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40)

系里真是一点不体谅宇文忠的心情,迟迟没有把学生评估的结果通知他,害得他度日如年。

Grace分析说:“肯定是评估没问题,不然早就通知你了。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到你们学校网上查一下你下学期学费是多少。”

他立即去查,发现学费还是跟上学期一样,只几百块钱。

Grace说:“看见没有?这说明你拿到下学期的助教钱了,不然你的学费肯定得上万。”

“会不会是系统还没更新?”

“呃——也有可能,但我相信你肯定没事,no news is good news(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他也只能这么想了,反正云珠签到证了,至少让她到美国来逛逛吧。万一他下学期没钱读书了,两个人再一起回去也不迟,就是云珠的学费可能退不回来了。

云珠抵美那天,他去机场接人,Grace在家做饭。

当他看到云珠的那一刻,几乎认不出她来了。他从来没看过她穿冬装的模样,这半年虽然经常视频,但她都是卧室里的打扮,只在半裸和全裸之间徘徊。

现在看到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孩向他走过来,他都没意识到那就是云珠,还在越过她的肩头往她后面望,心想这人怎么这么讨嫌,我望哪边,她走哪边,好像故意要挡住我的视线一样。

她走到他跟前,叫了一声:“阿sir,在望谁呀?”

她说的是B市话,把他听得鸡皮疙瘩一冒。他来美国半年了,基本没听见过谁说B市话,刚来时听赵云说过几句,但好像是改良过的B市话,比较接近普通话。现在猛地一听地道的B市话,有种土得拐弯的感觉。

而她的穿着打扮也显得格格不入,机场里的人都穿得很宽松,很轻薄,穿毛衣的都不多,大多是单衣,而她却全副服装,长大衣,长筒皮靴,脖子上还挂着个围巾。

她脸上化了很浓的妆,眼圈抹得黑黑的,嘴唇也涂得亮亮的,像刚往上舔了口水一样。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扎得太紧,把眼皮都吊了上去。

可能她以前也是这样化妆的,但他那时一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现在不知道是看惯了化了妆像没化妆的白妹妹,还是看惯了不化妆的黄妹妹,或者是看惯了化妆不化妆都看不出来的黑妹妹,总之就是觉得云珠的妆化得太明显了,有种不自然的感觉。

他愣了一下,才用B市话回答:“我——我差点认不出你来了。”

“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她放下手里的行李箱拉杆,大方地走上来,抱住他。

而他倒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妞一样,羞红了脸,东张西望一阵,悄悄挣脱了,拉起她的两个箱子,带着她来到自己的车前。

她一看那车,就很老练地评价说:“美国车啊?很耗油的。还是换个日本车吧,比较省油。”

“这车的钱都还没付呢。”

“那不正好吗?干脆不要这辆车了,买辆日本车。”

“这车都开了半年了,当初也讲好有钱了就买下的,怎么好——不要呢?”

“但是这车多费油啊,以后我们两人都要开这车,你还要送餐,一个月得跑多少路啊,现在油价这么高——”

他不想一见面就为辆旧车吵架,敷衍说:“以后再说吧。”

开车上路,景色也不那么取悦云珠:“真的是大农村啊!我还以为你谦虚的呢。”

“本来就是大农村么。”

“感觉好荒凉哦!开了这么久,我连一幢超过十层的楼房都没看见,比我们B市还不如。我们还是要想办法到大城市去,在这种大农村呆四年,非得把人呆出毛病来不可。”

他心说,四年?我这个博士可不是四年就能读出来的。但他没敢说,不想这么早就把云珠吓跑了。也许她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就会喜欢上这里了。他就是这样的,刚开始来的时候很陌生,觉得还不如B市热闹,但住了一段时间,就喜欢上这里了。

又不是马戏团,要那么热闹干什么?

回到家,他忙着搬箱子,云珠自己走到厨房去见Grace,接着就听到两个女人在寒暄:“是云珠吧?阿忠等你可等苦了,每天在挂历上划日子呢。”

“Grace阿姨!老早就听说你了,好想来看你啊!”

云珠说的是普通话,让他释然了一点,他生怕她跟Grace也一口B市话,那听着多土气啊。

他小声对云珠说:“怎么叫她阿姨啊?”

