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38)

宇文忠听到“我家的基因有问题”几个字,不由自主地朝Grace的胸前望了几眼,但没看出名堂来,因为她穿着一件毛绒绒的浴袍,好大个领,在胸前重叠交叉,使他看不清庐山真面目。

但他的印象里她的胸是很高的,不像得过乳癌切掉了乳房的样子。

他问:“这个——是隔代传啊?”

她刚开始没听懂,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家族史。”

“哦。”

“但是乳癌并不可怕,如果发现得早,治疗彻底,可以活很久的。”

“怎么发现呢?”

“有条件的可以查一下基因,不过最简单的方法是自查。作为女性,要养成每月自查的习惯,发现得越早,存活率越高,早期乳癌如果治疗得当,可以活到自然老;但晚期乳癌——就只有几年存活率。”

“差别这么大?”

“当然啦,所以尽早发现很重要。我今年回老家,就是去给我们那里的人科普这个。”

“原来你暑假回国是干这个去了?我还以为你去度假呢。”

“这也是度假嘛。”

“但是这——多有意义啊,造福乡亲。”

“主要是我妈妈的教训太——惨痛了,老早就觉得胸前不舒服,但从来没想到过癌症上去,等到疼得受不了去医院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他突然想到自己的妈,从早到晚家里家外操劳,有病都舍不得看医生吃药,总是能扛就扛过去,会不会搞得跟Grace的妈妈一样?

他问:“家里没人得过乳癌的,是不是——就不会得这病?”

“谁说的?没家族史的只不过比有家族史的风险小一些,但不等于没有。你应该提醒你的妈妈和家里的女亲戚,还有你女朋友——和她的妈妈——和她的姨妈——都应该经常自查。”

“男的不用自查?”

“男的得乳癌的比较少。”

“为什么?男人不是也有——那玩意吗?”

“跟体内激素有关,女性体内的激素水平是不断变化的,例假啊,怀孕啊,哺乳啊,绝经啊,都使体内的激素发生变化,但你们男人就没这些事。”

她说着就解开浴袍腰带,露出里面的睡衣,讲解说:“自查其实很简单,先脱掉衣服,站在镜子前,观察一下两边乳房是否对称,是否有变化,是否有溢乳啊,乳头下陷啊,皮肤打皱等现象。这个叫做‘视查’。”

他认真看着她,觉得自己是在学知识,心里也很平静,甚至有种神圣的感觉。但不知怎么的,身体却起了反应,不是那种嗖地弹出式的反应,而是一种闷烧,像他老家沤的肥料堆一样,永远不会烧起明火来,但一直冒着烟。

他不敢看她胸前了,但视线又没处放,只好闪闪烁烁的,自己都觉得太下作。

她敲敲桌子:“喂,人家在给你科普,你学会了好教你家的女亲戚,你在——干什么?”

“我——在听啊。”

“干嘛东张西望的?看这里!第二步,叫‘触查’,可以站立,也可以躺下,躺下要更好一些。”她做个往后躺的姿势,接着说,“抬高左臂,用右手查左边乳房,三个指头,轻轻触摸,可以转圈,可以垂直上下,也可以由中间往四边辐射,但都要把整个乳房都查到——”

他看见她的右手的三个指头并在一起,隔着缎子的睡衣在左边乳房上转圈,垂直上下,往四边辐射,他本着虚心求学的精神认真观摩,但他的小弟弟仍然在那里闷烧。

“如果发现乳房里有硬块或什么反常现象,就要尽快就医。”她很严肃地科普着,“美国这边要求四十岁以上女性每年或者每两年做一次mammogram(乳房X光照片),但是国内有些地方没这个条件,所以自查特别重要。你说过你家在乡下,那你一定要嘱咐你妈妈经常自查,每个月都要自查一次。”

他为难地说:“我怎么好跟我妈——说这些?”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这是基本的健康知识,你想哪里去了?”

“我没想哪里去呀。”

“没有?撒谎了吧?”

他吓得不敢跟她眼神相碰。

她让步说:“如果你不好跟她说这些,你可以——叫你女朋友跟她说呀。你总不会连跟女朋友也——不好说这些吧?其实你们这些做男朋友做丈夫的,应该负起替女朋友或者妻子检查的责任,反正你们总是要——碰那块的,可以把娱乐和检查结合起来。据说很多乳癌都是丈夫最先发现的——”

他越听越不好意思。

她交代说:“你要向你家的女亲戚宣传,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记住了。”

他果真向云珠宣传了这事,云珠脱掉衣服,对着摄像头站好,按他说的做起自查来,边做边问:“是不是这样啊?是不是这样啊?”

