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26)

睡到半夜,宇文忠又朦朦胧胧听到撬门声,不知道是不是又是梦。他条件反射地跳起来,跑到楼梯口,发现大门洞开。

他冲下楼梯,追到大门边,见门前有一辆车,车头冲着大路,车灯大开,已经发动了,引擎在突突突地响,好像正要逃窜。

他立即意识到这不是做梦,是真的遇到打劫的了!

他正在张惶,“猫儿子”已经从他身边擦过,窜出门,朝那辆车奔去。

真是义猫啊!不怪Grace拿它当儿子!

他也几个箭步冲到门外,对着那车大喝一声:“站住!”

那车仍然在突突地响。

他意识到这是在美国,劫匪们十之八九没受过正规汉语训练,他的吆喝可能没起到应有的威慑作用,于是改用英语大喝一声:“Stop(站住)!”

他发现英语就是没汉语好使,就说这“站住”吧,你可以想拖多长就拖多长,但这stop就不行,最后的p是个辅音,不来劲,一p就把自己给p 熄火了。

他又吆喝了几声,那车还是不stop,引擎仍然突突地响着。

他跑到车跟前,发现后车厢盖子半开着,往里一看,不得了!塞满了箱箱包包的,一定把Grace值钱的细软全都打劫了。

他奋不顾身跑到车前,伸开两臂拦住,发现车里有个人在向他挥手,大概是叫他闪开。

但他像生了根一样站那里不动。

那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是个女孩子,上面穿着云珠爱穿的那种小T,下面穿着云珠爱穿的那种短裤,如果不是个子没云珠那么高,头发没云珠那么长,他真以为是云珠自己开车跑来了。

那女孩子抱着大黄猫,问:“喂,你是那个什么语文——或者数学吧?”

声音很特别,比慧敏的中气足,比云珠的嗓子亮,像个唱歌的。

他放下两臂,问:“你——你是谁?”

“你以为我是谁?”

“我以为你是——打劫的。”

“哈哈哈哈,你不简单哟,以为我是打劫的,还跑出来拦我的车,不怕我从你身上碾过去?”

他答不上来,说“不怕”,是假的,但好像也别无选择,只能这样做。

她教训说:“在美国就别耍这种英雄主义了,真要是遇到打劫的,你首先应该报警,而不要想着自己搞定。美国人的东西都是上了保险的,偷走了可以赔回来,但你把命丢了,就赔不回来了。命是最值钱的,懂不懂?”

他觉得她是在玩缓兵之计,很可能在为她的同伙赢得时间。他向屋子里张望了几下,没看见同伙,但有可能躲在什么地方。

他问:“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Grace。”

他不敢相信:“你是——你是——她?”

“不像?”

“不像。”

“为什么?”

“Grace不是——那个什么——富婆吗?”

“我哪点不像富婆?不富?还是不婆?”

“不——不婆。”

“那就叫我富姐好了。来,帮我把箱子提进去,我们俩站这里喊话,惊动了邻居,真的要报警了,那时就不是抓我,而是抓你了。”

“为什么抓我?”

“呵呵,你看你的样子,衣冠不整的,又在我的property(财产,领地)上,不抓你抓谁?”

听她这样说,他有点相信她是Grace了,至少不是劫匪,因为劫匪不会叫他把箱子往屋子里提。

当然也不排除这只是一个计策,等他走到后车厢那里提箱子的时候,她就把车开跑了。

他很警惕地看着她,慢慢往车后箱那里退。

她看得格格笑,几大步抢在他之前到达车尾,掀开车厢盖,开始往外面提东西。

他急忙上去帮忙,把两个箱子都提了出来,一手一个拎进屋去。

然后又返回来,去拎剩下的东西。

而她就一直站在那里看他,抱着大黄猫,像个贵妇看佣人忙碌一样。

这使他起了另一种疑心,难道她此次行窃的目的,就是这只大黄猫?这个办法很刁呢,大黄猫是Grace的命根子,她只要劫持了大黄猫,就等于搞到了猫质,到时候还不是想要多少赎金就要多少赎金?

