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30)

宇文忠第二天就把Grace的话带给了赵云,但赵云完全不相信:“她都录下来了?你看到录像带了吗?”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真有录像带?”

“如果没录像带,她怎么知道你去过她的卧室,还知道你拍了照?”

“是你告诉她的吧?”

“我绝对没告诉她。”

赵云想了一下,说:“好吧,我把那些照片删掉。看着,这张,删了哈。还有这张,也删了。好了,我都删了。你也帮我带个话,叫她把跟我有关的录像带销毁掉。”

“为——为什么?”

“现在我把她的照片都删掉了,如果她不把我的录像销毁掉,那她不还是可以——告我吗?”

他想想也是,就老老实实把赵云的话带给了Grace。

哪知Grace完全不买账:“我为什么要销毁她的录像?我在我自己家里录的像,她有什么资格叫我销毁?”

“但是上面——有她啊。”

“那就要问她了,我在我自己家里录的像,上面怎么会有她。”

他觉得Grace说得也有道理,但好像有点太强硬了,于是劝说道:“这次肯定是她错了,但她已经把那些照片都删掉了,你就——把她的录像也——销毁了吧。咱们不能得理不让人,是不?你得罪了她,她以后说不定还要想办法——人肉你。”

“我以前没得罪她,她不是一样人肉我吗?她就是这样的人,得罪不得罪都一样。”

他说不服Grace,只好自我闭嘴。

她建议说:“走,我们去开车,我教你。”

C市的驾照不难考,他在她的带领下,趁黑夜在他们自己的小区练了几次,到C大的停车场去练了一次,到考试场地去试开了一次,就参加考试。

一次过,拿到了驾照。

有了驾照,就真是如虎添翼了,想去哪就可以去哪,那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不过自从有了驾照,他跟Grace就基本不打照面了,因为他早上起得比较晚,等他起来的时候,她已经上班去了。晚上他一般要在实验室呆到很晚,回来的时候,她早就进入了梦乡。

但他一直都吃着她做的饭菜,因为他不怎么会做饭,也没炊具。他曾说起要去买炊具,但她劝他别买,说即便要自己开火,也可以用她的炊具,反正只一套炉灶,不可能两人同时做饭。再说她做一个人的饭也是做,做两个人的饭还是做,有个人帮吃,她做的还带劲一些。

他每晚回家,都会在饭桌上看到一个纸条,是她留给他的,说做了哪些菜,哪些可以凉吃,哪些要热吃,哪些要配什么吃,哪些可以明天带学校去吃等。

他开始还有点担心艾滋,但看到她很健康的样子,就觉得她不可能有艾滋,再说艾滋也不是通过食物传染的,只要口腔没伤口,接吻都不会传染艾滋,更别说一个锅里搅搅勺子了。

吃了她做的饭菜,他总是有种欠债感,总想着报答她,恨不得每天都把她家的草坪割一遍,还盼望早点下雪,天天下雪,那样他就天天铲雪,还清欠她的人情。

但C市老是不下雪,而草却越来越不需要割了,即使要割,也是一下就割完了,让他感觉对不起每个月几百块的房租,更对不起她每天做的饭菜。

他也想过坚决不吃她做的饭菜,坚决自己做了吃,但又觉得那样很做作,而且他也不可能半夜三更回到家里还在厨房做饭,搞得玎玲咣啷响。

慢慢的,他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所谓“要抓住男人的心,必先抓住他的胃”恐怕真有道理吧,而且把“胃”换成任何一个部位都讲得通。

像他这样,不管胃被她抓住没有,但歉疚感总是有的,总觉得受了人家的好处,就得报答人家。如果她现在倒在他怀里,要跟他做爱,恐怕他还真没勇气推开她。不一定是因为爱上了她,就是有种欠了她的情因此不好拒绝她的感觉。

