的东西,就是看看,怕什么?”

“卧室有什么好看的?”

“卧室当然有好看的了。瞧,看我找到什么了,她的照片!”

“谁的照片?”

“Grace啊。”

“你没见过她?”

“见过就知道她长什么样了,还找她照片干嘛?”

“为什么一定要看她长什么样?”

“好奇呗。”赵云指着门后的那面墙说,“其实长得又不漂亮,怎么会把那个有钱的白老头迷住呢?”

他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了,又看到赵云已经进去了,也没遭雷打,便跟进去看了一眼。

那面墙上挂着两个大镜框,一个可能是Grace,四五十岁的样子,皮肤很黑,人很瘦,眼睛挺大,嘴唇略有点突出,不太像中国人,确切地说,是不太像汉族人。的确算不上漂亮,有点土。

但他听云珠说过,美国男人娶的中国女人都是不怎么漂亮的那种,有的甚至奇丑无比,可能他们跟中国人的审美观不一样。

另一个镜框里显然就是Grace那已经作古的丈夫,高鼻子,凹眼睛,标准的外国人,但长相也很一般,怎么看都看不出是富翁。

赵云说:“哈哈,总听人说她是black widow,还以为她天姿国色呢,今天才知道她就长这样。”

“black widow是什么?”

“你连black widow 都不知道?那你还敢住这里?”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敢住这里吧?”

“呵呵,那倒也是。Black widow就是专门谋杀男人的女人。”

“啊?是这个意思?那为什么要叫black widow呢?难道black是‘心肠黑’的意思——”

“哪里呀,black widow本来是一种蜘蛛的名字,传说会在交配之后杀掉交配对象,吸取它的营养,供自己孕育小蜘蛛。有部美国电影就叫Black Widow,里面有个女的,长得很漂亮,她专门迷那些单身富翁,离了婚的,或者死了老婆的,总之就是很孤独的那种。她把别人迷得跟她结婚,然后就迷他们改变遗嘱,等到人家在遗嘱里写明把一切家产都留给她之后,她就下毒把人家毒死,然后继承大笔遗产。”

“哦,是这样。”

“Black widow一般都是serial killer(连环杀人犯),不会干一次就住手,要真的只干一次,说不定就混过去了。但她们都是越干越上瘾,干掉一个丈夫,拿到他的遗产,就离开那个地方,到别处去,改名换姓,再寻找新的对象。反正美国又没户口制度,想到哪里去都可以。”

“Grace是从别的地方搬到这里来的吗?”

“那还用说。”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呢?”

“坛子里听来的。”

“什么——坛子?”

“坛子你不懂?难道你从来不上网?”

“我的意思是——什么坛子会讲这些事?”

“水坛,专门灌水的地方。”

他狐疑地问:“水坛里说的事——能信?那些人又不是警方,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人肉啊!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样的秘密还人肉不出来?”

“是你人肉出来的?”

“我哪有那个本事啊,都是她以前那个城市的人爆的料,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他们说她丈夫到底——是怎么死的?”

“车祸。”

“可是你不是说black widow是投毒的吗?”

“是投毒啊!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出了车祸呢?”

“车祸可不就是突然出的么?”

“哎呀,我说你这个脑子真是秀逗了,她投毒,也不会当你面投啊。也许她投的是某种延缓发作的毒,或者是天长日久逐渐增加分量,等到把你五脏六肺全都毒坏了,你不就出车祸了吗?她以前学化学的,肯定知道哪些毒查得出来,哪些毒查不出来。”

“她以前学化学的?”

“嗯,还有哦,她还是H省那边的人。你知道的,那里的人可是制毒高手啊!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说不定她就是西毒的传人。”赵云说得眉飞色舞,“我以前一直以为她长得像程灵素一样呢,哪知道——完全是程灵素的反义词——。如果我把她的照片发到坛子里去,肯定把坛子里的人下巴惊掉。”

他一听赵云说要把照片发坛子里去,心里就慌了:“你怎么能发到坛子里去呢?要是Grace发现是我让你进来的,肯定跟我没完。”

“难道我们不应该让这种black widow伏法吗?”

61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21)

  1. 沙发?

  2. 沙发

  3. Sha Fa

  4. 先占位,再慢慢看

  5. 板凳

  6. 传说中的沙发?