云珠一吐舌头,也小声说:“你不是说她奔四了吗?我小姨也就四十出头。”

“我哪里说过她奔四?我说的是——三十多岁。”

“三十多岁不就是奔四吗?”

Grace笑呵呵地说:“没事,本来就是奔四嘛,就叫我阿姨吧。”

云珠乖觉地改口:“我叫你Grace姐姐吧。”

“也行,随你。”

屋子里热,云珠脱下大衣,露出里面穿的紧身高领毛衣。这个他也有点不习惯,来美国之后,好像还没看见谁在室内穿紧身高领毛衣的,箍那么紧,连看的人都觉着不自由。

三个人坐下吃饭,两个女人谈得很带劲,天南地北,有很多共同话题。他坐在旁边插不上嘴。

吃完饭,他要去洗碗,但被Grace拦住了:“我来,我来,她坐这么久飞机,一定很累了,你陪她去休息吧。”

云珠问:“Grace姐姐,你家没洗碗机吗?”

“有啊。”

“那怎么不用洗碗机呢?是不是嫌费电啊?”

Grace解释说:“费电还只是一方面,主要是洗碗剂挺麻烦,不带phosphate(磷酸盐)的洗碗剂吧,又洗不掉碗上的油污;带phosphate的洗碗剂呢,又很难从废水里清除掉,会污染环境,对鱼类和农作物都有害,所以我们一般都是手洗,用热水洗,尽量少用洗碗剂。”

“是吗?我听别人说好多中国人都把洗碗机当碗柜用,因为他们还没融入美国社会。”

“真的?还有这种说法?那我肯定没融入美国社会。”

“不会吧?你都嫁给美国人了,还没融入美国社会?”

“可能是在洗碗的问题上没融入?”

他对Grace说:“碗放这里,我待会来洗。”

上楼之后,云珠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挂衣间去:“哇,好大的挂衣间啊!哈哈,你看你才挂了几件衣服啊,空空荡荡的。”

“留着给你挂的呀。”

“帮我把箱子提过来。”

他把箱子提进挂衣间,搂住她:“待会再挂——”

“不行的,衣服放在箱子里,都压皱了——”

“已经压皱了,现在提出来挂上也没用了——”

“早一分钟挂上,少一点皱——”

他无奈,只好站旁边看她挂衣服。

她把箱子打开,拿出一个精美的纸袋子:“这是给Grace姐姐带的丝巾,好看不好看?”

“好看,我拿给她吧。”

“不用,等我亲自给她。这是给你们那个老杨带的一盒茶叶——”

“你还给老杨带了礼物?想得真周到。”

“这是给你导师带的一幅苏绣,徐悲鸿的《奔马》。”

“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给导师送礼呢。”

“当然能送,哪有连礼都 不能送的道理?还有这一大包,是崔阿姨带给赵云的——”

“你也没逃出她的魔爪?”

“还不是怪你?连你都给她女儿带了东西,我怎么好意思不带?怎么说我也比你跟她们近一层吧?哼,带这么多,占了我好多地方,不然我可以多带点淘宝的衣服过来,听说这里不方便买淘宝的衣服,寄费很贵。”

一个箱子的内容还没挂完,已经没有衣架了。云珠支使他:“去问问Grace姐姐还有没有多余的衣架——”

“我明天去买吧。”

“你去帮我问问嘛,有多余的就问她拿几个过来,没多余的就算了。”

他只好下楼去找Grace,看见她正在厨房的水池边洗碗,连忙抢过去:“哎呀,不是给你说了吗,等我来洗。”

“我是等你来洗,等半天没见你下来,我就——洗了。你不抓紧时间——跟女朋友温存,跑这里来干什么?”

“她在——挂她的衣服,叫我来问你有没有多余的——衣架。”

“有,衣架我有,我去拿给她。”

Grace洗了手,用纸巾擦干,上楼去找衣架,他借机把剩下的碗筷洗掉了,再把厨房的台面和饭桌饭厅打扫干净。

等他上楼来的时候,发现战场已经转移到了Grace卧室里,两个女人正在里面叽叽咕咕交谈甚欢。

云珠看见了他,招呼他说:“快进来呀,来看Grace姐姐的名牌!”

