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云中之珠(42)

两人从系里出来,换成宇文忠开车,逛校园,最后把车开到语言学校那边,在楼前停了车,带云珠进去转了转。

她对C大的印象还不错:“学校还是挺大的,教学设备也挺好,就是城市——荒凉了点。”

他干脆开车把她带到mall(购物中心)里去逛,终于让她改变了看法:“哇,好多名牌店啊!我们B市都没这么多呢。”

但这一招也有副作用,就是差点把他看破产了,因为云珠对那些衣服啊首饰啊包啊鞋啊什么的,都很感兴趣:

“哇,这个包真好看!”

“快看这双鞋,减价百分之七十,真是太合算了!”

“这里还有施华洛世奇(Swarovski)啊!听说连北京上海都没有呢。”

“哇!这里的化妆品怎么这么便宜?看,这个牌子的洗面奶,才二十五美刀啊?国内都卖到好几百人刀了!”

对她的所有惊叹,他都只礼节性地“嗯嗯”两声,不敢附和,更不敢主动提议“我给你买吧”,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力有限,而云珠看得上的名牌无限。

好在云珠也是个乖孩子,他不主动说买,她也不提买的事,看一通就算了。

最后两人空着手从mall里出来了。

但他很难受,心想要是我有大把的钱该多好,就不用这么装聋作哑了,她说什么好看,我就给她买什么,让她高高兴兴进去,高高兴兴出来。

他决定这个周末就跟餐馆的老板谈谈,要求周末做全天,他知道这样就会把另一个送餐的人挤走,那人叫老张,五十多岁了,腿脚不太灵便,视力又不大好,只能做白天,不能做晚上,白天也跑得比较慢,老板已经有炒掉老张的意思。

如果他去向老板要求周末做两个全天,老板肯定会炒掉老张,让他做全天,那样他每个周末可以多拿一百多块钱。

他对云珠说到这个打算,她很赞成:“能做全天怎么不做全天呢?难道怕钱多了咬手?”

“但是如果我做全天,老板就会把老张炒掉。”

“那又怎么样呢?”

“主要觉得老张挺可怜的——”

“那有什么办法?生活就是竞争,适者生存,能者成功,他能力不行,竞争不过你,就只有自认倒霉,甘拜下风。”

“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就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如果你在什么方面竞争不过他,我相信他不会让着你。”

他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方面竞争不过老张的,所以也没办法想象出老张对他当仁不让的场面。

那天他和云珠还去华人超市买了些菜,准备做顿丰盛的大餐犒劳Grace。以前他总是吃她做的饭,用买菜买米洗碗来抵消。现在云珠来了,就算他抢着买菜买米洗碗,也不能多补偿Grace什么,怎么好意思让她多侍候一个人呢?

他问云珠:“你会不会做饭?”

“我不会,我家的饭都是我妈做的。”

“那怎么办?我也不会做饭,总不能两个人都坐着等Grace做饭我们吃吧?”

“我们学着做吧。”

“只好这样了。”

他开始回忆平时吃的菜是什么样的,以便决定什么菜应该切成什么样。

云珠也积极想办法:“西芹应该切成长条条吧?我看我妈就是切长条条的。”

两人正在厨房手忙脚乱瞎搞一气,Grace回来了,看见他们的成果就哈哈大笑:“哈哈,你们两个,从来没做过饭吧?”

两个人都挺尴尬。

“放下,放下,还是我来吧。”

Grace上楼去换了衣服,下楼来到厨房,系上围裙,开始做饭。

他和云珠都站旁边观摩。

Grace说:“你们不用站这里学,以后还是我做饭吧,我八小时工作制,下了班就没什么事了,你们都是读书人,八小时内外都有事干,哪里有时间做饭?这几天你们是放假,等你们一开学,都忙得影子都见不着了,我要是等你们做饭吃,肯定饿瘪了。你们俩就别操心做饭的事了,负责洗碗就行了。”

晚上,他掏出当天买的TT(避孕套),举到云珠眼前:“看,这是什么?”

“你什么时候买的?怎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让你知道还算本事?”

那天晚上,他们在美国的土地上做了第一场爱。

但经过了半年的视频做爱,现在这样面对面地动真格反而不习惯了。考虑到Grace的房间离得不远,两个人行动都很小心,像演默片一样。

开学之后,交通工具成了问题,云珠的课都在白天,上到下午三点就结束了,而他除了上课还要做实验,下班时间没个准稿子,经常会搞到半夜三更。

经过商量,决定还是他开车,早上他和云珠一起去学校,下午如果他有空,就开车送她回家,吃了晚饭再去学校做实验。如果他下午没空的话,她就先把车开回去,等他半夜三更做完实验了,她再到学校来接他。

这样接啊送的没几天,云珠就对他说:“以后你不用送我了,免得你来来回回跑好几趟。”

他以为她决定自己去坐公车,感动地说:“还是我送吧,坐公车要走那么远——”

“我才不坐公车呢。”

“那你下午怎么回家?”