  7. “发现赵云正在卧室里到处张望”

    这个习惯可不太好。

  8. “遗传真是一个饼印机,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
    “看来美国真是一个自由平等的国度,出身、地位、毕业学校在这里都是浮云。”
    ———————————
    哈哈,看到了“岁月是把杀猪刀”,“神马都是浮云”的影子,艾米紧跟时代的步伐啊(或者是时代跟了艾米的步伐?)~~ :)

  9. 雪浪风涛惊旅梦

    遗传真是一个饼印机,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
    呵呵这句有意思!

    这个赵云,不仅仅形似其母,我感觉也有神似的地方。随便就进别人的卧室。

  10. 台湾女生Pearl-------又来一个“珠”:)
    赵云这集的表现让我反感,不太喜欢她~

  11. 这一集又出来一颗珠——-台湾的Pearl。真是众珠云集。
    我觉得赵云不光和崔阿姨长得像,连性格也很像。

  12. 如果赵云把Grace的照片发到网上去,那是犯法行为吧,看来她是个法盲~

  13. 赵云没有确实的证据就信口开河说Grace投毒,真让人无语~
    Grace貌不惊人又嫁了个大款老公,赵云不会是嫉妒吧:)

  14. 艾米描写赵云外貌的那一段让人捧腹,实在是太有才了:)

  15. 很多人都有八卦本性. 不过能忍得住不去干涉别人,还管住自己的嘴的人也还是很多的. 宇文有好奇心里,不过真的遵守诺言而且还不乱讲, 很可贵的品质.

  16.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有其母就有其女

  17. 这个赵云毛病不少:乱闯人家卧室、打算不经人允许就发人照片去坛子、自以为在主持公义。这样的人要离远点才行。

  18. 这赵云是副什么德性?本以为她受过高等教育能比其母好点,结果是一个巴掌拍出来的……BS……

  19. 赵云真是不怎么可爱

  20. “等到把你五脏六费全都毒坏了”是不是“五脏六腑”?

  21. 不喜欢赵云,对另一颗台湾的“珠”比较好奇,另外,有个感觉,也许卧室里的照片不是GRACE本人?期待下文
    “遗传真是一个饼印机,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
    “看来美国真是一个自由平等的国度,出身、地位、毕业学校在这里都是浮云。”
    这两句话真的很有意思

  22. 我虽来得晚,也要露个脸。

  23. 艾米用了“浮云”,“浮云”确实流行。

  24. 继续期待中!

  25. 赵云想让Grace“伏”八卦呢。从照片来看,Grace是瘦版的杨二车呢。

  26. 清风白云飘

    不喜欢赵云这样的人,建议宇文忠采取能躲就躲远点。

  27. “车祸说可不就是突然出的么?”
    这里是不是多了一个 “说” ?

  28. 最近好忙 哈哈 以后又可以跟读了

  29. “嗯,还有哦,她还是H省那边的人。你知道的,那里的人可是制毒高手啊!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说不定她就是西毒的传人。”赵云说得眉飞色舞,“我以前一直以为她长得像程灵素一样呢,哪知道——完全是程灵素的反义词——。如果我把她的照片发到坛子里去,肯定把坛子里的人下巴惊掉。”
    ================================================
    哈哈,今天断了网,才缴费爬上来,看到这一段,真是。。。感慨万千,像碰到了熟人。熟人不是赵云,而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和程灵素。

    我怀疑赵云是不是把西毒搞成和蓝凤凰一个省的了。程灵素的七心海棠,可是《飞狐外传》里闻风丧胆的毒药。

    难道这位富婆GRACE,还真对丈夫们做下了什么手脚?真是悬疑啊,精彩!

  30. “遗传真是一个饼印机,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
    ===================================
    这句我作为签名档了,精辟!

  31. 四五十岁的样子,皮肤很黑,人很瘦,眼睛挺大,嘴唇略有点突出,不太像中国人,确切地说,是不太像汉族人。
    ==========================================
    这段描写,还真有点杨二车的范儿。

  32. 同意shenmo的看法。而且很不欣赏赵云这种瞎猜测,乱八卦的行为。要是住西边,学化学就可能是“西毒”的传人。那她不就有可能是“东邪,南帝,北丐,中神通”其中之一的传人?太搞笑了吧。

  33.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又一个八卦、没礼貌、没教养的女人!
    很烦这种女人!

  34. 赵云的这种瞎猜乱八卦,和她妈简直是一模一样的。遗传在他们母女身上,不仅是外貌,还有秉性。

    搞不好,赵云会因为好奇,而犯罪?也算是给她们母女点教训!