他迟疑着把东西拎进门,突然听到身后汽车开动的声音,他暗叫“不好,上当了!”,急忙放下东西,转过身。

但他看见车在往后倒,一直倒进车库里去,车库门慢慢关上了。

他总算放了心。

如果他这样谨慎还中了人家的缓兵之计,那只能说劫匪太狡猾了。

他进到屋里,关上前门。

过了一会,Grace拎着个手提包从车库通屋内的门里走进来,一直走进厨房。

他听见她在跟“猫儿子”叙旧:“baby, baby,mommy(宝贝,宝贝,妈妈) 回来了,想死你了!”

猫也喵喵地叫着,真像在叫“妈妈”一样。

他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进厨房还是该上楼去。

她跟猫亲热了一阵,招呼他说:“帮我把那个大包拎过来。”

他赶紧把大包拎到厨房里。

她一边从包里往外拿些花花绿绿的袋子,一边问:“刚从中国来的?”

“嗯。”

“中国哪里呀?”

“B市。”

“B市呀?你是B大的?”

“嗯,B大的。你回国——度假?”

“嗯。”

“父母还在国内?”

“我妈——已经去世了,我爸——改嫁了——”

“哦——”

她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你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吧?”

“习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光着上身,只穿了条短裤,急忙说,“我去穿件衣服。”

“别走!”她叫住他,“报警器是你拆的?”

他顺着她的手看过去,看到老任拆下的那个报警器盖子,还有那个“胆”,不禁暗叫“糟糕”,忘了装回去了,没想到她会提前回来。

她很严肃地教训说:“你真是瞎搞!这是烟雾报警器,你把它拆了,发生火灾怎么办?这在我们这个州是违法的。快给我装回去!”

他不敢说不是他拆的,也不敢说不会装,只好提了把椅子到报警器下面,站了上去,先试着把“胆”装进去,然后往上旋盖子。

“当心点。”

他顺着声音往下一望,看见她正仰着脸在看他安装,他想起自己的短裤很宽大,不知道会不会走光,赶紧旋了两旋,就跳了下来。

她问:“装对了吗?”

“应该装对了吧。”

“让我看看。”她说着就爬到椅子上,他慌忙扶住椅子,在下面保护,怕她摔下来。她的两条腿也很长很匀称,但比云珠晒得黑,也可能是天生就黑。

她拆开报警器的盖子,批评说:“盖子都没旋紧。还有电池,放反了——”

“对不起,我——”

她装好了报警器,从椅子上下来,看了他一眼,问:“你刚才已经睡了?”

“嗯。”

“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没——没关系。”

“饿不饿?想吃东西吗?”

“不——饿,不吃了。”

“那就上去接着睡吧。帮我把箱子拎上去,谢谢。”

他拎着两个箱子上楼,听见她跟在后面。

上楼后,他把箱子放在她卧室门前,而她走到“猫儿子”屋里去了。

他回到他住的那间房,坐在他的地铺上,拿不定主意是不是现在就搬出去。如果搬,搬哪去,怎么个搬法。

正在犹豫,听见她在敲他开着的门:“还没睡吧?”

“没有。”

“咦,你在哪里呀?”

他站起来:“我在这儿。”

“你刚才干嘛——躲在床后?”

“我没躲。”

“猫砂是你买的吧?”

“嗯。”

“奇怪了,我计划好了的,怎么会不够?”

“可能我每次换得太多了吧,一下就用完了,只好买一袋,但是忘了你买的牌子——就随便选了个牌子,不知道行不行。”

“没问题,这牌子挺好的,在哪儿买的?”

“在沃尔玛。那天太晚了,只有沃尔玛还开着门,就去了那里。”

“干嘛晚上跑去?可以第二天白天再去呀。”

“听老杨说——你的猫——挺爱干净,猫砂不够,它就不拉,我怕它——憋坏了——”

她没说什么,抱着“猫儿子”走进来,看见了他的地铺:“你——在地上睡?”