他站在门外说:“你们两个慢慢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反正我也不懂名牌。”

“就是因为你不懂,才叫你进来学习学习嘛。”

“你先学吧,等你学会了教我。”

他回到自己的卧室,洗了澡,躺在床上等云珠,不知为什么有种梦幻的感觉,一切都不像是真的,兴奋不像是真正的兴奋,激动不像是真正的激动,连勃起都不像是真正的勃起。

这好像不是他想象中的场景。

但他自己回想了一下,发现其实也没想象过什么,大概这段时间太忙了,又有评估的事压在心头,没空想象与云珠见面的情景。再说两人经常视频,根本就不觉得是分隔在两个半球上,现在相见也就不那么震撼了。

云珠终于回来了,洗了个澡,又兴奋地谈论起Grace的名牌来:“她可真有钱啊!连爱马仕的白金包都买得起。”

“白金的包?那得多重啊?”

“又老土了吧?白金就是Birkin,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金子做的?那有什么不得了的?”

“包中之皇啊!国内国外的影星都爱那包。”

他不敢再往下问,怕问得太详细云珠会叫他给她买一个,或者他自己英雄豪气一上来许诺给她买一个。

云珠问:“你知道她是怎么认识她那个富翁老公的吗?”

“不知道。”

“呵呵,你在这里住了半年都不知道,我一来就知道了。”

“她告诉你的?”

“我问的。”

 “你问她这个干什么?”

“这有什么不能问的?”

“这是人家的隐私——”

“隐私怎么了?如果她不想告诉我,她可以不说嘛——”

“你问了,人家怎么好不说呢?”他好奇地问,“她是怎样认识她丈夫的?”

云珠笑起来:“你说我不该问,结果你自己却来问我。”

他狡辩说:“我问你跟你问她不同嘛。”

“哼哼,如果我不问她,你怎么会问我呢?告诉你吧,她和她丈夫是在酒吧认识的。”

这个他可没想到:“在酒吧认识的?她跟你开玩笑吧?”

“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酒吧的印象不那么好,觉得出入那种地方的人不是酒鬼就是妓女,要么就是黑社会。

云珠说:“过几天我让她把我也带到酒吧去玩。”

“去那儿干什么?”

“去融入美国社会呀!”

“你的意思是融入美国黑社会吧?”

“哈哈,那你的意思是Grace姐姐和她老公都是黑社会的人?”

他走过去搂住她,吻住她的嘴。

她没反抗,让他把她抱到了床上,问:“有TT(避孕套)吗?”

他一愣:“没有。”

“你没买?”

“没有。”

“你知道我要来,怎么不买TT呢?”

他答不上来。

真的,怎么没想到这上头去呢?

她打发说:“去问问Grace姐姐有没有。”

“这怎么好问?”

“这有什么不好问的?都是成年人了,难道她还有什么不知道?”

“她知道也不好问。”

“那怎么办?你开车去买?”

“就这一次不用TT不行吗?”

“那怎么行?万一搞出人命来——”

“那就生下来。”

“我现在怎么能生小孩?”

“为什么不能生?”

“我刚到美国来,脚跟都没站稳,就忙着生小孩,我这一生不完了?”

他有点不开心:“怎么会完了呢?”

“我还想在美国办舞蹈班的。”

“生孩子就不能办舞蹈班了?”

“大着个肚子怎么办舞蹈班?”

“生完了再办不行?”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了?还不知道生完孩子能不能恢复到我现在的身材呢。”

“那我——体外吧。”

“不行的,体外一点都不保险。”

他很扫兴,那玩意也蔫了下去。

55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40)

  1. Should” now news is good news” be “no news is good news”?

  2. 沙发!

  3. 哈哈~!占个位子先~~~~!

  4. 占个位先
    HOHO

  5. 坐在地板上慢慢看

  6. 我想像的重逢也不是这样的,阿忠梦幻的感觉写得特别真实:“一切都不像是真的,兴奋不像是真正的兴奋,激动不像是真正的激动,连勃起都不像是真正的勃起。”

    赞Grace,用热水洗碗可以减少污染,我们也要尽量不用洗剂。

  7. 重逢让宇文感到了些许隔阂。不知以后云珠是否会和宇文更合拍?

