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32)

为女人买鞋,这在宇文忠还是第一次。他虽然知道鞋的牌子,也知道云珠穿多大的鞋,还知道云珠要哪个颜色,但他不知道C市哪个店才有那种鞋卖,更不知道在哪里买才合算,他得请个懂行的陪着去才行。

Grace在这方面肯定是内行,但她太忙了,平时忙上班,周末忙约会,他很少能逮得住她。赵云他是不敢请的,可别让她暗中使坏,唆使他买个假货或者什么上当货。

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求助于朱洁如。

通过这段时间的共事,他发现朱洁如这位传说中的“反共专家”其实也不算反共,从来没跟他说过计划生育的事,也没攻击过党和政府,倒是很热爱祖国的样子,经常讲她去过大陆的哪里哪里,那里的风光多么多么美之类。

当然,朱洁如也爱说台湾的哪里哪里多么美,但他觉得这个不叫反共,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吗?说台湾美,那不就是说中国美吗?应该算爱国吧?

有时老杨问起,他就如实汇报。

但老杨总是严肃地告诫他:“你可不能麻痹大意,老李就是这么掉进她的陷阱的。只要学期末对助教的评分还没搞,你就不能高枕无忧。”

现在他想请朱洁如带他去买鞋,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但他安慰自己说,我请她帮我女朋友选个鞋,与政治完全无关,应该不会掉进她的陷阱吧?

朱洁如很高兴帮这个忙:“给女朋友买鞋?好温馨耶!周末我陪你去吧。”

周六早上九点多钟,他就起了床,漱洗了一下,穿好衣服,下楼去吃早点。

他正在往面包上抹花生酱,Grace下楼来了,穿着一件毛绒绒的浴袍,腰里系着根同花色的带子,很大的翻领,露出里面带花边的睡衣。

她在家时,除了做饭,其他时间都是这身打扮,不同颜色的浴袍,不同颜色的睡衣,但基本都是睡衣+浴袍。

他刚开始看她这种打扮的时候,心里还有点犯嘀咕,以为她是穿了勾引他的,但天天看她这样打扮,就知道她不是勾引他了,哪有天天穿这身勾引人的道理?如果一次勾引没成功,也会换个装束再试了吧?

他曾跟云珠说起Grace在家的穿着,云珠笑他老土:“人家外国人在家都是那样穿的,里面那个才是睡衣,外面的是浴袍,比穿T恤短裤正规多了。你也去买件浴袍在家穿吧。”

“我才不穿那玩意呢!”

“那你就光胳膊光腿在她面前晃悠?”

“哪能呢?我都是回到卧室才脱外衣。”

不过Grace今天这件毛绒绒的浴袍他还是第一次见她穿,看上去很像云珠床上放的那个毛公仔,绒绒的很可爱。

他跟她打招呼:“Morning(早上好)!”

“Morning(早上好)!今天起这么早,要去哪儿呀?”

“去outlet mall(奥特莱斯,厂家直销中心)。”

“你还逛outlet mall?”

“嗯,给我女朋友买鞋。”

“哇,你不简单呀,还会给女朋友买鞋?你知道她爱穿什么鞋?”

“知道,她想要‘萝卜丁’的鞋。”

她一愣,随即笑起来:“哈哈,Louboutin,还真像‘萝卜丁’呢。这是谁想出来的?”

“我听云珠说的。”

“你知道outlet mall里有‘萝卜丁’的鞋卖?”

“呃——我也不知道,是系里一个女生说的。”

“我记得我们这个outlet mall里没‘萝卜丁’卖。”

“没有?那怎么办?”

“可以到市里的mall(购物中心)里去买呀。”

“但是我已经跟她约好了去outlet mall——”

“那就先去outlet mall啰,逛完了再回市里买就是了。”

“如果outlet mall里没‘萝卜丁’,我去那里逛什么?”