“我——怕把你床上搞乱了——还不了原——”

她不解:“还什么原啊?”

“我看到——好多层床单,不知道怎么用。”

“那你睡地上——不冷?”

“一点不冷。”

“不硬?”

“一点不硬。”

“你真是个怪人。”

她把猫递给他,让他抱着,自己很迅速地把床理了理,把被子翻开:“喏,就睡这层上,很简单的,早上起来把被子翻回去盖上就行了。地上凉,睡了伤筋骨。你现在年轻不觉得,等到老了,就什么病症都出来了。”

她走进浴室,打开洗脸池的水管龙头,冲了一会水,用手试了试,说:“热水上来了。你这几天都——洗的冷水?”

“嗯。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弄出热水来。”

“我把下面的热水开关关掉了,怕Amber(琥珀,猫的名字)烫伤自己。你不打开下面的开关,光在上面调是调不出热水来的。老杨没告诉你?我电话里专门跟他说过。”

“他这段挺忙的,岳父母要来。”

“你也不知道主动问问他?”

“我不知道他知道水管的事。”

她转过身看着他:“那如果我不回来,你就一辈子用冷水?”

“呃——我马上就搬走的。”

“房子找好了?”

“还——没有。”

“那往哪儿搬?”

“想先搬到旅馆去。”

她没说什么,走到他跟前,从他手里把猫接过去:“你跟Amber还搞得挺熟的呢,它一般不让人抱它的,看到生人就跑。”

“难怪我来的那天,它跑屋外去了呢,原来是怕生人。”

“它跑外面去了?那怎么弄回来的?”

“老杨把它抓回来的。”

她像听到什么煽情的故事一样,感情冲动起来,跟她的猫亲个不停,边亲边说:“哇,你这么调皮啊?mommy(妈咪)不在家,你到处跑?你要是跑丢了怎么办?还让mommy活不活?”

他听得鸡皮疙瘩乱冒,这也太——雷人了吧?

她亲够了猫,转身对他说:“现在可能不太好找房,你可以就在我这里住,夏天你负责割我前后院的草,冬天你负责铲我门前的雪,我出差的时候,你帮我照看猫,我不收你房租。”

他想起艾滋的事,推脱说:“但是——这里离学校远,我没车。”

“没关系,我有辆旧车,卖了很久没卖出去,你可以先开着。”

他继续推脱:“我得——跟我女朋友商量一下。”

“女朋友在哪里?”

“在中国。”

“那有什么好商量的?”

“但是她——过段时间也会来美国的。”

“什么时候来?”

“我在帮她联系这里的语言学校,录取了就可以签证过来了。”

“语言学校?那个挺容易的,只要你愿意交学费,都能录取。”

“是吗?”

“当然啊。那你在这里住正好啊,可以省下房租做她的学费。”

这令他心一动。

她大方地说:“她来了也可以在这里住,同样不收房租,反正她也不用多住一间屋,肯定是跟你合住。”

67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26)

  1. 沙发

  2. 板凳?

  3. 沙发扶手?

  4. 感觉Grace挺好一个女孩!

  5. 语文可能会慢慢爱上她?

  6. 这个Grace对人真诚又大方。让人好感顿生。

    宇文忠从老任,赵云那里听来的传言,估计也会慢慢不攻自破。

  7. 谢谢艾米!

  8. 哇!Grace 终于闪亮登场了!看来老任是想跟她发生点儿什么但被拒了。宇文太搞笑了!居然把她当抢劫犯。喜欢Grace,感觉Grace对宇文有好感。

  9.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不是富婆是富姐啊!Grace终于出场了!

    宇文忠说的“不婆”真好笑啊!呵呵!!

  10. 真有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呵呵!

  11. Grace终于闪亮登场了。她跟宇文同学应该有让人期待的故事发生吧!

  12. 我对Grace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Grace睡房中挂的女士照片会不会是她母亲的照片?

