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41)

第二天早上,宇文忠被云珠打电话的声音搞醒了。

云珠打完电话,兴奋地对他说:“起来吧,起来吧,我们给赵云送东西过去。”

“你跟她约好了?”

“嗯。”

他起了床,漱洗一下,便到楼下去准备早餐。早餐准备好了,他上楼来叫她,发现她正在化妆,便提醒说:“你的妆——是不是化得太浓了?这里的人好像都——不是那样化的。”

她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说:“我觉得不浓啊。”

他见时间不早了,只好说:“不浓就好,下去吃早点吧。”

吃完早点,两人拿上礼物出发。

她向他伸出手:“给我。”

“什么给你?”

“车钥匙啊。”

“你能开车?”

“我不能开车吗?我驾龄比你还长呢。”

“但你没有美国的驾照啊。”

“我有中国的驾照。”

“中国的驾照在美国能开?”

“当然能开啊。”

他不太相信:“算了吧,还是别冒险了,等你拿了这边的驾照再开吧。”

“中国驾照可以在美国开车的,你怎么不懂呢?”

“但是——你对这个车也不熟悉啊。”

“你这是自动的,我那辆是手动的,我能开手动的还开不了你自动的?”

他无奈,只好把钥匙给了她。

两人坐进车里,她很老练地把车倒出车库,抓过他手里的遥控,把车库门关上,欢呼说:“哇,自己有车库,真是太棒了!我的车都是停在外面,风吹雨打,心疼死个人了。”

“现在你那车谁在开?”

“还能有谁?当然是我妈在开,难道我爸爸还学得会开车?”

“你不是说你妈妈开车——不老练吗?”

“那怎么办?总不能放着一辆车不开吧?开车这事嘛,就是要开,开得多,自然就老练了。”

“她还是跟崔阿姨轮换着出车?”

“嗯,不过崔阿姨很狡猾的,总是找这个借口那个借口不开自己的车,老开我们家的车。我在家的时候,还好一点,因为有时我把车开走了,她想揩油也揩不到。现在我走了,她肯定次次都要我们家出车了。”

云珠开了一段,开心地嚷嚷:“哇,在美国开车太过瘾了,街上简直没人嘛!”

他叮嘱说:“小心点,小心点,不出事就没什么,万一出事就麻烦了。”

“这车没保险吗?”

“有啊,不保哪能上路?”

“保了险你怕什么?”

“但是——不知道保了你没有。”

云珠哈哈笑起来:“你真是太老土了,车险车险,保的是车嘛,又不是固定保某个人。无论谁开,出了事保险公司都是要赔的。”

“但是保险公司赔了钱,就会涨保险费啊。”

“那倒是真的。你放心,我开车老练得很,肯定不会出事。中国那么拥挤的路上我都开过了,还怕美国这种没人的路?”

一直到顺利抵达赵云的家,他才略略放了心。

他生怕赵云和云珠会吵起来,结果出乎他意料之外,两个女生非但没吵,还亲热得不得了。如果他不是昨天还听云珠抱怨过赵云,今天又听她抱怨过赵云的妈,他肯定以为云珠和赵云是至爱亲朋了。

他发现女生的兴趣都差不多,今天的项目又是参观挂衣间,还到网上去看人家奔(在网上贴自己照片)的照片,十分和谐。

从赵云家出来,坐进车里,他开玩笑说:“我还以为你会和她吵起来呢。”

“吵什么?”

“你们不是——死对头吗?”

“谁说我跟她是死对头?”

“呵呵,不是就好。”

两人顺便到老杨家撞运气,刚好老杨和夫人都在家。老杨的夫人已经大腹便便了,脸色也比较蜡黄,简直不能跟云珠相比,他相当自豪,也比较理解云珠不愿马上生孩子的想法了。

老杨好像也感觉到了,看云珠的眼神比较复杂,有种“你得意个什么?过两天跟我老婆一样”的成分在里面。

两个女人又是一下就成了至爱亲朋,躲到卧室去叽叽咕咕,他和老杨则坐在客厅闲聊。

老杨问:“这就是你国内那个女朋友?”

“嗯。”

“是搞旅游的那个吗?”

“呵呵,我就这么一个女朋友。”

“人长得不错,但是——看上去不踏实。”

“怎么才叫踏实?”