“那里没‘萝卜丁’,但有别的东西啊,你可以在那里给你自己买点名牌衬衣什么的。”

“名牌多贵呀。”

“那里的名牌不贵,比零售店里便宜多了,像polo(波罗)的T恤,五十块钱就可以买一件——”

他一炸:“50块一件还不贵?我在沃尔玛都可以买五件了。”

他还真在沃尔玛花五十块钱买过五件T恤呢,因为云珠交待过,在美国天天都得换衣服,但不要每天都洗衣服,要攒多了一起洗,所以他一次性买了五件T恤,加上他从国内带来的两件,总共是七件,正好一天一件。

刚开始他是老老实实地一天一件,七件都穿完了,就用洗衣机洗一次。但后来他越想越觉得这样很亏本,他一次性买的那五件T恤,有两件是黑色的,两件是蓝色的,一件是白色的。那么就算他穿完一件黑色的换上另一件黑色的,人家怎么知道他换了呢?

再说到处都有空调,他根本就不出汗,到处都很干净,衣服也不沾灰,换下来都是干干净净的,闻着也没怪味道,用得着天天换每周洗吗?于是他自我调节了一下,有时两天才换一次T恤,有时换下来挂几天再穿,好像还没人说他不讲卫生。

Grace说:“一分钱一份货嘛。沃尔玛卖的T恤,是不是放洗衣机里洗几次就没用了?”

“没有啊。”他扯扯身上的T恤,“这不还能穿吗?”

她笑了一下,说:“你对自己这么省,对女朋友倒是很大方呢。一双‘萝卜丁’的鞋,够你买几十件沃尔玛的T恤了吧?”

“但是我要几十件T恤干嘛呢?”

“那她要双‘萝卜丁’干嘛呢?买个几十块钱一双的鞋,不也一样穿吗?”

“但她一个好朋友就有‘萝卜丁’的鞋呀,她们一起出去,人家穿‘萝卜丁’,她穿——茄子丁,那不就——很失落吗?”

她摇摇头:“她太爱跟人攀比了,人家有什么,她就问你要什么,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你会满足不了她的。”

他有点不高兴:“她并没问我要什么,是我自己提出要给她买‘萝卜丁’的鞋的。”

她撇撇嘴:“好了,快点吃完去赴约会吧,当心迟到了。”

他看看微波炉上的钟,不早了,便几大口吃完面包,喝掉牛奶,把杯子拿到水池里冲干净了,放进洗碗机里,说:“不早了,我走了。”

“走好!”

“你今天——不出去?”

“出去干嘛?”

“我看你每个周末都——出去的。”

“谁说我每个周末都出去?”

“我每次周末都没看见你么。”

“你没看见我就是出去了?”

他觉得她今天的无名之火有点大,赶快逃跑:“不早了,我走了。”

“这话你说了几遍了。”

“对不起。”

有GPS导航,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朱洁如住的地方,是一幢两层的公寓楼,看上去环境不错。

朱洁如给了他房间号码的,但他没上去,在楼下打电话。

她接了电话:“哎呀,你来了?我就好,就好,你上来吧。”

“不了,不了,我就在下面等。哦,我想起一件事,我听人说outlet mall里没有‘萝卜丁’卖,要到市里的mall里才有卖,你看我们是不是——”

“谁说outlet mall没有‘萝卜丁’卖呀?有的,有的——”

“有就好。”

“你等会啊,我马上就下来。”

他知道女生出门都得磨很久,便把座椅放低了,躺那里听音乐,准备等它个半小时。

但很快就听到有人敲车窗,是朱洁如。

他一见她,不由得小小吃了一惊。

他平时看到的朱洁如,都是T恤衫牛仔裤之类,而那个打扮可能不是很适合小巧玲珑的女孩子,所以朱洁如平时很不起眼,基本可以被忽略。她给那些人高马大的美国人上课,尤其搞笑,就像个小孩子在煞有其事扮大人似的。

但今天的朱洁如,换成了裙子和高跟鞋,头发也不知道怎么捯饬了一下,脸上好像也抹了点什么,看上去成熟多了。

他有点不安,去个mall还打扮啊?这要是让系里人看见,还不造成误会?