  13. 猜测初次见面Grace对语文同学的感觉:是个实在人(对待猫和猫砂的事情上),挺机灵(把她当劫匪那段儿),但还不时冒点儿傻气(睡地上,洗冷水澡)。

    但愿老任去Grace的卧室只是去抄路由器号码,没有动什么别的手脚。不然加上报警器事件,语文同学在Grace的心中又要打折扣了。

  14. 占个位,再慢慢看

  15. 执子之手偕老

    云珠和Grace,有意思,Grace一出场,让人顿生好感,印象分甚至超过云珠:)

  16. 艾米真是高手,寥寥数语,就勾画出一个活泼可爱的GRACE。

  17. 占个地儿~
    原来是个年轻的富姐!

  18. reply to yuna_1978:

    After reading Chapter 21, I was thinking, Grace睡房中挂的照片 maybe Grace’s parents. It looks quite possible.

  19. 神秘的Grace终于露面了,很可爱

  20. 看来“富婆”很喜欢老宇,连冬天带夏天都算进去了。几乎每一件事都是加分。的确,如果看到别人冒着危险保护你的财产,又善待你的宠物,谁能不开心呢

  21. 他发现英语就是没汉语好使,就说这“站住”吧,你可以想拖多长就拖多长,但这stop就不行,最后的p是个辅音,不来劲,一p就把自己给p 熄火了。
    ——在这儿紧要关头,宇文一边大义凛然,还不忘“咬字嚼音”的,脑子不是一般的灵光,“嚼功”和艾米有得比哈:)

  22. 我来个大胆的猜测:Grace对阿忠很有好感。艾米写的对白很有意思,我看几次,感觉到Grace是在一步步的退让,目的只有一个:让阿忠留在自己身边:)

  23. 两人初次见面就是这样戏剧性的开场,呵呵,以后他们之间的故事估计就更为丰富和精彩了!文中虽然没有关于GRACE的具体的外貌描述,但对其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的描写就让人充分感受到这个女孩的聪慧,与之前那“黑寡妇”的铺垫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样的出场实在是太精彩了!!

  24. 对Grace首次印象粉不错……

  25. 真的是“噼里啪啦一阵雷响,Grace闪亮登场”。
    或许云珠不到宇文的学校读书,而是去了她心目中的大城市,他俩渐行渐远,由此宇文和Grace渐生情愫。

  26. 珍珠闪亮登场。

  27. 这几天翻不过来可真着急。今天终于过来了。太好了。有好几集可以一起过瘾了。

  28. 回复“海天一色”:

    “他发现英语就是没汉语好使”不一定是宇文当时想的,有可能是后来想的。这个故事是由他叙述出来的,而他的叙述不会是当时进行的,只能是事后进行的。

  29. Grace闪亮登场了,她的形象真是出乎意料。我也很喜欢她,觉得她说话实在,也很会关心人,有人情味。 刚才又翻了前面宇文跟云珠第一次见面的章节看了,感觉云珠比Grace虚一点,爱玩点貌似高雅的情调,还有点心机。不知为什么,对比了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更觉得Grace可亲一点。也许女主就是Grace吧。
    当然,我也说过云珠清纯,但是看到现在,我对她的看法有些改变。

  30. 回复艾米:你说得对,宇文对“站住和stop”的总结是有可能后来想的。我看完这句“一p就把自己给p 熄火了。”当时笑喷,脑子一热就把自己“陷”进去了:)

  31. Grace闪亮登场,给人印象不错。
    “不——不婆。”好好笑:)

  32. 我也对Grace印象蛮好的呢,原来是个女孩子,想起宇文梦中的那个Grace就觉得搞笑啊

  33. Grace不是又老又丑,事情就大大改变了。如果宇文和Grace彼此爱上了,我赞成他俩结婚。有时候,我们所说的“忠贞的爱情”其实只是先来后到,就因为云珠先进入宇文的生活,并不等于宇文最爱的就是她。

  34. 与周围的人相比,宇文的确有吸引Grace的地方,他借住在她家,就踏踏实实负起看家的责任来,照顾她的猫,保护她的财产,自己言行也很谨慎,不像赵云等人热衷刺探他人隐私,到处乱逛。

