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24)

那天中午,宇文忠还没从“前途莫测,命运多舛”的悲愤中解脱出来,就被老杨拉着去买床,因为老杨的岳父岳母要来了,得做点准备。

老杨请他去“麦当劳”吃了个丈把高的big mac(巨无霸),两层肉饼,三层面包,还有些夹七夹八的生菜西红柿之类,又喝了一大杯可乐,再加一袋薯条,吃得很饱,待会抬个双人床不成问题了。

然后老杨就开着车沿着一条叫“华盛顿”的小街慢慢寻找,路两边全都是卖床的小店子,很多都堆在外面露天地里,坐在车里就能看到。

老杨介绍说:“这里卖的都是以旧翻新的席梦思床,式样跟大商场的一样,甚至连商标都一样,你要不说是在这里买的,保证没人能看出来。但这里价钱便宜多了,商场里卖几千的,这里几百就可以买到。”

“那挺合算的呀,到时候我也到这里来买床。”

“你还用搞这么豪华?就到外面捡个床垫就行了。”

“外面能捡到床垫?”

“多的是。你来之前,我给你捡了好几个,都堆在我屋里,等你找到住处了,就给你送过去。”

他感激不尽,心情又靓了许多,美国连床都可以捡,这也太有“遍地是黄金”的感觉了。他好奇地问:“还有什么可以捡到?”

“什么都可以捡到。床啊,沙发啊,桌子椅子啊,都有。我刚来的时候,家具全都是捡的。后来娶了老婆,不好意思用捡的家具了,就到这种二手店去买。其实捡的家具不比买的差,但女人哪,就是爱面子爱牌子——”

老杨开一会,就找个地方停了,拉着他到店子里去看床。他听到老杨能用英语跟人讨价还价,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瞧,这才叫英语学得好!

不过老杨砍价砍得太凶,没几个商家能接受的,最后总是两手空空地出来,到下一个店子里去讨价还价,连着看个十家八家了,再折回停车的地方,坐进去,接着往前开。

看了个把钟头,还没看到合意的床。质量和样式看得上的,价钱就超出老杨的预算;而价钱合适的,质量和样式又低于老杨的期待。老杨抱怨说:“如果是我爹妈来,我把那几个捡的床垫子往地上一放就得了,怎么都比他们家里的床要强。但来的是我岳父岳母,那就不同了,人家都是当官的,睡惯了好床,可不能在咱这里受了委屈。”

“那就买个好点的,让嫂子高兴。”

“我也想买个好点的呀,谁不愿意睡好床呢?像Grace家那种床,最新的科技产品,NASA(美国航天航空局)研制的,技术保密,没谁能仿制。那床可是一根弹簧都没有,全都是特殊材料制成,能随着你的体型改变形状,睡过的人都说好。但一个床就要几千上万,我哪来那么多钱呢?”老杨推心置腹地说,“我算是悟出来了,这娶老婆呀,就不能娶太漂亮的。”

“为什么?”

“漂亮了你养不起啊!你看我们楼上老陆,也是搬运,搬来的老婆长的是有点歪瓜裂枣,但人家那小日子过得多顺趟!床啊家具啊都是捡的我不要了的,一分钱没花。人家老陆在家从来不干活,老婆把什么都包了,做饭洗衣带孩子,周末还到餐馆打工。就这样,人家老陆还见天发脾气,说周末看孩子耽误了他的学业,恨不得老婆背着孩子打工。”

他觉得这种夫妻关系也不令人向往:“歪瓜裂枣的,晚上看着——多寒心啊。”

“也是哈。我老婆吧,就是脾气娇了点,生活方面要求高了点,但人长得好啊,要盘子有盘子,要条子有条子,晚上搂着,睡着了都笑醒。”

他附和说:“嫂子是当地一枝花吧?”

“那还用说!就是到了美国,也是我们C市华人里的第一枝花。”

他心说,等我的云珠来了,你老婆就要降为第二枝花了。当然他不会说出来,但仅仅是在心里幻画一下被C市华人艳羡的场景,也很滋润啊。

老杨问:“你房子找下没有?”