“我同学可以送我。”

“你同学?有车?”

“当然有啊!我们班好些中国人,都有车,有几个就住在我们这个方向,我可以坐他们的顺风车回家。”

他这个人最怕求人,所以也不愿意她去求人:“算了,我们还是坐自己的车吧,无非就是多跑几趟,总比求人强。”

“求什么人啊?”

“你要搭别人便车回家,不求人行吗?”

“这有什么好求人的?顺路的事——”

“那好吧,如果哪天没便车搭,你就打电话告诉我,我开车送你回家。”

“行。”

云珠和Grace处得很好,晚上多半是两个女人在一起聊天,他要么在学校做实验,要么就在楼上做学问。周末也是两个女人一起出去逛街,他去实验室干活。

他从来没见云珠在家学习过,便提醒说:“你上语言学校,是为了考托福GRE的,要不要找几本这方面的书来看?”

“你帮我找吧。”

他去找了几本托福GRE备考的书来,让她有空了就做做里面的题。但他每次回来都看见她在上网,或者在跟Grace聊天,有时还穿上自己或者Grace的衣服,一套套对着镜子拍了照,拿到网上去“奔”。

他问:“你做了托福题了吗?”

“没有。”

“怎么不做呢?”

“太难了,我还没达到那个程度,以后再做吧。”

“那就把英语学习抓紧点。”

“我还抓得不紧?我每节课都去上了——”

他一听就笑了:“难道还有人不是每节课都去上?”

“当然有啊,我们班好多人都不去上课的。”

“真的?那他们花几千块钱交学费干嘛?”

“人家只是要个录取通知好办签证,哪里是真的来读书的?”

他有点惊讶:“你们班学习风气——这么不好?要不要——换个班?”

“换什么呀,都是一样的,上语言学校的人,没几个是为了考托福GRE的,要真想考那个,也用不着到这里来上语言学校,在国内上新东方就行了。要说应考,肯定是新东方厉害,这里的老师懂什么应考?我们班就我一个是土老帽,借钱拉账来读什么语言学校,其他人都是大款的子女,爹妈赚了太多的钱,没处花了,让子女拿着到美国来打水漂。”

“你可不能学那些人,你得好好学英语,争取尽快把托福考过,在美国读学位。我们——家里都不是大款,我们没那些钱打水漂的。”

“我知道。”

但他发现云珠的英语不是一般的差,如果让她说几句英语,听上去还像模像样的,貌似比他的英语还好。但一说到语法啊,词汇啊,那就差老鼻子了。

他很着急,这样下去,得读多少学期的语言学校啊?一学期五千多,一年就是一万多,他省吃俭用外加周末打工,刚好够她的学费和两个人的生活费,如果她要买点什么名牌,或者两边家里出一点事,他就惨了。

但他不敢逼她逼得太狠,知道英语这事也不是逼就逼得出来的,学语言需要时间,尤其是词汇,不日积月累,就是到不了那个数量级。

他对Grace说到自己的担心:“云珠太贪玩了,在家从来不摸书,你以后别陪她玩了。”

“她跑来找我玩,难道我把她轰出去?”

“你就说你——有事。”

她呵呵笑起来:“你拿她没办法了,就让我做恶人?我告诉你,如果她不想学习,我陪不陪她玩,她都不会学习的。”

“那怎么办?总不能读一辈子语言学校吧?”

“你放心,她不会读一辈子语言学校的。她根本没读学位的打算,这个语言学校顶多念个一学期两学期,肯定就不会再念了。”

“又不读学位,又不念语言学校,那她干嘛呢?”

“跟你结婚生子做家庭主妇啰。”

他仔细想想,觉得那倒也不坏,也就不为云珠的不学习担心了。

有一天,云珠对他说:“明天周末了,我跟Grace去酒吧玩,行不行?”

“去那干什么?融入美国黑社会?”

“又老土了吧?我们去的是高级酒吧,不是黑社会打架闹事的那种酒吧。”

他跑去向Grace求证:“云珠说你要带她去酒吧?”

“不是我要带她去,是她要我带她去,说了很多次了,我只好叫她去问你。”

“你都答应她了,还问我干什么?”

“我也没全答应,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带她去。”

他咕噜道:“她又不是小孩子,我有什么权利不同意?”