  8. 占个地!

  9. 先占位,再慢慢看。

  10. 云珠的美妙计划可以逐步实施了。她爱上了阿忠的那一点。

  11. 机场见面非常真实,我的一个好友就告诉过我,她在机场一见到她日思夜想,分别一年的老公,直接反应就是“怎么胡子拉碴的,怎么牙这么黄!”

  12. 云珠终于来了。

  13. 阿忠的心理好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也许云珠什么都没有变,但在他眼里已经一点一滴的悄悄改变,从外貌到感觉,想温存,最后却扫兴,云珠是个更爱自己的人。

  14. 温存变扫兴可是宇文的责任喽

  15. 一点也不懂大名牌,现在又长见识了!

  16. 艾米的白黄黑妹妹一说真是令人捧腹:)

  17. 感觉云珠不爱宇文,爱名牌。

  18. 还不知道生完孩子能不能回复到我现在的身材呢。”
    ==========
    回复————恢复?

  19. 随着云珠的出场,对云珠的感情值持续降落中。。。。。

  20. closetoyou2010

    噢吔,这俩久别重逢的首次见面听上去就如此不和谐,矛盾和冲突岂不是很快就会展开?

    很骄傲地告诉大家,Grace那个环保的洗碗办法俺已经用了快10年了,利人利己,极力推荐!

  21. 她脸上化了很浓的状
    应该是妆吧。

  22. 用面粉洗碗、洗水果,不是一般的干净,比碱面还好,不伤手。

    洗涤剂这种,用来擦洗抽油烟机倒是可以。

  23. 跟着宇文老弟,也审视了一下云珠:长大衣,长筒皮靴,脖子上还挂着个围巾。她脸上化了很浓的妆,眼圈抹得黑黑的,嘴唇也涂得亮亮的,像刚往上舔了口水一样。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扎得太紧,把眼皮都吊了上去。

    国内的时尚女孩儿,到了审美多元的美国,确实比较格格不入。云珠这身装扮,应该说没啥大问题,冬天的国内女孩子差不多都这样,或者大衣,或者羽绒服,长筒靴,围巾围脖。因为南方不供暖气,南方女孩里面就穿得多,北方女孩儿反而少而有层次。

    飞机坐了那么久,唇彩早都掉了,涂得亮亮的,是为了下飞机给宇文老弟一个惊艳的照面。

    而宇文老弟每天面对素颜格蕾丝,和平常素颜时间比较多的朱洁如,也已经习惯了,突然面对俩黑眼圈一红唇,确实太突兀了。

  24. 令宇文老弟突兀的除了外表,还有生活理念。

    虽然他听听格蕾丝的隐私也无妨,但从不主动打听,而云珠第一次见面,就问人家这个,确实有点那个。借衣架倒也罢了,不够就借。但是连TT也借,就太那个了吧。

    我感觉云珠是不是故意的:

    想让格蕾丝对宇文老弟彻底绝缘,于是在第一次见面就高喊阿姨,第一次见面就借TT?用代沟和无间亲密来粉碎一个疑似假想敌。

  25. 跟读了好久了,因为每次来得都比较晚,想说的话前面好多同学都说过了,所以一直没有发言。 我个人感觉现在云珠人虽然来美国了,但宇文和云珠的距离却越会越来越远。很欣赏GRACE,私心里还是希望宇文最终能和GRACE在一起。不知道云珠在美国呆的时间长了以后,会不会真正融入美国社会,无论是着装方面,还是思想意识方面(比如对环保的意识),期待下文。

  26. 云珠是一个跟着时尚走的人。如果化烟熏妆是时尚,她就化,如果穿大衣配长靴时尚,她会穿,如果她知道了环保是时尚,她也会做。

    但不是发自内心,而是一种追逐,一种标榜,在告诉别人:看见没,我很时尚。

    这也是一些女孩的成长必经之路吧。有了这些经历,再大点,才晓得自己到底是谁,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27. 雪浪风涛惊旅梦