“嗯,是这样。”

“她——教你的?”

“嗯。”

“那你看了——有没有反应呢?”

他撒谎说:“有什么反应啊?这是科普,又不是——”

“不管是不是科普,毕竟是女人的——肉包子嘛——你们男人都是属狗的,见到肉包子会——不摇尾巴?”云珠凑到镜头前,头一下变得好大,“你看到我这样,有没有反应啊?”

“你说呢?”

“我不知道才问你嘛。”

接下去,自然是查明正身,就地法办。

他挺担心母亲,因为乡下医疗条件差,肯定不会定期做mammogram(乳房X光检查),全靠自己了。但他实在不好意思对母亲讲这些,只好在电话上含含糊糊给姐姐说了一下,托姐姐回乡下的时候转告给母亲。

学期快结束的时候,老杨跑来找他,向他下达了一个任务:“马上就要进行教学评估了,我们得抓住这个机会,不成功便成仁。”

他莫名其妙:“什么事呀?”

“干掉朱八戒!”

“干掉——?什么意思?”

“我们系里的教学评估是这样搞的:两个助教之间互换着分发和收集评估表。以前是让助教自己拿到班上去发,然后叫随便哪个学生把表收上来交到系里,后来系里发现有的助教搞假,还有的学生不负责任,把填好的表格搞丢了,或者忘了交给系里,所以就改变了方式,让助教之间互相监督,你负责我的评估,我负责你的评估。”

“哦,这么复杂?”

“就是很复杂啊,不然怎么老李吃那么大亏呢?那个朱八戒,一直都对老李怀恨在心,趁着期末评估的机会,就动员学生给老李打低分——”

“不知道她会不会这样整我?”

“肯定会,她对我们大陆的仇恨不是一般的深。”

“但是我——平时也没跟她争论过啊。”

“争论不争论,只是一个现象问题,本质问题是你跟她一大陆一台湾,永远都是对立的。她整走一个大陆人,就是她的一份成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是不择手段的。”

“那怎么办?”

老杨机密地说:“我们也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这回发评估表的时候,也动员学生给她打低分。”

这个可真是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他真不知道怎么动员学生给朱洁如打低分,那些美国学生都是自我得不得了的人,爹妈的话听不听都成问题,怎么会听他一个助教的助教的话?

难道他往讲台上那么一站,说声“你们都给朱助教打低分”,人家就给朱助教打低分了?

真是异想天开!

他把自己的处境说了一下,老杨很不以为然:“你一个泱泱大国的男儿,怎么还斗不过一个弹丸之地的女流之辈?她搞你的评估的时候,肯定不会手软,该怎么动员学生,就怎么动员学生。”

他已经产生了听天由命的想法:“随她去吧,就算我动员得了学生,给她打了低分,也不过就是系里把我们两个人的助教都取消了,并不能保住我的助教职位。”

“但是你不能光想着你自己啊!你怎么不为老李想想?他被朱八戒搞走,难道我们不应该为他报仇吗?”

他大着胆子说:“到底老李是不是朱洁如搞走的?你有证据吗?”

老杨火了:“你怀疑我的诚信?”

“我不怀疑你的诚信。”

“那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觉得这事——基本是个无头案,你也没到班上去参加评估,你怎么知道朱洁如对学生说了些什么?”

“我是没到班上去参加评估,但有人参加了啊!是她班上一个华人学生亲口说的,那还能有错?”

“是吗?学生怎么说?”

“她到班上去发评估表,然后把老李的名字写在黑板上,说这次是评估这位助教的。学生就问老李是谁,她说就是每次上实验课的时候坐在门角落的那个人。学生说我们根本不了解他,怎么评估啊?为什么李助教不到我们中间来辅导我们呀?朱八戒就说,因为他觉得自己英语口语不那么好。你想想看,她已经一锤定音了,学生还能给老李什么好果子吃?”

这真是让他很纠结,想说朱洁如不过是在解释老李为什么不到学生中去辅导实验,但似乎的确有一锤定音的效果。怪谁呢?只怪老李面皮太薄了,管它英语口语好不好,就冲到学生中去辅导,难不成谁还把你吃了?实验课嘛,主要是动手,讲不清楚就做给学生看,做总是会做的吧?