“你要不放心,就跟我们一起去啰。”

云珠马上提要求:“你跟我们一起去可以,但你不要说是我的BF(男友),我们要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他很不开心:“为什么?”

“单身女生在酒吧才会有人帮忙买酒啊,带个男朋友,还有谁给你买酒?”

“我给你买不行吗?”

“那多亏本啊!自己掏钱买酒喝,谁还跑那里去?明知道那里的酒比外面贵十倍。”

“那我还是不去吧,不然我还得给别的女生买酒。”

云珠立即嚷起来:“不许你给别的女生买酒!”

“那你怎么允许别的男人给你买酒呢?”

“我——我那是赚了,你给别的女生买酒就是——赔了。”

“那我就一个人在那里傻坐?”

“你又不是女生,你一个人在那里傻坐怕什么?”

“我总得给自己买杯酒吧?如果我空坐那里,人家不把我赶出去了?”

“我不要你去了,你就呆家里,我和Grace姐姐去。”

他想到有Grace在旁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就答应了:“你们去吧,我不去了,我要做实验。Grace,我就把她交给你了,你帮我——盯着点。”

Grace笑着摆手:“她一个大活人,我盯得住?到时候我自己都喝得人事不省了,哪里还顾得上她?”

“如果你们两个都喝醉了,谁来开车?”

云珠说:“她吓唬你的,我们不会喝醉的,只是去开开眼界。”

Grace说:“你怕我们喝醉了不能开车,那你做我们的司机吧,送我们去,接我们回来,如果你要呆那里等我们,也行。”

他怕她们真的喝醉了被人占便宜,或者开车出事,便说:“我跟你们去吧。”

Grace说:“行,不过你得打扮一下,那酒吧档次不低的,你穿沃尔玛的衣服可不行。”

他又退缩了:“我只有沃尔玛的衣服,要么就是国内地摊上买的衣服,要是你们觉得我不够档次,那我还是不去了吧。”

Grace说:“没关系,我可以把我husband(丈夫)的衣服借给你穿——”

她打开挂衣间,指着一排男人的衣服让他挑。

云珠当仁不让帮他挑了一件衬衣和一套西服,还有一条领带。

他不肯穿:“这多——拘束啊,我不去了,我不去了。”

Grace说:“你不去?她被人拐走了我可不负责任。”

36 responses to “艾米:云中之珠(42)

  1. so far

  2. 沙化?

  3. 4th

  4. 我觉得云珠不会甘于和宇文忠“结婚生子做家庭主妇”,也许她见识了美国“融入”了美国之后,会选择她更喜欢的生活,但她的“美好生活”里不一定还有宇文忠的存在。

  5. 云珠喜欢玩,吃不得苦。如果她想办舞蹈班,英语不过关的话,不知能不能办得起来?就算能办,肯定也是非常辛苦的。
    Grace对阿忠说,“跟你结婚生子做家庭主妇啰。”
    云珠不想苦哈哈地读学位,做家庭主妇对她来说,应该更轻松、舒服一些。
    不过,看起来云珠还不想太早和阿忠结婚。

  6. 先占位,再慢慢看

  7. 云珠去酒吧似乎是希望幸运碰上未来丈夫似的。
    在美国办舞蹈班,不会英语也没关系。我们这里就有位国内芭蕾舞团的国家一级演员,不会讲几句英语,但舞蹈社办得有声有色,三百多学生呢。

  8. 不知道云珠会如愿以偿认识一个美国富翁呢,还是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拭目以待。她连英文都不肯好好学,又如何去和富翁交流呢?

  9. 我爱故我在

    终于追上来了!云珠的心还不定呢,美国的花花世界她还没有体验过,对她充满了诱惑,结婚生子的事情她估计还没考虑,上次阿忠提到生孩子,她就老不原意呢。不过这个样子好像也办不了舞蹈班。
    阿忠真善良,处处为别人考虑。
    喜欢Grace,聪明,善良,美丽,眼前浮现她在厨房做晚餐的情景,一个人忙碌着,美的有些落寞。要是有个人在旁边温情脉脉的看着她忙碌该多好,那个人要是阿忠就很不错啊,哈哈

  10. 越看越觉得云珠和阿忠不是一个活法的人,两个人在一起的可能越来越小了,我现在越来越喜欢Grace,她应该会跟阿忠在一起吧?期待中

  11. 执子之手偕老

    Grace真不错,做三个人的饭菜,其实也蛮辛苦的,我周末在家就觉得特别忙,比上班还累人。

  12. 面对传说中期待很久的米国,云珠要是按兵不动,那才有点奇怪。她的这些行为,可以理解。如果大陆才过去的女孩子,估计都想到了驻地,好好去看看走走。在mall里,云珠也很懂事。只是,她的境界就那么高。