“踏实嘛,就是踏踏实实跟你过一辈子。”

“还早呢,婚都没结——”

“这样的女生,要抓紧点,该办的就要办了,免得夜长梦多。平时盯紧点,不要让她跟美国人接触。”

他笑了一下:“这种事,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盯紧了也没用。”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看我老婆,如果不是我盯得紧,肯定跟美国人跑了。”

“是吗?那要怎么才算盯得紧?”

“首先就不要教会她开车,她不会开车,就寸步难行,到哪去都得叫你送她,你就知道她的行踪,而且时刻跟着她,那就杜绝了很多的——诱惑。”

“她开车不用我教,在国内就有驾照。”

老杨一愣,马上又生一计:“有驾照不怕,车不给她开就行了。”

“她今天已经开过了。”

“那你完了。”

“怎么了?”

“她有驾照,会开车,又这么年轻漂亮,那你不完了还能怎么样?她可以开着车到处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还管得住她?”

“那我怎么办?把她关在家里?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把她关家里都没用,她不可以上网——搞网恋?”

老杨警惕起来:“你说起网恋,还真提醒了我,我在这方面还没怎么控制你嫂子呢,她一天到晚都挂在网上——”

“算了吧,她孩子都有了,还跟谁网恋啊?”

“那很难说,这里带着孩子私奔的,抛夫弃子改嫁的,又不是没有。”

老杨说着就讲了两个例子,听得他也很心寒。

两个男人为家庭不稳定唏嘘了一阵,老杨问:“你知道期末评估的结果了吗?”

“不知道,系里到现在都没通知我。”

“早通知了,在你信箱里。”

“是吗?我没收到系里发来的email(电邮)啊。”

“不是电邮,是信件,放在系办公室外的信箱里。”

他想起系办公室外的确有一大排信箱,敞口的,每个小格子上都贴着信箱主人的姓名,他印象里都是系里老师的名字,他导师也在其中,但他从来没想到自己能跻身教授行列,在那里占一席之地:“那不是系里faculty(教工,教职人员)的信箱吗?”

“助教的信箱也在那里,在最下层。”

“是吗?那我得赶紧去看看,正在担心,不知道下学期命运如何呢。”

“你得了那么高的分,还担个什么心?”

“你知道我的得分?”

“嗯。”

“你怎么会知道?”

“我看到你信箱里有那封信,知道是评估结果,就打开看了一下。”

他很想说“你怎么能私拆我的信件?”,但硬是说不出口,只问:“多少分?”

“3.6。”

他放心了,系里对助教的要求是3.0

老杨感叹说:“老李只得了1.8,你却得了3.6,都double(翻倍)他了。所以人哪,太耿直了就是不行。像老李那样一针对一线跟湾湾作斗争的,就落得个——被炒鱿鱼的下场。而——”

老杨的“而”没“而”出下文来,但他心里明白,意思就是像他这样不耿直的人,就没被炒鱿鱼。

他声明说:“我也不是不想一针对一线地跟湾湾作斗争,实在是她在我面前——没说什么攻击党和政府的话。”

“那怎么可能呢?攻击党和政府的话,她是一直都在说的,这是她的本性决定的,问题是你听不听得见,听见了敢不敢斗争。你看新年晚会那天,她多猖狂啊!硬是守在门前把我们中国人往台湾那边拉——”

“她也只是想自己搞的晚会热闹些。”

老杨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我总觉得啊,一个人要对得起自己的祖国。我们的祖国是有很多问题,但这个不关外人什么事,我们不能由着外人骂我们的祖国。”

他半开玩笑地说:“湾湾也不能算外人吧?”

“为什么不算外人?”

“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老杨一愣。马上辩解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那不等于朱——八戒也是中国的一部分,她就相当于国民党,你能说国民党跟共产党是——一家人吗?”

“我也不是共产党。”

“你只能说你不是共产党员,但你不能说你不是共产党。”

他不明白这是个什么逻辑:“呵呵,不是共产党员也算——共产党?”