他咕噜说:“这个应该怪系里,一点也不考虑老李是外国人,不是生下来就讲英语的——”

“系里才不管你是不是外国人呢,既然你到美国来读书,那么就suppose(假设)你的英语达到了在美国读书的标准,如果你达不到,就别到美国来读书。”

“如果系里觉得老李英语没达到标准,干嘛要录取他呢?”

“录取是录取的学籍,又不是录取的助教资格。学籍老李还是有的,系里又没把老李开除掉。”

“但是系里不给老李助教钱了,那不跟开除一样吗?”

“系里不拿助教钱的学生多了去了,老任刚来时就没拿系里的钱,人家自费了一年多,才开始拿助研的钱。只怪老李家太穷了——”

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也许应该怪老李自己不争气,如果刻苦练习英语口语,也不至于搞成这样。但他知道这话说不得,说了肯定把老杨气死,也会把老李气死,搞不好还说到自己头上来了。

过了一天,老杨又来找他:“上次你说你不敢动员学生给朱八戒打低分,我想了一下,也是太难为你了。现在我们构思了一个新的方法,更简单易行——”

“什么方法?”

“不靠学生,你自己来搞定。”

“我自己怎么搞定?”

“一般来讲,美国的本科生都是很懒散的家伙,上课都懒得出席的,评估就更懒得出席,所以搞评估那天,班上有一半的人出席就不错了,这样就会有一半的空白评估表。”

他听不明白。

老杨接着说:“评估表上是不写评估人姓名的,属于无记名评估,防止任课教师打击报复。如果你把那一半的空白表格都填上低分,那朱八戒就够受了。如果你有时间,把学生填了的那一半表格都改一下,那朱八戒就肯定完蛋了。”

他目瞪口呆:“可是——我的笔迹——”

“你别担心笔迹,都是选择题,2B的铅笔一涂就行了。虽然最后有半张纸是让学生提建议的,但也没谁规定非提不可,大多数学生都懒得提建议,所以你只做前面的选择题就行。”

“这——这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你把表拿到你实验室去填,门一关,谁知道?”

“但是这——不是——陷害吗?”

“但你怎么知道她不会这样陷害你呢?她肯定是这样陷害老李的。”

“我——我不敢,这要是让人知道——”

老杨殷切地注视着他:“想想老李吧!他现在工作没找到,人都快疯了,我们能看着自己的同胞贫困潦倒吗?”

“但是——即便我们把朱——八戒——搞倒了,也不能——拯救老李啊!”

“但如果我们为老李报了这个仇,他一定会振作起来。”

59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38)

  1. 沙发?

  2. 老三

  3. 先占位,再慢慢看。

  4. Front row:)

  5. “有条件的可以查一下基,——-> 有条件的可以查一下基因

  6. 不赞成老杨的做法,个人感觉最终宇文忠能坚持自己的立场,不会弄虚作假

  7. 躺下要更好一下。”—> 躺下要更好一些

  8. 老杨这都什么混帐逻辑,但愿宇文忠不要按他说的做。

  9. 我相信,阿忠是不会和老杨同流合污的,老杨会出事的。

  10. 阿忠碰到难题了,To be, or not to be – that is the question .
    他忠厚善良,肯定不愿意干这种背后伤人的把戏。但如果不做,势必会得罪老杨他们一班人。
    但宁肯得罪人,我相信阿忠还是会坚持做人的原则:听从自己的内心,尽力做正确的事(或不做坏事)。

  11. 到处都是枫叶

    老杨戴着有色眼镜看台湾人,秉承“第一,尽量不和台湾人打交道;第二,如果台湾人和大陆人有了矛盾,一定是台湾人不对”的原则,再加上之前关于“外嫁”的理论,一派混账逻辑,居然还振振有词让人不知道该可怜他,还是恨他……

    以宇文的处事风格,他应该不会去整朱洁如。不过这样一来,和老杨的关系又搞不好……不知道宇文会如何应付这件事情?

  12. 阿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13. “但如果我们为老李报了这个仇,他一定会振作起来。”

    如果只能等到仇人倒了霉,我们才能振作。那只能说说他内心太软弱了。
    如果仇人一辈子活得好好的,过得有声有色,那就永远消沉下去吗?
    他们为什么不去想想老李自身的问题?学生们都不认识他,没有接受过他的辅导,被提醒后才知道是实验课的时候坐在门角落的那个人,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助教呢?
    退一步说,就算朱洁如当不成助教,和老李找到工作也是两码事吧?