更让他不安的还在后头,朱洁如不是一个人下来的,她后面还跟着一对老夫妻,看样貌应该是她的父母,都在冲他微笑。

朱洁如介绍说:“这是我的爸霸(爸爸)和妈骂(妈妈),你不介意他们也去吧?”

他骑虎难下,只好说:“不介意,不介意。”

“他们不会开车,我又很忙,没时间车他们出去玩,他们每天呆在家里,都好寂寞的,今天就让他们也到outlet mall里去看看——”

“好的,好的。”

他很想就此退出,让朱洁如陪她父母去逛outlet mall,而他自己请Grace帮忙,去市里的mall里买鞋,但他怎么都说不出口,只好殷勤地照顾两位老人和一位小姐上车。

那天outlet mall里真是热闹,他刚下高速公路,就开始堵车了,一直堵到mall的入口处,进去后接着堵,离得近的停车场都停满了,他只好按着箭头所示往比较远的停车场开。

好不容易停了车,四个人一起往mall里走。两位女士都穿着高跟鞋,走不快,他也只好跟着蜗行。

到了那一排排商店跟前,朱洁如提议说:“阿忠,我们先去sex(性,性活动)吧。”

他吓了一跳,张皇地问:“你说什——什么?”

“去sex啊。”

“谁?我们?”

“是呀。你不是要给你女朋友买‘萝卜丁’吗?要去sex才有卖呀。”朱洁如对父母说,“阿忠要给他女朋友买鞋,我们先去sex。”

两位老人都没像他那样大惊小怪,很淡定地同意了。

他完全懵了,糊里糊涂地跟着朱洁如一家走进一个店子,糊里糊涂逛了一通。朱洁如跟一个售货员说了一会话,就过来告诉他:“这里真的没有‘萝卜丁’唉,怎么办?我知道这个mall里就这一家有可能卖‘萝卜丁’,如果他们不卖,那就没得买了。真是对不起啊——”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可以回到市里去买。”

从店里出来后,他回头看了一下店名,发现是“Saks  Fifth Avenue Off Fifth(萨克斯第五大道折价店)”,于是猜出刚才朱洁如说的是Saks 而不是sex,不由得笑了起来。

朱洁如问:“你笑什么呀?”

他脱口而出:“呵呵,刚才不知道这个店名,差点闹笑话——”

“什么笑话?”

他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呵呵笑。

朱洁如也回头看了一眼店名,突然明白过来:“哇,我的英语有这么糟糕吗?”

“不是,不是,你的英语挺好的,是我——听力太差了。”

朱洁如格格笑了一阵,又讲给她父母听。

两个老人都很保守,没有放肆大笑,只东张西望,做没听见状。

他正想问下一步去哪里,忽听有人叫他的名字:“宇文忠!”

他一听这声音,脊背就一阵发凉。真是天有绝人之路啊!他最怕的就是被别人看见了起误会,还真就被别人看见了,而且不是别的别人,正好是这个包打听别人!

人生终于完整了!

朱洁如在跟来者打招呼:“赵云,你好!”

但赵云只“嗯哼”了一声,算是答复,马上返过来审问他:“宇文忠,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到这里来?”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给云珠买鞋。”

“那你怎么跟她——”

“我不懂鞋,请她来帮我——”

“那两个人是谁?”