他估计很多男人都是这样出轨的。

但如果他真跟她做了爱,事后肯定会内疚万分,觉得对不起云珠,也对不起她,肯定会把几方的关系都搞糟。

他估计很多出轨男人都落入了这种糟糕的处境。

好在她从来没倒在他怀里的意思,倒是经常倒向别人的怀里。

有个周末,他因为跟云珠约好视频,所以晚上回家早一些,正碰上她从外面回来,是一个男人送回来的,白人,长得高高大大的,很帅气的样子。

他的车开到门前的时候,被那人的车挡住,进不了车库,只好停在那车的旁边,下车来看究竟。结果看见那两人在车边吻别。那人比她高一两个头,不得不弯下腰去吻她,虽然有点别扭,但也屈尊俯就到深情的地步。

他想躲开,退回车里去,但两人都已经看见了他,停止了拥吻。

她对他“嗨”了一声,介绍说:“This is my roommate, Yuwen。 Yuwen,  this is my date John.(这是我的室友,宇文。宇文,这是我的约会对象,约翰。)”

John主动跟他打招呼:“Hi, You-Wyne! Nice to meet you!(嗨,有万(宇文),见到你很高兴)”

他也只好回应:“Nice to meet you , too(见到你也很高兴)。”

而那人又抱着她亲吻开了。

他有点不耐烦地回到车里,不知道他们要吻到什么时候,想把车扔外头算了,又有点不忍。虽说是辆旧车,也是他开的第一辆车,还是很有感情很爱惜的,为了这么个人把车扔外头,好像太不服气了。而且他现在停在车库外面右边空地上,正挡住车库里她的车,如果她明早要出车,他还得起来移车才行。

最后那两人终于觉悟了,结束了漫长的告别仪式,那男人把车从车库前的水泥地上倒出去,对她挥挥手,开走了。

他急忙把自己的车倒出去,占据那男人刚才的位置,用遥控打开车库门,把车开进车库。

等他关了车库门,走进屋内的时候,发现她正站在通道里等他,看见他进来就说:“今天回来这么早?”

“嗯。”

“吃晚饭没有?”

“带饭到学校吃了的。”

“冰箱里有今天我做的菜,再吃点?”

他一点胃口都没有,推辞说:“算了,今天不吃了。谢谢你。”

她又邀请说:“喝点酒?”

他不明白她今晚兴致为什么这么高,咕噜说:“啥事没有,喝什么酒啊?”

“没事就不能喝酒?”

“没事喝什么酒?”

“那得有什么事才能喝酒?”

“总要有点什么值得庆祝的吧?”

“哦,那就庆祝我找到一个date(约会对象)吧。”

“date是什么?”

“你不知道date是什么?”

“我只知道date是——日子。”

她格格笑起来:“你太搞笑了。你不喝算了,我一个人喝。”

他闷闷地上楼去了。

那晚等云珠也等了半天才出现,他有点不快地问:“不是说好十点的吗?”

“是十点啊,这不才十点过——二十八吗?”

“差不多过了半个钟头了。”

“怎么了?耽误你大事了?”

他不吭声。

她问:“大周末的,你有什么大事呀?”

“没什么大事。”

“那我迟点怕什么?”

“人总要讲信用吧?”

“又不是别人,搞那么严肃干什么?”云珠有点不高兴了,“我跟你在一起,是为了开心,你别搞错了。”

他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过分,马上做检讨:“对不起,是我的错。”

云珠原谅了他,关心地问起语言学校的事来:“怎么样啊?有没有希望?”

“就是钱还没凑齐,等钱一凑齐,肯定能办好。”

“要等多久才能凑齐啊?”

“我现在一个月能省下一千来块——”

“那得省到哪天去啊?我一学期的学费是五千多块,你不得省五个月?那就搞到明年去了,办签证还要花点时间,那就只够进明年秋天那个班了——”

“那怎么办呢?”

“你不能问——老杨他们借点钱先交上?”

“老杨哪里有钱借给我?他岳父岳母来了,很花钱,他都恨不得问我借钱呢。”

“那就问Grace借点?”