  14. 宇文忠肯定不会按老杨说的做。老杨策划的做法太卑鄙了!

  15. 先来报个到,然后慢慢看。

  16. 从老杨的叙述来看,看不出来朱洁如是故意整老李。
    有些人爱把自己的失败怪罪于外界因素,而不是从自己找原因,想办法去提高自己。

    老杨的想法和做法令我有点毛骨悚然…且看宇文同学如何摆平这件事。

  17. 执子之手偕老

    你应该提醒你的妈妈和家里的女亲戚,还有你女朋友——和她的妈妈——和她的姨妈——都应该经常自查。”
    ——-
    确实,提醒下艾园的姐妹们,每年的体检是必须的,男的也要每年定期体检。

  18. 执子之手偕老

    我以前一位同事,她洗澡时摸到一边乳房上有个硬块,就让老公摸,老公也摸到了,第二天跟我们讲,一位年纪大的同事就让她马上去医院检查,结果查下来确诊为乳癌,医生说是早期,正向中期过渡。后来做了手术,把那边乳房全部切掉了,92年做的手术,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19. 执子之手偕老

    老杨在教宇文忠吃药呢,我猜宇文忠一定不会按老杨的意思办的。

  20. Yuwen will ask 朱洁如 about 老李’s problem.

  21. 宇文忠不会这么傻的,他虽然常常抹不开面子,但还是有底线的。

  22. 一等奖:星空家宝宝—《双簧,模仿郭德纲》
    爸爸声音好听,也唱得很好,宝宝模样可爱,也模仿得好,我们在忐忑中笑的前俯后仰。
    二等奖:1、山楂很美和罗小《手的味道》
    歌声优美,画也画的很传神。
    2、又见雪飘过之子《悠悠球和钢琴表演》
    小伙子冷静、大气,悠悠球和钢琴都玩得不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把悠悠球捡起来放好后再开始弹琴,有家教、有涵养。
    三等奖:1、瑶觞的钢琴曲《红豆》+《梦中的婚礼》
    我女儿说瑶觞弹得两首曲子都很好听,来回听了几遍。
    2、wolp《传奇》
    我和女儿都赞他,这歌有点难度,wolp边弹边唱,有点厉害。
    3、丁香花之女《爱恨恢恢》
    小姑娘很聪明。我女儿也在学画画,女儿说要向她学习。
    4、魔术表演
    小家伙有魔术师的范,明星气场很足。
    这里的节目都很精彩,大家都很给力,拉来女儿和我一起选,都是那么的难以取舍,这里面弹钢琴的几个都不错,特别要提的是summer之子淘淘,他边弹边数节奏,1234、1234,一板一眼的,相信淘淘一定有前途,夏花尽美的折纸很实用,我女儿立即就跟着学起来,有点难度哦。003帅哥的挂历很有创意,画面也很唯美,要是能把艾米小说里每个人物的生日和艾园里每个知傻的的生日都标上那就更好了,哈哈哈~ ~
    片花做的很漂亮,编导们辛苦了!
    强烈要求艾米给参加演出的节目都颁奖,最重要的是给我们参加评选的每一位也都发发奖,因为我们选的太辛苦了,呵呵~ ~

  23. 宇文老弟以前被云珠上上下下“砍砍杀杀”矫正站姿,这次又被格蕾丝普及医学科普知识,可见,宇文老弟真的是男人中的“珠”。因为,女人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绝对是有极其高精度的选择的。

  24. 我们单位每年体检,都会有人中招。而且还是特别年轻的小女孩子。去年,一个女孩子胆结石,一个女孩子三高,一个女孩子子宫肌瘤……

    以前一些听上去只有五六十七八十的人才患的病,现在特别低龄化。

    看艾米的故事,也对自己的健康有个警醒。对女性这一块的妇检,要学会自检,并坚持每年体检一次,尽量早期发现早期治疗。

  25. 如果老杨的计划实施成功了,说不定还会被某些大陆来的c大人视为“民族英雄”呢。

    而宇文老弟如果不按照计划实施,也会被和老杨一样意识的人认作“民族败类”呢。

  26. closetoyou2010

    我想宇文绝对不会照老杨的指点去做陷害朱洁如的事,可是他将如何拒绝老杨呢?这对他那样诚实厚道的人来说一定是件很为难的事。

  27. 我二十四岁的时候左乳里切掉了一个乳腺纤维瘤,有鹌鹑蛋那么大,周围还有一些小的取不出来,每年都要检查关注。之后就对含乳腺两字的东东特别敏感,听到乳腺癌就更敏感了。
    说到自查吧,对那个溢乳分不太清。什么才叫溢乳呢?一定要溢的是乳或是液体吗?乳房是不是也像耳朵、肚脐眼一样会有分泌物的吧?