他真的服了赵云,就这么当着“那两个人”的面问“那两个人是谁”。

朱洁如介绍说:“这是我的爸霸和妈骂。爸霸,妈骂,这是我的学妹赵云。”

赵云把右手举到太阳穴旁边,弯着手指对两个老人招了招,配着脸上调皮的表情和嘴里的“hello(你好)”,还算可爱。

几个人站一起却没什么话说,有点尴尬。

赵云指指前面:“我妈要我给她买个coach(寇奇,寇兹)包,我roommate(室友)在那边排队,快排到了。你们要不要买?要买可以跟我一起进去,省得你们排队。”

几个人都说“不买,不买”,赵云便跟他们“bye –bye(再见)”,蹦蹦跳跳地往coach店去了。

37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32)

  1. 沙发

  2. 跟读中!
    明天我就回老家了。
    祝艾米兔年顶呱呱!全家幸福!
    祝艾园人兔年万事顺利,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3. 4th. place

  4. 到处都是枫叶

    看到赵云出现,我也是心里一紧,也不知道这个“包打听队长“又要掀起什么风浪…

  5. 跟读中

  6. grace生气了——是怪宇文在爱情上幼稚还是嫉妒宇文对云珠太宠爱?

  7. 一直跟读尼!

    明天我们是最后一天上班,后天开始放假,在这里,先预祝艾米全家,艾园所有朋友们:新春快乐,万事如意,兔年吉祥!

  8. 跟读…

  9. 春节回家就不能天天到艾园逛了,预祝艾米一家节日快乐!好盼着黄颜出新的小系列,想知道太奶奶最近乐呵个啥子笑话,想看看黄米艾颜的可爱劲.春节过后初八来上斑还能看到艾园的网上春节晚会吗

  10. 艾米辛苦啦,快过年了还在努力“耕耘”!祝艾米及艾园的朋友们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11. 艾米开个新年祝福帖吧,供大家在这里表达新年祝福及愿望。
    艾园春晚几号直播?

  12. GRACE有可能爱上宇文忠了,看见他大清早积极去给文珠买鞋,心里有些醋意,又没有正当理由阻止,所以才无名火起。

  13. 同意shenmo的看法,我也觉得Grace发火是吃醋的表现。
    阿忠在Grace眼里应该挺值得爱的:誓死保卫她的财产;为猫儿子买砂选最贵的;不乱动她家的东西,连床也不随便睡;又生怕住进来抢了老杨的生意——喂猫儿子;就连还钱也是迫不及待地有几十块就还。
    对待自己的女朋友云珠,更是一心一意。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帮她出学费,没有钱,就一点点来攒。打工赚到钱了,马上就去给女朋友“萝卜丁”,自己只穿十块钱的T恤。
    身边出现这样的男人,估计单身的女生都会心动。
    呵呵,瞎猜一个,不知Grace会不会行动?

  14. 雪浪风涛惊旅梦

    前面宇文忠看grace和别人接吻时的无名火,还有这次grace的无名火起因应该都差不多吧。彼此都有好感自己却没有明显察觉到。

    这个赵云,属于恐怖人物。

  15. 先占个位,再慢慢看。

  16. “前面宇文忠看grace和别人接吻时的无名火,还有这次grace的无名火起因应该都差不多吧。彼此都有好感自己却没有明显察觉到。”
    同意楼上雪浪的意见
    精彩跟读中~

  17.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茄子萝卜鞋,笑翻了!

  18. Saxophone简称sax,我一般都避免说这个词,怕说得不好,被人误会。

    SAX 还是 “Simple API for XML”的简称,平时也不敢说,怕引起误会。

  19. 有些名牌卖那么贵,我也不懂,不知道好在哪里。如果说是质量好吧,有的质量又并不好。我看我老婆买的一千多块钱的包,背了几天,边边角角也磨损了,并不比便宜包耐用。

    只能说名牌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吧。

  20. 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Saks Fifth Avenue是一家专卖高档奢侈品的连锁店,最早是由一个叫Saks的人创立的,店址是在纽约的第五大街,所以叫Saks (at)Fifth Avenue (第五大街的萨克斯店)。

    后来这家店换了几次老板,兼并了几家别的店,生意越做越大,在其他地方开了分店,成为连锁店。

    店名里有Off Fifth的貌似为该店的折价品商店。

  21. 爱买名牌奢侈品,不是什么坏事,但要量力而行,自己有能力就买,没能力就要想得开。如果自己没能力还要买,或者谁给买名牌就“爱”谁,那就不好了。

    到目前为止,云珠似乎还没到“谁给买名牌就爱谁”的地步,她喜欢名牌,但她买不起就买仿制品,也没逼着宇文给她买真品,当然宇文提出要给她买,她也没制止。这还算比较懂道理的。