他相信Grace肯定拿得出这几千块钱来,但他不愿意向她开口,便推脱说:“我正在找餐馆工,如果找到的话,很快就能把你的学费挣出来。”

“那你也可以先借了再还啊。”

“我总觉得——不好意思开口问人借钱。”

“又不是不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好意思,我自己对她说吧。”

他一听就慌了:“别别,你别找她借钱,那样更不好。”

云珠不痛快了:“这样也不好,那样也不好,你是不是——有了什么别的打算,根本不想把我办到美国去了?”

“怎么会呢?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

那晚的视频就那么疙疙瘩瘩地结束了,虽然云珠还说要给他跳脱衣舞,他也没什么兴趣了,推说那样也不能给她带来什么快感,免掉了。

不知道是不是比平时睡得早了点,那晚他老是睡不着。一旦睡不着,就觉着肚子很饿,但又不好意思下楼去吃东西,只好硬挺着,只挺得肚子咕咕叫,越发睡不着。

最后,他没办法了,硬着头皮下去吃东西,发现Grace还没睡,端着杯酒在那里看电视呢。

他自嘲地说:“有点饿,下来找点东西吃。”

她没理他。

他到冰箱里找了些食物出来,在微波炉里热了,坐在饭桌前吃。

她好像刚发现他,端着酒杯走过来,坐在他对面,说:“我也饿了。”

他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有点喝醉了的样子,两眼微醺,两腮泛红。

他急忙到冰箱去端出几盘菜,拿到微波炉里热了,端上桌来,又给她拿副碗筷。

两人对坐着吃,开始都吃得很斯文,过了一会,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就都放开吃起来了。

她哈哈大笑:“原来你也饿极了啊?”

“嘿嘿,你也是?”

“我也很饿。”

“那你怎么不吃点东西呢?”

“我晚上八点过后一般不吃东西。”

这个说法他太熟悉了,便老练地问:“为了保持身材,怕长胖?”

“哈哈,你也知道?那么你呢?刚才怎么不吃东西?”

“我也是八点之后不吃东西。”

“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每晚回来都超过八点,每晚都吃了东西的,就今晚没吃。”

他撒谎说:“今天跟云珠约了时间,怕晚了,所以没吃。”

“云珠节食不节食?”

“怎么不节?女孩子都怕长胖,都节食,什么八点之后不吃东西,就是听她说的。”

“她胖吗?”

“一点都不胖。”

“你喜欢她胖点吗?”

“我?嗯——胖瘦都喜欢。”

“只要是她?”

“嗯,只要是她。”

她赞赏说:“很难得啊。”

“什么很难得?”

“对自己的女朋友胖瘦都喜欢的男人很难得啊。”

“美国人不在乎女人胖瘦吧?”

“怎么不在乎?才在乎呢。”

他鬼使神差地说:“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是个——大胖女人——”

“真的?多胖?”

“很胖——”

“哈哈哈哈,你在梦里是不是觉得我很恶心?”

“嗯——是有点恶心——”

“那是因为我不是你女朋友啊,如果是你女朋友,你不会觉得恶心的——”

61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30)

  1. 跟读中!

  2. 沙发

  3.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抢!

  4. 就目前的这些章节,我觉得Grace比云珠更可爱呢。

  5. 没抢到沙发

  6. 先占位,再慢慢看。

  7. 呵呵,那个“有万”的发音,好有画面感。

    最后一段,突然想起《奋斗》里的一个镜头,男主和女友,女主和男友在一起吃饭,但是席间,两人之间有一种相吸的磁场,很强大,无论什么都挡不住,就算是背叛了自己的女友和男友也要在一起。

    我也嗅出了这磁场的强力。

  8. 云珠想读语言学校,自己又不出钱全靠宇文忠吗?我感觉云珠对美国的热情大过她对宇文忠的感情。

  9. “那我迟点怕什么?”

    “人总要讲信用吧?”