“共产党员,那是个——你参没参加组织的问题,但是不是共产党——主要是思想感情问题。没有共产党,能有你的今天?我还是那句话,一个人要对得起自己的祖国。”

他知道老杨的逻辑有问题,但不知道问题在哪里,也不想多探讨这个问题,就催促云珠说:“不早了,我们走吧。”

老杨的老婆热情地挽留:“就在这里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不了。”

两人告辞出来后,他开玩笑地问云珠:“你到底是什么法宝啊?一来就跟所有人都搞得这么亲热。我刚来的时候,老杨的老婆恨不得一脚把我踢出去——”

云珠很开心:“真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反正走到哪里都很受人欢迎。”

“老杨提醒我把你盯紧点,怕你跟美国人跑了。”

“哈哈,她老婆也要我把你盯紧点,怕你去花别的女生。”

“你会不会跟美国人跑啰?”

“你会不会花别的女生啰?”

“我这种穷光蛋,花谁呀?给人家都没人要。”

“我这种——语言学校的学生,跟谁跑呀?给人家都没人要。”

“我不许你给人家。”

“我也不许你给人家。”

两个人在打情骂俏中开车来到他系里,他先去自己的信箱拿学生评估结果,看见信已经被撕开了,心里十分不满,总听说美国人保护隐私,这保护的啥呀?信箱上连个门都没有,隐私都让人看完了。

他拿出信,看到自己的总分的确是3.6,有的单项4.0,有的单项3.1,但没有一个3.0以下的,心里很开心,赶快递给云珠看:“这是学生对我的评估。”

“肯定评得很好,我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

“嘿嘿,3.6,系里只要求3.0就行。”

“我早就叫你别为这事发愁,你不信——”

他导师的信箱也在那块,但他不知道该不该把《奔马》放到导师信箱里去,如果让老杨那样的人看见,肯定又会传得满城风雨面目全非。

云珠建议说:“你等开学之后亲自交给他不好吗?”

“我真的不好意思。”

“为什么?”

“我不会搞这些。”

“那你把我带到他家去,我亲自给他。”

“好像美国学生不兴给导师送礼,可别让他当面拒绝,还训我们一顿。”

“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不收礼的人。”

“也许就有呢。”

“不收那是嫌礼太少。但我买的这个苏绣很有名的,我对他提提徐悲鸿,他肯定知道。”

“我总觉得——不那么好。”

“这有什么不好的?”

他搔搔头:“不瞒你说,我跟他一点私交都没有,他家更是没去过,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我和他就是每周开lab(实验室)会议和one-on-one(单独会面)的时候碰个面,谈的都是学业方面的事——”

“你太不懂美国的交际了。”

“我在哪里都这样。”

“这样就不行。”

“为什么不行?”

“你不会交际,就没有人脉,很多事情你就干不了。”

“这里又不是中国。”

“美国中国都一样,都是人的社会,都要建立人脉。”

“反正我在这方面不行。”

“那你就混不开。”

“混不开就混不开啰。”

他生怕她会生气,但她没有,而是很有信心地说:“不要紧,现在我来了,我来帮你建立人脉。”

38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41)

  1. 先占一个~!

  2. 第二?哈哈

  3. 坐地板了?

  4. 云珠的确跟谁都能谈上话儿,有点“自来熟”。不知在米国能否适应/

  5. 路喜路喜路喜路喜路喜

    什么人哪,居然拆人家信!

  6. 宇文与云珠,不仅是在穿着打扮这些外在的东西上面差异越来越多了,理念观点这些内在上的差别,也越来越明显了。

    我觉得,外在的东西还好凑合,而思想如若不统一,一个人如若还非要另一个人来按自己的意愿行事的话,那可能就不容易相爱下去了。

    替宇文与云珠捏一把汗。但还是抱希望,希望云珠在最短的时间内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加以修正,慢慢来跟上靠近宇文。而不是固执地非要帮着宇文建立什么人脉关系,不然。。。。

  7. 这老杨也是,都到美国了,思想观念怎么还这样呢?以为把老婆隔离起来,就安全了?还有那一套中国台湾国共两党论,真是可爱!还有从宇文得分,也证明了朱洁如是一个坦荡无私的人,推翻了老杨那套以自己之心度人家腹的观点。还有,私拆人家信件,真是的!可能他巴不得赶紧看到宇文得低分吧!

    不过,老杨对云珠的直观感受,倒挺准确的吧,即:看上去不踏实。

  8. 宇文和云珠那么恩爱,就衬得一个孤独的Grace更加孤独了,仿佛能看到她伤心的样子。云珠若是能真心跟宇文长久,倒是个取长补短的搭配:一个有能力却不擅于交际,一个年轻泡浪擅拉关系,这样的组合蛮好。

  9. 雪浪风涛惊旅梦

    呵呵,不由的佩服云珠与人的交往能力。阿忠说的“是你的就是你的”就比老杨坦然的很多。老杨让阿忠看紧云珠,他老婆让云珠看紧阿忠,呵呵,好像形势很严峻似的!