  22. 很多小朋友到十来岁就不肯去沃尔玛买衣服穿了。

  23. 赵云跟她妈八卦,她妈跟云珠妈八卦,云珠妈再跟云珠吹风,云珠来找宇文问罪,这事可闹大了。宇文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最后阴差阳错台湾女孩成为女主。太有这个趋势了。

  24. 赵云是个搅屎棍子,有她世界上麻烦都多些。

  25. closetoyou2010

    哈哈哈…… 那个“爸霸”和“妈骂”把我笑坏了!

    赞同十年忽悠这句话:“爱买名牌奢侈品,不是什么坏事,但要量力而行,自己有能力就买,没能力就要想得开。如果自己没能力还要买,或者谁给买名牌就“爱”谁,那就不好了。”

  26. 沃尔玛的衣服大多是中国,印度,斯里兰卡,越南,泰国等地产的。

  27. 看到Grace的无名火,想起上高一时,脚被铅球砸了,在家养病,有个年轻医生三五天来一次帮我换药。有一天,他把女友带来了,挺漂亮的,我这只没长大的丑小鸭,突然来了无名火。

    无名火后,才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那医生。

  28. 他一听这声音,脊背就一阵发凉。真是天有绝人之路啊!他最怕的就是被别人看见了起误会,还真就被别人看见了,而且不是别的别人,正好是这个包打听别人!

    人生终于完整了!

    ========================

    好精彩的语言呀~

  29. 还是挺佩服宇文老弟的,能为女友买鞋,倒不仅仅因为舍己为人的大牌,而是因为买鞋比买包和买衣服更难,买鞋不试最怕不合脚,尤其是萝卜丁这样的高跟。小了就只能供着看着叹息着了,大了还能改,但都不如原版的。

  30. 云珠这次的确没叫宇文给她买名牌,是宇文自己主动要买的。云珠也没与人攀比,她只是没背自己的A货包包而已,还算好姑娘。

  31. 回复“铅笔小新”:

    可能美国的鞋码比较统一,很多人都是在网上买鞋的,只要尺码是对的,一般没太大问题。

  32. Grace已经开始说云珠坏话了,这可不好,越说越毁坏她在宇文心中的形象。现在宇文对云珠印象还是很好的,如果听到别人说云珠坏话,他会起来保护云珠,并讨厌那个说云珠坏话的人。

    如果云珠真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孩,那也只能等到事实来擦亮宇文的眼睛,旁人说她坏话是不起作用的。

  33. 新浪艾园的summer

    “但她一个好朋友就有‘萝卜丁’的鞋呀,她们一起出去,人家穿‘萝卜丁’,她穿——茄子丁,那不就——很失落吗?”
    ———–宇文真有意思。

    grace发无名火了,而且开始说云珠坏话。赵云又碰到宇文和朱洁如在一起……嘿嘿,宇文感叹人生终于完整了,我感叹故事越来越好看了:)

  34. 过个年,就跟打场仗似的,现在,打完了,该好好来看小说了:)

    我现在突然觉得,云中之珠里的这颗“珠”子,不是GRACE,不是云珠,不是朱洁如,更不是赵云,而是宇文。那几位女生,是这颗“珠子”旁边那五彩缤纷的朵朵云彩啊:)

  35. coach包!哈哈!

    前段时间,我也中了个大奖,得了一个这包包,开始我也傻啦吧唧地不知道,还以为是个去菜场买菜的手袋呢,因为当时人家写的是“coach手袋一个”,我的脑袋里想象的就是买菜的手提袋嘛,后来经人提醒,方才如梦初醒,哦,我的那个买嘎的!

  36. 回鲜花:

    能去菜市买菜的寇驰包包?那还真不小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