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28)

还不到半天辰光,老杨也风闻了这事,跑来找宇文忠:“听说Grace留你长住?”

“呃——她是这么提了一下。”

“你答应了没?”

“今天还没碰见她。”

“她可能上班去了。听说她让你给她割草铲雪照看猫儿子,不收你房租?”

“嗯——她是这么说的——”

“其实割草铲雪就抵得了房租了。我们C市割草费挺贵的,如果请专职的,一个月得几百块。请老墨的话,得看季节,春夏季每个月可能得一两百块,冬季少点,一年下来也得一千多。铲雪的人工更贵,请老墨都得几百块一次。”

他不明白老杨算这通帐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Grace还应该倒找他一点钱才好?这好像太贪了吧?

他连忙声明说:“我觉得她给的条件已经很优惠了,就算像你说的,割草一个月一两百,铲雪一次几百,但平均下来,也还是比我的房租便宜啊。”

“但是她还让你照看她的猫,这个就有点——过了。你知道她的猫多难侍候的,不能送到宠物托管所去,因为她那猫认生,不愿挪地,非得呆自己家里不可,每天都得换猫砂猫食猫水——”

“我照看了几天,还行,没觉得很难侍候。”

“那是因为时间短,我前面又给你安排得好好的了,你根本没尝到难侍候的滋味——”

他突然想到是不是老杨不愿意把照看猫的差事让出来啊?不知道Grace付给老杨多少钱,但不管多少,总是一笔额外收入,现在Grace要他来照看猫,那不等于把老杨这笔收入给断了吗?

他马上说:“那我不在她那住了吧,让她还是请人割草铲雪,请你帮她照看猫。”

老杨声明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解了,你误解了——”

“我是真不想在那儿住。”

“为什么?”

“不想惹麻烦——”

“什么麻烦?”

“老任说——Grace是想让我给她做替死鬼——”

“什么替死鬼?”

他把老任的分析说了一下,老杨说:“这种话你也相信?Grace在这里几年了,如果有人要杀她,不早就杀了?”

“但是老任还说——她可能有——那方面的意思——”

“哪方面的意思?”

“就是——怎么说呢?男女方面的意思吧。”

“老任这么说的?”

“他在那儿住过,肯定知道得比你我清楚——”

“我也在那儿住过,怎么没见她有——男女方面的意思?”

“也许她不是对每个人都有那个意思——”

老杨一梗脖子:“你的意思是Grace对老任有那意思,对我——反倒没那意思?哼,就他那小白脸?”

这个他就不懂了。

老杨说:“说实话,那时Grace对我还是很有一点意思的,我对她也不是没好感,如果我放开了追她,肯定能成。但我知道我父母都是很老脑筋的人,肯定不会同意我娶一个比我大七八岁,又结过婚死过丈夫的寡妇,多晦气啊,把祖上一点风水全都败坏了。而且我们那块的风俗你知道的,特别不喜欢黑瘦的女人,娶媳妇都得娶白胖的,因为黑瘦的不会生养。”

他想到云珠白倒是白,但绝对不能算胖,不由得说:“呵呵,如果都照我们哪块的风俗做,那只能娶相扑女人了——”

“还不光是我们那里的风俗,你知道我们海外华人圈也很忌讳娶一个——外F女的——”

“什么外F女?”

“你不知道?就是跟老外——fuck(性交)过的女人——”

“为什么?”

“嫌她们贱啊!中国的女人,送去给老外干——太有损国格了。”

他开玩笑说:“那你把她娶过来,不就把国格挣回来了吗?”

“挣回来什么呀!如果是抢过来的还差不多,也算为国增光。等老外死了你捡过来的,你挣什么国格?只能是再损一次国格!而且女外F也实在没什么好娶的——你想她们被老外那种size(尺寸)干过,还不松成——面口袋了?”

他感觉有点恶心,勉强说:“这些都是缘分,有缘分,不管她是什么人你都不会嫌弃。如果还有点嫌弃的,那就是没缘分。”

老杨感叹说:“也是,好好的一个人,正儿八经找个中国人也不是找不到,怎么就想到去外F呢?而且还外F一个老头子,把一生都毁了。唉,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

“也许是看上了人家的钱?”

“看上了钱也不能这么自轻自贱啊!说实话,她别的方面我还是很欣赏的,就这一点,特别让人瞧不起。”

“你不娶她,娶了嫂子,那不正好吗?”

“好个什么呀!后悔死了。”

“为什么后悔?”