    去酒吧也不一定是为了艳遇个什么,试试自己在美国帅哥眼中的受欢迎程度,或者通过酒吧结识一些人,方便以后的生活,可能都是目的。云珠喜欢生活在织造的关系网中,对她而言,那样的生活方便。

    对宇文老弟而言,恰恰不方便,只要自己能做的,根本就不愿意麻烦人。

  13. 以前做导游,云珠就结识了很多人,和宇文的结识,也是在一次导游过程中。因此,云珠已经养成了一次新的旅程开始,就结识一些新朋友的职业惯性。这次到米国,就算一次新的旅程。

    在她看来,搭搭同学的顺风车这类事情,完全是小菜一碟,而在宇文看来,就欠了别人很大的人情。

    生活中,每个人信奉的打交道哲学不一样。有的人,觉得和人打交道,就是要你麻烦他,他麻烦你,不断来往才能建立感情;而有的人,不会主动去麻烦别人,也不想别人来麻烦他,大家保持距离;还有的人,尽量不去麻烦别人,但别人要麻烦他,他也会主动帮忙。

  14. Grace的经历和很多人不同,生活在农村,而且是村里唯一一个汉族爸爸和本族妈妈的孩子,估计也是本村唯一一个出国的女性,估计也是本村唯一一个嫁给外国人的女性。

    从小亲近自然的她,身上发散着泥土的芬芳,在过去的很多集里,都能感觉到她的厚道、质朴、执着、热烈。

    她对环保的意识、对生命的态度,是令人尊敬的。很多她这个年纪的女人,不一定有她这样的境界。

  15. 到目前为止,Grace是令我疼惜的一个人物,也许在这里住着,她依然会想起自己已逝的丈夫,或者,去非洲做志愿者真的是她最好的选择。也许在那里,会遇到志气相投的人。一旦走出现在的困局,她的生命一定又会热烈地绽放。

  16. 云珠的将来的诱惑肯定会很多的,一是她这样爱交际的性格,目前就有两个渠道了,愿意搭顺风车和主动并强烈想去高级酒吧,二是她的活法,比较喜欢物质和较强的占有欲。所以,我认为,宇文与云珠90%分开的可能性。

    但目前,我又忐忑如果宇文如果跟云珠分开了,会不会就一定能和GRACE走到一起去呢,世间,有缘无份的事情也不少呢。

    多希望真心相爱着的气味相投着的有情人,最终在经历层层阻隔个个考验后,能携手创造未来的美好生活啊。

  17. 阿忠跟云珠大概不是一类人,跟GRACE倒是一类。

  18. 云珠在国内可能比较受追捧,所到之处,大概都有人追求,所以她兴致勃勃的要到酒吧去施展魅力。

    但她在美国是否还能广受欢迎,就很难说了。美国人还是比较看重感情的,并不喜欢那种为了绿卡或者金钱结婚的女性,而且很多美国男人惧怕婚姻,上床可以,同居就有点畏缩,结婚就更畏缩了。

  19. 云珠到美国来,也不是为了读学位的,读学位对她来说也的确不适合。如果她读两年语言学校能考过托福GRE(这是很乐观的估计了),那么她得花至少三年读一个硕士学位,在此期间很难拿到奖学金,因为她没读过本科,专业也不对口(不可能读个旅游专业的硕士)。那么这五年的学费是个大问题,宇文肯定供不起。

    但是结婚生子做家庭妇女,也不是云珠的理想。她还真该找个老美结婚,尽快解决身份问题,可以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20. 我认识一个语言学校的学生,她是真的来考托福GRE的,父母都是大学工作人员,家里不是特别有钱。她已经考了几次托福了,都没达到录取线,还在继续努力。

    大学里办的语言学校,会给学生很多好处,比如优先录取,比从中国直接申请要宽松很多,还可以边读语言学校,边修大学本科的课程,一旦考过了托福,那些课程都算学分,不用重修。

  21. closetoyou2010

    云珠心思灵活一心想“融入社会”,但又静不下心来学语言。没有语言“融入”从何谈起?这个道理为什么她就没想到?还是说想到了其它更好的措施能免掉学习这个“傻”办法?

  22. 明天会更好

    “你要不放心,就跟我们一起去啰。”
    Grace说:“你怕我们喝醉了不能开车,那你做我们的司机吧,送我们去,接我们回来,如果你要呆那里等我们,也行。”
    Grace说:“没关系,我可以把我husband(丈夫)的衣服借给你穿——”
    Grace说:“你不去?她被人拐走了我可不负责任。”

    —–几次对话,Grace都竭力让宇文跟她们一起去,是不是担心自己“看不住”云珠,怕宇文会怪她?