“还没有。”

“不怕,一时找不到,就先在Grace那儿住着,她人挺好的,不会赶你走。”

“我听好几个人都说她是——那什么——black widow(黑寡妇)——”

老杨貌似对这些说法并不陌生:“你别听那些人瞎说,那都是因为嫉妒呢,人家嫁了个有钱人,得到一笔遗产,就有些人眼红,瞎编乱造,说人家是为钱结婚的。为钱结婚怎么了?有本事你也为钱结婚啊,又没谁拦着。”

“他们主要是说她丈夫是她——害死的。”

“瞎说!如果真是那样,她能安安稳稳在这里上班?还不抓牢里关起来了?”

“他们说警方还没拿到证据。”

“切,没证据怎么能说人家害死了丈夫呢?美国是法制国家,在没有证实人家有罪之前,就要假设人家没罪。有些人啊,就是法盲,来美国多少年了,都改不过来——”

正说着,老杨看中了一张床,急忙找地方把车停了,上前去讲价。这回总算成交了,当即付款,然后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床绑在老杨的汽车顶上,像个大蘑菇,摇摇欲坠。

一路胆战心惊地开了回来,还好,没被警察抓住。

老杨庆幸地说:“省了四十块钱运费。”

他帮着老杨把床抬进屋去,支好了,看上去还挺不错的,至少他从来没睡过这么好的床。

但老杨的老婆不太满意:“叫你买床,你怎么就买了一个垫子?”

老杨解释说:“不光是垫子,下面还有box(床框),不然没这么高。”

“我知道,我是问怎么没——床架?”

“哦,那个——”

“没床架像个什么呀?我爸妈的头不是直接擦墙上去了?”

“呃——我们那个床——不也没床架吗?”

“你还好意思提我们那个床。我跟着你漂洋过海到这破地方来,连个像样的床都没有睡过,都是在这个猪圈里打滚——”

他见老杨对老婆使眼色,眼珠子都快使掉出来了,赶快告辞:“我得走了——”

老杨挽留说:“吃了饭再走——”

“不了,我——去坐车,晚了没车了。”

“那我不送了,以后得空来玩。”

一路上,他心情很压抑,为老杨,为老杨的老婆,也为他自己。

其实老杨的老婆要求也不高,就是一个床架子,自己的床没有就算了,但爹妈的床,总不能太寒酸。

老杨也有苦衷,一个穷学生,租房子,养老婆,马上就要养孩子,还要在岳父岳母面前充能人,那能不苦吗?

他自己跟老杨的情况一样,不知道云珠会不会计较。从目前情况来看,云珠是不计较的,因为他寝室的床比老杨家的床糟糕多了,又是单人床,云珠从来没抱怨过。但如果云珠的父母要来探亲,他就不敢担保云珠不会像老杨的老婆那样要强了。女孩子嘛,自己跟丈夫住猪圈没什么,只要两人感情好就行,但在父母面前,怎么也得要点面子吧?

他回想以前在网上看老杨写的搬运文章,那时感觉老杨的生活真是一步登天啊,到了美国,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现在近距离一看,才知道老杨并没登天,还在人间,还有人间的各种烦恼。

那天晚上,他脑子里一团焦虑,马上要和“反共专家”共事,搞不好会丢掉助研位置;眼看着Grace就要回来了,但他发的几个找房的信都没回音;给云珠写了几个email(电邮),云珠也没回。

而这些事,他好像都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那感觉尤其不好。

正烦躁呢,“猫儿子”也来凑热闹,在他脚边拱来拱去,还刨他的脚背。他不解,大声问:“什么事呀?没吃的了?”