老杨悲愤地摇摇头:“没什么可说的了,婚也结了,娃也怀上了,扯什么都是瞎掰。”

他安慰说:“嫂子挺好的呀——”

“好什么呀!娶了这个女人,我就变孙子了,朋友也不能交了,父母也不能孝敬了,只能成天守着她,听她的指挥,还天天挨她骂——”

“这都是一时的事,女人怀孕了,脾气不好,等她生了——”

“哼,等她生了,我的日子更难过了。她已经说了,她家爹妈是不会来侍候我的孩子的,她爸还没退休,她妈离不开她爸,她爹妈到美国来,是来游山逛水的,不是来做仆人的,所以他们赶在现在过来,趁她身子不太重,可以陪他们到处玩。等她坐月子的时候,我得给她请保姆。你知道我们这里请月子保姆得多少钱?说出来吓死你!比我一个月的工资还多,我哪里请得起?”

“不能让你妈来照顾吗?”

“她不要我妈照顾,说我妈是乡下的,脏,不讲卫生,不懂怎么侍候她坐月子。网上天天报道城里媳妇和乡下婆婆不和的事,她可不想月子里吵架受气,落下个病根。”

“那就你自己照顾。”

“我是说自己照顾啊,但她说我一个人肯定照顾不了。”

他发现家务事说不得,一说就是此题无解,只好“和稀泥”:“嫂子已经很不错了,有些搬运过来的,一来就跟美国人跑了——”

老杨也想横了:“跑了更好!像这样供着,我真的供不起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嫂子像老陆的夫人那么丑——”

这招也不管用了,老杨坚持说:“我现在宁可娶个老陆夫人那样的,丑妻是个宝,家和万事兴,人过的是日子,不是脸蛋。一天24小时,只有多大一点时间在床上干?其他时间不都是吃喝拉撒吗?”

“嫂子也没碍着你吃喝拉撒呀。”

“她就是碍着我吃喝拉撒了,成天绷着个脸,你做什么她都不中意,都要挑剔,都要吵闹,你还吃喝拉撒个屁呀?”

“她挑剔也是挑剔你呀,总比Grace那样的好,也许不挑剔,但见一个收一个的——”

“谁说她见一个收一个?”

“老任——的话就是这么个意思——”

老杨有点激愤了:“老任是在瞎编排人家,指不定是他自己有那意思,被人Grace拒绝了,就在外面散布流言蜚语吧?反正我也在她家住过,人家那是一等一的正经人,对你好那是没说的,但绝对没那些——非分的想法。老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人家Grace结交的都是美国的成功人士,白人,人家看得上他吗?老任家是有点钱,但那也是他爹妈的钱,而且是中国钱。人家Grace见过的钱还少吗?怎么会看上他?”

他赞同说:“我也觉得Grace是个正派人。”

“就是,人家就是行个善,积个德,但现如今行善积德的人太少了,有些人就看不惯,总要给人家分析出点坏水来——”

“嗯,你说的有道理。”

老杨建议说:“你应该吸取我的教训,趁早跟你国内那女朋友吹了,就在海外找,这里的女生长的可能不咋地,但人家都有一技之长,今后总能找个工作,挣份工资,不像国内搬运出来的女生,搬出来就得你养着她,搞不好还得养她的爹妈。你看看我的今天就明白我说的是至理名言了。”

“你的今天也不错啊!我就是看了你搬运的帖子才决定到美国来读书的。”

老杨的脸上现出恍若隔世的表情:“也不知那时脑子里哪块烧坏了,怎么想起写那些个破文——”

“不破啊,挺好的,太鼓舞人心了。肯定有很多人像我一样,正在国内熬得要死要活的,看了你的文,才找到了一线生机。”

老杨沉吟片刻:“嗯,也是哈,如果我还呆在国内,恐怕连个老婆都娶不上。”

“就是,所以要珍惜啊,不知道有多少人正拼了命想达到你的今天呢。”

“也只能这么想了。”

那天晚上有实验课,是他第一次给美国学生上课,虽然不用他上讲台,但还是把他焦虑了好几天,因为朱洁如说他也得给学生说几句开场白。

他事先写好了讲稿,又偷偷练习了多遍,最后总算没结结巴巴。但学生没什么反应,既没笑他,也没热烈鼓掌。

因为是第一节课,其实也没做什么实验,师生互相介绍了一下,朱洁如就给学生发了个大纲,讲解了一下,又给了几个网站链接,让学生去买白大褂什么的,就下课了。

朱洁如很关心地问:“听说你住得很远,有人车你回去吗?”

他如实相告:“没有。我准备就在我实验室睡一晚。”

“那怎么行啊?我车你回去吧。”

他再三推脱,朱洁如一定要车他回去,他只好从了。

两人上了车,他说了地址,朱洁如似乎对那块不陌生:“那是很好的小区耶,但是好远的呀,如果你没车,会很不方便的,因为我们lab(实验)课都有在晚上的。你怎么想到住那里?”

他把住房的事简单说了一下。

朱洁如说:“如果她有车借给你,就很好啊。你有驾照吗?”

“没有。”

“很好考的,我可以教你开车。”

“谢谢。我还没最后决定在那里长住。”

“那里很好的呀,干嘛不在那里长住?”