    “又不是别人,搞那么严肃干什么?”云珠有点不高兴了,“我跟你在一起,是为了开心,你别搞错了。”

    ===============================================

    恋爱时,这些看似不起眼却引来不快的小事,其实就是因为两个人的价值观生活态度差异造成的,但在热恋期间,貌似就忽略了。但真的过起日子来,还是要同步的。要信用,两人都讲,要守时,两人都守,否则,很难同步。

  10. 八一八:老宇内心的“天平”开始倾斜了,自己都要蹦出“欠债肉还”的念头了,云珠又逼紧,里外夹击下,此时如果和Grace交个手,保不齐擦出点火花,有小罗的先例,老宇未必能守住“石身子”,最后不得不“无以回报、以身相许”:)

  11. 一个男人的梦里出现了一个女人,还是裸体的,当面对这个真人时,多少有些异样。宇文说出了这个梦,而且特意说很胖很胖。

    一般梦里的人,和现实中的人,胖瘦不会很离谱,若男人梦到女人很胖,多半是梦里看到了她的肉体。Grace很聪明,她猜到了。并很大胆地追问。呵呵,今天她很开心,找到了约会对象。并且想庆祝都没庆祝,有些遗憾。夜半两人都饿了,她的开心更得以继续蔓延。

    但愿此时的宇文老弟,不要以为是Grace在语言勾引哦~

  12. 云珠为什么非要阿忠帮她出学费呢?她不是还有一辆十几万的车吗?何至于表示要向从未谋面的Grace借呢。
    我觉得女孩子最好不要用男孩子很多钱,更何况阿忠也是一个穷学生,云珠应该多替他着想,而不是去埋怨他。

  13. 宇文老弟还是多幽默的,跟幽默的男人谈起恋爱来,确实很有意思。女孩要是也幽默,或者语言不见得幽默,但很懂幽默,那对手戏就很精彩。

    那些恋爱中的对白,如果双方记性都够好,一定不会忘掉很多经典桥段。多年后回味时,都蛮有乐趣。

  14. 赵云终于找到克星了。这样的法盲+辛勤的人肉工作者,是该被Grace修理一下才好!

    猜想一下哈:Grace既是赵云的人肉终结者,又是云珠爱情的终结者。宇文是Grace名誉和人身安全的守护者。

  15. 不论现在宇文是否爱上Grace,碰见Grace的date, 影响宇文的心情了。

  16. 赵云想了一下,说:“好吧,我把那些照片删掉。看着,这张,删了哈。还有这张,也删了。好了,我都删了。你也帮我带个话,叫她把跟我有关的录像带销毁掉。”

    ———————————————————-
    感觉这个赵云删除的动作有点假 在垃圾站里的文件还是可以恢复的

    同意秋声,云珠自己有车有工作 学费全部让宇文出 有点不合适阿 个人觉得不太像踏踏实实两个人要过日子的样子

  17. 到处都是枫叶

    我和yuna、秋声有同感:云珠自己想读语言学校,好歹自己也要凑点钱吧,想着让宇文找老杨借、找Grace借的,就是没“想到”这钱本该自己出的。

    不过,从前面部分来看,云珠是很想到美国来的。现在有了出来的希望,她却没有趁热打铁, 宇文赞助一部分,自己再凑一部分,赶紧把自己弄出来再说。也许她确实没有余钱(月光族)?也许是太精明了,不想把自己的钱赔进去(不过这钱用作留学的学费,应该也不算赔本吧)?

  18. 回复“yiyi”:

    把你的贴删了。你的分析不是完全没道理,但三番五次使用“失身”这种词,听着别扭,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封建。

  19. 好像云珠挺有钱的,五千美金不至于拿不出手吧。既然急着要出国为什么非要忠全出呢?还逼着他到处借钱。。。感觉有些不可思意。

  20. 小说从宇文忠的角度来述说,我们只知道宇文忠实是爱云珠的,他为了能把她也办过来,节衣缩食来为她凑学费。但云珠是否爱宇文忠则要打上大大的问号了?真爱一个人,怎忍心让他一个人受苦?怎忍心让他一个人为难?退一万步说,这学费也应该是两个人共同努力来并凑吧? 当时的宇文忠被爱情蒙住了眼睛。

  21. 宇文爱云珠,似乎主要是她的形象使他赏心悦目,但他好像跟 grace 更情投意合。

  22. 老宇看到grace约会,心情不爽,估计有点爱上grace。grace一出场就有云珠的影子,爱上也是可能的。

  23. 新浪艾园的suumer

    赵云要求grace删除录像,让我想起了到艾园捣乱的白痴。

  24. 新浪艾园的suumer

    没写完一不小心发出去了,接着写:
    grace回答得好:“那就要问她了,我在我自己家里录的像,上面怎么会有她。”“我以前没得罪她,她不是一样人肉我吗?她就是这样的人,得罪不得罪都一样。”
    赞grace一个!