“猫儿子”往自己房间跑,他也跟过去,发现“猫儿子”的饭碗水碗都还有货,但猫厕里多了几个小丘,有的还能看出条形状,看来该换猫砂了。

他急忙找个塑料袋,把猫厕里的猫砂倒出来。但当他拎起猫砂袋往猫厕里倒新砂的时候,才发现剩下的猫砂不多了,他全倒出来了,还只把猫厕铺了薄薄的一层,不够“猫儿子”堆小丘。

他到处找了一阵,没找到新的猫砂袋,心里有点慌。

他给老杨打电话,是老杨的夫人接的,他生怕老杨的夫人挂他的电话,赶紧声明:“是很重要的事,猫砂没了,你给老杨一说,他会明白的。”

老杨一听,也很着急的样子:“那糟糕了。猫是很爱清洁的,猫砂放少了,盖不住它拉的屎,它就不在猫砂里拉。”

“那怎么办?”

“如果是别的猫,那还好说点,也就是到处拉屎而已,打扫一下就行了。但Grace的这个‘猫儿子’啊,特别有洁癖,它不会到处拉,它会憋着。”

他松了口气:“那就好,先让它憋着,我明天就去买猫砂。”

“就怕它憋久了会憋出问题来。”

“憋一夜久不久?”

“谁知道呢?我从来没让它憋过。”

“那我现在就去买吧,哪里有卖呀?”

“宠物商店有卖,综合商店也有卖。但你又没车,怎么去买?”

“我坐公车去买。”

“你那里的公车早就停开了,七点是最后一趟,现在都快十点了。”

“那怎么办?”

他听见老杨在向老婆请示,过了一会,老杨回复说:“我现在也走不开。这样吧,我打个电话给老任,看他能不能载你去一趟。”

过了一会,老任的电话来了:“老宇啊?要出车啊?我这就过来。”

他还没来得及告诉老任地址,老任就挂了电话。他正着急老任找不到地方呢,老任已经到了,在按门铃。他赶快去应门,老任连门都没进,直接带他去了一家通宵营业的Wal-mart(沃尔玛),那里有好多种猫砂,但他想不起Grace用的是哪个牌子的了。

老任说:“选个最便宜的吧,如果到时候Grace不提钱的事,你也不好问她要。买个便宜点的,还可以少赔几个钱。”

但他的考虑不同:“人家Grace的猫是当儿子一样看待的,怎么能用便宜猫砂糊弄人家呢?我还是买最贵的吧,人不识货钱识货。”

买了猫砂,老任提议说:“你不买别的了?你没车,来一趟不容易,把该买的都买了吧。”

他急着回去:“今天就算了吧,我得赶快回去把猫砂换上,免得‘猫儿子’憋出问题来。”

“呵呵,这搞得像你的儿子一样了。”

两人回到Grace家,他第一件事就是给“猫儿子”换好猫砂。

那猫也真神了,好像一直在那憋着似的,猫砂一换好,就跳进猫厕里,睁大眼睛看着他,大概是在等他自觉回避。

他笑着摇摇头,走出房间,关上门。

路过Grace卧室时,他发现里面有灯光,不由得咕噜说:“真是出鬼了!怎么灯会亮着?”

他推开门,伸手去按门边的灯开关,却发现老任在里面,不由得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老任招呼他:“进来,进来!”

他不肯进去:“老杨交待过,要我不进她卧室的,人家女生——”

“什么女生啊,老太婆了。

“老太婆也是——女的呀。”

“怕什么?”

“你也——出来吧。”

“没事。”

“快出来吧,如果她回来发现屋里有什么异样,叫我怎么交代?”

“我又不动她的东西,怎么会有异样?”

他诱惑说:“我们下楼去搞点东西吃吧。”

“你先下去搞,搞好了叫我。”

他见老任不肯出来,也无可奈何,只好把心一横,自己下楼去了。

52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24)

  1. 沙发

  2. 沙发?被我逮到了~

  3. 老任也兴趣浓厚,对方太神秘了。

  4. 前排。
    谢谢艾米!