  35. “珠”又多了一颗。估计这位还未出场的Pearl戏份也不轻呀~~

  36. 我觉得这很有可能是注了水的人肉。注水的有可能是H省那边的人,也有可能是C城这些八卦的人,更可能两者都有。

    按照赵云给出的“黑寡妇”的说法,Grace要么至少有两任丈夫,而且应该都已经“意外”去世。要么她只有一任丈夫,但有人认为是她杀害了她的丈夫,现在她搬到另一个城市寻觅着向下一任丈夫“下手”。

    “Grace有两任丈夫”的可能性较低。因为宇文问赵云,Grace丈夫(单数)去世原因时,赵云说是车祸。如果Grace有两任丈夫且都去世,以赵云“八卦至死”的精神,肯定会一一道来,如果两者死法相同,也会强调“都是车祸”。不然,“黑寡妇”之名也难以成立。

  37. “我哪有那个本事啊,都是她以前那个城市的人爆的料,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他们说她丈夫到底——是怎么死的?”
    “车祸。”
    ——————

    Grace应该只有一任丈夫,而她的丈夫是在H省去世,不然赵云也不用说是从H省人那里知道的。按照“黑寡妇”说法推测。Grace的丈夫在H省因车祸去世后,Grace搬到C城来住。而她的富有遭到C城人的猜测, 并“被人肉”,很多人认为是Grace害死了他的丈夫,并且搬来C市寻找下一个目标。

    但是,如果Grace真如他们所说,来C城是为了再次“行凶”,为什么她要把自己和去世丈夫的合照放在卧室里?警示别人她是“黑寡妇”?

  38. 如果Grace真是“黑寡妇”,她不需要从H省带着她和丈夫的照片来到C城。就算要假意秀恩爱,当个烟雾弹,放在客厅岂不是比放在卧室效果更好?

  39. 如果是一个不这么富有的人车祸去世了,或许就没这多人感兴趣了吧。

    以故事里对GRACE照片(我觉得应该是GRACE本人的照片)的描写,相貌普普通通却赢得了一个有钱人的喜欢,想必此女人应该是很有人品和性格等其它方面魅力的一个女性。也是对宇文形成致命诱惑的一个原因吧?

    从这一集看,我觉得赵云倒不会对宇文有什么诱惑—–即使云珠很严肃地提醒过宇文。

    期待GRACE的出场。

  40. “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感觉很有道理,但又不是特别理解这句话,请教各位

  41. 回复“鲜花”:

    探讨一下哈:如果照片中那位女子就是Grace,那差不多也是60后的,而宇文老弟应该是80后的吧,隔了两代人了都。

    一般男的和女的隔这么大岁数走在一起,从古到今好像大家都能接受,但是女的大男的这么多,能接受的还是少数。

    虽然现在“大小恋”不少了,但大个三五岁是可以接受了,大了两代人,真还是挺有压力的呢,心理生理都有压力。

  42. 回“小新”:

    一,虽然文中说了宇文对照片上GRACE的感觉是“四五十岁的样子”,但未必真的就有四五十岁了啊。

    二,就算GRACE真有那老了,有时候,或者说有那么一个时刻,人(不管男女)在金钱面前,尤其在多多的钱面前,尤其是没见过那多钱,又比较需要钱,又远离女(男)友的时候,哪怕这个男生再聪明智慧,年龄差异会是发生什么什么的最主要的问题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靠直觉瞎猜,我到目前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呢:)

    就算我是个男生,且遇到过这种情况了,就算我意志力强过金钱诱惑,但也不知宇文同学能否经得住诱惑:)

  43. 还有,说不定宇文小时候缺乏母爱呢(我自己都被这个突然的想法吓一跳),跟GRACE一起住的时间长了,真会日久生情了呢,艾米上面不是说了吗“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但也有例外,比如艾黄十年忽悠都未变,但世上有几个艾黄啊!