  25. 同意胆小鬼和yuna的观点,目前为止,和宇文的感情,云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让人感觉有些摸不清;但云珠对于西式文化那么热衷,感觉有点过了,有些崇洋

  26. 云珠还是有许多可爱的地方,比如她肯花一天时间陪宇文买出国要用的东西,替他介绍家教挣钱,从没有向宇文要过东西,不说别人坏话等等。当然后面这段让宇文出钱的事情让人失望,但也可能有她没说出来的原因- 比如如果她的钱是靠跟有权的人的关系挣来的,而她不想再通过这种途径挣钱,而又不想把实情告诉宇文。

    到目前为止,宇文对Grace有好感,但好像也说不上有多么大的磁场,更好象是互相欣赏和一些些的爱慕?

  27. 宇文忠好像有点生气,因为看到Grace和John长吻。这个感觉描绘的太惟妙惟肖了。

  28. closetoyou2010

    特别喜欢这一篇的情景描述。对话都那么自然,情节发展也那么顺理成章,就像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或亲身经历的事那样真实、鲜活。

    怀疑赵云早就复制过PP,甚至将PP已贴出去了,否则她怎舍得真删了它们?

  29. 我怎么总感觉云珠其实不怎么爱宇文呢。。好像只是急切地想出国而已。。继续跟读。

  30. 执子之手偕老

    这集云珠让宇文出钱供她读书,我虽然不认同她的做法,但勉强还能理解,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她让宇文问老杨,Grace借钱,宇文不好意思借,她居然还想自己开口借,人家凭什么借给她,真有点不可思议。

    这点跟宇文的欠债感形成鲜明的对比,两人至少在这点上不是一类人。

  31. 貌似宇文兄看到Grace和John拥吻,有点吃醋喽:)
    云珠要出国,为什么要宇文忠一个人出这笔费用呢,应该是二个人共同想办法啊,况且云珠的经济状况好像还好过宇文,有车,妈妈还开的舞蹈教室,怎么着也应该可以想点办法啊。

  32. 云珠在学费问题上的做法还是可以理解的。

    1、她家是有个车,但那并不一定是她的车,可能是她家凑钱买的车,她没权利为了自己出国读书就把车卖掉,她母亲去舞蹈班似乎需要车,因为每次不是她家出车,就是崔家出车。

    2、她更愿意去I州读书,但宇文希望她到C大读书。既然宇文要她来C大,那么宇文掏钱也是可以理解的。

    3、她并没说要宇文一个人负责还钱,她认为她来美国后可以通过办舞蹈班赚钱,那么她可以还钱,但关键是要到美国来,不然就没班可办了,所以可以通过借钱的方式尽快到美国来(赚钱)。

    4、她和宇文已经是男女朋友,那就像一家人了,一家人还分什么你我呢?

  33. 一种女人把钱给男人用,另一种女人用男人的钱。但很多时候,男人爱的是那个用他钱的女人。

  34. 呵,静待事情发展吧,谢谢艾米的精彩的故事!