  28. 铅笔小新在吗?我看那个艾园春晚的节目怎么看 不了啊,郁闷,有什么方法吗?我把网址拷出来也播放不了

  29. 呵呵,Grace在一本正经的科普,宇文同学却在那里暗中沤肥。这个“沤肥料”的比喻很传神,去过农村的人都明白。

  30. 老杨应该算个“敌我派”,对那些和自己没个人恩怨的人,是按敌我关系来处理的。对他来说,台湾人是大陆人的敌人,应该不择手段往死里整。老李是自己同胞,应该不问青红皂白支持保护。

    这种人我们在艾米的其他故事里也有见识过,虽然具体表现不一样。《十年忽悠》里的小昆应该可以算个“敌我派”,《至死不渝》里的卓越是典型的“敌我派”。

  31. 回复“夏花尽美”:

    只要有分泌物,尤其是血性浓性的,就要引起注意。正常情况下,不在哺乳期的女性,乳头是没有分泌物的。

    男性如果乳房出现异常,也要及时就诊。有的男性在青春期之后突然出现乳房长大的现象,并有溢乳等,那个可能是脑袋里有肿瘤的征兆。

  32. 老杨太过分了,叫宇文去动员学生给朱洁如打低分,还要教宇文弄虚作假,自己扮学生。希望宇文没有听他的怂恿。

  33. 老杨的这个主意太馊了,朱洁如不是第一次做助教,想必以前的评估是很好的,要不然助教资格早被取消了,英文里讲有good track record。如果宇文真这么做的话,朱洁如只要和系里要求重新审查结果,就一定能发现作假,那时候宇文不仅是助教会被取消,学籍可能也会被开除。相信宇文不会听老杨的,我觉得他有可能向讨主意。

  34. 对不起,最后一句是”向Grace讨主意”.

  35. 看了老杨的表现,就一个感觉,“真中国”!没原则、没正误、冠冕堂皇。在国内,会办事的人处在朱洁如位置,会为老李说好话,帮他保住助教职位,然后再向老李要人情,既不得罪人,还有眼前利益。公事公办反倒让人觉得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老杨的中国办事思维就觉得朱洁如一定内心黑暗,民族责任感油然而生。宇文忠生性善良,不会主动做这件事,但也不想和老杨撕破脸皮,好人难当呀,静待下文。

  36. 回复“仙人掌”:

    你要求艾米给每个评奖的人发奖,大概是想表达“好节目太多,太难以评选”这个意思。但这也从侧面表现出你潜意识里认为评选节目是在为艾米做事,所以应该得到艾米的奖赏。

    搞这个艾园春晚,是因为有人提议,有人响应。艾米不过是顺应群众意向,为春晚提供场地和奖品而已,这是她对艾园春晚的贡献,请不要当成我们大家是在为艾米办春晚,办得辛苦,所以应该得到她的奖赏。

  37. Grace即使现在没得乳癌,也是乳癌高危人群中的一员。不过她丈夫是癌症外科医生,说不定就是专攻乳癌的,应该及时为她做了预防措施,她自己对乳癌也深有研究,应该会经常自查,及早发现,及早治疗。

    也许Grace就是因为乳癌的问题才与丈夫相识并相爱的,或者是她自己患了乳癌,或者是谈起了母亲的乳癌,于是有了共同话题。

  38. Grace因为母亲没能及时发现乳癌而延误诊治去世,于是便行动起来,帮助他人避免同样惨痛的经历,是很值得称道的。这样的人也比较容易从个人的儿女情长中挣脱出来,升华到“爱他,就是为了他幸福”的境界。

    所以我觉得Grace不会在宇文和云珠之间插足,如果宇文和云珠最后没有在一起,那一定是因为云珠退出了,因为宇文也是个责任义务感很强的人。

  39. 爱情不是责任和义务,而是一种自发的感情。如果要求对方把爱情当责任义务来完成,那就会失去对方的爱。如果自己把爱情当责任义务来承担,那就失去了爱的乐趣。

    但宇文现在还分不清责任义务和爱情,也许永远都分不清。

  40. 同意艾友友的看法,我也这样觉得。
    宇文分不清,身边也有很多人分不清责任义务和爱情,也从不去认真考虑这个事情,就这样过一生。

  41. 回复“鱼皮”:

    你说看不到节目,不知你是在新艾园链接的网址,还是在新浪艾园。如果你在国内,你试试新浪艾园。如果还是看不到,你就换台电脑。

  42.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交到老杨这种损友真可怕。

  43. 但不知怎么的,身体却起了反应,不是那种嗖地弹出式的反应,而是一种闷烧,像他老家沤的肥料堆一样,永远不会烧起明火来,但一直冒着烟。
    —————————
    艾米这个比喻很传神,我想想小时候生产队里沤的那些绿肥,哈哈,形象极了。

  44. 回复铅笔小新:我已经找到方法看了。呵呵。

  45. 我觉得宇文不会按老杨说的做。

  46. 酒酿小汤圆儿

    感谢!亲爱的艾米!
    看完这集进行了自查,发现了硬块。到医院做了B超。费用共计600大洋其中包括药费,医生竟一次性给我开了一个月的药。8瓶平消片并声称只要这一种药对我的症。拿到药还没敢吃看着药品说明犯嘀咕,药品作用是消除肿瘤、或肿瘤手术后放化疗时用的。我的诊断结果是双乳轻度增生,双腋下淋巴结肿大。我哺乳到宝宝2岁半(是自然断乳的)。断乳后曾得过乳腺炎,吃了一些药不疼后就没太在意。两年后就发展成现在这样了。在此提醒给宝宝哺乳的姐妹们,做好自检别大意。

  47. 回复“酒酿小汤圆儿”:

    乳腺增生是个很常见的事,本来女性的乳房就是随着经期和怀孕哺乳等事件不断增生消退的,但有的人增生后没消退,就形成了硬块。

    乳腺增生主要是内分泌失调引起的,跟心情不舒畅也有关,所以要从全身来调理,包括心情。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好像国内治疗乳腺增生主要是用平消片,但我不知道这种药的英文名字是什么,所以无法查找英文介绍。你可以在网上多查查,多问问,现在网络发达,你提个问题,可能有很多吃过这药的人给你讲亲身经历。

  48. 我也觉得老杨这种人很可恶!
    凭本事吃饭嘛,干嘛事事扯到政治上去呢????

  49. 我好几年前就发现有增生,也用过平消片(有点严重时医生就开过),吃完后再去复查时病症就轻了很多,但还是有点轻度增生,我听某些医生说过:只要勤查着点,有点增生也没事,保持心情舒畅,生活规律,也会自己消除的.
    也听一朋友说:有人得了乳腺增生有些严重,坚持喝了三年豆浆(黄豆),结果全好了!

  50. 回复“malanwindy”:

    我觉得你没抓住这事的要害,遇事往政治上扯并没什么,只是个思维方式问题。但他要宇文诬陷朱助教,这就不同了,因为诬陷是违法行为。

  51. 酒酿小汤圆儿

    看到艾米的回复。激动万分!感谢你的关心!心地善良的艾米妹妹!你那么忙还帮我查了这些信息。感谢”偶然”告诉我你的亲身经历。我该怎么感谢你们呢?擅长料理的我只有奉上亲手酿制的糯米酒酿了。来天津一定好酒好肉的款待才行。

  52. 回复酒酿小汤圆儿:
    我朋友乳腺增生较严重,她在甘肃省肿瘤医院乳腺科检查后,医生给她开了肿瘤医院自制的安乳胶囊,每年服用一个疗程,效果很好。你可以到你们当地的肿瘤医院去,说不定他们也有自制的药,效果也可能比药厂的药好。

  53. 我也谢谢艾米!
    今早去了医院,做了个彩超,发现了点小问题。
    呵呵,好久没有去过医院了,才知道中药居然有袋装的,冲水来喝。。。。
    这个医生真是大手笔,给我开了320包中药。每天16包,哗啦啦一片~~~
    好笑的是,还有个药的名字叫:逍遥丸。。。不是很敢吃呀 :)

  54. 酒酿小汤圆儿

    谢谢“小鱼鱼”我今早去了肿瘤医院。人山人海的······专家给摸了摸说没事。平消片退了。找了个老中医,每天喝汤药。毕竟还是有增生的。

  55. 酒酿小汤圆儿

    对了还准备试试“偶然”给的方子。每天喝豆浆。

    祝福所有的艾园人身体健康、幸福!

  56. 回复偶然
    我从乳腺增生发展到小结节,医生告诉我说尽量少喝豆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