    现今像宇文这样洁身自好有责任感的人不多了,Grace遇到一个,一定不会放过。

  35. 云珠对宇文可能不是最满意,也不是最上心。但如果发现Grace对宇文有兴趣,可能就会更满意更上心了。爱情嘛,有时就是从竞争中产生的。本来不是很喜欢一个人,但发现有另一个人在与自己竞争,那就会打起百倍精神,一定要抢赢。

  36. 艾米写的太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使他起了另一种疑心,难道她此次行窃的目的,就是这只大黄猫?这个办法很刁呢,大黄猫是Grace的命根子,她只要劫持了大黄猫,就等于搞到了猫质,到时候还不是想要多少赎金就要多少赎金?”

    艾米的语言风趣幽默,寥寥数字,就把一个人的心理描写的活灵活现。自从读了艾米的文字以后,很多写手的文章都读不下去了。

  37. 到处都是枫叶

    “大黄猫是Grace的命根子,她只要劫持了大黄猫,就等于搞到了猫质,到时候还不是想要多少赎金就要多少赎金?”
    — 哈哈,正在吃饭,看到这个“猫质”,几乎笑喷了!

  38. 怎么看这集总感觉Grace才是女主角呢~
    在这集看来,Grace留下宇文的动机更多的是因为她的的善良和乐于助人,我推断不出她喜欢他,从她让云珠过来跟宇文一起住的话来看,不觉得她此时喜欢他(这里的喜欢是指男女之间的那种好感);我想她从宇文睡在地板上的傻气举动,推断他是个穷学生,留学的负担对他来说肯定很重,再从他拦“劫匪”的举动,看出他是个善良的、可以信任的人,所以免房租留下他,一来解决他的房租问题,二来自己的房子也有人照料,粗重的家务有人分担,何乐而不为呢!
    艾米拟的题目很悬,呵呵,看到现在还无法推敲出“云中之珠”的真实含义(不会Grace的中文名也叫云珠吧~?瞎猜滴~嘻嘻~)!即使故事发展到现在为止,还是风平浪静,但是Grace一现真身,能看出故事必然很有看头,呵呵~

  39. 终于看到Grace出场啦~ 感觉她的个性很有亲和力,我喜欢~
    看到关于她声音和动作的描写:“中气足”、“几大步抢在他之前……”,我觉得她看上去很健康阿,前面提到“Grace有艾滋病”应该是谣言吧。

  40. Grace出场后,我居然觉得宇文应该跟Grace在一起,哈哈~
    到现在为止,感觉艾米写两个女主的方式刚好相反:对云珠是“先扬后抑”,让我从先是喜欢她的开朗独立和聪慧,渐渐又不太喜欢她的某些俗气的东西;对Grace则是“先抑后扬”,让我先是从别人的恶意猜测的角度来看她,等到真身出现,却看到一个很善良可爱的女孩,呵呵~感觉好像比云珠还要可爱些~(仅仅是我自己的看法,呵呵~)
    私心地希望Grace真的是名字里有个“珠”字~O(∩_∩)O哈哈~

    接下来我要瞎猜了哦:
    其实我一直觉得“宇文”两个字连读就是“云”,“忠”“中”同音~所以我推断男女主角其实都在题目“云中之珠”里,再看Grace如此“重量级”的出场,我就推测她的中文名字也有个“珠”字了。那样的话,跟云珠比起来,她也是一样应题的呢~O(∩_∩)O哈哈~
    那么,宇文接下来就是纠葛于两个“珠”之间了~黑白两珠怎么取舍呢?纠结啊~

  41. 到处都是枫叶

    语言学校容易录取,但签证却不一定容易:没有奖学金,没经济保证,使馆很容易以有移民倾向据掉云珠。
    如果真被据了,那云珠出国比较可行的一条路就是和“老宇”结婚。但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化,到那时他们是否愿意结婚呢?

