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31)

听Grace说到大胖女友,宇文忠努力想象了一下云珠变成大胖女人的样子,但想象不出来,只好老实承认:“想象不出来云珠会那么胖。”

Grace好像愣了一下,随即笑起来,说:“说明她妈妈不胖,如果她妈妈胖,你肯定能想象出她长胖的样子。”

“嗯,她妈妈一点也不胖,以前跳芭蕾舞的,到现在都是很好的身材。”

“那你女朋友也不会长胖的,叫她别那么担心。”

“你妈妈也不胖,你也不会长胖的。”

“但我爸胖啊!我有些地方很像我爸——”

他看了她一眼,觉得这话有道理,因为她跟照片上她妈妈的像不太一样,除了皮肤有点黑,眼睛很大之外,其他都不像。而皮肤也没她妈妈那么黑,只是比云珠黑些而已。

灯光之下,喝了点酒的她显得很年轻,一点不觉得是三十多岁的女人,更看不出是嫁过人死过丈夫的寡妇。

她也正看着他,眼神有点高深莫测,吓得他立即低下头去吃饭。

两人放开肚皮饱餐一顿后,他去洗碗。

她问:“你女朋友到美国的事办好了吗?”

“正在办。”

“办签证?”

“还没到那一步,要先让C大的language program(语言项目,语言班)录取她才行。”

“很难录取吗?”

“不难,交钱就行。”

“那就交啊。”

“但是我现在——还没那么多钱交。”

“她的学费为什么该你交?”

他还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好像天经地义就是他的事一样,被她问起,才认真想了一下理由,回答说:“她本来可以去I大那边读书,是我想她到这里来读,所以我觉得——该我交这笔钱。”

“你考虑得很周到,但你到哪里找这么多钱交呢?”

“我正在几个中餐馆找工,找到了就可以凑齐这笔钱。”

“我先借给你这笔钱吧,你打了工还我。”

他很不好意思:“那怎么好?”

“有什么不好?又不是不还。”

“你真是——太好了。”

“我就见不得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她当即就上楼拿了支票本下楼来,问了数目,开了个六千美元的支票给他:“快去给你女朋友报名吧,早点拿到录取通知,早点签证,还可以赶上明年春天那个学期。”

他感激不尽地收下了,发誓说一挣到钱就还。

她问:“她读完了语言学校,准备干什么呢?”

“呃——读完了就考托福GRE。”

“要是考不过呢?”

这个他还没考虑过,只在想着怎么把云珠弄进语言学校呢。

她安慰说:“我不过是从最坏的角度考虑罢了,也许她人聪明,读一学期语言学校,就把托福GRE考过了,那时她就能读个学位,说不定还能拿到奖学金什么的。万一考不过,还可以继续读,一直读到考过为止,或者跟你结婚,就变成了F2(留学生家属签证),身份就没问题了。”

他听了她这番话,很受鼓舞,回到卧室就给云珠打电话报喜。

云珠也很高兴:“真的?她自己主动提出借钱给你的?”

“完全是主动的。”

“我说她会借的吧,你还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是不好意思嘛。不过这样不是更好吗?是她自己主动借的。”

“主动借被动借,都是要还的。”

“我知道。”

云珠感叹说:“有钱真好啊!不光可以实现自己的心愿,还可以帮助别人实现心愿。六千块钱,对她来说算个什么呀!但对我们来说,却是雪中送炭。世界上这种好心的富人多些就好了。”

“她现在还不是富婆,因为她还没拿到遗产。”

“还没拿到啊?那什么时候才能拿到?”

“我也不知道,只听她说还在打官司。”

“也许是怕别人贪她的财产才这么说的吧?”

“也有可能。”

“你说,如果我们有了这么多钱,该怎么用啊?”

“呵呵,我就不操这个瞎心了,根本不可能的事嘛。”

“怎么不可能呢?难道我们就没这个福气吗?”

“这不是福气,是运气。”

“难道我们就不能有这个运气吗?”

“我们怎么有这个运气?难道也去找个富人结婚?”

云珠想了想,说:“我们去买彩票怎么样?”

“有人买了一辈子都没中到大奖。”

“但有人买了几次就中了大奖呢!Grace的丈夫说不定就是买彩票买成富翁的。也许刚开始并不富,穷光蛋一个,所以看上了她,娶了她,但后来中了头奖,暴富了——”

他拗不过她,答应从明天起开始买彩票,她说她也会在中国那边买,无论哪边中了,都是两人有份。等他们成了富翁富婆,他们也像Grace一样,慷慨帮助那些没钱的人。

那段时间,还真有中大奖的兆头,他请老杨帮忙找的餐馆工有了回音,就在老陆的老婆那个餐馆,是个送餐工,每周只干两个晚上,但因为都是周末,生意也挺不错的,点餐的人多,小费也还可以。他第一天送餐,路不熟,带着GPS都找错了好几回,有一次还把带去的饮料忘了拿出来给点餐的人,结果人家打电话到餐馆来,老板只好叫他再跑一趟。

就这样笨手笨脚,他那天还拿到了几十块钱小费,再加上餐馆发的基本工资和汽油补贴,总共有七十多块钱。

他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家,刚好Grace还没睡,在看电视,听到他回来,就过来问他:“怎么样?没撞车吧?”