  10. 怎么感觉老杨的媳妇像骗来的:)不给出门,还想把网也断了,让老婆与世隔绝就很安全吗?老杨显得自信心不足啊!还有很多做派蛮保守的,宇文和俺是一路人,欣赏!

  11. 执子之手偕老

    不由的佩服云珠与人的交往能力。ZT

    我这方面好象特别差,遇到自己不喜欢或不熟悉的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12. 占个坐,再仔细看

  13. 这个老杨是典型的把国家和GCD混为一体了,是个愚民的代表

  14. 坐下慢慢看。

  15. 难得这么靠前,呵呵~
    之前宇文和云珠还没有朝夕相处整天在一起吧,两人这下算是到了磨合期了么?宇文这两集对云珠总有新发现,目前的这些他应该还都能接受,且看后续有什么新发现。

  16. “他先去自己的信箱拿学生评估结果,看见信已经被撕开了,心里十分不满,总听说美国人保护隐私,这保护的啥呀?信箱上连个门都没有,隐私都让人看完了。”

    ——宇文还是老土。美国人保护隐私,是说美国人对自己的隐私很重视,很注意保护,也是说美国人尊重别人的隐私,不轻易打听或窥测,并不是说你个人的隐私该别人负责来保护。

    美国住户的邮箱都是不上锁的,就放在路边,一般没人偷信。如果你不放心,可以采用挂号信或快件形式,需要签字的那种。

    偷看宇文信件的老杨也不是美国人,正好表现出某些中国人不尊重他人隐私的坏习惯。

  17. 这一集很自然的从一个事件过度到另一个事件,但我相信这些事件都不是流水账,都会在后面显出作用来。

    云珠持中国驾照在美国开车,是可以的,但很多州都规定只能开三个月或者一个月,过了那个期限,就要办当地驾照。如果云珠一直用中国驾照在美国开车,可能会出麻烦。

    云珠很爱车,貌似也很懂车,不知道会不会飙车出事。

    云珠的妈妈现在接班开车,但她技术不好,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崔阿姨老爱揩油,让云珠家出车,这就更增加了云珠妈开车出事的可能。

  18. 老杨花这么多心思控制老婆,怕老婆跟美国人跑掉,也许到最后还是跟美国人跑掉了。本来“搬运”就是件很有风险的事,愿意被搬运的往往是想出国的人,一旦出了国,自然也想过好生活,而老杨只是一个学生,从他也在实验室干活这一点来看,可能是化学生物方面的博士,那么以后也不太可能找个很赚钱的工作,再加上他这种五毛脑子,他老婆跑掉的可能性很大。

  19. 关于给导师送礼,我今天特地咨询了下我妹。他们学校有明文规定,给导师送礼,有限度的,比如送家乡的酒,一瓶没问题,两瓶就是受贿。送礼也是有礼物价值最高限度的。

    所以,要送礼,就得先掂量好,是否超标。宁可不送,也不能让导师背上受贿的名儿。

    关于送徐悲鸿的苏绣《奔马》,要是在他们学校,就是受贿。一是名画,二是涉嫌侵犯版权。(不知苏绣的名画,是否涉及到侵权?)

    经她这样一解释,我这个老土才明白,送礼还真不能凭一腔热血,不然送出麻烦自己还不晓得为啥。

  20. 回复“铅笔小新”:

    你妹在国内的大学工作?看来还是兴送礼,只是数量有限制:)

    美国大学不知道有没有明文规定,但一般来讲,学生都懒得给老师送礼,老师也不敢收礼。

  21. 老杨给宇文上的”爱国爱党课”就像我们单位每季上的的”党课”.