  5. 我的天呀,这个老任怎么也和赵云一样,也往Grace房间里跑?
    而且他还是一个男的,真缺乏教养。

  6. 之前一个八卦婆,现在来了个八卦公,真是。。。

  7. 好久没来,今天貌似还比较靠前,谢谢艾米不辞辛劳。

  8. 好看。跟读中。

  9. 占个座先

  10. 雪浪风涛惊旅梦

    他心说,等我的云珠来了,你老婆就要降为第二枝花了。当然他不会说出来,但仅仅是在心里幻画一下被C市华人艳羡的场景,也很滋润啊。

    呵呵,看到阿忠这样想真可爱!

    再看到他买猫砂时没有听老任的建议,还是本着厚道待人的原则,我真喜欢这样的人。

  11. 我建议那些好久没来的人就不用在这里说“好久没来”了,说了起什么作用呢?如果我们已经观察到了,那么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你好久没来。如果我们根本就没觉察,你又何必说这么一句呢?难道是要我们表示一下对你的惦记?

    说这话的人,特别是又不讲一声为什么好久没来的人,似乎有点找抽的意思,或者叫吃饱了撑的。

  12. 这老任怎么也乱闯人家卧室啊?!
    赵云这样,老任也这样,真让人无语~

  13. 说不定Grace知道宇文同学对她的猫儿子如此好之后,会留他住在她家。

  14. 像老任这样好奇的男人,我第一次见,或许“好奇害死猫”。

  15. 老杨的看法我赞成,宇文是个有主见的好小伙,他无原则地把老杨留在卧室,自己去忙,会有后患吧?

  16. 困惑:老杨媳妇与老陆媳妇在家里地位的巨大差距,不只是容貌的原因,还有别的原因吧?身边也有许多类似的情况,请教一下。

  17. 艾米姐的小说特有画面感。

  18. 占个地儿哈~
    最近来的总是很晚,公司加强管理,就中午还方便些!

  19. 当时老任告诉宇文“black widow”时,就感觉这个老任有些八卦的样子,现在,看来这种爱“八”人家闲事的男人,也的确是须眉不让巾帼了!

    我觉得,宇文有时有些“没原则的好”,象人家都交待给你某些注意事项了,你怎么能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呢,哪怕自己没去做,别人做,而且在你眼睁睁地看着他(她)去做,我觉得也不行!

    就算面子上觉得过意不去,如果换做我,我觉得也不行!到时会后悔晚矣的,还是“先小人后君子”吧。

  20. 我觉得老杨这方面做得还不错,对于说到GRACE那一段话,比较客观。虽然他怕老婆怕得连两边父母都不一样对待了:)

  21. 他好奇地问:“还有什么可以捡到?”

    ———哈哈,看到这句话时,不免想到一事:

    上高一时(88年一个小县城),除了吃学校的饭钱外,就没多余的钱去外面街上买个烧饼啊之类的吃,但每每路过看着那烧饼啊,的确是太诱人了!

    一天,和一个我极喜欢的同学一块上街,路过那烧饼摊前,我俩闻了一会味,恋恋不舍的就走了。

    我说,唉,要是咱们现在能捡到五毛钱,多好!咱就买俩烧饼,一人一个!

    她兴奋又好奇地说:是啊!你说能捡到吗?

    我说:当然能了!咱好好看着点!

    然后,然后,她就低下头,一边走,一边认真地看着地上。。。。。哈哈哈!

    现在,只要一见面,我就拿此事取笑她,她就嘿嘿嘿,依旧可爱如故!

  22. “麦当劳”的那个“巨无霸”,我只买过一次,看着图片挺诱人,拿到手后却发现无从下口,太“高大”了!倒是一起去的同事,吃得那个热乎,看我在那儿一层一层地“剥”,说:“没见过你这样吃汉堡的,你要是不吃,给我吧!”一会儿的功夫,两只“巨无霸”就下了肚。

  23. 我觉得,宇文有时有些“没原则的好”,象人家都交待给你某些注意事项了,你怎么能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呢,哪怕自己没去做,别人做,而且在你眼睁睁地看着他(她)去做,我觉得也不行!