    Grace真不错,假设他对宇文没感情,却又这么热心给两人做饭,照顾他们,说明她心地善良;如果她对宇文有意,却又这么默默无闻,照顾爱人和爱人的爱人,那真是太了不起啦,真正是那种,爱你就是想让你过得幸福的大爱。

  23. 挺为云珠和宇文的以后的日子担心的。云珠不是读书的料,但是宇文要养得起她还是很难的,她不是那种满足于简单生活的人。。可能真的Grace比较合适宇文呢。

  24. 同意“铅笔小新”的人物分析。

    云珠就是这类生活方式的人,擅长和人打交道,虚虚实实,得心应手,从生活的角度看,这也是一种本事,不是想学就学得来的。宇文是她迈向新生活的一个台阶,如同她搭同学的顺风车一样,无关感情与责任,就是为了获得更好更方便的生活。

    而宇文的生活中责任感占很大比重,有时甚至会掩盖自己本来的想法。他和云珠能在一起多久,要看他这个台阶的高度了,如果云珠因为迈向新生活离开宇文,对他们都是一件好事,活法太不一样了,日久天长就会生出很多痛苦,能有一个人果断决定,也是幸事。

  25. 云珠看来不是个脚踏实地的人,喜欢走捷径,也喜欢物质享受。以宇文目前的条件,还满足不了她的要求,很可能她会选择条件更好的人。

  26. 同意“与你同行”的人物分析。如果上流社会生活就是比穿戴名牌,不做家务,注重交际,云珠确实适合在上流社会生活,在那里会得心应手。但她的英语水平太低了,可能是交流的障碍。不知能否激发她发奋学英语?她是聪明的,只要有兴趣,就能学会。
    阿忠要抢了老张的饭碗,老张如果向学校揭发阿忠打工的事,学校会处理阿忠吧。

  27. 云珠第一次去Mall的表现还是有分寸的。不过这种刻意的克制不知道可维持多久?她刚开始的时候也不是表现地很大方吗?她刚到美国,和宇文的共同生活也才开始,也许随着时间,要求和态度和以往也会有不同。俺看她说结婚生子做家庭主妇的说法不靠谱,更像是应付别人的说辞。
    要是在她的同学里,有什么富家子弟大献殷勤,或者在酒吧里结识个老美,各方面都和宇文有一比的话,她的天平会倾向谁,这个问题由不得俺一问。

  28. 从酒吧找丈夫的角度来说,Grace和云珠没什么两样,只有时间的区别,Grace已经找到了,而云珠还没找到。

  29. 云珠在用钱方面还是量入为出的,知道宇文只有那么几个钱,在mall里就不乱要东西。

    也许她想在酒吧认识一个有钱的美国人,以为那样就能解决买名牌的问题。但她不知道很多美国人都很“紧财”的,不会傻乎乎地把钱拿出来乱花,他们也知道“绿卡媳妇”的传说,会留一手,怕你拿了绿卡就跑掉了。

  30. 我认识一个中国人,从国内嫁到美国来的,老公在一家很大的电脑公司工作,工资应该不低,家里买的房子很好,但对她很抠,只给她买了一辆几百美元的旧车,平时也很少给钱她花,她只好自己想办法赚钱。

  31. 我不知道那些嫁入豪门的女人过得怎么样,总觉得她们也不见得花钱多么自由,老公送大礼就送大礼,不送的时候,也不能随便花老公的钱。

    还是自己挣钱花最自由最潇洒,能挣多少就花多少,不受别人限制。

  32. 到处都是枫叶

    相比宇文而言,云珠确实比较喜欢物质享受,关系学比较精通,但目前来说我觉得这两点 对两人相处不是大问题。
    她很懂名牌,但并不见得受不了名牌的诱惑,以至于到了“ 有人给她买名牌她就动心”的地步:说到物质的诱惑,国内要比国外厉害的多。她做过导游,结识过形形色色的人,其中一定有“有钱并对她有意的”,但她并没有所动(目前为止,我的理解是“没有所动”)。
    对宇文,她也没有要求他超出自己能力给她买东西,只不过她对花钱“底线”的定义和宇文不一样:如果钱不多,宇文宁愿不买东西,而不去借钱;但她情愿先借钱享受,再去还钱。
    她喜欢结识人,拉关系学,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坏处。她是一个情商很高的女孩子,如果她认识到自己的有些方法在美国不实用,也许就会加以改良,或者干脆不用,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