  42. 到处都是枫叶

    上面说得不清楚,更正一下:
    使馆很容易以“有移民倾向”为理由,据掉云珠的出国申请。

  43. this episode is so funny.

  44. Grace还挺有幽默感的,形容老爸再婚是“改嫁了”。

  45. (iloveaiyuan)说"谢谢艾米"大家猜她是不是女主啊。

  46. GRACE正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她!!!

    大气,亲和,正直,可爱,善良,至于漂亮不漂亮,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了,反正我觉得她好漂亮:)还,还,还有钱:)))

    从第一次两人见面的对话中,我觉得GRACE才是我心中最完美的那颗珠:)年纪稍微大一些的GRACE,历经了一些雪雨风霜后,质地会是更加地如这般地好啊!

    接下来,我猜:

    一,因为一些原因,云珠没有顺利出来,宇文与GRACE肯定会产生爱情。

    二,就算云珠顺利出来了,但“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嘿嘿,宇文与GRACE肯定在后来也会有爱情产生的。但不知两个会否勇敢地追求还是会觉得“人言可畏”而退缩呢?我觉得GRACE应该更大胆一些,更放得开一些,而宇文就会想得更多顾虑更重吧。

  47. 走过千山万水,最后的最后:神马都是浮云,唯有真正的爱情的吸引不可阻挡,无法分开:)

  48. 看了这么多集,感觉宇文老弟更像一颗珍珠。而且罕有。

    心地善良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对女性很绅士,虽然他的家乡在乡下,没受过所谓的绅士教育,但他父母言传身教,用最简单最质朴的生活准则,应对复杂的生活环境,都让他显出一颗质地优良的珍珠品性。

    即使没多少钱,他也不亏待“猫儿子”,买最好的猫砂,“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而他的亲和力能感动猫,这是不容易的。

    即使地上冷,他也坚持睡地上,绝不乱动别人的床。这在一些人看上去很迂的行为,恰恰看出宇文老弟和老杨老任的不同之处,是个值得交一生的朋友,也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很诚,很信。

    同时也很义。“智斗劫匪”那一段,尤其令我感动。看着艾米幽默的文字,我是笑中带泪。举头望周遭,街上那些长得孔武有力的男人,连小偷都不敢抓,宇文老弟的举动,实在让人敬佩!

    我要是Grace,我也会喜欢他的,而且争取能多和他在一起,即使不发展成为恋人,能成朋友,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49. 记得是电影《山楂树》选角期间有条跟帖,貌似是“十年忽悠”说的一句话,令我印象特别深刻,大意是:

    那些自认为长得美,就搔首弄姿以为自己会更美,其实一点都不美。反而是那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美,但是一举一动却让人觉得美不胜收的,才是真美。

    在此,我觉得用在宇文老弟身上也合适,在国内期间,他对自己的优势知之甚少,对自己的劣势知之甚多,他的那些优势在国内,或许还被人拿来嘲笑说他不知变通很迂呢。但是到了米国,这些优良的品质,就会让有鉴赏力的人喜欢、欣赏。

  50. 云珠这个女孩子身上,确实是目前85后女生的真实写照。她们真实不虚伪,她们喜欢名牌,她们追求高档生活,她们也有些小心机。她们既很物质,也重视心灵,当生活出现分叉的时候,也许她们会选择让自己过得比较舒服便捷的路,于是,少不得会抛下一些曾经很看重的自身品质。

    比起赵云之流,当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不过,遇到真正的爱情上的劲敌,输赢还说不定。

    假如Grace不是小富婆呢,也许赢面还能大些。宇文老弟一直比较同情弱者。

  51. 回“小新”:

    假如Grace不是小富婆呢,也许赢面还能大些。宇文老弟一直比较同情弱者。

    ——–我认为,或许宇文会斗争会纠结,但最终,同情不等于爱情。爱情不分穷富。三毛说过:不喜欢,千万富翁也不嫁,喜欢,亿万富翁也嫁。哈哈!