“没有,没有,就是走错了几次路。”

“不是有GPS吗?”

“但是有点听不太懂。”他拿出当天赚的钱,“有七十多呢,都交给你。”

“交给我干什么?”

“还你呀。”

“你这么一点一点地还?那我还得给你记个帐才行。你收着吧,等凑齐了再还我。”

他想了想,把钱收下:“也行。”

她交待说:“学生打工是非法的,别搞得你那些同学都知道。”

“他们不会说出去的。”

“没事就不会说出去,等到哪天你得罪了他们,他们就会说出去了。”

“那倒也是。”

他那天晚上就迫不及待地给云珠打电话,汇报打工赚钱的事。

云珠也很兴奋:“哇,送餐都能赚这么多钱啊?那要是我到美国来办个舞蹈班,不是可以赚更多钱啊?”

“不知道这里兴不兴办舞蹈班呢。”

“怎么不兴?我们以前舞蹈学校的一个人就在美国办了个舞蹈班,专门教幼儿芭蕾,才赚钱呢。我现在是不能来美国,只要我来了,肯定能赚到钱。”

他想想那个前景,的确很鼓舞人心,至少比老杨老陆他们强多了。老任虽说家里比较富,但老任还没对象啊,那不等于白有钱了吗?

他的美国梦又渐渐明媚起来。

打了几次工,他觉得钱包有点鼓了,腰杆子有点硬了,就想实现以前对云珠许下的愿,给她买名牌鞋。

那次是他出国之前,慧敏请他们俩吃饭,然后云珠开车送他回寝室,在车上谈起慧敏,他感叹说:“很不错的一个人,怎么就走错了这么一步,做了二奶呢?”

云珠不同意:“做二奶就叫走错了路?”

“可不是走错了路么?”

“对有的人来说,可能叫走错了路,但对慧敏来说,也不算走错了路。她以前那个丈夫,又穷又小气,慧敏跟着他肯定是一辈子受穷。”

“但是——她做这个二奶——多下贱啊!”

“有什么下贱的?你要是真认为她下贱,你干嘛拿她的钱?”

“我——我拿的是我的劳动所得。”

“她拿的也是她的劳动所得啊。嘻嘻,只不过你们的劳动场所不一样而已。”

“那你是不是也愿意做二奶呢?”

“我?没那个必要。”

“为什么?”

“我老妈又没生重病,我干嘛要做二奶?”

“如果——我哪天生了重病呢?”

“生了再说嘛。”

“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我生了重病,你还是有可能做二奶的?”

“喂,如果你生了重病,我给人做二奶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还想怎么样?”

他咕噜说:“我宁可病死。”

“你们男人真奇怪,宁可病死,也不愿意老婆给人做二奶赚钱来治好你们的病。难道女人的贞操比你们的命还重要?”

“那样把病治好有什么用?还不如死了算了。”

“呵呵,随便你,你要宁愿死,就预先告诉我一声,我就不淘神费力去救你了,就怕你到时候哭着闹着求我救你哦。”

他咬牙说:“我肯定不会。男人不能活得这么窝囊。”

“但是慧敏的妈不是男人啊。”

“唉,她也算是为了救她妈才——跳这个火坑的。”

“干嘛说得那么悲壮?什么火坑不火坑的,慧敏也过得不错嘛,你看她吃的穿的住的,都多好啊。”

慧敏吃得好住得好,他是能看见的,但穿得好他倒不觉得:“她穿得很好?”

“你没发现?”

“不觉得。”

“呵呵,你是个时尚盲嘛,当然不觉得。但你没发现我今天都没敢背我那包?”

他的确没发现,但他不愿意承认:“为什么不敢背?”

“因为我那个是A货,她的是真品啊!平时没人背真品的时候,我背背A货没什么,反正也没几个人懂。但碰到她这个背真品的,我就不敢背我的A货了。”

“什么A货?”

“就是仿制品啊。”

他豪气上来了:“什么包这么稀奇?等我挣了美元给你买一个真品。”

“哈哈哈哈,别吹了,那个是小香2.55,几万块钱一个,折合成美元也要几千,你一个穷学生,买得起?”

他想了想,自己每月的奖学金也有一千多,存几个月,还是买得起的,便咬牙说:“买得起,我给你买个3.0的,超过她!”