“你觉得像她这样——免费让我住她的房子,是不是——有点——太——”

“Too good to be true(太好了,好到难以置信的地步了)?”

“呵呵,就是这个词。”

“没有啦,你住不住那里,她都要付那么多mortgage(房贷)的啦。她让你住那里,还可以省掉剪草和扫雪的钱,也满合算的呀。我刚来的时候,住在一个教友家里,也是免费的,我都不用给他们剪草铲雪的——”

莫非美国真的有活雷锋?

朱洁如说:“你们大陆来的人,可能受过很多欺骗,都爱把心门关得紧紧的,不相信别人的善意,总是把人想得很坏。”

他嘴里嗯嗯哪哪地支吾,心里却想:开始了,开始了,台湾开始反攻大陆了。忍住,忍住,小不忍则乱大谋。

朱洁如建议说:“你应该到我们教会来走走,你会有很大改变的。我们每个星期天都有活动,还有午饭吃,如果你想参加,我可以来车你。”

他慌忙推脱:“目前我还没有——这个打算。”

“不慌呀,你可以慢慢考虑,什么时候想去,告诉我一声就好了。”

他好奇地问:“你们教会是不是给你们分配了——招募教友的任务?”

“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这么——热情地要车我去教会呢?” 他说完这话,就发现自己真的被朱洁如说中了,遇事总爱往坏处推测别人的意图和用心。

但朱洁如并没利用这个事实来进一步反攻大陆,只说:“我想让你找到主啊。”

他赶快声明:“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34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28)

  1. 先占位,再慢慢看。

  2. 板凳?

  3. 稍迟一丁点,沙发就不见了~5~

  4. 但朱洁如并没利用这个事实来进一步反攻大陆,只说:“我想让你找到主啊。”
    他赶快声明:“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
    哈哈,朱洁如分明是说想让宇文忠找到主耶稣嘛 ,看来他理解成“名花有主”的“主”了:)

  5. 宇文误会了朱洁如的意思,她说的主是“上帝”的意思,O(∩_∩)O哈哈~

    上一集“十年忽悠”跟帖说:“教会的人免费教学生家属学英语,学生家属就会想:他这是想拉我入教。”,没想到这集就出现了,有意思~呵呵~

  6. 只说:“我想让你找到主啊。”他赶快声明:“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
    哈哈

  7. “我想让你找到主啊。”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语言习惯不同的“笑果”,哈哈!

  8. Grace想嫁谁那是她的自由,老杨扯到“国格”“自轻自贱”可真是不靠谱。
    赵云、老任、老杨对Grace的看法和态度,嫉妒、轻视、愤慨兼而有之,而Grace只不过嫁了个有钱的老外继承了一笔遗产罢了:)

  9. 今天比较靠前。占个座先。

  10. 到处都是枫叶

    很欣赏”老宇”在这集里面的表现:
    1. 不管老杨怎么抱怨老婆,他都不跟着说老杨老婆的坏话,而是尽力开解老杨;
    2. 和朱洁如聊天,知道反省自己,马上“就发现自己真的被朱洁如说中了,遇事总爱往坏处推测别人的意图和用心”。
    第二点尤为难得,赞一个!

  11. 原来老杨也轻视Grace,还“上升”到爱国的高度,扯到“国格”“自轻自贱”上,我看高了他。宇文的表现我还是继续看好的。赵云、老任、老杨对Grace的嫉妒、轻视,只是程度不同,角度不同罢了。从Grace的言行看,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女人,也值得爱。

  12. 挺靠前的~~占个位!

  13. closetoyou2010

    哈哈哈,结尾处的对话好有趣!

    老杨叫人同情吔,摊上那么个成天绷着脸的老婆,日子是够难过的。

  14. 雪浪风涛惊旅梦

    老杨前面还高兴自己的老婆是一枝花呢,这次这么数落老婆,看来是挨训积累了不少的怨气啊!

    宇文忠一直遇事总是很厚道,真不错!

    呵呵,台湾反攻大陆!!还有那个“主”!云珠真的算是他的主呢!

  15. 听到朱洁如说找主,宇文同学想歪了,哈哈。

  16. 老杨真是某些海外留学生的代表人物!其特点是:

    1、出生贫寒,从乡下来到城市,有很强的贫富不均感,自己想成为富人,但对已经是富人的人有种天生的仇恨。学习刻苦,成绩不错。

    2、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孝顺父母(往往是因为不得已,怕舆论),轻视女性,教育子女的方式粗暴

    3、愚民一个,动辄讲爱国,分不清党和国家和政府,仇视台湾人藏族人维族人日本人,对美国人一方面羡慕,另一方面仇视。一听谁批评中国就要暴跳如雷。

    4、最恨外嫁女,但不反对中国男娶外籍女。

  17.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这几个出了国留了洋的男人还是一脑袋的封建观念,歧视女性。可见封建文化流毒之深,也可见改变之难。当然不包括语文哈。

  18. 老杨在Grace的问题上也真纠结啊!Grace的钱他还是看得上的,如果他娶了Grace,那么就不会有他和现在这个老婆因经济而起的种种纠纷了。但他为了爱国,为了孝顺父母,也为了他的“性福”,又不愿意娶Grace。一旦发现别的中国男生有可能娶Grace,心里一定怪不舒服的,这不一大坨钱被别人搞走了吗?