    这一集的对比,感觉云珠和Grace之间的差别比较大。

    感觉小新分析的有道理,云珠这次的有些做法有点夸张,似乎在宣布自己对阿忠的所有权。

  28. 艾园的姐妹们,请教一下,我春节期间不知道什么原因,脸上皮肤有点过敏,因为以前没有这种情况,开始只是感觉皮肤有点干,也没在意,还是照常用原来的化妆品(补水和保湿的),但现在这几天情况变得有点严重了,脸上皮肤大面积的发干发红,摸起来非常粗糙,有时候脸还有点肿,这才害怕起来,同事们有的说这段时间不要抹任何化妆品的,有的建议我擦点VE(就是口服的那种胶囊),我今天擦了VE以后,发现好象更严重了,不敢再随便乱用,请问下姐妹们有没有类似状况的,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这段时间我知道自己过敏,不敢吃鱼虾等海鲜,也不敢吃辛辣的东西,可是即使在饮食上注意了,症状还是没有好转。

  29. 云珠还是那个云珠,但宇文已经不是从前的宇文,很多在以前看来是优点的地方,现在看上去像缺点了。以前不在意的地方,现在都放大了,看着别扭。

    也许等宇文和Grace结成恋人关系,也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30. 宇文没提前买好套套,可能是因为他一直在和云珠视频做爱,而视频做爱是不用套套的。云珠坚持用套套,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小姑娘知道保护自己。分开半年了,谁知道男朋友干过些啥?

  31. 云珠身上有种精明的小市民气,放在大陆可能不觉得什么,但到了美国这个大农村,与淳朴(傻气?)的民风一对比,就显得太精明太算计了。

  32. 回复“米粉油条”:

    你先别着急,感觉皮肤的事情,还是要对症下药,你是不是去看下医生,因为园子里的姐妹,估计也不好回答,怕弄不好更严重了。就像同事好心喊你擦VE。

    恭喜你哈,你居然能一举中5个,太厉害了。估计太奶奶的明信片到手,你心里一乐,皮肤就全好啦~

  33. 宇文和云珠之间好像有了不和谐音符。

  34. 明天会更好

    云珠说:“过几天我让她把我也带到酒吧去玩。”
    —-阴暗地猜一下,云珠是不是因为GRACE和她丈夫是在酒吧认识的,所以也想去那儿认识个富翁?

  35. 看见云珠和GRACE的对话,觉得后者更可爱:敢于自嘲、有点幽默感:比如说自己在洗碗的问题上没融入美国社会。而云珠则喜欢耍些小心眼,贬一贬别人。

  36. 云珠对Grace的言行,有点像赵云对云珠的言行了。

  37. 云珠追求虚荣, 下了飞机, 可以说是 “云中之珠” 落了地. 这形象也落了地.

  38. 回复“米粉油条”:

    这段时间不要抹任何化妆品,你的皮肤可能太干躁,加上有点过敏,就会成这样儿。VE 带油性,不能用。多喝水,另外买点芦荟lotion试试,它不带油性,消炎,抗过敏。洗脸不要用洗面奶和肥皂类,就用冷水。

  39. 回复“米粉油条”:
    之前我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建议暂时不用含有果酸类\酒精\防腐剂\香料等的化妆品,当时我只用了最简单的雅芳的保湿凝露扛了几天,一周左右就好了.
    仅供你参考!

  40. 看过十年忽悠一个跟帖,就跟着学了。买一瓶白醋每天洗脸洗脚的时候放点,不但治好了脚气,连折磨偶十几年的手气也治好了。感觉脸也有点变白了。从此就变成了十年忽悠迷了。嘿嘿。

  41. 她把箱子打开,拿出一个精美的纸袋子:“这是给Grace姐姐带的丝巾,好看不好看?”“好看,我拿给她吧。”
    “不用,等我亲自给她。这是给你们那个老杨带的一盒茶叶——”
    “你还给老杨带了礼物?想得真周到。”
    “这是给你导师带的一幅苏绣,徐悲鸿的《奔马》。”
    “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给导师送礼呢。”
    云珠准备礼物这一段看上去还是蛮贴心的。几个关键人物礼物都带到了。
    不过,对导师的礼物可能还真送不出去,尤其是这种相对贵重的礼物。看老师会不会以受贿来看了:)

    “当然能送,哪有连礼都 不能送的道理?