  44. 到处都是枫叶

    赵云在这集里面的表现,加上崔阿姨留给宇文的印象,已经足以把她排除到出云珠的潜在情敌队列了;pearl在故事里面的作用也许只是帮助宇文了解Grace的庐山真面目(或许从她口里说出来的Grace故事是另外一个不同的版本),我觉得这个珠应该也不会威胁到云珠和宇文的爱情。
    接下来是Grace.
    如果照片上那个人确实是Grace, 宇文和她擦出爱情火花的可能性极小,原因如下:首先,像小新说的,他和Grace之间是两代人的差距呢;而且,宇文也不是很容易受金钱诱惑的人,由之前不告发慧敏老公就可见一斑。如果Grace人品确实极好,也许Grace会成为宇文的好朋友,就像老杨和Grace那样。

    我个人还是觉得:即使Grace很年轻,宇文爱上她的可能性也还是很小;即使云珠和宇文最后不在一起,也不会是宇文“出轨”(没结婚不叫出轨吧),而可能是云珠找到了更好的选择。

  45. 再猜一下后面的故事发展(鲜花版):

    后来,爱旅游的晒得“象有四五十岁”的黑黑的GRACE回来了,宇文仔细一看GRACE本人,心里咯登一下子,想:黑倒是黑了一些,但哪里有四五十岁嘛,顶多也就三十七八岁嘛,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她怎么会把一张那么显老的照片挂了上去呢,难道有什么纪念意义?再看她的身材,一看就是常运动的,健康又活力四射。。。。。

    宇文因为种种情况不得不继续在这里住着,但发现,女主人并不象人们传言的那样,反而很亲和很随意很大气,对宇文象个亲弟弟一样的很照顾,当然,也很大方,一到周末,就带了宇文出去郊游。

    起初宇文不去,但后来发现,人家也没什么别的意思,而且,时间一长,两人相处得越来越融洽了,经常聊得很开心,所以,去玩玩就去玩玩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也没什么地方去,尤其老杨的老婆也不欢迎我常去。

    而且,云珠当时只说不要我与赵云多来往,又没说别人嘛,更何况GRACE一个大姐呢!怕什么!

    渐渐的,GRACE在郊游的时候,就会给宇文讲一些她的故事,尤其与已故的他的故事,宇文慢慢地发现,GRACE不但性格好,还很有内涵,有思想,不容易被别人干扰,尤其是那些异样的眼光与传言,她熟视无睹充耳不闻,她是那么淡定的,内心强大的,有见识有主意的一个女人,难能可贵的是,她一直还深深怀念着过世好几年了的先生。

    宇文由开始的同情,慢慢地变成了一种不由自主的牵挂与关心,他成了她最好的倾听者,她也觉得这么多年来,只有他愿意听她,听得懂她,相信她,理解她。她什么都愿意告诉他。

    但他们两个,谁都没有觉得这是爱情,从来没有往这方面上想过,只是两个独在异国他乡的人,一种相互的温暖与关心,一个姐姐与弟弟之间的亲情似的情感。

    宇文还爱着云珠,两人经常打电话互诉相思之情。

    有一次,宇文与GRACE又去郊游了,车至半路,下着雨,突然有一辆什么什么车迎面而来,与他俩的车擦肩而过,差一点点就撞在一起,而旁边,就是万丈深渊,GRACE突然惊叫起来,象受了什么刺激一样。。。。。

    晚上,GRACE敲了宇文的房间,白天的惊吓还未过去,她有些反常于平日里的镇静与勇敢,因为,她想起了那年车祸时的种种,还有去了的丈夫。。。。她一直瑟瑟发抖着。。。

    宇文突然觉得GRACE此时象一个受了伤害的柔弱的小女子,不再是往日那个大姐姐,而突然成了一个小妹妹,需要他保护和安慰。

    他上前紧紧地抱着她,给她安慰,给她温暖,给她力量。

    后来,他决定叫她睡在他房间的床上吧,他也躺在旁边,陪着她。

    他一直在浅睡状态中,她有一丝一毫的动静,他都迅速惊醒,夜半,他迷糊中听到好象有轻微的抽泣声,他一激灵就清醒了。

    是的,她在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他把她拉过来,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两个都正当年的男女,都有好长一段时间未那个了的男女,彼此之间已经有深厚感情了的男女,此时此刻,身体本能地复苏了,并开始燃烧了起来。

    。。。。。。

    好长时间,宇文才觉得从梦中醒来似的,他想到了云珠,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稀里糊涂地就做出这样的事来呢?

    但他一看到旁边的GRACE,又觉得很喜欢和贪恋她。。。。。

    他决定还是开诚布公地告诉云珠此事,但等打电话时,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聪明敏感的云珠感觉到了他有什么心事,追问他。

    于是,他只好全盘托出。是福是祸,听天由命吧。

  46. “那面墙上挂着两个大镜框,一个可能是Grace…”
    ————————————————————
    Grace’s parents??