  52. 回复“鲜花”:

    三毛说得很对头!不知宇文忠的故事是否已经结束,还是正在讲述并纠结中,也可能不是我们现在猜测的这样,无论怎样,都要爱自己的真爱!

    不知就里,我可能喊假大空的口号了:)但对宇文的祝福是真!

  53. 回复“到处都是枫叶”:
    你说的“据掉云珠”应该是“拒绝”的“拒”呢,这个“据掉”让人联想到恐怖片《电锯惊魂》:)

  54. 很高兴自己前面的猜测对了,墙上照片果然不是GRACE。通过艾米的对话描写,从心里喜欢上这个小姑娘,感觉Grace心地善良,而且也很幽默风趣;同意十年忽悠,说不定这个才是宇文同学的真命天女

  55. 回复“米粉油条”:

    “十年忽悠”好像没说过Grace是宇文的真命天女。

  56. 回复“若水”:

    你看到grace出场才觉得故事有看头,前面那些集都白看了?

  57. 觉得“铅笔小新”说得有道理,会不会宇文同学才是“云中之珠”那颗珠?在云珠,赵云和Grace之中的“珠”- Grace的中文名字会不会有个云字呢?

  58. 感觉老任没见过GRACE,他在24集里说GRACE是"老太婆"

  59. Grace在外人嘴里形象很糟糕,先前我们看到的照片也是又老又黑又丑。现在只要她比外人的谣传和我们的猜想高出一篾片,我们(包括宇文)就会觉得她很不错。

    但我们(包括宇文)现在有了一个相当好的印象,说不定后面又会慢慢发现她的不足之处了:)

  60. 有这样一个传说,有人只从电影里看见过天安门城楼,总觉得无比壮观,须得仰视才行。结果亲自到北京一看,原来这么矮啊?

    还有的人呢,听了这位前辈的故事,心里就有了一个底,知道天安门城楼其实很矮。等他真的到了天安门城楼跟前时,发现其实还是蛮高大的呢。

  61. 现在我们只对宇文比较肯定,因为故事是他讲的,他想什么做什么,我们都知道。而对于云珠和Grace,人们对她俩有种种议论,有可能是捏造,是八卦,是以讹传讹,是夸大,但也有可能是真的,或者部分是真的。

    有些话,虽然来自我们很讨厌的赵云和老任,但也不能肯定地说全都是谣言,现在还不到下这个结论的时候。

  62. closetoyou2010

    呀,闹了半天Grace年轻如云珠啊,太意外了!起先说“富婆”“富婆”的,又有black widow 的外号,就一直以为她年纪一定不小了。

    觉得Grace 为人也不错呢,大方,率直,豪爽,乐意助人。有些地方像云珠。

  63. 回复“ closetoyou2010”:

    这集里并没说Grace多大年龄,只是宇文自己从衣着打扮上看,觉得她像云珠。但那是在半夜的户外,他不可能看得很清楚,顶多是从身材判断。女人只要不发胖,都可以看上去很年轻。

  64.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扑朔迷离,谁是真珠?

  65. 回复艾米
    谢谢指出,是我对十年忽悠的话理解有误,言语不严谨
    我有同感的是十年忽悠的这段话:

    “Grace不是又老又丑,事情就大大改变了。如果宇文和Grace彼此爱上了,我赞成他俩结婚。有时候,我们所说的“忠贞的爱情”其实只是先来后到,就因为云珠先进入宇文的生活,并不等于宇文最爱的就是她。”

  66. 新浪艾园的summer

    看了这集,觉得GRACE是个可爱的年轻女孩儿。但看了艾友友回复“ closetoyou2010”的话,觉得也有可能她已经不年轻了。不过,可爱是肯定的:)。第一印象很不错。

  67. “我妈——已经去世了,我爸——改嫁了——”
    ————
    “改嫁”这个词,似乎一般是用在女方身上。或许,这也是一把“枪”?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