她笑昏了:“哈哈——,你以为这是电脑游戏?她有2.55,你就升级买个3.0?你这个时尚盲!2.55代表的是年份,55年2月的式样——”

“55年?这么老了还是时尚?”

“说明她家的产品吃香嘛,几十年经久不衰。”

“那就买2.55。”

她开心了:“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几千美元的小香就不指望你一去就能给我买了,等你攒够了钱再买吧,你先给我买双慧敏今天穿的那种鞋吧。”

“她穿的什么鞋?”

“CL的。”

这个牌子他倒不陌生,那次云珠给他做导购的时候提到过,好像是说在美国打折时只要几块钱,便一口答应:“好的,我一拿到工资就给你买两双寄过来。”

“买两双?这么豪华?”

“不就十几块钱吗?这点钱我还是拿得出来的。”

“十几块钱?你当成什么鞋了?”

“你那次不是说CL的鞋在美国几块钱就能买到吗?”

“我哪里有说过?”

“就是那次啊——”

“哦,你肯定搞错了。Christian Louboutin的鞋最少都是几百美元一双的,好的都得上千。慧敏穿的那双,是人家从美国带回来孝敬她老公的,听说上千美元呢——”

“什么鞋呀,值这么多钱?难道是金子做的?”

“是不是金子做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鞋是好莱坞影星的最爱,几乎人脚一双,能不贵吗?”

“穿了这么贵的鞋,不得把脚扛肩上走路?”

“穿的人不用扛,但看的人就会把他们的脚捧得高高的——”

他始终不明白什么鞋能值这么多钱,但他知道云珠的开心能值这么多钱,那就不管了,买了再说吧,就算云珠穿一天,那鞋就豁口了,只要那一天云珠穿得高兴,也值啊。再说,如果那鞋穿一天就豁口,云珠也就不会再让他买了,那就等于买断了那鞋在云珠脚上的专利权,也值啊。

38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31)

  1. 跟读中

  2. 老三

  3. 今天更早。争取明天进前三

  4. 站个地儿

  5.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不知道是名牌穿人,还是人穿名牌?

  6. 云珠这一代人的价值感还真是大有不同啊,他们更现实,更自我。她和宇文真的不是一类人,但热恋中的人又怎么察觉到这些不同了?

  7. 宇文老弟把以前云珠说的几块钱能买到的CK衬衣,记成几块钱能买到的CL鞋了,都是C打头的。

    云珠喜欢的东西,和我们办公室女孩子们,是非常相似的。对时尚的追逐,对某些社会现象的态度。

  8. 先找到坐位再慢慢细读。

  9. “他拿出当天赚的钱,“有七十多呢,都交给你。””

    —- 宇文同学真是实诚啊,GRACE又有钱又漂亮,周围对她心怀不轨的人可能不少,难得碰到这样一个实心眼的长得又还不错的,自然会有好感,愿意帮助他。

    前面提到癌症遗传,这集又聊到为钱而当二奶,最后不会真有人生病,另外一人为钱结婚吧?

  10. 先占位,再慢慢看。

  11. 前面提到癌症遗传,这集又聊到为钱而当二奶,最后不会真有人生病,另外一人为钱结婚吧?

    That’s must be the reason Grace got married before

  12. 跟读中…..

  13. I think so too , maybe yunzhu turn to other person ‘s girlfriend,than wenzhong will be grace’sboy friend

  14. 云珠让我想到了绝望主妇中的gaby,活的挺真实的

  15. 我猜grace的中文名是不是也叫云珠啊!哈哈!因为她听到宇文说云珠时一愣。

  16. 不能说云珠不好,也不能说GRACE好得就不得了,不同时代不同家庭长大的人,都会有不同的价值观,但两个女子,都是善良而可爱的,只不过,云珠相对更年轻一些,对一些事情还是想象得更简单更幼稚一些(想想我们年轻时,谁没做过中大奖的梦,连给谁买啥都安排好了),而GRACE的说话与做事,更被时间打磨得韵味十足了。

    并且,从天然的气味来说,GRACE和宇文的味道更接近一些,即艾园所说的是同类吧。

  17. 他拿出当天赚的钱,“有七十多呢,都交给你。”

    “交给我干什么?”