  19. 老任家里有点钱,所以有种“纨绔子弟”的作风,爱吹自己不在乎钱,对女人也是“玩玩”的态度。他和老杨是海外华人留学生中的两类代表人物,共同点就是不尊重女性。

  20. 好看,谢谢艾米!

  21. 好看,谢谢艾米!- zt

  22. “十年忽悠”分析得透彻。

  23. 秀雨:

    刚刚上传了儿子节目,对不起还是晚了,紧赶慢赶着终于在截止日期前把节目录好了,可是这两天电脑和网不帮忙,一会儿这有问题,一会那儿有问题,又怎么也打不开春晚的那个贴子,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截止了,我马上就把土豆网上我的信息发给你查收!

  24. 同样是农村出来的,老杨和‘老宇’还是挺不一样的。

  25. “这些都是缘分,有缘分,不管她是什么人你都不会嫌弃。如果还有点嫌弃的,那就是没缘分。”
    –喜欢宇文说的这句。

  26. 老杨的“外嫁有损国格论”,在我们艾园人听来十分刺耳,且白痴可笑,但在很多海外留学生中却很盛行。到mitbbs去看看,可以发现很多这类文章,都是骂外嫁女的。

  27. 有的外嫁女也确实令人讨厌,把嫁了个外国人当成一种荣耀,到处炫耀,好像自己高人一等似的。这与那些骂外嫁女有损国格的其实是同一类人,都是把国格人格与结婚对象扯在一起。

  28. 我认识两个外嫁女,两个都说不喜欢在亚洲人多的地方住。其中一个老公得癌症死了后就说要搬到白人多的地方去,我说:“但是,如果人家跟你一样不喜欢中国人,你一中国人搬进去,人家是否就该搬走了?”通常这些个嫌弃亚洲人的是不把自己当人的,她们忘了自己也是黄皮肤。

  29. 我觉得犹太人挺自信的,他们喜欢住在犹太人多的地方,因为那样的地方通常学区好、房价高。中国人多的地方学校一般也很好:中国学生一多,成绩就上去了。但是中国人一听中国人多、有色人种多就嫌三嫌四,归根到底是自卑、崇拜白皮肤。

  30. 同一件事,不同的人表现出不同的心态,老任大概是追过Grace没追上,现在竭力阻拦宇文在那里长住。赵云还想去Grace家刺探军情,所以竭力支持宇文在那里住。老杨生怕自己照看猫的差事被宇文夺走,闭着眼睛说Grace派给宇文的活太多了。

    也许老杨也追过Grace没追上,于是找些理由出来,说自己瞧不上她。

  31. 乡下婆婆和城里媳妇过不好,是一个普遍存在的事实。本来生孩子就是小家庭的一个关口,家里突然添了一个人,添了许多事,原本恩爱的小两口都有可能因此闹矛盾,如果再加一个生活习惯完全不同的乡下婆婆,那是很容易发生矛盾的。

    如果丈夫又是个愚孝的角色,那就会天下大乱了。我看这个老杨就有点愚孝,如果他的妈妈来给媳妇做月子,十之八九要后院起火。

  32. 如果Grace比老杨大七八岁,那她可能也比宇文大七八岁,因为老杨可能是直接到美国读博士的,而宇文还在国内读了几年博士,两人的年龄应该差不多。

    女的比男的大七八岁到十岁,也是个很大的障碍。如果宇文快三十了,那Grace就快四十了,生孩子成了一个大问题。而从前面的故事来看,宇文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可能有姐妹,但没兄弟),他家还指望他传宗接代的。

    爱情这事,一说起具体的婚礼啊,生孩子啊,岳父岳父,公公婆婆啊,买房子买车啊,支援两边的亲戚啊,请客送礼啊,就不那么玫瑰色了。

  33. 但朱洁如并没利用这个事实来进一步反攻大陆,只说:“我想让你找到主啊。”

    他赶快声明:“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哈哈,宇文真是傻得可爱!

    有时,我觉得我跟宇文差不多,都傻傻的,不过,我俩傻的档次可不一样,宇文是去了国外面对整个世界的傻,傻得好可爱,而我,是还处于原始混沌状态的那种傻,傻得不透气,长这么大了,连个小电影是怎么拍的都不晓得:)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