    就算面子上觉得过意不去,如果换做我,我觉得也不行!到时会后悔晚矣的,还是“先小人后君子”吧。

    ———————-
    我也同意鲜花儿的看法。

  24. 同意鲜花的看法.

  25. 这三集看完的感觉就是,宇文那时的内心还不够强大,可惜那时没有艾园让他有地儿提高:)。猜现在的宇文应该不一样了!

  26. closetoyou2010

    哈哈哈,喜欢这句:“……现在近距离一看,才知道老杨并没登天,还在人间,还有人间的各种烦恼。”形容得真妙!

    男人好奇如老任也太没档次了,鄙视他。

  27. 越看越觉得老杨的老婆就是《同林鸟》里的谢怡红呢,谢怡红也是到了美国,嫁给了一个叫老杨的,也要生小孩了。只是老杨的老婆不如谢怡红大气哈。

  28. 占个位,再慢慢看。

  29. 回楼上的匿名:这里老杨的老婆是“搬运”过来的,而《同林鸟》的谢怡红里的老杨是老板。
    跟本对不上号。

  30. 宇文快别带陌生人来家里了,这来一个进一个,grace 回来了可怎么好交代?

  31. 清风白云飘

    天哪又一个“事妈”

  32. 回复“三歆二懿”:

    并不是宇文要带陌生人到Grace家里来。赵云是来拿东西的,老任是载宇文买猫砂的。那么你认为宇文应该如何对待这两人呢?把赵云拦在屋外,自己上去拿东西?还是把猫砂一买回来,就叫老任滚蛋?

    你为宇文担心是好的,但也不能因为担心就不顾客观实际乱说一气。

  33. 回复“鲜花”“枚灵”:

    你们两个也一样,貌似很正直,很为宇文着急,但出的主意都很馊。你们说你们会“先小人后君子”,那么到底是如何“先小人”?难道冲进去把赵云或老任拖出来?

  34. 回复“33气温”:

    如果你身边有老杨和老陆式的家庭,那就要靠你具体分析这两家的情况,才能对你的问题得出结论。如果发生在你身边的事,你都没办法解释,那么这里的人连你身边的人都不认识,就更没办法解释了。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模式,而这个模式的形成都有自己的原因,不能一概而论。

  35. Why it can not be send?

  36. 我的天,怎么又来一个八卦公?宇文同学还是别离开房间,看着老任一点,谁知道他会干点什么呢。

  37. 老任那么快就赶到了,可能是老杨在电话里交待过了,也可能他曾来过,或是垂涎了很久。很好奇一个大老爷们呆在一个女人房间里会干嘛:四处打量,像赵云一样东拍西照,他果真什么也不会动吗?

  38. 老杨在法律方面有了美国观点,知道没定罪“就要假设人家没罪”。有些华人就不一样,警察都没下结论的东西,他们可以凭感觉乱给人定罪。而且还特喜欢指责受害人。以前有一户人家,女儿半夜被人从房间偷走,后来惨遭杀害。网友们就此案件胡言乱语,判断这个是罪犯,那个是罪犯。还有不少人指责女孩的母亲为人太坏,得罪了租客,所以女儿被人杀,好像人家是罪有应得似的。其实他们根本不认识那家人,全凭臆想乱说。

  39. 看买床这段让我想起自己刚到美国的时候:先睡了一段地铺,后来买了新床垫。刚有床垫的时候兴高采烈的,一点没觉得缺床架子什么的。看了老杨的经历发现原来一个穷学生打光棍是轻松自在,要肩负家庭责任的话,压力真是蛮大的呢。。。

  40. 之前赵云老任可能只在坛子里八卦八卦Grace,现在进了Grace房间,赵云还拍了照,多了八卦的谈资,不知会给Grace带来怎样的困扰,引起怎样的矛盾冲突,期待一下集。

  41. 回“十年忽悠”:

    嗯,你说得不错,冲过去拉人家出来,的确是比较野蛮的做法,“小人”的做法(鲜花自己给“小人”下的定义),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对于我目前这种脾气和性格,还有不多的智慧,一急一冲动的时候,还真保不齐就会这样做了。

    比如,今年跟原来的两个朋友,当场饭桌上就翻脸了,就是因为我觉得他(她)们的做法,我极度不认可,当然不是一般的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是关系到大是大非的问题(这里不太方便讲,或许这个与宇文当时面对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可比性,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所以,我还觉得这交朋友,也象大浪淘沙。

    对于自己的性格,还在继续修练中。

  42. 回“十年忽悠”:

    刚才又想一下,嗯,的确,我们现在是站在故事外看故事,而且知道故事肯定有一定的曲折性了,预想到了这俩人的做法可能会给宇文带来麻烦,才会这样担心宇文的,但做为当时的宇文而言,他虽然也对这两个人的做法心急火燎的,也心里不踏实怕惹出麻烦,但麻烦没来之前,谁会料事如神地会知道以后怎么样呢?

    所以,他这样的做法也没什么可指责的。怪只怪那两个人做法有些太过份。
    看一集,老任还有什么更雷人的行为出来没?宇文会如何处理?但愿他只是好奇地看看而已,不会象赵云那样还拍了照片,还嚷嚷着要放网上去。

    我那个“貌似正直”的贴子,虽然本意为担心着急,实质上却是在指责。白痴贴一个。

  43. 上来为寻艾友友老师 问个好!

  44. 回复“鲜花”:

    你冲过去把老任拉出来可以,但宇文不能冲过去把赵云拉出来,不然她告他非礼。

  45. 我曾经扔过一套沙发,扔出去的时候很不好意思,怕邻居笑话沙发太破旧了。但是过了几天,发现竟然有人不嫌弃,将沙发垫子捡走了。估计是拿回家剥了皮换新套子。

  46. 老杨娶了个城里当官的人的女儿,真是“痛并快乐着”啊,老婆给他带来荣耀,也给他带来烦恼。而楼上的老陆,也是“痛并快乐着”,老婆长得差了点,但不娇气,吃苦耐劳。

    要想找个完美的老婆,男人自己首先得完美起来才行,不然就接着“痛并快乐着”吧。

  47. 老杨的今天,可能就是宇文的明天。老杨的老婆好像没在美国读书,那还可以省点学费。但云珠是要来美国读书的,宇文比老杨负担更重。

    会不会在这样的经济窘境中,宇文中了Grace的圈套?

  48. 从别的方面看,老任不是个坏人,比如第一天热情接待宇文,这次又在晚上出车载宇文去买猫砂,而且建议宇文把要买的东西都买了,因为宇文没车,都说明他还是能为他人着想的。

    但他擅自跑进Grace卧室里去,又显得很没教养。也许生活中的人就是这样,有值得夸奖的地方,也有令人反感的地方。

    虽然我们很多人都表示讨厌赵云和老任擅入他人卧室的做法,但我们自己在生活中未必就没做过这种令人讨厌的事,在中国那种大环境下,也许我们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49. 从赵云和老任的做法当中,我们可以吸取一个教训:别指望人家自觉尊重我们的隐私,我们自己要设法保护好自己的隐私。如果Grace在卧室门上加把锁,赵云和老任就进不去了。

  50. “虽然我们很多人都表示讨厌赵云和老任擅入他人卧室的做法,但我们自己在生活中未必就没做过这种令人讨厌的事,在中国那种大环境下,也许我们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说的真好!

  51. 同意“艾友友”,“别指望人家自觉尊重我们的隐私,我们自己要设法保护好自己的隐私。”

  52. 我们可以吸取一个教训:别指望人家自觉尊重我们的隐私,我们自己要设法保护好自己的隐私。
    ———————————
    艾友友老师说得太好了
    “痛并快乐着”解得妙,大大地顶!

    读了艾友友老师的帖子,心里畅快多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