  42. 回复米粉油条:
    我2010年一直间歇性的皮肤过敏,当时搞的非常痛苦。
    后来去看了皮肤科,医生诊断为接触性皮炎,但是过敏源比较难以找到,所以现在我也不知道什么导致的。
    再后来遵医嘱,吃了医生开的药,一个是消除过敏的氯雷他定片(又名开瑞坦);一个是去脸上红的激素药,几天就康复了。
    不知道你在哪个城市,建议你去皮肤科看医生,大夫会有办法。
    但注意一点是,轻易不要用速效的激素药涂抹在脸上,那个虽然见效快,但很容易反复。
    祝你早日康复!

  43. 执子之手偕老

    回复米粉油条:
    建议去看皮肤科医生,但一定要慎用激素类药膏。

  44. 谢谢铅笔小新 Jane haha 匿名(间接也谢谢十年忽悠:)) 秀雨清荷还有执子之手偕老,谢谢各位好姐妹的的热心回复。
    因为单位有个同事曾经有过类似症状,告诉我轻易不要用那些激素类药往脸上擦,要坚持只用清水洗脸,而且要注意补水,多喝水,多吃水果,不吃任何辛辣刺激性食物,不吃海鲜,我今天上午在单位人不多的时候,在脸上帖了些黄瓜片,感觉舒服很多。
    今天晚上回家试试匿名所说的十年忽悠的办法,用白醋泡在水里洗脸,另外今天还有同事提议说用新鲜土豆片敷脸比黄瓜片还管用,说土豆有消炎作用,今天晚上用白醋洗完脸后准备也试试。如果有效果再来向各位汇报

  45. 回复米粉油条:
    我以前皮肤过敏,脸上起密密麻麻的小包,用昭贵的芦荟胶,止痒消炎的效果还可以,一个星期之后就好了

  46. 回复“匿名”:

    貌似我没说过白醋治皮肤过敏吧?

  47. 好些天没好好看帖了,今儿一气补了3集,冒个泡~
    这几集看得是越来越喜欢Grace了。这一集的重逢感觉宇文和云珠好疏远,身边曾有朋友描述过自己出差大半年之后回家适应另一半花了一周的时间,不知道宇文和云珠能不能重新互相适应。外表的适应比较容易——云珠慢慢的也可能会入乡随俗素颜见人——内在的分歧可能会让两人分开…

    To 米粉油条:
    我大约在1年以前有段时间脸上出疹子,我开始以为是过敏,过了一周多去医院下的结论是湿疹。医生说外用护肤品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原因,生活不规律工作紧张鸭梨大都是诱因——我那段时间的确工作鸭梨比较大,时常熬夜加班,并且出差跑来跑去的,有些透支。当时我看的是中医,吃了一个多月汤药慢慢才好(同时也在调理作息时间和饮食),湿疹是麻烦些。
    建议自医几天效果不明显的话还是看医生,注意饮食注意休息。

  48. 感觉云珠是个物质女孩。

  49. 我声明一下哈,十年忽悠说的是用醋水洗脚,没说是什么醋,只说媳妇的脚洗的非常漂亮。我后来在网上看说白醋洗脸能去痘印,就买了一瓶连脚带脸带手一起洗。反正是手气脚气治好了。脸用手摸手感不错。至于过敏就不知道怎么治了。跟了米粉油条的贴有误导的意思哈,对不起了。

  50. 回复“米粉油条”:我的皮肤冬天也常闹毛病,除了用清水洗脸,可以试试用冰块敷一下有问题的地方,有镇静皮肤的作用,洗脸水不要太热,最好是冷水。虽然大冷天这样来冰冻脸的皮肤需要很大的忍耐力(每次敷脸或洗脸我都要喘大气的)但效果真的不错好过擦任何含激素的药膏。

  51. 十年忽悠说得好:云珠还是那个云珠,但宇文已经不是从前的宇文。

  52. “他很扫兴,那玩意也蔫了下去。”

    This is their first night in USA. Don’t think Yunzhu really loves Yuwen. Tonight, no matter what, TT is less important.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