  22. 老杨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太紧了。

  23. 突然想起,trader joe’s 卖的洗碗粉是没有phosphate的。

  24. 云珠相当自信,可能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没尝过失败的滋味。不知道如果她在美国经历几次失败,还能不能保持这份自信。

  25. 老杨的表现在这个故事里显得很白痴,我们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来,但看看我们身边那些熟人朋友,就能发现很多的老杨。可能说法不全一样,可能场景不全一样,但思维方式是一样的,分不清国家和政府,不允许别人批评中国政府,坚持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共产党给的。

  26.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老杨最开始是警告宇文小心朱洁如的,好像并没要求宇文同朱洁如做斗争。但后来他要求宇文诬陷朱洁如,但宇文没干,他大概也不好直接指责宇文没诬陷朱,只好指责他没同朱作斗争。

  27. 如果老杨想报复宇文,可以从几个方面着手:

    1、宇文在中餐馆打工,而这是违反移民法的,虽然宇文的工是老杨帮忙找的,但此一时,彼一时,在他眼中,现在的宇文已经不是从前的宇文,所以告个密没关系。

    2、对云珠传播宇文和朱洁如的谣言,搞散这对恋人

    3、对云珠传播宇文和Grace的谣言,搞散这对恋人。

  28. 老杨的表现在这个故事里显得很白痴,我们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来,但看看我们身边那些熟人朋友,就能发现很多的老杨。可能说法不全一样,可能场景不全一样,但思维方式是一样的,分不清国家和政府,不允许别人批评中国政府,坚持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共产党给的。
    ——————————————
    艾友友说的太对了!我的周围真的不乏这样的人,一味地认为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党给的(有的还是经历过文革的人),没有GCD中国就会大乱。

  29. 几天前聚会时遇到一个可笑的初中小愤青,恨美国恨得咬牙切齿,他妈妈还自豪地说:“我儿子就是爱国”。
    前天单位组织看反腐倡廉警示教育片,观看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和情妇王建瑞贪污受贿案,当看到王建瑞在镜头面前悲悲切切地表示“其实我到现在还是很爱党、很爱国家的!”时,下面哄堂大笑。是呀,如果不东窗事发她应该还在享受D的干部给她带来的“好处”,所以她应该爱党。

  30. 执子之手偕老

    艾友友说的太对了!我的周围真的不乏这样的人,一味地认为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党给的(有的还是经历过文革的人),没有GCD中国就会大乱。
    ————
    是的,是的,这样的人很多,有的确实是党的受益者。
    这种人通常满脑子的恩怨观,如果你要跟他讲ZF或D哪里哪里不好,他不去管是不是事实,只跟你说:你跟ZF有仇啊。

  31. 回复艾米:

    我妹现在在国内大学任教,不知送礼风是否流行,我还没问:)

    昨天是就她此前在日本读博士的大学送礼情况咨询了下。学校有送礼上限的明文规定。

    她以前给导师送过两双鞋垫,是我们老家的老人自己做的,图案有趣冬暖夏凉,导师和夫人很喜欢。其他就没送过啥了。但有其他学生送很贵重的,导师都不收。

  32. 我一个朋友在读博士,她们也会在过节和老师生日的时候送老师礼物,好像没听谈起过价格问题,讨论的都是送什么合适。
    难道不同学校标准不同。不过也可能是好多同学一起送 平摊下来每个学生的费用就不太多了。

  33. 这个给导师送礼,我侄子就送,年年送,酒啊,特产啊,价值多少就不清楚了。老公的侄女也送,给校长送,刚入学的时候送过mp4等等,那个时候mp4刚出来不久,她妈妈来了之后还会请校长和校长夫人出来吃饭,那是北京一所挺有名的大学。
    说真的我看到这些比较郁闷,因为我和宇文一样不擅长人际关系,如果为了孩子去搞这些,只怕我搞不好还得搞得很难堪。所以我想儿子长大了,混成什么样随他,老妈搞不来这些,也不想去搞,最好他凭本事考到国外去。

  34. 在国内,尤其是大学里,很可能不送礼也没什么,但大家都不敢不送啊,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没送礼,被老师刁难怎么办?还是送个礼放心。

    很多人都是因为这种“以防万一”的心理才送礼的。

  35. 云珠很“吃得开”,但她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在中国吃得开,在华人当中吃得开。她在美国是否吃得开,还很难说。如果她在美国吃不开了,也许就不喜欢美国了。

  36. “他生怕赵云和云珠会吵起来,结果出乎他意料之外,两个女生非但没吵,还亲热得不得了。……他肯定以为云珠和赵云是至爱亲朋了。”

    佩服有些人怎么能把自己对他人的厌恶藏得这么深!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