    “还你呀。”
    ——-哈哈,宇文真是可爱,和上集的期待下雪想给人家一遍一遍扫雪一样的迫切心理哈:)

  18. 新浪艾园的summer

    前面提到癌症遗传,这集又聊到为钱而当二奶,最后不会真有人生病,另外一人为钱结婚吧
    —-我也有这样的猜想。

  19. Grace的妈妈是乳腺癌,她自己好象30多了还没孩子,得乳腺癌的概率比生孩子早没有家族遗传的女人要高很多,看了上集我就开始替她担心了…… 希望我是杞人忧天。

    很希望Grace和宇文忠能擦出爱的火花:)

  20. 小香和CL的鞋,长见识了,谢谢艾米的时尚指导

  21. 宇文为什么不考虑攒钱?应先把钱还上再享受爱情。可以看出,他乐意满足云珠的名牌情结。

  22. 刚古狗了一下,CL的鞋高跟的巨多, 我大概这辈子与它无缘了:)

  23. “我就见不得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GRACE是不是有过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的痛?喝酒是不是也为这个? 我也觉得像“鱼皮”说得那样,GRACE的名字也可能叫云珠。

  24. 上集Grace提到“如果我是你女朋友,你就不会觉得我胖得恶心了”,本来是有点拉近关系的意思的,但宇文老弟却由“女友”想到云珠身上去了,真是令Grace失望。

  25. 回复“33气温”:

    宇文不是在攒钱吗?一个月攒一千来块,那不就是用来还Grace的吗?你的意思是他应该把买鞋的钱也攒起来,但那对于还钱能加快多少?而他买了这双鞋,就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也让云珠高兴了,何乐而不为?

  26. 在借钱这个问题上,有三种不同态度。一种是坚决不借钱,不管是问私人借还是问银行借,都不借,宁可不住房不买车,也不“欠债”。第二种是可以问银行借,但绝对不问私人借,问银行借是“贷款”,问私人借是“欠债”。第三种是只要借得到,问谁借都可以,按时还掉就行了。

    云珠很明显是第三种态度,只要借得到,就先借钱,她可以尽早来美国,尽早开始赚钱。宇文不好说,可能是第一种,可能是第二种,他现在还没贷过款,不知道他对贷款是什么态度,但他肯定是不愿意问私人借钱的。

    有人会赞赏云珠的借钱观,认为那是有经济头脑,也有人会赞赏宇文的借钱观,认为那是有骨气。

  27. 雪浪风涛惊旅梦

    看来Grace是非常信任宇文忠了。

  28. 三人都是好人好福气,云珠遇见了忠,忠遇见了Grace, Grace 遇见了富翁。云珠很可爱,思想开放,活得真实,心眼儿也不错。目前看来,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这三人应该都能处理好。

  29. 也许要等到某个重大事件发生之后,宇文才会理解Grace对他的爱。现在他一心都在云珠身上,就像《飘》里的郝思嘉一心只在卫希礼身上一样。总要等到幻想全部破灭的时候,他才会发现真正爱他的人就在身边。

    希望这个发现不要来的太晚。

  30. 云珠还年轻,还在“榨取爱情”的年龄,没到“为爱奉献”的年龄。

    不过正如“十年忽悠”所说,男人往往爱的是“榨取爱情”的女人,而不是“为爱奉献”的女人。

  31. 只要不是太小气的男人,都是喜欢送礼物给女人的,看到自己的礼物能让女人那么欣喜若狂,很能满足男人的虚荣心。

    当然这是结婚前,或者偷情中。一旦女人成了老婆,男人就没那么多心情送礼了,一个原因是大功告成了,送不送礼,老婆都是老婆。再一个是因为老婆也不会为礼物那么欣喜若狂了,自己的老公嘛,难道不该送礼吗?

  32. 这个“云中之珠”指的会不会是grace呢,宇文忠发现她是自己的真爱后,她不幸得了癌症,离开了人世,成为了真正的“云中之珠”。
    希望现实不是这样的。

  33. 也来猜一个。现在还没有结局,好像在迷雾中。但故事依稀有根线,方佛是个三人逐:宇文追云珠,grace追宇文,结果都没如愿。云珠成了宇文的云中之珠,宇文成了grace的云中之珠?不晓得这个直觉对不对,瞎猜

  34. 宇文忠这样的男朋友很难得,为了云珠读语言学校,努力打工挣钱,完全没有计较出这笔钱吃不吃亏。

  35. 但乳腺癌的确有家族史,基因是很重要的原因。据说有的人通过查基因,发现自己属于乳腺癌高发人群,就在癌症发生前做手术把乳房切掉。

    现在整形手术很先进,切掉乳房后做个整形就行了。

  36. 我是个时尚盲,不知道CL的鞋,小香2.55也不知长得啥模样。
    昨天到书店逡巡了一圈,找了本《我的100件时尚单品》恶补了下,这才发现以上两件都赫然在列,小香2.55更是作者推荐收藏的三个包包之一。
    看到小香的图片,还是很眼熟的,貌似有几次逛街的时候见人背过,真假那就不知道了。

  37. closetoyou2010

    我也是个时尚盲,读艾米的故事顺带长时尚知识,真好!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