  35. 看来看去还是觉得忠太有福气了,身在异乡每天有人给做饭太幸福了!看来Grace要借酒发挥一下,忠还挺合作的。

  36. “他有点不耐烦地回到车里,不知道他们要吻到什么时候。。。”
    能都感觉到宇文的小小醋意了,情不知所起。
    感觉到了,那时觉得陈霭给藤教授做饭,藤也是为了每天能见到她呀,虽然Grace表达的漫不经心,但是那一点点牵挂和每天的做饭,也许到后来,宇文会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但是他这样的男子也许更容易纠结,怕对不起两个。

  37. 宇文同学在有些问题上比较浆糊,比如赵云这事,他听Grace一说,就觉得Grace有道理,但他和赵云一说,又觉得赵云有道理,回头再和Grace一说,又觉得Grace有道理:)

    什么是个人的合法权益,哪些行为是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宇文还不是那么清楚。

  38. 宇文的心情很有代表性,自己有女朋友,从来不觉得Grace应该吃醋,在她面前谈自己的女朋友,以及自己对女朋友的感情时,从来不掩饰。但看到Grace有男朋友,却不由自主地吃起醋来。

    也许他潜意识里认为Grace应该对他有点意思,一是因为外人都这么说,二是因为Grace对他照顾比较周到,所以他觉得Grace理所当然是喜欢他的。虽然他自己并没准备接受Grace的爱,但他已经有点享受这种“我知道你爱我,但我不会背叛我的女友”的良好感觉了。

    结果他却看到Grace有个白人男友,而且在他面前激吻,令他很受刺激:)

  39. 如果Grace有勾引宇文的意思,稍稍下点功夫就能成功,因为宇文现在已经产生了嫉恨John的情绪,为了战胜John,他会希望把Grace的心夺过来,夺过来之后是否和Grace结婚,那还另说。

    刚好云珠离得又远,而且已经有一些令宇文不舒服的言行,Grace现在插足是大好时机。

    但正如宇文已经料想到的那样,如果他和Grace有了那种关系,他会后悔,觉得对不起云珠,对不起Grace,最后变成个天天吃后悔药的可怜虫。

  40. 最近很忙,上来得很少。幸福跟读,谢谢艾米。

  41. “我只知道date是──日子。”——-哈哈哈,以前我跟宇文一样理解date,看电
    视的时候听见演员说: I have a date.我就觉得奇怪:就你有date,我们没有date?

  42. 宇文和云珠好象有代沟了,就是70后和80后的那种感觉,宇文是忍辱负重的70后,云珠是随心所欲的80后。Grace和宇文共同点越来越多,成为朋友和知已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深入发展就比较难,总觉得男女之间一但成为朋友,就不太可能成为恋人了。

  43. 艾米写得精彩.

    艾友友分析得透彻.

    谢谢

  44. 回复抹香鲸 | 一月 27, 2011于12:47 上午 | :

    感觉你脑子里的条条框框太多,什么“70后和80后”,还有“男女之间一但成为朋友,就不太可能成为恋人了”。

    难道70后就都“忍辱负重”,80后都“随心所欲”?男女成为朋友后就不能成为恋人的可能性有什么数据和科学支持?

    宇文的故事是一个个独特的人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人物鲜明的个性特征,也就是人性的不同侧面和表现,但硬往故事人物上套什么“70后和80后”很不合适。再次提醒:别把艾米的故事读到你自己框框里!

  45. 回复“抹香鲸”:

    你有几个贴掉进垃圾箱里,我看了一下,决定删掉,因为你的逻辑很成问题,乱造事实,乱下结论。

    比如你说动物界都是雄性比雌性漂亮,你由此得出结论,说女的应该比男的注重打扮,因为男的本来就漂亮。

    我不知道你这个结论是怎么推出来的,首先,用动物的特性推导人的习惯,是很荒谬的。按照你的逻辑,动物都没有自己的语言系统,那么人也不该有自己的语言系统了。

    其次,即便能从动物推导人类,那么你的推论还是错误的。既然动物界都是雌性不如雄性漂亮,那么人类的女性怎么反而该打扮呢?不是应该像动物一样,安心于雌性比雄性丑吗?

    前段时间,我拜托过你,叫你暂时别在艾园发言,因为你很多观点都是错误的。现在我还得拜托你,请你暂时别在艾园发言,因为你很多观点仍然是错误的。

    (拜托某些爱钻空子的人别纠缠于“人也是动物”,这里的“动物”指的是人类以外的动物)

  46. 回复“抹香鲸”:

    谁说宇文是70后?谁又说70后都是忍辱负重的一代?忍什么辱?负什么重?