  47. “五官尤其像,都是很集中地排列在脸的中央,周围是大片的留白,好像一个大操场中间砌出的一个花坛一样”, 妙!

  48. 回复“T”:

    黑寡妇也不一定非得杀几个丈夫不可,为钱结婚然后杀死丈夫的就可以叫“黑寡妇”,这是从black widow这种蜘蛛来的比喻义。你说的那种连续杀人的黑寡妇,是从电影black widow来的比喻义,都通行。

  49. 中国有个说法叫“人言可畏”,据说影星阮玲玉就是死于人言。但到了现在这种年代,如果仅仅因为人言就去自杀,那自杀的机会就太多了,总有那么些无聊的人爱制造八卦传播八卦,对这样的人,只能拿起法律的武器,狠狠惩罚他们。

  50. 海外有些华人猥琐男女,最恨那些嫁给了老外的华人女生,把她们称为“外F”,说起她们来,那就像说汉奸一样,恨之入骨。

  51. closetoyou2010

    又来一颗珠,会不会搅进忠珠之间呢?
    最讨厌赵云这样随意偷窥别人隐私的行为了。

  52. 鲜花版的故事发展严重剧透嘛:)
    俺也凑热闹八一八对几个人名的意象
    宇文忠——语文中心思想(必须的)
    云珠——源于“上官云珠”似的美人(悲剧人物)?
    赵云——古有猛将赵子龙大战长坂坡,今有法盲莽女赵云网上搞“检举”
    杨润发——洋+润发,出国后滋润多了
    黑寡妇——没准是黑珍珠?
    GRACE——洋名不解:(

  53. 从前文看,宇文同学是很有勇有谋的,猜宇文同学能够及时阻止赵云的行为。

  54. 好想好想看到黄颜继写小系列,已经好久不见出新的小系列了。

  55. 回复“十年忽悠”:
    谢提点,补充说明!

    把我之前对第二种可能的猜测,去掉“并且搬来C市寻找下一个目标。”,或者换成“开始新生活”之类的,应该就符合“由BW蜘蛛来的比喻义”。如果是这种情况,“为何要放照片”这个疑问,也许同样适用在此。

    但是,照片里的真是“Grace”和她丈夫吗?

  56. 我之前说的“合照”,其实是两张大的单人照共享同一个墙面。

    如果照片里的人不是Grace,或者不是她丈夫,又或者照片里的人都不是他俩,又会是谁(们)?为什么Grace要将它们挂在卧室同一面墙上?

    不管是谁,对Grace来说应该是有不一般意义的。而关于“白人”那张,我也猜测是她丈夫。因为到目前为止,我只知他两人关系最为“紧密”。

    如果“黑瘦女人”是Grace,她将自己的单人照和丈夫的单人照放在同一面墙上,是因为她爱他吗?

  57. 赵云很经典啊,现在很多女生就是这副德性,以网为家,以灌水为事业,干什么都在想着这能不能放到网上去,这能不能发到坛子里去,只要能吸引眼球,能拿到网币,能增添人气,她们什么都敢干。

    经常看到有人在一些坛子里8亲戚朋友的私事,8同事熟人的私事,甚至把人家的照片挖出来发到网上。对这种人,真得给她们点颜色瞧瞧。

  58. 有些人出了国,呆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或者没交到什么美国朋友,只能跟几个中国人交往,于是屁大点事都当成新闻,热衷于人肉和传播。

    只能说这种人生活太没趣味了。

  59. 文学城就有这么几个八卦精,成天想着人肉艾黄和静秋,不惜张冠李戴,胡乱栽赃,神编乱造,彻底暴露出这帮人的八卦天性。

    那个“汉代蜜瓜”,就曾写了七八集的八卦文,“揭露”艾米是会计专业,而不是统计专业,理由是艾米还曾想过请人报税,她认为统计就是干报税这行的,如果艾米还要请人报税,那她就是会计而不是统计。

    你说这8得多没水平!

    现在她又8静秋就是艾米,说静秋在实验室打工,穷得很。

    呵呵,八卦都八不出个像模像样的来。

  60. 新浪艾园的summer

    老任说的“黑寡妇”原来是这个意思,上集猜错了。
    看了鲜花的猜测好想笑啊,连细节都想好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