    你这么信口开河,显得很白痴。

  47. 回复“马屁精”:
    如何管理艾园那是艾米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你的建议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
    就怕没人到你博客去跟贴,你想行使一下删贴的权利都不行:)

  48. 执子之手偕老

    回马屁精:
    这里是艾米的私人博克,她上什么贴,留什么跟贴是她的权利,倒是你凭什么跑来质问艾米“为什么”怎样怎样,你还是下去提高一下水平,搞搞清楚自己是谁吧。

  49. 回复“马屁精”:

    网名千万任你选,你选个马屁精,可见名如其人,告诉你,这里不需要马屁精!更不需要你来指点,你,赶紧离开!没人欢迎你!

  50. 回复“跟屁虫”:
    哟,你上艾园来揪谁呀,还搞文革那一套哪:)
    你和“马屁精”该上哪去上哪去吧哈,别来这里坏了艾园的空气:)

  51. 借用一下铅笔小新的话来回复一下跟屁虫:
    网名千万任你选,你选个跟屁虫,可见名如其人。

  52. 执子之手偕老

    网名千万任你选,你选个跟屁虫,可见名如其人。
    ———
    哈哈,9494

  53. 像马屁精、跟屁虫这些人,根本连是非观都没有,估计ta们也没什么正确的人生观,就是俩糊涂虫,可怜虫。外加还爱看热闹、挑是非,又不具备挑是非的脑子,出来混,就比较容易遭贬了。

    估计这些人,一直在艾园看主贴,看跟贴,看到说到自己心坎上的,要么不出声,要么穿个马甲跳出来叫一声好,却道不出为啥好;看到不如意的,也跟着骂几嘴,解解恨;看到有人指出来,跟贴哪里说的不对的,ta们就急眼了,赶紧出来不分青红皂白挑是非。巴不得上升到人民内部矛盾,再上升到敌我矛盾。

    这些可怜虫们,也不看看自己是哪根葱?艾园人发言,注重的就是智慧。而ta们缺的,恰恰就是智慧。

    想起了范伟演的某个劫道又想劫色的角色,仿佛看到这些可怜虫们,也要求把发言人的IC卡IQ卡,统统交出来呢!

  54. 回复“马屁精”“跟屁虫”:

    你们两个(或一个)就不能硬个气不到艾园来?既然你们看不惯艾园看不惯我,干嘛还赖在这里呢?难道不赖在这里,你们就活不下去?你看我就不去你们的博客,照样活得好好的。

  55. 这位厚颜无耻的马屁精,写个氛围都不会。还想茁壮成长,你再怎么成长,都是一渣!

  56. 回复“马屁精”:

    把你用过的几个IP封了,你得找些新IP才能发帖,让我们看看你能找到多少IP。

    把你的“马屁精”ID也封了,你下次换个ID,就叫“吃饱了撑的”吧。

  57. 从本集的描写来看,我觉得,宇文已经喜欢GRACE胜过云珠了,虽然他自己都没敢对自己承认呢,但他的心,已经慢慢被开始偏离了吧。

    另,我还觉得,GRACE坚持不删录像是对的,万一赵云已经保存了一份在电脑里了或其它什么地方了呢(也许赵云自己在当着宇文的面删照片时都忘了在别地过了)?万一日后会否再有什么隐患呢?

  58. “对自己的女朋友胖瘦都喜欢的男人很难得啊。”

    ———嗯,这种喜欢,才是喜欢内在胜过喜欢外表的真正的喜欢吧。

  59. 恨不得每天都把她家的草坪割一遍,还盼望早点下雪,天天下雪,那样他就天天铲雪。

    ——–我这种心理也十分强烈,上学时,觉得花母亲的钱,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我从来都是憋若干天实在不行了才张嘴要钱),于是每每放假回去了,恨不得把地里的农活都给她干了,让她高兴了,我才觉得心安一些。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